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前妻富二嫁 > 第三章 喜欢上男子了?

前妻富二嫁 第三章 喜欢上男子了? 作者 : 简薰

    卓正俏对这个无缘的前夫万分好奇,一路上旁敲侧击,终于弄清楚,他们一行刚从宛州的茶园回来。

    言萧三个小厮,远志,平安,佑全。

    从名字不难看出家人对他的心意,就像她的花好跟月圆一样,亲娘许氏给她花好跟月圆时,期许的也是她一生能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如果一个人能体会花好月圆的美好,那日子真的不会过得太差。

    言萧嘛,身为男儿,事业是远志,人身是平安跟佑全,看得出家人也是费了心的。

    马车过了城门,直接朝客栈去了—— 言家的茶铺在城南,不过梅花府的茶会掌事者却在城北,言萧要去拜访他。

    卓正俏想着不管,反正就黏着他,直到拿到和离书为止。

    果然马车一停下,看到卓正俏跟着自家公子进入客栈,平安一脸奇怪,“许公子,这城区都到了,叫车很方便的。”

    卓正俏当然听得出来言下之意,您可以走啦。

    但她怎么能走了,目的还没达到,“我跟言二公子一见如故,还想多说一会话呢,放心,今日客栈费用我来付,绝对不占你们便宜。”

    言萧道:“我下午还要访友。”

    他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许月生还是有点好感的,因为太早开始掌管家业,十二岁就南来北往,他跟同龄的人没什么时间相处,但说实话,毕竟也才十八岁,谁不想要有几个同龄朋友说笑聊天。

    当然,走商过程中会遇到茶行前辈介绍自己的儿子,但他生来样貌凶狠,也没几个人能跟他好好说话,这许月生却是不怕他,昨晚跟他求捎一程,晚上跟他求药,刚刚在马车上两人四眼相对,他也是突然就笑出来。

    言萧觉得,也许两人可以当个朋友。

    他也不反对许月生继续跟他们同行,只不过他下午没空,这得先说清楚,他来梅花府主要的目的还是弄清楚茶叶怎么会发霉,主次可别弄错了。

    “那我就先睡一觉,我们晚上出去逛逛,我大舅舅说,梅花府开的是晚市,晚上才好玩。”

    言萧就没反对了。

    他既然没反对,远志,平安,佑全就更不可能说什么。

    就见花好跟月圆提着箱笼从第二辆马车过来,“公子,我们是不是要去找舅老爷了?”

    “不走不走,我还有好多话想跟言二公子聊呢,我晚上还要跟言二公子出去走走。”卓正俏带头大步跨过客栈的门坎,“小二,四间上房。”

    那店小二见他们一行人穿衣体面,于是十分殷勤,“好咧,四间上房咧。”

    进入房间,关上门,卓正俏自然把言萧的身分说了,听得花好跟月圆一脸傻,两人眼神都写着不敢相信。

    “您是说,那人就是言家的姑爷?”

    卓正俏点点头,“是。”

    “怎、怎会这样巧……”

    “我也吓一跳。”卓正俏爬上床一躺,“妳们说说,婚前他一次也不来卓家,爹还以为他看不起我们卓家,但是下聘时聘礼又是扎实的三十六抬,看来是很重视了,言家也一直道歉,说是生意上的问题他这才没来,现在居然有这种事情,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月圆安慰,“这一定是老天爷疼惜小姐,不想让小姐花太多心思在这上面。”只有三人独处时,她们还是恢复原来的称呼。

    “这样想也对……我原本想着就好好过门当贤妻,没想到丈夫的面都没见过,言家那老太婆还搞了那一出,想说到了梅花府要找上十天半个月的,以为远在天边,结果近在眼前,这样也算是孽缘了吧。”

    “一定是这样的。”花好点点头,“小姐也别想这么多,把该办的办一办,我们就去城南找舅老爷。”

    “也是,我跟许蕊许嫣好久没见了,上次看到已经是七八年前,现在应该大了不少,如果许嫣信上没糊弄我,我还是比她高上两寸的。”提起大舅舅家,卓正俏还是挺高兴,她这次来没先打招呼,打算到时候吓大舅舅一跳。

    昨晚实在太晚才进入客栈,然后又担心花好发烧,晚上睡得也不太好,正好利用下午补补眠。

    卓正俏侧过身子,拉过秋被,这便闭上眼睛。

    迷迷糊糊的,梦到出嫁那日。

    自己拿着苹果,坐在喜床上,外面一阵喧哗的闹洞房声,言萧一一解谜,然后进得房间,拿起喜秤挑起她的盖头,眉眼带笑说“娘子久等”……

    卓正俏一惊,睁了眼睛,心想自己是出了什么毛病,连这都能梦?

