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公子别来无恙 > 第三章 指点离开的方法

公子别来无恙 第三章 指点离开的方法 作者 : 宋语桐

    被刀划过的伤口又长又深,皮开肉绽,朱晴雨一见到凤二手臂上的伤口,眼泪便不听使唤的掉了下来,一颗颗地像珍珠似的滚落。

    除了外头的风声及船员忙得不可开交的吆喝声断断续续传来,舱房内可以说是安静的,至少,在场没有一个人出声说话,全都怔怔地看着眼前这姑娘掉泪,把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哭得红红肿肿的。

    船上没有随行大夫,但还是有一两名懂得处理刀伤烧伤及一些普通伤寒的船员,此时,其中一位叫张宙,人称张哥的男人,就是进来帮凤二处理刀伤的。

    可谁知他才刚刚把凤二的上衣脱下来,朱晴雨就哗啦啦掉下一串泪珠,害得他处理凤二的伤口时显得战战兢兢,就怕一个不小心弄痛了凤二,这姑娘会冲过来打他。

    朱晴雨不知道这些人心里在想什么,此时此刻,她的视线全定格在凤二的伤口上,每一针下去,她的眉头就皱一次,唇边还会发出一道甚是疼痛的抽气声,就好像那一针是缝在她身上似的痛。

    凤二当真被她搞得啼笑皆非,“龙七,你先把她给我弄出去吧,我现在这样看着她、听着她……更加难受。”

    闻言,龙七杵在门边动也不动一下,“刚刚不知是谁紧紧拉着人家的手不放?才一刻钟的时间就急着想要把人赶走了?”

    凤二痛得咬牙,“不赶人可以,你把你那坛酒给我拿过来,让我止点痛。”

    “就这么一道小伤口需要浪费本大爷的酒?”龙七不以为然的张口啧了一声,却还是走出房拿酒去了。

    朱晴雨这下才恍然,喃喃自语道:“天啊……没麻醉吗?这不就要痛死人?我以为他刚刚在伤口上洒的药粉是止痛的,难道不是?我的天……”

    是啊,这可是在古代啊,何况还是在船上,最好的消炎止痛药就是烈酒了,天知道这男人是怎么忍住痛而不吭一声的?

    她把自己抱住缩在卧榻的边边上,眼红红的又看了凤二一眼,凤二也刚好抬眼望着她——

    “妳可以别哭了吗?我不会死的。”他好笑的出言安慰道。

    听他这么说,她的眼眶更是一红,“你不会死,可是会痛啊,很疼很痛……不是吗?”

    她现在是因为他会痛所以才哭成这样?

    这女人,难不成是在心疼他?担心他会痛会疼?他以为,她只是害怕……

    “也不是那么痛。”他说,私心希望这可以有点安慰到她。

    但,双唇发紫,额头又不住地冒出冷汗的男人张口说出这句话,还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朱晴雨咬咬唇,“都是因为我,都是我害的……”

    “不,是海叔害的,跟妳无关。”

    “怎么无关?他是要你放开我的手才拿刀伤你的……你为什么不松手?我明明告诉过你我不会有事的,就算我掉进海里也不会有事的,之前我不就在这大海上飘了半天都好好活着吗?你就是个蠢的……”

    蠢的,却让她的心被他感动。

    这么一个素昧平生的古代男子,她究竟何德何能可以得到他如此真心的守护?

    想着,她的泪又从眼角悄悄地滑下一颗。

    这女人,是泪珠做的吗?凤二瞧着,心幽幽地,皮肉上的疼痛似乎也消减了些。

    被她这张小嘴一说,他凤二还当真是个蠢的,否则为何会为一个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的小姑娘去挨这一刀?偏偏,他当时完全没有思索过这个问题,一切都好像理所当然。

    “你不会是对本姑娘一见钟情吧?”朱晴雨的一双泪眼直勾勾地瞅着他。

    什么?凤二一听便愣住了。

    还没答话,便听见她继续说——

    “可是,本姑娘是外貌协会一员,像你这样整张脸只有眼睛可以看的大胡子叔叔,说实话本姑娘是看不上的……所以,你千万不要喜欢我,就算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也不会喜欢你的……这一点,我真的很抱歉……”

