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少爷(卷二) > 第十二章

少爷(卷二) 第十二章 作者 : 黑洁明

    “所以,你知道他。”见她那模样,他扯着嘴角,道:“也是,你活那么久,什么没见过。”

    她回神,无法置信的看着他,白着脸破口大骂:“你疯了吗?哪个不好偷你偷他的?你以为你有几条命可以死给他看,别说是鬼岛了,他就是要毁了洞庭都只是弹指之间的事——”

    “不是偷,是借。”他把微湿的长发从衣领中捞出来,老神在在的说:“只是借来看看而已。”

    她怒到极点,真想伸手掐死前面这不知轻重的王八蛋,可她还没动手,忽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蓦然而来。

    阿澪头一跳,只见眼前那男人扬起嘴角。

    “来了。”

    她更惊,那家伙却只是弯身捞起那颗银球,握住了她的手。

    一会儿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别拆我台,好吗?

    她惊疑不定的瞪着眼前那老神在在的男人,忽地看见了一切,他多年前怎么开始这件事,如何用尽心机,想尽办法,才偷到了那大黑金刚杵,还有他为何要这么做的原因与理由。

    因为那讯息量太多,她呆瞪着他,小嘴微张,却吐不出声。

    她被他搞得头晕脑胀,完全还来不及消化接收到的东西,根本不知该说什么。

    喏,你可小心拿好了,别松手啊。

    他将那银球交给了她,牵握着她的手,就往外走去。

    屋外忽然景色又变,原本在前室的景,蓦然出现眼前,她不知是这屋转了向,抑或是外头那林子转了向,可她知,他将雷风和芙蓉、冬冬所在的前室,挪移到了一旁,把他这屋转到了前头。

    那无形的压力更强,教一颗心跳得飞快。

    就在她以为鬼岛会再次受到攻击时,一名浑身雪白的女子缓缓从林子里走了出来。

    那女人衣是白的,发是银白色的,眉是银灰色的,一双眼是浅蓝色的,就连唇也没有什么血色,只带着淡淡的粉,可她五官十分纤巧细致。

    她很美,美得不可思议。

    每当那女人往前走一步,空气就变得更明亮,更洁净,也更冷。

    明明天上还有蓝天骄阳,可阿澪却觉得很冷,她能看见自己吐出的每一口气息,都化成了氤氲的白烟。

    她星谁?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因为那女人已来到眼前,他看着那女人,微微一笑,朝其颔首躬身。

    “云姑娘大驾光临,应天有失远迎,失敬之处,还请云姑娘见谅。”

    女子闻言,也扬起嘴角,微笑颔首,“宋公子客气,是云嬢匆匆来访,未曾先行来函,多有打扰,还望宋公子海涵。”

    “不打扰,不打扰。”他笑着说:“在下只怕怠慢了云姑娘。云姑娘此番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那美如天仙的女子,瞧着他,再瞧了一旁的阿澪一眼,跟着才瞧向阿澪手中的银球,可她只瞥了一眼,就又抬起眼来,微微一笑。

    “云娘让宋公子见笑了。”她扬起美目,语柔音软的说:“我家琅琊,听闻了传言,误会了宋公子,以为家兄失窃的大黑金刚杵在你这儿,所以才做了傻事。”

    “啊,原来方才那是琅琊兄吗?失敬失敬,我洗澡洗到一半,没多注意。”他故作讶异,笑着说:“不过琅琊兄还真没误会,这大黑金刚杵确实是在我这,不过那是我从一闯岛的妖怪手中得来,我才要请人送去给二师叔,让他找找原主是谁呢。”

    说着,他抬手在半空中画个圆,取出了一只黑色木盒,交给了那银发女子。

    “这下正好,云姑娘兄长既是物主,在下也不用让人多跑这一趟了。”

    阿澪闻言超傻眼,身旁这人睁眼说瞎话的功力,简直比山高、比海深,更让她傻眼的,是眼前那女子,竟然没戳破他那胡说八道。

    “宋公子真是有心人。”云娘接过黑盒,也没打开检查,只对着他柔柔一笑:“雪娘这就送回去给家兄。”

    “麻烦云姑娘跑一趟了。”他客气的说着。

    “不麻烦。”她浅浅再一笑,却没转身走人。

    他瞅着她,噙着笑再问:“云姑娘,还有事吗?”

