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错小姐 > 第二章

错小姐 第二章 作者 : 蔡小雀

    “家珍姊,妳今天晚上有没有空?”下班时间到了,另外一区的同事许丽阳神秘兮兮又充满希冀地跑过来。

    但海家珍只有想转身拔腿就逃的冲动。

    可恶!早该下班钟响的第一秒就打卡走人的。

    “没空。”她二话不说断然拒绝。“尤其如果要陪妳跟网友碰面的话,那就更没空了。”

    许丽阳脸顿时垮了,有些小委屈地娇嗔道:“哎呀,干嘛这样啦,人家上次又不是故意的,妳该不会还在生气吧?”

    “对啊,我还在生气耶,所以妳还是找别人陪妳去吧!”

    许丽阳一窒,霎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闷闷地道:“家珍姊,妳是不是也跟她们一样不喜欢我?”

    她真想直接点头承认“嘿啊,不喜欢”,但是身为虚伪的现代人,海家珍还是稍微组织了一下句子──

    “丽阳,妳是个好人。”她语重心长地拍拍许丽阳粉红小洋装那露出的雪白肩头。“不过公归公私归私,我祝福妳下班后的生活多彩多姿,但真心觉得我们还是好好的当同事就好,其他的……我们没这个缘分。”

    “啊?”许丽阳眨着长长睫毛,淡金色透桃红清浅眼影透出一抹呆滞。

    “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别怕,习惯就好了。”海家珍忍不住笑了起来,又拍了拍她的肩头一次,然后就起身拎皮包打卡下班去了。

    原来发好人卡这么爽啊哇哈哈哈哈。

    “……”许丽阳迷蒙大眼睛一头雾水。

    但海家珍完全没有回头多加解释的意思,因为经过上上礼拜的“意外”之后,她终于知道为什么漂亮又纯真的丽阳同事会被公司全女生归类为行走的生化危机了。

    都说艺术源自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电视或小说里那种眨巴着天真眼睛小白花样,却总是会不小心陷害别人掉进她无意中挖的大坑,偏她还一脸无辜楚楚可怜的女主角,原来这社会上还真有啊。

    丽阳同事就是这样神奇的存在。

    自己会惹上那个眼镜蛇煞星,也是拜丽阳同事所赐。

    起因于上上礼拜许丽阳羞怯怯地来请她陪同去忠孝东路某餐厅和网友碰面。

    会见网友这么新潮(不靠谱)的活动,海家珍可能八辈子都不会做,但抵受不住许丽阳那小鹿斑比的央求,她还是硬着头皮应了。

    丽阳同事说这个温柔儒雅的男网友和她在网络上已经认识一年多了,两人非常投契,常常从星星月亮谈到诗词歌赋人生哲学……咳咳,总之这段天赐良缘是需要走出网络踏入真实世界,可就在订下约会的时候,丽阳同事又胆怯了,于是就想找个人陪她去见网友。

    刚开始还是很正常的,海家珍以一种大姊姊陪小妹妹的方式,亲切而不失礼貌的在餐厅里当电灯泡,看着身材高身兆又有点小英俊的男网友和纯真美丽的许丽阳进行一场怦然心动的浪漫约会。

    她像只老母鸡那样的盯场,每每接触到男网友“妳怎么还在这里不走”的眼光,依然坚强的挺住了。

    丽阳同事小白兔一样,怎么能随便被可能变身的大野狼叼走呢?

    ──现实却重重地从她后脑勺“猫”了下去!

    吃完饭后,男网友就请许丽阳去附近知名的PUB续摊,海家珍这么无趣又防备心重的“大姊姊”觉得第一次见面就约去PUB喝酒什么的有点危险,所以藉词说她们晚上还得回去加班婉拒了,并不忘偷偷对许丽阳使眼色──妹子,悠着点,约下次啊。

    可万万没想到她的谨慎(鸡婆多事)完全是俏媚眼做给瞎子看,沉浸在浪漫剧情里不可自拔的丽阳同事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地说:“家珍姊,我们晚上没有要加班啊!”

    海家珍一时无言,只能继续微笑地对她眨眼睛。“妳不是说还有一份文件没赶完吗?”

    ……少女不要冲动啊,头次见面就约PUB的男人,妳要不要再考虑一下?而且这明明是稍早前咱俩套好的招啊!

    许丽阳却是轻咬着丰润粉嫩的下唇惆怅道:“家珍姊,我以为妳是祝福我的……”

    高身兆英俊的男网友已经心疼地看着许丽阳,而后隐隐不悦地盯向海家珍。“海小姐,难道妳怕我会对小丽做什么吗?”

    ──喔,那难道你就敢拍胸口保证你没想对人家妹子“做”什么吗?

