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前妻富二嫁 > 第九章 原来你是卓正俏

前妻富二嫁 第九章 原来你是卓正俏 作者 : 简薰

    卓正俏一路玩赏,一路北上,花了一个月才回到卓家。

    卓大富跟妻子许氏自然一大早就在家里等,食不知味的吃了午饭,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等到小厮来说“大小姐车子刚拐进胡同”。

    卓家不大,没有侧门,为了让马车进来,直接开了大门。

    八岁的庶妹卓正和一下冲出去,姊妹感情好,几个月不见,真想大姊姊。

    就见月圆掀开了帘子,下得马车放好小梯,卓正俏这才下来——虽然一路游山玩水很快乐,但回到家还是高兴的。

    卓正俏接过扑上来的卓正和,笑说:“正和在家乖吗?”

    小泵娘连忙点头,“乖。”

    “有没有乖乖听父亲跟母亲的话?”

    “有。”卓正和大声回答,“听父亲母亲,还有姨娘的话。”

    卓正和的姨娘姓孙,孙姨娘以前是许氏的丫头,现在虽然当了姨娘,但习惯不改,还是称呼许氏作“小姐”,而不是“太太”,主仆关系很和睦。

    小户有小户的好,虽然物质比不上大户人家,但人门简单,关系也就简单了,对孙氏来说,侍奉老爷,侍奉小姐,照顾女儿卓正和,日子过得很清静,没什么好斗。

    卓正俏牵着卓正和的手进得大厅,看到爹娘的瞬间,原本没有想到要哭,但还是红了眼眶,盈盈下拜,“女儿让爹娘担心了。”

    许氏也是含着眼泪,看到女儿没瘦,总算稍稍放心,“快点起来,一路上可辛苦?”

    “外头不比家里舒服,不过能去外面开开眼界,还是好的,将来等正浓大些,也该让他出去一趟,见识见识,交交朋友,可比在京城死读书来得好。”

    卓正浓;听,脖子拉得老长,“父亲,母亲,儿子也想出去走走。”

    卓正浓的生母张姨娘拉了他一下,“老爷太太在跟大小姐说话,少爷有什么事情还是晚点再讲。”

    “可是……”

    卓大富对许氏十分疼爱,虽然已经十几年夫妻,浓情密意却不减当年,许氏底气十足,对姨娘庶子女自然不严厉,“要出去也不是不行,不过你才十六,等大一点再说。”

    张姨娘又慌慌张张连忙推卓正浓,“少爷快点谢谢太太。”

    卓正浓一喜,“多谢母亲,多谢大姊姊。”

    卓大富眼见家庭和乐,内心也是为满意——谁家没个妾室庶子,但他的朋友家里日日鸡飞狗跳,朋友有时候还会到卓家住上一两日避难,想想许氏大器,张姨娘跟孙姨娘又乖,实在满意,此刻见得女儿回来,悬了的心总算落下,于是笑容满面的说:“快些去祠堂上个香,有话晚饭再说。”

    “是。”卓正俏虽然几个月不在家,但母亲许氏在呢,小跨院日日打扫,一点灰尘都没有,现在茶几上的花瓶还插着几枝粉红色的桃花,梅花窗一推开,春风拂面,带着新绿的气息,十分舒畅。

    花好跟月圆连忙整理起来。

    全嬷嬷端了点心跟热茶进来,见到几个月不见的小姐,一脸笑意,“小姐可回来啦,舅老爷一家都好吗?”

    “好,还刚好赶上许蕊的亲事,可热闹了。”

    “家里也有好事呢,方家那边派人来透气,说想把女儿许给我们少爷。”

    卓正俏很惊讶,想想,正浓都十六了,要说亲也不奇怪,何况人人知道他们卓家人口简单,对爱惜女儿的人来说可是好人选,不过方家没听过啊,“哪个方家?”

