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娇妻不回家 > 第十二章

娇妻不回家 第十二章 作者 : 桔子

【第八章】

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床上躺得好好的,身边已经没有了洛予宸的身影。

拿过床头的时钟一看,快十点了。

孕妇本就嗜睡,因为昨晩事情多,所以余清浅直接睡到了现在。打开房门下楼,看到女佣正在仔细地拖地,因为怕吵到余清浅,所以也不敢用吸尘器,“夫人你醒啦,想吃点什么吗?”

“想吃蟹黄小笼包。”余清浅的视线不自觉的在四周打量。

“好的。”女佣起身应了,见余清浅的样子,又道:“洛先生一早就走了,他说他下班了会再过来。”

余清浅轻轻颔首,又转身回房去洗漱了。

今日的阳光不错,暖洋洋的并不晒人,女佣搬了躺椅在阳台,又给余清浅准备了薄毯子,吃过早餐,余清浅就躺在阳台上晒太阳,眯着眼睛开始慢慢回想。

她和洛予宸结婚的时候,正是洛予宸刚刚接手公司不久。这个年头,想当一个不啃老的富二代其实真的很不容易,公司里那些老股东都盯着,一旦洛予宸工作出了一点差错,他们就有借口换个人来坐那个位置。

余清浅不懂商场,曾经一度有些后悔。她会的那些音乐、画画,其实仔细看来都是无用的东西,既不能让爷爷放手把公司交给她,也不能在洛予宸工作繁忙的时候减轻一点他的负担。

每次看到洛予宸深夜归家,浑身都是疲惫的模样,她都有种不知道该怎么是好的无措感。她什么也做不到,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他晩归的时候,为他准备一点养胃的食物,给他放洗澡水让他泡个澡。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洛予宸每天都会提前打电话到家里,告诉家中佣人他大概几点会回来。

现在仔细一想,其实那通电话根本就是想打给她的。

他从来没有过彻夜不归的情况,哪怕凌晨了,哪怕喝了很多酒意识都不清晰了,也一定会让司机送他回来。

他们的结婚纪念日,洛予宸一定是把行程都排开,就待在家中。

每次出差也会给她带礼物。

可是余清浅之前一直都觉得,这是因为洛予宸有一个十分贴心的秘书,那位秘书会提醒洛予宸大大小小的事情,也十分专业,每次挑选的礼物都正好是余清浅喜欢的。

可是余清浅之前从来没有仔细想过,一个对她一点都不了解的秘书,为什么会这么清楚她的兴趣爱好,现在看来,不过是因为洛予宸知道罢了。

余清浅捂住脸。

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多细节都被她忽略了呢?

因为她胆小,她不敢让自己想多,怕是自己自作多情,让自己难堪。

她一直耿耿于怀喜欢了洛予宸那么多年都是单相思,但是其实,洛予宸的苦并不比她少。她只是一个没什么用处,只能做花瓶的千金小姐,最适合的道路就是用来联姻稳固两个家族的企业稳定。

是洛予宸给了她不一样的人生,哪怕余清浅一直觉得洛予宸不喜欢自己,但是她也知道,洛予宸是尊重自己的。并没有因为两家的事业都在他一人手里,就对余清浅有轻慢的态度。

“余清浅,你是个胆小鬼……”余清浅自嘲,从对洛予宸一见钟情开始,就是胆小鬼。

她小心翼翼的,不敢伸出自己的触角去接触外界,所以在自己和外界之间建立起一堵厚厚的墙,还告诉自己,不需要那些东西,只要活在自己的世界就好。

但是她分明……是渴望的。

所以在误会洛予宸和穆恬的时候,她其实嫉妒得发狂。

她当时,面目一定十分丑陋吧。

洛予宸一整天都心神不灵。

他是那种即使喝醉了也会记得自己做过的所有事情的人,所以今天早上他醒过来的第一时间就想起了自己昨晩的傻样,然后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余清浅。

尤其是在看到她蜷缩着身子陪自己一起靠在床边睡觉的样子,可怜兮兮的,洛予宸几乎都想揍自己一顿。

明知道她怀孕了,自己还这么任性!