    此时的海家珍还不知道自己无意中扮演了拆散牛郎织女相会的王母娘娘角色,微笑中透着一丝谨慎的道:“我只是觉得现在时间也晚了,你们下次可以早点约──”

    “家珍姊,妳怎么能这样怀疑戴维的为人呢?”许丽阳倒抽了一口气,满眼“妳怎能如此残忍如此无情如此无理取闹”备感受伤的指控。“我了解他,他不是那样的人!”

    海家珍嘴角抽搐了一下……对不起,我的错。

    她是同事又不是妈,干嘛这么多管闲事啊?

    可是看着大学刚毕业的丽阳同事,那不谙世事的天真眼神,人又偏偏是她陪着出来的,如果出了事,比如喝醉酒被捡尸什么的,海家珍至少也有一半的责任。

    就因为这样,海家珍只好在这对小儿女幽怨的眼神里继续硬着头皮当碍事的电灯泡,跟去了北市知名的豪华PUB。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狗血得都能投稿去电视台八点文件了……

    简单来说,就是男网友巧遇正宫女友,许丽阳被认作是勾引男网友的小三,海家珍看状况不对,抓起许丽阳就要逃离战场,但是许丽阳愣是要跟人家正宫女友分辩自己的纯真无辜,最后差点让她俩被正宫女友的朋友们胖揍成猪头……

    闻镇就是这时候出现的。

    这位身高一百九十几的汉子轻易就扫翻一片人,左肩扛着海家珍,右手拎着许丽阳就豪迈潇洒霸气无边地扬长而去。

    ……简直不能再更帅了。

    但海家珍循规蹈矩的二十几年来,从没经历过这么疯狂混乱而且比扯铃还要扯的事情,她耳朵里嗡嗡嗡地充斥着PUB震天价响的音乐和“抓奸”正宫叫骂声和许丽阳的嘤嘤嘤,心惊胆战又气又急,更不只第八百遍赌烂并痛骂自己今晚是脑子淹水了,才会一脚踩进这蹚浑水里!

    可就在这么紊乱的状况中,她居然还能清晰感觉到牢牢扛着自己的宽肩手臂强壮如钢铁,阵阵浑厚男性阳刚气息不断窜入她鼻端间……

    如果不是她整个人倒栽葱快吐出来了,说不定女性生物本能还会不合时宜地胡乱荡漾发痴一下,可此时此刻──

    “你……”顶到我的胃了啊大哥!

    她还没出声,又是一阵天旋地转,下一瞬已经被提到放置在PUB外的灯海花圃上!

    “冷静点了吗?”男人雄浑低沉中带着一丝不耐的嗓音在她头顶上方响起。

    她惊魂甫定地仰头呆望着他。

    PUB招牌灯影下,高大英俊男人浑身上下充满霸气伟岸的压迫感,好似头危险的猛兽……

    海家珍吞了口口水,身子往后缩了缩。

    他……他该不会是PUB围事的保镖,误以为她们俩是进去踢馆捣乱的吧?

    被拎摆在她身边排排坐的柔弱小花“受害者”许丽阳还在嘤嘤嘤,而且还是偎在她肩头上哭得娇躯乱颤。

    海家珍强忍着浑身鸡皮疙瘩冒出来的尴尬不适感,压抑下把柔弱小花戳离自己十公分远也好的冲动,硬着头皮对“保镖大哥”露出一个真诚无比的笑容。

    “不好意思,我们真的不是来找麻烦的。”

    “家珍姊,她们怎么能这样误会我呢,我真的不是小三嘤嘤嘤……”柔弱小花哭得想钻进她怀里求安慰。

    “……”

    ──再嘤下去信不信老娘连妳一起打?!

    海家珍使出吃奶力气才压抑下这辈子头一次迸发出的暴戾之气,揉了揉突突抽痛的眉心。

    闻镇原本是不耐烦地蹙着浓眉,本想着随手把这两个明显一看就是误闯丛林的傻崽,从那一团乌烟瘴气混乱中扔出来就好,自己还要回PUB修理那个不务正业的小堂弟,但是被他一路扛出来的清秀女人这瞬间抽搐的眼皮和嘴角,不知怎地逗乐了他。

    居然活生生的呈现出“眼神死”这三个字……他不禁露出了一丝兴味。

    这个身着白衬衫卡其色长裤的清秀女人看起来已经满肚子火烧到喉咙了,好似正强忍住不去猛掐另外那名妆容精致娇柔女孩的脖子,见她做了一个深呼吸,闻镇彷佛可以清楚看见她额头浮起的青筋努力一根根按捺回去。

    “我还是先送妳回家。”清秀女人──海家珍终于恢复语气镇定。

    “他怎么可以这样骗我呢嘤嘤嘤……”娇嫩女孩兀自沉浸在严重的震惊和情感受伤中饮泣不停。

    清秀女人右手蠢蠢欲动比出了一半的中指又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收了回去,眸底隐隐透着期待的闻镇有些失望……啧,干嘛缩回去呢?

