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蜜谋甜妻 > 第四章 医治郑国公

蜜谋甜妻 第四章 医治郑国公 作者 : 千寻

    郑国公的伤口化脓严重,一条腿肿成两条粗,更别说身上东一道、西一道的伤,有的结痂、有的化脓、有的皮肉翻开,药布一撕,喷出新血。

    场面可怖,但她皱眉、为父不舍,却半点都不担心,好像在投入他怀抱那刻,她就知道安全了、没事了,她的恐惧迎刃而解。

    哪里来的自信?不,才不是自信,而是信任,她相信苏木,认真相信他能救回父亲。是蜂窝性组织炎,便是在现代也会夺人性命,郑国公能支持到现在,不得不说他的韧性异于常人,只是这样的伤口,以现在的医疗水准,再加上他的贵重身分,必定会有军医随侍在侧,没道理会发生如此严重的炎症,严重到出现器官衰竭现象。

    他想不透这点,检视过伤口后,他先开药方让人下去备药,再将化脓的伤口割开,去掉腐肉,引出脓汁,经过一次次的重复消毒后缝合,敷上厚厚一层草药,盖上棉布。

    见苏木歇手,她才问:“我爹他……”

    他道:“别担心,郑国公的求生意志强,他能熬得过来。”

    以芳松开紧绷的神经,就说爹爹不会死吧,他们还约好要做许多事,爹爹最重承诺,从不失约。

    “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她像跟屁虫似的追在苏木身后,明明相信他,却还是忍不住想多问几声,好像苏木讲一次别担心,爹爹的伤口就会好两分。

    “你不信我,至少得相信郑国公。”

    “我信你,也信爹爹。”

    走到水盆边,见苏木洗手,她连忙给他递皂角,看着他修长好看的十根指头,小心肝颤得厉害,她太高兴、太欢喜,也太崇拜他,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物啊?

    见他洗好手,以芳忙打开帕子,轻轻地将他手上的清水一点一点吸干,她力气很大、动作粗鲁,但在为他擦拭双手时,像呵护珍宝似的小心翼翼。

    只是很小的动作,但她的专注认真、她的仔细,暖了他冷清的心。

    走出内屋,吕氏和以铵、以泗、以笙连忙迎上前,急问:“情况如何?”

    “伤口重新处理过,药一日三回,只要高烧退除、炎症减轻,就无大碍。”

    “国公爷什么时候能醒?”吕氏问。

    “先把药吃了再看看状况。”

    他没有把话说死,但比起光会摇头、让他们早作准备的太医,他的话已经让他们得到太多安慰。

    “多谢苏大夫。以芳,你安排苏大夫休息。”吕氏交代过后,也让两个风尘仆仆的儿子回屋子洗漱。

    几人应声后一起走出院子,以铵,以泗又嘱咐一回,让以芳好生招待苏木,这才离开。

    以芳没多想,直接领苏木回自己屋里,越走以笙越觉得不对,女子闺房怎能让外男进出。

    他忙道:“姊,我那院子还有几间空屋,不如让苏大夫住饼去?”

    以芳想以笙院子就在隔壁,往来近得很。“也行,你先回去让下人把屋子打理好再过来领人。”

    丢下话,她继续拉着苏木往回走,以笙看得满面忿然,苏木心知肚明却视若无睹。两人回到芳园,以芳忙让拾拾、佰佰去准备吃的。

    “累吗?”以芳问。

    “有一点。”苏木回答。

    她忙把他拉进椅子里,给他捶肩捏背,但是,呃……感恩他没罹患骨质疏松症,否则骨架子得散了,这么个神力女超人,他郑重怀疑,要营造那些个温柔、柔弱的评语,得花多少心血。

    以芳恍若未觉,一张小嘴开开合合不停说话,从府里的院落格局说到哪处景色特好、哪处凉快、厨子的手艺如何……比出国行前说明会要仔细得多。

    她说得口干舌燥,这才想起来没茶,又问:“渴吗?”

