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水求嫁 第七章 作者 : 乔宁

【第三章】

人潮如织的瓦市里,金铃与银铃满身大汗的穿梭其中,寻觅起自家主子的雪白身影。瓦市外边,护送公子军与瑞懿郡主出曼殊宫的便衣侍卫,亦在寻觅两人的身影。

瓦市深处的空地上,戏班子已搭好了简陋的影棚,就等着日落天黑之时招来人潮。

空地一侧的白桦树荫下,佟若绫与玄衣少年相顾而立。

听罢少年的说词,佟若绫只是不置可否的嫣然一笑,道:“我不信。”

玄衣少年面具下的一双墨眉微挑,又道:“郡主为何不信?”

“你莫不是把我当作三岁稚童?”

佟若绫敛起绝美的笑容,冷若冰霜的凝视着那张鎏金面具。

“如若公子军真有孪生兄弟,此事早已传遍诸侯国,岂可能藏得住?”

“想来郡主与那些整日关在闺阁中的女子大不同。”

玄衣少年的声嗓饱含笑意,却教人听不出这话是褒抑或是贬。

佟若绫在心底反覆琢磨,遂扬嗓道:“你特地引开旁人,为的是与我私下谈话?你目的何在?”

“郡主可是已猜出我的身分?”

玄衣少年可没傻傻的往她话中陷阱跳,她这话问得蹊跷,分明是把他当作湛常军。

佟若绫红唇一扬,眸光湛湛的道:“公子军虽是轻浮昏庸,可他胜在皮相好看,体态好看,你若以为戴上个面具,我便认不得,那实在是小觑我了。”

玄衣少年面具下亦笑,松开了扶住佟若绫的大手,随后拿下了那只鎏金面具。

佟若绫面不改色,一派平静的望着显露真实面貌的玄衣少年——

抑或,应当说是湛常军。

但眼前的湛常军好似脱胎换骨,眉眼之间凝着一束锐气,嘴角那弯笑,满是算计,凝视着她的目光甚是凌厉。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公子军。”佟若绫淡淡笑道。

湛常军把弄着手里的面具,含笑的深邃眸光直勾勾望着她。

“我本以为瑞懿郡主真如同传言那般凶悍刁蛮,若是如此,事情倒也好办,这样的女子自然好摆布……偏偏郡主并非如此。”

“公子军这是什么用意?”佟若绫挑动细心描绘过的黛眉,问道:“难道你宁可娶一个好摆布的妻子,也不愿娶一个能辅佐你的良妻?”

湛常军笑道:“都说红颜祸水,世间越美的女子,伴随而来的往往是灾厄,我若真想找一个能辅佐我的良妻,那么该女子必定是貌若无盐,品行贤良,方能入我的眼。”

这还是佟若绫生平初次听见有男子宁可娶无盐妻,也不愿娶个美人为妻。

惊诧之余,佟若绫暗暗反覆察看湛常军的神态,见他确实不似说笑,这才真正信了他这番话。

“如此说来,公子看重女子的品德,而非是看重女子的外貌,这确实是世间少有。”佟若绫心下竟然有些敬佩起这个男子。

湛常军又道:“我实在不懂,郡主与卫王是再般配不过,何以郡主要舍卫王而屈就于我?”

佟若绫淡淡言道:“若是我说,因为我不愿以媵妾之身嫁给卫王,你可会信我?”

湛常军轻攒眉头,问道:“就我所知,郡主与卫王是情投意合,又是青梅竹马,郡主真会因为这么点小事而拒嫁?”

佟若绫总算明白,说到底,湛常军是在怀疑她求嫁于他,是别有意图。

悟透这一点,佟若绫不由得失笑,道:“公子自幼被送往褚国交质,不被卫人所喜,可以说是毫无后盾,更无任何权势地位,你以为我求嫁于你,还能图谋些什么?”

湛常军敛起唇边的笑,一本正经的道:“郡主既然晓得在我身上图谋不到任何好处,何不趁着一切尚可挽回时,快些请求卫王打住这桩婚事。”

佟若绫寻思半晌,话锋忽尔一转,问道:“公子可是已有意中人?”

湛常军眉眼未动的矢言否认:“我至今尚无心仪的姑娘,亦不曾遇见能让我想与之厮守终生的女子。”

“那,除去没能貌若无盐,我身上可是哪一处不得公子喜爱?”

