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宝归来 第十章 宠着惯着她 作者 : 裘梦

天气一热,徐宁安就会特别懒得动弹。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她就老实待在庄子上避暑,连城都没进过一次。

萧家别庄的新鲜水果食材什么的还是时不时送过来,有时候还会送车冰来,显然萧展毅是吩咐过手下人的,徐宁安对他的表现很满意。

有钱有闲,没有烦心事,日子过得无比舒坦。

日子流逝着,小外甥的百日宴到了,她今天得出门。

徐宁安伸了个懒腰,在两个丫鬟确认穿着打扮没什么失误后,便婷婷嫋嫋的走了出去。

徐老夫人已经收拾好,就等她一起动身。

祖孙两个坐一辆马车,丫鬟婆子们另坐,这么下来就用了三辆马车,所以说,大户人家出行,十分的铺张浪费。

一行人坐着马车晃晃悠悠地往城里赶,巳时中就进了城门。

程家孙子的百日宴,也不是什么大宴会,来的人也不是很多,都是些相熟的人家,徐老夫人带着大孙女进去的时候,还没有多少人来,大家正说着话。—来的人除了像徐老夫人议这样岁的,大多是和程夫人的同龄人,再有就是一些跟徐宁安差不多大小的,有小熬人,也有待字闺中的。

按徐宁安的年龄她应该跟那些小媳妇一起,但按是否婚嫁来分的话,她又应该属于那拨待字闺中的。

最后,徐宁安直接跟在祖母身边当吉祥物,全程陪笑,少说少错,不说不错。今天她是来给外甥过百日的,她尽量少说话。

等到祖母跟那些人寒暄完,她们去看二妹母子。

小家伙长得白白胖胖,小办膊小腿跟一节一节的莲藕似的,看着就招人喜爱,徐宁安照例直接塞了两张银票过去,已经懒得表示惊讶的徐宁慧平静地将银票收好。

徐宁安虽然喜欢小外甥,但她有点儿不太敢抱这种身体软软的小家伙,只是站在一边逗他,并不伸手抱。

深知大姊秉性,徐宁慧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

大姊懒,怕麻烦,小孩子……尤其是不会说话的小婴儿这类的麻烦,她避之唯恐不及。

“这小东西软绵绵的,挺好玩的。”徐宁安一边轻戳小外甥的小脸,一边感叹。

徐宁慧看着儿子的小脸,脸上挂笑,嘴上却说着,“闹腾起来的时候也烦人。”

徐宁安看她一脸微笑,整个从里到外都散发着幸福的小女人风情,便知她过得不错,倒也没想调侃她,毕竟屋里还有丫鬟婆子在。

“大姊可知道最近朝上出的事?”

徐宁安看外甥喜欢自己手腕上的羊脂玉镯便索性摘下来给他,小家伙抱着玉镯啃得不亦乐乎,听到二妹的话,她撩着眼皮看了她一眼,“那些事跟羽林卫扯不上关系,你操哪门子闲心。”

徐宁慧心里松了口气,口中笑道:“这不是最近京里的人都在说这事,有点儿慌。”

“好好带你的孩子,没事就再怀一个,理那些事做什么。”徐宁安到底还是调侃了二妹。

徐宁慧脸一红,对着大姊就啐了一口,她们两个到底是谁出嫁了?这么口没遮拦的,哪像个没出阁的。

徐宁安虽然不爱理事,但像他们这样的人家看邸报是习惯,她从小看到大,所以对朝上的事也知道一些,然而邸报这东西吧,那也得会看,二妹妹是属于那种对朝廷风向比较不敏锐的,看今天这架式,估计她婆婆跟她是一挂的。

否则,她大可不必又来探她的口风,以求心安。

姊妹两个说说笑笑的,到了时间便要抱着小家伙去宴席上露了脸儿。

这个时候,徐宁慧把大姊的那对羊脂玉镯拿来还她。

徐宁安却看都没看,浑不在意地道:“一对镯子罢了,给他玩吧。”

徐宁慧便有些不赞同地道:“这镯子可是贵重之物,哪好让他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拿着玩,摔了怎么办。”