    他回答:“渴。”

    她忙跑到耳房沏茶,只是那茶热得能将舌头给烫熟,他怀疑地看向她的手,没烫坏吗?但双肩不必再受荼毒,他满足地捧起雨前龙井。

    以芳搬来椅子,坐到他对面,捧着脸,笑眼眯眯。“我本以为皇奶奶喜欢你,大家才顺着风把你的医术捧上天,没想你真的很厉害。”

    认识苏木后,她每隔几天就往宫里去,次数多到皇奶奶被她的孝心给惊吓,老问以芳是不是对皇奶奶有所求。

    其实她很讨厌进宫,宫里处处规矩、得时时谨慎,手脚像被缅绑似的不得自在,若是碰到玉珍公主和二皇子,那就更……天怒人怨了,得装死,得把气一口一口往肚里吞,若非皇奶奶和皇后做人太好,赏赐又大方,打死她都不愿进宫。

    最可怕的是,皇上竟玩笑似的问:“以芳想不想嫁给燕瑀?”

    当时真是一阵恶寒窜上心窝,要不是娘在旁虎视眈眈,她肯定会当场跳起来,抖落一身鸡皮疙瘩之后再暴打燕瑀一顿,最好把他给活活打死,她深信嫁给牌位会比嫁给本人好几倍。

    “我本来就不差。”苏木瞄一眼匆匆赶来的以笙,他正用不友善的目光对着自己,他的恶意明目张胆。

    换了别人,他肯定甩都不甩,但以笙……一个毛没长齐却能考上状元的郑家小子,他还是有些高看的。

    “也对,明师出高徒,你师父可是医圣。”

    外人都道“医圣”的医术深不可测,但苏木认为,师父的武功才更不可测。“这是赞美吗?多谢。”

    “这不是赞美,而是实话。找时间让你师父和阿笙聊聊,我们家阿笙脑子好使,医圣的医术加上阿笙的脑子,肯定能赚个钵满盆溢。”

    听见以芳的赞美,以笙抬起骄傲的脖子,手背在身后往屋里走来,像只孔雀似的,大摇大摆地坐进两人中间。

    “进刑部报到之前,我还有点时间可以帮忙筹划,只不过分红的部分得讨论清楚,白纸黑字写分明,往后才不会有纷争。”

    啪地一声,那手劲儿……以笙的额头直接撞上桌面。

    苏木怀疑他会脑震荡,但以笙无事人似的抬起头对姊姊微笑。

    当然无事,从小训练到大,旁的武功不成,他的铁头功练得可好啦。

    “分什么红?他是咱爹的救命恩人。”以芳道。

    “对,不分红,咱不分救命恩人的红。”以笙没节操地附和姊姊。

    看着以笙,苏木彷佛看见吐着舌头的西施犬,待会儿他会不会追起自己的尾巴转圈圈?

    “你快说说,开医馆有啥好点子?”以芳问。

    以笙撇撇嘴,不满地觑苏木一眼,但看见姊姊正盯着自己,他立马让笑容漾满整张脸。

    “开幕前几日可以办义诊,先将名气打开,若苏神医手上有什么厉害药丸,也可以趁机推出买一送一,如果要送点家庭常备用药也行,总之医馆开设的第一个月目标不是赚钱,而是打开知名度。

    “京城有许多家传承两、三代的医馆,要同他们竞争,不花点血本是不行的,若苏神医名气够大,就算不做优惠也能引得顾客上门,那就限制每日或每月看诊人数,这世间人人都相信越难得到的才越好……”

    苏木听着以笙一套一套、滔滔不绝说着,眉心微黯,心道:这孩子是博览群书、天生资优还是……

    眼神深了,手指轻轻在桌面上敲着,这是他思考时的习惯动作。

    以笙听见轻敲桌面的声音,意味不明的视线顺着苏木的脸、手臂停在他的指节上,有几分恍神,嘴上的话慢下速度。

    以芳以为他说完了,问苏木,“你觉得怎样?”

    “阿笙的法子确实不错。”苏木承认,只是……饥饿行销?古代就有这等概念?沉沉的目光对上以笙,想从他身上看到什么似的。

    “你要照做吗?”

