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少爷(卷二) > 第三章

少爷(卷二) 第三章 作者 : 黑洁明

    热汤滚滚,菜满桌。

    黄昏时,男人们把几张小桌在前方厅室里拼成了一张大桌,白露和冬冬把菜上了桌,阿澪见人这么多,本不想凑这热闹,才要出门却被一个看似五六岁大的娃儿抓住了裙角。

    那娃儿有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还绑着两根小辫子,抓着她的裙角,一脸无辜的仰头看着她,开口张嘴喊了一句:“姨。”

    阿澪一怔,不知这娃儿是从哪跑来,她直瞪着这孩子,有那么一瞬间没有动弹,然后下一刹,那孩子发现引起了她的注意后,松开了她的裙角,改而抓住了她的手,冲着她傻笑娇声道。

    “姨,我口渴,我想喝水,能不能请你倒些水给我喝?”

    阿澪本要甩开那孩子的手,但那孩子的手小小、软软的,对她没有半点害怕,只有全然的信任,然后下一瞬,她看见白露对着这孩子唱摇篮曲,看见苏小魅将她抛高高。

    瞬间领悟过来,不禁转头看向厨房忙了大半天的女人。

    白露抬眼看见了她与那孩子,她没有急着走过来,没有赶着把孩子拉开,她只是继续待在厨房,看着自己的孩子拉着她的手,眼中没有惊惧畏怖,没有害怕恐慌。

    一时间,喉微紧,心又缩。

    阿澪知道,几年前,白露怀了身孕,肚子渐渐大了起来,她就只在刚生完那个月没上岛,后来她肚子消了,阿澪知她生了,却从来不曾看白露或苏小魅带孩子上岛。

    那对夫妻,对自家孩子绝口不提。

    她没有问,因为她比谁都还要清楚,苏小魅和白露不信任她,不相信她,当年她为求脱身,曾在他俩之间挑拨离间,他们害怕她会伤害自己的孩子。

    对他们来说,她不是人,是非人。

    是因为宋应天,才不得不忍受的客——

    “姨?”

    软软的手,又轻轻拉了她一下。

    她低下头来,看着那个和她爹一样有双大眼的娃儿,那孩子见她低头,又笑。

    她渴了,她知道。

    阿澪不由得伸手,拎起桌上的茶壶,替那孩子倒了一杯水。

    “谢谢姨。”小小的丫头,用那肥嘟嘟的小手,捧着那杯水,和她敬了个礼,才低头喝起了水,然后笑着将茶杯还给了她,这才咚咚咚的又往外跑了。

    白露到这时,才端着碗盘走了过来。

    “你的孩子?”阿澪看着她,忍不住开口。

    “嗯。”白露点头,一边摆着琬筷。

    “叫什么名字?”她将茶杯放回桌上,哑声再问。

    “少华。”白露看着她,微微一笑:“苏少华。”

    “为什么?”

    “阿魅本来想取小花的,不过我觉得小花虽然可爱,姑娘家的闺名,还是雅一些好,便改少华了。”

    “你知道我不是问这个。”阿澪看着她,声喑哑,再问:“为什么?”

    “因为少爷是对的。”白露望着她,柔声说:“你和我们一样,没有不同。”

    阿澪看着她,一时无语,心更紧。

    白露把碗筷全都摆好,并在一起的两张方桌,摆了九副碗筷,包含了她的。

    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冬冬已上前来,拉着她到桌边坐下。

    “阿澪,快开饭了,咱们一起坐这儿。”

    她还有些怔忡,没回神,再回过神来时,人们已陆续入座。

    雷风坐在冬冬的另一边,然后是白露、苏少华、苏小魅,再过去是风知静,那兽人身边坐着冷银光,跟着是被银光扶着入座的宋应天。

    那是她身旁的位子,见他坐下,她微微一僵,想要起身走开,他却挽着衣袖,举起酒壶,替她倒了一杯酒。

    “阿澪,我们这儿,难得如此热闹啊。”他说着,放下酒壶,拿起酒杯,递到她面前,微微一笑,“今天是除夕,身为东道主,本应尽一下地主之谊,可惜我不能喝酒,你替我同大伙儿敬一杯酒吧。”

