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夫条件 第十二章 作者 : 宛姝

第七章

人一旦无耻与无赖起来是没有底线的,林明逸已经有些忘却当初挑起事端的是他,阮月池要是气得不行地反驳他,他还会嘟嘟嚷嚷地说怪那天喝了太多酒。

多么可恶至极的男人啊,阮月池忽然想到阮母先前对她讲的关于林明逸的光荣事迹,现在想来,绝对不是捕风捉影。

没有办法,阮月池只好妥协,她同意林明逸和她睡一个房间,但一个星期得有两天让她单独睡,理由是她得写稿,她需要安静。

林明逸答应了,在阮月池允诺的当晚他就堂而皇之地挤到她的被窝里,阮月池不情不愿地慢吞吞地从浴室里出来,看着床上棉被里探出的那颗毛绒绒的脑袋,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慢慢爬上床,背着林明逸躺下去。

几乎是一瞬间,林明逸的手臂就从身后环住了她的腰,他手臂上传来的炽热温度隔着一层轻薄的睡衣熨烫在她腰月复间。

阮月池觉得自己背靠着一个大火炉,就算对于秋天的夜晩也太过热了,阮月池用手肘往后顶了顶林明逸的肚子,嗫嚅,“你离我远点,热死了。”

林明逸根本不听,他反而黏得更紧了,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咬牙切齿地低骂,“不要脸。”

林明逸在她背后开心地笑了。

阮月池决定不理他,她往上拉了拉被子,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入睡。过了不知多久,脑袋越来越沉,她觉得自己应该是睡着了。可奇怪的是,脸上总是痒痒的,是蚊子吗?不应该是蚊子,这样的季节哪来的蚊子?是羽毛吗?也不可能,她房间里又没养鸡养鸭养鹅,哪里来的羽毛。

“啪!”阮月池终于忍不住伸手一挥,想要赶走在她脸上作怪的东西,可手掌心碰到的明明是温热,微微带刺的触感。

她倏地睁开眼睛,看到林明逸一副做贼心虚地捂着下巴懊恼的模样,见阮月池醒来,他登时睁大了眼睛,下一秒,又胡乱地转动眼珠,就是不敢往她脸上看。

阮月池危险地眯起眼睛,她非常平静地问:“为什么还不睡觉?”

林明逸垂下了眼睛,小声地说:“要睡了……”

“嗯……快睡吧,明天还要上班。”阮月池没再多问,她重新闭上了眼睛,同时将被子拉得更高,遮挡住了半张脸。

可仅仅过了几分钟之后,便感到一股热气游离在她的额角,阮月池紧闭着眼,她感到太阳穴的青筋正在砰砰直跳,她发誓,只要这股热气再近一公分,她的拳头就要挥舞出去了。

不料,有什么温热又湿漉漉的东西在她额角轻轻舌忝了舌忝。

阮月池背上的毛瞬间就竖了起来,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她猛地睁开眼眸,身子一翻,两条长腿一跨,整个人长牙舞爪地跨坐在林明逸的身上,她的两只手也精准地掐住了他的肩膀,不让他动弹。

她烦躁得不行,又气得不行,喊道:“你究竟想干什么?你要是再乱来,今晚你就别想睡了!”

阮月池喊什么不好,偏偏朝林明逸喊了一句今晩你别想睡了!这就是往林明逸蠢蠢欲动的心火上浇油,他本来算有贼心没贼胆,而现在是整个人都被撩拨起来了。

……

翌日醒来,阮月池已经学乖了,她现在明白,和她住一起的这个男人既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而是有些神经质倾向的怪人,月复黑或者两面派都不足以形容他,他倒是十分擅长上一秒对你柔情款款,下一秒就能对你强势威胁。

阮月池已经怕了,虽然几乎每晚都得面对林明逸的八爪鱼攻势,可起码她的小命保住了。她对林明逸更加温柔了,就怕他像一颗炸弹一样随时爆炸。

她既然已经服软,林明逸自然就更加猖狂,可就算她再年轻,身体也经不起这么折腾,腰总是酸得不行。

每当夜幕降临,只开着一盏壁灯的卧室里总会传来一阵又一阵令人面红耳赤,

直到林母的一个电话来到,如同往这汹涌的潮水中投入一颗石子,小小的石子却激起了千层浪。

接到电话时,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林明逸与阮月池正一同平和地享用早餐,两人安安静静地各吃各的早餐,林明逸先阮月池一步用完,收拾好餐具后,他就和以往一样拿起报纸看了起来,边看边等阮月池吃完,然后他准备送她去上学。

现在,每个她有早课的上午,他都会这么做。阮月池拿他没有办法,就只好同意,他现在连十分钟的路都不让她走了,美其名她前一天晚上已经很累了,第二天就应该轻松一点。

阮月池听后差点吐血,他明明是为了在车内占她便宜,每次他送她,他总要亲够她起码一分钟,才放她出车门。

此刻,林明逸的心情显然也很好,阮月池只能悄悄地瞪瞪他。

忽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破了这样的平静,林明逸不着痕迹地蹙了蹙眉,他放下报纸,拿起手机,漆黑的眼珠在瞄到来电显示人时,不自觉地微微一动。

他接起电话,喊了一声,“妈,找我有事吗?”

电话那边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林明逸的眉毛越蹙越紧,阮月池也不禁跟着皱起眉,她停下吞咽的动作,一动不动地观察着林明逸的神态。

是发什么什么事情了吗?

电话那边的林母似乎十分激动,林明逸的脸色则越来越难看,他就这么一直沉默地应对另一边的歇斯底里,末了,才补上一句,“我知道了,您不用说了。”

林母显然还不想善罢甘休,她还想说什么,可林明逸贴在耳朵上的手机已经渐渐滑落了,他索性什么也不说地挂断了电话。

阮月池紧张地咽下了一口唾液,她看着林明逸深沉的表情,斟酌地低声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林明逸随意地将手机放回桌子上,他勾了勾唇,只说了这三个字。

没什么?阮月池快速地眨了眨眼睛,按照她看过的故事书以及她写过的故事书的经验,但凡一个人说没什么的时候,就是有什么。

所以,林明逸为什么撒谎?

林明逸捕捉到阮月池探究的目光,他笑了笑,“吃好了?”

阮月池点点头,她已经吃饱了。

“那我们走吧。”林明逸站起身,走到阮月池的旁边,十分自然地拉起她的手,两人相偕往外走。

被乖乖牵着手的阮月池其实有很多问题想问,就在刚刚,她忽然意识到,自从她和林明逸订婚后,她就没有再见过林明逸的爸爸、妈妈,那次订婚宴,居然是唯一的一次。

虽然现在阮月池与自家父母的关系也不怎么样,可她起码还跟林明逸回去过两次,四个人也算吃过两次饭了。

可回林家,却是一次都没有。之前阮月池都潜意识地忽视了这个问题,因为她觉得是假订婚,就没有在意,可跳出被限制的思维圈,林父林母可不认为她和林明逸的订婚宴是假的。

可为什么,林明逸一次都没有带她回去吃过饭?

这个问题,显然非常严重,阮月池却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看着一旁脸色令人捉模不透的林明逸,阮月池的心越来越往下沉。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买夫条件最新章节 | 买夫条件全文阅读 | 买夫条件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