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添财小婢 > 第三章 成功一半的法术

添财小婢 第三章 成功一半的法术 作者 : 佟芯

    裴咏希在傅云谦的威胁下,只能安安分分过日子,不敢再溜出院子了。

    说起来成天闷在屋子里是无聊了点,但每天都能吃香的喝辣的倒也不错,这府邸的伙食真的很好。

    而傅云谦倒也没再凶恶的质问她解咒的事了,也不知道他是信了她的说词,还是认为从她嘴里挖不出有用的,总之她小小的松了口气。

    另外只有一件事是他每天坚持必做的,就是他每晚都会过来蒙住她的眼替她洗澡,只能说他真的是守身如玉,很怕被她占了便宜。

    这样的日子过了好几天,终于有了变动。

    这天,傅云谦的小厮阿朗来了,神神秘秘的对她说主子在找她,要她随他走一趟。

    这还是第一次傅云谦主动召唤她,活似真有不得了的事,裴咏希好奇一问,“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大少爷要妳去见个人……”阿朗保持神秘不说破,“总之去了就知道。”

    裴咏希被带进一座厅里,看到除了傅云谦外,厅里还有个穿着道士袍,留着白胡须,看起来威严的老人。

    傅云谦看到她来了,为她介绍老道长的身分,“这位是悟山法师,悟山法师法力高强,能让我们两人换回身体。”

    裴咏希终于明白,原来他就是因为找到那么厉害的法师,才没有逼问她呀,太好了,她终于能把身体换回来了。

    裴咏希无比激动,马上朝法师鞠躬问好,“法师您好……”

    呃,这是在看什么?

    她才抬头,就见悟山法师正瞇起锐利的眼深深地端详着她,像是看进了她骨子里,让人好不毛骨悚然。

    接着,就见他朝傅云谦道:“傅大少爷,这施法的人对您施了这夺心咒,好藉此操控你的心,却失败遭到咒术的反扑,她的魂魄早已经不在了,如今待在这具躯体里的魂魄,也不知道是打哪来的孤魂野鬼,趁虚而入,傅大少爷,要一块收了吗?”

    这话是要让她魂飞魄散吗?

    裴咏希倒抽了口气,忙奔到傅云谦面前恳求道:“傅云谦,我不是什么孤魂野鬼,我的名字叫裴咏希,你不能让这个道士收了我啊……”

    傅云谦听悟山法师提起住在李冰儿的躯体里的魂魄是别人时并不感到意外,观察了她那么多天,确定她的言行举止和李冰儿是判若两人,他心里早有个底。

    对此他只觉得还真可惜,她不是李冰儿,如此一来,他就无法向她复仇了。

    至于要不要收了她?

    傅云谦鄙视的看向裴咏希,“只是个没用处,无法危害我的鬼魂,放着也无所谓。”

    裴咏希大松了口气,保住小命了,但听到他说她没用处时还真是让人不快。

    傅云谦接着问悟山法师,“大师,何时能为我们两人作法呢?”

    “傅大少爷,您这情况是魂魄错体,怕是咒术失败引发的后遗症,贫道必须作法矫正,这并不容易,必须耗费很多的法力,除此还得准备特殊的法器和贡品才能作法……”悟山法师抚抚白胡子,沉吟的道。

    傅云谦听得出法师是在暗示施法很麻烦,需要很多的谢酬,他直截了当的道:“银子不是问题,我先给大师五百两当作订金,事后再给法师五百两尾款。”

    悟山法师缓缓逸开笑容,“傅大少爷还真是大方,贫道也不是个贪财的,这银子贫道会用来做善事。”

    “只要法师能帮我办好事就好。”傅云谦诚恳一笑。

    “贫道会尽全力帮傅大少爷的。”悟山法师也笑得很有诚意。

    做个法事居然要花上一千两!他是钱太多花不完吗?

    裴咏希听得傻眼,忙将傅云谦拉到角落处,小声的道:“傅云谦,你疯了,干么给他那么多钱,你真的相信他会拿去做善事吗?不怕他是个神棍,把你的钱吞了?”