    这话明摆着把她当了自己人看,还是亲之又亲的人。

    她微僵,在座的每个人,更是瞬间全都朝她看来。

    阿澪没起身,可也没伸手去拿那杯酒,气氛瞬间冻结一般。

    桌上大锅滚滚,冒着蒸腾白烟。

    他仍看着她,举杯的手仍举着,那双带笑黑眸,渐渐的、一点一滴的,蒙上了些许的什么,可他垂下了眼,自嘲的扯着嘴角,又笑。

    那笑,让她/心口一抽。

    蓦地,眼前那双举杯的大手,悄悄往回缩。

    未及细想,她双手已伸了出去,指尖轻触着那酒杯,也触碰着他的指尖。

    刹那间,他停了一停。

    两人的手,一起捧着的酒杯,停在半空。

    那原本垂下的眼眉,又抬起,黑色的瞳眸,微讶的看着她,然后真实的笑意重新入了那双眼,改变了他整张脸的表情。

    她可以感觉到他的开心,不只那笑,不只那眼,还有那无以名状的喜与暖,由指尖而来,汩汩上了心。

    在那片刻,她能听见心跳的声音。

    然后,他笑着松了手,让她接过了那酒杯。

    她捧着那杯酒,抬眼看向其他人,轻言浅语,态度从容的道。

    “阿澪在这儿,替少爷敬诸位一杯。”

    说着,她以杯就口,喝掉了那杯酒。

    有那么一瞬间,厅室里一片沉寂,然后苏小魅第一个跟着举杯,笑着道。

    “宋兄、阿澪姑娘,我也敬你俩一杯,愿咱们接下来一年,都能如今年这般平顺。”他一口干掉那杯酒,一边吆喝:“来来来,快吃吧,趁热吃,趁热喝,别等菜冷了。白露你多吃点,吃饱些。少华,把嘴巴张开,啊——”

    小丫头在爹爹的吩咐下,一点也不秀气的把嘴儿张得好开好开。

    “好乖好乖。”苏小魅看了笑开怀,立时赏女儿一汤匙鱼冻,边说:“这你澪姨花了大半天工夫做的鱼冻呢,好不好吃啊?”

    “好吃!”小丫头开心的用力点头。

    苏小魅飞快再捞一汤匙切成小丁的鱼冻,搁她饭碗里。“好吃那就快多吃点,要不一会儿全让贪嘴少爷给吃了。”

    此话一出,让白露好气又好笑,在桌底下拍了他大腿一下,边温声同女儿说。

    “少华,好吃要和姨说什么?”

    小丫头闻言,立刻抬起头来,冲着阿澪露出灿笑,大大声说:“谢谢姨!”

    阿澪无言以对,但那丫头丁点也不介意,还抓着汤匙捞了碗里的鱼冻丁,回头递到白露嘴边:“娘也吃,好好吃的,咱们快多吃些!”

    自家女儿哪个没学,就学了阿魅的快嘴,让白露瞬间有些窘,但仍是张嘴吃了女儿送上来的孝心。

    那鱼冻丁入口即化,带着微微的辛与酸,虽然有药味,却不浓厚,只刚刚好去了鱼的草腥味,真的是好吃,让她有些吃惊,自家女儿喂了她,更是开心的干脆起身一一捞给每个人。

    “雷叔叔吃点,冬冬吃点,澪姨也吃点,少爷也吃点,银光姨也吃些,阿静叔叔也吃些。”中途到一半,她为了分菜,还爬上了桌面,怕她栽到酸菜白肉锅里,苏小魅大手一伸,干脆整个将她抱了起来,助自家宝贝丫头一臂之力。

    她分完一轮,坐回自个儿位子上,还叹了一口气,露出一副大功告成、心满意足的笑。

    “喂,丫头,你是不是忘了啥啦?”苏小魅见了,忍不住问。

    “啥啊?”她回过头来,眨巴着大眼,看着自家爹爹。

    “我啊。”他指着自己鼻子,“你爹我啊。”

    她呆看着他,伸出胖胖小手摸了摸他的脸,又送上额头碰了碰他的额,然后一脸困惑的问:“你怎啦?没烧啊?爹爹你哪儿不舒服吗?”

    闻言,银光终于忍不住喷笑出声,她一笑,其他人也跟着忍俊不住笑了出来。

    苏小魅既无奈又好笑,差点垂泪给自家娃儿看,“丫头,你谁都给了,为啥就单单忘了你爹我啊?”

