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嫁个浪荡不羁的痞男 > 第一章

嫁个浪荡不羁的痞男 第一章 作者 : 可乐

    【第一章】

    梅家,百年传承的书香世家。

    第一代先祖学问了得,擅书法、国画,中进士入翰林后便深受皇帝的喜爱重用,光耀梅家门楣。

    至此之后,梅家子弟个个皆为朝中任职的当代鸿儒。

    对梅家子孙来说,一脉相承的家风不容辱没。

    转眼,数代绵延至今,梅氏一族定居在最繁华的城市,当家的梅长书高龄八十,与长子梅傲然、次子梅傲松,皆是当代知名的书画家,求墨宝以作匾额的人多到几乎踏破梅家门坎。

    且广为书画坛美言的是,梅氏一族在长子、次子开枝散叶后,依旧同住在城郊的梅家大院。

    占地近千坪的梅家大院是以三栋传统典型的中式建筑风格屋体构成,黑色琉璃瓦白色墙面、中式飘檐,呈现一种沉稳古朴却藏不住别致的风格。

    由梅氏兄弟授课的教室就在大家长梅长书的主屋偏厅,不时可以听到梅老先生焚香操琴的乐音。

    这一日,晴转雨,厚重的云层堆栈在天际,落下的却是如牛毛般的细雨。

    绵绵细雨下,天地受雨水浸润的气息伴随着浓浓茶香以及啁啾鸟鸣,给人一种宁静的氛围。

    梅家长媳默林玉端着茶点进茶室,一眼就看到妯娌梅江蕊心正忙着打起窗边竹帘,看到拴在正对窗那一棵老树下的身影,心里暗暗叹了一声。

    发现妻子细微的表情变化,梅傲然放下手中的茶杯,长叹了口气,“真不知道咱们梅家怎么会出了这么个没脸没皮的不肖子孙。”

    梅傲松看着大哥头痛的表情,对着年迈的父亲开口笑问:“或许是遗传自母亲?”

    他们的母亲与温文儒雅的梅家风格完全不同调,热情自由奔放,还在世时,一直都是众所瞩目的焦点,更是梅家的笑声泉源。

    氤氲茶香中,梅长书感叹,“你母亲哪有这个臭小子这么不受控?”

    梅傲然看向妻子,“那问题出在妳身上啰?”

    默林玉呿了一声。“靖珵、靖琛不是都挺正常的,偏偏最后冒出这一个毛头小子这么失控,我哪知道为啥?”

    梅家子嗣旺盛,偏偏有那么一丁点诡异。

    长子梅傲然生了三个儿子,次子却是生了三个女儿,个个皆传承梅家血脉,男的高大儒俊,女的典雅婉约,皆是人中龙凤。

    当年默林玉肚皮争气,生了一对双胞胎后便没打算再怀孕,却在双胞胎五岁时,意外又怀了孕。

    而这梅家孙辈里排行最小的孩子,过分自由不羁的性格,却让家里大人都头痛不已。

    “其实阿禹没那么糟糕吧?”梅江蕊心柔笑着说。

    “是不糟,但没定性,都说习书法能养性,怎么写了手好字,性子却养不好,是怎么回事?”梅傲然肘撑着下巴,盯着屋外的小儿子,疑惑地叹息。

    他这一番话,让茶室中几个人的目光有志一同的落在窗外。

    梅江蕊心看着被绳子绑悬在树下晃荡的身影,忍不住开口:“公公,这都吊了半个多小时,又下着雨……”

    没等公公开口,默林玉望向妯娌气呼呼地说:“小婶,别宠他,这臭小子,我看吊上一整晚还是会嘻皮笑脸跟妳说一些气死人不偿命的浑话,压根儿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可都吊了半个多小时,麻绳绑着手,会不会血液不循环……”

    虽然不是自己的孩子,但梅家一大家子住在一起,感情都很好,梅江蕊心还是忍不住帮侄子求请。

    “呵!妳不用担心他。不要说父亲手段太极端,这臭小子也不知是哪只泼猴转世,整天上房揭瓦,不这么捆着拽着,还奢望他能好好静思己过吗?”

    “幸好我生的是女儿。”梅傲松拍拍胸口苦笑接着问:“这次又是为什么被父亲罚?”

    梅傲然拍额叹气。“还不是选填志愿的事嘛!”

    “臭小子也没见他念书多认真,但成绩居然还是全校第一名,是体育赛事加的分吗?还是……”默林玉了解自己的儿子有多顽劣,忍不住忧心忡忡地做了揣想。“不会是干了什么作弊?行贿师长……”

    “瞎说什么?”梅长书严肃的清了清喉咙,打断大媳妇的胡思乱想。“咱们梅家子孙的基因好,阿禹是四肢发达,但头脑不简单的最佳典范。”

    默林玉尴尬的微笑,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到梅长书又说。

    “问了他大学志愿,根本没个方向。我相信他不管读什么科系都可以胜任,就是没个定性。我现在倒是担心,他如果是每个系都给我读个半年再转系……”

    父亲的话让梅傲然夫妇同叹了口长气,他们心里其实也都明白,小儿子就是太聪明学什么都快,一件事没有挑战性就让他失了兴趣,导致了他三分钟热度的个性。

    梅长书深思后做了决定。“去放他下来吧!我知道该怎么治他。”

    “父亲有办法?”

    “怎么治?怎么治?”

