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星小妻 第九章 洗刷冤屈还清白 作者 : 莳萝

天气清朗,万里无云,午时的阳光火辣辣的照射着山谷中一条崎岖难行、毫无人烟的路上。

一行五六人的小队顾不得停下来歇息,顶着热浪策马急驰,在路上卷起滚滚烟尘。

位在最前头的领队回过身对着身后的人喊着,“少爷,经过前面那个坍塌的隘口就到燕霞镇了,那里有个小佰口,有不少船只会在那里做补给。”

“很好,一口气通过隘口,赶在天黑之前搭上前往京城的船。”古雁南长臂一挥,双腿一夹马腹,胯下坐骑便如疾风般冲了出去。他到绫县送聘礼,回程时却遇上强劲的大暴雨,连下了两天,过大的雨势让山体滑落,诸多岩石、树木被冲进河道,造成河道淤积,影响了来往的船只通行,他便带着少数几人改走陆路,由别的县城搭船先行回京,剩余的人马则随着自家商船回去。

当一行人心无旁骛地通过隘口时,前方不远处的斜坡上突然滚下一团东西,前头的人使尽全力闪避,差点坠马。

急驰中的马儿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扬起前蹄,紧接着发出一声声长鸣,马背上的众人火速双腿夹住马腹,手中紧紧抓住缰绳,靠着多年经验控制好自己的坐骑。

他们这才发现那是一名女子,她全身蜷缩着,发出痛苦的。

荒郊野岭为何会突然窜出一名女子?恐怕有诈。古雁南一行人连忙抽出随身武器戒备。待坐骑狂躁不安的情绪稍稍缓和后,古雁南便让身后的手下前去查探,“古玄过去看一看。”古玄向前询问,“这位姑娘,你没事吧?”

“求求你们……救救我……”女子伸长手臂,全身颤抖地向前面的人求救。

她骨瘦如柴,满脸惊惶,不像是山贼抑或是江湖杀手派出来转移他们注意力的幌子。

“这荒山野岭的,你一个姑娘家怎么会在这里?”古玄无视女子的求救,质问着。

“我、我是从大山上偷跑下来的……我被人卖进大山,求求你们……救救我……”女子断断续续痛苦地说着,眼底充满渴望的看向其他人,忽然激动的对着古雁南大喊,“古……大少爷……大少爷……姑……爷……”

迸雁南锐眸眯起,淡漠的看着那名女子,“你认识我?”

“姑……爷,我是……春燕……”

迸雁南赫然睁大眼,“你是林之语身边的那个丫鬟?你不是回乡成亲了!”

春燕用力点头又摇头,“姑爷,求求您……救救我,我、我被少爷卖进大山给人……当共妻,好不容易逃出来……却在这里迷路……”

迸雁南没有再多问什么,直接下令,“古玄,带上她,先到燕霞镇找大夫。”

春燕是林之语的贴身丫鬟,林之语生重病时都是她负责熬药喂药,当年的真相她必然知晓。

若是赵涵听到的传言是真的,那他想洗清身上的罪名,春燕绝对是关键人物。

约莫半个月后。林府突然来了个不速之客,来人气势不凡,浑身散发着一股让人心底发凉的森寒气息,令大厅笼罩在一片冰冷之中。

林家几房的人全坐在大厅里,连林之易也在其中。他对于古雁南今日到来的目的颇为不解,但从他的态度、气势以及外头层层护卫的阵仗看来,显然是来者不善。

大房老爷林聪贤坐立难安,感到阵阵寒意自脚底窜起,下意识的抖了抖。

他强撑着询问:“古贤侄,自从之语那丫头过世后,你便未再上我林家,不知今日前来有何要事?”

他浸婬朝堂多年,早已经练就了一身看人的本事,古雁南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样,他自然不会认为古雁南是来话家常缅怀过去的。“我来讨一笔债,这么多年过去,这笔债该偿还了!”

林聪贤接触到他凛冽的阵光,心下顿时一阵慌乱,心虚地问着,“债?贤侄,我是林家的主事者,我怎么不知自家人与你有债务纠纷?”

迸雁南严肃质问,“硬是将杀人罪名安在我头上,让我背黑锅,这债你说怎么还?”

