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甜妻好厨艺 > 第十六章 原来她也会医术

甜妻好厨艺 第十六章 原来她也会医术 作者 : 简璎

    是夜,黎颐高烧不退,伺候的太监宫女全都紧张不已,静风轩来来回回的有大夫出入,连同军营里的军医也请来了,却是人人都束手无策。

    “这是什么事啊?”齐国太后焦急不已,这可是大齐的独苗,若他出了事,那朝堂又将有一番风云变色。

    “都是我不好!”卫青驰十分懊恼,自责道:“我不该让颐弟戏水,这全都要怪我!”

    “这怎么能怪你?”齐国太后也是个明事理的。“颐儿牛脾气倔起来,没人拿他有办法,他自然也不会听你的。”

    谢明珠附和道:“是啊!太子自个儿贪玩,又怎么能怪青驰哥哥!”

    卫青驰依然心情沉重。“总之,人是我带出去的,我便难辞其咎。”

    “现在不是归咎责任的时候。”卫裕峰沉声道:“不如请魏姑娘过来看看如何?魏姑娘医术胜过军营里所有大夫,先前周全摔成重伤,所有大夫皆说没救了,也是魏姑娘救回来的。”

    齐国太后精神一振。“那魏姑娘是什么人?此刻在哪里?”

    卫青驰也是如见救星,连忙道:“外祖母!魏姑娘此刻便在府里,孙儿立即去请她卫青驰飞奔而去,谢明珠暗自跺脚,她原来想快点定下和卫青驰的婚事气气魏纤懿的,没想到还没出一口气,如今反倒要让魏纤懿出尽风头,真是呕死她了。

    魏纤懿与卫青驰一同到之时,夏侯悦音也到了,是卫知妤得知黎颐生病的消息便风风火火去通知她的,因她看他们俩整个下午像亲姊弟似的黏在一块儿,觉得夏侯悦音也要知道才行,果然,夏侯悦音一听便急得不得了,与她一同来到了静风轩。

    双方在静风轩的院子里碰着了,魏纤懿沉静的朝夏侯悦音点了点头,自从知道夏侯悦音有夫君之后,她对夏侯悦音的态度大大改变,如今她厌恶的是狗眼看人低的谢明珠,恨不得抓花谢明珠那张讨厌的脸,只要想到谢明珠,她心里就窝火。

    房里,气氛仍然凝重,黎颐气息微弱,整个人皮肤呈现不正常的烫红,呼出的气息也是热气滚滚,情况叫人担忧。

    蓦然间,黎颐呓语道:“瞄……喵……喵……”

    “颐儿啊,你说什么?”齐国太后急急贴了过去,却是听不明白,她抬眼问道:“颐儿在说什么啊?哀家怎么都听不明白?”

    无人回话,夏侯悦音倒是听明白了,泪水在她眼眶中打转,她微微哽咽地道:“太后娘娘,太子在说喵,猫叫的喵。”

    “喵?”齐国太后一头雾水。“奇怪了,颐儿怎么会呓语着喵?”

    夏侯悦音难过地道:“是我教太子的一首歌……都是我不好,卫大哥原来是不肯让太子玩水的,是我怂恿的,都怪我……”

    黎百合安慰道:“这怎么能怪你,你也是想让太子开心,这些都是不可预期的,别太自责了。”

    卫裕峰沉声道:“别说这些了,先让魏姑娘给太子诊脉吧!”

    众人让开来,让魏纤懿到床边,她坐了下来,细细诊脉。

    “如何?可是能救?”齐国太后心焦的问道。

    黎百合低声道:“母后,稍安勿躁,让魏姑娘专心诊脉。”

    许久之后,魏纤懿抬起头来,面色凝重地道:“恕我无能为力,太子病症来势汹汹,皆为水中脏气导致,我只能暂时稳住病况。”

    其实她能治,以她的医术,天下没什么病症她治不了,也因为如此,前世的她才会备受尊崇。她故意说不能治,再拖个两三天,太子必定会更加严重,众人也必定更加乱套,到时候她再说自己苦思得来药方,出手救命,这些人方能明白她的重要性,谢明珠那该死的丫头也才不敢再对她颐指气使,拿她当将军府的下人看待。

    “什……什么……”齐国太后差点昏过去,黎百合连忙扶住她。

    “母后!您可要保重身子啊!”

