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离婚无效 第十四章 不怕幸福慢点来 作者 : 简薰

痛!

夏念申呻吟一声,慢慢睁开眼睛。

白色的天花板,刺鼻的药水味,架在床边的黄色点滴……是的,她又穿越了。

回到了现代,回到了夏威夷。

护理师跟她说,她运气挺好的,遭受酒驾的正面撞击后,断层扫描检查过一点问题都没有,全身伤口大,但都是皮外伤,总共缝了三十几针。

虽然没醒,但警察已经从她包包的护照联络了台湾办事处,也联络到她的家人。

夏念申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那两年的东瑞国岁月是一场梦吗?可是哪有梦境那样真实,她连花香、春风拂面的感觉都记得清清楚楚。

梦中应该没感觉才对。

她已经是这两日的第三次醒来,每次醒来都恍若梦中,想回去找那个顾行梅,但又想起爸妈——她是独生女,如果真的在那个世界永远待下去,父母会伤心欲绝的。

可是她真有点舍不得,那个顾行梅比尹方旭好多了,顾行梅懂得拒绝车小棠,尹方旭永远不会拒绝秦素妮。

还是留在现代吧,爸妈爱她啊——想完忍不住又自嘲,讲得好像她能回去一样。

病房拉门哗啦一声开了。

夏念申看到来人一忍不住一喜,“小爱!”

好久不见的小爱一她以为永远再也见不到的闺蜜小爱。

小爱眼睛都肿了,看到她就扑上来,“念念,你还好吗?”

“还好。”

“是夏妈妈联络我的,她说夏爸爸这几天高血压,不敢让他知道,托我来一趟。”

小爱看到她的惨状,眼眶又红了,“都是我不好,哪里不好去,劝你来夏威夷,你不来夏威夷就不会遇上这种倒楣事了。”

“这怎么能怪你。”

“等等,我先打电话给夏妈妈说已经到医院了,你也跟夏妈妈报一下平安,她很担心。”小爱迅速拿出智慧手机,一下拨通号码,“夏妈妈,我是小爱,我看到念念了,把电话转给您喔。”

夏念申接过许久没接触的智慧机,那头,是她想念了两年的真正的母亲,“妈。”

这个字一喊出口,眼泪马上流下来。

两年的思念,两年的愧疚,两年的遥想,都在这个字上面了。

手机那头,夏妈妈被女儿这样一喊一眼泪马上涌上,“念念,你还好吗一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挺好的一医生说我挺幸运,都是外伤。”夏念申哽咽,“妈,我好想你。”

夏妈妈一边擦眼泪,一边又宠爱的笑了,“怎么像个孩子,这才出发几天而已。”

“不管,我想你。”

女儿的甜言蜜语夏妈妈显然很受用,笑容更开了,“你爸这两天不舒服,我走不开,你别怪妈。”

“怎么会,爸还好吧?”

“还好,就老毛病,还好你留的联络人是妈,妈不敢让你爸知道,现在知道你没事,我也比较放心。你在那边好好养病,要是要做什么检查就去做,要是信用卡额度不够就打电话回来。”

“好。”

“不讲了,你爸要回来了,自己小心点。”

“好。”

“小爱,辛苦你了,阿姨谢谢你。”

小爱把头挤过去视讯,“阿姨不用客气。”

币了电话,夏念申彷佛在梦中——她真的又回到现代了,爸爸妈妈,小爱,智慧手机一还有这白色的医院。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小爱,你记不记得我之前结婚时做过健康检查?”

小爱点点头,“记得啊,花了好几万呢。”

“医生是不是说我都很好?”

“嗯,你还拿了报告给我看,都是黑字,一个红字都没有。”

“那是不是代表,我生孩子没问题?”

“当然没问题啦,你在想什么。”小爱奇怪,“那时你跟尹方旭是工作太忙不生,又不是生不出来,怎么啦?”

“没。”夏念申摇摇头,“就作了个恶梦,梦见自己生不出孩子……”

小爱一把搂住她,“生得出来啦,不要自己吓自己。”

也不是自己吓自己,就是……

可是那样真实的一切一真的是梦吗?

自己对尹方旭余情未了,所以梦出一个一模一样的“顾行梅”?两人在梦里继续恋爱,甚至经历更多,知道终身无子之后,感情得到更大的升华,变成心灵上的伴侣,两人都是全心全意爱着对方。

这一切,都是假的?

都不存在吗?