    还是先让她想想要怎么开口好了,虽然是言家理亏,但她也很尴尬,总不能开门见山的说“我就是卓正俏,你娘休了我,但这桩婚姻我无错,你给我和离书吧”,干脆是够干脆的,但这天下是很小的,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卓正俏翻了个身,细细思考起来。

    千错万错,都是言家老爷子跟自家祖父的问题,二十几年没见面,那叙叙旧就好了,说起儿女,各自夸一夸也就是了,怎么会想到要订亲啊,虽然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通常也是见过几次面,各自同意,这才说亲的,哪有像她这种程度的盲婚哑嫁。

    但话又说回来,要不是这样,自己也不可能出游这一趟,有得有失吧。

    总之,下次成亲要小心,得先多见几次,书信来往,了解对方的品行,了解对方的家庭对这婚事是否赞同,母亲替儿子休妻这种事情,只能有一次,万万不能有第二次……

    “小姐,您醒啦?怎么不多睡一会?”月圆关心问。

    卓正俏拍拍胸口,作了那个诡异的梦,哪还能睡,“现在什么时候?”

    “申初两刻。”

    “给我打点水,我要洗脸。”

    “是,奴婢马上去。”

    卓正俏从床上爬起,衣服都皱了,花好连忙取出平整的秋衫,跟她到内间去更换,梳头发梳到一半,月圆拿着脸盆进来了。

    卓正俏洗了脸,又用干净的布巾擦干净,觉得精神好多了。

    看着黄铜镜,要说女扮男装有什么明确的好处,那就是不用化妆了,在卓家,满十四岁以后天天化妆,她都心疼自己的嫩皮肤,真的,这么年轻不化妆就很好看了,可偏偏东瑞国风如此,女子十四岁算是大人,得开始描眉毛,点胭脂,老实说,她觉得不化妆不但舒服还好看点。

    花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对她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吃跟睡,于是提出了很实际的问题,“小姐要吃些点心吗?”

    “不要,我要空着肚子去市集吃,难得出一趟远门,当然得吃吃这江南的小吃糖果,不然将来我跟孩子炫耀年轻时来过江南,却答不出小吃滋味,那多糗。”

    “话说回来,那个言二公子怎么会答应跟公子去逛市集?”

    卓正俏奇了,“跟我逛市集有什么不好?”

    “不是啊,奴婢就是看他样子冷淡,应该不像喜欢市集的人。”

    “唉,市集有吃有玩,这天下没人不爱的,我看他只是闷着不说,内心说不定爱得很,只不过旁边有下人看着,忍着罢了。”

    江南的晚市真的跟京城的不同,京城的就是各种奢华,江南则是风情款款,连空气中都有卖香粉的摊子远远传来的微香。

    卓正俏跟言萧并肩而行,东看看,西看看,事事新鲜—— 言萧于两刻钟前访友回来,稍微收拾就派人告诉卓正俏了。

    她当然一刻也忍不得,马上过去敲门说,我们这就出门吧。

    于是就有了现在,两人一同玩赏的情景。

    街上摩肩擦踵,行人如织,但秋风凉爽,虽然人多也不觉得热,卓正俏兴致高昂,买了一串苹果糖葫芦,又转头问言萧,“要不要?”

    “你吃就好。”

    卓正俏付了钱,拿在手上边走边吃—— 卓家大小姐不能这样做,但是远离京城的卓家大小姐可以,没人管真轻松。

    卓正俏吃了一口糖葫芦,口齿不清的问:“言二公子长年在外奔波,挺辛苦的吧。”

    “尚可。”

    “哎,我们不过萍水相逢,以后也不会联络了,你不用这样拘谨。”

    言萧怔了怔,许月生说的没错,只不过他习惯了这样,“我一向如此。”

    “难怪我在路上听到有人说起言家二公子,都是十分佩服的。”

    言萧想都不想就道:“许公子不是知道我住在大朝胡同,要听说也该是京城听说,不该是路上听说啊。”

