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卷二) 第三十五章 作者 : 黑洁明

又一日清晨,她方睡醒,就见他侧躺在一旁,支着脑袋瞅着她。

只是这一回,他一身劲装,长发都束好了,一副打算出门远行的模样。

她还没开口问,他已抬手抚着她的脸。

“阿澪,二师叔急信来召,我得临时出门几天,你可会记得想我?”

她拍开他的手,“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他不恼,只笑:“你若想我,就多念我名字几遍,让老天保我平安。”

“天地无情,你还是自求多福吧。”她翻过身去,不想理他。

可那男人就只在她脑袋后头,笑着说:“就是天不保我,你保我就好啊,人言有灵,你多念几遍,保我平安,我定也能平安而归。”

听着他低哑的声嗓,她万般无言,小脸不知为何,莫名热红起来,半晌方能恼火挤出一句。

“拜托你快滚!”

他听了,只笑得更开心,倾身低下头来,在她耳畔,悄声交代。

“记得想我啊。”

那低语灌耳入心,让她心颤,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已起身走开,留她一个人脸红心跳的躺在原地,既恼恨又羞窘。

谁人如他这般不知羞呢?

鬼才会想他!

结果几日过去,她做什么也老想起这家伙,就是查看那被转录到宝镜中的巫文,也无法专心研读。

无心再继续查看那巫文,她翻转宝镜,将其搁在桌上。

夕阳西下,晩风徐来。

她看着那落下的余晖,心思仍觉烦杂,干脆取出玄姬,弹琴静心。

琴声轻轻,铮铮在十指下轻响。

那琴音确实有用,让她的心思静了下来。

大黑金刚杵中的巫文,记载着大千世界的事物,那看似简单的记录,却有着最基本的一切,包括算学数术,咒文受加的方式,还有着法阵术式的基础解释。

它甚至记载提及了创造圣亚克沙的人——

乌塔拉迪萨。

可惜她搜寻万象宝镜里大黑金刚杵中的记录,却再找不到和这人有关的其他记述。

这几年,她教会了宋应天巫文,他也教她防身的符文法阵。

她知他仍在研究她的血,研究其中的不死咒,但她怀疑他有多大进展。

圣亚克沙的术式,太长太复杂,即便是她也没办法强背下来,需要闇之书在手边,方能施作完整的咒术。

前些日子,他曾用见闻法阵把她血中的咒术展开来给她看。

“你看,你的血里,除了外面这法阵术式,里头尚有另一层,你对这有概念吗?会不会当年对你下咒的人,其实试图在你身上使用圣亚克沙?”

“这不是圣亚克沙。”她告诉他,道:“我不知这是什么。”

“外面这术式和内里的术式,看似不同,但却相生相合。”他看着她说:“里面这法阵,加叠了上百层的术式,外面这法阵虽然简单些,却是引动里面这法阵的关键,这内外两种法阵里的术式,互有相关,生生不息,若想解咒,必得断开其连结,但我试过很多次,可惜没成功过。”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只见他盘坐在那儿,手拿那装着她血的琉璃瓶,微笑道:“不过,这些年,我也不是老在做无用功,倒是发现了一件事。”

“什么事?”她挑眉。

“妖魔们想要你的血,是因为你血中隐含的这不明术式,能快速修复血肉,可这血的效用,不是无止境的,若装在这瓶里或许就是,若打开来搁着,或是他们吃入肚里,吸收进身体中,过一段时间,这术式的能量也是会耗尽的。他们需要你的血,是因为他们无法自己制造这术式产生能量。”

“所以这几年你搞懂了他们需要我的血,所以才来追杀吞吃我,你真是太了不起了。”

这话万般讽刺,但她忍不住,他搞了这么多年,就告诉她一个她早就知道的事,要她忍住不嘲讽他实在太难。

他听了顿恼,就是笑。

“欸,万事起头难啊,有因才有果,要解决一件事,总要先找出脉络来,然后方能顺藤模瓜啊。”他伸手支着脑袋,笑笑的说:“因为你的关系,我方发现,原来这世上妖怪魔物的血中,也有术式呢。”