    “就是之前万里布庄的老板娘,丈夫姓吴,娘家姓方。”全嬷嬷连连摇头,“那吴老板说来不像话,都几岁了,居然迷上一个青楼女子,迷上不打紧,赎身当妾室也就是了,但那青楼女子却说自己要当正妻,不然就算吴老板有钱也不会跟他走,吴老板居然就这样休了十几年的妻子方氏,迎了那青楼女子过门。”

    卓正俏张大嘴巴,“怎么这样糊涂。”

    “就是,而且吴老板只留下两个儿子,妻子方氏跟女儿都赶出门,方氏只好带着女儿回娘家,所幸家中哥哥照顾,嫂子倒也不敢说话,只不过女儿眼见年纪到了,那方家舅子人倒好,给这外甥女出了一笔嫁妆,方氏便找人来透口风了。”

    “那母亲怎么说?”

    “太太是同意的,不过老爷子跟老太太不太愿意,嫌吴小姐身家单薄。”

    “祖父祖母……我明日找时间去问问,这吴小姐既然出身单薄,想必个性上不会强势,正好适合正浓,我们家这样子也不好娶个高门媳妇,吴小姐这样就很刚好,而且没记错的话,吴老板的女儿还是个美人呢。”

    “所以太太才喜欢哪,漂亮的孩子给儿子当妻子,儿子肯定满意,但媳妇个性又软,这样也能跟婆婆和睦相处,一家人和和乐乐,不是挺好的。”

    “我明日一定要磨得祖父祖母同意。”

    卓家这样的好日子,一定要娶个性格温婉的媳妇,才能继续下去——隔壁林家跟卓家很像,也是无嫡子,一个庶子,结果娶了个母老虎,镇日跟婆婆杠,跟丈夫吼,吵着儿子应该当家,要掌权,整日鸡飞狗跳,没一刻安宁。

    两人正说着话,许氏进来了。

    全嬷嬷知道母女一定有体己话,斟了茶这便出去。

    卓正俏把许氏拉到床边坐下,然后一头扎进亲娘怀里,撒娇,“娘。”

    许氏被女儿这样撒娇,心都要化了,“娘可想死你了。”

    “女儿日日也想着娘的。”说着抬起手,“娘您看,这玉镯是出门前您给戴上的,一日也没取下来呢。”

    许氏笑咪咪,突然发现不对,手上除了玉镯,还有三色绳子,看起来不过很普通的东西,“这是什么绳子?”

    卓正俏一看,就是言萧给她系上的情郎环,忍不住脸红,“是……”

    许氏察言观色,突然一喜,“是不是路上有什么好缘分?”

    “算是,也不算是。”

    “什么算是也不算是,快点说啊。”许氏难得着急。

    自从去年正俏让言家给休了,她可是白天忧愁,晚上担心,总怕这被休女子不好再嫁,就算拿了和离书,怎么也比不上黄花大闺女。

    想想也会埋怨公公怎么这样糊涂,都二三十年不见的老朋友了,连对方品行都不知道就定了亲,还让佛寺的方丈写了婚书,真不像话。

    婆婆也是,拍胸脯说没问题,说什么“这个言家是皇商,皇商好,门户高,孩子过门当太太奶奶,可享福了”,可是怎么也没想到言家这样难伺候,正俏什么事情都没做就被诬赖不祥,惹官非。

    她就这么个女儿,只希望她平安喜乐,其他也不多求,看这三色绳子做工不过普通,正俏却很重视的戴在手上,十之八九是好缘分,她也不求对方门户了,只要品行端正,能对女儿好,她便点头同意。

    许氏想着想着,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和离书拿了吗?

    当初正俏去江南,一方面避避风头,毕竟成亲隔天就回家长住,怎么想都很奇怪,二来就是去找言萧拿和离书,又不是做错了什么,凭什么被休?

    “对了,正俏,和离书可取到了?”

    “……没有。”

    许氏一下气涌上来,“那言萧为难你?”