    卓正俏一口糖葫芦没吞下,呛了起来,卧草,这言萧要不要记忆力这么好,要不要这么敏锐啊,“我在京城时只知道言家是皇商,家里由言二公子你掌家,其他的事情也不太清楚,不过前来江南的船上听得几个商人提起,对言二公子都是好话。”

    “外人以讹传讹,都是过誉了。”

    “不过誉,不过誉,我爹当年死不肯接受家业,还是我祖父双手一放远游去,我爹不得不为之,接受家业外人看来风光,其实苦啊,我爹自从接受家业后,头发都掉了好多,每次到秋收的账本要送来就是一脸愁苦,有次为了不想看账本还装病呢。”

    言萧莞尔,“令尊倒是有趣。”

    说话间,卓正俏已经把糖葫芦吃完,从怀中拿出手绢擦了擦手,突然后面传来一阵不小的声音。

    两人自然回头,见是一个卖玉器的摊子,红绸上铺满好看的玉坠子,玉镯子,前面站着一个异族人,似乎对玉佩很感兴趣,但跟老板语言不通,一个想买,一个想卖,但又对不上话,比手画脚的各自着急。

    言萧走过去,卓正俏以为他想看热闹呢,没想一开口居然是异族话。

    那个异族人听到,大喜过望,说了起来。

    就见言萧点点头,转而对玉器老板说:“他们想问问哪些适合给闺女配戴,要有好兆头的。”

    那玉器老板十分欣喜,马上拿起几个坠子,“劳烦这位大爷了,小店的坠子都供土地公的香火,这猪型的给闺女戴最好,『家』字拆开就是屋顶跟猪,闺女配戴这小猪,家宅和乐平安又有财。”

    言萧又给翻译了。

    那异族人拿起猪仔玉佩仔细看,露出高兴的样子。

    后来知道那异族人刚刚得了一对双胞胎女儿,于是买了两个猪仔玉坠,一个红玉,一个翠玉,又买了一个上好的镯子给妻子。

    异族人买了好礼物,玉器老板做了生意,两人都对言萧道谢,言萧摆摆手,道只是举手之劳。

    卓正俏在一边看得津津有味,这言萧不错啊,看不出来居然还会外族话,外表那样凶巴巴的,其实也是热心肠,只不过平常没显露出来。

    两人接着往前走,卓正俏笑咪咪的道:“没想到言二公子异族话说得这样好,这水平都能当口译了。”

    “简单几句话而已。”

    “唉,不用这样谦虚,我又不是不懂事,我小时候到大舅舅家住饼四个多月,学江南口音学得舌头打结,好不容易会说了,结果又要回京城,然后讲了几个月江南话,京话说不好了,京话江南话都这样,何况外族语言,言二公子什么时候开始想学的?”

    言萧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他不是话多的人,但面对许月生的言笑晏晏,却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我祖父以前跟异族来往,用茶叶交换香料,但因为语言不通,两边都被翻译先生给坑了,好多年后才发现问题,我接受家业时,也是需要翻译先生,我当时就想,得自己学,自己看,自己谈,这样我们言家的茶叶才能有更好的出路。”

    “所以刚刚那些异族人是哪里人?”

    “西尧人。”

    “那你学的是西尧话?”

    “还学了一点北兆话跟北夷话。”

    虽然才相识短短时日,但卓正俏已经知道了,他说的会说西尧话就是精通西尧话,会说一点北兆话跟北夷话,那就是会说很多。

    真是出色。

    卓正俏突然想到,难怪言太太死命要把自家侄女嫁给他—— 不知道那个汪娇宁如果知道自己正跟她的亲亲表哥在一起,不知道作何感想,噗。

    她以为自己只是想,没想到真的笑出来了,言萧转头看她,一脸奇怪。

    卓正俏摆摆手,“我想到好笑的事情—— ”

    “言萧!”一个惊讶的声音,“是你吗?”