    话越说越小声,突然想到这样的自己好像有点狼心狗肺,人家刚刚还不顾自己性命的去救她,她这样实话实说好像有点忘恩负义,索性便闭上小嘴了。

    可她方才说的话,凤二听见了,正在替凤二缝伤口的张宙听见了,再次踏进房里的龙七在房门口也听见了,第一个大笑出声——

    “丫头,妳叫凤二大胡子叔叔?哈哈哈,笑死本大爷了!”龙七笑得前俯后仰。

    凤二凉凉地瞪了他一眼,意思是叫他适可而止,龙七摸摸鼻子把手上的酒壶丢给凤二,凤二没受伤的那只手很迅速的接过,执起酒壶仰头便豪饮下一大口。

    “小口点喝,小心呛着,大胡子叔叔。”龙七笑着学朱晴雨叫。

    “龙七爷爷您别担心,叔叔我可是练过的。”凤二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

    这两人一口叔一口爷的,明明是彼此嘲讽,却亲密得让人感到有点毛骨悚然。

    速速收拾好针线,张宙站起身子,“老大,凤二,我去外面帮忙了。”

    “谢谢张哥。”凤二开口道谢。

    “这是我该做的,是兄弟们对不起你,希望你别放在心上才好。”

    “不会的,张哥放心。”

    张宙笑笑,转向朱晴雨,“姑娘……妳没事吧?”

    虽然她的头此时又沉又重,可是朱晴雨还是对他摇摇头,“我没事,大胡子的伤……”

    “之后若没发热,应该无事。”

    “谢张哥。”朱晴雨也跟着凤二喊对方张哥,一点都不觉得这之间的辈分有点乱套,就算有也不重要,对她而言,都只是礼貌性的称呼而已。

    张宙朝她点点头,“姑娘没事就好,我代兄弟们跟妳道个歉,大家都只是害怕才会干出这种事—— ”

    朱晴雨笑笑的打断他,“我知道,张哥别说了,虽然我可以明白大家心里想的,但要我一下子就原谅他们也不可能,所以就别提了吧。”

    倒真是直爽的一个姑娘,半点不伪善。

    张宙当真不说了,朝龙七点点头便离开舱房。

    “我也出去帮忙。”龙七脚后跟一旋也跟着要走。

    “龙老大……”朱晴雨突然唤住了他。

    龙七回过头来瞧她,她却有点欲言又止。

    “姑娘想说什么但说无妨。有凤二护着妳呢,就连我这个船长老大也不敢把妳怎么样的。”

    朱晴雨听了有点不好意思的红了红脸,下意识地瞧了凤二一眼,没想到凤二还真的朝她点点头,害她的脸莫名其妙的更红了,忙不迭把视线给转到龙七脸上——

    “我之前听他们说船被狂风吹得一直在原地打转?罗盘也坏了?那罗盘长什么样子?是类似指北针吗?可以找北极星的那种?它怎么坏法?也是一直在打转吗?”她问了一串,也不知对方有没有听懂?

    “妳怎么知道?”龙七一愕。那罗盘,他只给凤二一个人瞧过,当时并没有其他人在场。

    果真如此……朱晴雨不禁皱了眉。

    看来,这里应该就是导致她穿越过来的那个磁场地域了,因为混乱了,所以才会导致罗盘的指针失灵……虽然她不知道这个独立出来的磁场地域是如何产生的,但只要离开这一块混乱的地域,或许罗盘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我猜的。”她的确是用猜的。

    虽然她这样的猜测没有依据,但穿越这种事又有什么依据呢?只能说是跟地球的磁场引力等等有关,若科学家研究的虫洞真的存在,保持打开的时间够长,就可以做时空旅行及时间的穿越。

    如果这个地方就是所谓的虫洞,那么这里发生的一切诡异的事,也似乎变得一点都不诡异了,不是吗?

    总之,一切都只是她身为现代人却莫名穿越到古代所产生的可能性推论而已,但不试试怎么知道成不成?

    “猜的?”龙七想想又觉得不对,“这事妳听谁说的?他们怎么知道我的罗盘坏了?难不成我在跟凤二说话时有人偷听见了,所以才会跑去绑妳祭神?”

    若如此,他还真是大意了。

    朱晴雨皱了皱眉,“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接下来要怎么做?”

    “我还能怎么做?凤二说看起来会有暴风雨,叫我赶快靠岸,可罗盘坏了,现在我连岸在哪里都摸不着!只能先下锚将船给稳住,再等等看……”龙七说到此顿住了,看了凤二一眼,“也许晚上有星星,就可以看出一点什么方位来?”

