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注定要休夫? > 第二章 初恋情人再重逢

注定要休夫? 第二章 初恋情人再重逢 作者 : 千寻

    送走学生和家长,今天是学期最后一天,女先生们忙着整理教室和行李,准备回家度假,接下来两个月,幼儿园里将会非常安静。

    背靠在树干上,知书叹口长到让自己很憋的气,世间如此之大,从没想过会再遇见他。

    还以为将军就该驻守边关,还以为错过那段擦身即永别,没想到……

    是缘分?

    搬到京城多年,她从不管外头大小事,不理朝堂风声,不听八卦,她卯足劲儿做一件事—— 把自己活出个人样儿。

    不管前世或今生,这都是她汲汲营营勤勉上进的理由。

    前世她出身农家,家中却没有半亩田,穷一辈子、被鄙视一辈子,好不容易出社会,她一天兼三份工,别人往上爬,她偏要往上窜,一颗不服输的心,让她在三十五岁那年成为国际教育机构的副董事长。

    为这份风光,她舍弃爱情,与婚姻无缘,穿着LV笑看市场大妈时的优越感,让她吐尽怨气。

    没想到,快乐一下子就结束—— 她死了,她穿越了。

    来到这时代,她遇上陆浔封,有过三日缘分……仅仅三日,再多的……没啦。

    这些年她忙着应付大大小小状况,蒙着头咬牙一路往前冲,她没有精力细看身边风景,她能做的只有努力再努力。

    就这样一年一年再一年,她几乎要忘记他了,谁知,重逢猝不及防到来。

    人的记忆很奇怪,以为早已坏掉的机器,只能摆在一旁等待回收,没想到电充饱,它竟再度开启,过往的一幕幕被逼着重回到脑海。

    说不清是失而复得的快乐,还是惊惧大于一切,只晓得心脏跳得乱七八糟,让她明知麻烦将至,却没有一脚将麻烦踹出家门的帅气。

    她常认为,有本事的女人得学会玩弄生活,谁知想尽办法让自己有本事之后,她却还总是被生活玩弄。

    呼……懊恼地敲敲太阳穴,身为女强人,“周旋”这种事信手拈来,她从不对人疾言厉色,但她就是与人杠上,她碰过太多不理解或不赞同这套教育的人,却从未起过争执,她习惯循循善诱、举例说服,但是今天……

    因为陆浔封吧,他的出现终究教她乱了思绪、模糊掉节奏,这是相当糟糕的状况,而这个无法掌控的状况,勾出她的浓浓哀伤。

    弯下身,坐在树根上,她弓起膝盖,把头埋进去。

    哀伤啊,让她有喘不过气的窒息感。

    不是没有告诉自己,现在她需要的是充实的生活,而不是牵肠挂肚的感情。

    她一再把“抛却”、“丢弃”、“失忆”这类词汇抓进脑袋瓜里,逼迫它不要再度想起,但那张曾令人魂萦梦系的脸庞违反了她的意志力。

    “娘。”维维牵着妹妹走到知书跟前,忧心忡忡望着她,拧成团的眉心,让他看起来像个大孩子。

    “娘累吗?思思给娘垂肩。”思思肉肉的小拳头,轻捶她肩头。

    维维、思思是她的孩子,龙凤胎,三岁多了,长得漂亮可爱,是她捧在掌心、千金不换的宝贝。

    他们七个月能认字卡,九个月时大人指着天空说:“太—— ”他们会接“阳”,一岁两个月能接背九九乘法和〈琵琶行〉、〈长恨歌〉,一岁十一个月认得三百多个字,阅读完人生的第一本书。

    在别人眼里他们是天才,但她很清楚,并不是,前世她教出过无数个这样的“天才”,用她的潜能开发法。

    “没事,娘只是有点小伤心。”她从不用猫猫、狗狗、爱爱……等迭字词与孩子说话,她习惯拿他们当大人,事事说清楚。

    “伤心吗?吃点蛋糕会好一点。”思思道。她是女孩,圆圆的脸、深深的酒窝,甜得像糖,喜欢黏人、爱撒娇,天生的小鲍主。

    “运动更好。”维维是男孩,不爱说话爱皱眉,不晓得在思考什么人生大事,但他性子沉稳,从小到大不曾哭闹,面对妹妹的哭闹,他只会满脸无奈,好像在怀疑天底下怎会有这种情绪性的低等生物。

    知书一手搂过一个,柔声道:“没事,妈妈只要试着喜欢上它们就好。”

    “喜欢伤心吗?”思思问。“没人会喜欢伤心的,娘说错了?”