    傅云谦阴恻恻地看着她,“悟山法师名声远播,在这大晋国里,没有比他法力更高强的人,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他,务必要让这法事顺利进行才行。”只要能夺回他的身体,花这一千两算什么,“妳再啰唆一句,我就让他灭了妳。”

    裴咏希闷闷地闭上嘴,心里嘀咕着,她也只是好心提醒他别受骗当冤大头罢了,当然,她更希望这法师真的有高超的法力,能帮助他们成功换回身体。

    法事必须掩人耳目的进行,傅云谦选在他位于京郊的一处别庄。

    三天后,裴咏希从密道里被送出府,坐上马车前往那座别庄。

    在傅府,早年留下了几条逃生秘密通道,但云山院里的密道只有傅云谦知道,他就是利用那条密道将悟山法师送进又送出的,好不让人起疑,被发现换身的秘密。

    这会儿坐在马车上的裴咏希显得很兴奋,等做完法事后,她就可以恢复女儿身了,怎不让人高兴呢。

    神啊,请让她顺利换回女儿身吧!

    裴咏希双手合十的祈祷着,虽然当个万人迷的花美男很有趣,享受了不一样的待遇,但她还是比较想当女人。

    傅云谦坐在她的对面,看她闭着眼,双手合十的像在祈求什么,只觉得她很蠢,撇开脸不去看她。

    抵达别庄后,傅云谦率先下车,裴咏希跟在他身后跳下车,尾随他入内。

    不久,悟山法师到了,三人一同前往一间隐密的厢房里,房内布置得就有如一个神坛,桌上摆满鲜花水果和三牲,以及各种喊不出名称的法器,带着神秘庄严的气息。

    悟山法师手持着贴满符咒的剑,指示他们两人并肩站着,接着他开始施法,“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噗……”裴咏希忍不住笑,这场面真的很像早年香港电影里道士办法事捉鬼的画面,真的很老套,让她很想发笑。

    笑什么!暗云谦狠瞪着她,裴咏希觉得他比恶鬼还可怕,马上收敛起笑。

    悟山法师念了一会儿的咒,烧了符水要两人喝下,裴咏希蹙眉看着符水,心想这黑漆漆的水喝下去不知会不会肚子痛,就见傅云谦一口豪迈的饮下,她也只能跟着喝下。

    悟山法师又继续念咒,裴咏希听起来就像在念RAP一样,听不出在念些什么,让她直想打瞌睡,但她只能努力撑开眼皮,告诉自己不能睡,不然又会被傅云谦瞪了。

    “变!变!变!”

    裴咏希听悟山法师大喊出这一句时又想笑了,因为表情太滑稽了,活像在演夸张的舞台剧,但悟山法师也像是真的具有法力,她明显的感受到四周的氛围变得不同,有一阵强风包围住她和傅云谦。

    “变!”

    悟山法师又大喝一声,裴咏希头顶像被灌入什么,昏了过去。

    裴咏希缓缓醒了过来,发现她躺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

    啊对,她在那个别庄里,后来好像睡着了……欸,那法事呢?结束了吗?

    裴咏希爬起身来,看到双手变得白嫩小巧,掩不住欣喜的下床找镜子看,在她从一面铜镜里看到一张女人的脸时,她兴奋的直嚷道:“成功了,我变回女人了!”

    就连胸部……呜呜,都是货真价实的。

    裴咏希高兴得只差没手舞足蹈起来,这时,外头的人像是听见动静,叩叩敲了两下门。

    她去开了门,是阿朗。

    他见她眉开眼笑的模样,忍不住苞着一笑,“李姑……裴姑娘,法事成功了,恭喜妳,妳有不舒服的地方吗?”

    “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健康的很!”裴咏希摇了头,反问道:“你们大少爷也换回来了吗?”

    阿朗堆起笑意道:“是的,比裴姑娘还早醒过来,大少爷心情也很好。”接着,他想起正事,从衣袋里掏出一个钱袋递给她,“裴姑娘,这袋银子是大少爷要给妳的,外面已备好马车了,可载妳到任何妳想去的地方。”

    裴咏希一愣,听得出来这是要她走的意思。

    是啊,都已经换回身体了,她对他没用处了,可以滚蛋了。

    说实在话,面对这张仇人的脸,他没灭了她这个孤魂野鬼,这阵子还让她吃香喝辣的,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我知道了,这阵子真是多亏你的照顾了。”裴咏希很想爽快的说不必给她银子,但她还是伸手拿了,出门在外,怎么可以没有银子呢?

