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注定要休夫? > 第五章 口才过人折服群雄

注定要休夫? 第五章 口才过人折服群雄 作者 : 千寻

    “你是因为这样,才迟迟不婚?”知书压低声音问。

    她没等到陆浔封的回答,却等到身后两根芒刺,扎扎的、有些灼热痛感,知书直觉转身,对上宋紫雯青白交替的脸。

    唉,不能背后说人,瞧,被抓了。

    绝望将宋紫雯彻底笼罩,她惊恐地望向陆浔封,她想不透大表哥怎会在这里?

    他看见了吗?如果看到,他还会与自己成亲?她本有两条路,刚断一条,现在又……她走投无路了?

    强烈的惊惶、恐惧、哀伤转化为愤怒,在她认出知书那刻,理智那条筋崩裂!

    大步上前,她怒指知书。“你为什么在这里?谁允许你和大表哥在一起?这一切全是你的计谋对不对?是你害我的对不对?”

    哇咧,世界宇宙无敌联想力,居然是她谋划的?而她在这里居然需要“被允许”?

    同为女人,原本她对宋紫雯有几分同情,可没想到她歪楼到这等程度,无理取闹到淋漓尽致。

    姚家家训——碰到疯狗,只能躲不能对峙。

    所以知书直觉往后退,但这一退踩在凹凸不平的鹅卵石上,没站稳差点儿摔倒,幸而陆浔封将她扶起。

    “还好吗?”他关心问。

    “我没事。”她给他一个安心笑容。

    宋紫雯触目惊心,他们这样亲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暗中往来,从没断了联系?

    换言之,不管有没有这最后一搏,大表哥早就不是她的备选?

    看着随后而至的宁王,再看看表哥,他们心里都没有自己?前世分明不是这样的啊,宁王终生无妻,难道不是因为等不到自己?而大表哥待自己一世专心,难道不是因为疼惜?

    是什么改变这一切?是姚知书吗?

    为什么宁王逼她、大表哥逼她,连老天爷都要逼迫她?前无进程、后无退路,她只能活生生被夹死在此处?

    她狂怒、怨妒,天地不公,世事欺凌,她的苦痛、怨恨该谁来承受?

    她承担不了天崩地裂的压力,只能朝知书尽情发泄。

    是她,如果不是姚知书出现,情况定会不同,如果不是姚知书勾引大表哥,她会回归前世正轨,如果她不存在,那么所有的坏事都不会发生。

    当她将所有错误全指向姚知书的同时,宋紫雯原谅自己了,她没有做错、没有选错,她本来就该嫁给大表哥——是姚知书的存在破坏这一切。

    她一把拽住知书,咄咄逼人。“不要脸的贱妇,竟然勾引大表哥,当自己长了张狐狸精脸,就以为自己无所不能?”

    知书叹气,她只是不想吵架,不是不能吵啊。

    陆浔封一双深目燃起两簇火苗。这算什么,恶人先告状?

    陆浔封挥开宋紫雯的手,将知书护到身后,才要张口斥责,没想到知书抢快一步。

    长得好确实不是无所不能,但长得差却真要处处碰壁的呀,知道男女为啥都偏爱俊男美女吗?因为那是生物本能。”

    “一个人身体健康便双目清澈、面泛红光,心灵健康就会笑容满面,自然就美得紧,健康之人能诞下健康子嗣,因此美丑在婚姻市场上占有绝对的优势,与其嫉妒我的优势,宋姑娘不如修身养性,试着养出一副慈眉善目,对吧?”

    知书绝对是在骂人,可她字字句句说得有理有据,像说教似的。

    噗地,秦宁和陆浔封同时笑开,两人恨不得捧腹,却还非得硬把勾起的嘴角往下压,否则会太伤宋家表妹的玻璃心,万一人家没想开,跑去跳池塘……要救还是不救?

    “空有一张脸就能为所欲为?天底下没有这么好的事,你这个贱人别想离间姨母与大表哥,更别想害死姨母!”她句句提及姨母,因为清楚大表哥纯孝,在孝道面前,任何人事物都得退位。

    “离间?你太高看我,别把这顶大帽子扣在我头上,对不起,我不接。”

    “当初不是说永远不见?没了容身之处,又想赖上大表哥?怎么,娘家不肯收留,还是你真把姚家人全给克死了?就算姚家人全死光,大表哥也没义务收破鞋,你这个污秽肮脏的下流贱妇,披着狐狸皮的禽兽,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很不想和缺乏理智的蠢女人对峙,这样会显得她跟对方一样蠢昧,可人家非要提前尘旧事来刨她的心,过分了。

    “住嘴。”陆浔封听不下去,扬高了手。

    “不要。”匆忙中,知书跳起来抓住他的手臂。

    可他太高,这一跳、一用力抓,她整个人竟然吊在半空中,滑稽的模样看得秦宁发笑。

    陆浔封连忙放下手,怕把她给摔了,撑眉道:“做什么,要是受伤怎么办?”

