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前妻富二嫁 > 第十四章 老爷太太新生活

前妻富二嫁 第十四章 老爷太太新生活 作者 : 简薰

    言萧与卓正俏两夫妻手牵手出了门,跟言家的鸿沟是深了,但感觉却是海阔天空——总算要离开这个不欢迎他们的家了。

    言萧笑说:“我的宅子虽然小得多,不过以后可以再买,总之,以后不会亏待你的。”

    “我们才两人,那宅子已经够大了,十间大屋啊。”

    言萧看着她的肚子,一脸温柔,“等孩子出生,总要有地方让他跑啊。”

    卓正俏摸摸还扁扁的肚子,内心柔软已极,她知道言萧对自己好,可没想到情深如此,言老太太这么多年的冷淡他都受了,却因为言老太太羞辱她,他终于跟祖母翻了脸。

    两人走出胡同,找了最近的客栈休息——言家离言萧自己的住处还很远,走路不可能到。

    客栈是有马车的,只是比较贵,但言萧当然不会在乎那一点银子,付了钱,这便把妻子扶上车,说了大概的地方,马车就缓缓前行。

    卓正俏靠着丈夫的肩膀,“你什么时候知道我被抓是因为言祝的赌债?”

    “一阵子了,不过因为赌场是上府司史开的,查到那边时路就断了,无论我开价多少,对方都不愿意再透口风,我便是请福泰郡主帮忙,没想到郡主家的准女婿,齐家那边的少爷也在查,两边兜上,衙役因为顶不住埃泰郡主的压力这才说了——这事牵扯上郡主之女跟大理司直之女,是不可能善了的。”

    卓正俏想起来还是很气,“你说这言祝到底什么毛病,吃好喝好供着,非得弄得一家鸡飞狗跳才高兴。”

    “我一向不懂他。”言萧连“大哥”两字都不愿意说了。

    从小到大,他就知道自己不受待见,小时候还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祖母跟母亲只爱大哥,不爱自己,后来有次偷听到大人说话,原来是他出生时母亲难产,差点母子一起去,好不容易孩子出来,院子又坠下了几只死乌鸦——祖母信术士,术士说这孩子不祥,母亲就更简单了,难产,这孩子就是来让母亲受罪的,以后也不会孝顺。

    也是刚好,他一出生,祖父就把家里的一切放给父亲,云游去了,祖母被气得病了一场,回想起来,就把这事情怪罪在他身上,是因为这不祥的孩子,自己才会生病,他一定是来克自己的。

    那时言萧才六歳,他终于明白,为什么祖母不喜欢他,母亲也不喜欢他,但是父亲很好,从不吝啬给他关心,他就靠着父亲这点关心,慢慢长大。

    等十二岁开始接触家里生意,十四岁正式接手,大家都说他越来越威严了,可是他却越来越寂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他天生一张凶脸,不管男女,看到他的脸就怕,不是远远躲去,就是低箸头一句不说。

    他对人生都没什么企盼了,钱他有了,真的不缺,至于家人……出生时辰各种大凶,只怕也没小姐愿嫁,想着将来买几个丫头来生孩子就好。

    他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没想到卓正俏出现了。

    不正经,不怕他,“这位大哥,我们是外地人,不知道马车要先预定,我的丫头发烧了,兄台能不能稍我们一程。”

    三更半夜的又来敲他门,“这位大哥,我的丫头发热了,请问你可有伤寒药?”

    真奇怪,不过一个丫头而已,也要亲自出来讨药?

    但他还是给了,以为只是萍水相逢,没想到两人的缘分会这样深——想着她扮了那样久的男装,觉得她调皮,可是想想因为这样,自己苦恼了许久,又觉得有点好笑。

    自己当时那样认真的烦恼着,“许月生”那样灵动可爱,自己也喜欢,可偏偏跟自己一样是个男子。

    想来最高兴的时候,应该是在许家见到她一身女装吧。

    真是女子!