夏念申看着这病房的一切,熟悉又陌生,她又回到有智慧手机的世界了,可是对于那个东瑞国,那个顾家,却有着很大的想念。

她永远不用面对顾老太太那个老妖婆,也不用面对顾行春那个小人,或者胡范天那样的伪君子,可是她也没了顾行梅……

“念念!”小爱惊呼,“是不是很疼?我去叫护理师来。”

“还好,我不疼。”

“那你怎么突然哭了?来,擦擦。”

夏念申模模自己的脸,两行眼泪。

她不知不觉哭了。

她想念东瑞国,想念顾行梅。

那些不该是一场梦,她是真的穿越了才对,因为车祸而穿越到那边,因为马车坠崖而穿越回来。

那绝对不是梦,是真实存在的……

“小爱,我……我……”

小爱戳戳她额头,“哎唷,干么突然害羞啊?”

“我作了一个梦……我梦见尹方旭了……”

“尹方旭?”小爱哎唷一声,“你都到夏威夷了,这里这么多帅哥,你怎么还会梦见他?你不是跟我说预约了一个超帅的义大利教练吗,给我电话,我联络他来看你,不用担心,你现在是美人憔粹,我见犹怜,包管他看了心脏扑通扑通跳。”

义大利教练?

夏念申想了三秒这才想起来,对,自己到夏威夷后预约了一个义大利籍的游泳教练,当时觉得他挺帅,但现在想起来,顾行梅可帅多了——是顾行梅帅,不是尹方旭帅。

彼行梅把她放在第一位,尹方旭不会。

唉,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差点忘记——当时车子冲向她,有人过来拉了她一把。

那人不知道怎么样了?

拜托千万没事,要是有什么,她会内疚一辈子。

“小爱,你去帮我问一下,我送进医院时应该还有人一起送来,问问那人的病情怎么样,还有住在哪一间,我想去看他。”

小爱奇怪,“你怎么知道有人跟你一起送进来?”

“我想起来有人拉了我一把,不然我今日可能没这么好运。”开上人行道的疯狂车速,而自己居然只受了皮外伤。

小爱一听,立刻站起来,“好,你等我。”

小爱离去后,夏念申的脑海又开始想起东瑞国的一切。

其实她醒来后一直反反覆覆,一下觉得是穿越了,一下觉得是一场真实梦境,她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的,总觉得有点手足无措。

在经历那样的两年生活,回到现代后感觉一切都不真实,可是她知道在这个世界,自己被撞只是前天晚上的事情,她不到十六个小时就醒了,然后一下睡,一下醒,一下希望回去,一下希望留下。

体验那一遭也不知道好不好,老天鹅啊,为什么要这样捉弄我呢,我在这边待得好好的,把我送去那边,我已经决定在那边好好生活了,又把我送回来……

当然不是不高兴,她很想念爸妈,但想起那个世界曾经构筑的一切,还是舍不得。

春花,秋月,夏风,冬雪,都是真的。

可是如果说是真的,那尹方旭怎么会出现呢?他说是车祸才穿越的,哪有这么巧,两人一起车祸?然后一起穿越到顾行梅跟夏四娘身上?

所以终究是一场梦吧?

毕竟他们纠缠了十年,整个青春回想起来都是他,梦见他也不奇怪。

只是梦会这样真实吗……

哗啦一声,门又被拉开了,小爱进来,脸色很古怪。

夏念申看了内心咯噔,不要是那人有什么意外吧,如果那人重伤甚至死了,自己以后要怎么过下去?她没办法背负着这样的内疚。

以后笑的时候,她会想起那人原本也可以这样笑。

以后开心的时候,她会想起那人已经无法体会开心。

当自己以后儿女成群,承欢膝下,她会想起那人是自己一个人离去的,再也无法享受天伦之乐。

夏念申在内心狂喊,千万不要,千万不要,千万不要……生命无价,她不能接受有人因为她而丧生。

与其有人替她遭难,她宁愿是自己……

宁愿是自己——那一瞬间,她突然懂了尹方旭对秦磊的愧疚,因为自己的关系,有人的生命永远停格了,不是自己的错,但自己再也开心不起来。

原来,背负生命的十字架是这样的沉重。

原来,以前自己所谓的“往前走”说得也太轻松。

直到现在自己可能陷入一样的情境,她才知道人命的价值有多大,一辈子歉疚都不够,永远还不起。

小爱小跑过来,“念念,你怎么了?脸色这样难看?”