    “没说错,反正我喜欢的东西都会离开我。”所以只要够喜欢,伤心就会自动Go away。

    她用自我解嘲的口气说着,脸上笑容扬起,却让闻者心酸不已。

    “我不。”意思是娘喜欢他,他不会离开。维维轻声说,表现得云淡风轻。

    “我也不。”捧起娘的脸,送上热吻一个,思思的表达,热情度百分百。

    “真的吗?说到要做到哦。”知书笑着,伸出小指。

    “说话算话。”维维、思思把小指头勾上娘的。

    知书揉揉两人头发。“你们快回家,湘姨说今儿个要给你们做布丁。”

    “布丁,好欸,我最喜欢了。”思思跳起来,拉起知书,想把她从“伤心”里带出来。“娘一起。”

    “娘还有事要忙,你们先回去。”

    思思噘嘴看向哥哥,她不想把娘留下,但早慧的维维摇头,大人解决困难的方式和小孩不同,他们不能插手,他再抱一下娘亲后,牵起妹妹往后走。

    小小的背影走远了,知书还是不想动,因为心太重、脚步太沉。她仰头看向树稍,枝头上挂着一颗颗青涩的小桃子,光看就牙酸,刚搬来那年,湘儿帮她敲下不少,那时孕吐得厉害,非得吃它才能舒坦,啃得都倒牙了还不肯歇嘴。

    那时她想啊,怎就恋上自虐了,心酸不够、连肠胃也得一并酸着?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时过境迁,风雨催折,海棠如何依旧?那么多年了啊……

    “不必试着喜欢,压着压着就会好转。”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她一震,知书猛然转头,他……回来了?

    对,陆浔封折返,不在预期或计划中的行动,这与他的习性不符合,但他做了,然后……然后因为她说“反正我喜欢的东西都会离开我”而心酸。

    知书呆呆看他,一瞬不瞬。

    再见初恋情人,妳会做什么?

    提早一个月知道,她会去塑身;提早一天知道,她会去买套漂亮的衣裳再做做头发指甲;提早一个钟头,她会洗香香,画上完美的妆。

    但是,他这样猝不及防地出现,除心跳乱序,她什么都做不了。

    他走到她跟前,也是一瞬不瞬,只有相处三天的人、不会有什么默契的,但他们有!他想试着讲几句话来解套她僵硬表情,但说话不是他的强项。

    她也觉得该做点事来解除尴尬,至少得摆出态度,让他明白,离开,她并没有过得不好。

    因为骄傲?

    骄傲这东西摆在男人身上还算值钱,至少能在前途上虚张声势、糊弄对手,但在女人身上恰恰相反,聪明女人更懂得用柔弱让男人折腰。

    但她无法改变自己的骄傲,那是打出生时就烙在她灵魂上的东西,于是她落落大方问:“怎会参加座谈会?你有小孩想要入学?”

    这是个公式化的安全话题,她很满意自己找到了。

    “是,可惜没名额,能帮我安插吗?”

    他有儿子了?心被木杵狠撞一下,还以他这辈子都不会……在微微皱过眉头后,她拉起笑靥,假装不在意,假装胸口那点“伤心”真的被自己喜欢了。

    “如果是你的孩子……当然能,咱们是什么关系啊!”她弯起眉,歪着头看他,满得几乎要溢出来的笑意搭在脸上,打死不让它们失踪。

    眉弯弯的,眼睛弯弯的,弯的弧度很漂亮,但他知道,笑意未达眼底,他知道她在假装,却没揭她的底。因为连伤心都要逼迫自己喜欢的女人,他怎舍得让她窘迫?