    此话一出,让那娃儿好震惊的瞪大了眼,惊呼出声。

    “啊?!”

    “是不是,是不是?想起来了吧?”他咕哝着。

    少华看看桌上那空盘,再看看一脸哀怨的爹,瞬间露出惊慌的脸,只因桌上的那盘鱼冻,方才早让她分完了。

    “那……那……”她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勉为其难,忍痛把自己的碗递给爹爹,说:“那我的给爹爹好了。”

    见她那万般为难的样子,让在座其他人纷纷又笑,可苏小魅接下来没节操的反应,更是让人笑声连连。

    “啊,我就知道我家少华最喜欢爹爹我啦——”说着,还一把抱住了女儿,笑着将她举高高的。

    “你这结论哪来的啊?”银光又笑。

    苏小魅眼也不眨,厚着脸皮的道:“因为好吃的要留在最后啊,少华,对不对?”

    小丫头机灵得很,当然立刻点头如捣蒜,“对对对。”

    白露又羞又窘,只能假装没看到旁边这一大一小,干脆起身替大伙儿添白饭。

    苏家父女耍宝不断,逗得众人直笑,银光甚至说要认这娃儿当干女儿。

    这一餐年夜饭,整晚笑声连连不断。

    看着眼前这不知多久不曾见过的温馨热闹,阿澪拿着筷子,吃着白米饭,有些怔忡,又想起当年同巴狼、阿丝蓝、蝶舞,云梦一块儿吃饭的过往,教心微紧,又疼。

    她食量曾经很大,但这两年,她胃口已恢复从前,吃得不多。

    旧日回忆,教她更加没了胃口,不由得停了筷,搁了碗。

    蓦地,身旁的男人,在她搁下碗筷时,在桌下握住了她的手。

    她一怔,抬眼看他。

    他没看她,他正同冷银光和风知静在说话,聊着他俩几位共同的长辈与亲友近况。

    她应该要拨开他的手,可他的手仍有些寒冻,即便吃了热饭热汤,仍有些寒冻。

    他也吃得不多,中毒后,他胃口一直不好,所以她才会做那酸中带辛的鱼冻。

    天寒地冻,啥菜也是热的,可越是热,他反倒越吃不下。

    他碗里的饭,只吃了几口,还剩一大半,那几口,便是配着那鱼冻入口的。

    他喜欢那鱼冻的味道,她知道。

    不是吃给她看的,他真的喜欢。

    这只手,如雪中冻枝,虽不再如初时那般瘦骨嶙峋,可也没好到哪儿去。

    她看着那苍白削瘦的大手,不禁趁着贪嘴的苏家父女埋首分切那只烤鸡时,起身又去厨房,端了两盘鱼冻回来,大盘的递给了白露,小盘的就放自个儿前头,她分了一些给冬冬,然后舀了一些到他碗里。

    她起身时,他没多看她一眼,她回座时,他也没回首。

    桌上又爆出一阵欢乐的笑声,她没听到是发生了什么事,只知他也笑了出来,然后他看见了碗里的鱼冻。

    他停了一停,回首瞧来,她装作不知,只垂眼重新拾筷,吃着冬冬送到她碗里的豆腐镶肉,可她能从眼角余光看见,他抬起了手,也重新拾筷,吃了起来。

    剩下的大半碗饭,他吃到只剩几口。

    她见了,忍不住把空碗递给冬冬,冬冬自动为她盛了一碗白饭,阿澪舀了点鱼冻,再舀了点酸菜白肉锅的热汤,淋在自己碗里的鱼冻和白饭上。

    淋了热汤的鱼冻,化在了白饭上,吃来更加鲜美。

    他照着做了,把剩下的几口饭也吃完。

    当她把手收回裙上,那只大手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又覆到了她小手上。

    真好吃。

    他想着,笑着想。

    改明儿个,咱们自个儿再煮些吧。

    她没理他,没瞧他,却也没缩回手。

    他的手,吃了饭,总算暖了些,热了点。

    一餐年夜饭,就这样热热闹闹,笑声不断的吃完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少爷(卷二)最新章节 | 少爷(卷二)全文阅读 | 少爷(卷二)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