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专宠逃妃 > 第三章

专宠逃妃 第三章 作者 : 乔宁

    “本王已有六年不曾见过王妃,倒是应该好好瞅一瞅王妃变成了什么模样?”

    翟砡含笑的声嗓飘落在耳际,苏云苒猛地睁开秀眸,翻身坐起,迎上那张俊丽无双的面庞,当即瞪眼张嘴,流露出恐惧的神情。

    “王……王爷……您……您怎么来了?妾、妾身有失远迎,还请王、王爷饶恕……”

    苏云苒伏卧下来,把头重重的叩在床榻里,做足了谨小慎微的姿态。

    一侧的李嬷嬷与梅香双双露出怔愣之色。

    她们伺候苏云苒六年多了,尽避这位美若仙子的夔王妃不善言词,可也不至于这般结巴,莫非……夔王曾经伤害过苏云苒,她方会如此害怕?

    李嬷嬷与梅香面面相觑,交换了一记了然于心的眼神。

    苏云苒缓缓抬起太过清澈的水眸,悄然地掠过榻旁的颀长人影。

    翟砡一身蟠龙纹饰紫绸直裰,腰间佩着翡翠白玉,乌黑长发盘髻,冠以龙纹白玉环,一身肤白皎皎,容貌清俊之至,当是世间无双。

    谁人想得到,这样一个美若天仙的皇族子弟,度量狭小,心思深沉,罔顾天理伦常,逼死了贵为皇帝的手足,挟持侄儿夺权,南晋皇室出了他这样一个妖孽,当真是亡国之兆……

    彷佛捕捉到她眼底一闪而逝的冷芒,翟砡眸色一转,往床榻上一坐,伸出修长如玉的大手,挑起了那张清丽绝美的脸蛋。

    “新婚夜里只匆匆一瞥,本王竟忘了自己的王妃生得这般花容月貌,说是南晋第一美人,当之无愧。”

    苏云苒感觉挑住下巴的那只大手,滚烫如火,她低垂眼睫,望着翟砡露出一截皓白的手腕,心下不禁讶叹,他不仅有着倾国美貌,更有着一身堪比女子的细腻骨架。

    传闻夔王生母有着脱俗美貌,想来夔王便是承袭了生母的形貌,方有这般谪仙外貌。

    只可惜,夔王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空有仙人之姿,却是奸佞之心。

    察觉苏云苒的目光正打量着自己,翟砡笑了笑,道:“看来王妃也不是很清楚本王生得什么模样?这些年来,本王真是亏待了王妃。”

    “王、王爷言重了……妾身在这儿……吃好睡好……什么也不愁……”

    苏云苒一脸憨傻,磕磕巴巴地说着话,演足了苏二小姐该有的驽钝模样。

    然而,这一回夔王非但没有半点不耐,更是耐着性子听她说完。

    “方才本王听下人们说,王妃一听见本王来青仑便晕了过去,莫非王妃不想本王来此?”

    “不、不是这样的……王、王爷误会了……妾身这是……一时太紧张……”

    “王妃见着本王,一时太过高兴才会晕了过去?”

    听见翟砡自行补上她未竟的话,苏云苒心下不悦,暗骂了一句“自个儿往脸上贴金”。

    可她表面上什么也不能做,只能傻笑兮兮的附和。

    “是、是呀,妾、妾身太高兴了……真的,太高兴了。”

    翟砡眼底掠过一丝异光,嘴角抿的那弯笑,霎时更深了。

    “王妃下来说话吧,我们夫妻俩不曾一起用过膳,一起面对面好好说话,本王心中实在深感内疚。”

    这个堂而皇之夺权的夔王,会有内疚之时?那可是当真天要下红雨了。

    苏云苒内心惴惴不安,心思敏锐如她,自当感觉得出翟砡此次前来青仑,目的必定不单纯。

    怔忡间,翟砡已探出如玉大手,拉住她紧抵在床榻上的纤腕,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自床榻里拉出来。

    她甚至来不及套上丝履,就这么被他拉到大炕上,随他一同落坐。

    翟砡撇眸望向茶几上的早膳,低低叹了口气,“王妃在青仑吃的是粗茶淡饭,哪里能与夔王府里的膳食相比,本王当真亏待了王妃。”

    苏云苒一脸傻乎乎的回道:“妾身、妾身觉得粗茶淡饭没什么不好的……王、王爷莫要作这般想。”

    “本王此次前来,就是想把王妃接回京中,好好弥补过去数年来的亏待。”

    苏云苒暗暗倒抽一口气。发生何事了?夔王竟然想将她带回皇京,而不是给她一封休书,让她从此消失在他眼前。

    莫非,江信那头出了什么差错?