    “不是不是,他人挺好,娘您先别气,是我没跟他提……”

    “你们见过了?”卓正俏点头,“见过。”

    许氏傻眼,“怎么不开口呢,娘同意让你去江南,除了心疼你,想让你散散心,主要还是让你亲自去取和离书,想着言萧应该讲道理,这事情又不好让外人知道,你自己去取最为妥当。”

    卓正俏便把自己跟言萧之间的点点滴滴都跟许氏说了。

    怎么在码头才知道马车要预定,花好怎么发热,怎么跟晚上到的马车求助,言萧又是如何一口答应,自己三更半夜敲门求药,他也没生气。

    后来两人去逛市集,听到他替异族翻译,知道他不过长得凶恶,内心却很温暖。

    到静心佛寺去礼佛,遇到有人调戏过路女子,他也不怕,当下就挺身而出把那群登徒子吓跑。

    然后骑马遇难,他是如何寻找自己。误会珊瑚跟自己有什么,也还是保持风度,直到在静心佛寺遇到珊瑚跟她未婚夫,以为珊瑚欺负自己,这才出声。

    许氏听到马匹受惊,连连拍胸,“正俏,你真没事,老天保佑,等好日子来,娘要上朝然寺去祈福,多亏菩萨仁慈。”

    “那马当时跑得极快,女儿被甩出去的时候也觉得要遭殃,要不是言萧,女儿今日能不能在这边跟娘说话都不知道。”

    “看来言萧倒是你的救命恩人了。”许氏手捣胸口,还在后怕。

    “娘,他人真的很好。”

    “可你当时是男装,要说喜欢,那也不对啊……”

    “女儿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一直没跟他提自己是谁,不过后来珊瑚跟他讲了,他便央着珊瑚带他来见我,女儿这才知道,他是真喜欢我,不是喜欢身为男子的我,是喜欢我,我若是男子,他跟我当兄弟,我是女子,他……说……要娶我为妻……”卓正俏说到这边,整了脸颊通红,害羞已极。

    许氏听得言萧那样拼命找女儿,心里已经对他有好感,“不过言太太那边,恐怕会是阻碍。”

    “他会解决,我还没跟他说我叫卓正俏呢。”

    许氏都要糊涂了,“他不知道你是谁?”

    “我先前说我叫许月生……”

    许氏轻打了她一下,笑骂,“调皮,居然用你大舅舅的名字。”

    “我又不能说自己姓卓,用大舅舅的名字最好了,我又熟悉,万一他真的去打听,也的确有许月生这人哪。”

    “用你大舅舅的名字,然后呢?”

    “珊瑚跟他说了,我叫大妞,女儿打算他上门道歉时,吓他一跳。”

    许氏疑惑,“上门道歉,他来过了啊,年前的时候带着好多礼物上门,说要替母亲赔不是,又说想见你,你爹火着呢,直接轰他出去了。”

    “他说卓氏无错,无论如何要上门道歉,取得谅解——女儿就想着,到时候他知道卓氏就是我,肯定吃惊。”

    许氏沉吟,“这样说来,他倒是重视这门亲事,不管是第一次,还是第二次。”

    “是啊,女儿也觉得他有担当,前妻无错却被休,他坚持要上门道歉,尽力补偿,这才开始准备亲事,男子汉就应该是这样,如果他只欢喜筹备跟我的亲事,却忘了那个无辜的卓氏,女儿反而要觉得他凉薄了。”

    许氏原本对这桩亲事就不太满意,全家没人见过言萧,光凭公公一句“言兄是我年少知交,他教出来的孙子又怎么会不好”,后来言太太休了正俏,她对言家就更有意见了,什么东西,哼!现在听得女儿说来,言萧人品居然不错,事情拎得清,最主要的是见女儿的神色,对这亲事十分期待。

    正俏是她怀胎十月生出来的宝贝女儿,她自己可以不好,但一定要女儿好,此刻见女儿一脸期待跟羞涩,哪还什么不明白,许氏并不是喜欢拿翘的人,只要女儿高兴,那言萧又有担当,再次成亲也没什么不可以。

    许氏笑问:“这绳子是言萧送的?”

