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农夫人 > 第五章 乡下穷媳妇见公婆

小农夫人 第五章 乡下穷媳妇见公婆 作者 : 简薰

    一个月后,小满时节。

    苏子珪带着向清越,一路风尘仆仆总算回到京城。

    想到那日出门游历多么意气风发,母亲苦劝他带几个人,路上好歹有照应,他这傻子偏信天下承平,结果遇上土匪,要不是被向清越救了,现在说不定早投胎去了。

    可是啊,历劫是历劫,但若不是因为如此,他也不会认识向清越,可见凡事自有天意。

    两人租的马车在南三街的青草巷停下。

    苏子珪见向清越紧张,笑着劝,“别紧张,我家里的人一定会喜欢你的。”

    “可我出身不过平民……”向清越忐忑。

    在稻丰村虽然已经知道他出身不凡,但真没那种感觉,直到此刻看到这样长的围墙,红砖、青瓦、大树探头,更显气派,京城哪怕只是个路人都穿得一身锦绣,她才惊觉两人的差异太大。

    当时信心满满会当个好妻子,可是现在只觉得是不是当个妾室比较合适,毕竟,苏家的人应该不会在意他回来多带个妾室,但如果多带个妻子恐怕没这样简单。

    他会不会也是早就知道了,所以才会在朝和县的时候就上了官府找官媒成亲——没有凤冠霞帔、没有八人大轿,他说那些是仪式,以后补给就好,她现在热孝得先成亲,这样才对得起外婆的吩咐。

    向清越也不是拘泥于形式的人,自然同意,说白了,她反而觉得简单好。

    于是他们给了官府一两银子,在那里拜天地、写婚书,并且登录。

    但现在她不禁怀疑,他们那样做是不是太大胆了、是不是不太好,哪个母亲可以接受儿子先斩后奏到这种地步,退后一步说,自己跟京城的姑娘比起来也是样样不如,琴棋书画通通不会,金声侯府出身的婆婆会喜欢她嘛,房国公府出身的太婆婆会喜欢她嘛……可现在再想这些,也于事无补。

    “子珪。”向清越跟他商量着,“不如先别说我们成亲之事,免得你家人受不住,就先把我当个妾室,你觉得呢?”

    “当然不行,你是我拜过天地的妻子,我怎么可能委屈你,我不只要说你是我的妻子,我还要补一个婚礼呢,请苏家跟金声侯府、房国公府的亲戚都来,跟我们本家旁支都说上这个喜讯,给你穿上大红喜服,请十全婆婆给你梳头。”

    向清越觉得有点暖心,但还是有些忧虑,“我不觉得委屈,我、我有点担心,怕家里的长辈不能接受我。”

    “不会的,我年纪已到却迟迟不成婚,爹娘跟祖父母都伤脑筋得很,现在知道我终于定下来,高兴都还来不及。”苏子珪牵起她的手,“你是我的妻子,什么都不用怕。”

    他说起自己小时候爬墙被祖父责骂之事,当时年幼,皮得很,上房揭瓦,没一刻安静,家人不知道伤了多少脑筋,后来是遇到贺先生,被他的戒尺打怕了,这才静得下来读书。

    就这样一边说,走过了长长的红砖道,终于到了大门。

    向清越看着那上面大大的“苏府”。

    很简单的两个字,但笔势恢弘,落款有个御印,向清越一惊,居然是皇帝所赐。

    门口两只铜狮子,公狮戏球、母狮带子,配上红色的大门,显得气派非凡。

    守门的小厮一看两个穿着普通的人靠过来,连忙赶人,“去去去,这可是大行台尚书令的正门,要找你们的穷亲戚去角门,这不是给你们走的地方。”

    苏子珪沉声,“倒是看清楚我是谁。”

    那小厮讥笑,“你是谁关我什么事啊,除非啊——大、大少爷?”

