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蒙个傻里傻气的情人 > 第四章

蒙个傻里傻气的情人 第四章 作者 : 可乐

    【第三章】

    “女朋友没事吧?”

    容泰把扛在肩上的小女人放下,因为不确定她是不是有办法站稳,双手仍扶在她的双肩,替她稳住身体。

    生平第一次被扛着走的年多希,虽然觉得胃抵在他硬邦邦的肩头不是很舒服,但幸好由车阵穿过对面马路只是片刻光景的事,加上她穿得够厚,抵销了不舒服的感觉。

    一感觉他把她放下,大大的双掌便落在她的肩上,稳住她的身体,她松了口气,却听到妇人的声音,下意识望去。

    年多希与妇人对上视线,发现妇人怀里抱着个五、六个月大的婴儿,婴儿身上的布料,俨然就是刚刚她看到被抛飞出的那一团布料……

    所有的状况在脑中迅速连结,就是因为看到那个婴儿被抛飞出来,容泰的动作才会那么十万火急。

    如果不是他身手矫健的跳上车顶,及时接住婴儿,后果不堪设想啊!

    这时,妇人对她笑得好热情,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妇人刚刚所说的话。

    她……误以为容泰是她的男朋友。

    想到这里,她赧红了脸解释:“不、不是……”

    她的话还没说完,容泰确定她站稳后,对一脸感激的妇人点头示意,也没解释的打算,拉着她往前走。“该回去了。”

    “可是……”她一步三回头,见妇人抱着婴儿追了上来,并递了张名片给她。

    “我在另一区开了间葡萄牙料理餐馆,有机会请你们一定要赏光,至少让我请你们吃饭!”

    因为被容泰拖着走,年多希发挥台湾人热情的天性,朝那名妇人点头微笑并挥手回应:“好的好的,有机会一定去找你,快带宝宝回去吧!掰掰喔!”

    走了好一段路,容泰才开口问:“你懂葡萄牙文?”

    在当佣兵期间他去过葡萄牙出任务,可以由发音大略推断,但基本上是不懂的。

    让他讶异的是,年多希的葡萄牙语很流利,居然还可以跟妇人对上话。

    因为他说话的语调平稳,她听不出他的讶异,也没多想便回道:“我是念外文系的……”

    没等她说完,好奇心获得满足的容泰转口问:“跑过来做什么?”

    话题突然转到这上头,年多希还有些转不过来,愣了两秒才窘窘的开口:“你……滚下去了,我怕……你受伤。”

    她的答案让容泰的心情莫名愉悦,他莞尔扯唇,“我一直站车顶会被车主抗议。”

    幸好那些车主还算善良大气,知道他是为了救婴儿才逼不得已跳上车顶,并没有冲下车来指责他。

    “也是……”她顿了下才忍不住开口问:“你好像很常见义勇为……”

    容泰不解的看向她,在彼此的目光对上的那瞬间,年多希原本想问出的话却滞住了。

    她可以问吗?

    问他是不是那天在下着雨的清晨救她的男人?

    只是若是他,一见面时应该就会说了吧?

    或是他没认出她,还是……她的英雄根本就不是他?

    因为脑中浮现一堆问题,莫名的让她觉得难以启齿。

    容泰拧眉似乎想得很认真,年多希则是偷偷瞅着他,暗暗屏着气息,期待他会说出什么话。

    可惜,在他惊人的脚速下,两人很快回到原来的地方,然后话题就莫名中断了。

    年多希心里虽然万般期待,但他没开口,她也没有勇气把心里满满的疑惑问出来。

    晃眼又过了一个月,依旧凛人的寒冬似乎没有尽头。

    圣诞节刚过,街上商店因应节庆缀上闪闪亮亮的灯饰,为了迎接新的一年,更加闪亮亮,热闹的气氛不减。

    这一天,年多希下了课后没空欣赏夜暮低垂的城市,却难得不用直接往大卖场冲。

    因为老板雷霆说今天要帮她办迎新会,特准她休息一次晩餐时间,直接叫外送。

    年多希自从有记忆以来,她的生活便是脱离不了与课业相关的,也或许是将所有的聪明才智都用在那上头,她的人际关系是一团糟。

    她永远听不懂同学的笑话,搞不清楚同学说话时,是闹着玩的还是真心的。

    她怎么努力融入也无法成为正常人,最后她放弃的待在校长父亲为她规范的好学生框框里,沉浸在她专长的世界里。

    最后她在同学眼中的评语,便是外表傻萌可爱却万分无趣的学霸。

    渐渐的,她也习惯独来独往,一直来到这家公司打工,她才发现,原来在学习之外还有很多好玩的事。

    因她是一堆大男人里唯一一个女孩子,公司里的同事虽然一个比一个话少,但对她友好的程度更胜于她的学习伙伴们。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很幸运,更幸运的是她发现,她的英雄也在这里!

    虽然她还不确定,但她在这段时间里的观察,反复比对那张由警局要来的截图,她几乎可以肯定,她的英雄就是容泰了!

    因为这份笃定,每每过来时,她的心情除了愉悦还充斥着前所有、只有见到他时才会有的紧张、忐忑与难言的期待。

    “呃……小姐可以借过吗?”

    她因为内心奔腾的思绪而小小走了神,突然听到声音,连忙回过神往后看。

    原来是外送,年多希看到左手拎着五个大披萨,右手背着一个超大保温袋的送餐员被她挡在身后,连忙移到一旁,让他可以把东西送上楼。

    上了楼,她才发现,客厅居然还稍稍布置了一下……嗯……要说布置也不算,其实就是用一条长长的LED星星灯满客厅的缠绕。

    天色渐暗后,还没开灯的昏暗室内闪闪烁烁;不算漂亮,但胜在心意。

    柳奕迪原本在他专属的大通讯室,看时间差不多走了出来,一眼便看到年多希睁着星星眼打量着他们几个大男人的“杰作”。

    他蹭到年多希身边,心急着想知道她的感想。“怎样怎样?漂亮吧?有没有感受到我们的用心?”