“那你戴呗,又不是什么大事。”徐宁安一点儿都不放在心上。“你要是不好意思戴,就留着给小家伙以后找媳妇用。”

徐宁慧忍不住白了她一眼,“大姊给的,我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

“那就留着,一对镯子你也当捧着金山银山烫手似的,显得眼界窄,不大气。”

徐宁慧深呼吸,自己大姊,不能打,最重要的是根本也打不过,要忍。

“大姊这么大方,怎么以前胜哥儿讨要你书房砚台的时候不肯给。”末了,她还忍住回敬了大姊一句。

徐宁安理直气壮地道:“他长得又不是我喜欢的样子,我干么跟自己过不去白送他东西,想都别想。”那小子看着就欠打,她没打他就已经是看大家都姓徐的分上了。

行吧,她已经领会到大姊话里的真意了,她大方也是要看人的。

等到去了外面的宴席,徐宁安又变得惜字如金,不怎么开口了。

她真是懒得应酬,但是她这个样子却显得格外温婉,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来,比她一开口就字字戳人心肝惹人喜欢多了。

她几乎很少出现在宴席聚会里,以至于大家连对她说话尖锐的印象都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有时甚至会忘记圈子里还有这么一个人。

大家之所以还能记得她,全赖她有一个让人不能忽视的未婚夫。

萧展毅跟她订亲之后,多年腿疾痊愈,性情似乎都有一点变好,镇北侯府已经甚少再有传出世子虐人致死的事了。

众人都觉得,这分明是帮夫啊,这徐大姑娘命硬克夫的流言到底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真是误人匪浅。

外面的风传对徐宁安来说已经无关紧要,反正她一句找到后半辈子长期供养自己的人了,而且不巧两个人还挺情投意合的。

这就足够了。

她一开始之所以那么厌烦萧展毅就是因为那狗男人破坏她亲事,阻碍她找供养人的大计嘛,后来,他坦露了心声,她权衡之后也就接受了他。

再后来,两个人日久生情,当初那一点小龃酷早就随风而散了,剩下的只有你浓我侬的两情相悦。

坐在出城的马车上,徐宁安突然就有些想念自己的狗男人了。

看二妹妹生活幸福美满的小模样,她也想跟自己的男人浓情密意地滚一滚床单,诉一诉相思,就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

中元节过去,中秋节很快也跟着来到了。

去年生日的时候,有人陪着自己深情地过,今年虽然收到了生辰礼物,但人没在,望着天上的那一轮圆月,徐宁安心中感慨,月圆人不圆啊。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到底还是生出了几许寂寞来。

看着碗里剥出来的红莹莹的石榴籽,她又不期然地想到了去年他送自己的石榴红衣裳。

今年他倒是送了一匣子的玉,各种美玉,说是给她把玩的。

单那一匣子的量,若是换成真金白银,一定相当可观,他倒大方,送她把玩,就和她送小外甥羊脂玉镯一样的大方,她都怀疑他是在有样学样。

石榴甜酸可口,就是吃起来甚是费劲。

红秀去将石榴榨成了汁,再拿来给姑娘食用,徐宁安很是满意。

吃饱喝足,又陪着祖母一道赏了月,时辰差不多也该歇了,徐宁安舒服地泡了个热水澡,换了寝衣便打算睡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送了张纸条进来。

徐宁安看着纸条挣扎了一下,然后到底还是又让丫鬟给自己更衣,长发倒懒得再去梳起,只松松以一枝玉簪挽了,嘱咐两个丫鬟看门,顺便掩护自己,她便跑去见情郎了。

见姑娘这副模样,不说红英、红秀也知道肯定是姑爷找她。

出去夜会情郎什么的,那也是属于每个少女心中不可或缺的向往,两个丫鬟自然会替自家姑娘遮掩好,让她无后顾之忧。

徐宁安从马车上跳下来的时候,直接跳进了男人的怀里,萧展毅抱着她转身就往回走。

“刚洗漱好?”她闻到了他身上的水汽与澡豆香。

“今晚才到。”他说。

徐宁安在灯下仔细打量着许久不见的男人,黑了,还痩了,“赶路一定累了,好好休息。”

萧展毅挥手放下了床帷,挑眉去解她的衣带,“这个时候让我休息,你觉得我能睡得着吗?”

