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宠医妃 第十一章 前世缘分今生牵 作者 : 简璎

子夜时分,善源堂的大门被叩得震天价响,几乎所有人都被惊醒了,应门后,一名衣衫不整的中年汉子焦急万分的说道:“请大夫救命!”

马南风迎了上去,急问:“什么事?”

看他凌乱的模样,肯定是急着出来,连衣裳都来不及穿好。

那汉子急急说道:“内人下个月才要临盆,先前大夫诊脉时说过是双生子,因此肚子特别大,适才起来喝水,在屋里滑了一跤,顿时出血了,请了产婆也束手无策,内人十分痛苦,不断,我连忙再去请大夫,大夫说没救了,那产婆说她听闻她家附近的善源堂有个神医,让我赶紧过来!不知哪位是神医大夫?能跟我走一趟吗?”

纪玉琢和马彩蒙两人对看一眼,早产加上难产,还是双胞胎……

马彩蒙当机立断道:“爹!我去看看,应该无事,您不须担心!”

纪玉琢自然不可能让她自己去。“我也去。”

马彩蒙看了他一眼。其实,她本来就希望他也一起去,有他在,她觉得很安心。

“好。”马南风点了点头。“你们小心行事,以保大人为先。”

经过这阵子的观察,他相信他们两人能够胜任,人多了反而不好办事。

“等我一下!”马彩蒙匆匆回房,动念进了空间,将可能用到的东西都带上了,用大包袱包好。

两人上了马车,那汉子在车夫位置歉然道:“两位坐稳了!”

两人知道他心急,肯定会将马车驾得飞快,遂道:“不打紧!不用在意我们!”

黑夜里,马车疾驰而去,两人紧紧的抓住扶手,外头风声呼啸,经过丛丛树林,一径往山里奔去。

“怎么这么久还没到?”马彩蒙蹙眉,怕那产妇挨不住时间。

纪玉琢慢悠悠的说道:“咱们怕是着了道了。”

马彩蒙一惊。“怎么说?”

纪玉琢慢慢说道:“那人说他请了家住善源堂附近的产婆束手无策,跟着再去请大夫,若是请产婆这么城里山里的跑一趟,请大夫又跑一趟,最后来找我们再跑第三趟,如果真像他说的情况这么危急,产妇早撑不住了,他还有时间再去请我们?”

马彩蒙面色微变。这么-分析,那汉子的说词确实破绽百出,只不过他演得很像,当下他们也没疑心,所以没去细究。

她心乱如麻的问道:“现在怎么办?”

纪玉琢倒是淡定。“车速这么快,我们又不能跳车逃生,只能静观其变。”

他现在可是有武功的人,武力还不错,有自信能应付的了,再不然亮出他尊亲王的名

号,一般人是不敢对他轻举妄动的。

“谁会出此诡计来绑架我们?”马彩蒙心神不定的问道。

若是在现代,有手机还能报警,现在他们的处境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没人会来帮助他们,若是他们迟迟没回去,家里的人也只会认为产妇情况不好,拖延了时间罢了,绝不会想到要去报官找人。

“黎月宽和叶瑾,两者之一,或者,两者同谋。”纪玉琢淡定地道。

马彩蒙讶异道:“怎么叶馆主在你眼里是那么坏的人吗?”

黎月宽她可以认同,毕竟他先前的所做所为已说明了他的人品,可叶瑾呢?叶瑾做了什么,让纪玉琢将他定位为坏人?

“叶瑾在你眼里是那么好的人吗?”纪玉琢反问,眼眸里有一抹暗芒闪动。

马彩蒙直觉道:“至少他没做什么坏事,还曾对我们施以援手。”

“原来没做坏事就是好人。”纪玉琢眉头微微往上挑。“黎曜轩那小子虽然是个妈宝靠爸族,可他还胜过叶瑾。”

马彩蒙摇了摇头。“我不信这件事是叶馆主所为。”

两人还没讨论出结果,马车忽然失控往前冲,纪玉琢立即将马彩蒙护在怀里,他紧紧的搂住她,自己承受了马车翻覆的各种撞击。

马车滚了几圈才停下来,马彩蒙被摔得七荤八素,纪玉琢压在她身上,像是失去了意识。

“纪玉琢!纪玉琢!”她推着他,可他毫无反应,她惊惶的环顾四周,外头不知是什么荒郊野外,黑漆漆的一片,只有风声呼呼。

她焦急的拍着纪玉琢的脸颊,“纪玉琢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你快醒醒,快醒醒啊……”

纪玉琢仍旧瘫软在她身上,可外头已传来动静,她不敢再发出声音了,屏气凝神的听着外头的声响。

“那两个人应当是昏死过去了吧?没伤到他们吧?”