    夏侯悦音一直抹泪,内心不断自责,太子若真的死了怎么办?那么可爱的太子不能死啊……

    就在众人一片哀戚之时,妙蓉突然说道:“姑娘何不自己诊治太子殿下呢?”

    所有人都一愣,夏侯悦音更是不明就里。“妙蓉,你说什么?我要怎么诊治太子殿下?”

    卫裕峰眉头一皱。“是啊,悦音要如何诊治太子?”

    “姑娘会医术啊!”妙蓉看着夏侯悦音。“姑娘不是恢复记忆了吗?怎么,这部分的记忆没想起来吗?”

    夏侯悦音打了个激灵,她好像……好像真的会医术。

    卫裕峰这时也茅塞顿开的说道:“是啊悦音!我似乎听你父亲说过,你受个嬷嬷教导,尤其擅长调配药浴方子,各种疾病都能诊治。”

    夏侯悦音慢慢的记起了原主这部分的记忆,原主是个药理高手,六岁和母亲去上香时,在路上救了个妇人,那妇人无家可归,夏侯夫人便收留了她,留在原主身边伺候,后来那叫叶嬷嬷的妇人手把手的教原主诊脉和药浴,夏侯夫人才知叶嬷嫂是个深藏不露的医娘,原主也从六岁开始接触药理。

    此时,她的记忆全回来了,她刻不容缓的上前想为黎颐诊脉,她要救活黎颐,她一定要救活黎颐!

    “魏姑娘,请让让!”

    魏纤懿怔愣着起身,将床边的位置让给了夏侯悦音,她心里还不能接受此一变化,夏侯悦音居然会医术?这什么破事啊?万一太子真给夏侯悦音救活了怎么办?

    那她岂不是没戏唱了?又不能现在说其实她能救……该死!她搬石头砸自己脚了,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魏纤懿纵有再多的懊恼都无济于事了,夏侯悦音已细细给黎颐诊起脉来,她很快开了药单,大总管立即派人去抓药,齐国太后也让太监们立即去布置,准备要给黎颐药浴。

    “悦音丫头,你说颐儿真的有救?”齐国太后抓着夏侯悦音的手像抓着浮木,不断追问:“颐儿当真泡了药浴便会好转?你不是安慰哀家的空话?”

    夏侯悦音此时只当齐国太后是个无助的老人家,她轻轻拍了拍齐国太后的手道:“太后娘娘请放心,太子只要泡半个时辰的药浴,一日两次,连泡三日,体内病气便会消散,明日太子便会慢慢转醒,我保证太子一定平安无事。”

    黎百合安慰道:“母后,既然悦音胸有成竹,那颐儿肯定是有救了,母后不要自乱阵脚,放宽心,免得太过激动,影响了身子。”

    齐国太后总算破涕为笑,她反过来拍拍夏侯悦音的手道:“好好,哀家相信悦音丫头,哀家当然要相信悦音丫头了……”

    布置好了药浴之后,卫青驰不假他人之手,亲自抱着昏迷中的黎颐去净房,他在内心不断祈祷着,他的颐弟千万不要有事才好,千万要醒过来……

    隔日,第二次药浴饼去后,黎颐果然悠悠转醒,甚至喊肚子饿,要吃饭,齐国太后不知有多欢喜,拉着夏侯悦音直夸她医术高明,厨艺也高明,简直是天下无双。

    所有人得知消息都过来看黎颐,魏纤懿也来了,但她别有目的,不是高兴黎颐醒来,而是来看看黎颐是否真的好转。

    她原本怀抱着一丝侥幸心态认为夏侯悦音在说大话,夏侯悦音不可能把黎颐治好,当黎颐去泡药浴时,她还期待着夏侯悦音治不好时再出手,可如今居然传来黎颐苏醒的消息,叫她又惊又疑,非得过来一探究竟不可。

    一看之下,她当真惊讶得说不出话来,黎颐居然真的醒了,而且复元神速,居然在喝粥了……

    黎颐病得很重,体内毒素极多,一般大夫根本不能治,什么药浴方子这么厉害,竟可以将黎颐治好?实在令她难以相信。

    谢明珠在一旁看好戏,落井下石道:“魏姑娘说医术有多高明,原来是骗人的,万万想不到,太子是让悦音姑娘给治好的,看来魏姑娘得要向悦音姑娘拜师学艺才是。”

    魏纤懿冷着脸不置一词,任由谢明珠冷嘲热讽,此时她说自己会治也没用,没人会相信她了。

    这个夏侯悦音,为什么这么碍眼?都有夫君的人了,为什么还留在将军府不走?究竟将军府要收留她到什么时候?