徐宁安哑然,也是,他多久没碰她了,现在人回来了,哪里还能忍得主。

房间的灯还亮着,光透过床帷落入帐内,带出几许旖旎。

他想要她,她亦想他,两个人很轻易便情动,彼此结合得十分顺畅。

扁影随着男人的动作晃动,徐宁安这些日子以来的寂寞突然就烟消云散了,她抱紧了的背,随着他沉沦。

萧展毅这一次要了她很久才结束,稍事休息抱着她去清洗,然后又将她抱回来,全程没让她走一步。

虽然换过了被褥,但是屋里还残留着两人欢爱的气息。

这一次他熄掉了烛火,在昏暗的床上将她整个纳入自己的怀中抱紧,安心地闭上了眼。

徐宁安知道他这是累了,想是一路风尘仆仆的,本已累极,却还是想尝过她的味道才肯休息,也是偏执。

她安静地窝在他怀里,听着他均匀的呼吸,还有那颗稳定跳动的心脏一下一下怦怦地响在耳边,似乎一下一下跳在了她的心上。

有些事纵然他不说,她也能猜到几分,他有他的事要做,她既然不想参与,那从一开始就不能多问。

她与他虽还未成亲,但已如一对相守日久的老夫老妻,有着属于两个人的独有默契。

她像菟丝花缠绕大树而生,乖巧如兔地窝在他怀中,渐渐困意袭来缓缓睡去。

她睡得很踏实,萧展毅睡得也很踏实。

他们如同这世上每一对寻常的夫妻一般,同床共枕,一起赖床。

帐外的天光很亮,表示时间不早了,但两个人都没有起身的意思。

休息一晚的萧展毅现在精气神都是满盈状态,模着怀里诱人的娇躯眼中情慾弥漫,昨晚太累,只要了她一回,现在他想补回来。

“今天不回去有没有事?”分别日久,他现在一点儿不想放她离开。

徐宁安眼波流转,勾出一抹笑,“你说呢?”

萧展毅阵色越发幽深,朝她俯身,“不管了,反正我不让你走。”他要好好慰藉一下自己的相思之苦。

最后,让两个人停下来的原因是——太饿了。

上带来的欢愉丝毫不能抵消肚子饥饿的嚎叫。

烛火照亮下,萧展毅抱着她一起用餐。

桌上不只有菜,还有酒,酒是萧家自酿的梨花白。

这还是徐宁安第一次陪他饮酒,以往共餐时她一直未曾动过酒,烛光之下,美人玉颜飞红,眼睛水润润的带着迷蒙的媚,勾得人心痒痒。

徐宁安的酒量其实很好,毕竟是混过军伍的人,军中的汉子喝酒就如同喝水。

她之所以面上飞红,眼睛水润是因为某个狗男人的手在她身上兴风作浪,他想看她为他动情的模样下酒。

何等恶劣!

一顿饭吃得香艳而又艰难。

徐宁安自来到这里,脚便没有再能踏出这男人的卧房半步,整整被他困在床上三天。

被男人一口一个妖精地叫着,然后又狠狠地从她身上攫取极乐享,她却觉得很充实,的的男人终于回来了。

纵然她的身上已经全被萧展毅盖满了印章,但是穿上衣裳,她依旧是个端庄雅静的大家闺秀,他没有在她在外的肌肤上留下一点儿痕迹。

只有徐宁安自己知道自己的腰酸得根本坐不直,若是站着勉强还好受些,走路的话也有些吃力。

他说她这些日子长胖了些,手感极佳,让他停不下来,她却怀疑他其实是不满自己在他消瘦的时候竟然还吃胖了,所以才无节制地压榨她。

“真的有胖很多吗?”徐宁安忍不住伸手模了模自己的脸,有点怀疑他是不是在胡说八道,毕竟对方信誉实在太差。

萧展毅抓下她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亲,含笑看着她道:“没有,还是一样迷得我找无法自拔。”