然后,他小心翼翼的把她抱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就这么……逃了。

是真的落荒而逃,连衣服都没换,澡都没洗,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浓浓的酒味,连他自己都十分嫌弃,也不知道昨晩余清浅是怎么受得了的。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时间,洛予宸又想起今早出门前跟女佣说了下班后要去看余清浅的事情,就忍不住想叹气。

没事的,反正他厚脸皮。

结果他刚走出电梯还没来得及上车,就接到女佣泣不成声的电话,“洛先生,夫人……夫人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什么?”洛予宸的脑子一嗡,挂了电话拔腿就跑。

余清浅会从楼梯上摔下来其实真的是意外。

女佣是很专业的,每次拖地之后都会注意把地面擦干,就是怕万一余清浅穿着拖鞋摔倒。但是今天余清浅整个人都有点心神不宁,从二楼下来的时候就没有很仔细的看楼梯,恰好女佣这时候又端了一碗排骨汤从厨房里走出来,她的视线下意识就被那碗汤给吸引了,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脚已经踩空了。

电光石火之间,余清浅还是记得自己是有孕,第一反应就是双手抱住自己的肚子,尽量用自己的背承受所有的冲击力。

女佣完全都吓傻了,手中的碗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夫人!”

余清浅的背很痛,她绻缩在地上,觉得肚子在隐隐作痛,心中也很是恐惧,“打一一九,快点……还有,给洛予宸打电话……”

女佣慌慌张张的打了一一九,又给洛予宸打电话,哭腔都出来了。余清浅脸色很苍白,额头上满是冷汗,可是也只能继续维持这个姿势,生怕自己一动,肚子里的孩子就要走了……

“夫人,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女佣脸上都是担忧害怕。

“没事。”余清浅勉强扯出笑容,“是我自己心不在焉。”

“宝宝,都是妈妈不好,是妈妈没有小心一点,你一定要坚强一点好吗?”

“我……我先去整理一点东西。”女佣经过最开始的慌乱之后还是镇定下来,将余清浅的身分证钱包都装好,余清浅的肚子痛了一会之后也开始趋于平稳,女佣小心翼翼刚想把余清浅扶起来,门铃就响了。

她以为是一一九,连忙跑去开门,结果门一开,门外站着的是满头大汗的洛予宸。

“清浅!”洛予宸直接冲了进来。

余清浅原本一直坚强的,甚至还能安抚一下女佣的情绪,可是一见到洛予宸,她顿时觉得自己脆弱得不得了,眼眶一下就红了。

“别怕别怕,我已经给乔子鸣打过电话了,我们一到医院他就会安排好的。”洛予宸小心翼翼的抱起余清浅,不让她的身子再有丝毫的碰撞,随即又对女佣说:“跟上来!”

女佣一抹泪花,抱着包包快速跟上去。

余清浅身上本来只穿了一条单薄的家居裙,等洛予宸抱着余清浅坐上了车,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手心有点湿润,心中顿时一沉。

余清浅也能感觉到热液从自己体内涌出的感觉,不由得害怕的纠紧了洛予宸的衣领,“予宸,宝宝会不会……”

“不会的。”洛予宸轻抚着余清浅的发梢,“宝宝很坚强,而且非常喜欢你,不会舍得离开你的。”

“我们要对宝宝有信心,好吗?”洛予宸温柔的注视着余清浅。

余清浅眼角噙泪,但还是忍住了,跟着点头,“嗯。”

司机以安全限度内的最大快速度开到乔子鸣的医院,刚下一车,乔子鸣就匆匆迎上来,“把清浅放到担架上去。”

这种紧急的时刻,谁也不会去想对方是不是自己讨厌的人。余清浅被洛予宸放到担架上时,还害怕的扯着他的袖子。

“乖,我就在外面等你,别害怕。”洛予宸摸摸余清浅的脸颊,“你放心,宝宝不会有事的。”

乔子鸣看着这一幕,心一酸,叹了口气。

这两人,就该他们是一对,他撬这么久的墙角都没能撬动,也只好遗憾放弃了。

余清浅在急救室里的时候,洛予宸就像个陀螺一样在外面转圈。乔子鸣看着洛予宸转过来转过去看烦了,干脆一把将他按在座位上,“你能冷静点可以吗?”