“什么?贤侄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不清楚?”林聪贤心下大惊,小心地观察着他冷硬的一神情,想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一点端倪。

尤其是林之易他们三房的,听到“背黑锅”这三个字,更是骇得浑身寒颤,手脚冰冷。

莫非当年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林之易随即想到所有的事证全部都被他给抹除了,没有任何一丝证据可以证明古雁南的清白,一想到这里,他又瞬间安心了许多。

“想来林家的人健忘,没问题,我会让你们记起的。”古雁南讥笑了声,“来人,将人带进来。”

不一会儿,身形依旧消瘦,但是经过这一阵子休养,已经恢复以往五六分容貌的春燕被带了进来,低着头有些瑟缩地站在古雁南身旁。“这人是谁,相信你们林家的人应该都有印象,尤其是三房的人,对她应该更是记忆深刻才是,毕竟她曾经是你们林家的家生子。”

林家所有人的目光全落到春燕身上,乍看只觉得陌生,可愈看愈是熟悉。

突然间,有人惊呼出声,“春燕!”当有人认出春燕时,林之易的内心震荡了下,一抹惊讶快速的掠过他的眼底,心下直觉大事不妙。他不动声色地扯过身后的墨子,无声地说了几个字,墨子看清楚口型后,随即偷偷溜出了大厅。

“天啊,真的是春燕!”

“她不是回乡嫁人了?”

“她跟古大少爷今天过来的目的有什么关系?”大厅里一片窃窃私语。

“相信你们都很清楚,她曾经是林之语的贴身丫鬟。”

林聪贤看到春燕就什么都明白了,他很快就镇定下来,开始编造说法,“古贤侄,春燕确实曾是之语的丫鬟,但之语过世后她便回乡嫁人。不瞒你说,这是对外的说词,事实上她趁着府中办理之语丧事时偷了之语的一些首饰,被当场抓到,却矢口否认。

“这种对主子不忠又满口谎言的丫鬟,我林府万不敢将她留下,因此将她卖给人牙子,而她的父母为了名声着想,也对外说她是回乡嫁人,若不然这春燕是家生子,怎么可能发卖,你说是吧!”

言下之意就是春燕是个偷儿,不管她说什么都不要相信,打算藉此将所有的过错推到春燕身上。

“林大老爷,当年我就对林之语的死有所怀疑,只是苦无证据,只能任由你们抹黑我,对我古家予取予求。”古雁南眸光森寒,看着林家这些人,嘴角勾起一抹讥笑,“今天若是没有万全的证据跟证人,我是不会登门的,你却将所有事情推到一个丫鬟身上,三言两语就想抹掉这一切,当我好欺负是吧!”

“不,古贤侄,我怎么会认为你好欺!”

“春燕,林大老爷这么说,你有什么要为自己平反的,说出来吧。不用担心,你已经是良民,不再是奴仆身分。”古雁南作势弹了弹衣袖上的灰尘,提醒着春燕。

春燕深深的看了眼林家人后,跪在古雁南跟前,眼眶含泪,悲戚地哭诉,“古少爷,我并未偷盗小姐的饰品,全是大老爷与三房的人合谋诬陷的。

“三年前,您千里迢迢为小姐求来了药,三夫人将药包交给我,还特地交代这是从神医那里求回来的,要我熬药时千万要仔细的看顾好。当时炉子上还熬着杏林堂大夫开的药,我担心小丫鬟们会弄错,便将您求回来的药包先收到柜子里,为求谨慎还上了锁。

“就在这时候,六少爷急匆匆的自外头回来,手里拿了一个药瓶,跟我说这是他特地替小姐求的丹药,绝对可以治好小姐,让我马上喂小姐服下。

“我告诉六少爷说,夫人交代要让小姐服用您送来的药,若是要让小姐先服用他带回的丹药,可能要请示三夫人。但六少爷马上就发怒了,不理会我,直接进小姐的屋子喂小姐服下两颗丹药,约莫两刻钟后小姐就吐血,不到一个时辰便暴毙而亡。

“六少爷担心他所做的事情被揭穿,于是连夜让墨子将我绑了卖到人牙子那里,更交代人牙子必须将我卖得远远的,回不了京城,至于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胡说,满口谎言!春燕,我林家待你不薄,尤其是之语待你情同姊妹,你是收了古雁南多少好处,竟替他这样污蠛我!”林之易激动的怒喝。

“够了,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古雁南冷喝一声,“请人进来!”