徐宁安直接呸了他一口。

“我得回去了。”她伸手扶着自己的腰,眉头皱起。

箫展毅伸手要替她揉,却被她飞快地躲开了。

她瞪着他,咬牙道:“别靠近我了,禽兽。”一模到就停不下来,像不知疲倦似的精力无穷,她真怕了他了。

萧展毅理亏地模模自己的鼻子,咳了一声以掩饰自己的尶尬,“我送你回去吧,顺便向老夫人请安,也把事情描补一下。”

这个徐宁安倒没异议,他过去描补一下自然更好,否则若祖母生疑,今后肯定会严管他们来往的,两个人正是情浓的时候,若是被严加管束,还有什么快乐。

于是萧展毅过去请安,顺便将人载了回去,也没在外人眼里落了行踪。

他很好地在徐老夫人面前将事情圆了过去,但徐老夫人还是多少敲打了一下,让他日后不可太过妄为,下不为例。

留下用过午饭,萧展毅告辞离开。

而徐宁安也终于拖着自己不堪重负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院子,直接把自己摔到了床上,她短时间内是不想离开自己的床榻了,她要好好休养生息。

红英、红秀除了发现姑娘越发不爱动弹外,倒也没发现其他不对的地方。

在她们的认知中,姑娘原就懒散,更懒一点,也真没什么好奇怪的。

徐宁安不喜丫鬟太过贴身伺候的习惯到底是替她遮掩了太多的秘密。

秋去冬来,转眼一年又过去了。

虽然已经是春日,天气却还寒冷,看着又是一副懒洋洋不想动弹模样的大孙女,徐老夫人只能给她一个嫌弃的表情。

徐宁安没骨头一样歪在一边捏了葡萄往嘴里塞。

徐老夫人只能无视她这副懒样,选择说正事,“今天的邸报看了吧。”

“嗯。”她就猜祖母会来问她,果然。

徐老夫人微微蹙眉,“肃宁伯府这个嗣子……”

徐宁安笑了,吐出嘴里的葡萄籽,道:“祖母怎么不想想既然是找嗣子,找一个成年的怎么也比找一个才断女乃的要好吧。”

“从小养在身边,才会有感情。”徐老夫人的想法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徐宁安伸出一根指头摇了摇,道:“不然,站在最大利益的角度,成年的嗣子更符合现在肃宁伯府以及其身后势力的利益。”

“可现在的嗣子是个孩子。”才刚断女乃。

“对呀,所以这就表示有人不想他们得到这个利益。”

徐老夫人却有不同见解,“但这也未尝不是一个稳妥的法子。”

徐宁安还是摇头,又往嘴里塞了一颗葡萄。

等吃完了果肉吐出籽,徐宁安这才慢条斯理地解释道:“我要是肃宁伯啊,我就让三妹妹嫁过去,然后给她领养个嗣子,这才稳妥,而不是给自己找个嗣子。”

听她提到三孙女,徐老夫人忍不住瞪了她一眼,斥道:“那是你三妹妹。”

“我知道,我这不是把自己当成肃宁伯吗。”

“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啊。”徐宁安微微坐直了些,一边剥葡萄皮,一边说:“肃宁伯手里有兵权,他找嗣子,又急吼吼地请立世子,目的显而易见。”

“那应该找成年……”

“您当他不想找啊,”徐宁安微微冷笑,“他这只是退而求其次罢了。”

徐老夫人从中听出了许多的内容,沉吟了好一会儿,徐宁安就自顾自地剥皮吐籽吃自己的葡萄。

祖孙两个讨论朝政时,安禧堂这里便只有心腹在里面服侍,比如李嬷嬷这样的老人,外面守着的人也离屋子远远的,不用担心她们听到什么不该听的。

徐老夫人住的地方习惯叫安禧堂,无论庄子上的这个院子还是城里那处三进宅院的院子便都仍叫了“安禧堂”这个名字。

“那为什么换了人领养就不一样?”

