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水求嫁 第一章 作者 : 乔宁

【第一章】

天蓝似水,白云如絮,远山如黛,勾勒出敖国的丰饶山川。部分情节有省略,请谅解。

一列身穿军敖国军服的兵将,浩浩荡荡行走于前,护送着后方数辆红木雕如意蝠纹宝盖马车。

其中一辆挂有红彩流苏的宝盖马车里,端坐着一名身穿锦白滚狐毛交领右衽丝绸深衣,腰缠锦带并且镶有珠饰的貌美女子。

车厢里另一侧坐着两名年纪相仿,且同样梳着双丫髻的青衣小丫头,两人分别是银铃与金铃。

此际,两人正丧着张白净的脸蛋,好似身下乘的是囚车,前方是往断头台的路程。

事实上,她俩尾随主子——敖国郡主——起程前往褚国,而主子即将与身在褚国交质的卫国公子成婚,此去前景茫茫未明,亦无回头路。

马车的绣花锦帘外,传来护送敖国车队的将军邬松的声嗓。

“郡主,车队一会儿就要经过卫国的首都宝善城,入城时怕是会惊动郡主,卑职不得不禀报您一声。”

车厢里一路闭目养神的敖国郡主——佟若绫,这才缓缓睁开一双清澈似碧湖的眸子。

她先是睐了自己的随嫁侍女一眼,随后方转眸望向锦帘外的模糊人影。

“有劳邬将军一路护送,若遇卫国人阻拦,便前来通报一声,我必有对策。”

良久,方启嗓,嗓音袅袅,仿若莺啼,甚是悦耳。

帘外的邬松听着,不免有些分神,可一思及临行之前,敖王耳提面命让他千万提防,行经卫国之时,莫要让卫王与郡主碰着面。

原因无他,卫王与敖国郡主自幼便结识,卫国与敖国本就交好,两国之间频繁来往,年纪相仿的卫王与郡主,及长之后暗生情愫,两国当是美事一桩。

正当众人以为卫王湛长阳——接位后便会迎娶郡主,岂料,等来的却是卫王为巩固内政,在即位当日一同迎娶卫国大司马之女,这无疑是搧了敖国一个大大的巴掌。

曾经被五大诸侯国侍奉的宋王室,如今已然式微,当初最先称王的便是卫国。

当年卫国是宋惠王外孙的封地,湛氏自诩身上流有宋王室的血脉,又是五大诸侯国里最为强大的两大国之一,因此后代多以宋王室正统自居。

反观敖国,当年宋惠王的一位亲侄简氏颇受宠信,原本居住着佟氏大族的敖国,就这么被封给了宋惠王的侄子,为此,佟氏一族心怀懑恨。

作为敖国的最盛氏族,简氏来到封地后,为了早些熟悉敖国,以及便于管理,自然重用起最强盛的佟氏。

佟氏表面上效忠于简氏,实则在图谋除去简氏的好时机,而后简氏的几个儿子相继遭害死,简氏更被毒害,佟氏便取而代之,成了敖国的主要统领。

宋王室式微之后,五大诸侯国纷纷自立为王,卫国最先称王,紧接着是褚国,而后才是敖国,余下的则是蔺国与燕国。

五大诸侯国之中,要论谁最接近宋王室的血统,尚且轮不着卫国。

褚国可是宋惠王庶子的封地,当年这名庶子生性聪敏,颇受宋惠王疼宠,临终之前更将最为丰饶肥沃的褚国,封给了这名庶子,此后,褚国一跃成为五大诸侯国之首。

宋王室如今传至宋瑞王手里,五大诸侯国早已不再臣服于下,仅剩下一些老臣为维护正统,始终效忠于宋王室。

五大诸侯国交战不断,为了维护表面上的和平,众人有志一同,并未起而推翻宋王室,依然敬宋瑞王为帝。

即便如此,五大诸侯国私下仍是相互侵犯,觊觎着其他诸侯国的领地与物产。

为了互相牵制,五大诸侯国商议过后,便决定各自进行交质——意即各国派遣公子前往邻国为质子,以此互示友好。

敖国本是打着与卫国联姻的如意算盘,欲藉此与卫国结盟,一来能少去一个敌人,二来是由于敖国佟氏一直被视为弑君的叛徒,受到其他诸侯国的鄙夷不齿,若是能与作为宋王室后代血统的卫国结为亲家,便能提升其地位与声望。

无论如何,两国若能联姻,对敖国而言,自是益处良多……只可惜,这样的如意算盘终究是一场空。

“吁!”

