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穗穗平安 > 第五章 前往村中找消息

穗穗平安 第五章 前往村中找消息 作者 : 莳萝

    梅平县最顶级的阅来客栈,布置得舒适雅致的二楼客房内,角落小泥炉上的铜壶正冒着滚滚白烟。

    陌一抓了把雨前龙井,放进青色茶盏里,提起铜壶将热水注入茶盏内。

    倒去第一泡茶水后,他再次注入热水,而后将弥漫着雅致香气的茶盏,小心放到莫叡儁旁边的桌几上。

    “主子,请用茶。”

    坐在窗边的莫叡儁正看着刚收到的线报,闻言只道:“嗯,陌一,下去吧,出门在外一切从简即可,无须担任小厮的工作。”

    “是,主子,属下就在外边。”陌一恭敬退下。

    莫叡儁坐在窗台边慢条斯理地呷着茶汤,精锐的目光却落在下方车水马龙的街道上。

    忽地,紧掩的门扇传来两记敲响,而后被推了开来,传来的是略带兴奋的声音——

    “三爷,难得到梅平县一趟,你不出去好好体会一下这里的民俗风情实在可惜,客栈在这里又不会跑掉,每天待在里头不闷吗?”

    晚几天来到梅平县的白千帆,一到这儿就被带着高山风情的小县城给吸引了,连着两天在外头逛大街采买,不亦乐乎。

    莫叡儁睨了眼他手上的大包小包,放下茶盏,“跟个大婶似的,也不嫌丢人!”

    “什么丢人,有何好丢人?你知道的,我若不是被自家老子逼迫,现在说不定是个成就非凡的大商人,跟那个神秘粮商一样静静的日进斗金。”

    看到市集里卖的多是附近村里、山里出产的农作物,或是自己编成带着浓重民族色彩的手工艺品,让他看得是欢喜不已,一失心疯就多买了,这些东西日后回京转手倒卖也能小赚一笔。

    “行了,玩了两天,打听到什么了?”

    “除了查出那名寡妇的名字外,也查出那大粮商名叫慕夏,可他和车坠的行踪还是毫无线索。”

    “看来所有的症结点都在那名妇人身上。”

    “是的。”白千帆也给自己泡了盏茶,坐到莫叡儁面前,小心呷着烫口的热茶,“那名妇人一向深居简出,若不是透过熟识的人辗转打探,还真打探不到那妇人的名字还有居住的村落。只是……我觉得这事有点奇怪。”

    “奇怪?”莫叡儁皱眉。

    “你可知道那妇人住哪?住在距离梅平县大约百里外,一个叫锦山的小山村。一个农家寡妇能被委以重任管理一大片农地,还能跟那神秘地主、粮商扯上关系,感觉太厉害了!”

    莫叡儁眉头微蹙,“别只看表象。”

    白千帆眼睛一亮,“难不成你要亲自上那山村一趟?”

    “你有更好的法子?”

    白千帆摇头,“没有,看来也只能从那名妇人下手了,她肯定有她东家的联络方式。我们一路来到这里,若是查不到那名种出二期水稻的地主或是神秘粮商的下落,你恐怕就要落下风了。据我所知,许国勇那老贼已经在南方几个粮仓重镇替二皇子收购了不少稻米。”

    “比赛没到最后,不会知道谁才是赢家,赢在起跑点不一定就是好事。”莫叡儁讥讽的勾着嘴角。

    “话是没错,但是收购稻米这事不是一两天能完成的,愈早行动愈有利,偏偏你的势力都在北方军营,在南方没什么经营,这次你吃大亏了。”白千帆忍不住为他抱不平。

    “这次一共有四位皇子参与这项试炼,我们同时收购,总数必会超过一百万石,若收购的速度差不多,甚至会逼近两百万石,你以为这在南方有这么好收购?不找出那位种出二期水稻的地主,或是跟那位神秘粮商接洽,根本不可能达成,这正是我们要找他们的原因。

    “况且二皇兄有许国勇为他鞍前马后,四皇弟的母族在南方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至于五皇弟外放南方两年,早已在南方布置了人脉,他们三人互相牵扯,你以为谁能有好果子吃?”莫叡儁提醒他。

    白千帆恍然大悟,重拍了下自己的脑门,“我真是关心则乱,整个心思都放在二皇子身上,却忽略了另外两位没什么竞争力的皇子。他们一起到南方来当搅屎棍也不错,把这一池水搅臭了,我们也较有时间寻人。”

    即使莫叡儁看起来一派从容,但眼底还是不由得流露出一抹担忧,“即使如此,寻人的脚步仍必须加快,时间不等人,若是错失机会——”

    白千帆打断他的话,“不会有你所担心的情况出现,我一定会用最快的时间帮你找到那两人!”