    裴姑娘,妳有亲人吗?阿朗想这么问,但最后他把话吞了回去,他自己身为下人,有些事情不能随意作主,就算想帮她也有心无力。

    “裴姑娘,我送妳去乘车吧。”

    裴咏希点头,走出了房门。

    要离开了,裴咏希特地跟这阵子负责看守她的护卫们道别,今天要做法事,他们也都一块来了,以防有什么意外的状况。

    “裴姑娘,妳多保重……”护卫们话说得有点别扭,但却是真诚的,连最初对她有坏印象的长痣护卫,都真心的祝福她。

    “真是多谢你们的照顾了。”裴咏希感激的朝他们鞠了一个躬。

    在上马车前,裴咏希敏锐的察觉到一道视线在看她,她转过头,就见不远处的一座红色楼台上,有个穿着白衣的男子负手而立。

    那是傅云谦,纵使看不清楚他那俊俏的五官,单单看着他这迎风站立的优雅姿态,她也知道是他,而她更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想来他现在是面无表情吧。

    最后,裴咏希朝那个方向点了个头,便坐进了马车,当车夫问她想去哪里时,她愕然发现,她身上除了一个钱袋,连个包袱都没有。

    天下之大,她想上哪去呢?

    裴咏希想起书里穿越的女主角,一个个都过得精采万分,她想,她也可以恣意的闯荡一下,闯出属于她自己的第二个人生吧!

    “车夫大哥,就到最热闹的城里吧!”

    傅云谦看到裴咏希进了马车,踏下了楼台。

    太好了,他送走了她,结束这场噩梦了。

    傅云谦眉宇间流露出得意,看得出他心情极好。

    这一个月来,他只能委身在女体里过日子,实在是憋了一肚子气,如今终于夺回了他的身体,岂不快哉?

    也因为太怀念自己的脸了,傅云谦一回到房里后,便拿起镜子看起自己的脸,庆幸着这段日子他有好好照料他的身子,让那个占了他身子的女人三餐吃的好,要不脸凹瘦一分,就没那么完美了。

    当阿朗送走裴咏希回来,就见自家主子自恋似的照着镜子,登时傻眼。

    大少爷从昨天身体换回来就盯着镜子看,还看不够吗?

    也是,大少爷憋屈的当了那么久的女人,现在恢复男儿身,内心肯定万分激动,他要体谅他才行……

    傅云谦发现阿朗回来了,抬眼瞥向他,阿朗这才记得禀报道:“少爷,裴姑娘刚刚搭马车离开了……”他顿了下,带有困惑的道:“少爷,为什么您不去送她一趟呢?”

    好歹也相处了一段日子,有点情分了吧!

    傅云谦放下镜子,冷冷一笑,“你傻了吗?饶她一命已经是我仁至义尽了,我不想再看到她的脸。”

    是李冰儿让他遭到此生最大的羞辱,看到她的脸他就憎恨,何必再见。

    日后就桥归桥,路归路吧,再也不必相见。

    说完,傅云谦叩了叩桌面,沉吟的道:“休息了那么久,已经耽搁了太多事,得快把暂时停滞的几桩生意谈成才行。”

    裴咏希来到京城的中心,在这里道路四通八达,街道两旁林立着各式各样的店铺摊贩,可说是相当繁荣热闹。

    裴咏希站在街道中央,满怀着雄心壮志,想在这个大晋国里闯出一片天。

    她手上的钱袋里足足有二十两银子,可供一般农家过一年好日子了,傅云谦可说是出手很大方,有这笔钱她可以做个小生意什么的,最好是卖吃的,穿越小说里可有不少女主角都是靠卖吃的赚大钱。