    “总之这次有惊无险的过去了,颐儿可要铭记在心,不可再贪玩了。”齐国太后谆谆告诫着。

    卫知妤接口道:“是啊!颐弟,你这次真是吓死我们啦!悦音姊姊难过自责得都哭了,都是因为你!”

    “悦音姊姊……”黎颐动容的看着夏侯悦音。“听说是你治好我的……你又陪我玩水,又教我烤肉还教我唱歌,如今更救了我的命……皇祖母,我能不能认悦音姊姊为义姊?我真想有悦音姊姊这样的姊姊!”

    魏纤懿一听,嫉妒得都要红了眼。

    太子的义姊,那不成了公主了吗?该死!她怎么当时不立刻出手救治黎颐,若是她治好了黎颐,那如今公主就是她了,她也能跟卫青驰匹配了……

    “好不好嘛,皇祖母,我要认悦音姊姊为义姊……”

    齐国太后一个头两个大,堂堂大齐的太子认义姊是儿戏吗?悦音丫头即便再好也不能随随便便认为义姊啊……

    齐国太后正在为难时,夏侯悦音走了过去,她握住了黎颐的手,温道:“太子殿下,即便咱们没有血缘关系,没有姊弟的名义,可我心里把太子当弟弟,只要太子在心里把我当姊姊,那我便满足啦,不在乎什么形式名分,那些都不重要,只有心意是最重要的。”

    一番话说得黎颐万分激动,他也紧紧回握住夏侯悦音的手。“好!我的心里永远都有悦音姊姊,永远都有!”

    夏侯悦音微微一笑,“太子没忘记喵喵喵怎么唱吧?咱们一起来唱喵瞄喵……”

    她帮齐国太后解了围,齐国太后松了口气,面上恢复了笑容,不由得在心中赞道:悦音丫头真是懂事的孩子,也不贪图利益报酬,不会利用太子来顺藤摸瓜,真是让她越看越满意,可惜已许了人家,不然她真想带在身边。

    不只是齐国太后满意夏侯悦音,卫青驰更是从头到尾看着她,嘴角噙着笑意,满眼的激赏,他的悦音就是与众不同,能让所有人都折服,而他,更是为她而心折。

    这一切,悄然的落入了黎百合眼里,她心里的担忧更重了……

    夜里,黎百合寻了个理由到共云轩,打算和儿子好好谈一谈。

    黎百合是显少会过问成年儿子私生活的那一种母亲,因此看到她特意过来,卫青驰很是讶异。

    “母亲有事叫儿子过去便是,何必自己跑一趟?”

    黎百合笑了笑,“过来走走也不错,就当消食。”

    寄安上了茶后退下,卫青驰察言观色,啜了口茶,开口道:“母亲是有话跟儿子说?”黎百合轻描淡写地道:“也不是别的事,是关于你的终身大事。”

    卫青驰眉一皱,“母亲,儿子眼下还不想成亲。”

    黎百合调侃道:“以前你总说男儿志在四方,不想被儿女私情牵袢,今日怎么不说那些了?”

    卫青驰诚实地道:“因为儿子已有想要共度白首的意中人,只是眼下还不能成亲。”

    黎百合心里一跳,却故意说道:“明珠跟我说,想与你定下亲事,她不怕边关之苦,想嫁你为妻,你觉得如何?”

    卫青驰略微冷淡的说道:“儿子只把明珠当成妹妹,并无男女之情,所以母亲也别再提了,儿子跟明珠是绝无可能。”

    黎百合听到这里,也无法再装傻了,她开口问道:“那么你告诉娘,你想要共度白首的意中人是谁?”说完,她又抱着一线希望说道:“若是魏姑娘,那娘也不会反对,魏姑娘虽然出身低,可人品还是不错的。”

    跟着,她又故意说道:“最重要的是,魏姑娘是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只要你中意,娘也乐见其成,咱们卫家不需要娶门户相当的姑娘来锦上添花。”

    她真的很希望儿子不要让她失望,不要讲出那个令她胆战心惊的答案……

    想不到,卫青驰却是毫不回避,他瞬也不瞬的看着她,开门见山的说道:“是悦音。”

    “驰儿啊!”黎百合失声叫了出来。“难道你不知道悦音什么身分吗?你怎么能喜欢上悦音?”