    梅长书嘴角扬起意味深长的笑容。“待事情抵定后我会宣布,你们只要配合即可。”

    大家长卖了这么个关子,梅家人除了好奇,居然还有拭目以待的兴奋感!

    梅靖禹从来没想到,他的人生居然会遭遇到这如此让人惊到掉下巴的事。

    “梅老先生,您……开玩笑吧?”

    这是梅长书自小爱孙懂事以来,第一次见到他露出这样的神情。

    他心里很得意,脸上微笑道:“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梅老先生,您跟对方有仇?”

    “交情匪浅。你也知道的,是华爷爷。”

    梅靖禹出生百年传承的书香世家,自小便被长辈们彷佛跳针似的、挂在嘴边的梅家家风给唠叨得耳朵都快长茧了。

    而能与爷爷这样的文人相交,且交情匪浅、有深度有涵养的挚友屈指可数,最有名的便是当今的文坛巨擘华之余。

    梅靖禹皱起两道修长俊眉,“那您何必害人家?”

    “怎么会是害?你这只泼猴是少了点定性,但骨子里流着梅家优良的血统,说样貌有样貌、有脑子,不差哪。”

    这番话是褒还是贬,梅靖禹都无力去理清了。

    “这年代只有让女方不小心怀孕的人,才会在十八岁就结婚。”

    这如此直白的话让梅长书面色微赧,他不自在的清了清喉咙才开口:“说那什么浑话,古有云成家立业,你的性子这么跳脱,家里人的话你一个也不听,那我就帮你找个老婆来管管你,让你学学什么叫责任感,孩子有了也没有关系,正好让你知道养孩子的辛苦。”

    梅靖禹瞪大着眼,都不知自己该有什么反应了。

    他虽然深受百年传承的书香世家的祖训荼毒,耍嘴皮子归耍嘴皮子,他该有的节操和理智还是有的好吗?

    怎么可能接受这种旧体制的包办婚姻!

    梅靖禹带几分调侃地笑问:“这可是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家风严谨的梅老先生会说出的话?”

    为了掰正梅家这一支长偏的小歪骨,梅长书也只能暂且将祖训抛诸脑后。

    再说了,他并不觉得替孙儿觅的这门亲事有违德、背仁之处。

    思绪略定,他底气更足。“小丫头小你一岁,很漂亮。”

    梅靖禹不置可否地微扬眉,嗅到一丝色诱意味。

    “您不是常说,娶妻求淑女?有才有德便极好。”

    他真想要美女老婆,不管明星、名模等级的,清纯的、火辣的,他伸手一捞就一把,还需要靠他老人家帮他下标吗?

    更何况这种有失君子之谊的事,绝对不会发生在他身上!

    气一窒,梅长书隐隐有血压飙高的错觉。

    就说这臭小子那张尽吐歪理的嘴无人能敌,他觉得自己再同这臭小子瞎磨下去,很有可能败阵呀!

    “小丫头才貌兼备,便宜你了!”

    “华老先生,现在『貌』都可进厂维修加工了,这才情嘛……有钱培养,丑小鸭也可以变天鹅。”

    梅长书觉得胸口气血翻腾,需要叫救护车了。

    “总之,要你娶就娶,废话那么多!”他恼声吼,顺道拍了一下桌子充充气势。

    梅靖禹扁了扁嘴,忍不住碎碎念,“您老人家也真是……每次说不赢就来这招……”

    闻言,梅长书差一点失手把桌上那一方祖传御赐的金蟾澄泥砚台给丢出去,砸在那一张梅家优良传统出品的俊脸上头。

    眼见状况即将失控,在书房外观战的梅傲然夫妻走了进来。

    “过两天你们学校不是有毕业生欢送晚会?小丫头有一场表演,仔细去看看。不看,你会后悔终身。”

    “我们瞧过,是真真正正出色的娃。你不常说娶妻当求符合黄金比例的标准九十 /六十/九十的魔鬼身材,还要有一张天使面孔吗?”

    接连听着父母亲的声音传来,梅靖禹苦笑。

    这阵仗,很是熟悉啊!

    他不改漫不经心的语调,淡定开口:“说说咩,重点是要投缘,瞧瞧我妈这六十/九十/九十的身材我也很尬意──”

    他的话还没说完,立即被默林玉揪起耳朵。“你又想被吊起来反省是吧?帮你找好条件相当的对象,让你免了孤独终老──”

    梅靖禹苦笑。“妈,我今年才十八岁,少说还有三十年以上美好的黄金岁月可以寻找我的终身伴侣,急啥?妳该担心的是哥哥们……”

    见妻子又要被儿子糊弄过去,梅傲然凛声开口:“你若敢违抗父母之命,我就把你除籍!”

    “我可以打家暴专线吗?”梅靖禹的玩笑话才落,便看到母亲被他气得红了眼眶。

    家里这一个女人的眼泪根本是梅靖禹的软肋,他无条件投降。

    “好好好,我看我看……”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退天空,看过后总是有办法做些什么杜绝长辈们的谬想。

    除了长辈,女方那边也得好好再教育一番。

    她十七岁正值花样年华的年纪,他十八岁,没傻到走进婚姻的坟墓,扼杀青春。

    当满脑子关于结婚的可怕念头充斥在脑中,梅靖禹更加觉得,他必须见女孩一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嫁个浪荡不羁的痞男最新章节 | 嫁个浪荡不羁的痞男全文阅读 | 嫁个浪荡不羁的痞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