    当双脚回到地面,她认真道:“男人打女人,胜之不武,你是大将军,别坏了名声。”

    都被骂成这样了,她居然还顾虑他的名声,眼一弯,散发出两道甜得腻人的柔和光芒。

    “可是挨骂了,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用语汇伤人,我便用道理服人,方为圣人之道。”

    吵架也能与圣人之道牵扯在一起……秦宁扯住陆浔封,不让他发言,他很想看看姚娘子如何发挥圣人之道。

    知书注意到秦宁的小动作,心里不满!女人对决,男人坐板凳看戏,还拿一把瓜子啃?

    太过分。

    只是她与宋紫雯没见过几次面,怎就成了刨人祖坟的恶徒,遭她如此怨恨?知书想不出自己做了什么,值得对方口口声声贱人骂不停,不过吵架不能弱了气势,既然宋紫雯喜欢拿她的容貌作文章,那就……

    “别告诉我红颜白骨皆虚妄,青青翠竹尽是法身,若容貌没有那么重要,你怎会舍陆将军喜欢上白脸大爷?”

    啥?他是白脸大爷?秦宁:“……”

    啥?他长得没秦宁好看?陆浔封:“……”

    两人心口都受了点小伤、需要OK绷,但知书没时间理会,自顾自往下讲。

    “既然追求美是天性,你喜欢白脸大爷也没错,可就错在不该主动。你给什么情诗和荷包,他又不喜欢,干么说你心悦于他?这种话先说的先输。

    “更别说女人的天性是守护,男人的天性是掠夺,男人本就是婚姻市场上的主攻掠夺者,追求异性这种事是他该做的,可你替他做了,谋杀掉他的本性,就算你顺利成为他的枕边人,天性无法充分发挥的男人怎么办?他只好使了劲儿地折腾你。瞧,人家连让你卖身为婢这种无耻话都说出口了。”

    无耻话?呵呵呵暗笑三声。陆浔封扬眉,果然是圣人之道。

    守护掠夺?不知姚娘子接不接受他的掠夺。秦宁嗤笑,圣人之道啊……

    他们都搞不清楚这是吵架还是教导训斥?女人吵架不是应该一口一句贱加上一句不要脸,然后扯衣服、拉头发,弄得狼狈不堪?

    “白脸大爷摆明喜欢活泼开朗、独立自主的女子,你干么装可怜,干么当朵深山小白花,那么就算把你种到他的鼻子上,你还是只能孤芳自赏,想得到白脸大爷的喜爱?那就努力把自己搞成向日葵。”

    陆浔封:她怎知秦宁喜欢向日葵?

    秦宁:就是就是,小白花哪有向日葵可爱。

    “与其把力气拿来忌妒我长得比你美、愤怒我活得比你吃香,不如把心思拿来在男人身上下锚,融入他的思考,跟他说相同的话、喜欢相同的东西,让他把你留在心头,让他看不见你就心痒,让他就算再不乐意,也要把你留在身旁。”

    陆浔封笑出两道弯月眉。她在他心底下锚了?

    秦宁朝她散发魅力诱惑。她的锚,他接了!

    知书说个不停,让宋紫雯确定,大表哥全都听见看见,知道她对宁王的心意了……

    这事要是传到姨母耳里会怎样?她将被送回老家,再无人管她死活,她会被迫与继母的痴呆弟弟成亲?

    不要啊……双腿发软,宋紫雯态度瞬变,跪地放声大哭,拽住陆浔封衣角。

    “大表哥我错了,求你别告诉姨母!我不能回家,那里是地狱,我一回去就会死无葬身之地,大表哥,求求你……”

    冷眼望向宋紫雯,长年在外,他对她的印象始终停留在她十岁之前,那时他未参军,表妹经常往来家里。

    那年姨母未过世,分外疼爱这颗掌上明珠,而她知道自己家里穷,经常偷拿馒头给自己和弟弟,那时的她是个好心姑娘。

    只是她对知书的责难、对秦宁的厚颜,令陆浔封心凉,表妹几时变成这模样?