“我、我……那人怎么样了?别瞒我。”

“他没有性命危险,但脚趾有骨折,也不严重,休养几天就可以出院,以后注意调养就行了。”

夏念申一喜,“真的?”

“真的,我怎么会拿这种事情骗你,只不过……”小爱一脸为难。

夏念申急了,“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我刚先去看了他,他……”

“他怎么了?恢复得不好吗?还是有其他问题?”

“不是,以车祸来说伤得不重,就他的脸不行。”

夏念申奇怪,小爱什么时候这样重视外表了,恩人救了她的命,还有脸长得不行这种事情?

小爱哎唷一声,“我去借一张轮椅推你去看,你看了就知道了。”

夏念申看到恩人后,瞬间懂了小爱那个“脸不行”,喔,她也不行,因为救她的人居然是——尹方旭!

或者该叫他顾行梅?

还是叫他尹方旭吧,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不应该带到真实人生。

小爱把轮椅推到床边,“你跟他说话吧,我在外面等。”

小爱出去后,病房剩下的就是尴尬。

当初是无法一起生活这才离婚,可是现在他救了她是事实,何况自己还有那个堪称美好的真实梦境……

她没办法像以前那样对待他。

尹方旭也醒着,双眼亮晶晶。

夏念申道:“谢谢你。”

“你怎么样?”声音有点沙哑。

“还好,你呢?”

“小伤。”尹方旭道:“医生说没不舒服,明天就可以出院。”

然后陷入一片沉默。

半晌,夏念申这才道:“这么巧,你也到夏威夷?”

“是……”尹方旭犹豫了一下,“是阿姨跟我说的。”

夏念申惊了,“我妈?”

“阿姨说你要来夏威夷度假,我如果不想放弃可以来夏威夷找你,阿姨连饭店都帮我定好了,跟你同一间。”

夏念申突然想起出事前,自己正在跟妈妈报告刚刚做了什么,等下要去哪,经过一家烤凤梨的店,真香……妈妈肯定直接转告给尹方旭了,他才会刚好救到她。

想到自己妈妈,夏念申又好气又好笑,“你是不是给我妈下蛊了,她就一直偏袒你。”

婚前是,离婚后也是。

尹方旭半开玩笑的说:“阿姨知道我是真心的。”

夏念申瞬间想回覆“我也知道”,但想想,他是尹方旭哪,人家有个童颜巨乳的干妹妹,他又不是顾行梅,连救命恩人说要当姨娘都知道该拒绝。

他们只是长着一样的脸,但不是同一个人。

那是梦。

是梦。

自己果然还是喜欢他的吧,才会作了那样一个梦,他们携手经历的很多,日子也不是一帆风顺,可是过得很开心,对未来每天充满期待。

尹方旭开口,“我觉得你有点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

“看我的眼神,以前是恶狠狠的,现在有一种复杂情绪在里面。”

夏念申半开玩笑:“你都救了我一我怎么能再那样看你。”

“你什么时候醒来的?”

“昨天晚上,你呢?”

“今天早上。”

“知道你无大碍,我就放心了。”夏念申真心的说:“我从想起有个人拉了我一把开始,就一直担心到小爱过来跟我说人没事,尹方旭,不管以前怎么样,你救了我都是事实,我很感谢你。”

“我……作了一个梦……”

夏念申心里一跳,“一个……梦?”

“很荒诞,很奇妙,我觉得那是真的,真的存在过的。”尹方旭说得很含糊,“你有作梦吗?”

夏念申缓缓的点点头。

尹方旭继续,“也是一个说不出来的奇异梦境?”

“嗯。”

“我的梦很生活,就是在梦中过日子,但事情很多,总需要去解决,可是总体来说依然是有趣的,如果可以,我会选择在梦中生活。”尹方旭眼神明亮,说不出的千言万语。

夏念申心里突突跳着,怎么,他讲的好像是自己的梦啊……

他们梦到一块了?

她好不容易告诉自己,东瑞国那些事情都只是脑波作祟,可是现在有个人出来说,我跟你一样……那意思完全不同了。

代表她不是梦一是真的两度穿越。

她在现代昏迷时,回到古代活了两年,在古代落崖后,又回到现代。

尹方旭小心翼翼的说了五个字,却足以让夏念申说不出话来——

“顾二少奶奶”。

这五个简单的字像一块石头奶在湖面,泛出阵阵涟漪。

夏念申觉得整个人都在发冷,“你叫我什么?”

“顾二少奶奶。”

所以,那些都是真的?

