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水求嫁 第四章 作者 : 乔宁

【第二章】

褚国的宫城无疑是五大诸侯国中占地最为宽广,雕琢亦是最为豪奢者。

整座金澄澄的王城里,北翼这一带的城楼,矗立着数以百计的精巧楼阁,楼阁建的是褚人一贯喜爱的高塔样式,用的石料是打磨过的铜矿石,经过工匠的巧手修砌而成。

这些恢宏的高塔城楼,全是当年的褚昭王下令建造,这儿住着褚国贵族子弟,亦是作为质子的居所,以利于随时掌握质子的一举一动。

其中就属迦楼阁的占地最大,楼房的雕琢亦是最为奢靡,这儿便是卫国公子军的住所。

佟若绫下了车辇后,便在贴身丫鬟金铃与银铃的搀扶下,款款步入迦楼阁的厅堂。

“这几位是褚王分拨下来,说是往后便在迦楼阁伺候郡主的太监宫人。”

负责接应敖国车队的中宫奉使一脸笑咪咪,向佟若绫介绍起齐齐站在大堂里的那些个太监宫人。

佟若绫淡淡颔首,她一袭白衣白裙,矜贵有礼,优雅的举止仪态,自是寻常女子身上没有的。

那些褚国的太监宫人,全忍不住用着余光偷偷觑视,内心暗暗直呼糟蹋了这样一个绝世美人。

佟若绫自然无从晓得那些太监宫人所想,她在红楠木太师椅上落坐,先是环视庄严气派的厅堂一圈,随后望着悬挂于墙上的一幅鬼画符。

金铃与银铃也瞧见了那幅不知所云的画,不由得诧异的问道:“这画……画的都是些什么呀?”

见状,中宫奉使连忙出声禀告道:“这是公子军的画作,他说某日午后见天边彩霞甚美,便将其画下。”

彩霞?!那……哪里是什么彩霞,分明是一团乌漆么黑的墨印!

对于公子军的轻浮庸俗早有所闻,佟若绫倒是不觉得这有什么,反而是分立两侧的金铃与银铃皱起了眉眼,露出极不苟同的面色。

佟若绫只是收回审视那幅画的眸光,问道:“公子军人在何处?”

这可考倒了中宫奉使,他面上的笑泛僵,尴尬不已。

“这……公子军他……”

蓦地,厅堂外的院子传来嘻笑声,而后是常侍谒者的劝告声。

厅堂内的一伙人正愣着,迎面便见两名容貌俊雅的男子走来,其中走在前头的那位男子身形瘦削修长,年岁要比身后的少年略长一些。

见着湛常军与宋临渊一身泥泞,发髻凌乱,更甚者,两人脸上还沾着细碎的草叶,中宫奉使面色丕变。

“公子军,您这是——”

湛常军眸光一转,正巧与太师椅上的佟若绫对个正着,他顺势停住脚步。

佟若绫的目光落在狼狈的湛常军身上,不由得一怔,心下不免有些惊诧。

她虽曾耳闻公子军此人轻浮纨裤,可百闻不如一见,今日是何等要紧的日子,湛常军本该在王城门外迎接敖国车队,他非但没有,甚至还姗姗来迟,且一身脏污泥泞,甚是失礼。

金铃与银铃脸色发白,挨近了主子,悄声道:“郡主,这公子军怎会穿得如此……”

佟若绫定下心神,遂又端详了湛常军数眼。

即便浑身狼狈,仍然觑看得出公子军的面貌白晳俊丽,莫怪乎卫人提及他时,总要顺带称赞一句仙童之貌,如今一见,传言确实不假。

“这位想必便是我的新娘子吧?”湛常军不客气的上下打量起佟若绫。

佟若绫秀眉微拧,沉静的面容缓缓浮现几许波动。

前来褚国之前,她便已有所准备,只是……饶是这般,她仍是没有设想到,公子军竟然轻浮至此,在如此重要的日子,他全然不当回事。

无视满厅堂的错愕注视,湛常军大踏步的来到佟若绫面前,目光越发肆无忌惮,且夹杂着一抹戏谑的笑望着她。

“我听说敖国的瑞懿郡主美是美,不过性子蛮悍,非是凡夫俗子能受得住。”

此话一出,金铃与银铃白着脸拥护自家主子,道:“咱们家郡主是金枝玉叶,怎容得您这般逾越无礼!”

湛常军一脸古怪的来回瞅着金铃与银铃,好笑道:“郡主这两位随嫁的丫鬟倒是伶牙俐齿,能言善道,日后咱们住在同一屋檐下,可有趣了。”

金铃与银铃不禁傻了傻,寻常同公子军这般身分的人,听见丫鬟这般说话,肯定是要大发雷霆的,不想,公子军居然还有心思说笑。

这……这未免也太过轻浮,丁点公子的仪态也没有。

金铃与银铃慌了,她们真没想过自家的主子何等高贵,竟然嫁给这样一个毫无规矩可言的公子。

佟若绫在众人惊疑的目光中,款款起身,虽然矮了湛常军一颗头,但她娇容沉婉,水眸清澈有神,神态从容,倒是不见一丝刁蛮。

湛常军垂下深邃长眸,直勾勾的望着那张丽容,丝毫没有半点克制,那过于直接露骨的眼神,换作是寻常的贵族女子,早已面上火辣辣一片,然而他面前的这位敖国郡主却没有半点回避。