车队一进入卫国首都的城门,随即便让迎面而来的卫国兵将拦下。

邬松坐于马背上,远远地便清楚看见卫国御书在士兵簇拥下,逐步迎来,他心底暗骂一声“坏了”,面上却只能不动声色的翻身下马。

御书这样的职官,是诸王身旁服事的文官,帮着诸王分忧解劳,素来是诸王身边最亲近的心腹……眼前简丰出现在此,想来是卫王特地派遣身旁亲信前来迎接。

“卫国御书简丰见过邬将军。”身穿青色官袍的简丰上前作揖一拜。

“敖国将军邬松见过御书。”邬松不敢怠慢,随即抱拳回礼。

简丰睐了一眼来自敖国浩浩荡荡的车队,目光落在悬有流苏的宝盖马车上,随后别有深意的望向邬松。

“邬将军一路护送郡主,实在劳苦,吾国王上已备好酒菜犒赏将军,亦以质子名义置办了郡主的妆奁,正等着郡主前去清点。”

简丰此话一出,邬松心中暗自一惊,忆起敖王的耳提面命,不由得面露几分犹豫。

邬松久不答声,氛围显得僵冷尴尬,正当此时,不远处车队飘来一句气定神闲的声嗓——

“邬将军,既然卫王有此等情义,咱们怎能辜负呢?”

众人循从此等黄莺之嗓望去,只见流苏宝盖马车的帘子被一只玉手掀开,一身华服珠簪的女子露了面,众人无不为了女子的美貌而屏息。

传言敖国郡主肤若白霜,貌美如仙,身姿娉婷,此际一看,传言果真不假。

只是,谣传敖国郡主性情刁蛮刚烈,就连敖国君王——亦即郡主胞兄的命令也不肯顺从,寻常人自是更不可能轻恕。

流言其来有自,简丰不敢触怒眼前一身矜贵的敖国郡主,只得好声好气的恭迎。

“卫国御书简丰见过郡主。”简丰忙朝着宝盖马车那头作揖一拜。

佟若绫先前见过简丰几次,自然不陌生,她心下明了,简丰会拦下敖国出嫁车队,定是某人在作妖。

佟若绫扬动那一翦水灵眸子,沉着道:“有劳御书带路了。”

得此命令,邬松不好多说什么,只得认分的领着敖国出嫁车队,随简丰等人的带领下,直往卫国王城而去。

车厢里,银铃与金铃面色乍喜,冲着刚坐回绣花软垫上的佟若绫低嚷道:“郡主,卫王遣御书前来接尘,怕是为了阻拦您前去褚国。”

闻此言,佟若绫面色一派平静,甚至没有望向两名贴身丫鬟,兀自揣摸着手里那只镶有七彩异石、且雕有龙凤交舞样式的鎏金手环。

片刻后,方听闻佟若绫淡淡回道:“卫王既已背弃诺言,这般阻挠我又有何用?”

金铃与银铃深谙主子的硬脾气,连声劝道:“郡主,您可别因为一时与卫王置气,错失了这份天赐良缘……”

“天赐良缘?”

抚摸着鎏金玉环的纤指一顿,佟若绫红唇微扬,嗤声一笑,笑里自是透着浓浓的反讽意味。

见此景,银铃与金铃噤了声,不敢再多言。

佟若绫的性情向来说一是一,绝不容许旁人说二,倒也不是骄纵,而是她一旦作下决定,便不会轻易变动,心性甚是坚硬难折。

佟若绫抬手撩开锦帘一角,眺望着外边热闹的卫国首都,这并非是她头一次来此,过去卫国与敖国之间往来密切,当年敖国为了取信于卫国,她底下的两位庶弟被派往卫国成了质子,一个姨母更嫁予当年的卫文公为侧室。

这些年来,两国免不了举宴共庆,两国世子、公子与郡主自幼便时时打照面,可说是并不陌生……

寻思间,马车已停下,锦帘外传来一道熟悉的低沉男嗓——

“宫城在前,不得行轿,有劳瑞懿郡主亲自下马车,让本王为郡主接尘。”