    门上传来一记敲门声音,不一会儿,陌一推开门扇走了进来,自衣襟里取出一份供词,“主子,梅平县抓到的这五名人口贩子与松花县的恶霸合作,在梅平县附近掳到孩童,再利用水路将孩童运到松花县,转手卖到青楼或是小陛馆。

    “目前梅平县贩卖人口的这部分先行结案,这是另外誊抄的供词。所捕获的五人全被流放到盐场做苦役,至于县令刻意隐瞒包庇,已被免职,不日新的县令便会前来接手梅平县事务。”

    “陌一,这事做得不错,有赏。”

    “谢主子。”

    莫叡儁摊开那份供词,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交代,“本王可不相信主脑只有这几位,即使梅平县的案子已结束,还是必须派人暗中调查。”

    “主子请放心,属下一直派人向上追查,一有新的线索会随即禀告主子。”

    他点头,“你下去吧。”

    “属下告退。”

    白千帆拿过莫叡儁手中的那份供词,“这份供词也写得太细。”他突然一声惊呼,“什么,你竟然还有个儿子!真是想不到啊,你何时迸出个儿子来?也没有请我喝满月酒,亏我们俩还是兄弟!”

    他这么一揶揄,莫叡儁眼前突然浮现了池御风那张肉嘟嘟的脸蛋。

    “是个半路跑出来认爹、古灵精怪的小家伙。”一想起池御风,他冷硬的心房竟然不自觉软了几分,甚至罕见地露出一抹微笑。

    白千帆像是见鬼了一样看着他脸上那千年难得一见的笑容,“唉嗜,天要下红雨了,你这千年寒冰竟然会笑,是想到……哪位美女?”他本是想问是不是想到二皇子妃,话到嘴边猛然惊觉不对,赶紧改口。

    “都不是,是想到那个小家伙。”

    到现在莫叡儁仍会不时想起池御风,若是他有一个这样的孩子,应该会很得意吧。

    但“孩子”这两个字却又让他想起离京前皇帝的暗示,让他接回妻子后赶紧生个孩子,有了子嗣,在争取任何事情上也会较有底气。

    也许是因为那次一时疏忽被设计,之后他对女人十分反感,甚至厌恶,一想到父皇要他与厌恶的女人生子,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

    白千帆敏锐地察觉到他像翻书一样的心情转变,为了不让自己莫名扫到台风尾,火速将还有些烫的茶汤灌进嘴里,起身拿着那一堆战利品走人,可脚才刚踏到门边而已,身后便传来一阵冷冷的声音——

    “准备一下前往锦山村。”

    天空一片清朗,凉风徐徐,锦山村中一块平整的空地,用树枝画上长方形圈出了一块区域,中间画着一条线,两边各放着一个竹子编的长方形大竹窭,看起来像是现代的足球场。

    大大小小的孩子们一同踢着一颗用好几块六角形软皮缝制而成的皮球,互相追逐着。

    “阿风,阿风,把球踢过来。”

    池御风迈开小短腿跑向前去,将面前的皮球向前方篮框踢去,同时大喊着,“进框!”

    紧接着一阵惊呼声此起彼落的爆开,皮球撞到了竹窭边缘,往一旁滚开。

    “啊,没进……”

    “继续进攻!”

    随着皮球被另外一组的小孩抢到,开始进行新的一番进攻,像个小泥人一样的池御风跟几个小男生开心卖力的追着不断滚来滚去的皮球。

    忽地,他整个人打了个哆嗦,原地踏步,两只小手紧拽着自己的裤头。

    “阿风,你怎么了?快追啊!”