    卓正俏抬起头,就看到一个黝黑壮硕的青年,一脸喜色,朝着他们的方向猛挥手,一面穿越潮水般的人群朝他们走过来。

    侧过头,言萧也是高兴的样子,“褚壮。”

    那个叫做褚壮的人过来,大笑,“可不是我吗?你到梅花府来了怎么不透个消息给我,我好找你见个面,我前两个月买了一批马,可骏了,要不要来看看。”

    “我是有事才来,可不是为了玩。”

    那褚壮一脸怀疑,“可你现在明明在玩……”

    言萧笑着摇摇头,“我是有点空闲,跟新朋友出来走走。”

    那褚壮大笑,“给我介绍介绍。”

    “这位是许家公子,许月生,我们在码头相识的。”言萧替两人引见,“这位是褚壮,我朋友,在梅花府买卖马匹。”

    那褚壮伸出手要握,卓正俏眼捷手快立刻拱手,“幸会幸会。”

    褚壮虽外貌糙,但人不糙,听得也是京城口音,想着京城小少爷可能不喜欢贸然跟外人有接触,于是也拱手,“别的不敢说,要是许公子想买马,找我,看在言萧的分上,至少打个八折给你。”

    “都是东瑞国的马吗?”卓正俏对马很感兴趣,她在京城也会骑马,但都是在马场跑个几圈意思意思,她向往的是跑山头,那才过瘾。

    “东瑞国的马,南里国,南归国的马也都有,那里的马匹个性可比我们东瑞马要来得温驯,最适合用来学骑了。”

    “原来褚公子的马有这么多种。”

    “不敢,也甭叫我褚公子了,怪别扭,喊我阿壮吧,我叫你月生,当好兄弟,言萧的朋友就是我朋友。”

    卓正俏也觉得这样挺好,公子来公子去好麻烦,喊名字不是很棒吗,“阿壮,你的马场在哪,跟我说一下方向,我过两天去找你。”

    “就在城西,问就知道了,城西只有我在卖马,月生老弟,不是我在吹,我的马那可是一等一的好,你肯定会爱上的,说不定到时候还要买几批回京城呢。”

    “那也挺好,我回京城本就打算走陆路,一段骑马,一段马车,倒是不错。”

    褚壮是自来熟,卓正俏是对马感兴趣,两人你说一句,我说一句,热烈得不行,竟是把言萧晾在旁边了。

    言萧就觉得有点不舒服,但又说不上来什么原因,他觉得许月生跟自己合拍,褚壮更是自己的好友,新朋友跟旧朋友也成了知己,照说应该要高兴,但有点说不出来,也不是嫉妒,他没那么幼稚也没那样小器,但内心就是有点翻腾,不知道是吃许月生的味,还是吃褚壮的味。

    想想,自己一定是朋友太少了,所以才会有占有欲,如果朋友多的人,一定不会在乎这种事情。

    哎,外人看他十八岁能当家,其实内心寂寞得很,想交朋友,也偶尔想玩,不过都忍下来罢了。

    没错没错,一定是这样,就是对朋友的占有欲而已,自己可能太小就开始掌管铺子,所以就会少体验很多东西,而那些少体验的,慢慢会在成长的过程中出现,就像现在一样,没经历过友谊,所以对友谊的想法比较幼稚—— 言萧这样想着。

    “我刚带新马进来,这几天事物挺多,这样吧,下个月八日,距离现在十天,月生,你那时过来,那日我一整天无事,可以陪你把所有的马都试上一遍。”

    听到这里,言萧想都不想就说:“我也去。”

    褚壮奇怪,“你不是说有事才来梅花府?”

    “八日后我应该已经办好了。”

    “那也行。”褚壮没想太多,一把揽住言萧,“我不只买了马,还买了好几车的南里国的酒,又醇又烈,到时候我们一起喝,月生,你也一起。”

    言萧直接说:“他不一起。”

    “月生不喝酒吗?”

    “他不喝。”

    卓正俏傻眼,自己怎么多了个监护人,喝酒,她爱哪。

    可是她也不想在褚壮面前让言萧没面子,于是只是笑了笑,心里遗憾着这南里国的酒不知道什么滋味,这梅花府的其他地方又不知道有没有卖。

    “那太可惜了,喝酒,然后一起泡澡,让那些丫头给我们搓背,多乐啊,再请几个妞儿来弹琴,那可美了,哈哈哈。”

    卓正俏心里叫了起来,妈呀,原来喝酒的意思是还要一起泡温泉,一起让妹子搓背?这当然不行啦,她是女扮男装而已,又不是真正的男人。

    原来,这言萧是在帮她解围—— 当然,言萧不会知道她是女儿身,他只知道京城的人不习惯与人一起泡温泉,他是以京城的标准来替她挡的。

    不管怎么说,她都很感谢。

    前夫是好人。

    那褚壮又说了一阵子话,这便去了,离去之前又用力拍了一下卓正俏的肩膀,她摀着肩膀,痛。

    言萧见状,便想伸手帮她揉,卓正俏想着,避开很奇怪,毕竟自己现在可是少年郎许月生,扭扭捏捏那像什么话,于是只好让言萧给自己揉肩膀。

    言萧有点抱歉,“褚壮只是比较粗枝大叶,没恶意的。”

    “我明白。”

    “还逛吗?”