不一会儿,古玄领着四人进入,其中一名是白发苍苍的老者,一名做着道士打扮,另外两个看得出是这两人的随从抑或是徒弟。

林之易看到进来的一人后,脸色再也维持不住,手心倏地冒出冷汗。

那四人礼貌性的对古雁南拱了拱手,“古少爷。”

迸雁南抱拳回礼,“王神医、余道长,贸然请你们过来实在有些抱歉,但今日有件冤案需靠你们解决,还望两位能够将当时的情形告诉在场所有人。”

白发苍苍的老者向前,开口道:“古少爷,来龙去脉我们几个已知,你放心吧,我们绝对会将当时的经过如实告知在座的人,毕竟这事也关系到老朽及余道长的声誉,我们绝对不容许任何人抹黑。”

林之易心下大喊不好,悄悄的退了两步,隐身在几位兄长身后,想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这两人身上时,偷溜去寻找救兵。

迸雁南锐眸横去,“林之易,你是当事人,还是留下来听听吧,免得事后喊冤。”

“当年之语就是吃了你带回的药材才暴毙身亡,这有什么好说的,况且你古家也赔了我林家银子,这事就此揭过,事隔多年你才替自己喊冤,不觉得可笑至极?”林之易气急败坏地道。

“你不用急着再次将林之语的死因推到我身上,究竟是谁害死她,恐怕不是你说的算。”

“两位,你们各执一词,不如让我这个老人家来做个评断吧。”

“你……”是个什么老东西!

林之易心下才这么臭骂老者而已,老者便沉笑了两声,起身向大厅里的人拱手作揖,“老朽王布衣,在外有个称呼叫气死阎罗,我想在东华国里还算有些名气,我所做出的诊断想来是有公信力的。”

一听到这两个名称,林家人又一阵哗然。

这王布衣是谁?他可是赫赫有名的神医,妙手回春的医术将不少人从鬼门关前给拉了回来,也因此才有气死阎王这个称号,有哪个人没有听过他的大名?

“老朽今日是为了三年前林姑娘吃了我所开的药方暴毙而亡这一事前来,老朽也将当年古少爷所誊抄的,由杏林医馆汪大夫诊治时所开的药方跟纪录带来。为了避免被污老朽与古少爷串通,来此之前也特地请汪大夫将当年看诊的纪录一同带来,两相对照这才有公信力。”

这时,一直未作声的道长也起身,拱手道:“贫道姓余,人称太德道长。”

太德道长这称号一出来,立即又有人惊诧低呼。

太德道长的名气虽然不及王布衣大,但是他擅长炼制各种养生美容、强身健体的丹药,听说太后曾经向他求过药,因此众人多少也听过他的名号。

“既然杏林医馆的人未到,那贫道先说吧,一会儿贫道还要进宫面见太后,无法在这里待太长时间。”太德道长看了下外面,手心向上,跟着他一起来的徒弟立刻从所背的褡涟中取出一本册子交给他。

“我这人做事谨慎,因此上门向我求过丹药的信众,他们的名字与所需品项、给付金额皆会逐一记录,这本册子上头纪录了这些年上门向我求丹的人名。”太德道长直接翻到做了记号的那一页,念道:“洪胜十年,闰四月,三日,京城人氏林之易,求回元丹,金一千五百两。”念完的同时,他将册子让林家几位长者看了几眼,证明他所言不假。

“有听过回元丹的人应该清楚它的效用,固本强元,对于大病初愈者有很显着的疗效但若是重症者,绝对禁止使用,每位前来求回元丹者我皆会特别交代,这不是秘密,我想在座应该有人服用过回元丹,想必知晓这事。”太德道长的视线落在林家一名中年男子身上。

那人连忙尴尬点头,“是的,我曾经服过,效果非常显着,但一定要大病初愈的人才可服用,此药对于病中之人会药性相冲,反而不利于病人。”

“大病初愈的人服用一颗回元丹,药量已算是很大,重病者一口气塞了两颗,分明是想要她的命,而不是要救治她。”太德道长眸光复杂的看了林之易一眼。

“现在死无对证,道长你当然可以跟他们一起诬陷我。”林之易极力反驳,死不承认当时做的事情,“之语是我妹妹,我有什么理由要害她?”这时,杏林堂的汪大夫匆匆赶来,顾不得擦掉额头上的汗,先向在座所有人致歉,“抱歉,在下来迟了,为了找出当年的医嘱跟纪录,着实费了一番时间。”

“汪大夫相信你们都很熟悉,不用我再介绍。”古雁南道。

“这是王神医嘱咐我必须带来的,请王神医过目。”汪大夫恭敬的将那几张纪录交给王布衣。

“把东西交给我吧。”