马彩蒙一惊,是黎月宽的声音。

“当然了,我办事,您放心,适才那么一摔,他们肯定都昏迷了,最快也要一个时辰才会醒来,小的看准了地方松掉缰绳,绝不会伤了他们分毫。”

黎月宽点头。“很好,他们两个都是大夫,可不能伤了手,往后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

“爹,现在怎么办?”黎曜轩有些急的问道:“您的计划到底是什么?还让娇儿在房里准备好,儿子实在不明白。”

黎月宽笑了笑。“剧本就是,咱们一早便出城了,回城时无意间见到他们的马车意外翻覆,救了他们,紧急将人带回冠医堂救治,安定下来后,你自告奋勇照顾彩蒙,谁知道她早被人下了媚药,对你再三纠缠,你在无计可施之下从了她,而娇儿则是照顾纪公子,纪公子同样被下了媚药,他在神志不清、迷糊之中夺走了娇儿的清白。”

黎曜轩听得眼睛发亮。“这么说来,要给他们两人灌下媚药?”

黎月宽嗯了声。“药我已经准备好了,待会儿把他们抬上车就给他们灌药,等回到冠冠棠里,药效也差不多发作了,你们只要各自成事即可,后面的事为父自会处理。”

黎曜轩越想越兴奋,赞扬道:“您这计谋太高明了,当真是一箭双雕,且还能令他们对咱们又感激又愧对的,毕竟娇儿也同样失了清白,他们可不能只怪儿子一人,儿子也是迫不得已的,被缠得没法子,又见彩蒙难受才会牙一咬,与她做了夫妻。”

黎月宽很满意儿子这回不笨了。“就是如此没错,做好万全准备,可不要露出了破绽。”

马车里的马彩蒙愤怒到了极点,这些卑鄙无耻下流的人居然打了这样禽兽不如的主意,要让她与黎曜轩、纪玉琢与黎初娇生米煮成熟饭,好让他们得到一切他们所要的!

看着昏迷的纪玉琢,她一动念将他带进了空间里,等那帮小人走了他们再出去,想到他们在马车里找不到人,她就一阵痛快。

她扶着纪玉琢躺在病床上,给他照了脑部超音波,没发现异状,应是摔得不重,她也不给他输液了,免得他提早醒来。

她在纪玉琢床边坐了下来,想想实在后怕,若她没有空间,那就要任人宰割了,到时她会被迫嫁给黎曜轩,纪玉琢则会被迫娶黎初娇……也幸好他第一时间就保护了她,她才不致于也撞得昏迷过去,若他们两人都昏迷了,她即便有空间也没用。

不知不觉间,胡思乱想之中,她也趴在床边睡着了。

纪玉琢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看见了医院设备,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穿越回现代,惊得坐了起来。

不!他不要回到现代!他不可以回到现代!

马彩蒙被床上的动静吵醒,她蹙眉睁开眼睛,抬头,看到坐起来的纪玉琢,她立即清醒。

老天!她睡了多久?他竟然醒了?现在怎么办?

纪玉琢这才发现床缘趴了个人,而且竟然是马彩蒙,他悬在半空的心落了下来。“你也回来了!”

马彩蒙手心冒出冷汗,整个人又紧张又慌乱,她提心吊胆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这松了口气的反应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应该惊讶吗?

她润了润嘴唇,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还好吗?头……痛不痛?”

纪玉琢忽然发现什么似的瞪视着她。“你怎么还是这副长相?既然回来了,不是应该恢复你原本的长相才对吗?”

马彩蒙糊涂了。“你在说什么?”

纪纪玉琢脸色一变。“难道,你这回是身穿了?”

马彩蒙还是不明白。“你到底在说什么?可以说得清楚一点吗?”

纪玉琢深吸了口气,逼自己冷静。“我说,我们不是穿回现代了吗?你的长相呢?你原本的身体去哪里了?你怎么会以这副躯壳出现在这里?”

马彩蒙总算明白他误会了什么,她瞬也不瞬的看着他。“没有穿回现代,我们还在古代。”

纪玉琢瞪着她,呼吸急促了起来。“那这是什么?我眼睛看到的这些病床、这些仪器是什么?”

马彩蒙硬着头皮说道:“这是——空间。”

纪玉琢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什么空间?你解释清楚!”

“我无意间发现的空间。”马彩蒙看着他慢慢的说道:“穿越后,我才发现这个医疗空间,我动念便可以进到这里,适才因为情况危急,我不得已才把你带到这里来。”

纪玉琢消化着她的话,他皱着眉头。“你说得很抽象。”

马彩蒙努力想让他明白。“我知道这很难以置信,不过这是真的,你看见的就是一个空间,离开这里之后,外面的世界还是大锦朝,我们还在是古代。”

纪玉琢沉默了许久。“我明白了。”他掀开被子下了床,眼眸在四周梭巡。“所以,你那些药品、器械都是从这里拿的?”