    卓正俏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许氏逗她,“这东西可不值钱啊。”

    “这是他在静心山上买的,当地人说叫情郎环,男子若是对女子有意,又不好意思说出口,便拿出绳子,女子愿意,那就伸手让男子结绳、回送荷包……娘,女儿喜欢他。”

    许氏伸手一刮女儿鼻子,“真是女大不中留。”

    嘴上这样说,心里却还是高兴的,光凭女儿落马,言萧深夜寻人这件事情,言家人怎么看人不起,她都不想计较了。

    只不过,再次成亲,她可要言萧保证对正俏好才行,言太太那边也得给个说法,不然她可不会把女儿嫁出去。

    言萧的帖子来了,说希望清明前能上门拜访“卓小姐”,卓正俏让管家回信,约了三月五日。

    卓正俏实在太开心了,还自己弄了烤鸡吃。

    现在要问她什么最好吃,就是在梅花府遇难获救那晚吃的烤鸡,那不是普通的烤鸡,那是定情鸡啊,虽然什么调料都没有,但吃了却觉得心里甜滋滋,抹了蜜似的香甜。

    卓正俏一边咬着鸡腿一边想,等成了亲,一定要让言萧再带她去打猎,什么野兔啊,野鸽啊,都来吃上一回。

    她食量一向不错,一只烤鸡自己吃了大半,边吃边想边笑,连花好跟月圆都说她表情很诡异,没办法,高兴嘛。

    就在期待中,三月五日到了。

    卓正俏自然早早起来,梳洗打扮,从小到大第一次觉得化妆有趣,原来女为悦己者容是这意思,要见喜欢的人,可以花半个时辰描妆,再花两刻钟换衣服,衣服自然是昨天早早就挑好的,配了十几套了,好不容易选上这件,白牡丹纹锦衣,湖水绿轻纱裙,绝对要让言萧看得目不转睛。

    花好跟月圆自然知道,笑嘻嘻的给自家小姐打扮,要说来真是上天给的缘分,连戏曲都不敢这么演,但是让他们俩遇上了,小姐想淘气一回,丫头自然只能帮忙。

    “大小姐。”小丫头进来,“言二公子到了。”

    “请他到凉亭。”

    “是。”

    卓正俏又看了看黄铜镜,嗯,满意,出发征夫。

    一路上,特意放慢脚步,到了凉亭不远处,果然看到言萧在那边,心里又欢喜,又想着,好,谁让你们言家休我,我肯定要捉弄这一回。

    于是让全嬷嬷走在最前面,她再以描花绣扇掩面,到了凉亭前,这才提裙踏上台阶。

    全嬷嬷道:“言二公子,我家小姐来了。”

    言萧目不斜视,伸手就是一揖,“言萧来跟卓小姐请罪。”

    卓正俏轻轻的“嗯”了一声,特意提高声音,让他认不出来——这假装嗓子是从小玩拜堂扮家家酒的经验累积,不然怎能每次都跟珊瑚演未婚夫妻。

    言萧果然没发现,秉持着礼教不直视女子的脸,“言家卓家结亲,本是结两姓之好,我也想着要好好对待卓小姐,却怎么样都没想到母亲会替我休妻,这是言家的不是,在此跟卓小姐道歉。”

    全嬷嬷道:“言二公子,老奴仗着是小姐的奶娘,大胆说一句,这言家未免欺负人,我家小姐可真什么错都没有。”

    “言某知道,母亲的错,便也是我的错,卓小姐若有气,可以对我发,母亲做错事,我一概承担。”

    卓正俏憋笑,提高嗓子,故作娇柔,“我若原谅言家,言二公子意欲何为,我若不原谅言家,言二公子意欲何为?”

    “言某已经给卓小姐准备了一份礼物,还请卓小姐收下,是竹卤府的盐田一块,卓小姐将来无论嫁入哪门哪户都可以傍身,若将来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而我有能力,一定会出手帮忙。”

    “若我说我不要,偏偏让言二公子再娶我为妻呢?”