    卫青驰纹风不动地说道:“悦音只是孙家名义上的媳妇,她并没有和孙磊中圆房。”

    黎百合反驳道:“不只是名义上,悦音是实实在在的孙家媳妇儿,是孙家明媒正娶、三书六礼,拜过堂的媳妇儿!”

    卫青驰面不改色的说道:“只要事情水落石出,那么悦音也做不成孙家的媳妇儿了,到时只要下堂求去即可。”

    黎百合蓦地起身,脸色一变,“你这什么意思?”

    卫青驰也站了起来,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黎百合说道:“娘您冰雪聪明,不可能猜不到夏侯家被抄家一事有诸多疑点,而这些全指向了孙家,悦音如何还能再做孙家的媳妇儿?”

    黎百合恨铁不成钢的说道:“那是你的臆测,如果不是呢?如果孙家也是被设计的呢?如果他们也很焦急的在找悦音呢?如果他们对悦音从新房失踪一事也一头雾水呢?”

    卫青驰依然不为所动,“那么就等水落石出再来讨论,看看儿子的判断是否有错,不管如何,儿子都不会放开悦音的手,我们已许下承诺,不会离开对方,无论真相为何,她都会下堂求去。”

    “枉费你平时聪明,却糊涂一时。”黎百合满眼痛心的摇头。“你这是在爱悦音还是害悦音?你是要让她被众人丢石头吐口水吗?你一向有自己的主张,想做什么,我和你爹总是尊重你,但为娘万万想不到你会这么糊涂,做出不该做的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你这份感情,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悦音。”

    “娘难道可以控制自己的感情吗?”卫青驰笔挺地站着,嘴角轻扬,缓慢地说道:“当年您执意要嫁给爹这个人人眼中的粗人时,外祖父和外祖母反对,不肯让您远嫁,嫁的又是个在沙场上征战的人,何时会抛却性命都不知道,您是怎么做的?不吃不喝,绝食了三日三夜,终于换得了外祖父、外祖母的点头答应,您能为爱痴狂,怎么就不能体会儿子此刻的心呢?”

    提到当年的为爱任性,黎百合的耳根子立即发热起来,她尴尬的站在那儿,瞪了儿子一眼,“别以为这么说我就会同意了,明珠爱慕你已久,我会劝她断了念,所以在她回去之前,你千万不要泄露了你对悦音的感情,以免节外生枝,依明珠那不服输的性格,我怕她会对悦音做出什么事来。”

    黎百合匆匆离去了,卫青驰吁了一口气,总算过了第一关,他知道不容易,这只是开始。

    “喵!喵!瞄!”

    蓦然地,门扉被推开了,悄然的探进一颗头来,卫青驰讶异的睁大了眼。

    “悦音?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好一会儿了。”夏侯悦音冲着他一笑。“我不是故意要听偷的,我来找你,听到我的名字,脚步便移不开了,所以我就人之常情的听完了。”

    卫青驰拉住她的手,将她带入屋内,叹道:“我娘说的,你不要放在心上,等将来事情查明了,娘也就不会反对我们了。”

    夏侯悦音倒是话锋一转,笑嘻嘻的问道:“卫大哥,卫伯母当年真的那么勇敢,为了嫁给卫伯父绝食抗议?”

    卫青驰有些无奈的看着她,“听了娘说的那些话,你还有心情打听八卦吗?”

    夏侯悦音反过来安慰他道:“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我现在担心也没用,而且卫伯母的顾忌是有道理的,你们古人本来就比较讲究世俗眼光和礼俗规矩,所以卫大哥,你也别太过不谅解卫伯母了。”

    卫青驰瞪着她。“什么叫你们古人?”

    夏侯悦音一愣,装蒜道:“我有说过那样的话吗?”

    卫青驰直勾勾的看着她,眼里带着审视,让她的心跳加快了,他不会是怀疑什么了吧?