    只是不论是不是假装,她的眼睛还是好圆好亮,还是多看几眼就会让人感到满满的幸福感,让他胸口处静止的某个区域出现动静。

    “我们是什么关系?”他追着她的话问。

    不想让她窘迫的,她还是窘迫了,这问法根本是把天底下的窘迫全给网罗过来了。

    轻愣后,她回答:“还用问,自然是朋友关系。身为幼儿园东家,我有特权的,若你的孩子真想进来,提早说一声,我让先生们多备一份教材。”

    朋友关系……黯然在脸上现形,他闷声道:“不是我儿子,是浔嘉的。”

    “浔嘉?那小子才几岁就当爹了?”知书吃惊。

    “他和妳一样大,妳都是两个孩子的娘了。”

    他很失望,虽然她被孩子心疼的画面很温馨,但……她已为人母。果真是个说话算话的女子,她说离开后会活得精彩、活得令人艳羡,她做到了。

    “浔嘉参加科考没?”

    那是陆老夫人心心念念的事,陆老夫人很重视儿子的教养,穷得揭不开锅的人家,她硬是用一双手养出文武双全的陆家兄弟,可见其性格多么韧性坚强。

    “他是今科进士,在京城谋了个七品县令。”

    他认为浔嘉到地方上任官能成长得更快,但母亲希望他留下,身为威武侯,旁的不敢说,这点基础人脉还是有的。

    “你母亲肯定很骄傲。”想起那个护母爱母、有严重恋母情结的小男孩,知书抿了抿唇。

    “是,这些年妳过得很不错?”

    她耸耸肩,指指四周。“勉强算得上成功人士,当然,比不上你。”

    她又不是男人,不能扛枪杆子上战场……“何必和我比。”

    “对啊,比不了,你可是堂堂大将军。”本就不在同一个水平上,拿来做比较很伤自己。

    “妳在嘲讽我?”

    “不对,是真心赞美,别把人往坏里想。”她挤挤鼻子,笑得张扬,这一笑……知书突然发现,其实和前任重逢,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他答道:“妳很能干。”

    “你在嘲讽我?”她用他的话回敬,但接下来道:“不过无所谓,我不愁吃穿,还被高门贵户的夫人们吹捧,能混成这样,我都忍不住为自己喝采。”

    说着,她朝他眨眨眼,她的轻松带动他的惬意,好像几句对谈,他们已抹除陌生、回到过去。

    不过是真的应该喝采,他以为知书会靠着那点银两,在乡下寻个地方生活。

    想起那对可爱的孩子,他不想问,却还是忍不住问:“成亲了?”

    表情凝滞一瞬,她迅速回答:“当然。”

    “妳的夫婿……”

    截下他的话,她飞快回答:“他很厉害的,是今年的传胪。”

    “卢华辛?”他早该想到的。

    “嗯,方才是他领你们过去看教具。”

    教具卖得挺贵,随便一组立方体拼图都要价十两银子,更别说蒙特梭利教具、福禄贝尔恩物,但再贵都不乏钱多的家长抢,谁教“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点”是天底下父母的共同希望。

    亚继常说:哪是教具室,可以改名聚宝盆。

    “他确实有几分本事。”本事到……秦宁想把他招揽到旗下。

    “本事?你指的是敛财?”说完她忍不住捧腹,谁想得到当年初见,他穷得连医药费都付不起。

    见她提起卢华辛时的轻松自在,所以他们……感情甚笃?“他对妳很好?”

    她郑重摇头。“我从不期待别人对我好,我更乐意学着对自己好。”

    “我以为女子都期待得到丈夫善待,一世相伴。”

    “我又不傻,怎能把期待放在别人身上?至于陪伴嘛,没有光的时候,连影子都会离开,谁能陪谁一辈子?女人得自己立起来。”

    “我能把妳的话理解为—— 在卢华辛身边,妳并不快乐?”