    这大胡子竟还会观星象吗?朱晴雨诧异极了。

    在古代会观星象者可说是少之又少的,在更古早以前,这门高深的技术活也只有大法师或巫师才会……

    但,现在不是好奇这个的时候。

    她这个不太晕船的人,此刻都已经被搞得一颗头又沉又重,她得尽快帮这些人离开这一块异常的磁场地域,否则天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何事?也许一船的人要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或是她再次被丢进海里祭神?

    可,离开这里的同时也代表着,她失去了可能可以再次穿回现代的机会……

    值得吗?

    还是,有两全其美的方法?

    “龙老大,你信我吗?”朱晴雨最终还是开了口。

    龙七和凤二都看着她,没说信也没说不信。

    “起锚,无论用任何方法,务必让船全速前进。”

    “往哪前进?”

    “现在船头朝哪就朝那个方向全速前进,等冲出这一块地域,你的罗盘应该就会恢复正常了。”

    龙七皱起眉,“妳确定?”

    “我不确定,但是你总要试试,就算试了结果不是如此,你也不会吃亏,只是一样在迷航中再找出方向罢了……”

    “为什么这么说?”

    龙七离开了舱房后,凤二看着朱晴雨的眼,很认真的问道。

    朱晴雨看着大胡子凤二,唇动了动,却不知该怎么对他说。

    她没时间了,她必须在这艘船顺利离开这个磁场地域之前再试一次,也许,这是她可以回去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否则天大地大,她如何能再回到这个地方这个空间来?简直痴人说梦。

    但,她也可能就真的这样死了,死在古代,回不去现代,或是成了游魂?

    好像无论她做什么决定,都需要靠非凡的勇气与胆识。

    “回答我的问题,对妳来说很困难?”此刻,凤二半躺在榻上,懒洋洋的眼神从方才到现在都没有从她的脸上移开过,瞬也不瞬地,像是怕错漏了一丁点他不该错过的讯息。

    “嗯,是有点困难。”

    “因为妳方才说的都是谎言?”

    朱晴雨俏皮的一笑,“不,是因为我在想,我要回答你的该是实话还是谎话。这么说吧,我说实话你可能不信我,我说谎话你可能才会信我,那大胡子你究竟想听实话还是谎话呢?”

    他黑眸一闪,“实话。”

    “好,实话。”她点点头,“因为在我的世界,我是说我来的那个地方,曾经有很多科学家研究过关于穿越时空及时光旅行等等的可能性及必要条件,虽然我不太懂,但我却穿过来了,地点就在此处,所以此处发生的所有异常都是合理的,因为异常,所以我才能穿到此处,因此,我认为只要龙老大有办法让船离开这个很异常的中心点,一切就会恢复过来……听明白吗?”

    “有点。”逻辑上他是听明白了,意义上却不甚明白。

    她嘴里吐出太多个他没听过也不懂的词汇……科学家?穿越时空?时光旅行?这些究竟是在说些什么鬼东西?

    “好,至少没当我是疯子就好。”朱晴雨已经对他的反应很满意,她对他笑了笑,突然上前一把抱住了他,“很高兴认识你,大胡子,我从没想过这世上竟然真的有人可以舍身救我护我,你让我好感动也好愧疚,因为我可能是在让你做白工……但,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很想念你的,我保证这辈子都不会把你忘了。”

    她说话的语调,像是在跟他告别。

    凤二一点都不喜欢此刻的感觉,虽然说不上为什么。

    还有,这姑娘抱起人来这么主动真的好吗?虽然他昨夜也抱过她了,但那是为了让她可以乖乖地不要再吵他睡觉,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感觉有点依依不舍似的。

    “妳抱够了吗?”欺他手受伤,不能把她推开吗?还抱那么紧……

    被这男人冷冷地一问,朱晴雨只好放开了他,漂亮的眼睛眨啊眨地,“够了,很够了……大胡子,你当真没有对我一见钟情吧?”

    凤二的脸扭曲了一丝丝,“没有。”

    “没有就好。”朱晴雨安心的拍拍**站起身来,“我要走了,你好好休息养伤,要照顾好自己。”

    “走去哪?”