    但不论她变成什么模样,他也不会把她送回去,因为清楚那个家于她而言确实是座地狱。

    陆浔封叹道:“放心,我不会告诉母亲,你先回去吧。”

    她明白大表哥的性子,他说一不二,所以……松口气,她不必担心了。

    “多谢大表哥。”

    在碧珠的搅扶下,宋紫雯缓缓起身,向秦宁和陆浔封屈膝为礼后准备往外走去,只是这时碧珠看她的眼神已经不如过去。

    “今天的事,一句都别传到母亲耳里。”陆浔封道。

    宋紫雯和知书都明白,他指的不是宋紫雯与秦宁的事,而是知书与陆浔封。

    确实,不想节外生枝的话,半句都别提起。

    宋紫雯离去后,秦宁和陆浔封同时看向知书,同时发难。

    “你怎么知道他喜欢向日葵?”陆浔封指着秦宁。

    “我不叫白脸大爷!”秦宁反驳。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下一刻,两人又同时发话。

    “你几时融入他的思考,跟他说相同的话、喜欢相同的东西?”陆浔封质问。

    “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情诗和荷包?你打听我、喜欢我?”

    咄咄逼人啊?这年代的男人一个个都这么自我膨胀?

    她退后两步,先指向陆浔封,“我不知道他喜欢向日葵。”再指秦宁,“你脸那么白,不叫你白脸大爷难不成叫黑脸小弟?”又指陆浔封,“我跟他的思考是两条线,我喜欢的东西绝对和他不相同。”又指秦宁,“做人可以骄傲,但别以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打听你、喜欢你?哈哈!”她翻白眼,满脸鄙夷。

    见陆浔封又要开口,秦宁架陆浔封一拐子,抢在前头。“没关系,过去就算了,你可以从现在开始喜欢我。”

    “喜欢你?你谁啊?有车有房有事业吗?一个月收入多少?”

    “我叫秦宁,是宁王府的主人,车驾有七八辆,房子庄园有十六个,每年收入至少几十万两。好了,轮到你介绍自己。”他君子风度地朝她伸手。

    她哪会不知?他是名满天下,与陆浔封、秦璋并列京城三杰的主角,这样的男人很吸睛,很值得心动,莫怪宋紫雯宁可蠢死,也要瞎拼一回。

    但她不傻不蠢,她的意识清楚,明白乌龟找王八,臭鱼配烂虾,是两性世界永恒不变的定律,马配鞍、狗拴绳,只有几两重的女人别妄想几百斤的男人,会给活活压死的。

    “我是朝廷一级抬杠员,是特级闭门羹艺术表演者,是枕头山登山组织的贵宾会员,以及美食好酒一等品鉴师。”

    陆浔封脸上的冰层瞬间融化,这样的拒绝法……他喜欢。

    “你有工作吗?”她问。

    “有,逛青楼、看美女、赚赚钱、花花钱,吃吃喝喝,正往美食好酒一等品鉴师努力。你呢?嗜好兴趣、平日里做什么?”

    他当然知道她开幼儿园,还打着潜能开发的旗子,张扬得很,可是女人……干么工作?就该让男人豢养。

    “我嗜好数银子,兴趣发呆,平日里没事就爱折腾人,我想我们不合适。”

    “怎不合适?我有一大堆银子让你天天数,我有舒服的房宅和软床,你爱睡觉就睡觉、爱发呆就发呆,折腾人?更容易了,王府上下有一两百号人,闲着没事干,恰好让你来折腾。怎样,小娘子要不要跟了爷?”

    他说一句往前进一步,逼得她不得不频频后退。

    陆浔封脸黑,心却雀跃,因为她躲得很明确,她摆明不与秦宁建立连结。

    “不要。”

    话出口的同时,陆浔封扯了知书一把,她顺势躲到他身后,然后软软的手心贴在他的腰际,这让他的黑脸白了两分,开心……

    “为什么不要?”秦宁不轻易放弃。

    “因为脏!”她说得好白哦,因为她不是渣女,喜欢便喜欢,不喜便不喜,不会说一半留一半,误导别人的认知。

    秦宁上下打量自己一遍,这衣服分明刚上身。“哪里脏?”

