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下床怎能不认帐 > 第三章

下床怎能不认帐 第三章 作者 : 石秀

    【第二章】

    又到了周末,一大早,林致谦被敲门声吵醒,起床气很严重的他不爽地用被子蒙住脑袋继续睡。

    敲门声停了,却传来推开门的声响,紧接着是脚步声逼近。

    被子底下的林致谦终于知道来者是谁,对她擅自进入别人房间的行为,他想教训她一顿。

    方梦琪不知道被子底下有人,她捡起地上散乱的衣物,又把地板上一只枕头捡起放到床头的位置,发现床的另一侧另一只枕头快要掉地板上了,她单膝跪床上,伸长手臂想要去拉回来放好,可是构不着,她只好一只手撑在被子另一侧,支撑自己的身体去拿。

    终于,胜利在望,手指碰到了枕头一角,她拉住边边,往回拽。可是她感觉被子底下有点怪,低头,没想到被子拉开,一只毛茸茸的脑袋冒了出来,一双眼睛不快地与她对视。

    她啊地一声叫,想逃,可因为紧张,她的手一软,上半身整个趴他身上,嘴唇好像还碰在他唇上,她慌不择路想继续逃,可是一连扑腾几下都没挣扎起来。

    林致谦倒抽一口凉气,翻了个白眼,望着天花板一副不耐烦的样子道:“你闹够了没有?什么时候从我身上起来?”

    方梦琪挣扎起来,背靠他站在床边,想走,可是又想起有些事情需要解释一下,便结结巴巴道:“我我我……我敲了门,你没应,我以为你没回来,所以……”

    “所以,你就可以随便走进别人的房间?”林致谦坐起身来,很抓狂。

    方梦琪转过身来,急得眼圈都红了,对他又是摆手,又是摇头道:“不是的,是我觉得,来你们家,总得为你们做点什么……”说到这,她发现坐在床上的林致谦身上的被子滑落,她忙捂住了眼睛。

    林致谦低头一看,他提了提被子,看着方梦琪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想生气却不忍心了,他语气不好地说道:“好了,不就说你两句,你这样子别人还以为我怎么你了,反正以后你少来招惹我,要把我惹毛了,让你好看!”

    “我哪有招惹你,我就是想帮你整理一下房间,既然你不喜欢,你就自己整理好了!”方梦琪说完,调头跑出他的房间。

    林致谦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她了,明明他有好好和她说话,要换第二个人,他可没这么有耐心,他看一眼自己的房间,确实有点乱,他不就是最近太忙才没整理吗,有必要让她来说教!

    这一番折腾下来,林致谦没了睡意,想着不方便只是一时,就懒得再理方梦琪。他起床拿衣服穿上,准备洗漱一下吃早餐,可不想一出房门,一个身体重重地往他身上一撞,眼看对方就要跌倒,他随手一抱,软软的身体便撞入他怀抱里。

    待稳住她的身体,他粗声粗气地开口道:“你走路不长眼睛吗?”

    方梦琪双手本是撑在他胸口,用力地把他一推,心急火燎地就要走。

    “你哭了?”林致谦不顾胸口被推得疼,一把抓住了方梦琪的手臂,看着她眼眶红红的样子,怕她去跟父母告状,就不打算放人。

    “放开,我要出门!”方梦琪急得都快要哭了,一只手用力想要掰开林致谦的手。

    “你是要出门还是要跟我爸妈告状?我告诉你,要想打小报告,门都没有!”林致谦可担不起欺负孤女的罪名,提前警告她。

    “我没有要告状,育幼院刚刚给我打电话,豆豆跑丢了,豆豆心脏不好,要按时吃药,我怕他在外面有事……”方梦琪声音哽咽着说道。

    林致谦神情变了变,察觉到她真的有事,他安抚她道:“先别急,你等我一下,我开车载你去找。”

    说完,他松开她的手,快步去洗漱,盥洗台前,他洗了一把脸,发现这女人真的是一个麻烦精,他这人爱心有限,但看她那么急,他是难得大发慈悲。

    半个小时后,他开车载着方梦琪到了育幼院,育幼院已经分派人手去找人了,听说附近的监视器有录到豆豆的身影,听到这消息,方梦琪紧绷的那根弦一下子松开,哭了出来。

    林致谦最怕女人哭,嫌烦,而且方梦琪这么大个人了,还当着那么多人哭,他都替她汗颜。

    他走到她面前低声道:“别哭了,那么多人看着,走吧,我开车载你到监视器发现他的地方附近找找看,说不定就找到了。”

    “嗯。”方梦琪抽泣着,重重地点点头。

    车子开出后没多久,电话打来说豆豆已经找到了,安全送回育幼院,他想出去买喜欢的糖果吃,却迷路了,整个人吓坏了,有人看到他一个人落单,便好心地送他到警局,员警把他送回来。