    另一个小厮细看,也惊呆了,赶紧上来哈腰,“大少爷您可回来了,接到您的信后,老夫人跟大夫人日日念佛哪。阿忠,你还在耽搁什么,快点开门啊。”

    那个阿忠却是呆了呆,然后门也不开,一路跑往里面,一边大喊,“大少爷回来啦!大少爷回来啦!”

    大户人家有大户人家的规矩,没有长辈来见晚辈,只有晚辈去拜见长辈,苏子珪跟向清越两人风尘仆仆回来,自然得先去梳洗。

    向清越很不安,但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这是我住的跃鲤院。”苏子珪兴致勃勃跟她介绍,“我十岁另外分出来住,这里两进八大屋,以后,你就是这里的主母。”

    守门婆子见到大少爷,自然各种高兴。

    一下子,本在跃鲤院服侍的下人都过来了,一个一个喜形于色,看得出来苏子珪是个好主人。

    “大少爷。”一个中年嬷嬷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跑出来,“真是您?”

    “是我,叶嬷嬷。”

    “您回来就好,您没消息的那几个月,大夫人几乎茶饭不思,直到二十几天前接到快马传来的消息,这才好点。”叶嬷嬷擦擦眼泪,“这位是?”

    苏子珪给两人介绍,“清越,这是我的奶娘,叶嬷嬷,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就问她。叶嬷嬷,这是我在江南娶的妻子,姓向。”

    叶嬷嬷一呆,“少爷您、您在江南成了亲?”

    “是。”

    “老婆子见过大少夫人。”

    向清越见府中老人行礼如仪,倒是放下一点心,“叶嬷嬷不用多礼,我什么也不懂,以后还要请叶嬷嬷多多照顾。”

    “大少夫人太客气了,老婆子也不过多吃几年饭,以后大少夫人有什么吩咐,老婆子一定会尽力。”

    就在这时候,四个装扮精致的少女也出来,一见到苏子珪立刻上前,一个一个并肩屈膝,齐声道:“见过大少爷。”

    个个容貌出色,声音娇嫩。

    向清越惊呆,这什么?通房吗?还是姨娘?怎么每个都打扮得这么美?

    糟了,自己居然没有先问这些问题,她不是不知道古代富人会在府里养几个漂亮女子,可是苏子珪从来没有说过啊。

    苏子珪笑盈盈的,“清越,这是我的贴身丫头,从这儿过来是介孜、来宝、语霖、姿和。你们四个听好了,这是大少夫人,以后可得对她恭恭敬敬,如果让我知道谁对她不敬,那样的丫头我也不要了。”

    四个丫头虽然诧异,但还是行礼,“是,奴婢见过大少夫人。”

    行礼归行礼,但内心实在奇怪,这哪里冒出来的大少夫人啊,样子还那么土,比起府里的二等丫头都不如,大少爷莫不是被狐狸障给迷住了?听说江南很多法术,会迷得人头晕转向的,什么都听她们的话。

    苏子珪满意了,“好了,给我们准备热水。介孜,去大小姐那边匀一套没穿过的衣服过来。”

    介孜屈膝,“是。”

    “首饰也顺便匀一套,记得要全新,没用过的。”

    “是。”

    介孜内心忍不住又想,什么土丫头,还得自己去给她匀衣服,但大少爷发话,又不得不从,大少爷看似好脾气,但其实说一不一二没得商量。

    真是的,苏宅外头的名门世家,有吴小姐、殷小姐、温小姐……这些贵女,苏宅里头又有个表小姐房玉蘅,跃鲤院得跟来宝、语霖、姿和争,现在又多出一个大少夫人,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被大少爷收房,成为姨娘啊?

    两人梳洗完毕,已经是一个多时辰后了。

    今日敬王府宴客,说是荷花开得美,请众人一起来玩赏吟诗,京城几个品级高的大官跟妻子都去了——当然也包括二品的苏老爷跟苏老夫人。

    因为祖父祖母都不在,所以苏子珪便没有去听竹院,而是带着向清越直接去了母亲的院落。

    苏大夫人一看儿子,眼泪就流下来,“我的儿……”

    苏子珪见母亲消瘦许多,忍不住眼眶一红,“儿子不孝。”

    “快些起来,让母亲看看。”苏大夫人左看右看,总算满意,“这阵子赶车累了吧,晚上请御医来给你看一下,好好调养调养。”

    “儿子身体挺好,倒是母亲需要调养。遇凤姑姑,我母亲这阵子饮食睡眠可好?”