    苏云苒心下胡乱揣度,一时半刻又无处解惑,只能硬着头皮应付夔王。

    “真、真的吗?妾、妾身多谢王爷厚爱……妾身日后……必、必定会好生伺候王爷……妾身……”

    翟砡忽尔一个抬手,摀上她张张合合的朱唇。

    苏云苒浑身一僵,却没有流露出异状,只是睁着一双水灵的眸儿,呆傻的望着翟砡。

    不得不说,他的皮相确实好看,甚至比她更好看,夔王是她见过最漂亮的男子,怕是翻遍了整座南晋,亦找不出比他更美丽的皮相。

    一旁等候差遣的李嬷嬷与梅香,看着大炕上外貌无比登对的他们,两人看得两眼发直,好半晌忘了眨眼。

    “苏家也不知是怎么想的?竟然没找大夫治好王妃的口吃,本王此次前来青仑,正好有御医随行,本王这就传御医来为王妃医治。”

    语毕,翟砡复又扬嗓喊了一声:“尹常,进来。”

    片刻,一名朱衫男子入内,他容貌平凡,身形偏瘦,腰间佩着一把短刀,看上去毫无存在感。

    苏云苒却晓得,这位名唤尹常的男子,是夔王的死士,他来自于民间江湖,剑术精湛,年纪虽轻,却素有江湖第一剑客之称,之所以改佩短刀,那是他怕剑术太过高强,会误伤自己人。

    据说,尹常与前朝宰相有一段血仇,他独自一人血洗宰相府,后来是官府出动了近百位大内禁军,这才成功抓住了尹常。

    这样惊动大内皇宫的滔天案子,最终却让夔王只手遮天的压了下来。

    只因夔王开口要留下尹常,谁也不敢与之作对,最终,宰相府的血案成了悬案,无人敢审查。

    此后,夔王身边多了个尹常,光凭他一人保护夔王,便是绰绰有余,更遑论他私下还帮夔王训练了一批死士影卫。

    夔王胆敢越位夺权不是没有道理,他身边有尹常这样的死士护佑,又有一个足智多谋的军师吴真,再加上他对鬼神之说深信不疑,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一个老巫祝,每逢大事,总要请出这位老巫祝卜卦一番。

    ……不过,夔王嘴上说要替她找御医,怎么把尹常这个死士找来了?

    “尹常,你来帮本王瞅瞅,王妃的口吃怎么就不会好呢?”

    听见翟砡甚觉苦恼的嚷着,不只是苏云苒,就连那个一脸冷漠的尹常,亦跟着露出惊诧之色。

    “大人?”尹常不明白翟砡怎会找他来给王妃看病。

    苏云苒掩下双眸,纤手悄悄攥紧了袖口。

    她明白了,夔王这是在试探她,看她真的傻,还是装疯卖傻。

    江信那头肯定出了事儿,否则夔王不会特地来青仑试探她……可她实在不解,苏二小姐于夔王而言,不过是一个耻辱,即便他对她起了疑心,依他如今贵为中书令,号令诸侯百官的身分,他犯不着拨空来青仑试探她。

    只是,夔王此人性格乖戾,纵是他身边的亲信,亦摸不透他的心思,更遑论是她这个仅见上一面的旁人能揣度。

    苏云苒只得硬着头皮,继续扮傻,“王、王爷……这位御医好年轻呀……能随王爷同行的御医,肯定是医术了得……”

    翟砡挑了挑那一双漂亮的英眉,美眸染上笑意,道:“本王怎么觉得御医一来,王妃的口吃便好转许多?”

    “真、真的吗?那、那一定是托王爷的福……”绝美的脸蛋挂上傻不隆咚的笑容,当真突兀极了。

    翟砡淡淡转动美眸,朝着尹常笑道:“尹常,你倒是说说看,王妃的口吃可有治法?”

    尹常不明所以,只当是夔王找他问偏方,不假思索的回道:“回大人的话,卑职曾经听过一个土方子,只是……”

    “只是什么?”翟砡笑容可掬地问道。

    “这土方子恐怕王妃受不住。”尹常据实以告。

    “无妨,只要能治好王妃的口吃,什么方子都能试。”

    ……他竟然好意思当着她的面,说出如此厚颜无耻的话来,这个夔王是存心想整她不成?苏云苒越发不安了。

    尹常面露几分犹豫,道:“卑职曾经听过,有人用扎针的方式治好口吃。”

    “扎、扎扎扎扎扎针?!”这下苏云苒当真惊得犯口吃了。

    “来人,拿针来。”翟砡蓦然敛起唇边的笑弧,一派严肃的下令。

    尹常躬了躬身,当真押着李嬷嬷与梅香去取了一支绣花针来。

    苏云苒登时急了。“王爷不会把土方子当真吧?”