    听到这消息,方梦琪才放下心来,看着车窗外缓缓地说道:“豆豆是我到育幼院的第二年,被人扔在育幼院门外的。都冻得皮肤青紫了,送医院抢救,好不容易才救过来。院长妈妈把他交给我照顾,我帮他喂奶、换尿布,他会说的第一句话,不是爸爸、妈妈,而是姐姐……因为心脏不好,他就被家人狠心抛弃了,还有他的心脏那么脆弱,随时会死掉……”

    “干嘛不给他换个心脏?”林致谦淡淡地问道。

    “没有适合的心脏,而且手术风险很大……”方梦琪想到这里,低下头,泪水已经止不住。

    林致谦不太懂安慰人,只是静静听着,开着车往育幼院赶,想着让她早点看到那个走丢的小表,可能她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终于回到育幼院,方梦琪一下抱住那小表破涕为笑,那小表把买到的糖果放到方梦琪嘴里。

    林致谦倚在门边,唇角微微上扬,他总算知道方梦琪过去的一些情况,觉得她蛮可怜的,倒有点心疼她了。

    孤儿,照他看来,就是缺爰又没安全感的一个群体,他想着,以后还是少欺负她。

    “哥哥,你是梦琪姐姐的男朋友吗?”旁边一个光头的小表抬起头看着他问道。

    林致谦挑眉问他道:“那你希望我是她男朋友吗?”

    “不希望。”光头小表一本正经道。

    林致谦来了兴致,又问道:“为什么?有个男人照顾她不好吗?”

    “什么男人?我说的是男朋友!我要快快长大,做她的男朋友。告诉你哦,你可不许抢走我的梦琪姐姐!”光头小表双手叉腰,凶巴巴地喊道。

    林致谦忍俊不禁,笑出声来,他敲一下小扁头说道:“小表你放心,我对你梦琪姐姐没兴趣,我喜欢大胸的女生,她不是。”

    光头小表很不屑,“你可真没眼光,胸会长大的嘛!”

    林致谦这下真的是哭笑不得了,他望向不远处丝毫不知道他和光头小表有这么一番交谈的方梦琪,觉得自己不可能对她有超出友情的感情。

    “说说看,你喜欢她什么?”林致谦双臂环胸,从头到脚打量一番方梦琪,谈不上绝色,只能说是一个清新女生,他想知道这光头小表是什么眼光看上她。

    “你眼瞎啊不会看吗?梦琪姐姐长得那么好看,笑起来更好看,人又好,谁不喜欢?”光头小表没好气地说道。

    林致谦气得翻了个白眼,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样不留面子地说他,还是一个打不得,骂不得的小表,怀着故意逗逗他的心理,他说道:“你梦琪姐姐有男朋友了,毕业就要结婚了。”

    “你骗人,才没有昵!”光头小表握着小拳头喊道。

    “不信你问她,她男朋友又高又帅,比你厉害多了,你都保护不了她。”林致谦一脸得意地说道。

    光头小表突然却哭了,对林致谦喊道:“你讨厌!梦琪姐姐才没有男朋友!”

    光头小表一哭,方梦琪刚好看过来,她脚步匆匆走近,在光头小表面前半蹲下,一脸关切地问道:“小呆,你怎么哭了?”

    林致谦背靠在门边,想看这小表要怎么告状。

    一开始,小表不肯说,只是哭,在方梦琪再三的询问之下,他指向林致谦道:“这个坏哥哥说你有男朋友了……”

    方梦琪对林致谦翻了个白眼,哄那小表道:“他骗你的,姐姐没有男朋友,如果姐姐将来找男朋友了,一定第一时间带他来看你们。”

    小表还是不高兴,一派天真地问道:“那姐姐的男朋友会带好吃的给我们吃吗?”

    林致谦翻了个白眼,这小表的感情坚持可真不牢靠!

    方梦琪笑了笑,说道:“当然,他会带很多好吃的,不过现在姐姐是以学业为重,等以后工作了,再去找。”

    光头小表擦一把眼泪说道:“梦琪姐姐,我其实好想做你的男朋友,可是他们都说我太小了,姐姐的男朋友一定比姐姐大,可是姐姐要答应我,不要找像这个哥哥这样的男朋友……”

    “欸!”林致谦不痛快了,打断那光头小表的话,说道:“为什么不可以找像我这样的男朋友,我又高又帅,哪里差了?”