    当然,在决定卖什么小吃前,她要先找到住的地方,她打听过了,京城的开销大,住客栈没几天就要一两银子,所以她想租屋。

    可裴咏希万万没有想到,她会遭遇一连串悲惨的事情。

    她才刚吃完午饭踏出饭馆,就先被扒手锁定了,用的还是最老套的方式,用力撞了她一下,再顺手摸走她的钱袋,紧接着溜之大吉。

    裴咏希追了几条街都追不上,只好报官,但捕快说那个人是狡猾的惯犯,要逮到人不容易,打发了她回去。

    当下她六神无主,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有个热心的大婶说要帮她介绍工作,还供吃供住,她便跟着她走了。

    谁知那是青楼的嬷嬷,见她姿色不差,想骗她去接客,幸亏她察觉到不对劲,机灵的逃了出来。

    而今……摸了摸衣袋,裴咏希身上剩不到一两银子,有这点银子,还是她中午吃了一顿贵死人的午饭找的钱,她另外放在前襟的内袋里才没被偷走,她得省着用才行。

    然而几天下来,别说住客栈了,她只能窝在破庙里,吃着便宜又能温饱的烤地瓜。

    裴咏希真想痛哭一场—— 这世间真是险恶啊!她竟会接连遇上小偷和骗子,别说像书里的穿越女一样发光发热了,现在她只要找到工作,得以温饱就很好了。

    身为女子的她,要在这男尊女卑不平等的朝代里找到养活自己的工作,是不容易的事。

    读书写字,简单的记账打算盘都难不倒她,但去了很多家馆子和商行面试都被打回票,取笑她一个女人家跟男人争什么工作,要她赶紧找人嫁了。

    她只好找劳力工作,没有什么工作是她不能屈就的,怎知遇上猪哥老板想揩她油,她做个一天就拿碗当飞镖砸人了……

    裴咏希吃完地瓜,肚子是饱了,但心灵却很空虚,感到非常茫然。

    接下来,她该何去何从?再找不到工作,身上仅剩的银子也用完的话,她是不是会饿死在这间破庙里?

    裴咏希忽然很怀念在傅家的生活,有得吃有得住,完全没有烦恼,才离开傅家,过了短短几天而已,就沦落到栖身在破庙里。

    “真希望一觉醒来,我有温暖的床睡,有热食吃……”

    裴咏希蜷曲在破庙里的一角,用破庙里不知谁留下来的茅草当被褥而睡,看起来就像个孤苦的小乞丐,只能在睡梦中梦想着吃饱喝足。

    不知睡上多久,她惺忪的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温暖的床上。

    欸……她这是在作梦吧,这个梦真好……

    裴咏希翻了翻身又睡,想继续作梦下去,不一会儿又睁开眼,不经意地瞥过她的双手。

    她的手……好像变得不太一样。

    裴咏希终于真正清醒了过来,她连忙伸出手仔细的查看,发现那并不是她的手,而是双修长漂亮又很厚实的手,更是双男人的手……

    裴咏希的双手开始泛起颤抖,她马上下了床,找起镜子看。

    这一看,她倒抽了口气,映在镜子里的是张非常好看的男性脸孔—— 是傅云谦的脸。

    裴咏希困惑的喃喃道:“我又变成他了?这怎么回事?法术不是成功了吗?”

    她用力捏了捏脸,还真痛啊!代表这一切是真实的,她不是在作梦,她真的变成了傅云谦……

    就在这时,阿朗端着水盆进房了。

    “大少爷,小的端水来给您洗漱了……”他声音戛然而止,怎么少爷又在照镜子了?大男人一天到晚照镜子不太好吧……

    裴咏希看到阿朗来了,露出了尴尬且不安的神色道:“阿朗,我不是你家大少爷……我一觉醒来就变成这样了……”

    阿朗从小就服侍傅云谦,非常熟悉他,光凭这个表情就看得出来眼前这人确实不是傅云谦。

    “怎么会……”法术不是成功了吗?阿朗接着像想到什么,手里端着的水盆砰的一声坠地,溅湿了地板,连裤脚都湿了,但他却顾不得,忙不迭地追问:“裴姑娘,那我们大少爷现在人在哪里?”

