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三生三世小桃源 > 尾声 情深缘也深

三生三世小桃源 尾声 情深缘也深 作者 : 雷恩那

    尔后,春寒料峭,春信终在这最后一波寒意结束后放肆来访。

    正霖二十三年,春。

    重生在这一世的苏练缇年十九,芳华正盛的她深觉在过去的一年里活得简直堪称波澜万丈,许多事出乎意料,许多的不可能亦都变成可能,彷佛天道令她一再回到十八岁,就为了与某人相遇相知相惜。

    而今,才感觉日子稍稍回归了上一世她所认知的那样,老天爷又带给她一项惊奇——她家师父竟又动了想收徒的念头,很可能她就要添一个小小师弟!

    真的是“小小师弟”,也才十岁的男孩子,听说已经能靠着针黹活儿帮身为裁缝的寡母撑起一个小家。

    于是她谨遵师命,今儿个特意回一趟“幻臻坊”帮着师父掌掌眼,顺道考核一下这位未来的小小师弟“功力”约莫几成高。

    结果令她好生惊奇,很能明白师父为何想收之为徒。

    那孩子不仅针线绣缝熟练,对于绘制绣样和织图天分也高,难得的是品性好、耐性亦佳,当真是株好苗子,甭说她家师父动心,连她也动心。

    正式拜师的日子定在三天后。

    苏练缇给未来的小小师弟备了一大盒子的果脯和精致小食,并让自家侯爷遣给她的一名护术送孩子回家,她想着要把师弟辛守鸿和师妹方景绵叫来师父的彩园,再由师父亲口告知他们收徒之事……

    她才想着,人就晕过去了。

    当今日跟去“幻臻坊”的护卫快马传来宁安侯夫人晕倒的消息,宋观尘破天荒怠忽职守,皇城军司的武练才进行到一半,他就把向来亲力亲为的活儿丢给副手,策马朝“幻臻坊”疾驰。

    听到妻子出事,那瞬间彷佛天塌地陷,他头一次体会到这般滋味。

    万丈红尘,茫茫人海,那是他两世为人才得以寻到一抹光,也就只有她明白他的一切,丑恶、痛苦、憎恨、算计……他黑化的那一面能坦然向她展露,不需藏着掖着,也就只有她傻得那样温柔,直直走进他心里,任他怀抱她的光,吸食她的美好,将自己伪作光明。

    她若然不在了,他会如何?

    大步踏进“幻臻坊”时,他面上神态、身上迸发出来的气势,令在场所有人贴墙的贴墙、抱柱的抱柱,没谁敢上前寸步。

    倒是花无痕像已猜到他会赶来,朝他微微一笑,平心静气道:“正歇在她未出阁之前的小院里,侯爷尽可去探探。”

    宋观尘什么虚礼也顾不上,仅硬点头,随即风也似赶到丝芝小院。

    他赶到时,从里边出来的方景绵险些撞在他身上。“师姊夫!”

    宋观尘一把将她拎开。当真是用“拎”的,他抓住小泵娘的后颈子,直接提着搁在一边去,且还得庆幸他不是用抛的、丢的或掷的。方景绵却哀叫了,不是哪里被拎痛,而是心疼擦得干干净净的木质地板。

    “师姊夫、师姊夫!得脱靴啊!没脱靴不给进!”小泵娘非常有原则,鼓着小脸跳过来挡人。

    宋观尘没跟她啰嗦,除下两只黑靴立时往她怀里塞,他脚步停也未停,笔直朝里头被垂纱轻掩的内寝间走去,任由小泵娘在他身后不满地嘟囔。

    “侯爷。”苏练缇的两名贴身丫鬟刚收拾好药碗,端着托盘撩开垂帘走出,齐齐向宋观尘行礼,其中一婢子抿唇笑道:“夫人已醒,正等着侯爷。”

    不用宋观尘指示,两个贴身丫鬟双双退了出去,把地儿留给自家主子们。

    宋观尘撩开纱帘入内,整个人略僵硬地走近榻边,然后坐下。

    从头到尾两只眼睛瞬也不瞬,只晓得要紧紧盯着榻上那人儿。

    那人背靠迎枕半坐半卧,脸色较寻常时候苍白,唇瓣也好像白了些许,但眸光是清明澄澈的,一如既往如许温柔地看着他。

    “当师父跟我说,有一名护卫赶去找你,妾身就想着侯爷定要跑来的。”腼腆一笑。

    “其实只晕过去几息罢了,就坐着跟师父说话,说着说着忽觉胸口发闷,脑袋瓜便往桌面上趴了下去,两个丫鬟很快就把妾身扶住,所以一切好好的,哪里也没伤着。”

    “哪没伤着?师姊拿脸撞桌面时,把下巴磕出一小块瘀青啦!”原来方景绵还没离去,探进内寝间插话,怀里还抱着宋观尘硬塞给她的大黑靴。

    苏练缇顺手抓起一颗小抱枕朝师妹丢去,后者笑嘻嘻轻松躲开。

    “不是要去帮我买张记的蜜饯吗?我要吃酿酸梨和甜醋梅,馋死了,还不去?”

    方景绵笑得更清亮,脆声道:“好啦好啦,这就去这就去!师姊明明没有多爱那些酸酸甜甜又咸咸的零嘴儿,现下却直吵着要吃,欸欸,果然肚子里有娃娃了就不一样啰,还有师姊既然怀了身孕,可不好再拿枕子丢我,要养好力气准备生娃娃呀!”

    这丫头绝对是故意的!