徐宁安擦擦手上的葡萄汁,然后又从果盘里拿了苹果咬了一口,有些含糊不清地道:“儿子和孙子,中间还夹了个儿媳妇,三妹妹若是嫁过去守的就是个望门寡,看在咱们徐家的分上,这嗣子就能长大。”长大了才有其他可能,若是长都长不大,还谈个屁的未来。“当然了,若是只领养嗣子养个老也不是不行,放弃请立世子,肃宁伯还能给上面的人留个知进退的好印象,晚年妥了。”

徐老夫人听明白了,忍不住叹了口气,“想必肃宁伯也是退不得啊。”

辟场之上,有时候是根本没有退路的。

“放不下手里的权力,那就准备好吃苦头,平安活着不好吗?”徐宁安有些厌恶地皱了皱眉,有多少边关将士死无全尸,活着对他们来说都是种奢望。

祖父本已打算急流勇退,只是谁也没想到一场伤后高热便要了他老人家的命,连回乡荣养都没做到。

“说到底就是他不该请立世子。”

“没错。”请立世子便证明他的野心,是上位者不允许存在的东西,否则肃宁伯世子怎么会成了那副酒囊饭袋的德行——她之前还想过肃宁伯世子会不会是个披了放荡外衣的聪明人,后来才知道是她想多了。

要是换了她是肃宁伯世子,那就美女在怀,美酒在喉,整日花天酒地不理正事,抽空用功生个嫡子出来替他养老,分明是爽到不能再爽的神仙日子啊。

可惜,那位世子爷爽倒是爽过了,就是生命太短暂,完全没有领会到混吃等死的最高真谛——上有老养着,下有小暴着,自己活成个老混蛋。

徐宁安津津有味地啃着自己手里香脆可口的苹果,吃得认认真真,就像一个天真无邪的小泵娘。

徐老夫人跟李嬷嬷对视一眼,心里叹气,若她家安丫头是个男孩子,可该多好啊。

对于萧展毅来说,徐宁安是男是女都不会有什么区别,都是他不惜一切想得到的。

饼了几天,他的帖子递到了徐老夫人面前,内容是庄上花房的水仙花一同欣赏。

徐老夫人已经渐渐习惯了萧展毅名目繁多的邀约,说来说去就是想见自己的未婚妻,年轻人的心思她也能理解,通常睁一眼闭一眼就过去了。

今天也不例外,把帖子扔给孙女,就撵她走了。

“快走,别在这里碍我的眼。”

徐宁安被祖母的翻脸无情震惊了,委屈地搓着手指道:“喜欢人家的时候就是小痹乖,不喜欢人家了,就让人家滚,说人家碍眼。”

徐老夫人笑骂:“有本事你别走,我看是谁着急。”

徐宁安朝祖母扮个鬼脸,欢快地转身跑掉了。

徐老夫人在她身后笑,“这丫头——”

李嬷嬷也跟着笑,“咱们大姑娘多活泼的性子啊,讨人喜欢。”

徐老夫人默默点头,可不讨人喜欢吗,把个阴晴不定暴戾狠辣的萧展毅哄得晕头转向,一颗心都控到了她身上。

还好,孝期眼瞅着是一天天的过去了,否则她还真担心对孙女感情日深的萧世子做出什么不合礼数的事来,姜家姑娘的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

明明是两情相悦的事,到最后却总是女子落个悲惨下场,这世道啊。

在徐老夫人感慨的时候,徐宁安已经坐上了萧家的马车。

二月的风仍有些冷,但沿河的垂柳却已开始抽芽垂绦,路上的积雪消融,草皮返绿,眼见一片春光即将铺陈开来。

徐宁安透过车窗看到的便是这样充满希望的景致。

到了萧家庄子上,她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到某人,而是走到花房才看到那人的身影,他正站在一排水仙花架前。

无论什么时候看,这男人的姿色都属上乘,让人小心肝怦怦乱跳。

她一走过去还没站定,萧展毅就已经伸手将她拥进了怀中,双手环在她腰上,说道:“不是想看水仙开花吗?呐,现在开了,喜欢吗?”

徐宁安啐了一口,说:“我是要看你这个水仙开花。”

萧展毅在她耳边笑,笑声振动胸腔传递给紧贴在一起的她,口中呼出的热气也喷在她耳后,让她忍不住微微瑟缩了下。

“我不是早就开给你看了,嗯,贪花的徐大姑娘,现在想不认帐了?”他蹭着她的身体传递出强烈的暗示。

徐宁安腿有点儿软,有些弱弱地开口拒绝,“别,这是……花房。”

萧展毅紧紧贴合着她,气息粗重地喷在她颈侧,“我想在这里……就一次,给我……”

……

情事结束后,斗篷已脏污不堪,显见是不能要了。

萧展毅让人另拿了两件斗篷和两套干净的衣服过来,然后搂着未婚妻亲手将弄脏的那些衣物全部烧了,毁尸灭迹。

看着火舌吞卷去一切,徐宁安在他怀中幽幽地说道:“掩耳盗铃。”

萧展毅眼角眉梢都是餍足的得意,低头在她嘴角亲了一下,“不在卧房的感觉怎么样?”