    “走去……”朱晴雨眸子闪了闪,“替你煮药啊,我去问问张哥有没有药可以给你吃,刚刚忘了问……”

    说着,朱晴雨忙不迭转身,打开舱房的门,又头低低的把门给关好,在关门前的最后一瞬,她还是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房内的大胡子凤二,他那双会勾人的眼呵,让人一见心里头便会怪怪地心动。

    她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男人死命扯住她的手不放时,那道彷佛可以望进她灵魂深处的坚定眼神。

    她永远不会忘记,这个男人亲口说要守护她时的毫不犹豫。

    可以这样对她的男人,也许天底下只有他一个了,所以她永永远远不会忘记……

    但,她真的要走了,再不走就真的不用走了。

    想着,朱晴雨提着裙襬便往船尾跑——

    舱房内的凤二,瞪着那扇被关上的门板好一会。

    就在刚刚关门的那一瞬间,若他没看错,那个女人的眼底闪烁着一抹晶莹的泪光?

    不对……

    她方才抱住他的模样,她对他所说的最后几句话,的的确确像是在跟他告别。

    告别?她为何要跟他告别?在这四周都是海的大船上,她为何要在此时跟他告别?她能上哪去?

    不,不是他想的那样吧?

    凤二急忙跳下床,没顾得及穿上鞋子便飞也似的打开门冲了出去——

    她最好别给他干傻事!否则他一定会捏断她的脖子!

    他想也没想便往船尾冲,在龙七忙着要收锚全速前进的此时,只有船尾是最少人的地方,也只有船尾最靠近刚刚她说的那个“中心点”……

    见鬼的!没想到自己真把她的话给听进去了!不管他究竟信不信她所说的一切鬼话!他终究还是把她的话听得真真切切,想忘也忘不了。

    通往船尾的舱门一开,他果真看见了那个女人——

    她立在狂风中,在前方众人齐力让船加速往前冲的同时,一个人小心翼翼地往船缘靠近,狂风吹得她裙襬乱飞,一头漂亮的乌黑长发也在空中乱舞,这幕景像竟分外的魔魅又该死的美丽。

    这个该死的女人……

    她终究还是想再次跳进海中……

    枉他三番两次千辛万苦的救她!这该死的没心没肺的女人!

    不假思索的,他很快地移步靠近她身后,突然冷冷地在她耳旁问了一句。“妳想干什么?”

    闻声,朱晴雨被惊吓得整个人跳了起来,一个踉跄不稳人便要往前扑,一只手臂很快地伸出将她给勾进怀里——

    她尖叫出声,可此时浪大风大的,除了凤二根本没人听见。

    “妳究竟想要干什么?快说!不然我现在就把妳的脖子捏断!”他气得口不择言,更无暇怜香惜玉。

    这个女人当真要气死他,他凤二何时这样待过一个人?这人却三番两次辜负他难得的好心肠!简直就是不知好歹!他若再要待她好,他凤二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看见是他,朱晴雨竟莫名的心安了,就算此时此刻这男人凶巴巴的,但她就是知道他不可能会真的伤害她。

    “我只是想回家。”

    凤二气闷地朝她吼,“妳家难不成在海底吗?妳是鱼变的?鱼妖?还是人鱼?非得跳进海里才能回得了家?”

    他吼得她耳朵都快聋了。

    “我……当然不是鱼变的。”她小小声地回,唇咬了又咬,“我不知道回不回得去,但如果错过这次机会,我可能就再也回不去了……你放开我好吗?”

    “我会再放开妳才是蠢!”

    “你听我说……”

    “我若再听妳说,我就不是蠢而已,而是比蠢还要更蠢!”

    “你……”

    “我什么我?不准妳再用那种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我!”

    大胡子终归是大胡子,吼起人来分外的面目狰狞,很有吓人的效果,尤其露在外头的那双眼此刻正狠狠地瞪着她,说有多生气就有多生气。

    “你知道我现在有多难受吗?还这么凶巴巴地吼我……”她忍不住也凶回去,“我在这里无亲无故的,你不让我回去是想对我负责吗?”

    敢情这女人是想……赖上他?

    无亲无故?她竟然到现在还想着要骗他!她脑袋瓜是被船晃晕了不成?

    “妳忘了妳说过妳已经定了亲?还有个未婚夫婿?忘了妳说过妳家在黔州?还敢扯谎跟我说妳无亲无故?”真是让人寒心透了!

    “我……”朱晴雨一张小嘴张张阖阖,竟不知该说什么了。是啊,她是忘了,但她说的那个家又不是她现代的家,而是原主的家,那个未婚夫也不是她的,而是原主的,可她一句都不能说。

    刚才她是抱着赴死也要试试能不能回到现代的决心,才对着这男人说什么科学家啊穿越时空的,毕竟这男人以后也没机会问东问西。可现在,这男人把她抱得紧紧地,眼中还带着对她的一丝厌恶……

    他已经不相信她了吧?而且开始讨厌她了吧?