    虽然自己当时还有“前妻卓氏”的事情还没上门道歉,但还是忍不住欣喜,卓氏的事情他可以解决,可男女之事他却解决不了,现在老天给了答案,真是太好了,他平淡的人生终于有了所谓的幸运。

    现在也是,她靠着自己,他觉得这样就很好了。

    他不缺银子,他们可以做其他生意,或者搬到江南居住……江南好像有点远,岳母就正俏一个女儿,总要让她们母女常常见到才好,或者半年住京城,半年住江南,这样好像比较可行一点。

    马车摇摇晃晃两个时辰,终于停下。

    言萧小心翼翼扶了怀孕的妻子下马车,敲了敲红门上的铜环。

    “来了来了。”婆子的声音,“谁啊?”

    门一打开,见到是言萧,吓了一跳,“老爷怎么来了,老婆子见过太太。”

    言萧携着卓正俏的手进去——虽然共有九间大房,只有他住的房间是日日打扫。

    只不过一个男子住的,跟一对夫妻住的,自然差别甚大,现在的房间硬邦邦的,一点居家气息都没有。

    言萧被卓正俏笑得有点不好意思,“自己住,就随便些了。”

    “我在呢,以后肯定把屋子好好装饰起来,院子也要种点花,桃花,藤萝什么的都种上一些,再弄个葫芦棚架,夏天在那边乘凉最好,有人住的地方还是要有点颜色,都是大树跟竹子太单调了。”

    “你是当家太太,自然由你作主。”

    “太太啊。”卓正俏一脸新鲜,“没想到我才十八岁就成了太太。”

    “我也没想到自己二十岁就变成老爷,不过那个家……就算了,你布置家里时,把父亲跟祖父的房间也整理起来,我想以后他们会过来小住一下。”

    “我知道,不是我在说,言家长辈真只有公公是正常人,我还没见过祖父呢,不过能疼爱你,想必是好的。”

    言萧听她偏心十足的言论,内心一阵温暖,想着,老天少给他的,终于补给他了,虽然分家的状况不太愉快,但他却很宁静。

    那日天色变暗时,全嬷嬷跟黄嬷嬷领头,带着柏清院共二十六口下人来了。

    全嬷嬷带的是卓家给的陪嫁,本就不属于言家,不过为了清点小姐的嫁妆,所以晚来了。

    至于黄嬷嬷带的就是言家的人,言老太太原本不答应放,后来禁不起言老爷再三要求,终于还是给了卖身契。

    卓正俏很是高兴,都是用惯了的人,她也不想换。

    当下便由黄嬷嬷发派起来,全嬷嬷则负责先把卓正俏的嫁妆放入空房。

    卓正俏当然都不知道,因为怀孕犯困,早早就睡了。

    虽然换了地方,但丈夫在身边,什么也不怕。

    卓正俏就这样当起太太来了。

    当太太的第一件事情,给月圆跟远志办婚礼,又想着花好年纪也到了,问过花好跟平安的意思,两人一开始虽然都有点惊讶,似乎没想到对方可以是成亲人选,但毕竟也认识了两年,仔细想想,对方人品还是可以的,自己年纪也到了,于是双双愿意。

    寻了个好日子,便让四人一起成亲了。

    结果好笑的是,因为亲事,大家意外的发现黄嬷嬷那才十四岁的小儿子喜欢全嬷嬷十三岁的小女儿,不过两人都太小了,要成亲得过几年再说,只是想到黄嬷嬷的小儿子十分有趣,十四岁的少年而已,居然懂得讨好女孩子了,喜宴上把自己那份炸汤圆留了起来,因为全嬷嬷的小女儿就爱那道菜。

    日子过得很舒服。

    肚子开始有点大了。

    有时候会摸到胎动,还不大,但能感受到腹中的孩儿,真是幸福得不行,有时候自己摸肚子,一摸就是一上午,乐此不疲。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消息,上府司史跟赌场贝结陷害出门女子,上府司史直接下狱了,被抓的分别是唐太太的丈夫,薛太太的大伯,陈小姐寄居在府中的堂哥,李小姐的表哥,还有就是言二少奶奶的大伯。

