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星小妻 尾声 是柜子还是贵子? 作者 : 莳萝

钟暮离并不希望孩子太早来报到,影响到他们夫妻甜蜜恩爱的生活,而赵涵还未满二十,生孩子对母体伤害较大,她希望在身体各方面都成熟了再要孩子,所以她也乐得配合她做一些避孕措施。

但周围的人可不这么想,眼见钟暮离回来已近一年,赵涵却迟迟未传出好消息,一个个都心急如焚,尤其是黄氏跟钟鼎纮。

黄氏担心她迟迟未能生下孩子,地位会不保,而钟鼎纮眼看孟飞跟古筠心都要生下第二胎了,刚成亲不到三个月的古砚北跟新婚妻子也传出好消息,偏偏最早成亲的儿子跟媳妇一点消息都没有,这可把想抱孙子的他急坏了。

于是他又当公公又当婆婆的,四处打听哪间庙宇求子最灵,催促媳妇上那间庙求菩萨,让他们国公府赶紧有第三代。

对于这一点赵涵很无奈,又不能跟公公说这不是她的问题,是他儿子不愿意。

但她也只能当个乖巧的媳妇,上寺庙烧香祈求了。

这一日,赵涵领着刚嫁做人妇的绿豆到庙里上香,两主仆一起跪在佛祖前面。

赵涵向佛祖讲述了她的无奈,之后摇着签筒求了支签好回去向国公爷交代。

她正要去取签诗,却看到绿豆还念念有词的,仔细一听,原来是在请佛祖保佑自己早日怀上孩子。

绿豆在三个月前嫁给了明才,这两夫妻趣味相投,都是包打听,还让人无法怀疑到他们身上,完全是做探子的料。

明才因为这项专长,三年前被钟暮离带到敌国潜伏着打探军情,也立了不少大功。

回国后因为常与绿豆接触,两人又特爱打听八卦,还都能挖到秘辛,这一来二去的就谈出了感情,在赵涵跟钟暮离的作主下,三个月前两人成亲。

听到绿豆的祈求,赵涵实在很想说,绿豆你才十几岁,不用急着生孩子,但是这话她说不出口,毕竟那是他们根深蒂固的观念,跟她这个从小受现代教育的思想南辖北辙,她更改不了,只能劝她晚点生孩子对大人好,对孩子更好,身体会比较健康,但是看起来效果不彰啊。

她有些感叹地吁了口气后去取签诗,请师父帮她解签,师父问了下她求的是什么,她随口说道:“求子。”

师父若有所思,瞅了瞅她,而后浅浅一笑,将签诗还给她,只说了句,“贵子已到来。”

她顿时满头问号,她问求子,什么柜子已到来,她要柜子做什么?

赵涵的脑袋像是打了结一样,完全想不明白,但看师父笑咪咪的看着她,她也不好解了签却不添香油钱,将一张为数不小的银票塞入香油箱中便到外头等绿豆了。

没一会儿,绿豆气呼呼地从里头出来,“夫人,气死奴婢了,奴婢请师父帮忙解签,师父竟然让奴婢不要强求,这意思是说奴婢是不会下蛋的母鸡吗?”

“不要强求的意思应该是机缘未到,既然机缘未到,你好好享受新婚生活就好,不要刻意去求造成心理负担,这样反而更不容易怀上。”看到绿豆这么气愤,赵涵安抚着她,让她不要钻牛角尖,可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这么解释究竟对不对。

“是这样?”

“当然。”

“那我就放心多了。”绿豆拍了拍胸口,“对了,夫人,您抽到签诗,师父怎么解说?”

“师父惜字如金,只说了一句‘柜子已到来’。”难道是暮离从海外买的柜子已经到港了?”

“柜子?”绿豆念念有词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拍了下手,“是贵子!大师果然是大师。”这样都能看出夫人以后生的是贵子,太好了,回去要赶紧跟国公爷说这事,国公爷肯定会打赏她的。

两人一边慢步走下台阶,一边谈着签诗。

忽地,绿豆拉住赵涵,一脸嫌弃,“世子夫人等等,我们绕道,别走这里,晦气。”

“怎么了?”

“您瞧!”绿豆手指指去,“林之易,还有他身后的那几个林家人。”

赵涵愕然的看着满脸胡碴、撑着拐杖一跛一跛爬上阶梯的林之易,这个模样还是当年那个京城四少之一?