徐宁安直接伸手在他腰上掐着一块肉狠狠拧了三圈,磨着牙道:“不怎么样。”

萧展毅认真想了下,然后总结道:“第一次没经验,下次我……”

“想都不要想。”徐宁安断然拒绝。

萧离毅在她耳边轻笑着说:“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你明明知道的。”

徐宁安蹙眉,“萧展毅,你别过分。”

见她真要生气了,萧展毅连忙安抚,“没有下次了,听你的。”最后,又忍不住小声问句,“真那么不舒服?”

她不想多说什么,只道:“你又不是下面那个。”

萧展毅便有些心疼地模她的背,自责地道:“是我不好。”光顾着刺激了,没能完全顾及到她的感受。

徐宁安打个呵欠,揪着他的衣襟贴靠在他胸口,有些困倦地说:“成亲后,摆了春椅到花房就可以了,现在不可以。”

萧展毅满目柔情地看着微微一笑,亲了亲她的唇,道:“困了就睡吧。”

徐宁安就不再说话。

萧展毅等花房里的味道都散干净了,这才替她掩好斗篷,抱着她离开。

也不知她昨晚干什么了,他不过才要了一次她就困成这样。

看着床上睡得香甜的未婚妻,萧世子心里很是犯嘀咕。

不会又熬夜看那些香艳话本子吧?那些话本子有他真身上阵来得爽吗?

萧展毅伸手在她的脸上捏了捏,却到底没舍得用劲,生怕力气一大弄醒了她。

这个女人是他心尖尖上的人,—千辛万苦找回来的,只想宠着、惯着,惯着。如此,她才会情愿留下。

她看似攀附大树的菟丝花,实则那只是她的伪装,她离开他,也能过得好,反倒是他,在她身边才觉得好。

看她睡得香甜,萧展毅便也上床搂着她一起睡。

徐宁安一觉醒来,天都黑了,她眯着眼看身旁的人,“怎么不叫醒我?”

萧展毅一脸无辜地道:“看你睡得香,舍不得。”

“天晚了,送我回去。”

“反正都晚了,就不回去了吧。”

徐宁安哼了一声,指着他的鼻子道:“行百里者半九十。”

萧展毅神色一沉,带了几分烦躁地道:“感觉时间过得真慢。”

徐宁安半点儿都不同情他,凉凉地道:“孝是你自己要守的。J他无话可说,他也不是不后悔,只是已经铺垫了那么久,不想白白便宜那个毒妇,他当然知道也可以用更折磨人的方式去报复继母,但他厌倦了再看到她的恶心模样,选择了最简单直接的方法。

而且,那时的他真的相信她厌极自己,非要拖够三年才肯嫁过来。

唉,他果然还是自己把自己坑了,铲子还是她友情赠送的。

“你陪我吃晚饭,一会儿我送你回去。”他退而求其次。

这次徐宁安没有异议。

饭后,他果然履行承诺,亲自把她送了回去,其实就是舍不得路上这点儿相处的时间。

“你的嫁妆可都绣好了?”

呃,这个问题真的有难住她……徐宁安伸手挠了挠头,表情有一点尴尬,“可能绣好了吧。”

萧展毅伸手扶额,他错了,这件事果然不应该直接问她,他找人去打听可能都比她先一步知道。

“就这么不上心的吗?”他还是忍不住发些小脾气。

“我又不会绣,而且婚期又还没到,再说了,那些绣娘也不会误了我的婚期不是吗?”

