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紫竹神医 > 楔子

紫竹神医 楔子 作者 : 纪珞

    车马辚辚,扬起黄沙,夏至的酷暑,让地面上的人群频频拭汗。

    “娘子,喝杯水。”华丽马车内的男子倒了一杯水给身旁抱着五岁女娃的妻子。

    黄土路上的砂石令马车颠簸不已,不过专人打造、造价名贵的马车还是比较耐得住路面得颠簸,给车内的人较安稳的旅程,连倒杯水也不感困难。

    “你用吧!我不渴。”气质优雅的美丽女人面带微笑,轻声回绝,一手轻柔地拍抚趴睡在她胸前的女儿。

    女儿因为马车的震动而在宽敞的座椅上仍睡不安稳,她索性抱着女儿,让女儿睡在她胸前,天气虽热,但见女儿的皱眉微开,她也就不以为苦。

    “你的额头都冒汗了,芸儿我来抱。”男人拿起团扇为妻子带来凉意。

    马车上的窗帘只有微开,是为了杜绝尘沙吹进,可是也杜绝了窗外夏风的吹拂。

    “我不累,芸儿好不容易睡着了,让她这样睡吧!”

    “有孕在身的人不要逞强,你休息。”男人轻斥的口吻中尽是宠溺。

    “夫君……好吧!”女人拗不过丈夫的意思,只好将女儿小心地转放在丈夫宽阔的胸膛上。“你不要动,轻轻的呼吸……”

    “等……等会儿,我的手该放哪?”专拿大刀弓箭驰骋沙场的铁汉,一时之间对靠在身上软绵绵的小身子不知所措。

    一个钢铁般的大男人与一个不满五岁的甜美小女孩。女人掩嘴轻笑,为这眼前的画面感到满足。

    都快五年了,他还是不懂得怎么抱小孩,居然硬要抱!她知道他都是为了减轻她的负担。想到这里,女人笑得更深了。

    男人看到妻子绝美的笑颜,霎时呆愣了一下,但女儿的嘤苎声让他速速拉回神智。

    “她要醒了,我该怎么办!”他向妻子求救。

    “轻轻拍她的背,很轻,很轻……”女人轻柔的嗓音像是在哄一大一小的两个人。

    她爱她的丈夫和乖巧的女儿,肚子里还有尚未出世的孩子,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她只希望她的家人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过一生。

    没有想到,这份希冀,却成了她遥不可及的梦,甚至来不及将它当成梦……

    一阵马匹的狂啸,马车跟着猛然停顿,车内外的一行人都被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车内的男人在稳住自己手中的女儿及一旁的妻子后,挥开帘幕询问下属。

    “启禀王爷,有一群黑衣人骑着马,迅速往这里过来。”

    来者不善!凭他多年带兵征战的经验看得出来。

    男人马上下令备战。

    “娘子,不要出来。”男人神色严正的叮嘱,把女儿交给妻子。

    “怎么了?岩……”女人慌了,情急唤出丈夫的名。她也感觉到事态的不平常。

    “听我的话,别出来。”男人说完便挥帘而出。

    一个个骑着马的黑衣人此时来到昱曜一行人的面前,团团围住车马。冷冽的刀光寒气,透出阴寒的气息。

    “你们是谁?”男人冷声问,抓在手中的剑柄未离剑鞘。

    “昱曜王爷,看来你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我就不隐瞒了,我们奉命来取你性命,上!”为首的黑衣男子下令屠杀。

    一阵双方人马的厮杀于是展开。

    刀剑相击的铿锵声、人的哀嚎声,在在清晰地传入马车里。

    “娘?外面好吵,芸儿睡不着……”小女孩揉揉眼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芸儿乖,不要说话……”

    “娘,爹呢?我要爹爹……”母亲身上的颤抖传到小女孩身上,小孩子总是对大人的言语行为特别敏感。

    车外的哀嚎声令小女孩害怕,他们怎么了吗?爹爹到哪里去了?

    女人从车内看到一个黑衣人想对丈夫放冷箭,她立刻扯开喉咙大叫:

    “岩,小心后面!”

