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了总裁不认帐 第九章 作者 : 金晶

【第六章】

陈宝珠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坐在地板上哭了整整一个小时,她哭得就如春雨般,绵绵不断。

她哭,是真的很伤心,从小到大,她都没有这么伤心过。她不知道,她这么喜欢贺珩。

一想到贺珩以后要做她的姊夫,她头皮发麻,整个人都要发疯了。如果他和陈宝珍联姻,她要是继续喜欢贺珩,她真的很贱,也很不要脸。

何况,这样插在他们中间,她算什么?

一个不要脸,想要破坏自己姊姊婚姻的坏女人吗?

她哭得眼睛红肿,像是丧失了动力,躺在地板上,看着天花板。她一想到贺珩,心里就痛。

她喜欢贺珩呀,好喜欢,好喜欢。

但是现在她要把喜欢收回来……

太难了,她做不到。

冰凉凉的木板令她后知后觉地轻颤了几下,她颤抖地坐了起来,昏头昏脑地往浴室走去。

温温的水扑在她的脸上,她这才感觉不到寒冷,那种喜欢的人要被抢走的冰冷,也渐渐地散了一些。

她是真的好讨厌陈宝珍,但从没有此刻这般的讨厌。

陈宝珍抢走的那些男生,她不在乎了,但贺珩不一样啊,贺珩和他们不一样,她喜欢他到快不行了,小心地维护着这份喜欢。

观察观察他,结果就喜欢上他了,还是那种一旦付出就收不回的喜欢,她痛苦地揉了揉脑袋。

贺珩为什么不一样?她扪心自问。他们没有贺珩长得帅,没有贺珩做一手好菜,甚至性格也没有贺珩好,贺珩在她的眼里,怎么都是好的。

最重要的是,她喜欢贺珩比喜欢他们要多很多很多……

她精神不济地走到厨房,倒了一杯水喝,喝完之后,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直到门铃不死心地响了一下又一下,她才动了动麻木的身体。她走到门口,打开门,门外站着的就是她很喜欢很喜欢的贺珩。

“我做了皮蛋瘦肉粥,你可以当宵夜,也可以做明天的早餐。”他声调很温柔。

“我、我不想吃。”她低下头,想着他们以后的身分会怎么尴尬,她就想哭,她想逃,逃得远远的。

“宝珠。”

“嗯。”低低地应了一声,她的眼睛又想流泪了,她努力压抑着。

他突然抓住她的手,将皮蛋瘦肉粥放在她的手里,她的手很凉,他的手也很凉,可是粥很热,热乎乎的。

“我回去了。”

他将皮蛋瘦肉粥硬塞入她的手里,果断地离开,体贴地什么也没有问,陈宝珠眨了眨眼,泪珠掉进了粥里。

听到电梯门尖上的声音,她才抬起头,怯懦地看着电梯门,眼泪无声地流着,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忽然这么爰哭。

她转身回了屋子,关了门,端着皮蛋瘦肉粥坐在沙发上,香气扑鼻的味道轻轻地熨平着她心口的伤痕。

她突然站起来,去厨房找了一个汤匙,走回沙发上,端起粥挖了一口,狠狠地往嘴里一送,鲜美的粥令她心口一痛。

他如果做了她的姊夫,她是不是以后都吃不到他做的美食了?他是不是以后还会帮陈宝珍做?

“呜!”她想着想着,又哭了,快要干涸的泪不停地流着,珍珠似的泪珠掉进碗里,增添了不少的咸味。

她一边哭一边吃着粥,眼泪流进了粥里,又被她吃掉,不知道是不是太咸了,她觉得心口的伤被咸到,酸得她眼泪流更多了。

“贺珩……呜……怎么办!”她哭泣着吃完了粥,肚子被撑爆了,贺珩帮她做的分量很多,多的可以让她分两次吃,可她一次吃完了。

心口痛,肚子也痛,她哭着倒在沙发上,整个人缩成一团,小声地呜咽着。

她糊糊涂涂地站起来,想去吃个消化的药,可想起她家装饰用的药箱,她顿时有一种天要亡她的感觉。

她拿起手机,想找人帮忙,看也没看地拨了最上面的电话,电话一通,她不管对方说什么,哭着说:“救命!我、我吃太撑了,肚子好痛!”