    唐太太的丈夫是独苗,唐家当人倾力去救。

    言二少奶奶的大伯虽然不是独苗,但言家也是拼了命要把人从大牢捞出来。

    陈小姐跟李小姐是官家小姐,陷害她俩之人自然是不可能出来的,就算花再多的钱,福泰郡主跟大理司直也不会善了。

    至于薛家,倒是没听说要怎么样,应该是直接放弃了吧。

    卓正俏虽然已经远离言祝,但怎么说那都是害自己遭难的人,总要知道下落,自己才能心安。

    东瑞国有一种“行善券”,顾名思义就是替有钱人开脱罪行的东西,只要不是杀人放火,没惹到官户,那基本上都好说。

    言家买了五万两的行善券,但言祝只是从低等牢房换到高等牢房,后来言老太太一咬牙,直接把中馈的三十多万两全买了,那狱吏直接说,还少了点,三十多万两的行善券能让人早点出狱,但五十万两的行善券才能马上出狱。

    言老太太一听还得了,爱孙怎么能在那地方待着,逼着儿子卖茶园,言家六十几座茶园通通抛售,自己的嫁妆也都拿了出来,又让熊嬷嬷去搜刮言太太的房间,把值钱事物都拿出,就连言梅跟言林一点私房钱也都拿了。

    就这样硬凑出五十万两,终于把言祝从大牢赎了出来。

    可是,言家也什么都没了。

    只剩下一栋空宅子。

    茶园没了,中馈没了,言老爷的私房,言老太太跟言太太的嫁妆,言梅言林的一点体己事物——

    言老爷想把宅子卖了,换个小的,卖宅子的钱拿来当生活费,言老太太考虑几天也只能同意,言家现在连五百两都拿不出来,不卖宅子是要怎么过日子,言祝便去办理,怎么样也没想到宅子一共两万多两的卖银,言祝全拿了,还勾结了崔家小姐私奔,言家直到崔家人上门讨公道,才知道这件大事。

    卓正俏知道,言家已经倾覆。

    茶园没有外流,言萧全买下了。

    他的小金库去了十之八九,但这些茶园是他这几年的心血,也是祖父跟父亲的心血,他断不可能看着言家茶园变成别人家的事物。

    以后,言家还会继续竞茶,贡茶,但是茶品人会从言老爷的名字变成言萧,他会成为京城最年轻的皇商。

    言萧跟她说这些的时候,表情很是感慨万千。

    卓正俏握着他的手,“你没错,错的是言祝,不是你。”

    “我真没想到一个家要倒,会这样快。”

    “是言祝自己做错事情,那就要承担后果,言祝的事情就算你不查,福泰郡主也会查,大理司直也会查,你即使什么都不做,他也逃不掉,在他跟赌场贝结时就已经注定没有好下场,只是我没想到祖母会这样护着他罢了。”

    “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我已经另外买了宅子安置祖母跟父母亲,无论如何,我不能看着他们流落街头,无处安身。”

    卓正俏微笑,“这样很好啊,就算偏心,好歹也让你衣食无缺的长大了,照顾他们晚年的生活本就是应该的。”

    “我还想把言林,言梅,还有表妹娇宁接过来,她们都要到成亲的年纪,言家已经没落,从我这里出门可以嫁得比较好,娇宁经过这次也已经想开很多,不会再跟你捣乱了,你尽可放心。”

    卓正俏想起那三个小泵娘,笑说:“也挺好的,这件事情她们最无辜,从我们这里出嫁能嫁得好人家,好歹让日后好过一点。”