    裴咏希难以启齿,最后才困难的挤出话,“呃,现在他人在……”

    这是一间破庙。

    傅云谦瞪眼环视起四周,真不敢相信,昨晚他明明是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的,为什么一觉醒来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傅云谦看着自己一双白嫩的手和纤细的手臂,一身裙装,不用照镜子也知道他又变成女人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法术不是已经成功了吗?

    变成女人已经够让傅云谦抓狂,但更让他抓狂的是……

    “那个女人几天没洗澡了,怎么这么臭?”还睡在破庙里,睡在茅草上,过得这么的凄惨,他不是有给她一笔银子吗?

    傅云谦想到裴咏希现在霸占了他的身体,睡在他的房间里,便一肚子火,她现在可好命的当大少爷了,换他要代替她活受罪。

    傅云谦没有自哀自叹太久,很快冷静下来面对眼前局面—— 他必须先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再想办法回去,或者找上永丰堂旗下的铺子,联系上阿朗来接他也可。

    在傅云谦盘算着时,庙外传来叫喊声——

    “大少爷……”

    原来是阿朗,还有王奇领着一干的护卫前来寻他了,而裴咏希不知该如何面对和她又换了魂,害他睡在破庙的傅云谦,畏畏缩缩地走在最后面。

    阿朗一进庙里,看到变成女人的傅云谦,衣着脏乱不说,头上还有一根茅草,险些笑了出声,他勉强忍住,挤出担忧的话道:“大少爷,真是让您受苦了,您现在……可好?”

    大少爷好不容易换回身体了,现在又变成女人,他真怕大少爷内心更受创啊!

    “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可好得不得了。”傅云谦笑着说。

    大少爷笑得愈亲切无害就是代表他愈是恼怒,现在恐怕气得发狂的想杀人……阿朗在心里打了记冷颤。

    裴咏希从阿朗背后冒出头来,忍不住多嘴道:“所以说,那悟山法师是个神棍,你被骗了,我就说嘛,你给他太多钱了……”

    “闭嘴!”傅云谦瞪着她,他还以为,他再也不用见到这张令他憎恶的脸了,世事还真难料。

    裴咏希个头变高,看到他头上的茅草,指了指道:“那个,你头上有……”

    傅云谦往头上一捉,竟是根茅草,他把东西扔到地上,咄咄逼人地问:“为什么妳会待在这间破庙里,成了个乞丐,我不是给了妳一笔钱吗?”

    裴咏希小声的咕哝她才不是乞丐,而后不甘情愿的坦白道:“我……我被小偷偷走钱袋,还差点被骗去青楼。”

    傅云谦听完,眼底毫不客气的写着“笨蛋”两个字,裴咏希完全无法反驳,垂下了肩。

    接下来回归了正题—— 这法事到底是出什么差错,又让他们换魂了?

    两人互看着彼此,都没有解答。

    “悟山法师号称是大晋国里法术最高强的人,看起来是虚有其表……”傅云谦无法原谅这种收钱了没做好事的行为,这等同是诈欺,他朝护卫们下令道:“你们马上去找悟山法师,看他人还在不在京城里,务必要捉到他。”

    “是!”

    护卫们立刻领命,王奇派出一部分的人手前去搜寻。

    接着,傅云谦嫌恶的环视他待的破庙,真是一刻都待不下去,朝阿朗说了句“回去了”,真是臭死了,他回去一定要先洗个热水澡。

    裴咏希见他转身就走,一脸茫然的呆站在原地。

    他要回去了,那她该怎么办?

    傅云谦踏出了庙口,停下步伐,“妳还不跟来?”

    “啥?”她一愣。

    “难不成妳以为我会允许妳顶着我的脸在外头当乞丐?”傅云谦丢下了这话后,迈步往前走。

    阿朗也朝她招招手,要她赶紧跟过来。

    裴咏希眨了下眼,终于回过神来,她都忘了,她现在占着他的身体,当然要跟着他回到傅家。

    “等等我啊!”她掩不住雀跃的喊,跟了上去。

    虽然她不知道未来会演变成如何,也不知道她何时才能当个正常的女人,但起码现在她很庆幸,她不用落魄的像个乞丐睡破庙,她有床睡有饭吃,可以安稳过日子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添财小婢最新章节 | 添财小婢全文阅读 | 添财小婢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