忽地,一记充满威严的声音由外面传进来,一名穿着官服、神态威仪的中年男子大步跨进门内。

林家人再度惊呼连连,来的竟是御史大夫陈光儒大人,此人为人正派,不结党营私,更不收受贿络,专门弹劾文武百官,是皇帝最信任重用的人。

只要他到某个官员家中坐坐,那个官员的官运可能就到此止步,甚至有可能祸及全族,在朝官员没有一个人不怕他。

林聪贤看到陈光儒,心下更是慌乱,完了,他的官路到头了!他为了得到大笔的好处,忽视真相包庇族亲做出诬陷之事,陈光儒免不了要参他一本。

“是。”汪大夫恭敬的将物品交给陈光儒身后的随从。

王布衣的徒弟也将他们带来的证据全数交到那人手中。

看到大官出现,春燕瞬间有了主心骨,用力咽下所有惊恐,跪爬至陈光儒跟前,重重磕了一下响头,“大人,民女有证物能证明自己所言皆是事实!”

“你有何证据?”

“当年六少爷喂小姐服下丹药时,随手将药瓶交给民女,里头还有两颗丹药。那时民女担心屋里人进进出出会将药瓶打破,于是将那药瓶放在了小姐屋内的一个密格里,只要小姐的屋子没被动过,相信东西一定在那里。”

“那你现在带着我的人前去查看,若是还在原处,便将药瓶取来。”

事情发展至此,林聪贤巳经不敢再为三房出头,现在他只担心自己的乌纱帽会不保,在心底盘算着该如何切割自保。

三老爷林聪明从头到尾龟缩着未吭一声,将一切交给自己大哥处理,这时只能恼怒的瞪着一向强势的妻子跟林之易。

当年要将女儿的死赖到古雁南头上时,他就说过不要做得太绝,但妻子跟儿子极力反对,甚至将他臭骂一顿,说女儿已死,日后不能嫁进古家吃香喝辣照拂他们三房,不趁这机会向古家坑一笔,日后就没机会享福了。

他就这样被说动,但这事还得大哥出面代替他们三房跟古家谈判,因此他跟大哥联手敲诈,所得的银子更与大哥均分。

现在想想真是懊悔,他就该坚持不做亏心事的,只是现在一切都太晚了,后悔也来不及。

不一会儿,陈光儒的人跟春燕回来了。

看着那人手上的瓷瓶,参与这件事情的人顿时腿软的瘫在椅子上,心里大喊着,完了……

赵涵坐在林家宅子斜对面的一间茶楼中,紧盯着林家大门,不错过每一个从里头出来的人。

她在等古雁南出来,昨日筠心跟她说古雁南回来了,还带回一名女子,今日会去趟林家,她就知道他找到了林之语的丫鬟春燕,今天肯定是来跟林家的人摊牌。

只是这人一波波进去,怎么就没有见到半个人出来昵?“姑娘,是否还要添水?”茶楼老板提着一壶水热情地问着。

“麻烦了。”她将茶壶推向前,让他为她添热水。

“姑娘是在等人吗?”

“有这么明显?”

“等的是林六少爷吗?若是他,是不可能出来的。”

“林六少爷?喔,你说林之易啊,不是。”她摇头。

“那就好,姑娘若是等他,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否则小命不保!”茶楼老板捂着嘴小声地告知。

“此话怎讲?”

“方才不是有辆十分华丽的马车停在林府大门吗?那是常平王府的马车,从里头下来的人是宝珠郡主。”

“宝珠郡主?”她诧异地看着他,剧本里也有这一号人物,是个打酱油的。

她随即塞了一枚碎银给他,这意思就是要买消息了。

茶楼老板滔滔不绝地道:“稍早我看到林六少爷的小厮匆匆忙忙从侧门出去,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便见宝珠郡主赶来。我看她脸色不是很好看,林家三房有可能出事了。”他又道:“听说林家跟常平府正在说亲昵,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影响。”

“说亲丨”她瞪大眼,剧本里可没有这一段,这剧情真是愈来愈精彩了。

宝珠郡主生性骄纵残暴,不少丫鬟死在她手中,眼底更是容不得沙子,绝对不会允许丈夫纳小妾,若是这样,日后林之易的生活可精彩了,她还真有些期待呢。

“是的,前些日子林六少爷的小厮上我这儿喝茶时说的,好似是一日郡主出门上香,半路遇到盗匪,林六少爷舍命为郡主挨了一刀,击退盗匪,英雄救美,郡主从此就……芳心暗许了。”茶楼老板很不看好的摇着头。