不是南柯一梦,而是确实发生过的?

总不可能两人昏迷后,作了同一场梦吧?

他们在现代遭受同一场撞击,在古代也遭受同一场意外,所以一起去,一起来,那两年的日子是真实存在的!

尹方旭露出一点喜色,“我没猜错一那不是梦。”

夏念申吞吞口水,不知道该说什么。

半晌,这才开口,“你怎么会觉得那是真的?”

“因为你看我的眼神不一样。”尹方旭说得含蓄。

他们离婚前半年开始,夏念申已经对他不耐烦,一个笑脸也没给过他,可是刚刚就在她进来时,当自己说起梦境,她的表情明显变了,于是他大着胆子一问,见她出神,就知道自己没错。

夏念申还是不敢相信,“你觉得那是可能的吗?”

“事实证明是可能的。”

“我们真的……回到古代生活了两年?”

尹方旭点点头,“是。”

“我,我醒来后也怀疑过,但很快的告诉自己是梦,是梦,然后你现在又告诉我那是真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念念,那不是很好吗?我们终于解开误会,可以一起生活,而且我知道你虽然说服自己人生不能尽如人意,但还是想要自己的孩子,夏四娘不行,但你可以。”

“这可能是少数穿越回来的好事了……”

尹方旭温言道:“念念,如果过去两年我们可以生活在一起,那我们回到这个时空也能一起的……再给我一次机会……”

夏念申扁扁嘴,当然不行,古代没有秦素妮,现代有。

虽然经过刚刚的自我惊吓,她已经知道了人命无价,以及一旦有人因为自己伤亡,那得背负多大的内疚感,可是她还是不能接受三人行,想到秦素妮笑着说“旭哥”,“念姊”呢,去死。

但现在讲这个也没意思,总不可能他以前不改,现在改了吧。

秦素妮那小绿茶段数高,不是车小棠这种乡下妇人可以比。

就在这时候一尹方旭放在床头手机突然响起,夏念申撇头一看,哟,说绿茶,绿茶到,秦素妮是也。

尹方旭也没有避讳,直接接了起来,但跟以前直接接听的模样不同,这次按了免持听筒,“喂。”

“旭哥。”秦素妮的声音穿了出来,“我刚才知道你车祸,我马上买机票去看你。”

“不用了,我很好。”

“你是不是还在怪我那天太冲动了,我知道你还忘不了夏念……念姊,我会等的,等到你可以接受我,你等等,我马上订机票。”

“你来了,我也不会见你。素妮,我可以当你的哥哥,但永远不会当你的男朋友,你对我来说就是阿磊的妹妹,我对你没有任何的想法,从前是,以后也是。你需要帮忙,我会尽一切力置帮你,可是我不会再陪你吃晚饭,陪你做报告,也不会在晚上你睡不着时跟你彻夜聊天。”

秦素妮似乎不敢相信,“旭哥,你怎么了?”

“阿磊是我一辈子的好朋友,可是我有我的人生要过,我……已经赔过一次,不能再赔第二次了。”

然后没管秦素妮在那边哭泣,尹方旭挂了电话。

他不能因为内疚,就这样把自己的一辈子用来补偿秦素妮——

这是两度穿越,他体会到的事情。

他应该要帮她,但不是陪她。

陪她是男朋友应该做的,不是哥哥的好朋友应该做的,更不是一个有妻子的丈夫应该做的。

他打算等好了,去纹一个纹身纪念阿磊,当然以后秦素妮真有事情,他不会不管,但他再也不会随传随到。

褪下了顾行梅的身分,体会了第三次的人生,他知道自己必须前进。

一年后,台湾。

夏念申觉得如果时光倒流,她会告诉高中时的自己,大学千万不要选企划——企划好烦啊,甲方好烦啊,而且每次都把事情说得很简单:“把这个颜色改成黄色可以吧”,改成黄色所有的配色都要换过了啊,而且一开始说绿色的不就是你们吗?但身为一个专业企划人一她还是得笑眯眯的说,没问题。

然后转头烦死设计师。

叮咚,夏念申打开LINE,一整排的未读,有同事的,有产商的,还有现在是家庭主妇的大学同学……

夏念申选择先打开尹方旭的。

培生企业,行销经理尹方旭:“忙?”

湾得佛美容,企划部长夏念申:“忙。”

“晚上去接你吃晚饭?”