洛予宸坐了不到一分钟又站起来了,“你说为什么他们在里面待那么久,应该不会有事吧,清浅她出血了,你说这能保住吗?万一保不住对她身体伤害很大吧,那我该怎么给她补身子……”

洛予宸碎碎念、碎碎念,像个糟老头子。

乔子鸣的太阳穴痛了好多次,最后还是忍下来了。

算了,看在这家伙也是担心清浅的分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医护人员终于出来了,乔子鸣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下一秒洛予宸就出现在了医生面前,“医生她没事吧?”

“有点见血,目前胎像不是特别稳定,建议住院观察两天,要是没什么大问题就能出院了。不过现在本来就是危险期,千万不能再摔跤了。”医生严肃的道。

洛予宸胡乱的点点头,心想老子出院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个家的楼梯给拆了!“那我现在能看看我妻子吗?”

“她马上就出来了,放心吧,好好养几天应该就没事了。”医生说道。

果然,余清浅很快就被推出来了。

她还睡着,洛予宸看着她的小脸上终于浮现淡淡的血色,心里那口气才终于松了下来,一路跟着余清浅去了病房,视线就没落到别人身上过。

女佣也很识趣,知道了自家夫人要住院两天,把包包递给洛予宸就打算回家拿几件衣服和洗漱用品过来。

乔子鸣站在原地,毫无存在感。

最后还是医生主动上前,“院长……”

“嗯,情况我都了解了,不需要跟我说第二遍。”乔子鸣看着洛予宸的背影,眯了眯眼睛,“这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们都上点心。”

“院长请放心吧。”

余清浅醒过来的第一时间,洛予宸就发现了,毕竟他一直盯着。

“肚子还难受吗?”洛予宸立刻倾身探过去,握着余清浅的手稍微用了一点力。

余清浅微微摇头,“医生怎么说?”

“没有大问题,好好休养一段日子就好了。”洛予宸心疼的摸摸余清浅的脸颊,看着她眼底还未消散的惊慌,“我就说不能在家里爬楼梯的,我们装个电梯吧,嗯?”

说完了,他又想起来以前好家有人说过家中有孕妇的时候不能装修,就又道:“还是算了,我们换一间房子住好不好?”

房子多,也就这点优势了。

“嗯!”余清浅点头,事关宝宝,她也觉得自己先前大意了,现在可不能再任性了。

“那……让我照顾你好不好?”洛予宸期期艾艾地道:“我保证不会逼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我就是……有点被吓到了。”

余清浅想,她何尝不是如此?

两人都被吓到了。

“好。”余清浅缓缓颔首。

洛予宸顿时欣喜了,“那你想住哪一间房子,市中心那间怎么样,会不会吵,新生北路那间呢,那间很安静,空气也不错,还是……”

“就之前我们住的那间吧。”余清浅打断洛予宸的话,“我们还是夫妻时,住的那一间。”

洛予宸愣住。

他很清楚余清浅这话意味着什么。

见洛予宸迟迟没有说话,余清浅有点不自在的移开视线,“若是不行……”

“当然行!”洛予宸大声的打断余清浅的话,“我现在就叫人去把东西都整理了全部拿回家去。”

良久,余清浅轻轻嗯了一声。

她畏畏缩缩了很多年,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余清浅觉得,自己也应该主动一次。

不能总是让洛予宸一个人在为了两个人的未来努力。

洛家父母对于自家孩子和熄妇儿离婚的事情还没弄清楚原因,没过多久,又看到小两口再次同居了。

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前媳妇还怀孕了。

唔……他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只能说一声恭喜吧。

毕竟自己也是要有孙子的人了!