    言萧心里放下大石——他们是夫妻,应该有商有量,可是这些事情他全没跟她商量,正俏能理解他的为难,真太好了。

    他跟言家,有责难,也有牵扯,是说不清的。

    他虽然也怨过祖母跟母亲不公平,但还是会想起小时候,祖母跟母亲偶尔给他的疼爱,一颗糖,一个苹果,他当时就可以乐很久了。

    孺慕之情是天生的,他斩不断。

    看着祖母跟父母亲过普通人的日子,他也做不到。

    所以他买了一个两进的院子,祖母跟父母亲,还有大房十个女儿——孟氏前阵子又生了一个女儿。

    总共十三口人,长辈是一人四个下人,小娃是一人一个奶娘,一个丫头,另外还有十个粗使婆子,每个月的正常开支跟下人的例银自然是言萧出,他另外给了父亲京城十间铺子收租,每个月约莫有六十两的进帐——这样父亲若有什么额外花用,就不用难堪的跟儿子伸手,虽然没有以前言家富贵,但也够了。

    至于孟氏,言祝跟崔小姐私奔那日,她就自请下堂回娘家,大房姨娘不是跑了就是也回娘家了。

    言家乱,言太太也懒得理她们,只替儿子写了休书,让孟氏走了。

    两人说着,都感触良多——言祝的罪其实不算重,关个七年就能出来了,说不定在牢里好好反省,日后出来还能重新做人,偏偏言老太太溺爱这孙子,连关一日都舍不得,拼命买行善券,把言家弄垮,结果言祝也跑了,她现在能安适的生活,靠的还是一直讨厌的二孙子言萧,多讽刺。

    言萧道:“我有时想起自己从小被那样对待,也觉得自己不该管了,但想想总是不忍心——”

    卓正俏笑说:“你这样很好,反正那些银子我们出得起,又何必让长辈过得艰难,你是男子汉大丈夫,需要跟过去和解,而不是跟过去斤斤计较,你一直放在心上,反而不会痛快,就当是给孩子积福,不要想这么多了。”

    言萧被妻子一劝,倒也好了不少,“也是,老想着过去,一点意思也没有。”

    “是啊,想想以后嘛,我们的儿子还是女儿,再过三个月就要来啦,开心不?”

    说起孩子,言萧凶巴巴的脸浮现出温柔,仲出大手抚摸妻子的肚子,“不知道是小扮哥还是小姊姊。”

    “你喜欢小扮哥还是小姊姊?”

    “都喜欢,自己的孩子哪有不喜欢的,不过父亲跟祖父耿耿于怀我们言家没儿子,还是先生个小扮哥吧,让他们放心。”

    “那我努力些,可如果真没办法,你也别失望。”

    “生男生女天注定,虽然说希望先生儿子,但女儿也是我的宝啊。”言萧脸上笑容洋溢,幸福藏不住。

    卓正俏突然想起一句话,这世间只有爱跟咳嗽是藏不住的。

    真藏不住。

    看言萧现在,笑得一朵花一样,被他朋友看到,恐怕都不敢相信,那个以严肃出名的言萧会笑成这样。

    这就是妻子加孩子的魔力,要成亲过后的人才会懂……

    月圆进来禀报,有点困惑,“小姐,姑爷,一位老先生来了,说是姑爷的祖父,想见见姑爷跟小姐。”

    两人连忙出去,言萧许久不见祖父,卓正俏更是第一次见到老爷子。

    老人家面色慈祥,两人连忙下拜。

    老爷子说是在外面听人说言家不行了,这才匆匆赶回京城,眼见老妻跟儿子媳妇还有几个曾孙女都被安置得好好的,这才放了心,就是可惜自家茶园,那些可是打拼了三代才得来的,一下就没了。

    言萧这才说茶园都是自己买下,还是言家的招牌,还是他在打理,只不过持有人换人而已。

    言老爷子大喜,道,自己也老了,放不下的真的不是钱财,而是家族留下来的东西,都是言家辛苦打拼,怎么样都不该伦落到外人手中。

    言老爷子看起来又高兴,又放心。

    仔细看了看卓正俏的肚子,笑说男女都好,他不介意。

    卓正俏真喜欢这老爷子,豁达又慈祥。

    言萧想留祖父在这边住下,言老爷子却说不了,他就喜欢云游四海,想孝顺他,就好好照顾自己,那就是孝顺。

    看着卓正俏,言老爷子很是满意,“我就说,卓兄的孙女不会差。”