    “不。”

    “为什么不?你说阿笙的法子不错的呀。”

    “开医馆只是个名目,赚不赚钱无妨,师父并不打算花太多时间在看诊上。”至于进京的目的,至今他仍一无所知。

    “哦。”以芳有点失望却也能理解,他们随便医个贵人都能吃上大半年,何必那么辛苦?何况苏神医是照看皇后娘娘,太后娘娘的大夫,哪是普通人想请就能请得动。

    说话间,餐食送上来,是芳园的小厨房做的。

    自家人哪会不知自家姑娘食量?因此大鱼大肉再加上一大盆的白米饭以及二十个各种口味的饼子,满满放了一大桌。

    “我们家拾拾手艺很好,你试试。”

    见菜肴川流不息地被送上来,看她大口吃肉、大口吃菜,好不畅快。

    苏木眉头皱起,这等吃法早晚会把脾胃弄坏,说不定三高还会提早报到,得想办法给她调理。

    把荷术汤做成药丸吧,让她随身携带,想到便吞上几颗,再抓几帖黄耆决明茶,让下人给她泡茶喝,调理好脾胃,再戒掉冰食,建立良好的饮食习惯,才能保身体长健。

    她热心地帮苏木夹菜,当然自己也没在客气的,夹起一块又肥又嫩的五花肉往嘴里一摆,嚼啊嚼啊,嚼出满口芬芳,太棒了,吃饭是天大的享乐。

    看着以芳胡吃海吃,若是在外头,以笙肯定会提醒几句,但当苏木的眉头越皱越深,以笙偷乐着,心道:嘿嘿,知道自己的分量了吧,一个小小大夫,挣的钱能喂饱他家姊姊吗?早点知难而退吧!

    当添第三碗饭时,以芳好意地想问问苏木要不要再来一碗,但他眉心的褶子……完蛋,郑以芳,你在做什么啦,想用食量吓死他吗?

    她及时放下饭勺,损起小嘴矫情道:“爹伤势无碍,我太高兴,一不仔细用多了。”

    她的欲盖弥彰让苏木想笑,可爱啊,可爱得……明知进食过量有碍健康,他还是夹一块肉放进她的碗里,并帮她圆谎。“郑国公的伤势肯定让你吃睡不香,好不容易开了胃口,多吃点吧。”

    他喜欢她开心,喜欢她笑容满面,舍不得她欲求不满。他对她……熟悉来得太快,喜欢来得太猛,可他无意阻止自己的熟悉与欢喜。

    苏木的话像道圣旨,瞬间令她眉开眼笑,夹起肉就往嘴里放。

    见她吃得欢快,他道:“别光吃肉,多吃点蔬菜。”说完,又往她碗里夹一筷子白菜。

    “好。”她痛恨青菜,但白菜入口……好甜,因为是他夹的,脸上红扑扑地,三分羞涩、五分甜蜜,她把碗往他跟前递去,他又给她夹了蔬菜。

    就这样,不碰蔬菜的她把整盘青菜都给送进肚子。

    他说:“多吃青菜,皮肤会变得白皙。”

    她就说:“那以后吃一点点肉,吃很多很多青菜。”

    他说:“要细嚼慢咽,饮食要均衡。”

    她说:“嗯,以后每一口都嚼五十下才往下吞。”

    他说:“我给你做点药丸,有空就吃一点,味道不好,忍耐些。”

    她说:“你做的药丸肯定又香又甜。”

    总之不管他说什么,她都当皇令遵从,他接受她的优点缺点,他不需要她的矫情虚伪。

    在他面前,她有权把规矩礼仪抛远远,在他面前,她愿意听取他所有意见。

    男女之间,感觉重要、爱情重要,但彼此的包容接纳一样很重要。

    吃过饭,苏木拉以芳到外头消食。

    她欢快地牵起苏木的手,在出院子时猛地转身,指着以笙、压低声音警告,“不许跟过来。”当她再转身对上苏木时迅速恢复笑容。“以笙不能陪我们,他得读书,外公布置很多功课给他呢。”

    苏木想笑,说谎不打草搞,都考上探花郎了还读什么书?但他没拆穿,因为他也想与她独处,牵起她的手往外走。

    郑国公府里的花花草草不多,但树多,她一路走一路介绍,“我喜欢吃果子,爹爹便命人种很多果树,这排是桃子,那几棵是梨,后面还有一片葡萄园,我一口气可以吃上三斤葡萄。”