她一怔,猛地抬眼朝他看去。

只见他笑看着她,道:“以前我没多想,袓师爷教我什么,我就当是什么,自从我发现原来你被下了咒,检查了你的血,发现里面竟有法阵术式,后来我才想到要检查妖魔的血,才知道他们血中也有。”

“你是说,妖怪也都和我一样是被下了咒?”她拧眉。

“有可能。”他瞅着她说:“一个两个有就算巧合好了,但我至今所见的每一个都有,那就不是巧合了。你想过这世上的妖怪是从何而来的吗?天生如此?后天化生,虽然他们的记忆大多十分混乱,但据我所知,有一些曾经是人、是精怪,以往祖师爷同我说,这些人或精怪,后来因为走歪了,心思不正,方吸引了邪秽,所以转化为妖。哪什么是邪秽呢?”

这话,教她想起多年前,他就曾在书中写下怀疑人与妖及神的差别与关联。

关于邪秽,许多年前,大巫女也曾和她说过类似的事。

人若作恶,那恶念便会召来秽物,召来恶,引来魔。

她所习的巫文是她们那儿自古代代相传的咒术,大多数人只知如何使用,却不知其中作用的道理,她也是在窥看了那苍穹之口魔人的心,接触了闇之书之后,才了解一部分,但却也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

若换做紫荆,或许会知道更多吧?

想起那被她害死的好友,她心又一抽。

哼,看来她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呢。

见她脸色微变,眉目之中又现阴霾,他轻触着她的手。

她一怔,回神,只见他看着她说:“我以为,这邪秽,其实是引来的妖兽魔物,人心不正,会散发不好的气息,妖兽魔物会被吸引而来,诱哄以让其主附身,无论其主是妖是魔,若以此加诸了咒术在人与精怪身上,就能进一步转化为妖,让其肉体变得更加强大,供其主使唤利用。只是这些将其转化为妖的术式,虽各有不同,却有同样的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它们的术式都不完全,或者该说,不够好。虽然这些术式都能强化身体力量,却也同时快速消耗身体,脑子因此渴望快速补充能量,所以容易失控,无法自制。就像得了消渴病的人,肚子饿时容易脾气不好,得吃饱了才能平心静气。这些不完全的术式,让妖怪肚子太饿时,会疯狂的想要吃东西,除了进食的本能,其他都无法顾及,所以他们才会吃人,那是最快的方式。”

他指向半空中,见闻法阵展示出来她血中的球形术式,道。

“和你的不同,妖怪血中的术式都有其缺失。这些年,我看过许多妖怪血中的术式,那其中的排列大同小异,却和你血中外层的术式有六成像,只是简单些,没那么复杂,若真要说起来,我觉得那些术式,看来都只是仿品,唯有你体内的这个,是确实达到阴阳平衡的。”

她瞪着他,“你什么意思?”

“乌塔拉迪萨。”

他看着她说:“大黑金刚杵里,说这人是圣亚克沙的创造者,我认为他不只创造了圣亚克沙,或许他也创造了不死咒的术式,毕竟不死的战士,方能称作最强,不是吗?如果能找到闇之书,查看这两个咒术之间的术式,或许就能找出其相关的连结,从而解开它。”

她继续瞪着他,“我不知道闇之书在哪里。”

“嗯,你说过了。”他瞅着她笑,“如果找不到闇之书,那有夜影的血也是可以的。”

阿澪心口一停,眼角微抽,冷声道。

“你要是不想活了,大可去试着招惹夜影,但在那之前,你最好先放我出去,我可不想永远被困在这岛上。”