    是啊,他一定以为她现在是在信口开河,搞不好还以为她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要赖上他,这样一个心机那么重的女人,他一定讨厌死了……

    “这么厌恶我就放开我,马上。”她定定的望住他的眼。

    虽然这不是她喜欢的告别方式,虽然她一点都不喜欢自己留给这男人的最后印象是如此讨人厌的模样,但无妨了,只要他放开她,她可以顺利离开,便再也没机会遇见这男人了。

    讨厌就讨厌吧!

    总比他喜欢她却再也看不见她好!

    凤二圈住她的臂膀没有松开,一分也没有。

    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他此刻当真放开了她,这女人绝对会毫不犹豫的马上转身跳下海去……

    不管他对她的情绪是喜欢还是讨厌,他都不可能眼睁睁看她这样找死的跳下去。

    “我警告你,大胡子,你若再不松手,就要对我的后半辈子负责!我一辈子都赖着你缠着你不放,你将永远都摆脱不了我!听见了吗?”她看似冷静地出声好心警告他,一颗心却是连自己都不明白的变幻莫测。

    她究竟是想要他放开她?还是不放呢?

    该死的,她竟然有点迷惑了……

    而凤二的决定,就是一声不吭,直接将人给打横抱起,笔直又坚定的走回自己的舱房里去。

    一刻钟前还混乱成一团的一群人,此刻全都夸张的个个摊在甲板上,嘴巴张大大的仰望着上方的天空。

    天,好蓝好蓝。

    一朵朵白色的云像棉花似的,很可爱的点缀着蓝色的天空。

    全部的一切,都平静得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真的……正常了。”龙七瞪着手上的罗盘。

    不只罗盘正常了,天空万里无云,风和日丽,彷佛方才那个狂风乱舞、大船乱转的世界根本不曾存在过。

    什么海神怒了,都是骗人的……

    她究竟是怎么办到的?她究竟是神还是妖?飘在海里不知几日都没死,面对混乱的一切处变不惊,甚至可以告诉他该怎么做才能解决这一切……

    他半信半疑,结果那姑娘说的竟然都成真了。

    “老大,你怎么了?”一只手掌在龙七面前晃了又晃,“是开心傻了吗?大家都说老大好厉害呢,带我们走出困境。”

    “如果是我就好了。”

    “咦?不是老大吗?”阿毕说着,刚好瞄到龙七手上的罗盘,虽然他看不懂罗盘,但这罗盘跟平日的一样,上头的指针没有乱跑,忍不住问:“罗盘也好了?是吗?老大?”

    “嗯。”

    “天啊!这也太神奇了!”

    “所以不要动不动就把人家姑娘当妖女,还要祭什么海神,真要把好好的姑娘给丢进海里,海神才真要怒了呢。”龙七故意扬声道,就是要说给那些弟兄们听的。说完,这位老大头也不回的离开现场。

    现在整艘船上和海上都安静得很,龙七这声狮吼似的告诫传得老远,每个躺在甲板上还在赞叹天好蓝、海好静的人全都听见了,头皮不禁开始有点发麻。

    “老大不会打算秋后算账了吧?”

    “老大像那种人吗?”

    “像啊,不然他是哪种人?何况我们还对他刀剑相向—— ”

    “可被打的是我们啊,又不是老大。”

    “那怪谁?还不是我们自己打不过老大!”

    “那怎么办?”

    “这阵子就听话点,该做什么就多做点,让老大找不着我们的错处,懂了吗?”

    “如果这样还是不行呢?老大会不会赶我们下船?”

    “现在才知道怕,会不会太晚了点?”

    “是太晚了点……”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纷纷在心里都怨怪起当初偷听老大和凤二谈话的那位,视线全都不由自主地转向某人。

    这位“某人”,正是拿刀伤了凤二的海叔。

    一见众人的目光都扫向他,海叔不悦的从甲板上跳起来——

    “怪我吗?我只是陈述我听到的事实,要不是你们自己怕死,会做出那种事?想找替死鬼也别想找到我身上!你们当我海叔是吃素的?”咆哮了一串话后,海叔也跟着离开了现场。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阵无言。

    “我们刚刚说什么了吗?”

    “他那是作贼心虚……”

    “所以,他吼我们做什么?”

    “就跟你说他是作贼心虚……”

    甲板上,又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公子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 公子别来无恙全文阅读 | 公子别来无恙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