    话说完,以芳捣起嘴巴,暗骂一声糟糕,怎能炫耀这种事呢,没有男人会喜欢大胃婆的呀。

    苏木的笑眼对上以芳,她是个被娇宠长大的孩子,“她”也是,“她”像公主似的被娇养着,“她”常说:“如果我不能长命百岁,就太对不起家人。”

    “她”努力地活着,常拉住他的手说:“帮我,我想活下去,不想爸妈伤心。”

    但最终,他没能帮得了她。

    深吸气,不再想了,不再拿以芳和“她”做联想。

    苏木一再告诉自己,以芳不是“她”,他不能拿以芳当成影子来交往,这对以芳并不公平,她是个好女孩,是会让自己开心喜悦的女孩,是让他觉得穿越并不完全糟糕的女孩,这样的她,值得自己付出真心。

    握住她的肩膀,苏木认真道:“我知道你力气大,知道你很会吃,知道琴棋书画、多才多艺的声名与你名不符实,所以在我面前你想笑就笑、想哭就哭,想使力气也不必憋着。我管你吃东西,是担心你弄坏身体,只要你健健康康的,其余都无所谓。”

    “你不觉得这样的女子讨厌?你不更喜欢柔弱、楚楚可怜的大家闺秀?”她把话敞开了说。

    “我并不喜欢柔弱的女子,也不讨厌真性情的你,相反地,我欣赏与众不同的你,欣赏可爱的、善良的、没有心机的你。”

    他、他、他……他有说“喜欢”两个字,对吧?以芳笑了、傻了,徐徐凉风吹过,吹化她的心。

    她也喜欢他啊,在看他第一眼的时候,心跳得莫名,她喜欢他啊二昌欢到怀疑自己是不是一见钟情,她喜欢他啊,喜欢到愿意相信、喜欢到……在他身边便感到安心。

    郑国公清醒了,可是精神不太好。

    不过他一醒来食欲就大得惊人,有足够的蛋白质对伤势是很有益处的,在见过郑国公的好胃口后,苏木充分理解以芳遗传自谁。

    苏木持续施针用药,十来天功夫,伤口已经恢复得差不多。

    大军已经抵达京城近郊,昨夜以铵、以泗出城与哥哥们碰头,今晨燕帧、燕瑀率百官到城门相迎。

    五个兄弟、五套白色盔甲,高高地坐在马背上,丰神俊朗、英姿飒爽,进城的路上,百姓夹道欢迎,人人都道少年英雄,郑家后继有人。

    安置好军队,郑家五兄弟领着数名将官进宫面圣,皇帝高兴极了,对郑国公府一番赏赐,之后郑国公府门庭若市,人人都想与郑家儿郎结亲,此为后话。

    出宫后,以帼兄弟快马加鞭返回家门。

    几个人跪在爹爹床边,向父亲禀告最后一场战役过程,知道儿子们打得轰轰烈烈、大获全胜,乐得大笑不止,让在旁下针的苏木不得不更加谨慎,免得扎错穴位。

    趁这回,反正人躺着不能下床,他干脆顺手将郑国公的老伤也给治治,说不得治好了,郑国公府明年又能添丁,只……他总觉哪里不对劲,也许等师父过来便能寻出问题所在。

    “儿子遵照父亲命令,将兵符归还,皇上大悦,赏赐许多东西,圣旨很快就会到府,皇上给儿子们都升了官,连以泗都成了四品将军……”

    听着以帼的话,苏木嘴角上扬、浓眉微弯,郑家儿郎聪明呐。

    当今皇上圣明,却性格强势,事事掌控,他乐于将大权揽在手中,便是御史大夫想挑毛病,都得先掂掂自己的项上人头牢不牢。

    郑国公打了大胜仗,分明是邀功、巩权的大好时机,他却将兵符往上缴,这一来皇帝能不大喜?能不把郑家当成心腹?