    “我家琅琊,”她美目流转,又转到了阿澪手上,轻声道:“能还我吗?”

    “啊,那是,瞧我这记性。”他笑着朝阿澪伸出手,“阿澪,球给我。”

    明明这女人就在眼前,阿澪不知他搞什么鬼,要这样把球传来传去的,但仍把球给了他。

    他握住那银丝天罗,转手就要放出琅琊,却在松手前,停了下来,瞅着那女人道。

    “对了,云娘,琅琊兄闯岛时,误伤了一人,你能否帮我瞧瞧?”

    云娘听闻此言,抬起了眼。

    一时间,空气变得更加寒冻。

    他瞅着那女人笑着,阿却感觉得到他心跳飞快,别说是被那女人盯着的他了,就是站在一旁的她都心跳加快,全身冷得直打颤。

    云娘眼也不眨的瞧着他,他也眼也不眨的瞧着她笑,握着银球悬在半空的手,晃都没晃一下。

    半晌,云娘方颔首,轻言浅语的道。

    “既是被我家琅琊误伤,云娘自当为其善后。”

    他在瞬间松了口气,一得她承诺,他眼也不眨就松开了银丝天罗,将其扔到半空。

    银球上天散了开来,放出了那被困其中的凶猛男人,那家伙一出来,手持双剑又要攻击他。

    “琅琊?”云娘语轻轻,开口制止了他,“休得无礼。”

    她声不大,却异常清晰,响在每个人的耳里。

    那男人吃了一惊,这才发现她在这里,一见云娘,他瞬间就停下了攻击的动作。

    云娘眉目轻扬,瞧着他,把黑盒子往他那儿递去,“这大黑金刚杵,你带回去吧。”

    男人眼中戾气未收,剑眉微拧,他瞪着宋应天,双手紧握剑柄,手上双剑依然嗡嗡作响,一副想将他大卸八块的模样。

    可到头来,在云娘的注视下,那男人只是抿着唇,反手收了双剑,上前来接过那只玄黑木盒。

    云娘见了,这才转向宋应天。

    “宋公子,带路吧,我们去看看那伤者。”

    宋应天收了银丝天罗,转身就牵着阿澪往回走,阿澪很想叫他松手,可当她发现那叫琅琊的人仍杵在原地没走开时,她不由自主的也握紧了他的手。

    原本该是他屋室的地,在他俩进屋时,不知何时,又成了雷风与冬冬、芙蓉待的前室厅堂,雷风仍意识不清的躺在地上,被芙蓉附身的冬冬仍眼眶含泪的守在他身边。

    见有人进门,她一怔。

    宋应天看着她开口:“没事,云姑娘是来为雷兄疗伤的。”

    说着,他带着阿澪让到了一旁。

    那叫云娘的女人,迤然在雷风身旁跪坐下来,伸手搭住了他的脉,但一双浅蓝瞳眸却瞧着坐在前方的冬冬,然后再瞧向了宋应天。

    忽然间,阿澪知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了,而且显然这叫云娘的女人也知道。

    雷风伤得太重,没救了,换做旁人都救不了,可这女人可以。

    应龙是神,还是云娘兄长,想当然耳,这女人当然也是非人。

    “你能救他吗?”宋应天看着她,开口问。

    云娘抬眼揪着他,道:“可以。”

    “怎么做?”他问。

    “我需要一杯温酒,还有——”云娘抬起了纤纤玉指,指向了冬冬,“龙君之血。”

    在场的人,纷纷一怔。

    “冬冬不是龙君。”宋应天开口。

    “可我是。”芙蓉从女儿身上脱体而出,现出了真身,跪在一旁,看着眼前的云娘,“你需要多少?”