马彩蒙点头,附加解释道:“不用担心药品会用完,只要我救人性命,药品备品便会自动补满。”

纪玉琢里里外外的走动,将空间看了一遍,一声不吭。

马彩蒙像学生似的跟在他身后,没话找话、多此一举的说道:“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知道这个空间。”

纪玉琢蓦地停了下来,他突如其来的转过身去,马彩蒙差点撞上他,不由得低呼一声。

纪玉琢面无表情的搂住了她的腰,瞬也不瞬的看着她的眼眸。“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说出去?”

马彩蒙一愣。“你不是也是穿越者吗?说出去对你有什么好处?而且也不会有人相信你的话,不是吗?”

纪玉琢的眼光在她脸上审视,他目不转睛的凝视着她。“你还是没认出我。”

马彩蒙的心脏怦然狂跳,蓦然想到他刚才说的话。

是啊!他怎么知道她在现代不是长这样子?除非他认识在现代的她……

她神思恍惚的看着纪玉琢。“你到底是谁?”

他一把将她拉进怀里,低首深深的看着她,像是过了几千几万年,他才开口道:“玉琢,这名字没有让你想起什么吗?”

马彩蒙昏昏沉沉的,她的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能想了,只有两个字回荡在她耳边……

玉琢……于卓……

所以,他是于卓吗?

“你不要吓我……”她无力的看着他,迷糊又困惑,好像有一团火花在她头顶上缤纷的炸开。

纪玉琢心中一热,他的唇落到了她的唇上,环住她腰际的手收紧了。“我以为是惊喜,怎么会是惊吓?”

他的唇堵住了她的唇,辗转深吻,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慢慢的放开她,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胸膛上。

马彩蒙贴在他的胸前,她的双手已不知不觉的环住了他的腰。“于卓,真的是你吗?我到底是不是在作梦?”

“不是作梦。”他好笑的抬起了她的下巴。“怎么你知道我的真实来历,比我知道这个空间还要震撼,我看你三魂七魄都掉了似的。”

马彩蒙激动的说道:“能不惊讶吗?你一直在我身边,明明知道却什么都不说!而我什么都不知道,还处处提防着你!”

纪玉琢漾开了笑。“因为你的名字没有变,我才能第一时间认出你来,感谢老天让你保留你的名字。”

马彩蒙眼眶发热,眼泪不争气的迷蒙了视线。“既然认出了我就要跟我说,为什么一直不跟我相认?”

纪玉琢苦笑,爱怜的模了模她的头说道:“因为我不知道你是否带有前世记忆,不知道你是记得还是不记得,怎么敢贸然与你相认?若你什么都不记得,那一切也只是惘然,之于你,我一样只是陌生人。”

马彩蒙感慨的说道:“绕了一圏,我们竟然会在这里重逢,实在不可思议。”

“我倒喜欢老天这个安排。”纪玉琢将她的手紧紧握在手里,眼眸中流转着幽深的情意。“在这里,我们可以无拘无束的在一起,你不必再有所顾忌。”

马彩蒙心里一跳。“什么意思?难道——”

纪玉琢徐徐开口,“我知道我母亲找过你。”

她一愣。“你怎么会……”

“我原本打算说服我母亲,再向你告白,但天不从人愿,当时凑巧爆发了安城肺炎,我想等疫情稳定下来再说服我母亲,一场地震却打乱了我所有计划。”

“我都不知道你有这些想法……”她的声音像耳语,深深的叹气了。

他用燃烧着火焰般的眼神看着她。“你以为我是没目的在你身边徘徊吗?我可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若不是确定你的心在我身上,我又怎么会有闲情逸致慢慢来?”

马彩蒙微微红了脸,定定的瞅着他。“你这什么意思?”

“不是吗?”他瞅着她。“因为你也喜欢我,所以不会去看别人,我才能争取到多一点摆平障碍的时间,若你对我根本没意思,我自然会加足了马力追求你,怕你被别人追走。”

马彩蒙好气又好笑。“你还真是——自大!”

纪玉琢凝视着她的眼睛,他的声音变得很低很低,“我只是——不能错过你。”

马彩蒙看着他,心猛然一跳。

这是她等待了多久的告白?从前世到今生,她从没奢望他们能有什么好结果,也不敢奢望,然而,却让她等到了……

她软软的依偎在他的怀中,两个人又静静待了好一会儿,马彩蒙这才惊觉时间消逝,他们已经出来许久,家里怕要急坏了吧?