    “逛,难得出来。”

    言萧觉得许月生的神情很可爱,看了让人高兴,又觉得哪里怪怪,但也不愿意去探究,难得有这样轻松的时候,不应该浪费时间来钻牛角尖。

    两人经过凉糕摊子,见那五颜六色的凉糕,卓正俏忍不住想吃。

    那大娘看多了,自然知道生意上门,连忙招呼,“小爷尝尝,我这里的凉糕是梅花府最好的,甜软不腻,包您吃了还想再吃。”

    “都有些什么口味?”

    “红豆,绿豆,红枣,花生,黑糖,我们卖得最好的,就是红豆口味,就连白员外家的小姐都喜欢吃呢。”

    “那给我来两个红豆的。”

    那大娘很快包好,卓正俏付了钱,顺手把一个给了言萧,学着那大娘说话,“小爷尝尝,这可是梅花府最好的凉糕。”

    言萧莞尔,他不爱吃甜的,但许月生这样笑咪咪的拿给他,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便接过了。

    “对啦,你长年来往梅花府跟京城,这里有什么好玩的?我以前在这里住饼一段时间,不过那时还小。”这话只对了一半,还小是真的,那时不过八岁,但主要是因为她是小姐,当然不能轻易出门,住了四个月,就每个月初一去庙中上香,没了。

    “现在的话,可以上静心山赏菊,赏竹,那里的素菜也不错。”

    卓正俏很快抓到关键词,素菜?“是寺庙?”

    “是,灵不灵验不晓得,不过佛寺自有宁静人心的力量。”

    “这我信,好,那我过两日便去那静心山。”

    言萧脱口而出,“我带你去。”

    “你带我?你有空?”

    “有,等我几日,我们住的客栈附近很热闹,多的是店铺,可以替你在京城的家人买一些特产,托人送回去,另外还有好几间茶楼,每间都有常驻的说书先生,什么样的故事都有,你若无聊,也可以去听一听,总之,等我几日。”

    卓正俏心想,有人带路也好啊,她天**热闹,多个人作伴是挺开心的,“好,那一言为定。”

    言萧颔首,“一言为定。”

    “那……你这几天是要见茶行的相关大佬,还是要去巡视茶园?”

    “明后天见人,大后天巡茶。”

    “那……我可以一起去吗?”

    看着她一脸企盼,言萧也说不出拒绝的话,“大后天可以带你一起,先跟你说,很累很无聊。”

    “我可以。”卓正俏大喜过望,“顺便长长见识,不然喝茶这么多年,都不知道怎么做的,说来也是不好意思,对吧。”

    言萧隔日去拜访了一位制茶的老先生,老先生从七八岁就开始制茶,直到前几年鼻子坏了,这才退下来,但这不妨碍他的经历,言萧经人介绍上门求教,茶经过晒干,火烘,何以会发霉?

    茶会发霉的原因可多了,于是两人说了一下午。

    言萧一一记下重点,心想等明日去了茶园,得好好检查。

    接着又去拜访了梅花府的知府—— 生意生意,说来还不是人际关系,虽然言家远在京城,但最主要的茶园却是座落在梅花府,自然得跟地方官打好关系。

    这次上门,除了早先准备好的京城各种特产,当然最主要的还是银子,知府也是老熟人了,知道那匣子里装的是什么,于是一个晚上都笑得十分由衷,晚饭开上来,总共十八道大菜,十分丰富,吃的是宾主尽欢。

    直到戌正,言萧才离开知府官邸。

    马车后面的帐子开着,晚秋的风吹了进来,只觉得十分舒服。

    他酒量不错,虽然喝了不少,但还是清醒,只是微醺,难免有点飘飘然。

    大约走了半个时辰,这便回到落脚的客栈,平安在客栈门口等着,“公子,褚家小爷有事情找您。”

    言萧一扬眉,褚壮?不是约好八日去马场吗?怎么现在就跑来?“人在哪?”