“他怎么会变成这样?”

“夫人,您有所不知。”

“你又知道了什么?”

绿豆扶着她往另一边走去,“林之易跟宝珠郡主成亲后,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闹,有一次宝珠郡主把人家青楼的清倌给毁了,还闹到常平王那里,为此,常平王可是狠狠教训了两人,警告林之易若是再上青楼就打断他的腿。

“林之易当时是乖了一阵子,可大约一年后又故态复萌,玩弄了个清倌,这次宝珠郡主直接带人杀到青楼,让人把光溜溜的两人丢到街上,更当众一刀刺死那清倌。宝珠郡主因为当众行凶,被皇上撤了头衔,同时还下旨不许和离,林之易则因为伤风败俗,被发配到矿场半年,回来时已瘸了一腿。

“宝珠郡主的银子被赵绢卷走了一大半,生活上无法像以前那般富裕,常平王也不愿意资助她。现在林之易瘸了一条腿回来,她还要用自己的体己钱养他,想和离却又离不得,心里头是怨得不得了,只能每天吵。

“听说她被林之易狠打了一顿,收敛了一些,后来只要宝珠郡主跟他吵,他就会拿起拐杖狠揍她一顿,现在她好像被打怕了。其实看他们这样生活痛苦,奴婢只觉得这一切都是报应,活该。”

“林之易瘸了一条腿还能打赢宝珠郡主?”赵涵有些诧异的看着绿豆。

“他可是从矿场那种不是人待的地方出来的,在那种地方不狠就等着被欺负,等着被折腾死,他瘸了一条腿出来,怎么也比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公子哥来得强壮。从那种地方厮杀出来的,他的脾气怎么可能像以前一样,肯定是狠的。”绿豆捂着嘴小声提醒,“所以夫人,像他这种把世子爷当成仇人的人,我们还是离远一点,免得给自己找麻烦。”

“说的也是。”

说话间她们已经来到自家马车前,上了马车便让车夫火速走人。

赵涵觉得今天算是白去了,师父怎么会跟她说柜子……她要一个柜子干么?

后来她思绪一转,决定不纠结了,还是好好的跟暮离过好两人的甜蜜恩爱生活,管他柜子不柜子,孩子这种生物,还是等他们过腻了两人生活,觉得应该有一点变化,再生一个吧。

不像赵涵那样根本不在意,绿豆一回到国公府便马上去找钟鼎纮,同他说大师解签的结果。

当钟鼎纮听到“贵子已到来”,当即眉开眼笑,之后开始翻阅各种书籍,想替这个即将到来的珍贵孙子取蚌好名字。

约莫九个月后,某日凌晨,国公府里传出动静,一阵兵荒马乱之后,阵阵痛苦的呻吟与哭泣声自某个院子里传出。

直到清晨破晓,一道洪亮的哭声响起。

钟鼎纮笑得合不拢嘴,马上替宝贝孙子命名,钟奎。

奎为二十八星宿之一,国公府世代都是武将,钟鼎纮希望自家能出个文人,又希望这个孙子能得到神仙庇佑,因此取名钟奎,儿子媳妇反对皆无效。

当钟鼎纮将写了名字的纸张拿到刚出生不过两个时辰的孙子面前,得意的宣布孙子的名字,同时解释其字义,讲述自己的希望时,回应他的是一句“草泥马”。

做为一名刚出生的新生儿,被人强势命名为钟奎的小婴儿不断发出呼呼呜呜的声音,骂着眼前这个老头子。

钟奎?你怎么不把老子直接取名叫钟魁!这就是你花了九个月时间取的?文采实在让人担忧。

一旁的赵涵嘴角剧烈一抽,眼皮跳个不停。

她、她没听错吧?她怎么听到熟悉的“草泥马”,而且那三个字还是从她儿子口中吼出来的?那是个刚出生的婴儿耶!

赵涵火速想到一事,怔愕的看着儿子,儿子该不会也是穿越者吧?

瘪子,贵子……她顿时恍然大悟,当时师父说的是贵子!

师父口中的贵子,该不会跟她一样都是穿越而来的旅人吧……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福星小妻最新章节 | 福星小妻全文阅读 | 福星小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