    叫做遇凤的大娘子往前一屈膝,“自从收到大少爷的平安信,大夫人睡得好,也吃得好,大少爷别看夫人瘦了,这比起之前已经好多了。”

    苏子珪握紧苏大夫人的手,“母亲,儿子回来了,您可得快点恢复,不然可就是儿子不孝了。”

    苏大夫人含泪微笑,“只要你这崽子回家,别说吃饭吃菜,就算吃菜渣,我也吃得下,唉——你是母亲唯一的儿子,母亲不能没有你,你要知道,就算你妹妹再贴心,在我心中也比不上你一丁点儿。”

    “儿子知道,母亲别难受了。”

    苏大夫人喰着泪点点头,母子对望了一会,苏大夫人这才笑了,“对了,你信上说被人所救,是哪户人家,就算路途遥远,我们也该备上礼物,亲自去答谢一番才是。”

    苏子珪拉过向清越,“母亲,就是她把儿子从冰冷的河水中救起来的,她们家中不富裕,还是给儿子请了大夫。”

    苏大夫人立刻站起来握着向清越的手,神情和蔼,“这位姑娘,真是多谢你了,我……子珪是我唯一的依靠,你不只救了他,也是救了我。”

    “婆……”呃,这气氛承认他们已婚好像不太好,向清越连忙改口,“苏、苏大夫人,您别客气。”

    苏子珪却是不乐意了,“什么苏大夫人,叫婆婆。”

    苏大夫人有点意外,“婆婆?”

    “母亲,这是我的救命恩人,向清越,我跟她已经在朝和县成亲了,你不是老叨念我不娶媳妇吗?我现在娶了,您可高兴?”

    苏大夫人诧异,登时有点不高兴,“别开这种玩笑。”

    “儿子不是开玩笑,我们已经有婚书,不过没办过典礼,想请母亲帮我们张罗,我想给她穿大红喜服,让亲朋好友都知道我们成亲。”

    若说苏大夫人刚刚是有点不高兴,现在则是十分的不高兴,“你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我不同意!”

    苏子珪诧异,从小到大母亲最疼他,他说什么是什么,这次出游天下之前,母亲明明一直催着他成亲,“母亲,您怎么了?”

    苏大夫人招过遇凤,在她耳边一阵耳语,遇凤点点头,去了。

    她又拿起茶喝了一口,雕梁画栋的花厅有种凝滞的气氛。

    苏子珪道:“母亲,清越人很好,刚开始儿子也没想法,可是随着跟她相处,慢慢就喜欢上了,我知道您喜欢温小姐,可是我不喜欢。人生这样长,我想娶一个喜欢的姑娘,举案齐眉的过日子。”

    苏家几房人,什么样的他都看过,娶门当户对的当正妻,娶心里喜欢的当妾室,然后妻子很痛苦,自己辛辛苦苦持家养子,但就是比不上狐狸精。

    妾室也很痛苦,一样是老爷的孩子,为什么从自己肚皮生出来就是庶出,将来注定什么都没有,所以妻妾恶斗,只有那个男人快乐了。

    从小到大,他看了祖母的委屈、看了母亲的无奈,他不想成为那样的人,既然喜欢向清越,他就要给她名分,不要让她为了名分而痛苦。

    苏大夫人叹了一口气,“我就问问,向姑娘,请问你的出身背景?”