    难怪当年随皇上打江山的老将,一个个都被杯酒释了兵权,唯有郑国公屹立不摇,始终是皇帝的左膀右臂。

    “说够没?一个个又脏又臭的,快去洗洗,免得熏坏你们爹。”吕氏道。

    性子跳脱的以岷笑道:“我们这程度哪能熏得着爹爹,娘不知道,爹爹打完仗,胡子上沾满血块,卸了甲不洗澡,看见床立马躺下,先呼呼大睡三天三夜再说。”

    儿子的话让吕氏心疼起丈夫,他为这个家多拼命呐,握住丈夫的手,轻声道:“辛苦你了,以后……”

    妻子的心疼让郑国公酸了鼻子,一个大老粗突然有想哭的欲望。

    “没有以后了,这场仗打下来,北方至少能稳上十几年,西边有卫将军、南方有陈将军,就算朝廷临时调派,还有咱们几个厉害儿子呢,往后我就在家里陪你,哪里都不去。”

    他肯留在京城养老,皇帝那颗龙心方能安定。

    “阿木说了,趁这回帮你把旧伤给治好,日后见风见雨不发疼,咱们好生过日子。”吕氏温情喊话。

    “都听你的。”郑国公的大嗓门这会儿柔得化成水。

    拔掉银针,苏木拿来熬好的汤药,以帼接手亲自喂父亲。

    不久郑国公睡着,吕氏在旁陪着,苏木同郑家五位公子一起离开。

    守在门外的以芳、以笙连忙迎上前,以笙轻喊一声哥哥,大家对他点过头后,视线全落在以芳身上,以帼一把将妹妹抱起来,她圈紧大哥的脖子,不嫌弃他满身尘沙。

    以帼抱完以复抱,以复抱完以岷接手,五个哥哥全轮过一回后,以笙巴巴地展开双臂,等着哥哥疼。

    没想,以复喊一嗓子,“你是男子汉还是娘儿们?”

    以岷毫不犹豫往他后脑巴去。

    以帼道:“都要当官的人了,还以为自己是孩子?”

    十二岁不是孩子,难不成是老头?委屈啊,这辈子哥哥一大堆,却比前世更可怜。

    “有没有好好读书?”以帼拉着以芳问。

    “有啊。”以芳睁眼说瞎话。

    “话本子可不算。”以岷笑道,眼里满是溺爱。

    “话本子不算,我还能读啥?我可是天生纨裤呐。”

    以芳开口,所有人全笑了。

    “不在乎名声了?”以泗问。

    “名声名声,多恼人的东西,要不是娘的造神运动太过,我会到现在都还乏人问津?”

    姑娘及笄后都能出嫁了,偏她这国公府嫡女没有半点消息,还不是爹娘担心,成亲后西洋镜拆穿,夫家闹着退货。

    “造神运动?你别学以笙说些乱七八糟的话。”以铵笑道。

    众人轻松大笑的同时,以帼却注意到有外人在呢,通常有外人以芳会努力把规矩摆上、礼仪供上,这会儿却不是如此,莫非……苏木之于她是不同的?

    “你好歹练练琴、写写字,就不必拿阿笙的字画出门装神弄鬼。”

    “字画的事与我无关,是别人要误会,不是我去散播谣言。”

    “你也没澄清。”以复白她一眼,当他们傻啊。

    “澄清多累,名门闺秀说话不能直来直往,得迂回着说,真要把这事解释清楚,得费多少口水。”费了还不见得有效,搞不好郑家千金太过谦逊的名声又要传出百里。

    总之,现在国公府的小姐是神仙,不是人。

    “别怪娘,娘也是为你好。”

    当年娘一心一意嫁给爹,可嫁了武官之后才晓得每回丈夫出门都得把心吊着,得随时做好守寡的准备,那苦,唯有自己心知。

    当娘的都是这样,自己受过的苦便不愿让女儿受,于是一门心思想把女儿嫁入文官家庭,只是那些念酸文的,谁能接受一个孔武有力、爱玩爱闹的媳妇?