    忐忑不安了半天,没想到,卫青驰却是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叹道:“你就是如此古灵精怪,才会叫我牵肠挂肚。”

    夏侯悦音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感到对卫青驰很内疚,自己这天大的秘密要藏一辈子吗?但若是告诉他,他能接受吗?

    “对了,你这么晚过来找我有事吗?”卫青驰问道。

    夏侯悦音这才想到自己的来意,“我想在太子他们回去前做个花椒宴,可大厨房的花椒总不合我心意,我想去城里找找,来问你明日是否得空能陪我一块儿去?”

    卫青驰一笑。“自然是有空了,花椒宴听得我都开始期待了。”

    夏侯悦音眨眨眼。“肯定是不会令你失望的,明天若买到合意的花椒,我先试做几道给你品尝。”

    卫青驰笑着捏了捏她的手,“知我者悦音也。”

    “有什么用呢?”夏侯悦音故意一叹,幽幽地道:“我知你懂你,可你桃花太多了,本来就有个魏姑娘虎视眈眈了,现在又有明珠郡主表明要嫁给你,我目前又没立场苞她们抢夺你,我觉得我好没保障,好没安全感。”

    “我的心在你那里,又何须抢夺?”卫青驰将她拥入怀里,发自肺腑地说道。

    夏侯悦音环抱着他的腰,有点儿自卑的问道:“明珠郡主表明要嫁给你,还愿意来边关生活,你不心动吗?心里没有一点点感动吗?”

    “感动什么?我只当明珠是妹妹,她的情意,对我只是负担罢了。”他轻抚着她的发说道:“适才我娘说的话你都听到了,虽然她会转告我的意思,可依明珠的性格,肯定不会就此死心,定会来纠缠我,若她又探得什么蛛丝马迹,知道我的心上人是你,肯定不会放过你,所以,在明珠离开之前,你离她越远越好,与她保持距离,莫要让她看出我们的事,我自然也会多待在军营里,避免与她接触。”

    夏侯悦音沉吟道:“与其拒绝明珠郡主,让她没面子,回去又对你无法断念,下回又想方设法的要来见你,不如想法子让她把念头断得干干净净,且又不会伤及她的自尊,对她也比较好。”

    卫青驰苦笑,“我也想有那种高明的法子,可惜没有。”

    “怎么没有?就看卫大哥你愿不愿做。”夏侯悦音神秘的说道。

    卫青驰好奇了。“什么法子?”

    夏侯悦抿唇一笑,卖关子的说道:“需要有个人配合,最好是褚大哥。”

    谢明珠也不知卫知妤怎么没事约她来花园里采花,她对采花压根儿没兴趣,可卫知妤约她,她当然要来。

    将军府的后方有一大片的松树和修竹,取名松林园,谢明珠带着丫鬟四儿依约前来,风吹竹动,却是没看到半朵花。

    “确定是这里吗?”谢明珠蹙眉。“都没看见花,是要来这里采什么花啊?”

    四儿很警醒地道:“郡主,竹林里好像有人。”

    “是吗?”谢明珠不以为意。“应该是妤儿已经来了。”

    四儿眼观四方,警觉性很高,“奴婢看着不像,倒像是两名男子。”

    谢明珠性格冲动,四儿是王妃特意给女儿挑的丫鬟,沉稳伶俐,很有眼力,能与谢明珠互补。

    “男子?”谢明珠眯眼望去,突然高兴地道:“是青驰哥哥!还有那个叫褚练云的……”

    她说着就要过去,四儿却是拦住了她,“奴婢瞧着气氛很不寻常,郡主还是不要过去的好。”

    “你说气氛不寻常吗?”谢明珠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我们悄悄过去,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四儿知道自己不可能阻止的了,只好同意过去偷听。

    两人悄悄接近竹林,自认神不知鬼不觉的躲在竹子后面,殊不知飘出的裙角早泄露了她们的行踪。

    谢明珠拉长了耳朵,眼前不远处,卫青驰身姿挺拔,他正深深的看着一身白衫飘逸的褚练云,不知为何,褚练云那中间镶着玉珠的银色刺绣腰带今日显得格外扎眼,给她一种不男不女的感觉……

    “练云,这一辈子我什么女人都不要,我只要你,你却说这种话,岂不是叫我难受?”

    卫青驰很是纠结的说道。

    谢明珠蹙了蹙眉,奇怪了,她的青驰哥哥在说什么,她怎么听不懂?