    翟砡美眸一扫,一反先前笑脸迎人的神态,不苟言笑的道:“针还没扎,王妃的口吃便好了大半,这针要是扎了,肯定会好全。”

    尹常将那支绣花针递给了翟砡。

    翟砡探手接过,拉起苏云苒的纤指便狠狠一扎,手势之快,手劲之狠,让在场众人俱是瞠目震愕。

    “啊!”苏云苒疼得痛叫出声,纤手却遭翟砡紧紧扣住,怎么也收不回来。

    “如何?王妃的口吃可有好转?”俊丽面庞扬起一抹笑,捏在指间的绣花针,冷不妨地,又扎重了几寸。

    苏云苒痛得浑身直冒汗,两眼一闭,身子一软,又晕厥过去。

    “王爷,夫人她──”李嬷嬷与梅香全刷白了脸,却又不敢上前阻止。

    翟砡总算拿开手里的绣花针,冷眼看着倒在腿上的清丽人儿,嘴角兀自噙着一丝笑意。

    “看来,王妃的口吃没治好,倒是把人给扎晕了。尹常,把王妃抬进去。”

    尹常颔首领命,将苏云苒当作沙包一般往肩上扛,苏云苒一路被甩得头昏脑胀,还被重重地扔在拔步床榻里,当下疼得她暗暗拧眉咬牙。

    李嬷嬷与梅香早已看傻了眼,她们原以为夔王是自个儿抱苏云苒回房,毕竟她是夔王妃,身子尊贵,怎能让其他男子碰去?

    不想,夔王待苏云苒貌似温柔有情,实则冷淡如冰,方才扎针时,竟然手下毫不留情,硬生生把那样水灵的人儿给扎晕了……

    至此,李嬷嬷与梅香心中多少有了底。

    翟砡缓缓站起颀长的身子,双手负于腰后,立姿挺拔的环视屋内一圈,临了,美眸落在墙上悬挂的那幅水墨画。

    方才进屋时,他竟没留心到这幅水墨画……这画功甚是了得,比之宫中一流的画师,有过之而无不及。

    翟砡缓缓往前一站,贴近那幅水墨画仔细端详起来,却在触及落款名字时,眸光一凝,嘴角扬起玩味的笑。

    “这画可是出自王妃之手?”他问起一旁不敢妄动的李嬷嬷。

    “回王爷的话,青仑农庄所见的字画,俱是出自夫人之手。”

    答话时,李嬷嬷面上明显有着替主子感到骄傲的欣慰。

    “喔?如此说来,还有其他的字画?”翟砡颇感兴趣的转身问道。

    “夫人平日不是读书,便是习字作画,农庄里堆满了夫人的字画呢。”

    一个驽钝的傻子,说起话来磕磕巴巴,手脚笨拙不灵活,竟然能绘出这样秀丽的水墨画,落款字迹更是娟秀的鹤体。

    翟砡嘴角一抿,眼底浮现精芒,笑意更深的命令道:“带本王去瞧瞧。”

    “王爷请随奴婢来。”李嬷嬷躬着身退出屋外。

    临离之际,翟砡意味深长的望了里间一眼,朗声吩咐道:“王妃若是醒了,便知会本王一声。”

    梅香忙不迭地的躬身应声:“奴婢明白了。”

    目送翟砡离去的背影,梅香不禁看得两眼发直,心想,天底下最好看的一双男女,必定非夔王与夔王妃莫属,这样好看的人儿,能够结为连理,当真是人间美事一桩……

    只是,夔王把王妃忘在青仑六年之久,他对这个天仙一般的王妃,似乎不怎么挂心,莫怪乎王妃镇日闷闷不乐,除了读书习字,什么也提不起劲。

    梅香叹了口气,替主子深感惋惜,随即转身入内,查看苏云苒的情况。

    岂料,她入内便撞见苏云苒坐在榻边,面色惨白,一手紧按着方才被扎针的指头。

    “王──”

    苏云苒将纤指往唇边一竖,示意梅香噤声。

    梅香连忙闭上了嘴,半个声也不敢吭。

    苏云苒起身上前,紧紧拉住梅香的双手,神色恳切的央求道:“梅香,这些年来,我这个王妃有多落魄,又有多憋屈,你比谁都清楚,夔王与卫国公府有仇,他会娶我,不过是为了报复卫国公府,今日他来青仑,不为别的,肯定是为了杀我!”

    梅香惊得嘴巴合不上。“这……这怎么可能?!”

    “你得帮帮我,否则我必定难逃死劫!”

    苏云苒眸光凝聚一层水雾,好似随时要落下泪来,让人不得不取信于她。

    梅香自然是信了她,白着脸回道:“夫人要让梅香帮什么忙?”

    苏云苒直盯着梅香的双眼,压低嗓音道:“且听我说来──”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专宠逃妃最新章节 | 专宠逃妃全文阅读 | 专宠逃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