    平安恭恭敬敬的说:“小的另外租了一间房,请褚家小爷进去候着。公子随小的来。”

    两人上了二楼,往左拐,平安敲了敲门,“褚家小爷,我家公子已经回来。”

    就见格扇一下子从里面打开,露出褚壮喜孜孜的脸,“你总算出现了。”

    “不是说了八号?”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很紧急,一定要马上跟你说。”褚壮对平安挥挥手,“你自己回房吧。”关上门前,又看了看走廊两边,确定都无人后这才把门关起来。

    言萧就奇了,这么神秘?但也不想主动问,褚壮的个性他还是知道的,过一会他就自己讲出来了。

    果然,门一关好,褚壮马上坐到他旁边,“问你一个事情,就求求你,老实回答我,千万别骗我。”

    言萧觉得好笑,“什么事情这么严重?”

    “就是……就是月生嘛,你们真是在路上认识的?”

    言萧微微蹙了眉心,不太想讲许月生,尤其不想承认,褚壮那声“月生”,还真挺不顺耳的,“你有什么事情,直接说。”

    褚壮黝黑的脸突然出现不好意思的神色,“我回去想了想,满脑子都是月生的脸,我觉得……我喜欢他……想天天看到他……”

    言萧正在喝茶解酒,闻言,一下子呛了起来,“你跟他都是男子,哪有什么喜欢不喜欢,别胡思乱想。”

    “不是,你知道我这人,我怎么可能胡思乱想,我觉得这就是人跟人之间的缘分,你懂呗,缘分,有缘的一天就可以定一辈子,无缘的一辈子还等不到心意相通的那天,我昨晚回去,想来想去都是月生的大眼睛,你说说,怎么会有人的眼睛长得那样好看,比大姑娘还水灵,脸蛋水煮鸡蛋似的,白白嫩嫩—— ”

    “好了。”言萧打断他,“别形容他的长相。”

    他不想听到褚壮这样巨细靡遗的形容许月生。

    “总之,就是那样,以前我看我叔叔为了个小倌,连家都不要,总不能懂,男人怎么会爱男人呢?但我现在懂了,原来缘分来的时候真的没办法说的,我今日越是想,越是喜欢,忍不住,所以来找你。”褚壮一脸认真,“你老实告诉我,你对他有没有那意思,要是有,你先认得他,我绝对不夺人所好。”

    言萧突然觉得有点被看破的尴尬,掩饰性的喝了水,“你怎么会觉得我有那意思?”

    “你这么怕麻烦的人,怎么会多带一个人在身边?还逛市集呢,我跟你认识几年了,你都没跟我逛过市集,还有主要的是你不嫌弃我当朋友。”

    “你叔叔是你叔叔,关你什么事情?”

    “可是我还是从小到大没朋友,人人说我们褚家有问题,才教出我叔叔那样的人,跟我玩会被带坏,我以前也恨我叔叔的,但我现在不恨了,要不是因为学堂没朋友,我现在还在念书,就不可能过得像现在一样海阔天空……不是,我跟你说这干么呢,你就回答我,对月生有没有那想法。”

    言萧问:“你真喜欢他?”

    “真喜欢。”

    “可你以前喜欢姑娘的。”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闭上眼睛,就是月生那小鹿一样的眼神。”褚壮摀着胸口,“心里疼,就想对他好。”

    言萧想到一件事,“那若是伍家小姐回了你的信呢?”

    “真有那天再说,我现在只想知道我可不可以让月生知道我喜欢他?”

    “我跟他也才认识,万一人家家里有妻子呢?万一人家喜欢姑娘呢?”

    “那也没关系,至少让他知道我的想法。”褚壮唉的一声,“我们也几年朋友了,我自问还懂你,你这样顾左右而言他,想必也是在意月生的,我很尊重先来后到,一个月,我给你一个月时间去想,一个月后,无论结果怎么样,我都会跟他说。”

    那天晚上,言萧很难得的喝了酒却不好睡了,这些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他喜欢许月生,但不是那种想跟他在一起的那种喜欢,就是把他当成一个可爱的弟弟,反正他也没弟弟啊,多一个人跟在后面不是很好吗?

    而且万一许月生喜欢姑娘呢,万一人家京城有妻子呢?

    许月生喜欢姑娘……他会喜欢姑娘吗?他喜欢的,又是什么样的姑娘?怎么胸口会有酸酸的感觉冒上来,他在知府那边喝的是酒,又不是醋。

    不不不,绝对不是,言萧昏昏沉沉的想,他才没有喜欢许月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前妻富二嫁最新章节 | 前妻富二嫁全文阅读 | 前妻富二嫁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