“敖国郡主见过公子军,给公子军请安。”

佟若绫微微福了个身,眸光却不曾动摇,直挺挺的迎视湛常军。

既然她为了周全自己的尊严与颜面,万不得已之下,选择嫁给了这位声名狼藉的公子,那么她自是有备而来。

湛常军探出手扶她纤瘦的肩,没半点正经的笑回:“郡主快快请起,我在这儿呢,素来是最平和近人的,郡主别跟我客气。”

佟若绫不由得转眸望向被湛常军弄脏的肩膀,秀眉间的拧痕更深了。

湛常军却是浑然未觉,大手搭在佟若绫的肩上,将手里的泥污全往她那袭雪白的深衣抹去,俊颜兀自笑得开怀。

“临渊,你快些过来瞅瞅我的新娘子。”

听见湛常军用看看戏一般的口吻,佟若绫心下虽是不喜,却也只能忍着,眼下她只能事事忍让,先让公子军信任她,往后方有得参详。

宋临渊一脸腼腆的走来,不敢看向佟若绫,朝着湛常军低声道:“你弄脏郡主的衣了。”

闻此言,湛常军这才讶呼一声,随即松开了手,却见佟若绫那一袭雪白精致的深衣已沾上了乌黑手印。

“哎呀,我把郡主的衣弄脏了,真是对不住了。”

湛常军一派大咧咧的道着歉,面上虽有些亏欠之色,声嗓听来却毫无愧意。

佟若绫心下难免介怀,毕竟她贵为郡主,往来多是懂得矜持规矩的贵族,纵然她对公子军的轻浮放浪早有底,却也甚难料想到他竟然轻浮至此。

她只能掩下双眸,藏起眼底的不快,嗓子温婉的回道:“往后我便与公子军同甘共苦,荣辱共享,衣衫脏了算不得什么。”

湛常军得了便宜还卖乖,笑道:“郡主可真是大器,与谣传的凶悍刁蛮可真不一样。”

甭说是那些懂得察言观色的太监宫人,即便是宋临渊亦觉着湛常军说出这样的话来十分失礼。

“湛兄,谣言不可尽信,依我看来,郡主进退有据,高贵有礼……”

未待宋临渊把话说完,湛常军一把扯过他的手,转头冲着佟若绫笑道:“郡主,这位是褚王的胞弟,公子渊,他与我情同兄弟,往后你可得好好招呼他。”

闻言,众人的面色俱是发青。

湛常军平素便是个轻浮无度的人,如今面对自己日后的妻子,他竟然让妻子好好招呼其他的男子,这实在是……荒唐之至!

原以为佟若绫会勃然大怒,不想,她只是转动水灵的眸光,凝睐了面貌青涩俊俏的宋临渊一眼,并递了抹礼貌浅笑过去。

“敖国郡主见过褚国的公子渊。”

她只睐上一眼,随即掩眸,不着痕迹的露出生疏有礼的距离,以免宋临渊作非分之想。

宋临渊对男女情事虽然懵懂,但他到底是贵族子弟,明白出阁女子与父兄丈夫以外的男子不得单独同室的礼俗,自当悟出了佟若绫的谨慎小心。

宋临渊连忙红着脸抽回了手,亟欲撇清的道:“湛兄向来爱说笑,郡主莫要当真,待你们成亲过后,未经郡主允可,我自是不敢擅自出入迦楼阁的。”

佟若绫听得出这个少年是通晓事理,且懂得拿捏分寸的贵族子弟,便扬眸再次朝他露出含有一丝感激意味的笑。

见着她这般倾城的笑,平素少与女子近身的宋临渊,不禁一脸赧然的别开了眼。

中宫奉使及时出声替宋临渊解围道:“时候不早了,褚王尚且在无上宫等着见公子军与郡主,公子军赶紧洗漱换下骑服吧。”

“那我便先行告辞了。”宋临渊红着脸匆匆辞别,转身便仓皇离去。

“临渊这是怎么了?”湛常军一脸茫然。

一旁的太监宫人全掩着嘴暗笑,金铃与银铃则是满脸不敢置信,她们的主子可是敖国的宝贝,怎会嫁给这样一个昏昧轻浮的男子?

佟若绫倒是一派安然自若,朝着湛常军温声道:“公子且去洗漱更衣吧,我在这儿候着。”

湛常军丝毫没与她客套的摆摆手,道:“嗯,你在这儿等着吧,自然会有人来招呼你。”

此话一落,厅堂里的一众太监宫人又是掩嘴偷笑,在他们看来,这个公子军平素只懂得吃喝玩乐,没有半点正经样儿,甚至连一个贵族子弟的范儿也没有,如今卫王给他招了这门亲事,如他这样的人,怎会懂得怜香惜玉,又怎会懂得敬重这位敖国来的郡主。

对于下人半嘲半谑的笑视若无睹,湛常军大踏步入内,在贴身太监与宫人的伺候下,洗漱更衣。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祸水求嫁最新章节 | 祸水求嫁全文阅读 | 祸水求嫁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