    “依我看,咱们以芳就该好好习武,跟咱们上战场立功才是。”以泗道。

    “五哥说得对。”以芳百分百同意。

    “还对呢,你啊,一旦被打出原形,看看京城名媛谁肯跟你当朋友。”

    “她们不想,我还不乐意呢,每回跟她们说话,心里憋得紧,我就觉得奇怪,好好说话不成吗?非得酸言酸语、怪声怪调。”

    以芳的话惹得哥哥们哈哈大笑,他们掐掐她的脸、揉揉她的发、摸摸她的耳朵,好像藉由这捏捏摸摸,就能弭平思念似的。

    反观被冷落在旁的以笙,就显得可怜啦。

    苏木性子虽清冷却有几分同情心,他好意地走到以笙身边,拍拍他的肩膀说:“女子与男子不同,就该娇养着,别吃味。”

    以笙骄傲的挺直背脊,把他的手推开。“谁说我吃味,大家都宠着姊姊才好。”苏木一笑,将手收回。

    院里堆满箱子,全是战利品,所以做什么赚钱最快?当然是打仗了,不过前提是得打胜仗。

    郑国公在前方赚了,转手交给妻子,吕氏不只会琴棋书画、风花水月,她中馈避得好,

    经营生意也令人刮目相看,再加上小儿子的帮衬,郑国公府富得流油,却没有太多人知道。

    “还不走?满身尘土,快回屋子打理好再过来吃饭。”吕氏出门撞人,她深知小子们回来,不抓着女儿说上半天话定不会放手。

    家里就这么个女儿,一个个宠得像眼珠子似的,离家数月不想娘、不想弟弟和爷爷,一颗心全扑在小妹妹身上。

    “是,娘。”五人齐声道。

    放下以芳,以岷走到几十个箱笼旁边,从当中搬出两个楠木箱子,道:“以芳,这两箱礼物是你的。”

    “谢谢哥哥。”以芳蹦到箱笼边打开,里头的宝石珠玉闪花她的眼。

    “小孩子家家,要这么多珠宝做啥?”吕氏不满地看了眼儿子们,心中嘀咕着,只晓得给妹妹带礼物,就没想过还有个弟弟。

    “攒起来当嫁妆。”以泗道。

    “她要出嫁,爹娘能不备着吗,还需要她自己攒?”

    “就当哥哥们的心意了。”以铵笑道。

    宠人是会宠出习惯的,你说说,这年余没见着,能不想着念着?唯有靠给妹妹攒嫁妆压着思念,才能撑得过来。

    以笙眼里看着、心底想着,没有被忽略的妒嫉,只是想……哥哥们这么会挣钱,他那几个小铺子,几十、几百两慢慢凑起的银子,算什么事儿?不行,得多动动脑筋,才能与哥哥们一较高下。

    看着一家人的相处,苏木觉得有意思,这是个让人舒服的家庭。

    他正准备离去,以芳却拉住他的手,笑咪咪道:“去我院子里挑礼物吧。”以芳这一说,哥哥们的目光化成羽箭,咻地全往苏木身上射,一个个脸上带着戒备,这家伙跟以芳是啥关系?

    见苏木撞上哥哥们的刀尖,以笙乐啦,连日来的郁气瞬间散开,阴霾尽除、阳光再现。

    苏木尚未回话,以芳护犊子似的站在他身前,两手张开开,道:“我最喜欢阿木了,哥哥不可以欺负他。”

    啥?她有了“最喜欢”的人?那他们算什么?要往后靠了?

    都是手上有几百条性命的人,他们的眼光可不是普通级的锐利,被他们盯着,正常人要不是鸡皮疙瘩掉满地,要不就是头皮发麻,但苏木既不紧张也不发麻,他微笑以对,脸庞不见丝毫紧张。

    能在他们的目光群攻之下却不畏怯,这个苏木……不简单啊!

    牵着苏木,两人把郑国公府都走遍,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郑国公身子恢复,苏木就得离开,苏叶亲自进府接人,想到再不能日日相见,以芳心情坏透,这不,府里东边那丛竹子遭了殃,还有两棵果树拦腰折断,那可是国公夫人亲手栽下的。

    “你可以到医馆找我。”

    “要不要让爹把隔壁房子买下来、送给你师父,就当……诊金?往后我爬个墙就能见到你,好不?”以笙黏以芳黏得厉害,以芳却黏苏木黏得厉害,她恨不得片刻都别离了他。

    “恐怕不行。”

    苏木终于弄清楚师父和郑国公府的关系,师父那位“不可能的坚持”正是国公夫人吕舒娘,试问,天底下哪个男人愿意和情敌隔墙而居?