    “被太多女人用过。”虽然王爷很大,但身前盾牌也挺厉害,所以她不怕死。

    “天底下男人都这样。”

    “哈哈哈,男人有搞小妾的魄力,女人就要有换掉男人的实力。”

    “什么鬼话,男人三妻四妾是天经地义。”

    “若你妻子包小陛、赏帅哥、四处品鉴风流、三夫四相公是什么?”

    “男人和女人不一样。”

    “是不一样,女人偷看男人叫花痴,男人偷看女人叫猥亵,女人碰男人叫挑逗,男人碰女人叫流氓,女人打男人是撒娇,男人打女人叫混蛋,女人流泪是柔弱,男人流泪是懦弱,结论——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陆浔封皱眉,她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是因为不喜欢?因为受伤太深?于是她独立自主不依靠男人?那卢华辛呢?他是唯一的例外?

    开心变成不开心,陆浔封的心门被她砰地一声给关上。

    这时,拍拍拍,一阵拍手声响起,三人同时转头,望向月亮门。

    秦璋跟在戚辉身后,两人眉开眼笑。

    “说得极好。”戚辉朝知书点头,满眼的欣赏。

    极好?这位不是女扮男装吧?这时代居然有男人同意她的话?难以想象,她被夸得头晕眼花。

    “下回给你下帖子,你到府里来讲讲这道理。”

    什么道理?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男人有魄力、女人就要有实力?她一头雾水,求助地望向陆浔封。

    秦宁抢到她身旁,解释道:“师父有个老来女,已经及笄却挑不到一个好女婿,这阵子脾气坏得紧。”

    不久,他们走到凉亭里,里面早已布置好茶水点心。

    方才宋紫雯就在这边,他竟连口水都没让人喝?这个男人看起来温柔多情,其实再薄情不过。

    陆浔封在后面,见秦宁靠知书很近,相交多年,他知道秦宁对知书起了兴趣。

    知书坐在戚辉身边,秦宁快手快脚就要往她另一边坐去,陆浔封眉头皱出川字型,不满极了,用冰眼逼退他。

    秦宁动作一滞,正要分析陆浔封态度的同时,秦璋顺势坐下。

    很典型的勰蚌相争,渔翁得利。

    知书没发现三人之间的小动作,她正认真听戚辉说话。

    “……满京城上下找过一轮,虽然不乐意,却无法否认,他们两个是老了点,但比起其他男人,勉强上得了台面,小娘子,你帮我瞧瞧,该挑谁当女婿?”戚辉指向秦宁和陆浔封。

    挑女婿啊……知书望向两人,只见他们挤眉弄眼,摇头蹶嘴、频频暗示。

    护国公府的姑娘还不想娶?太挑剔了吧?不提人家老爹身分高、地位崇高,光是为师徒情谊这项,就值得他们舍身相报。

    不过一个王爷加一个侯爷,若让他们承了自己的情,好处应该不小。

    俏皮地朝两人眨眨眼,知书道:“不好说,这得看你的需求。”

    “需求?怎么讲?”

    “若你要个省心的女婿,就别挑宁王。”

    “他不省心?”

    “瞧他一双桃花眼,不惹风流便枉担风流,若哪天风流债上门非要他认下,到时不管怎么做,你女儿都得受委屈。让人进门共事一夫,委屈,不让进门留下善妒名声,更委屈。戚将军是招女婿,又不是招财神爷,干么弄尊大神往家里摆?”

    知书一句“戚将军”喊得他心情愉悦,他就爱人家喊他戚将军,可惜所有人都想巴结他,一句句国公爷喊不停。啐!柄公爷哪有大将军来得威风。

    “你是对的,这尊大神咱不要,那一个呢?”他指向陆浔封。

    “他啊……”知书摇摇头,挤挤鼻子。“性格不好。”

    “性格不好?怎么说?”

    “他年纪越大越沉默,不是因为他天生话少、不爱唠嗑,而是因为身边的人都在依靠他,他却没有人可以依靠,只能默默承受。

    “虽然这不是他的错,但也因为长期的不合理承受,造就他沉闷、无趣的性格,也因为他承受得太多,再没有多余心力付出,身为他的女人会很辛苦。但凡女人都期待被爱、被哄、被宠,戚将军的女儿也是吧?可他做不来这事。”

    一串话,前半串深深地说中了陆浔封的心情。

    没错,他习惯被依赖,习惯承担,习惯疼痛疲惫都只能往心底埋,但他是人,偶尔也有脆弱的时候,他也想有个人可以依靠,让自己能暂且休息、安心。

    望向知书,感动在眼底闪过,从来都是、一直都是……她是最懂他的那个人。

    而后半串却深深打动戚辉。她说得半句没错,陆浔封卓越杰出,是个难得的人才,可他沉闷无趣冷酷也是辩驳不来的事实,女儿是被自己宠大的,要是没人接手宠着,他哪舍得?