    李岩因妻子的提醒闪开了暗箭,却冷不防地被无情的刀剑刺入右肩,血就这样喷洒出来。

    “不——”女人早已顾不得丈夫先前的嘱咐,丈夫的浴血让她痛不欲生。

    为首的黑衣人则示意另一个黑衣人去解决马车上的人,他自己则继续对付昱曜王。

    “王爷,你愈挣扎只是死的愈难看而已。”

    “为什么要置我于死?”李岩咬牙问。

    昱曜王爷不愧是人中豪杰,受到这么多弟兄的围剿还能支撑到现在,身负重伤却没有投降饶命的意愿。

    “不是只有置你于死,其他人也免不了。”

    “什么?”李岩看向马车,发现正有黑衣人挥开帘幕刺向妻子。

    “啊……”女人将女儿拥在怀中,锐利的大刀深深砍入她的背部,霎时血染沙地。

    “娘子——”男人飞身扶住女人往前倾的身子,却被女人施力扭转了一个方向,原本应该刺入男人的剑硬生生地刺入女人的身体。他的妻子为他挡下致命的一剑。

    “娘子,娘子……”

    “相公……妾身没能……好好保护……我们的……孩子,原谅妾身先走……步……”女人说完便含泪断气,一尸两命。

    良久,没有黑衣人靠近浴血相拥的一双人儿,男人的悲痛和怒气仿佛凝结了周身的空气,现场的气氛变得萧瑟而冷冽。

    “为什么?”眼前已被鲜血模糊的男人握紧长剑颤抖地问。

    “奉命而为。”黑衣人回答。

    “可恶——啊!”男人举剑毫不留情往前刺去。

    “放箭!”

    为首的黑衣人一下命令,岩壁上有近百个弓箭手依令把箭射向男人。

    无声之间,只剩黄沙吹起,男人身中二十余箭,倒向黄沙。

    李傲芸被抓出车外,丢在沙地上。

    “啊……”时间仿佛在尖叫声中静止,小女孩对周遭的感觉霎时放大了几百倍、几千倍,她看见不知道从哪里流出来的血,迅速蔓延,地上有很多人都流着血,一动也不动,有对她很好的士兵叔叔和丫鬟姊姊、还有娘……

    小女孩心慌地飞奔至母亲身边,小手摇了摇女人的手臂。

    “娘流血了,痛痛,我帮您揉揉……”她记得上回跌倒擦破膝盖,娘也是这样为她揉揉。

    为首的黑衣人看着小女孩,没注意到倒地的李岩又起身从后制住他的肩膀,不知道何时出现的短刀架在他脖子上。“你没死!”

    一群黑衣人哗然,他们的头头竟然被一个半死不活的人挟持,可见昱曜王爷的力量一如传言中的可怕。

    “我已知没有活路,你们不必浪费力气了。”看到穿着熟悉的铠甲的弓箭队,他已明白是谁要他死了,死在那个人的手中,他无惧也无怨。

    “我落在你手中,你何不干脆杀了我?”黑衣人问。

    “我们无怨无仇,我不想杀你。”

    “爹!”小女孩听到父亲的声音,父亲身上也是血。忍住害怕走过去,短短的几步路都踏在鲜血上。

    “孩子……”

    小女孩的眼泪啪啦啦啦直掉。

    她好怕、好怕,她讨厌大家都流血了,她讨厌爹身上的箭,它们让爹一直流血。

    “我佩服你,昱曜王爷。你的命抵她的命,我说到做到。”黑衣人心服于李岩的刚正,正所谓英雄惜英雄,若换成其他的机缘、其他场合,他会当李岩是朋友,但是上面的命令他不得不从。

    “多谢。”李岩相信黑衣人无欺的眼神,现在他只知道自己必须做一件事。

    他把手伸向女儿,握住她那白皙柔软、不沾染俗事仇恨的手,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温柔的告诉小女孩:

    “乖孩子,不要哭,不要报仇……忘掉你所看见的……忘掉……”说完便给了一个令小女孩安心的微笑,放开了小女孩的手,以短刀刺入自己的喉咙。

    “爹,你为什么要刺自己,爹,我听话,你不要睡着,我揉揉就不痛,对不对?爹?爹说话呀?爹……”小女孩看到父亲的手放开她,赶紧将父亲全是血的手抱在胸前。

    接下来,小女孩在昏迷前听到有人说道:“小孩我解决了,撤!”以及很多马匹奔远的声音,不过这些声音很快的都被那一句“忘掉……忘掉……”给掩盖住了。

    此时虽是盛夏酷暑,但在失去意识前看到身上、手上的血,小女孩却感觉到异常的寒冷,仿佛冬天的脚步一脚踩入她的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紫竹神医最新章节 | 紫竹神医全文阅读 | 紫竹神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