    是不行啊,这个点子早就被爹爹否决了,爹很少拒绝她的,可这回就算她把“救命恩人大于天”、“涌泉相报”的道理全说过一遍,爹也没松口。她本还打算再闹个几回,但连苏木都说不行……那么肯定是真的不行了。

    以芳长叹,她都不晓得叹过几百口气了,抱住他的腰,把头往他胸口埋进去。

    是他说的,在他面前,她可以恣意任性,所以她喜欢抱他便抱了,她喜欢赖着他便赖了,不管他乐不乐意,她都要养成这个好习惯。

    其实他也喜欢的,喜欢被她信任依赖,喜欢她找到机会就窝进自己怀里。

    拍她的背,他轻声道:“我给你的药丸得天天吃,吃完我再给你送来。”

    “好。”那药丸甜甜酸酸,味道不坏,只是吃过之后胃口锐减,大鱼大肉对她不再具备强烈吸引。

    “你娘没说错,没事别总看话本子,旁的东西也得学学。”

    “好。”举凡他说的,她全应下,要不这几天的大字是练假的?从小到大,第一次她想当个有脑袋的女人。

    “往后进宫,离二皇子远一点。”虽然短期内燕瑀无法对她做什么,但还是小心为上。

    以芳笑开,乐得把头又往他怀里多钻两下,就说苏木很好吧,谁能无声无息地就帮自己报了仇。

    “我看见那张猥亵的脸孔就想吐。”偏偏大家闺秀还不能乱吐,被轻薄调戏了,只能红着脸、假装不懂对方意图,慌张离开。

    天晓得她花多少脑筋、筹谋多少日子,才弄出“倒松贴”那招,没想到出师未捷身先……没,她没死,却撞上一份熟悉、一份安心。

    “你父兄打胜仗,成了皇帝跟前红人,我猜二皇子近日不敢随意挑衅。”

    “嗯,我会躲着他。”

    正当苏木边唠叨的同时,一阵阴凉的风吹来,带起两人发丝飞扬,直觉地,他将以芳护在身后。

    苏木的肌肉紧绷,整个人处于警戒状态,以芳不解,顺着他的视线望向前方湖水,却什么都没看见,只是他握住她的手心紧了。

    苏木看见她看不见的东西。

    一个桃红色身影从池塘里缓缓升起,像个傻子似的从湖里飘上来、走到小径上,飘到东边,感觉不对又往西边飘去,来来回回飘了数趟后,坐在湖边看着湖水发呆,片刻后她往湖水中央走去。

    苏木朝她跑去,大喊,“等等。”

    女鬼转身,望着苏木的眼底满是诧异,她已经在这里很久,从来没有人能看见自己……

    他在跟谁说话?以芳瞠大眼睛四处望,只见苏木在和人对话似的,一句接着一句,说着她听不懂的话。

    对话结束,苏木转身看着满头雾水的以芳,问:“怕吗?”

    “怕什么?”

    “怕我。”正常人肯定要害怕的,过去他用这种方式吓退不少对他心存观観之人,效果相当好。

    以芳还是不懂,一来她孔武有力,碰到害怕的东西,一拳过去弄碎了,就知道没啥好怕的,二来她怕什么也不会怕苏木啊。

    她摇头,拉起他手臂,把自己的小手重新裹回他掌心里。

    怕她没听懂似的,苏木又道:“我在跟你看不到的东西说话。”

    “所以是真的有东西,只是我看不到?”

    以芳的反应很奇怪,有惊讶、有好奇,独独没有恐惧,苏木失笑,真是个胆大姑娘。

    “对。”

    “那东西的名字是不是叫……鬼?”问到最后,眼底满是好奇。

    “对。”

    “真的?你怎么练的,为什么能看见,有没有办法教教我。”

    还真的是不害怕呀。“没办法。”

    “真可惜,幸好你看得见,能够说给我听。”

    苏木很高兴她的反应,高兴她和旁人不同。

    缘分就是这么回事,有的人说破嘴也无法取得别人的同意,有人一个眼神就能教人全心信任,苏木之于以芳,就是后者那样的存在。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蜜谋甜妻最新章节 | 蜜谋甜妻全文阅读 | 蜜谋甜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