    言萧还是维持着原本的模样,极其礼貌,没抬眼睛直视,“不瞒卓小姐,我已经有了心上人,只能尽量补偿卓小姐所受的委屈,但是要再成亲,却是万万不能。”

    “可我已经过了言家门,让我再嫁他人,我内心也不舒服,既然你有意中人,想娶为正妻,我能理解,那么,我就当个妾室吧,无论如何,我都想在言家过完这辈子。”卓正俏脸上带笑,言萧啊言萧,这前妻都这样委曲求全了,我看你要怎么回。

    “多谢卓小姐厚爱,不过言萧喜欢一个女子,是想跟她白首到老,而不是只把她当成摆饰,我不会有平妻,也不会有妾室。”

    “言二公子说得未免太早,人生这样长,你能保证三五十年不变?要知道女子容颜会老,到时候只怕言公子会忍不住收房青春妾室,既然如此,又哪里差我一个,我的要求也不算过分哪。”

    “此事我无法答应,卓小姐也千万不要再提。”

    “好吧,那我就一个要求。”

    言萧语气缓和下来,“卓小姐请说。”

    “你抬头看看我。”

    言萧怎么样也没想到会是这种要求,想了一会,抬起头来,却见眼前人眉眼含笑,不是她又是谁,但她怎么会在这,下意识的喊出来,“大妞!”

    卓正俏笑着应了一声,“哎。”

    “你,这、这怎么回事?”言萧脑子动得很快,马上前因后果连结起来,“大妞你、你就是卓正俏?”

    “可不是我嘛。”卓正俏往前一蹦,“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言萧是被捉弄了,但此刻却是高兴不已,“你什么时候回京城的?”

    “大概十天前。”

    不过短短时间,言萧已经把两人相识以来的所有都想了一遍,“大妞你……是去江南找我的吧。”

    “可不是,我超委屈。”

    言萧伸出手,替她拢拢头发,“以后不会了。”

    “你刚刚让我别提再嫁入言家的事情,那现在还让不让我提?”

    “是我提,我要再跟卓家求亲。”

    卓正俏魅眼一笑,“你刚刚说不会有平妻,也不会有妾室,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

    卓正俏心里甜丝丝,但还有最后一问,“那你那表妹怎么办,你娘当时也说了,要让你娶她的。”

    “我母亲怜惜娇宁孤苦,我也能理解,但那不代表我得娶她,我对她多年来就是表兄妹情谊,再无其他,我已经十九岁,母亲应该可以理解我。”

    卓正俏点点头,潜台词就是:我偏不娶她,我母亲拿我没办法。

    很好很好,她很满意。

    爹娘感情那样好,青梅竹马的长大,即使这样,爹都收了孙姨娘跟张姨娘呢,原本她也有心理准备的,毕竟是古代,女人要怀孕,就算不怀孕也会有小日子,这种时候都要替丈夫准备暖床人选。

    花好跟月圆她是舍不得的,一起长大,怎么样都要让她们大红花轿当人正妻,跟丈夫平起平坐,而不是当妾室矮人一截,生的儿子庶女庶女,一辈子都比不上嫡子嫡女,那样的人生太苦了,怎么样的富贵都不值得那样的苦。

    她打算过门时买几个俏丽丫头,卖身契在手上什么都不用怕。

    可是没想到就在她这个现代人都想到要准备妾室时,言萧这个古代人跟她说,不用,不想,不需要。

    中了头奖的感觉也就这样吧。

    准备妾室这种事情,老实说她也不愿意啊,只是入境随俗,现在未来丈夫人选自己弃权,那当然好。

    “言萧,你可想清楚,你说的话我都会当真,你说不会有平妻妾室,以后不管怎么样,你都别负我。”

    “放心,我说话算话。”言萧见她纠结这事,笑说:“我一年有大半时间不在家,不需要那么多女子伺候。”

    卓正俏想想也是,“这些可都是你说的。”

    “都是我说的。”言萧想想又道:“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非得跟我定下谷雨之约——若是不定下见面之日,我肯定要对你京城的住处追问到底,有了见面日,便能糊弄我一番。”

    卓正俏高兴,举起手掩着嘴巴轻笑,就见袖子滑落一节,露出了情郎环,“现在我们见到了,谷雨便不用上朝然寺啦。”那时不过随口一提,倒也不是有心糊弄。

    言萧见她还戴着,内心自然高兴,但想着那东西不过十文钱,又有点懊恼,怎么可以让他的大妞戴着十文钱的东西,早知道两人是同一人,今日就把过年前买的一个老坑玉梳拿来了,用玉梳定情那才像话。

    卓正俏却是不懂,“怎么了?莫不是想到以后都不能有妾室,后悔了吧?”