    “你们、你们先玩,我要去尿尿,我不行了。”他朝球场的另外一边狂奔而去。与此同时,另一头,一辆看似普通的马车缓缓的驶进锦山村。白千帆一脸兴味的看着周围葱宠的树林与山清水秀的田园景色。

    “想不到锦山村的村民生活过得还不错,你瞧瞧这进村的道路,全是青石板铺就而成的,光这一条路就要花费不少银两,两旁还特意栽种树木花草当造景。”

    他看到前方的球场,眼睛一亮,趣味盎然地对着闭目养神的莫叡儁说道:“你瞧,那里有几个孩童正在踢蹴鞠,不简单啊,那片球场可真是平整,旁边还有石子堆成的台阶,看来村民的日子真的过得很好。”

    “你是来视察民情还是来办事的!”面对聒噪了一路的白千帆,莫叡儁实在受不了了,睁开眼睛瞪着他。

    “我自然是跟你来找人的,不过也不妨碍欣赏这沿途风光吧。”白千帆抽出腰间的折扇搧了搧,“看着道路两旁的稻田,我发现了一事,别的村子的稻穗并不如这里饱满,这些稻子几乎都快低到地面了,看得出今年秋天肯定是大丰收。”

    “想不到本是五谷不分的你,现在对稻米还颇有研究。”莫叡儁撩开马车窗帘,眯起锐眸看着路旁随着凉风高低起伏、已经逐渐变黄的稻田。

    “我不了解一点,怎么跟着你一起南下筹粮。”白千帆得意的咧嘴。

    “幼童身上穿得整齐干净,鲜少满身补丁,且都有鞋穿。”莫叡儁仔细观察着正在球场上踢球的孩童,“看来那地主十分照顾村民,说不定还带领着村民一起种二期稻。”

    白千帆吁口气道:“希望能够顺利打听到消息,这样也不枉我们特地跑这一趟。若是今天白跑了,恐怕我们真的会落后二皇子。据线报,二皇子跟他的幕僚也正赶往梅平县。”顿了顿,语带嘲讽道:“追着你的脚步前来。”

    “不劳而获一向是二皇兄会做的事情,有何好气愤。”莫叡儁冷嗤了声,抬手敲了敲车壁,“停车。”

    马车才刚停下,莫叡儁便自己推开门下车,向一旁的护卫交代,“你们留在这里。”迳自朝球场的方向走去。

    “等等在下。”白千帆追了上去。

    莫叡儁顺着小径走向前,可突然间,矮树丛里窜出一个小人儿,直直撞向他。

    因为速度过快,莫叡儁又是习武之人,全身上下肌肉硬邦邦的,只听见那小人儿惊叫一声后整个人被撞飞。

    池御风整个人趴在地上,“好痛!”

    “没事吧?”莫叡儁赶紧蹲下身将被撞倒的小孩扶起。

    “好痛……你怎么走路的……”池御风粉嫩的脸蛋因为疼痛纠结成一团。

    莫叡儁眼睛一亮,“小家伙,是你!”

    池御风愣了愣,也跟着惊呼,“大叔!”

    “你怎么会在这里?”

    “等等,大叔,我要先赶回去,你在这里等我……”他紧捉着腰带不断跳脚。

    “你怎么了?”莫叡儁拉着他。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啊!呃……”池御风话还未说完,便感到一阵热流自两条小短腿中间一路往下流。

    莫叡儁低头看着那一泡愈来愈大的水渍,有一刹那的错愕。

    他竟然忍不住尿出来了,丢脸丢大了!池御风感觉世界要塌了,这么丢脸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他身上,他从不包尿布后就不曾尿裤子了,今天竟然……

    粉嫩的小脸蛋瞬间染成了粉红色,“你、你……我……”

    “这没什么,你还是小朋友。”莫叡儁抬手揉揉他的头安抚。

    “你……你不可以说出去,尤其是跟我的伙伴们说这事……”一想到自己尿裤子可能会被伙伴们嘲笑,池御风马上提出要求。

    “不会。”

    莫叡儁虽然帮助过他,可是他还是不能放心,直直看着莫叡儁,要求道:“你发誓,右是你说出去,你就是小狈。”

    “你认为我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莫叡儁好笑的瞅着自尊心特强的小包子。

    “不是,但是我对你不放心。”

    “大丈夫一言九鼎。”

    听他这么说,池御风放心多了,他得趁伙伴们还没发现前赶紧回去换裤子,不然到时被他们看到就要被取笑了。

    “我就相信大叔一回,那我先走了,大叔。”说完池御风便往一旁矮树丛钻去,抄小路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白千帆有些好奇的看着一溜烟跑掉的池御风,“我说三爷啊,你怎么会认识这么小的小朋友,还是在这乡村地方?”

    还他妈的和颜悦色!他记得奕王最不耐烦应付小孩子,尤其是皇族那些龙子龙女,常板着一张冰块脸吓那些小孩子。

    “那小家伙就是半路喊本王爹的那个小孩。”

    “你跟他可真有缘,在这种地方还能遇得到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穗穗平安最新章节 | 穗穗平安全文阅读 | 穗穗平安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