    “连他们都不行,哪里还有好男人?”

    “师父,我啊,我啊。”秦璋连忙指指自己,小师妹挺可爱的,虽然有点小脾气,但哪个女人没有?

    “把你那肮脏心思给我收回去,都有老婆的人了,还敢妄想?”

    他能有两个侧妃的啊,而且他家皇子妃性情平和、温良柔顺,肯定不会搞出鸡飞狗跳的糟心事。

    看着师父脸色像打雷前、闪电划过的天空,不要命的话,他倒是可以继续往下说。

    四年的恶毒操练,导至他心底有一块名叫“师父”的阴影区。

    “戚将军,有句话在我心头琢磨着,你要不要听听?”知书道。

    “你说说。”

    “小时候呢,我喜欢谁便拼命对他好,直到长大方才明白,谁拼命对我好,我才应该喜欢谁。所谓的好丈夫,不是多能耐聪明、允文允武或有权有势,而是他赚一文钱,就想用一文钱让妻子幸福,赚一万两,就想用一万两带给妻子快乐,他把所有心思全用在妻子身上,妻子的快乐是他最大的满足。”

    知书笃定的话让陆浔封心头卡住,卢华辛就是那样的男人?他付出所有,换得她的快乐,即使他只能赚一文钱?所以当年她头也不回的离开,是心知肚明他给不了自己的全部?

    “天底下有这种男人吗?”

    “有的,只待机缘成熟,戚姑娘就会碰上。”她坚定的口吻给陆浔封眉头打上死结,却解开戚辉心口的愁眉。

    “但愿如你吉言。浔封说,杯酒释兵权是你提点他的?”他回归正题。

    “是。”

    “你怎会认识那小子。”

    她没有太多思虑,便回答:“同村人。”

    三个字,心口一抽,结痂的伤口被狠狠撕掳开来,疼得他直皱眉。

    他们只是同村人?

    他以为失去一个人,最疼的是刚开始那种波涛汹涌的痛,只要压着忍着就会过去,他始终相信,时间能够治愈一切,可后来他才发现,那种以为自己已经没事,却隔三差五的想起,猝不及防的疼痛更教人难受。

    知书虽与戚将军侃侃而谈,却也注意到陆浔封神色黯然。

    怎么了,不开心?不希望她与戚辉相谈甚欢?

    心头感觉很奇怪,好像东边下雨西边晴,所有人全在西边论风月,他却独自在东边让雨淋。

    说不清楚是同情还是不舍,她走到陆浔封身边,在戚辉的对面位置坐下,将棋盘摆好,顺口道:“听说戚将军下一手好棋,我们来一盘?”

    下一手好棋?戚辉愕然,自己分明就是个臭棋窭子,哪次不是逼着骂着恐吓着,三个徒弟不得已,只好猜拳决定谁当那个倒霉鬼,她居然……

    这小娘子太对他的胃口了,可惜自家儿子全都有主儿了,要不然他肯定要把她变成戚家人。

    “谁告诉你本将军下一手好棋?”戚辉笑问。

    一双妙目在陆浔封身上扫过,她并非回答问题,而是对被雨淋的陆浔封发送同情,但戚辉误会了。

    自家徒弟竟然说他下一手好棋,唉……他不但生了好儿子、好女儿,还收了个好徒弟,天底下还有谁比他更幸运。

    陆浔封的伤心因她的动作而消弭,他高兴知书注意到他的黯然,高兴她主动坐到自己身边。

    他帮她倒一杯茶,将核桃糕推到她手边。

    “试试,马厨子的糕点做得不错。”陆浔封道。

    这句话乍听之下没什么,但……那种棉花糖似的讨好口吻,出自阿封嘴里?不会吧,秦宁瞪他、秦璋青他,今天的陆浔封完全不对劲。

    “我厨艺平平,却很爱吃。”她接纳陆浔封的好意,拿起糕点咬一口。

    甜、酥却不腻口,味道恰恰好。她打起小算盘,不知可不可以挖宁王府的墙角,把马厨子送到“初见点心铺”。

    “厨艺平平?那可不行,姚娘子得好好学学,不会做菜、女红是女人最大的缺陷。”秦宁挑衅,等着她来接自己的话。

    没错,这就是他的劣根性,对于感兴趣的人,就是会忍不住想欺负,对亚继是,对知书也是。

    “不必学。”陆浔封抢道。

    “为什么不必?”秦璋莫名地加入话题中。

    “想吃美馔玉食,去杜康楼订,要穿美服华裳,去云针坊做,只要男人的口袋够深,女人就没有缺陷。”