    卓正俏一笑,“当时祖父也是这样说的,言兄的孙子不会差。”

    言老爷子跟言萧祖孙听她学自己祖父说话,忍不住都笑了。

    言老爷子摸摸两孩子的头,表情和蔼,“你们挺好的,祖母就算有不是,也看在我的分上,好好照顾她。”

    言萧恭谨,“是。”

    “祖父也知道委屈你了,不过既然有缘成为一家人,就放宽心,少计较点,就会多得到一点。”

    “孙儿知道。”

    老人家欣慰,“你们都好好的就行,祖父要去勤州啦,那里的温泉听说很有名,要好好泡一泡,这『言家茶』的名声,就交给你了。”

    “祖父在外,千万珍重,等正俏过年生了孩子,您一定要回来看。”

    三年后。

    言家茶又再一次竞贡成功。

    一次竞贡是奉茶三年,言家已经是第六次竞贡了,言萧也成了京城最年轻的皇商,才二十三岁呢,就有七十座茶园,不只贡茶,这雨前龙井跟太平猴魁更是有名,这两年试着把青茶混入晒干的花瓣,做成茉莉茶,桂花茶,茶香中有花香,很受到太太小姐的喜爱,不预定根本买不到。

    对言萧来说,跟以前的日子没什么不同,可是这次不同,因为这次出品人不是父亲的名字,而是他的名字。

    言家的故事在京城一点都不特别,京城那么大,商户那样多,起起落落的大家族太多了,言家的故事并没有什么不一样,要说言萧跟其他皇商有什么不一样,就是比较年轻,还有,他没有妾室。

    一个大户人家的主人,居然没妾室?

    据说有次言萧到茶会商行长倪家应酬,酒酣耳热,倪家叫出一众漂亮的歌伎,在场几个商人便开始点了起来,这言萧让女子敬敬酒,他是可以的,可是当那歌伎想把他带往房间,他就不要了,说家里有虎妻,自己在外面万万不敢作乱。

    一开始众人以为他是开玩笑,妻子算什么,不听话,教训就是了,古代只有丈夫教训妻子,哪有妻子教训丈夫的道理,后来发现他是真的不想跟那歌伎进房去乐一下,便不好勉强他,但言太太是虎妻这事情也就传开了。

    后来应酬,人人都知道不用特地给言萧叫女子陪侍,他怕老婆得很,朋友一场,可别害了他被妻子骂。

    卓正俏听到的时候,又好气又好笑,捶他,“这样出去我怎么见人?”

    “这样不挺好,大家都明白,你也宽心。”

    “我想当贤妻,不想当虎妻。”

    “贤妻可得帮丈夫纳妾的,你容得下?”

    “那还是当虎妻吧。”卓正俏想都不想马上回,“当虎妻也挺好的,反正我也不怎么出门,虎妻就虎妻。”

    只是没想到后来母亲许氏上门说她,也是被气笑,说都当爹娘的人了,怎么都没一点正经。

    卓正俏这才想到,自己这个虎妻之名可害了妹妹卓正和不好说亲,于是让母亲跟孙姨娘说,等正和出嫁会给她多添一笔嫁妆。

    总之,这两三年,言萧的优异自然不在话下,又多添了几座茶园,还开始涉足布匹,收购了两处桑园,连染坊都开了起来,也不贪多,就只做丝绸,想等丝绸这边稳固了,名声也打开,再做棉麻等老百姓买得起的。

    生意有声有色,个人方面,则是给妹妹言林、言梅,表妹汪娇宁都办了热热闹闹的婚礼,前后不过十五个月就三次嫁妹,所以只是单纯请客,不收贺礼,言萧现在情势好,言家的亲戚自然乐于结交。