    “当然不是,我买了一把玉梳,回头给你送过来。”

    卓正俏看了全嬷嬷一眼,全嬷嬷连忙把匣子捧过,卓正俏打开,里面有个荷包——有点欣喜,又有点害羞的递过去,“我真没好好学过刺绣,已经尽力了。”

    言萧带着笑意接过,水蓝色的缎面,绣工真是很普通的,不过言家又不缺绣娘,这荷包是大妞的心意呢。

    两人不约而同都想到静心佛寺那小贩说的,“男子要是有那意思,送一条情郎环,姑娘看到自然会懂,要是回了个荷包,那就好事不远”。

    言萧看着那有点粗糙的黑面鸳鸯,笑问:“我们这样算不算好事不远?”

    卓正俏心里高兴,说话也爽直起来,“等你家里的人同意就好。”

    “我自然也当求得卓家同意。”

    卓正俏见他重视卓家,内心高兴,“我知道你还在忙贡茶的事情,没关系,我也不急,等你事情忙完再说。”

    “事情是忙不完的,我一定尽快娶你进门。”

    跟言萧“相认”后,卓正俏的心情一直很好。

    比起上一次带着问号成亲,这次感觉完全不同,期待,害羞,企盼,真有一种即将成为新嫁娘的喜悦。

    全嬷嬷又把那大红喜服拿出来了——既然又要穿,就别放在箱底,会有霉味。

    卓家小户,感情好,当天消息就传遍卓家。

    晚饭时,卓老爷子忍不住,“正俏,你真要再嫁入言家?”

    卓正俏吃着红烧狮子头,点头,从鼻子发出一个单音算承认。

    卓老爷子眉开眼笑,“我就说嘛,言兄的孙子不会差的,你们这半年还一直埋怨我老糊涂,耽误了孩子。”

    卓老爷子口中的“你们”,说的就是卓大富跟许氏。

    两人只有这一个女儿,自然十分疼爱,见她才进言家门就被休,又因为害怕左邻右舍议论,连卓家都不敢待,想到女儿孤身一人到江南,夫妻就心痛,心痛之余就怪卓老爷子老糊涂。

    卓老爷子也心虚,每回被说都只能忍着,只是也跟老妻发了几次牢骚,老妻道:“谁让你这样冲动。”

    只是怎么样也没想到卓正俏跟言萧在江南有缘分,现在不但两情相悦,还要重新成亲,开始熟络起来,卓老爷子只觉得一吐怨气,看,我的眼光还是很好的,正俏小丫头不也自己爱上了言萧吗?

    卓大富不去理他亲爹,只专注在女儿身上,“丫头,那言萧说是娶,没听错吧,这要大红花轿,若只是让你自己一人搬过去,我万万不会答应。”

    许氏连忙说:“你爹说的是。”

    “爹,娘,您们在想什么呢,自然是大红花轿,我说了,当初我出言家门有多奇怪,今日回言家门就要多场面。”

    许氏连连点头,“是这道理。”

    她心中没什么比女儿更重要了,女儿悄悄过门,虽然是体贴言萧,但这样一来,言家人一定会看不起她。

    言家得摆出排场,热热闹闹的,这样将来才会尊重正俏。

    她已经想好了,这回不但一个手续都不能少,还得更盛大。

    得请官媒上门,得三十六抬聘礼,当然,他们也会回三十六抬嫁妆,所有仪式都得算时辰,请客的菜色也得有三两的席面。

    还有,最重要的就是当初言家那老太婆休了正俏,这回一定要那老太婆亲自上门求娶,我卓家的女儿,可不是任你呼来唤去的。

    当然,看在言萧救过正俏的分上,她本也不想刁难孩子,可是摊上那样一个婆婆,一开始进门太容易,后来就会被欺负,只能在成亲前先压准婆婆一头,这准婆婆才会知道卓家不是好欺负的。