徐宁安的理由也是很充足的。

“算了,”萧展毅放弃了,“我到时候去问老夫人。”

“行啊。”她没意见。

她对婚礼这事确实没什么兴趣,他们生米都快煮熟烂了,婚礼不过就是走个形式,面子上过得去就行了。但显然她男人不这么想,那就随他折腾吧,反正别让她折腾就行。

萧展毅搂着她在她耳边叹气,满心的无奈,“你呀,就好好等着嫁给我,乖一点。”

“嗯。”

“我马上要除服了,婚期就定在四月底。”

“这么急?”不多等几个月?

萧展毅狠狠在她唇上亲了一口,咬牙道:“你真不知道为什么吗?”还想折磨他多久?碍于礼法,这两年他过得可太辛苦了。

“我还以为你会守足三年呢。”

“你在说笑吗?”萧展毅不屑,“我守制二十七个月已经是极限了。”

“怎么说着说着还生起气来了?”徐宁安伸手轻抚他的胸口,柔声轻嗔。

萧展毅抓住她的手,阵底幽晦不明,低声道:“别闹。”再抚下去,他直接让马车掉头。

徐宁安就嫌弃地扫了他一眼,然后推开他,“男人。”

两个字,十足嘲讽。

萧展毅硬生生咽下了这个嘲讽,她也没乱鄙视,他确实挺不禁她撩拨的,她鄙视他接受,但别人撩不动他,这个她也得认可。

“总之,你乖乖的,等我娶你过门。”

“哦。”兴致不是很高。

“你不想嫁吗?”他的心有点悬起来落不了地。

徐宁安蹙蹙眉,也不是很明白自己现在的心情,“突然想起二妹出嫁时的情形,就觉得女方家里其实一点儿都不喜庆,反而还有些悲伤。”

男方家里添丁进口,可女方家里却是养了十几年的闺女一朝嫁出去,人去屋空。

两厢形成鲜明的对比,落差极大。

她可能会好一些吧,毕竟她没有父母高堂在……

萧展毅将她又搂到自己怀里,轻声安抚她,“安儿,你还有我。”他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徐家大房只有她一个人了。

而她对徐老夫人的感情也深,说祖孙两个如今是相依为命也不假,她出嫁后,家里只剩徐老夫人一人,她担心也是有的。

徐宁安不想说话,就静静地伏在他怀里。

马车其实已经到了徐家的庄子外,但是车里的人不出声,车夫便没出声。

慢慢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徐宁安从他怀里坐起,吸了口气,用手搓了搓自己的脸,让自己露出笑脸,强自打起精神,“我没事。”

萧展毅便有些心疼地看着她,她有时伪装得太好,总让人会忽略一些放在别人身上绝不会忽略的东西。

一个女人太坚强,不是因为她生来如此,而是她身后空无一人,她不敢不坚强。

萧展毅看着她跳下马车,心口酸涩。

他的女人到底将自己逼到怎样坚强的程度,他心疼。

徐宁安已经下车离开好半天,萧展毅都没有开口让车夫回头,最后他整袍下了马车,求见徐老夫人。

这个时候,等到孙女回来的徐老夫人其实已经打算安歇了,听到他求见,犹豫了一下还是见了。

萧展毅大概在安禧堂待了两达茶的时间。

他离去之后,徐老夫人有老半天没开口说话,良久才发出一声长长的低叹,对身边陪着的李嬷嬷道:“他有心了,安丫头交给他我也算是放心了。”

李嬷嬷拭了拭自己的眼角,笑道:“是呢,咱们大姑娘是个有福气的。”

“我原打算好了,等安丫头出嫁就搬去和老二媳妇一起住,左右我是不见老三的。”

“三老爷靠不住。”

“萧家马上要除服,婚期肯定定得近,咱们府里也得抓紧时间了。”萧展毅今晚毕竟不是正式拜访,若要商定婚期必然还会另请媒人上门,但大家心里其实都有数,两个孩子的年龄都不小了,不可能多拖时间的。

“这两年咱们准备得也差不多了,再仔细检查检查,看有什么要添补也就是了。”

“都仔细着些,安丫头就靠着咱们呢。”“是,老奴心里有数。”

徐老夫人又絮絮叨叨地跟李嬷嬷说了好些话,然后才撑不住歇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珍宝归来最新章节 | 珍宝归来全文阅读 | 珍宝归来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