    至于卓正俏,当然也很优秀——两年前的大年初一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今年夏天,又生了一个儿子。

    老大老二像他们爹,两个奶娘每次看就忍不住发笑,小小婴儿脸凶巴巴,连喝完奶拍嗝的时候都显得很不高兴,眉目凶,但偏偏脸颊又肉乎乎的,还一股子婴儿香,说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

    至于老三,虽然才几个月大,但已经看得出来了,爹娘各像一半,还是他爹的凶眉眼,但小鼻子小嘴巴却是传袭亲娘。

    老大取名言大空,老二取名言大海,这是祖父取的,卓正俏觉得很像出家人的法号,但也不敢说不好。

    老三叫昨言大广,倒是好了一点。

    这几年,言老爷可没少来这边,街上或者寺庙看到什么好吃好玩的,买了就往这里跑,有时一住就是半个月,主要是孙子太迷人了,大空大海脸长得一样,身为一个祖父,怎么看怎么爱,亲自喂饭,亲自哄睡,奶娘都说老太爷来了就没自己的事情了。

    大广出生时,言老爷照样热切,抱着小婴儿喜悦万分,等卓正俏出了月子,也是第一时间来看,夸她会生,夸她乖。

    言老爷说:“有了孙子,总算能跟祖先交代。”

    言太太也在言老爷的陪伴下过来了——她真没脸来,可是听说媳妇生了跟儿子很像的男孙,又想看,后来是丈夫猜出她心意,说要带她过来。

    卓正俏现在已经跟以前不同了,她有个好丈夫,还有可爱的孩子,她对这世界没什么好抱怨,婆婆来了便尽力接待,大空大海自然马上抱出来给看,一点也没为难她。

    言太太一看孙子,心便融化了。

    白白嫩嫩的小婴儿,黑色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跟言萧一个模样,一次两个,谁不喜欢。

    给孩子的礼物,是自己手抄的平安经,卓正俏收下,当着言太太的面让奶娘放在小少爷们的枕头下。

    两婆媳说着孩子,倒也不尴尬。

    反正有些事情你知我知就好,也不用说破,就像言太太来,基本上已经是服软,卓正俏身为言萧的妻子,当然不会去刁难言萧的母亲,不管她怎么迷信,她都生了言萧,而且同意让言萧再娶自己,这点卓正俏心存感激。

    人要多想想开心的事情,而不是揪着过去不放。

    言太太是大空大海六个多月时才上门的,言老太太则是到她生了大广,这才上门看曾孙。

    他们夫妻都没有为难这个固执又偏心的老太太,可是他们心里明白,言老太太这样做,已经是承认自己错了——如果卓正俏生的不是言家的孩子,她又何必巴巴的上门看。

    言老太太走前,欲言又止,后来只说自己现在挺好的。

    然后就出门了。

    言老爷走在最后面,对两夫妻道:“你们祖母年纪大了,拉不下脸来道歉,自己能好,也是萧儿的照顾,说自己挺好,那就是道谢,你们看在她年纪大的分上,也看在我老脸的分上,别跟她计较。”

    卓正俏想起当日的污辱还是会觉得生气,可是自己现在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觉得这世界待她很温柔,所以她也能温柔对待这世界了。

    她不会原谅言老太太,但是也不会因此口出恶言。

    彼此过得去就行。

    卓正俏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大广出生好像才昨天的事情而已,现在已经会跟在大空大海后面跑了,小苞屁虫一个,不知道像谁,爱哭得很,看不到爹娘要哭,哥哥跑太快也要哭,有时候问他哭啥呢,他倒是什么都说不出来,然后因为说不出原因,就自己停了。

    卓正俏真不懂了,言萧不爱哭,自己更不爱,大空大海出了婴儿期也没怎么掉泪,怎么这个大广哭包似的。

    言萧笑说:“还小呢,等长大:点就会好了。”

    “他还不够大啊?”