    这女人也太憋了,很“口是心非”啊。

    不过这一点也不妨碍闻镇双手抱胸,一脸莫测高深地“看戏”。

    海家珍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还真是冷血寡情没有同情心,但是丽阳同事坐在这边嘤嘤嘤就能解决事情了吗?

    现代人习惯了打断胳臂还得咬牙吞泪昂首说自己没事,自己好得很,就是生怕一显露脆弱,什么豺狼虎豹都会趁机扑上来,趁你病要你命。

    所以她一点也不习惯面前这款软趴趴可怜巴巴儿,迎风落泪对月叹息的妹子……

    呃,不过话说回来,听说这种个性的妹子在目前的恋爱和婚姻市场上最流行,最受欢迎啊。

    ──海家珍再度庆幸自己起码十年内一点都不恨嫁。

    “听我说,”海家珍拿出了最大的耐心,双手搭住许丽阳颤抖的肩头,正色道:“妳不是小三,他是个骗子……那我们现在可以先回去了吗?妳就不怕里面的正……打完了渣男又伙同亲朋好友出来暴打我们两个无辜的路人?”

    许丽阳终于抬起头,泪汪汪的大眼睛里露出一抹惊惧地盯着海家珍。

    唉喔,妹子用的彩妆防水效果很好捏,哭这么久妆居然都没残?

    就在海家珍啧啧称奇的当儿,许丽阳又一头钻进她怀里呜呜咽咽起来。“家珍姊,妳对我真好嘤嘤嘤……”

    浑然不知,海家珍已经想骂脏话了!

    她再度把蠢动的中指按压回去,咬牙强笑道:“没事,我先叫车送妳回去吧!”

    海家珍一点都不想跟她同车,因为她怕路上再听到嘤嘤嘤嘤的魔音穿脑,自己会忍不住在出租车上暴起,对许丽阳施以一顿“还我漂亮拳”!

    许丽阳在她怀里抽抽噎噎,兀自沉浸在自己好无辜好可怜好冤枉的受伤情绪里,海家珍则是忙着腾出手来打电话叫车,并且边憋住别把怀里“柔弱无骨脆弱无依”的小白花同事一个肘击,让她倒头栽进花圃里冷静冷静。

    这么兵荒马乱时刻,自然也忘记了一旁还有个看戏看到津津有味的高大剽悍壮士。

    然后,感谢老天,出租车终于来了。

    海家珍违背良心──自我痛恨的伪善──地把小白花同事劝上了出租车,还不忘记下出租车的车牌号码,并叮咛小白花到家以后传个Line给自己。

    做完这一连串的动作后,海家珍累得活像加班三天三夜后的残花败柳样,浑身腰酸背痛精气涣散两眼无神地揉了一把脸,就迈开脚步往最近的公车站方向走。

    “这就要走了?”一个低沉浑厚的嗓音在她后方响起。

    海家珍猛然回头,愣了一下,面露尴尬。“呃,你怎么还在……我是说,那个,今晚谢谢你了。”

    闻镇低头看着这个一瞬间又维持住“礼貌客套和蔼好脾气”面具的女人,不禁嘴角微微上扬了。

    海家珍自动后退了两步,也不知是因为他浑身上下散发的浓郁男性贺尔蒙,还是他那隐隐透露着野兽危险兴味浓厚的眼神……

    她这才深刻地警觉到,自己正跟一个拥有强大压迫感的男人“单独”同处,骨子里的趋吉避凶本能瞬间发作,戒备地望着他。

    “妳说谢谢我,是认真的吗?”

    她呆了呆,眼神更加提防。“嗯,对……对啊!”

    “那妳想怎么谢我?”闻镇忽然生起了一丝恶趣味。

    海家珍嘴角抽搐了一下,试探地说出中规中矩的答案:“那个,真的非常感谢你,改天……有机会……再请你吃个饭?”

    这句是典型的官方说法,也就是“谢谢再连络”的意思,对方应该瞬间秒懂个中涵义吧?

    “好。”他露出雪白牙齿地微笑了。

    她也松了口气,笑容真诚自然了很多。“真的谢谢,那我就先──”

    “什么时候?”

    “嗄?”

    “不是要请我吃饭道谢吗?”他深邃如鹰隼的黑眸专注地盯着她。

    ……这位大哥,还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了?

    海家珍倏然间又生出全面警戒。

    “妳想赖账?”

    “……”

    ……大哥,天都被你聊死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错小姐最新章节 | 错小姐全文阅读 | 错小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