“原来是这样啊”林之易根本不会武功,怎么可能从盗匪手中救了郡主,况且真的挨刀也不可能复原那么快吧。

等等,林之易曾经让古雁南帮他办事,该不会就是这事吧?她记得古雁南离京前手臂无缘无故受了伤,问他他也不说是怎么回事……

她将前因后果想了一遍,更确定了英雄救美根本就是个局。

难怪古雁南不愿意提起,对他来说这根本就是耻辱。

“若这亲事成了,林家也是攀上了高枝。”

“成不成,我们都当看戏。”

如果能成,那就真的要恭喜林之易了。剧中郡主是嫁给沈国丈的二公子,郡马被她治得服服贴贴,没有半个妾,她实在很期待林之易的结局呢。

“也是。”茶楼老板认同点头,而后见到了什么,突然道:“欸,里头有人出来了。”

赵涵赶紧看向林府大门,只见一群人鱼贯地从林府出来,在大门互相别过后,各自上了马车离去。

等见到古雁南一脚跨出大门,她又塞了枚碎银给茶楼老板就跑向前去。

“古大哥!”

“涵儿,你怎么在这里?”

“我在等你啊。”

“等我?”

“是啊,昨天筠心同我说你今日会到林府一趟,我想你这么厌恶林府的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前来,肯定有事,不太放心所以过来看看,你没事就好。”

“你担心我?”他眼底绽放出一抹惊喜光芒。

“当然。”她睁着大眼用力点头,又问道:“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谈的事情不顺利?或是……”

“不能说不顺利,只是没有得到预期的结果,多少有些遗憾罢了。”

到林家讨公道之前,古雁南已想好除了要林家向他道歉,并讨回他们索要的金银珠宝以及商铺外,最重要的一点便是要林之易在全城百姓面前承认林之语的死与他有关。

但宝珠郡主突然到来打乱了他的计画,她蛮横做主让林家退还金银商铺,并让他们斟茶认错赔不是,至于其他的想都不要想。

迸雁南原本不打算答应,但陈光儒劝他先忍一忍,常平王才刚将发现的两座铁矿献给皇上,皇上龙心大悦,对常平王诸多行赏,让他不要在这时凑上去,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陈光儒与古老爷是数十年的好友,待古雁南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表明会为他做主,他这才同意林家三房只须斟茶认错。

赵涵偷瞄着他僵硬冷清的神色,看来真的如茶楼老板说的,因为有宝珠郡主的介入,让事情多少有了些变数。

她稍微安慰他,“人生在世不可能事事如意,即使结局有些不足,但总比失望或是没有结果来得好,你说是吧?”

“你说的没错,能为自己讨回公道,即使结果不尽如人意,但还是可以接受的。”

虽然她说的并不是什么大道理,但经她这么一开解,他纠结的心情犹如暖春融雪一般,瞬间消失殆尽。

“这时间点也该用午膳了,我请你吃饭如何?”

“请我吃饭?”他有些好笑的睨着她。

她突然想到他可是大富豪,上酒楼吃顿饭随便都是百两起跳,马上声明,“不过我先说唷,我只能请你吃我请得起的,那种一桌要几百两的我可请不起。”她突然想为自己即将干扁的荷包掏一把伤心泪。

看着她一脸心疼却又故作不在乎的表情,他不由得被她给逗乐了,嘴角轻勾,“我不让姑娘请的。”

“嗄?那……”

“涵儿,我请你,走吧。”他迈开大长腿向另一处走去。

“这怎么好意思,我请你吃顿好的,是要让你恢复心情保持愉悦,让你请就失去了我的本意。”她追上去絮絮叨叨的说着。

他停下脚步凝视着她,唇瓣微掀轻笑了声,曲起手指敲了下她的额头,宠溺的说道:“你陪我用膳我就很开心了,谁出银子并不重要。”

她圆张着小嘴轻喔了声,揉着一点都不疼的额头,心痒痒的,还有一点点欣喜。

“走了。”

看着他率先离去的背影,她连忙提起裙摆追上他,抗议,“古大哥,你真没诚意,看看你那双大长腿,你走一步我得走两步,也不等等我。”

他放慢脚步配合着她的步伐,觉得跟她并肩走在一起是一件还挺让人愉悦的事情。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福星小妻最新章节 | 福星小妻全文阅读 | 福星小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