男朋友三个字让马彩蒙觉得好甜,竟然能与他穿越之后谈恋爱,今生她已别无所求。

纪玉琢有些不悦了。“怎么不回答我?”

他老早就想要这样行使男友的权利,如今总算得偿宿愿。

“不与他说话太过了,也要考虑其他家人的眼光吧?他们会觉得很奇怪。”她想了想。

“这样吧,我会尽可能与他保持距离,行吗?”

纪玉琢勉为其难同意,又附加但书,“最大的距离。”

马彩蒙失笑的答应了。

之后两人顺利下了山,也没怎么认路,那匹马似乎还记得来时路,是马带着他们下山的。

丙不其然,家里人全都焦急的在等他们,见他们安然归来,这才松了口气。

马彩蒙将事情经过告诉他们,只不过他们避进空间一事改为他们成功逃月兑了,黎家父子没有得逞。

“岂有此理!”马南风气急败坏,脸色铁青。

“天底下竟有这般可恶的人?”谭杏儿不胜愤慨的嚷道:“一定要找他们讨公道!”

马彩蒙却道:“反正我们安然无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我们也没证据,光凭我听到的那些话,空口无凭,他们抵死不认,也治不了他们。”

“难道就这样算了?”谭沄娘很是不安。“若就这样轻轻放过,会不会再有下一次?”

马彩蒙认为他们平空消失一定吓到黎家父子了,不可能再有下一次,恐怕黎家、父子现在看到他们还会闪得远远的哩。

“玉琢,你怎么看?”马南风突然看着纪玉琢问。

纪玉琢淡定道:“暂且静观其变,大锦朝有律法,谅他们也不敢再乱来。”

马南风点了点头。“既然你们两人的意思都是如此,那便依你们。”

谭沄娘道:“你们肯定累坏了也饿坏了,早饭已经做好了,快去吃,吃过早饭便快去休息,今日休诊一日,不要看诊了。”

一夜惊魂,马彩蒙确实累了,同时她也想吓吓黎家父子,他们肯定会派人过来打探虚实,见到善源堂临时休诊,搞不清楚情况,绝对会忐忑不安。

用过早饭,他们各自回房洗漱,马彩蒙正拉上窗帘打算要入睡时,叩门声响起。

“哪位?”她起身去应门。

房门一开,她看到了纪玉琢,他显然已经沐浴饼了,换了衣裳,一道绯色身影出现在她眼前,神色透着无法掩饰的欢快。

她不明所以的问道:“怎么来了?”

纪玉琢蓦然闪身而入,这举动令马彩蒙大惊失色。“你做什么?叫人看见怎么得了?”

纪玉琢迅速带上了门,落锁,回身对她一笑。“我确定无人才过来的,他们都在敞厅。”

马彩蒙推着他,急道:“那你也不能进来我房间啊,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要是……”

纪玉琢不由分说的堵住了她的唇,那灼热的嘴唇在她唇上又吮又咬的,像一团火似的,充分证明了男人的力量。

马彩蒙被他的攻势弄得毫无招架之力,只好由着他厮磨了好一会儿才费力的推开了他。

“这是做什么?”纪玉琢挑眉看着她,有些不高兴的说道:“我想见你才过来的,难道你不想我?”

马彩蒙蹙着眉分辩道:“我怎么会不想你?只是现在不是能见面的情况啊,这是我的房间……”

纪玉琢轻抚她的脸,凑近她。“不然你到我房间去?”

马彩蒙脸上一红。“于医师,你什么时候学会耍流氓了?”

“只对你耍流氓。”他的目光停驻在她脸上,却蓦地对她来了个公主抱,他轻而易举的抱起了她,直直走到床边,将她放在床上。

马彩蒙心跳加速,深陷在他的热情里,只残留了一点点的理智,虽然他们不是真正的古人,不过这进展也太快了吧?她还没有心理准备……

纪玉琢放下床帐,解下玉带,上了床,看到她心乱如麻的不安神情,好笑地道:“不要胡思乱想,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只是想抱着你睡罢了。”

马彩蒙这才回过神来,但她马上紧张道:“你要在这里抱着我睡?要是杏儿、琉璃还是嫂子进来看到我们躺在床上会多惊吓……”

纪玉琢点了点她的鼻尖,将她紧紧搂住。“小女人,你的担心怎么那么多?我已经落了锁,就算有人要看到咱们躺在床上也要破门而入,你担心什么?”

马彩蒙这才噗啸一笑。“好吧,我也不管了,有事你要负责。”

纪玉琢的手指抚在她脸颊上,说道:“从现在开始,天塌下来由我顶着,你只要依靠就行了,前世没能为你做的,这一世我都要一一弥补圆满!”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霸宠医妃最新章节 | 霸宠医妃全文阅读 | 霸宠医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