“我今天有个地方要去,你陪我吧。”

“好。”还是一样,她说什么都好,他问都不会问。

“0K,那晚上见。”

夏念申又送了一个贴图,结束谈话。

贴图真是好东西,一张小小的卡通圆片可以完美传达答案跟情绪,看,她贴出小浣熊爱心,尹方旭肯定高兴。

他们又开始交往了,那天目睹他居然拒绝了小绿茶,让她忍不住大大的惊讶,这不只是尹方旭,还是她的顾行梅啊!

当然一两人也谈了很久一十年现代的感情交往一两年古代的相依为命一他们的心态都有所改变,尹方旭知道自己不能再当滥好人,不然会被秦素妮掐着一辈子,永远没有自己的人生可言,那他就会永远错过夏念申了——古代两年生活,让他发现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自己都不能没有她。

尹方旭父母早逝,是在育幼院长大的,夏念申是他在这个世界最大的留恋跟温暖,她是他的小太阳,他不想失去她。

他们回到台湾,又开始各自上班后,开始初恋般的约会。

是的,又像初恋了。

夏念申总想起大一时,在图书馆门前,尹方旭第一次约她时的怦然心动。

他们也曾经想过那个东瑞国的顾行梅跟夏四娘怎么了,可只能往好的方面想,也许原本的他们又回到原本的身体,也许有另一对夫妻情侣穿越去替代他们好好生活,但总没个定论一想久了,只能不想了。

夏念申虽然最爱自己的爸爸妈妈,但是她对夏三太太也是有感情的,虽然再也不能相见一还是希望她过得好。

当然,秦素妮没有放弃,有一天晚上他们在家里看影碟,秦素妮打电话来哭着说水管不通,她没办法洗澡,尹方旭给她叫了最近的水电师傅,然后请大宝帮他跑一趟,让大宝确定她可以洗澡。

这样一次两次,两次三次,秦素妮打电话的间隔就远了,然后最近一个月几乎没有打电话来。

尹方旭不会放着秦磊的妹妹不管,但他学会了不要自己管。

但夏念申却在这种时候,第一时间理解了尹方旭——说来,也是自己在夏威夷病房的经历。

当时小爱脸色难看一她还以为救她的人重伤甚至死亡一当时心跳得很快,背后发冷,额头发热,觉得自己毁了别人一辈子,自己的一辈子也要被毁了,背负着这样巨大的罪恶一她要怎么活下去?

靶觉很可怕,天要塌了。

所以她现在能理解尹方旭,为什么以前对秦素妮那样予取予求。

当然,他现在学会拒绝也是很棒的。

人真的是要经过很多才能成长,她现在也懂了不要一味去跟他吵架,跟他吼,而是要给他空间跟时间,男人不像女人能哭能闹,他们需要时间消化。

两人复合,最高兴的就是夏爸爸跟夏妈妈,他们每次回夏家吃饭,爸妈都会问他们什么时候再结婚,他们好跟亲戚说这个好消息。

尹方旭总是说:“我已经准备好了,看念念。”

夏念申就说:“再等等。”

她内心有个结没解,就不会结婚,但她不能跟人家说,因为这是她的上辈子,除了尹方旭没人能懂她的害怕。

而今天,就要见分晓了。

啊一紧张——

晚上七点半,夏念申走出大楼中庭,发了讯息给在附近喝咖啡的尹方旭,不到十分钟他就赶来了。

夏念申现在更喜欢他了——经过穿越一遭,两人都知道彼此能在一起多不容易,得好好珍惜才行。

尹方旭笑着问:“先去吃饭?”

“不要,我预约了,怕时间晚,等去完再吃。”

他还是很沉稳,没问她要去哪,直到计程车停在妇产科前面。

尹方旭又不傻,没人带男朋友来看妇科的,除非……

于是他露出笑容,“有了?”

“还不知道,就想来验验。”

夏念申排二十号,还没到。

熬产科是一个神奇的地方,粉红色的装潢,奶粉的香气,里面好多孕妇,有的在滑手机,有的在看医院提供的免费婴儿杂志。

相同的是身边都有一个男人陪伴。

夏念申就是要让尹方旭看到这个,生孩子不是女人的事情啊,我要是有了,以后也得陪我来产检。

叮咚,二十号的灯亮了。

夏念申拉着尹方旭进入了诊间。

医生是个中年人一笑容很温和:“夏小姐今天来看什么?”

“我想验孕。”

“在家验过了吗。”

“验了。”

医生继续问:“验了几次?”

“……三次。”

“都是两杠吗?”