    “爹,娘,您们放心,女儿就算想嫁入言家,那也是先为卓家的人,为了卓家,该坚持的女儿都会坚持,不会随便就过门的。”

    许氏放心,“那就好。”

    卓老太太笑说:“你能懂这道理是最好,你后面还有正浓跟正和,你若是太好商量,凡是替言家着想,人家不会说你好脾气,反而会看不起你,正浓跟正和也不好嫁娶。”

    卓正俏点点妹妹卓正和的鼻子,“正和这么可爱,我怎么能让她不好出嫁。”

    卓正和缩缩脖子,笑了。

    卓正俏又想到一事,“对了,我听说方大娘想把女儿许给正浓?”

    站在后面布菜的张姨娘一听,眼睛突然睁大起来,看样子恨不得把耳朵也张大,好听听自己亲生儿子的事情。

    卓老太太想都不想就说:“门户太低了,我看着不太好。”

    “正浓,你呢?”

    卓正浓是家中唯一的男孩,自然有点底气,“我看那小姐人挺好的。”

    “可你不是喜欢小舅舅家的表妹吗?”

    卓正浓居然还是一脸害羞,“许家表妹人也很好。”

    许氏就不解了,“正浓,那你到底喜欢谁?”

    “母亲替儿子作主吧,不管是许家表妹还是方家小姐,不管娶谁,儿子都会跟她相敬如宾的。”

    卓老太太摇摇头,“我看还是你许家表妹好,门户相当,那个吴姑娘的亲爹娶了个青楼女子,说出来也不好听。”

    卓正俏忍不住,“祖母,那是吴老板下流,可不能算在吴小姐头上啊,摊上这样一个爹,她也很可怜。”

    卓老太太还是反对,“总之,我不喜欢。”

    卓大富想了想,“不如娶你许家表妹为妻,这个吴小姐家世这样单薄,最多当个妾室也就是了,我想方氏也不会反对,一起过门,也热闹热闹。”

    卓正俏不能忍,“爹,正妻妾室同日过门,你是想许家表妹心堵吗?”

    “一起过门怎么了?”

    “当然不行,谁想大喜之日还带着妾室在后面,再者,这样吴小姐也很可怜,人家穿红衣,盖红绸,她只能一身粉衣跟在后面,那得多委屈,我们家又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干么让许家表妹跟吴小姐都难过。”

    卓大富被女儿抢白一顿,一脸委屈的看着妻子许氏,“表妹,你看看我们女儿,这样训我,我一点尊严都没有。”

    许氏噗嗤一笑,“表哥怎么跟女儿争呢,我们女儿说什么都是对的。”

    “连表妹都不站我这边。”

    许氏拍拍丈夫的手,然后对庶子说:“正浓,我想还是娶你许家表妹好了,吴小姐若是同意当妾室,那就当妾室,不过不是一起进门,等你的妻子有了身孕,这才让吴小姐进门,老太太,您说这样可好?”

    卓老太太想了想,“这样可以,总之,我不想跟一个娶了青楼女子的人当亲戚。”

    至于妾室是下人,下人的亲爹当然不算亲戚。

    卓正浓笑着拱手,“谢谢母亲。”

    他喜欢许家表妹,但吴小姐楚楚可怜的样子又让他于心不忍,现在可好了,一前一后入门。

    张姨娘更是喜不自胜,儿子都要说亲了,妻子进门,娃娃还会远吗?

    只有卓正俏心想,唉!

    想想,言萧对自己还是不错的,知道妾室会让正妻心堵,所以自己先说了不要,这点很赞。

    看在这分上,她可以不计前嫌,好好侍奉言太太。

    她现在心情很是期待,言萧,快点来提亲哪。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前妻富二嫁最新章节 | 前妻富二嫁全文阅读 | 前妻富二嫁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