    “难道你能一辈子不娶妻?”褚练云眼里聚积着浓浓的忧伤。“夫人都提了明珠郡主有意嫁你为妻,你拒绝的了明珠郡主,下一次呢?下一次哪家的千金要与你议亲,你能每一次都拒绝吗?”

    “就因为明珠单方面的意向,你就要离开?”卫青驰有些恼怒。“还是说,你根本就不想待在这里,你老早就想走了,只是刚好找到一个借口罢了!”

    谢明珠越听越觉得离奇,怎么他们的口气像一对恋人似的?

    “青驰,你这么说对我不公平,我待在这荒凉的边关地带不就是为了你吗?”褚练云长长的叹了口气。“若不是这里有你,我又何须久待?”

    “那就好!”卫青驰霸气的将褚练云拥入怀里。“这一辈子我都不许你离开我!我不能给你名分,但我的心、我的人都是你的!”

    见他们两人深情对望,嘴唇彷佛要碰在一块儿了,谢明珠再也忍不住的跳了出来。

    “青驰哥哥!姓褚的!你们在做什么?”

    两人见她终于现身,连忙分开,卫青驰故做震惊的看着她,故意越描越黑的说道:“明珠!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千万不要误会,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谢明珠眼冒火光的指着他们俩,“我没有聋!我都听见了,听得一清二楚!你们——你们无耻、下流!”

    “既然郡主都听到了,那也不须瞒你了。”褚练云叹了口气。“我们是相爱没有错,这份为世人所不容的爱,虽然爱得痛苦,但我们只要在彼此身边就满足了,只要郡主不要介入我们中间,我们今天也不会有所争执……”

    “住口!不要说了、我不要听!”谢明珠承受不住的坞住了耳朵,感觉一颗心快要爆炸了。

    卫青驰很是无奈的看着她,“明珠,很抱歉让你知道这件事,恳请你不要说出去,我娘知道了恐怕会病倒。”

    谢明珠慢慢放下了双手,依然不愿相信的问道:“青驰哥哥,你真的喜欢男人?喜欢他?”她杏眼圆睁的指着褚练云。

    卫青驰满眼的伤痛,“我也不愿意,但我身不由己,爱苗自然而然的滋长,等我们发现时已回不了头,我们已深爱着对方,离不开对方了。”

    “过分、太过分了……我恨你!我恨你们两个!”

    谢明珠跺了下脚,愤慨的含着眼泪奔走了,四儿早已被她们主仆俩撞见的情事吓得魂飞魄散,见主子掉头就跑,她连忙跟上去,心脏还在卜通卜通的跳着。

    卫少将军居然喜欢男人,这是什么事啊?枉费他有勇有谋,在军事谋略上算无遗策,在战场上犹如狮子扑兔,叫她家郡主好生倾心,可居然喜欢男人……

    见谢明珠她们身影消失了,褚练云摇着头,“我牺牲好大。”

    卫青驰朗朗一笑,“以后有什么要我帮的,尽避开口,我一定还你这个人情。”

    楮练云好整以暇的说道:“以后若我有甩不掉的姑娘,一定找你扮我心上人。”

    “哈哈。”卫青驰忍不住大笑。

    褚练云若有所思地道:“不过话说回来,你就不怕明珠郡主去跟卫夫人说吗?”

    “她不会的。”卫青驰很有把握地道:“明珠只是骄纵,可她和我娘很亲,她绝对舍不得我娘伤心,她不会说的,更不会告诉任何人,只会又气又伤心的埋藏在自己心底,然后带着这份秘密回大齐去。”

    褚练云很是不以为然,“其实太后和郡主他们早晚会走,又何必出此下策,对郡主太残忍了。”

    卫青驰扬唇一笑,“某人说的,断了她的念想对她比较好。”

    “某人?”褚练云挑眉。“你说夏侯姑娘吗?”

    卫青驰笑而不答。

    “无药可救。”褚练云一副你没救了的表情。“我看该断了念想的是你才对,傻瓜。”卫青驰可不苟同:“兄弟,你话能说得好听点吗?这叫人间自是有情痴。”

    褚练云微微一笑,“痴呆的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甜妻好厨艺最新章节 | 甜妻好厨艺全文阅读 | 甜妻好厨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