“……都是两杠。”夏念申想起自己刚刚跟尹方旭说“还不知道”,就有点尴尬。

就见尹方旭果然在忍笑,混帐。

医生很快开了处方,夏念申进了洗手间,上了厕所,把试纸放入杯中。

就见那颜色慢慢爬,慢慢爬。

她不是学医的,不知道那颜色什么意思,但自己买了三个牌子的验孕棒都中了,不可能三支都出错吧。

他俩又进入诊间,医生看看尹方旭期待的眼神,笑说:“有了。”

夏念申跟尹方旭互看,都从彼此眼中看出惊喜。“念念,我……我要当爸爸了?”

“是啊,我要当妈妈了!”

“我……能当爸爸……有自己的孩子?”

夏念申豪气万千的拍着他的肩膀,“我一定生个活泼健康的孩子出来。”

医生耐心的等他们说完傻话,这才让护理师带夏念申去里面预备照超音波。

凉凉的药膏挤在肚子上一医生拿起仪器开始扫描一然后指着上面说:“看到没有,这就是小宝宝,挺健康的,心脏很有力一有没有听到一这个砰砰声就是孩子的心跳,八周,现在大概拇指大小。”

说完一按一宝宝的第一张照片就出来了。

尹方旭十分珍惜的拿在手上——他是孤儿,即将要有一个充满孩子笑声的家了。

他内心激动,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突然间眼眶就红了。

夏念申看他那样,也忍不住眼眶含泪。

他们前生多想要个孩子,看了无数大夫,吃了无数中药,什么偏方都试了,偏偏夏四娘身体中毒,无法如愿。

虽然已经说好要领养,也调整好心态,但谁不想要一个跟自己血脉相连的小人儿一现在能美梦成真,对他们来说真是再幸运也不过。

“医生,请问是男是女?”尹方旭问了后突然又后悔似的,“不不不,还是不要告诉我一我要等生产的那一刻揭晓一体会中奖的感觉一医生麻烦您备注一下,我们都不要知道孩子性别。”

一阵胡言乱语。

医生跟护理师都笑了出来。

出了妇产科,两人太过高兴,也不觉得饿,还是尹方旭想起孕妇得吃,于是就近找了间义大利餐馆。

夏念申胃口很好,一大盘面跟点心都吃得干干净净。

从餐厅出来,夏念申挽着尹方旭的手散步,消化消化。

尹方旭还是高兴得不得了,“得跟夏爸爸还有夏妈妈说一声,还有,我们找时间去买戒指吧,得结婚啊。”

“用之前那个就好了。”

“不要,得重买,我们离过婚,那个戒指不吉利,不要用第二次。”

夏念申见他迷信,忍不住爆笑,又模模肚子,觉得老天爷待他们真不错,现代缺的相处时间在古代补齐了,在古代缺的孩子在现代又补齐了,虽然每次穿越都是心灵大考验,但就结果来说是很完美的。

尹方旭十分兴奋,“我们先找时间去登记好了,登记比较快,然后再办婚礼,三月请客差不多。”

夏念申大笑,“别请了,人家会以为我们想捞红包,那有人再婚请客的。”

“我们不收礼就好了啊。”

“那更不行了,我们现在有孩子得省点,养孩子好花钱的,脸书发了讯息就好,不要请客。”

妈妈拍板定案,爸爸也只能遵从,尹方旭虽然觉得有点可惜,但念念的顾虑也不是没道理,“那好,听你的。”

夏念申笑了。

穿越来,穿越去,穿越在一起。

真好。

以后等孩子长大了,她可以跟他们说顾行梅跟夏四娘的人生——孩子可能不会信,不过也没关系,就当成故事听吧。

只要尹方旭知道他们曾经真的那样生活了一回……只要他能懂她,便已经足够。

再世为人后又再世为人,能生孩子简直是恩赐。

“我妈之前一直催我生孩子,说想帮我带孙,所以等满月了,我还是会回公司上班喔,我没办法一直待在家。”

“好。”

“孩子跟你姓,所以名字由我取。”

“好。”

“我是独生女,所以想要家里热闹一点,打算生两个或者三个,我们一边工作,一边养小孩。”

“好。”

“孩子大一点,我们一定要支持他们的决定,训练他们为自己的人生负贵任,把他们养成有远见、有胸襟的孩子。”

“好。”尹方旭笑着说:“你说的都好。”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离婚无效最新章节 | 娘子,离婚无效全文阅读 | 娘子,离婚无效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