    问起出身,向清越是很大方的,她是村姑没错,但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我出身朝和县的稻丰村,父亲是秀才、母亲是农女,我没福气,爹娘过世得早,所以是由外婆扶养长大的,外婆很疼我,她老人家是上天给我最棒的礼物。”

    说到外婆,她忍不住摸了摸手上的荫树子手串——刚刚介孜跟来宝给她更衣、换首饰,只有这个她是绝对不拿下的。

    这是外婆留给她的想念,她要一辈子戴着。

    苏大夫人一句一字都听得清楚,“所以向姑娘,你也是农女。”

    “是。”

    苏大夫人转向自己儿子,“你的祖母是房国公府的嫡女,你的母亲出身金声侯府,然后你要娶个农女为妻,你觉得合适吗?她没受过闺阁教育,怎么融入京城生活,将来我们要宴客、要赴宴,她会点菜吗、会点戏吗?你的妻子将来会是宗妇,不是在乡下,不能什么都不知道。”

    苏子珪笑说:“母亲别慌,我们路上谈论过这问题,她能学的,等到她当宗妇,都是十几二十年后的事情,这么多时间,总不可能学不会。母亲,清越很聪明,她爹只教了她三年多,她却懂得好多诗经文章,她这么能读书,没道理学不会怎么当一个主母。”

    苏大夫人气结,“是这问题吗?你难道不知道你二弟三弟都已经入朝为官了,你以为这几个月,房姨娘会乖乖的什么都不做吗?”

    回跃鲤院的路上,苏子珪跟向清越解释,她才知道,那其实是无奈的一段故事。

    二十年前,有一个苏公子喜欢上房姓表妹,但表妹只是庶出,两人身分不配,那苏公子又没有什么肩膀,就听父母的话娶了金声侯府家的小姐为正妻,本是一段良缘,但坏就坏在苏公子的念旧,对房姓表妹念念不忘,就在妻子怀孕时,那个苏公子把表妹接回府里,正式收为妾室,是为房姨娘,而且迅速的也怀了孕。

    正妻生下长子的三个月后,那个房姨娘也生下双胞胎儿子。

    苏公子因为喜欢房姨娘,所以从小宠爱那对双胞胎,虽然有嫡长子,但他偏爱庶子,众人也拿他没办法。

    那个正妻就是苏大夫人,嫡长子就是苏子珪。

    房姨娘生的双胞胎儿子分别叫做苏子凯、苏子东。

    兄弟三人同岁,一起启蒙、一起受教,贺先生教得很好,但苏子凯跟苏子东更聪明,永远跑在嫡长兄前面。他们考举子时,苏子珪在考秀才,他们考进士时,苏子珪考举子,他们的进士有了名次,但苏子珪的进士却落了第。

    现在苏子凯是算学博士,苏子东是门下典仪,虽然都是从九品下,但那也是官,进士能上朝,当然苏老爷那个大行台尚书令,跟苏大爷的国子司马官位绝对是进行了疏通,但前提是,苏子凯跟苏子东要考上进士啊,能考上有靠山才有用,不然徒有靠山也是枉然。

    两人现在都才十八岁,前途无量。

    回跃鲤院的路上,苏子珪还在安慰她,“我母亲平时不是这样的,大概是子凯跟子东比我先上朝,她给刺激到了。”

    “不要紧,我如果是婆婆,一时间也难接受。”

    “你以后在府中,常常去看她,陪她说话,人心都是肉做的,时间久了,母亲自然能谅解你。”

    “我知道。”

    向清越易地而处,如果自己是苏大夫人,大概也不能接受,自己比不上房姨娘,自己的儿子也比不上房姨娘的儿子,自己虽然是正妻,但那有什么用,闷哪、一肚子火啊,但又没处可发。

    房姨娘可不是普通妾室,她的亲姑姑就是苏老爷的正室,房太君。

    姑侄侍奉父子。

    就算房姨娘是庶出,那也是房太君的侄女,喊她姑姑的,有了这层关系,就算苏大夫人是正室,也不能随便拿捏房姨娘。

    一个高门大户出身的大太太却得忌弹个姨娘,说来也是很可怜的……

    “你说过不会要妾室,可别骗我。”

    苏子珪微笑,“怎会。”