电话那头诡异地一静,接着是无奈的声音,“宝珠,我没有让你一次都吃完。”

陈宝珠张着嘴一愣,她想起了最上面的电话号码是傍晩跟贺珩通话记录,所以她没脑地打了贺珩的电话。

贺珩……姊夫……呜,她拿着手机,不知道是要挂了电话,还是先哭一场。

“开门,我在门外。”

陈宝珠脑袋浑浑噩噩,贺珩一个口令,她一个动作,她爬起来,艰难地走了过去,打开了门,看到门口的男人,她好想扑过去。

“我带了药过来。”他往里面走,顺手尖上门,看她呆呆的样子,他伸手抱起

她,走到厨房,让她坐在凳子上,他去倒了一杯水,又将药喂到她的嘴边,“乖,先吃药。”

她傻乎乎地张嘴吃了药,接着被他喂了一口水,等药吞下去之后,他拿着纸巾轻轻地擦着她的脸,动作温柔地像对待易碎品一般,“是不是很痛?痛到哭成这样子。”

是啊,她好痛、好痛,心好痛。

“等一会。”他看了看手表,记住了时间,“如果没有效果的话,我们就去医院。”

她面红耳赤,被他误会了自己是因为肚子痛才哭虽然丢脸,但总比让他知道,她知道他和陈宝珍要联姻,哭得死去活来的好。于是她点了点头,“哦。”

他让她坐着,又去找了毛巾,用热水弄湿,走到她面前,将热毛巾放在她的眼睛上,“敷一会,有点肿。”

“谢、谢谢你。”

“宝珠,你跟我还这么客气吗?”他低低地笑了,可脸上没有笑意,看着她哭,他脸色沉如死水。

陈宝珠看不到,只觉得这个人温柔地让她快要溺死了。

等热毛巾微凉,他挪开热毛巾,温声道:“肚子还痛吗?”

她痛的是肚子吗?不是啊,她痛的是他要做她的姊夫!她快要发疯了,但是面对他的关怀,她应该躲开,可她舍不得。

她轻声地说:“没有刚才那么痛了。”偷偷地看了一眼他的侧颜,整颗心都快要跳到他的怀里去了。

“我以后不做这么多给你吃了。”他口气心疼地说。

她眼睑轻颤,被热敷过后的眼没有那么干涩和疼痛了,“不是你的错。”

他摸了摸她的头发,柔软的乌发从他的指尖滑出,他眼神微冷,似是想到她也会这般地逃离,他突然收紧了手,动作微大,惹得她轻轻呼痛,他回过神,连忙放开了她的发丝。

“对不起,我……”

“没事。”她摇摇头。

两人安静了下来,他陪着她又坐了一会,见她舒服多了,这才放心,轻声地说:“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

陈宝珠抓着自己的衣罗,有一种依依不舍的感觉,她不想他走,但是姊夫这两个字就跟魔咒似地箍住她,她点点头,“嗯。”

“早点休息。”

“好。”

“晩安。”他站在门口,眼神轻柔地说。

她怔怔地看着他,有一种想扑倒他的冲动,怎么办!她握紧手,克制着,“晚、晩安。”

他转身往电梯走去,她用力地咬着唇,目送他离开,垂头丧气地回了屋子,尖上门,大吼了一声,“啊!”

什么姊夫!气死她了!

贺珩回到公寓,关上门,赤脚走在木板上,往沙发上一坐,闭上眼的片刻,想起了李秘书不久前传来的资料。

监视的人回报,今天陈宝珍找了陈宝珠,在陈宝珠面前说了陈家和贺家的联姻,凑巧的是陈宝珍遇到了他,对陈宝珠说了他的身分,撒了谎说是陈宝珍和贺珩要联姻。

他的手搭在沙发上,轻轻地弹了弹,“真傻。”说着他笑了。

难道陈宝珠就没想过要抢他一回吗?

何况,他怎么可能会跟陈宝珍联姻,他压根看不上陈宝珍这样的女人。

想到她刚才哭得凄惨的样子,他又心疼又觉得好笑,有时间哭怎么就不来勾引他,难道她就没想过,如果是真的,要取而代之吗?

她这样的没有野心,他更加的想知道,她会为了他做到哪一步。

在她的心里,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

陈宝珍踩着高跟鞋,穿着靓丽地从车上下来,对着朋友说:“我回去了,下次再出来玩。”

“不找你了,太扫兴了,这么早就要回去。”朋友取笑她。

“我爸妈最近管我很严。”陈宝珍随口编了一个理由。

“好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睡了总裁不认帐最新章节 | 睡了总裁不认帐全文阅读 | 睡了总裁不认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