她记得他当时只是笑了笑,说他又不是笨蛋,他可还想留着小命多活几年呢——

指下的琴弦毫无预警的,突然断裂。

她回神,却来不及闪,断掉的琴弦狠狠的打在脸上,见了血。

阿澪看着那滴血,心头陡地一跳。

现在想来,宋应天从不曾正面说他不会去找夜影。

她知道他想要查看圣亚克沙的术式,若换做旁人,只要有脑子的就知道不该去招惹被唤作妖怪之王的家伙,可那家伙连应龙的东西都敢偷,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一颗心,莫名跳得更快。

接下来几日,她心神不宁,坐立难安,做什么都无法静心。

鬼岛上,除了她,就是苏里亚,他很少在她面前化作人形,她知宋应天交代他要准备过冬,那家伙总会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化作人形,砍柴、洗碗,打扫房间。

有一回她远远看见他倚在桌案前摆棋,还以为是那王八蛋回来了,匆匆上前才发现是苏里亚不是他。

“别学他那样!站没站样,坐没坐相!看了就让人生气!”

阿澪恼火的怒斥,让那精怪微愣,迅速的坐直了身子。

那困惑的模样,教她看了更恼,却是恼她自己更多。

他不过就是个精怪,能懂什么?

她甩袖转身走开,对那不知在外头搞什么的男人更恼。

夜半,噩梦又来,可这回,被妖魔追杀、啃咬、吞吃的,却不再是她,是那个总是笑容满面的蠢蛋。

她吓醒过来,身上衣裳再次汗湿。

那一夜,再不能眠,夏夜晚风也无法消去心中惊惧,她又气又怒,却仍怕那梦是真的。

等她回神,她已脱去一身湿衣,到澡堂洗去一身汗水。

夜深人静,她只听到自己的心在跳。

当她将自己整个人浸入水中,再出水面时,却看见那男人推门走了进来。

阿澪一怔,还以为仍在梦里,可他在眼前,脱去了风尘仆仆的衣,露出了结实精瘦的身体,他身上有大片的瘀青,还有些许擦伤,但没有被啃咬过的痕迹。

他走到池边,入了水,来到她身前,朝她伸出了手,将她拥入怀中。

她看着他低下头来,感觉到他微暖的唇贴着她的,感觉到他热烫的气息探入嘴里。

他在水中,拥着她,吻着她,呼吸着彼此的呼吸。

热泪盈在眼眶,到这时,方知他不是梦,她能尝到他的汗水,感觉到他的体温,他强而有力的心跳,他拥抱着她,以额贴着她额,教心贴着心。

“阿澪……”

腿的,他贴着她唇,唤着她的名。

“你可曾想我?”

一颗心,微微颤。

她攀着他肩头,撇过头,他却仍执意在她耳边追问。

“可想我?”

那追问,教她羞恼,他语气里笃定的笑意,更让她火大。

他知她想了,方才乍见他,她根本和投怀送抱没两样,她该死的想念这男人,可他却仍要问,要她说出口。

刹那间,恼羞成怒,她脱口就道:“不想!我就没想过!想都没想过!”

“一回都没有?”他不死再问。

“一回都没有。”她嘴硬的回。

低低的,他笑着叹了口气,然后松开了手。

没料到他会松手,她一怔,转头抬眼朝他看去,她原以为他进澡堂,是想同她一起,可那男人却退了开来,拿起藻豆,开始打泡沬。

“既然你不曾想我,那也不用勉强。”他无奈笑看着她,“你洗完了吗?还是想同我一起再洗一回?”

一时间,她脑袋里一片空白,竟不知该气该羞还是要恼,只有一胀脸红得发烫。

方才那会儿,她早已被他吻得晕头转向,撩拨得浑身发烫,如今他却一副不打算继续的模样,她能如何?求他吗,

火冒三丈的,她出了水,抓起衣裳披上,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少爷(卷二)最新章节 | 少爷(卷二)全文阅读 | 少爷(卷二)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