    第一次瞧见她真实的模样,让阿澪为之一怔,那女人一脱离冬冬,冬冬就昏了过去,可即便如此,她仍能看见她和冬冬有多像,更让人吃惊的,是她和云娘的模样也很像,一样是银发白肤,只是她的眼是蓝緑色的,雪肤上还有隐隐浮现的薄鳞在其上。

    云娘闻言,看着她道:“一滴即可。只是你要晓得,龙君之血,非常人能抵受,他也有可能就此身亡,便是活了下来,也需长年待在极阴之地,不能离水而活。”

    听到这事,芙蓉迟疑了一会儿,但宋应天开了口。

    “我想,这对雷大哥来说,并不是个问题。”

    芙蓉抬眼看他,只见他微微一笑,道:“你知他早打算,在冬冬十八之后,便要入岛,到龙界找你,这会儿不过是早了一年。”

    闻言,芙蓉泪又上眼,不觉握紧了身前昏迷男人的手,再看向一旁的女儿。

    “可冬冬她……”

    宋应天知她担心什么,只再道:“冬冬不会有事的,白露和苏爷会照顾她的,你若真不放心,我们就让她住到应天堂去,雷大哥若醒着,定也不会反对。”

    芙蓉挣扎着,最终仍是因为感觉到雷风的脉搏越来越微弱,方含泪点了点头。

    宋应天见了,牵着阿澪去倒了一杯温酒,塞到她手里,再牵握着她回来。

    阿澪不知他在搞什么,她不想偷看他的心,方才那些他给她看的记忆画面、那些疯狂的片段,她都还没来得及消化,可就是不看,她也知他在云娘面前,这般寸步不难的牵握着她,定也有他的用意,所以一直没抗议的跟着他。

    云娘拿银针取了芙蓉一滴血,混入温酒中,再让芙蓉喂雷风喝下,然后她张开双手,拉出一小型法阵,印入雷风胸口。

    法阵微亮,旋即消失在雷风体内。

    “接下来,就看他的造化了。”

    雪娘说着,起身瞅着宋应天,道:“宋公子,打扰了。”

    宋应天朝她颔首,微微一笑,牵着阿澪,一路送她到门外。

    “既然有琅琊兄在,应天就不送了。”

    瞅着他,云娘又瞧阿澪一眼,方微启薄唇,轻轻道。

    “宋公子,人生苦短,你可别再做傻事啊。”

    闻言,宋应天又笑。

    “谢云姑娘金言,应天会铭记在心的。”

    云娘用那双蓝眸瞅着他,笑了笑。

    “难怪白凤那般喜欢你,想来你是最像他的一个啊。”

    他听了,仍笑。

    “云姑娘好说,应天尚未及祖师爷真传千万分之一呢。”

    还未及呢?光看这说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耍嘴皮子的功夫,只怕这小子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了吧?

    云娘轻笑着,只道:“欠他的情,我这就还了,再有下回,你可好自为之了。”

    听闻此言,阿澪才知原来这女人会来,竟也是他打从一开始就算好的。

    他知就是他偷了应龙的东西,云娘也会因为欠了齐白凤的情,出手相救。

    这男人真是胆大包天,她真不知他有没想过,这女人也有可能装作不知,看他去死啊——

    她转头瞪他,却见他脸上笑意更甚,不看雪娘,反瞧着她,笑着说。

    “应天知道,谢云娘,您慢走。”

    莫名的,阿澪脸一红,她欲抽手,他却死不肯放。

    云娘在这时转身下了门廊,朝等在草地上的琅琊走去。

    那凶猛武将,垂眉敛目的等在那儿,原先手上的玄黑木盒不知被他收去哪里,见云娘走来,他立刻上前,守在她身后。

    那女人如来时一般,一步一步的走出了林子。

    随着她而来的寒气,也在她离开时,随之退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少爷(卷二)最新章节 | 少爷(卷二)全文阅读 | 少爷(卷二)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