    向清越心想,若是有天你违反誓言,那我就走了。

    她是现代人,可以为了他入境随俗,伺候这个大家庭,但是,只有一点不能忍,那就是分享丈夫。

    所以他既然已经先给她承诺,她就愿意为他改变自己,做出所有努力。

    “虽然婆婆不喜欢我,但我会努力的,就像你说,人心肉做的,只要我尽心尽力,婆婆总会接受我。”

    苏子珪微笑,“我知道从稻丰村那么简单的地方到我们家,你内心不安,要面对的也很多,家人、下人、亲戚、朝堂上的关系,这些都需要时间,你也不用太逼迫于自己,我会一直站在你身边,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你是我的正妻,这点永远不会改变。”

    “苏家,很大吧?”

    “当然大,光是我们这房就十几口人,叔父也没分家,也是十几口人,不过叔父考了几次没考上举子后,就开始做生意了,现在生意做得很好。

    “祖父是大行台尚书令,父亲是国子司马,子凯是算学博士,子东是门下典仪,你别看这官位多,但奉银没多少,以前是靠着祖母做生意,现在靠叔父,不然我们上下超过百口人,根本应付不来。”

    向清越想,这样是最好的,苏二爷的生意靠着父亲跟哥哥打点,然后用赚来的钱养苏家这个大户,苏家可能比她想象得还要厉害,本身一门四官,跟房国公府、金声侯府还都是姻亲关系,饶是京城富贵人家多,但这种程度的大概也没几户。

    希望自己快点融入这个家,成为能帮助苏子珪的贤妻,而不是要他分神照顾的后腿。

    她摸摸手上的荫树子手串,自己一定会做得很好的,毕竟是外婆一手教出来的,没有不好的道理……

    正朝着跃鲤院的方向走,却不想后面一声声喊,“大少爷、大少爷!”

    两人停下脚步,见得一个丫头飞快跑过来,“奴婢见过大少爷。”

    向清越自然是不认识的,见苏子珪眉色隐隐闪过一丝不耐烦,心里奇怪,但也知道这时候不要作声最好。

    “我家小姐知道大少爷回来了,心里很是高兴,说晚一点想去跃鲤院见大少爷。”

    “不用了,没什么好看。”

    那奴婢急道:“大少爷,我家小姐对您可是真心真意,之前以为您不在了,伤心了许久,三夫人要给她说亲,她还绝食抗议。好不容易皇天不负苦心人,把您盼回来了,消息传回房国公府,小姐当天就来苏家住了,说是要第一时间看到大少爷您,现在您回来了,不让我们小姐看一看也说不过去啊。”

    苏子珪也不想跟个丫头解释,以他的身分,跟个丫头讲话还辱没了他,“房玉蘅尽可来,但我不会开门的。”

    那丫头一脸不敢相信,“大少爷!”

    “别跟着我们。”

    那丫头不敢违拗,虽然一脸想说话还是原地停住,不敢跟上。

    向清越心中奇怪,“房玉蘅是谁?”

    “我祖母那边的表妹,房家这几年隐隐是朝中第一大世家,不但子孙多有入仕,房国公也深受皇上信赖。房玉蘅是房国公的嫡长孙女,很受宠爱,祖母想让我娶了她,这样以后也有房国公那边的助力,不过她个性狡诈,我不爱。”

    向清越想,哇,除了四个如花似玉的贴身丫头,还有一个出身惊人的表妹,她这是要面对多少情敌啊。

    她在前生的生活很简单,每天睡到中午,下午两点到美发沙龙,开始上班到十点,下班,接着就是愉快的追剧时间。

    穿越后,虽然命运多舛,但也算简单,日出而做,日落而息,乡下人纯朴得很,最多也就是嘴巴比较大,其他真没什么。

    可是苏家,她才刚刚进门已经觉得关卡重重,好像一个困难的游戏,她有办法打到最后的关卡吗?