哎,他们老了,跟不上年轻人的思想步伐啊。

自从余清浅进入怀孕晩期,肚子大起来之后有些行动就越来越不方便了。

其实习惯了一直揣着那么大的肚子,平时走路之类的倒也还好。就是洗头洗澡什么的确实不太方便,一个是手臂抬不起来,二是看不到自己肚子下方是什么情况,余清浅这种有轻微洁癖的绠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洗干净。

不过她倒是也没太放在心上,自己洗不方便就交给佣人就行了。女佣是接受过专业培训的,照顾孕妇很有一套,洗头的时候那指腹按摩的力道特别舒服,余清浅又嗜睡,每次一躺下来被洗头按摩,通常不知不觉都要睡过去。

她洗头的时候一般都是白天,大部份时候洛予宸都上班去了。这天正好周末,女佣帮余清浅洗头,洛予宸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了好一会的国际新间都没看到余清浅出来,不由得起身,朝浴室走去。

女佣正耐心的轻轻按着余清浅的头皮,那一头秀发泻下,在水中氤氲,看起来特别柔顺。

洛予宸悄无声息的出现,吓了女佣一跳,诧异的张开嘴,洛予宸看着余清浅恬淡的睡颜,先女佣一步竖起食指抵在唇上,做了个嘘的表情。

女佣顿时识趣的闭上嘴巴。

洛予宸很有兴致的搬了椅子在女佣身边坐下来,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女佣按摩的手法。

女佣内心只想着,被男主人这样看着心理压力好大,生怕自己不小心力道就重了……

“让我试试。”洛予宸看了一会,突然开口。

“啊?”女佣愣了一下,随即听话的起身,让洛予宸坐过去,轻声细语的指导洛予宸该用多大力道该按哪些穴道。

洛予宸学得很认真,给余清浅按摩完,又拿了莲蓬头,细心将她的头发冲洗干净,用毛巾包好,这才轻轻勾住她的腿弯抱起她走向卧室。

余清浅是被吹风机的声音吵醒的。

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正躺在洛予宸的大腿上,他拿着吹风机,正在为她吹头发,指尖很轻柔的穿过发梢,很认真的模样。

“醒了?”洛予宸彻微垂眸,迎上余清浅的目光。

“嗯。”余清浅转头,埋首在洛予宸的腹部,手顺着他衣服下摆伸进去。

洛予宸条件反射的抓着余清浅的手,浑身僵硬,“别玩火。”

余清浅咯咯笑了两声,也不挑逗他,听话的抽出手。

洛予宸有点失落又有点松了口气,捏捏余清浅的脸颊,又对那样的触感爱不释手。

最近她胃口好了,睡眠也多,皮肤特别好,又滑又嫩又白,洛予宸每次见了都恨不得张口在上面留下牙印。

过了两天,余清浅又唤女佣,“我要洗头。”

这次女佣没有回应,反而是坐在沙发上为余清浅剥栗子的洛予宸拍拍手,站起身。

“嗯?”余清浅诧异。

“今天我帮你洗。”洛予宸说着,有点小骄傲,“我已经学会怎么帮你洗头了。”

余清浅一笑,倒是也没反驳洛予宸的积极性,便点点头,“好啊,你来帮我洗。”

女佣捂着嘴偷偷笑了。

不过理想是丰满的,但现实是骨感的,洛大少爷毕竟只有一次经验,难免在操作的时候有些不熟练,余清浅刚躺下来,还没开始按摩,洛予宸拿过莲蓬头喷嘴一拧,水花没落在头发上,反而全部洒在了余清浅的胸口。

本来就是夏天,衣服都穿得薄,这么一沾水,余清浅胸前的风光全部都露出来了。

洛予宸目瞪口呆。

……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不回家最新章节 | 娇妻不回家全文阅读 | 娇妻不回家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