    快乐?知道控制“快乐”的物质是什么?是脑内啡、血清素、多巴胺,当它们大量分泌,人就会感到快乐,所以吸食吗啡容易上瘾且戒除困难。

    卢华辛又不是她的脑内啡、血清素或多巴胺,没有义务为她提供快乐。

    但这回答不恰当,于是她说:“他给我很大的支持鼓励和帮助,没有他,我无法活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是令人放心的话,他该为她欣慰,只是……他无法,醋汁在侵蚀他的五腑六脏,让他和当年心酸还喜食酸桃的知书一样,怀疑自己怎会恋上自虐。

    “下回来家里吃饭,你们聊聊,会发现华辛厉害的不仅仅是敛财。”这是老王卖瓜了,但她深信华辛前途无量,他们若能处在一块儿,是互助互利。

    他想大方应允,却小气得连头都无法点,陆浔封垂眉,让她感觉自己失言,气氛顿时诡谲。

    就说吧,与前任相见,并非分分秒秒都令人期待。

    “我以为你驻守边关。”干巴巴地,她终于挤出一句。

    “妳不想见到我?”他问。

    这两句话能接得上?他是怎么推论出两者之间的关联性?

    “你误会了,我只想知道,这情况是不是代表边关无战事、四海升平?”

    她的解释让陆浔封稍稍轻松,所以她并不讨厌看见他?“上个月刚回来,未来几年确实没什么战争可打。”

    “你会一直待在京城?”

    “皇上让我留任兵部。”夺嫡之争日趋严重,兄弟间你踩我、我踢你,时不时发生一些找不到证据的意外,皇上恼怒,命他组织隐卫,供皇上驱使。

    “真好,陆老夫人肯定很高兴,她身子还好吗?”

    陆浔封抬眉,她说真好……是不是代表“能时常看见陆浔封,真好”?这个解释让他又添入些许快乐。

    “这几年养得不错,精神还可以。”只是太医说不乐观,他说母亲早年熬得太过,怕是年寿不永。

    “那就好,儿子都在身边,没了烦心事儿,只等着含饴弄孙便是。”

    “母亲很疼桓儿,妳确定他能入学?”

    “当然,我可是东家。”

    说到“东家”二字时,她傲骄地朝他扬扬眉,调皮模样不像十九岁妇人,反倒像……那年哭着想回家的小泵娘。

    “我回去把这事儿说说,母亲和弟妹肯定高兴。之前她们为此事到处托人说项,但答案都是名额已满。”

    “不是矫情,是真的无法,我最近常考虑是不是要扩大规模。”说项的人越来越多,背景一个比一个高,高到她都快扛不住了。

    “为什么不?土地难寻?”京城地少人多,想办大型幼儿园确实有困难,不过有他在,这点事算不上难。

    “土地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女先生难找,会认字的姑娘多半是名门千金,哪肯抛头露面,所以要从头慢慢教,教认字、教知识、教她们教育的基本理论,眼下着实没有余力增班。”

    一个女先生的培训得数年功夫,幸好她运气奇佳,当时京城有几名罪臣犯事,家眷遭发卖,她从里面挑选了十数人,才有了幼儿园的雏形。

    “需要我帮忙,尽避说。”

    这么慷慨?未求上门就自动帮忙?不过……确实啊,他确实对她很慷慨。

    望向陆浔封,他的眼睛一样深邃,双眉一样浓密,鼻子一样笔挺,五官与她的记忆重迭,他仍然是那个矛盾物种—— 分明是冷冰冰的酷哥一枚,却总在不经意间表现出暖男那面。

    只不过……还是有什么地方不同,是眼角的风霜?是眉心川字书成的抑郁?现在的他,看起来很不快乐。

    当年的意气风发不再,他内敛沉稳得让人既安全又心疼。

    见她久久不语,他又道:“我是认真的,不是客套。”

    “谢谢你的认真,如果有需要,一定请你帮忙。”

    “虽然把期待放在别人身上很傻,但能背靠大树遮荫也挺好。”他指指自己这棵大树。

    “我知道,终归……交情不同啊,我们可是『老』朋友。”她强调老字。

    他们之间确实不同!目色转浓,带上几分笃定,他道:“什么时候有空,我接妳去见我恩师,好吗?”

    他的恩师……关她什么事?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注定要休夫?最新章节 | 注定要休夫?全文阅读 | 注定要休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