认出马车外的人正是卫王,佟若绫眸光微烁,面上纹丝不动,缓缓起身掀开帘子下了马车——

青瓦红墙的卫国宫城就在不远处,恢宏漆朱纹祥龙图饰的长门外,两侧伫立着卫国将士,对比之下,敖国出嫁车队显得单薄许多,形势上自然示弱不少。

即便如此,当佟若绫离开马车,足履落定在青石板道上,她那一身矜贵气质,从容大度的神态,教人过目难忘。

发髻后的金簪步摇轻轻晃动,鬓间的两朵镶翡翠珠花簪,衬得玉容如月华,只见佟若绫乌发如云,肤若霜雪,明眸朱唇,顾盼之间尽显灵秀聪慧,神采更是透着一股难以屈折的傲气,一眼便知她并非是个好相与的女子。

这位来自敖国的瑞懿郡主,人如封号,“瑞”字取其祥瑞之意,“懿”字取自美好之意,俨然将她视作高贵美好的一个祥兆。

据悉,已逝的敖桓公视女如珍宝,甚是疼爱瑞懿郡主,连带地,后来继位的长子佟千霖亦十分宠爱胞妹,敖国人皆道瑞懿郡主才貌双全,唯其性情刚烈,稍有不顺心意,便愤而生怒。

关于佟若绫的性情,湛长阳自是再清楚不过。

他与她自幼熟悉彼此,一者是卫国世子,一者是敖国郡主,论身分地位,两人是再般配不过。

然而,身分地位并非是湛长阳所看重的。

他看重的自然是佟若绫的无双容貌,及她琴棋书画样样精擅的多才多谋。

这些年来,他与佟若绫常能在两国的宴席间相见,两人倾慕于彼此的才貌,而后藉由切磋学识的名义,开始鱼雁往返,日子一长,逐渐交心于彼此,把情意寄于诗文中,隐讳的表白心迹。

两人届适婚之龄时,湛长阳便向佟若绫许下诺言,待他继位之时,便会上告祖灵英烈与卫国臣民,迎娶她为卫国王后。

岂料,他继位之初,被形势所迫,为了巩固外戚亲信,不得不听从王太后的劝言,迎娶大司马之女董氏,背弃了迎娶佟若绫的诺言。

佟若绫不再回信,更无视卫国使臣代他传话,彻底与他断绝私下的联系,哪怕他请托敖王勉劝,她依然不为所动。

原以为待到日子一久,佟若绫的怒气便会削弱,却不想,半个月前,敖国使臣来报,转达敖王有意与卫国联姻的口信,他心中正欢喜之时,使臣竟又转述郡主的诺言——

“我,敖国瑞懿郡主,愿与卫国公子军结为连理,为两国结下良缘善果,世世代代为盟,互相扶持,永不为敌。”

闻此言,湛长阳当下面色发青,吓得敖国使臣头也不敢抬,匆匆行过礼后便乘上马车离开卫国。

公子军是何人?公子军其名为湛常军,是为卫文公的么子,生母杨氏由于不受宠,竟与当时的卫国太宰有私情,卫文公发现后,一怒之下便将杨氏与太宰赐死,又将年仅七岁的湛常军送往当时最为强盛的褚国作质子。

当时年幼的湛常军,一夕之间失恃,又遭受卫文公的迁怒,当他前往褚国之时,身边只跟了个随行太监、十名寻常士兵护送,全然没有卫国公子该有的风光,可以想见卫文公对这个么子有多么忽视。

尽管湛常军不得父亲的心,可他名分上仍是卫国公子,世人敬称为公子军。

公子军生是卫国人,却是长于褚国,打他七岁去了褚国后,卫国对他不闻不问,偶会派遣使者捎上家书与银两,以此安抚按捺。

据传,卫文公薨逝时,褚王特别放行,让公子军回返卫国奔丧,是时,卫人皆道公子军身形拔长,风流倜傥,外貌俊丽之至,全然承袭了生母的美貌。

卫人遂又察觉,公子军外貌虽美,性情浮夸躁动,腹中无才,谈吐甚是粗鄙,更甚者,卫文公出殡之日,公子军竟随十岁侄儿离开王城打猎放风筝,此事在当时传至其他诸侯国,沦为众人笑柄。

此后,对于这位长年待在褚国当质子的公子军,卫人是越发的鄙夷轻视之。

为了不让褚国放弃公子军这个质子,继承王位的湛长阳只得佯装兄友弟恭,每年逢遇卫文公忌日,便会派遣外使前往褚国请命,请示褚王通融放行,让公子军回卫国祭奠。

若非公子军尚有用处,湛长阳早把这个陌生的么弟弃之不顾。

如今湛长阳心仪的瑞懿郡主,竟然欲下嫁么弟这个草包,这教他如何能忍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祸水求嫁最新章节 | 祸水求嫁全文阅读 | 祸水求嫁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