    心口咚地一跳,这话说得多好啊!知书没打算笑的,但眉毛自己弯了,眼角自己柔了,两人对上视线,说不出的暖和甜。

    这天知书与戚将军下棋,旁观者才晓得,原来臭棋窭子不止一个,原来姚知书的缺陷不只在女红、厨艺上头。

    不过观棋虽然痛苦,但她满口的故事让三个男人听痴了。

    她讲很厉害的故事,都是未来的世界名着,故事吸引他们所有注意力,让他们忘记两个臭棋窭子能让人多抓狂。

    送走心情愉悦的戚将军,知书想告辞却被秦宁拦下。

    “宁王爷还有事?”

    像在解释似的,他说:“我没有那么多桃花,也不爱招惹风流债。”

    “你知不知道什么是渣男?”

    “不知道。”

    “像煤炭般的男人,对人很好很温柔很留情面,表面上像带给女人温暖,却不会一直停留,并且在温暖过后,剩下一堆渣。”

    懂了,她在批评他对宋紫雯的态度。“你意思是,对女人不该留有分寸?”

    “你给的是分寸还是希望?”知书一笑。“既然无心,就别过度温柔,自以为是风采夺人,却是处处留情、误导人心。”

    “你这话真让人委屈,怎不是女人自作多情,却是男人误导女人的感情?”

    因为她是女人啊,女人就该为女人发声。知书回答:“觉得委屈?”

    “对。”

    “那你一定不知道,男人的胸襟是被委屈撑大的,受着吧!”

    抛下话,她坐上陆浔封的马车。

    再次车行辘辘,心里仍然挂着事,今天很精彩,却精彩得让她心头纷乱。

    她不知该如何界定自己和陆浔封的关系,不知该如何看待重逢这件事,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这是最后一次?

    到家,陆浔封再度伸手,想牵她下车。

    她又犹豫了,却在犹豫间听见他说:“我没有你想象的沉闷、无趣、冷酷,只要是我喜欢的女人,我愿意竭尽全力为她付出,不教她为难辛苦。”

    心,又被他给甜了。

    看着陆浔封,很会说话的知书突然无言以对……

    身上盖着厚毯子,手捧热水,秦璋全身发抖。“我杀人了……”

    “我知道,不是你的错。”秦宁耐着性子安慰。

    “我杀人了。”他很伤心。

    “战场无情,你不杀他,他就会杀你。”秦宁苦口婆心。

    “我杀人了。”看着沾血的掌心,他茫然。

    “来到战场上,这种事无法避免。”秦宁绞尽脑汁找劝人说词。

    “我杀人了。”眼眶红红的,他想哭。

    “……”秦宁口干舌燥。

    咻地一声,帐篷帘子被掀起,陆浔封刚洗掉一身血腥,身上还冒着水气。

    秦璋抬头看着他,满脸无辜、像只被丢弃的小狈……不,是小熊,用带着哽咽的鼻音道:“我杀人了。”

    陆浔封看着他,片刻后点头。“很好,你升官了,以后跟着我砍头,割耳朵的事交给阿宁。”

    秦璋一愣,然后双眉慢慢弯起、嘴角缓缓拉开,浮上一抹笑容,好像有人朝他迷茫的目光里丢进惊喜。“我升官了?”

    “对,你升官了。”

    丢掉热茶,拨开毯子,大熊突然跳起来,抱着陆浔封大喊,“我升官了、我升官了、我升官了……”

    乌鸦飞过、黑云罩顶,啊伤心咧?啊茫然咧?这只笨熊……

    秦宁不满,“不公平,为什么我要做两个人的事?”

    陆浔封面无表情,淡淡觑他一眼。“蹭功劳的人,没有说话权。”

    秦宁:“……”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注定要休夫?最新章节 | 注定要休夫?全文阅读 | 注定要休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