    苏子珪,我能依靠的只有你啦,你可得对我好一点哪。

    两人还没回到跃鲤院,下人又说,苏司马回来了。

    家中有大行台尚书令跟国子司马两个大官,官场都称苏老爷为苏尚书,称苏大爷为苏司马。

    向清越内心一紧,要拜见公公了。

    苏子珪在花园小径拐个弯,到了父亲的书房。

    苏司马看到儿子历劫归来,自然高兴,“我看看,气色倒还行,明日就开祠堂谢谢祖宗保佑。”

    苏司马虽然疼爱房姨娘生的双胞胎,但苏子珪是他的长子,也没有不喜欢的道理,现在看到原本以为死掉的儿子又出现,内心自然欣喜。

    苏子珪见到半年不见的父亲,喜悦溢于言表,“父亲,儿子是这位向姑娘所救,她叫做向清越,儿子已经跟她在朝和县成了亲。”

    向清越不是不紧张,刚刚苏大夫人那样排斥她,苏司马能接受她吗?

    拜托千万不要太排斥她啊。

    也不求马上接受她,不要太排斥她就好……

    苏司马颇为意外,“哦,是吗?”

    向清越屈膝,“见过公公。”

    “家里有些什么人?”

    “父母早亡,外婆于一个月前过世,现在只剩下我。”

    苏司马继续问:“舅舅、伯父,那些都殁了吗?”

    “有,但是已经多年不曾往来。”

    “那还算简单。”苏司马点点头,“既然已经成亲,那就得好好定下来,生儿育女才是正道,你祖父母老惦着这件事情,你们兄弟三人都已经十八岁了却还没成亲,子凯跟子东还好说,至少入了朝,还能说是为了读书,你既然进士落第没入朝,那就好好传宗接代,也是孝顺。”

    向清越有点意外,苏司马讲话这么直白吗?好伤人。

    说白了,你弟弟没成亲是为了读书,你没成亲说不过去。

    可是苏子珪已经是举子了,举子也不容易,只能说苏子凯跟苏子东实在太过优秀,就显得苏子珪不好了。

    苏子珪说去年考上的,那时才十七啊,十七岁的举子还不厉害吗?范进考到五十几岁才中举呢。

    可是这样的成绩,在出色弟弟们的面前显得一文不值。

    苏司马就当着媳妇的面说苏子珪,你耽误成亲的时间,结果什么用处都没有。

    就见苏子珪面色如常,“儿子知道。”

    “还有,你既然已经娶妻,就得跟玉蘅把话说清楚,免得耽误人家。”

    苏子珪皱眉,“我从来就不喜欢玉蘅,那是她自己一厢情愿,她不嫁又不是儿子的错,我可没逼她。”

    “玉蘅是你祖母最疼爱的侄孙女,出身跟模样都好,也没有配不上你,自从知道你没事,就到我们家住了,说是要在第一时间看到你,你总得知道好歹,玉蘅若是伤心,你祖母也不好过。”

    “儿子明白。”

    “好了,为父还有事情要处理,你就去吧。张管家,去拿三间,不,拿五间铺子的地契去给大少夫人,是我的见面礼。”苏司马转向向清越,“媳妇,我对你也没什么要求,子珪喜欢,我就想顺着他,但我们是大家族,你可得融入这个家,该做的要做、该学的要学,也得大度,家里事情多,得学会忍耐,不要惹事。”

    向清越点头,“媳妇知道。”

    “那就好。”苏司马总算露出一丝慈爱,“原本我是不同意子珪这样随便成亲,一来你救了他,二来他喜欢你,那我就不勉强了,家里人多,对上对下都要处理好关系,还有,督促子珪好好读书,他两个庶弟都已经入朝了,他这个长子嫡孙更不能例外,我们苏家丢不起这个脸。”

    苏子珪沉声道:“是儿子不争气,让父亲担心了,明日开始一定发愤跟贺先生学,两年后一定会考上进士。”

    “那就好。”

    向清越知道,苏司马之所以轻轻放下,是因为他当年没能给自己喜欢的姑娘一个名分,所以他才不想儿子跟自己一样。

    可是这样的体贴对苏大夫人来说,无异是响亮的耳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农夫人最新章节 | 小农夫人全文阅读 | 小农夫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