    “他才一岁多啊,正俏。”

    “挺大了,大空大广不到一岁就不哭了呢。”

    “人生百样,孩子当然也不是同一个样子。”言萧笑着安慰,“我前阵子太忙,回到家你总是已经上床睡了,没时间问问你,这次这么快又怀上,身子可好?”

    卓正俏笑咪咪,“挺好。”

    是的,她又怀上了。

    原本没想到会这样快的,可是孩子这种小东西要什么时候来也说不准,总之又有了,就欢喜等新家人吧。

    言萧摸摸她的肚子,脸上喜色难掩。

    卓正俏看得窝心,笑说:“又不是第一次当爹,还这样开心?”

    “自然是的,我们的孩子,来再多也不嫌。”

    “这胎如果是小棉袄就好了,有了三个儿子,想要一个女儿。”

    “我都可以,只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欢。”

    卓正俏脸一红,心里又觉得自己没用,都听几年了还是会害臊,每次他一说情话,自己就不能控制的脸红,耳朵红。

    言萧拉起她的手:“出去走走?”

    卓正俏乖巧回答,“好。”

    怀孕前,她以为怀孕会很闷,毕竟就一个院子哪能不闷,可原来不是,忙咧,大空大海就够忙了,又多一个大广,明明是小人儿,事情却多得不行,不当娘都不知道,原来:个娘要烦恼的事情这样多。

    两人走出院子,才刚刚下石阶呢,就看到一个小人飞扑。

    “爹,娘。”大空飞跑过来。

    人小腿快,一下子到跟前,言萧连忙抱起,免得他冲撞了卓正俏。

    “等我。”大海的声音。

    言萧干脆蹲着,等二儿子扑入怀中。

    夫妻对看一眼,果不其然听到大广的哭声,“哥哥,哥哥。”

    一岁多,腿短短的,奋力的朝爹娘跟哥哥跑过来。

    卓正俏抱起大广,笑说:“哭什么呀。”

    “哥哥,哥哥”

    “哥哥不是在这吗?”

    大广一想,对喔,哥哥在呢,于是瞬间止哭。

    卓正俏揉揉他的鼻子,“爱哭包。”

    大广嘿嘿的笑了,眼圈还红红的。

    言萧一手拉一个,一家五口走进凉亭,大广突然奇怪,爬上了言萧的膝盖,摸着他脸上的疤痕,“痛痛。”

    “不痛。”

    大空从小看这疤痕,虽然不奇怪,但也没想到要问起,这下看弟弟动作,问道:“爹,您脸上怎么有疤的?”

    卓正俏笑,“娘以前被坏人抓了,你爹可勇敢了,带着刀跟人就闯进坏人的地方,把娘救了出来,这疤痕,是为了救娘才留下的。”

    大空大海一脸敬佩,脸上写着:爹爹厉害。

    言萧享受儿子崇拜的目光,“你们将来长大成了亲,也要好好对妻子,像爹对娘这样知道吗?”

    小娃们齐声回答,“知道。”

    言萧跟卓正俏夫妻相视一笑。

    时序是春天,院子里的几株桃花盛开,枝头绽出漂亮的粉红色,几许花瓣落在树下的石椅上,春风一吹,花瓣扬起,成了院落中彩色的光景。

    言萧嘴角带笑,这宅子他以前一个人住的时候,只有种树,一棵又一棵的参天大树,然后正俏来了,她说院子要有点颜色,于是这里春天开了杏花,桃花,夏天有月季,荷花,秋天是桂花菊花飘香,冬天寒梅绽放。

    这院子不再是只有深绿,而是有了四季的颜色,就像他的人生一样,因为她的闯入,有了不同的色彩。

    他虽然从小缺爱,但是老天补偿他了,他现在有相爱的妻子,还有一二个可爱的小人儿,即将有第四个。

    他很感谢。

    看着卓正俏,她刚好也转过头看他,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前妻富二嫁最新章节 | 前妻富二嫁全文阅读 | 前妻富二嫁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