    苏练缇本想让她家侯爷先缓一缓气,因为他明显惊着的模样,面庞轮廓那样紧绷,眉目显现出厉色却染着惶惑,他很不安,她能轻易察觉。

    她想等他气息稳下再告知他,为何她会胸闷发晕,但景绵跳进来直接摊牌,小泵娘话一说完转身就溜,根本很故意。

    内寝间里只剩他们夫妻俩独处。

    苏练缇望着面前傻了似的男人,有些担心了。“侯爷……你没事吗?”

    随着方景绵爆出的那些话,宋观尘怔忡的目光从妻子脸上移—盖着暖被的肚子上,然后,定住不动,连眼珠子也不动。

    “侯爷你……啊!宋观尘!”苏练缇惊呼一声,眼前高大男人宛如被断了线的提线木偶,“啪!”一响倒在她脚边榻上。

    苏练缇连忙推开被子倾身去看。

    “本侯……本侯没晕,只是……突然像没了力气。”连续重击心灵神魂的惊吓,任他再剽悍也快挺不住。

    妻子正紧张地帮他解开腰带、扯松他的襟口,试图想让他呼吸顺畅些,宋观尘仰望那张美好的鹅蛋脸,缓缓露笑。“夫人亲我一口吧,亲亲我,本侯就精神了。”

    他的所求很快得到回应,苏练缇怜惜地抚摸他的俊颊,低头亲吻他。

    缠绵缱绻,气息交融,他没有让她退开,而是接手掌控,从被动变成主动,边吻边坐起身,把她吻回那团大迎枕上,终才放了她。

    他找到她颚下一小块已抹过凉膏的青紫,爱怜地亲了亲,一只大掌轻轻贴上她平坦的肚腹,瞳仁儿微湛,彷佛仍不敢置信那里头正孕育着一条生命。

    苏练缇将手覆在他手背上,轻声道:“师父的哮喘症这一年来皆是请太医院的人过来诊治,几回下来就跟一位周姓御医交往深了,妾身晕过去那时,刚巧周御医给师父送药,后来把了脉,确定是喜脉无误。侯爷刚才来时,在前院厅堂上没见到周御医吗?”

    宋观尘摇摇头。“本侯没留意堂上有谁,只想尽快见到你。”

    闻言,她抿唇一笑。“妾身吓着侯爷了。”

    他展臂将她揽进怀里,脸埋进她丰柔秀发中深呼吸,仿佛这样才能平复“受重罚”的心灵。

    “关于孩子,侯爷觉着如何?”她与他十指相扣。

    “夫人与我房事和谐,每每本侯金枪不倒,战得夫人频频求饶,本侯满身精华全给夫人,次数又那般频繁,夫人自然是要怀上的。”

    这迟人缓过气儿后又来逗她!

    苏练缇边笑边捏他的手指,脸蛋晕红。“你、你……谁问那个啦?妾身是问,侯爷心情如何?妾身肚里有小娃娃了,侯爷欢不欢喜?”

    “不欢喜!”

    “啊?”她略紧张的抬眼望他,见他双眉微纠,面颊微鼓。“有了娃儿,夫人心里就装着别人了,本侯地位堪忧,如何欢喜?”苏练缇瞠阵结舌,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都想抓他的手咬一口。

    “有你这样当爹的吗?还跟自家娃儿吃起醋来?”

    “就吃醋!”他大爷理直气壮。

    “你、你你……”好气也好笑,骂不出话来,只好凑上去乱亲他一通。

    宋观尘一掌扶着她的后脑杓,毫不客气地亲回去,闹到最后两人都笑了,交颈相拥在彼此臂弯里喘息。

    好半晌,内寝间里只有两人或交错或相叠的呼吸声,还有那只有对方才能清楚捕捉的心音,心心相印,灵犀相通,这一世他们拥有彼此,而今又添一条小生命。

    苏练缇听到她家侯爷略带鼻音的低语,温息徐徐拂进她耳里——

    “刚才那是蒙你的。夫人许给本侯的不只是身子,还有心,还有魂魄相依,你识地我三世,而我终在这一世得到你,如今我有了你,有了孩子……试问,怎可不欢喜?”

    他被她推开一小段距离,只为看清楚那张俊颜。

    丙不其然,他的眼眶已泛红,那令苏练缇一颗心又酸又疼又觉无比甘甜。

    她再次投入丈夫温暖宽阔的怀抱,说出了令他安心的承诺——“妾身三世为人,就为与侯爷结这一份缘,情深缘也深,轻易不能离……宋观尘,你在我心上,永远无谁可以取代,你可明白?”

    某位大爷一看就知道内心已十分受用,搂着得来不易的媳妇儿,偷偷笑得见牙不见眼。

    “嗯……”有点小傲娇地哼声,健躯却是诚实得很,紧蹭着媳妇儿不放。

    他抱着她,亲吻她的耳珠,欢喜道:“夫人离不了我,本侯总算彻底明白。夫人放心,我绝不会离开你。”

    苏练缇笑了,偷偷笑在心里。

    没办法呀,她家侯爷就是需要多多宠爱的孩子,怎么宠都不够的。

    她愿宠他,心甘情愿纵着他,只求他身上无伤、心上的伤亦能疫愈。

    这一世,他们来到彼此身边,情缘缠绵,开花结果,他们会很好很好,会十分圆满,会有更多新的展开等着迎接他们。

    前景可期,繁花似锦,她有心爱之人并肩同行……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三生三世小桃源最新章节 | 三生三世小桃源全文阅读 | 三生三世小桃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