    那光头小表撇撇嘴,“人家说,帅哥都特别花心。”

    林致谦有点哭笑不得,他感觉自己被一个小表给耍了。

    回程的路上,林致谦专注开着车,方梦琪迟疑了一下,开了腔,“致谦哥,今天谢谢你。”

    林致谦嗯了一声,没多说什么。

    “还有,以后和那些孩子,不要说太敏感的话题了,他们自小缺乏安全感,有时候小小一个话题,都会带给他们无法预估的伤害。”方梦琪叮瞩道。

    林致谦刚想为自己辩解,明明是那小表先来挑衅他的,想了想,还是不要和这女人计较太多,便不搭理她。

    “对了,安全感这东西,你也缺?”林致谦转过头看一眼方梦琪,觉得她没有那么弱。

    方梦琪笑笑,答道:“小时候缺,长大后,就不那么需要了,因为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林致谦点点头,“那就好。”

    一路回到家里,两人没有再说一句话。到家后,林致谦喊着饿让佣人给他加热饭菜。方梦琪才想起来他早饭没吃就陪她出门了,看他大口吃饭菜的样子,她一下子对他改观了,他这人,其实也没那么讨厌。

    接近期末考试,方梦琪的学业变得繁忙,而同一屋檐下的林致谦仍然吃喝玩乐,享受他短暂的假期。

    像方梦琪这样的资忧生,甚至未来的路林爸爸都替她铺好了,她根本不需要那么用功,可是她从小受到的教育是,不要依赖别人的赐予,要学会自己争取。所以,她很努力在复习。

    可是周末她还是得回育幼院一趟,看有什么能帮忙一下,最重要的,是她很想那些小家伙,她相信他们也很想她。

    一早她背着背包准备出门,林致谦前一晩和朋友泡夜店,喝了酒干脆在饭店开房过夜,这下刚好到家,两人同时被林爸爸喊住。

    “致谦,你回来的刚好,梦琪要回一趟育幼院,你开车送她去,看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帮忙一下。”

    林致谦很头大,他嫌饭店的床睡得不够舒服,一个晩上都没睡好,回来想好好睡一觉,没想到一进门,他爸就扔给他这么一个苦差事。谁都知道他可是一个没什么爰心的人,他爸真的是太看得起他了。

    可是看一眼一旁的方梦琪,他又说不出拒绝的话。

    “走吧。”他转过身出门。

    方梦琪本是想说不用了的,可是又不敢当着林爸爸的面拒绝,等出了家门,她拉拉林致谦的衣角小声道:“我自己可以坐公车。”

    “刚刚你干嘛不当着我爸说这话?”林致谦没好气地说道。

    “我不敢嘛。”方梦琪嘟囔着。

    “那你干脆什么都别说,我现在要扔下你进屋去,我爸一定让我好看!”林致谦虽然在他爸妈那里得到了相对的自由,可是必要的义务他也是要履行的。

    到了育幼院,林致谦本打算回去,可架不住那些小表的热情,硬是被他们拉进育幼院。

    看到那群热情开朗的小表,他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他这人从小被宠到大,爷爷、奶奶选择在美国生活,就是为了照顾念书的他。回台北家中,父母又给他最大的自由。他不缺爰不缺钱,对比起来,这群小表真够命苦的。

    但接下来他有点头大,这群小表不知道哪里来那么多的鬼主意,要和他玩游戏。他一个商业金融系高材生,将来是要做大生意的人,竟然要陪他们玩家家酒的游戏,他很不情愿。

    他玩到一半,猛瞥见方梦琪在不远处,在修坏掉的桌椅,看她细皮嫩肉的,手握着一个锤子,手指扶着一根钉子,就要用力敲下去,他连忙叫停眼下的游戏,说让他们先玩,他便去帮方梦琪的忙。

    方梦琪好不容易对准了,准备敲下去,却不想一只手一把将她的锤子夺了去,钉子很快也被拿走。

    “让开,我来。”林致谦说完已经凑到方梦琪身边蹲下。

    方梦琪哦了一声,挪了挪位子,给林致谦腾出地方来,在一旁打打下手。

    林致谦修完椅子又修了桌子,汗水沿着他鼻尖滴落,方梦琪看着,有些移不开眼睛,她发现,认真起来的男生真的很帅气。

    一只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她回过神来,曈孔放大,看到林致谦那张无比靠近的脸,才意识到自己盯着他看得出了神。

    “想什么?要你帮我拿钌子,叫了半天都不搭理我。”林致谦没好气地说道。

    “喔……”方梦琪有点手足无措,忙去拿钌子给他,脸上渐渐染上一抹红晕。

    林致谦看到方梦琪脸上薄薄的红晕,皱了皱眉头,没多想什么,又专心忙他的事情,忙了一个多小时,才把那些破破烂烂的桌椅给修好。然后,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和育幼院的孩子玩到了一块,期间还把一个小孩玩哭了,方梦琪哄了好久才哄好。

    这次,方梦琪觉得,对林致谦有了些好感,知道他虽然不温柔,但人很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下床怎能不认帐最新章节 | 下床怎能不认帐全文阅读 | 下床怎能不认帐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