“全部。”

湛常军的语气答得干脆爽快,丝毫不给佟若绫留些颜面。

饶是佟若绫再如何冷静镇定,可她毕竟是敖国的金枝玉叶,又是貌美倾城,何曾遇过男子这般否定她的种种。

两抹掺杂了忿恼与羞愧的红晕,染遍了那张雪嫩的丽容,佟若绫神色亦难掩怒意的瞪大秀眸。

湛常军见她动了怒,随即不慌不乱的解释道:“其一,郡主生得国色天香,怕是寻常男子见了郡主都会起心思;其二,郡主性子刚烈,加上出身娇贵,怕是很难顺从夫君的意;其三,我与郡主并不匹配,日后想必是琴瑟难鸣;其四,郡主心系于卫王,下嫁于我只是一时负气……”

“不,你错了。”佟若绫冷冷打断了他的话。“我之所以求嫁于卫人厌恶的公子军,为的就是彻底摆脱卫国与敖国,还有不受我兄长牵制,摆在我眼前的只剩下这条路。”

湛常军满是讽意的接话:“如此说来,我是郡主逼不得已才定的下下策。”

“正是。”佟若绫微笑回敬。

湛常军一脸了然的颔首,缓缓将手中的鎏金面具重新戴回脸上。

“看来我与郡主当真八字不合,彼此都视对方为下下策,这桩婚事实乃一桩祸事,可你想嫁,我却不想娶。”

听见湛常军用着半是挑衅、半是玩笑的声嗓说道,佟若绫不由得蹙紧黛眉。

“我能证明,公子方才列举的那些事,往后都不会发生。”

“我已领教过郡主的脾气,你连在褚王面前都敢削我的颜面,你如何能保证我所列举的那些事不会发生?”

佟若绫恍然大悟。

原来,湛常军全是在演戏,他藉由扮演轻浮昏昧的公子军,骗过了众人,甚至在大堂上,当着褚王的面,故意说那些轻佻的话,只为试验她的脾气。

明白一切前因后果,佟若绫心生不解的问道:“既然你信不过我,为何要让我知晓你的真面目?”

湛常军笑道:“聪明如郡主,怎会猜不出我的用意?我自是晓得,这么做是在拿我的性命冒险,可无论公子军如何轻浮无度的冒犯郡主,郡主仍是不愿打消与公子军成亲的念头,我无奈之下,只得出此下策。”

佟若绫又问道:“难道公子就不怕我出卖你?”

湛常军缓步凑近,再次摘下鎏金面具,俊颜扬笑的问道:“郡主会出卖我吗?”

望入那双冰冷且布满杀意的黑眸,佟若绫心中一窒。

此下,她复又明白了一件事。湛常军能安排今日这场走失的戏,借此支开监视他的便衣侍卫,又能善用地形之便,让她与贴身丫鬟走散,好将她带来此处谈话……

怔忡间,湛常军将面具翻了个面,覆上佟若绫的丽容,她僵住,欲探手拨开那只鎏金面具。

不远处正巧传来金铃与银铃的叫唤:“郡主!”

与此同时,为她戴上面具的湛常军,凑在她耳畔沉沉低语:“我俩一样是寄人篱下,可是我自幼长于褚国,我对这儿的了解必然胜过你,你若真出卖了我,我的人也不会放过你,相信郡主如斯聪慧,肯定不会拿自己的性命说笑,是不?”

佟若绫长这么大,除去兄长逼她下嫁卫王之外,尚且不曾让人当面这般软硬兼施的威胁,她心下虽恼,却也真切明白,湛常军有这样的胆识,隐瞒真实面貌多年,足可想见他的心思之深沉……

佟若绫心下一定,拿下面具,望向湛常军重新展露吊儿郎当的笑脸。

“公子放心,既然我已决定嫁予你为妻,自然是与你在同一条船上,我岂有自毁退路的理?”

湛常军已重新把轻浮的神态挂回脸上,他转开身,望着前方匆忙奔至的金铃与银铃,又睐了一眼不远处寻来的便衣侍卫,趁着这伙人尚未走近时,又回过身朝着她低语——

“你并非是我属意的良妻,我只能奉劝你一句,要嫁与否,随你的意,我管不着,但公子军声名狼藉,又轻浮无礼,你若真想嫁给这样的男子,便得心中有底,日后我是绝不可能将你视作妻子看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祸水求嫁最新章节 | 祸水求嫁全文阅读 | 祸水求嫁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