    要说漂亮真的很勉强,她笑了笑,却也没办法实话实说,想了很久才委婉地开口:“就闪亮亮的啊!谢谢。”

    “所以是喜欢?”

    柳奕迪是公司员工里年纪与她最接近的,小她一岁,她听老板说他是电脑通讯奇才,十五岁就修完电子学硕士学分。

    虽然不懂保全公司为什么需要这样的人才,但没有半点科技宅男样的柳奕迪真的满好相处的。

    年多希把他当弟弟,觉得他个性很可爱,对待他的方式就没有什么男女的界线。

    因为心情好,她像安抚缠人小小狈似的,踮高脚尖,伸长手,试图抓乱他一头柔软、微卷的褐色短发。

    却没想到她才伸手拍拍他的发顶,便见到容泰双手插口袋,慢悠悠地从楼上晃了下来。

    一看到他,年多希所有的注意力全落在他身上,双眼里的星星简直都要比交谊厅里的LED灯还亮。

    突然被冷落,柳奕迪觉得奇怪,看到年多希的反应,更是疑问满天飞,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啊……

    他还没理清,便看到年多希咚咚咚咚的跑到容泰面前,“可以帮我吗?”

    上次在大卖场帮她把食材搬回公司后,容泰告诉过她,以后需要帮忙可以跟他说。

    容泰完全没发现,那之后年多希需要帮忙,找的都是他。

    这时听她一说,他没做二想,直接反应。“帮什么?”

    “帮我……拿杯子出来。”

    “好。”

    见两人就这样无视他的存在,从他身边走了过去,柳奕迪伸手一扯,直接凑到他身边,“哥,哥!”

    被他一扯,容泰不得不顿住脚步瞥了他一眼。“干嘛?”

    “你……不会看上多多了?”

    柳奕迪的声音压得很低,却带着极具杀伤力的惊人力道近近的撞入耳膜,重重的击入心头。

    看上年多希?

    脑中浮现她对他笑得甜丝丝的傻萌样,挠得心口发痒。

    但仅是瞬间,容泰便用力抹掉这诡异的感觉。

    他和年多希可是差了十四岁,他上国中时,年多希才刚岀生,他怎么会看上一个小女孩?

    “你发什么神经?”这问题让容泰莫名烦躁,健臂一挥,直接将抱住手臂的大男孩给甩到沙发上去后,继续往厨房前进。

    他走进厨房,看到年多希已经拿了张椅子站上去,准备打开最顶层的橱柜将杯子拿出来。

    年多希原本就不高,加上板凳的高度还是勉勉强强构到柜门。

    容泰看到她踮起脚尖,整个人巍巍颤颤一副随时会跌下去的模样,让人看了胆战心惊。

    他大步跨进厨房,双手扶住她的腰,才发现进厨房后她脱掉厚重的外套,少了厚外套的包裹,虽然身上穿的是毛衣,但还是露出女人该有的曲线。

    容泰的手落在她迷人的曲线上,有些恍神。

    年多希却因为感觉男人热烫的大手落她的腰两侧,像被烫着似的转过头看他。

    “啊!你吓到我了。”

    她站上板凳只高他半颗头,因为受到惊吓,小手贴在胸口,却也让他的目光不自觉跟着落在那上头。

    视线的停驻让容泰发现,年多希的身材比他所以为的还要好。

    因为怕冷,她总是包得紧紧的,加上那一张脸有够可爱,让人的目光焦点不自觉放在她的脸上。

    他暗咒,这哪是小女生会有的身材?

    意识到这一点,他忍不住在心中把柳奕迪那浑小子咒了一万遍。

    要不是他发神经的讲了那些鬼话,他也不会突然注意到,年多希其实不算小女生,而是个小女人!

    年多希感觉他的手放在她的腰间已经够惊讶,这时看着他的视线定在胸前,一股说不出的燥热涌上,染红了她的脸。

    他……在看什么?

    “容泰……”

    看到年多希嫩白的脸透出一层薄薄红晕,他拉回走神的思绪,不自觉跟着尴尬了起来。

    “我拿。”

    他清了清喉咙,略微施力,轻松将女人挪到一旁后,将摆在上方的玻璃杯拿了下来。

    “还需要帮忙什么吗?”

    一看到他的脸,对上他的视线,年多希觉得心跳卜通卜通跳得像是要蹦出胸口。

    “不……不用了,谢谢!”说完,她有些手忙脚乱地将杯子放在大托盘送了出去。

    容泰看着她赧红着脸,惊慌失措地跑了出去,烦躁的抹了抹脸。

    他吓到她了吗?

    刚刚他是不是不应该把手搁在人家的腰上?

    还有眼睛……他怎么会把视线定在人家失了神?

    有哪个女人可以接受这样的目光洗礼?这样失控的状况前所未有啊!

    他不会成为年多希心中的怪叔叔吧?

    想到这个可能,容泰愈发懊恼,转身到流理台前,转开水龙头,洗了一把脸。

    烦躁的情绪稍稍平抚,他索性将整颗头递到水龙头下,顺便也让自己的脑子清醒清醒。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蒙个傻里傻气的情人最新章节 | 蒙个傻里傻气的情人全文阅读 | 蒙个傻里傻气的情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