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帝子吹箫逐凤凰(上) > 第十章

帝子吹箫逐凤凰(上) 第十章 作者 : 蔡小雀

    陛下醒了!

    尽避已是深夜时分,俞德妃和文淑妃闻讯便急急上了辇,匆匆赶至皇帝的广仁殿,两方人马玉辇在殿门口狭路相逢,俞德妃娇喝一声——

    “让开!”

    通身书卷味的文淑妃忍住怒气,温柔扬笑,语气却丝毫不让。“德妃妹妹心系陛下,可也莫忘了本宫的品级在你之上,该当是德妃妹妹退下才是。”

    俞德妃性子向来暴烈如火,若换做平常,还能稍稍耐着性子听这装模作样的女人哼叽几句,但如今陛下自病中苏醒,她巴不得陛下睁开的第一眼就是瞧见自己这痴心憔悴的心爱妃子,又如何愿被文淑妃抢了先?

    “碍事!傍本宫撞开!”俞德妃一声令下,身旁服侍的大多是她自娘家将门携来的人马,自然是令行禁止,说开干就开干。

    眼见前头护卫凶狠开道,宫人蛮横拉扯,文淑妃这方败势立现,柔美脸庞霎时变色,万万没想到俞氏这野人竟然连体统颜面也不顾了?

    文淑妃在摇晃剧烈的玉辇上尖叫,紧紧攀抓住,脸色惨白花容失色,哪里还有平常那副空谷幽兰高岭之花的清逸温雅之态?

    俞德妃看得一阵舒心畅快,忍不住炳哈大笑起来,眉眼间尽是美艳张扬。

    该!

    广仁殿深处,一个高大瘦削病色浓重的中年男人烦躁地拧起了浓眉,睁开那双晦暗却威严难言的眼,低沉沙哑问道:“谁……在外头……吵闹……放、放肆?”

    御前内侍总管图公公冷面肃杀,素来对圣上最是赤胆忠心,闻言也不禁有一丝迟疑和为难,竟一时间无法回禀。

    江皇后端坐在一旁,手中搅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漆黑药汤,嗤地笑了。

    武帝赵徽僵了僵,眸底隐隐透着丝异样情绪,忽转移话题,哑声问:“太子何在?”

    “都这个时辰了,太子自然是在东宫。”江皇后淡然地舀起一匙药汤递到他嘴边,一副“爱喝不喝,不喝本宫落得清闲”的皮笑肉不笑。

    本是重病昏迷了三四个月,好不容易从鬼门关挣扎活转醒来的武帝一室,险些又岔气晕了过窒,他努力撑住,张口吞下了那匙苦得出汁的药汤。

    ……却怎么也说不出“倒不如让朕一口闷了还痛快些”这句话。

    他唯恐此话一出,皇后会连药带碗浇到他头上,遂意地昂首扬长而去。

    心头滋味什么都有,武帝低眸,却全部掩住了。

    江皇后“贤良淑德”地喂完了那碗药汤,随手将空碗扔给图公公,便端庄优雅地起身行了一礼。“陛下大病初醒,想必还累着,臣妾就不打扰陛下安歇了,德妃和淑妃一向温柔妥贴,有她俩随侍在侧,陛下一欢喜,定然龙体痊愈得更快。来人,将两位娘娘请进来——”

    “皇后——”武帝抑不住地猛烈咳了起来,高大身躯显得摇摇欲坠。“咳咳咳……”

    “陛下!”图公公一惊,忙上前扶住。

    江皇后凤眉微蹙,纵然夫妻温情已然涓滴不剩,可她只要一日是大武皇后,就与他牵丝攀藤不可分割……思及此,她还是驻足龙榻前,凝视着武帝做关心状。

    武帝又何尝不知,这个狠心的女人给旁人看的?

    他心中又酸激又发苦又……恨恨地抬起了眼,怒目盯视年华老去却依然雍容如故的皇后。“你是朕的皇后!”

    “陛下真是病胡涂了,臣妾自然是您的皇后,”她笑咪咪的,眸中却半点笑意也无。“除非陛下意欲废了臣妾,另扶持德妃或淑妃上位,就另当别论了。”

    武帝觉得自己再跟她说下去不定要吐血身亡了,忿忿地别开了眼,苍白消瘦的英俊脸庞好似瞬间又多老了十岁。

    江皇后眼看自己气得他够呛,也不想再火上浇油,免得今晚真的教他驾崩了,众人措手不及,太子好好的棋局也乱了。

    她立志要活到安安稳稳做太后,前提便是边疆稳固朝政顺当,而不是被某些妾室身后的娘家一拥而上把整个江山抢夺了个稀巴烂。

    虽说就算陛下大行,太子自是能名正言顺继承大统,登基为皇,但那也得兵权文官尽皆收拢在手……史书上那些因掌握不住大局而被掀翻位子的太子,还少吗?

    况且,连她也不得不承认,武帝虽不是什么好东西,却也并非昏庸无能之主,他有多少暗藏的底牌和后手,连她这个自幼与他“青梅竹马,帝后情深”的枕边人也摸不明看不透。

    ——正如他睡过宠过的爱妃究竟有多少,她是有千根手指也算不清的。

    外头的喧闹声由远至近,夹杂着令人心碎的强忍呜咽声……

    武帝终究是龙威赫赫的一国之君,霎时间已然恢复沉穏,甚至露出一丝温和地望向素日骄艳如烈阳和雪白若月华的两名宠妃——目光忽然一凝,嘴角微微扭曲了一下。

    俞德妃满脸得意,红艳艳的嘴儿仿佛都快笑咧到耳朵了,偏还要对自己做出情悲悲意切切的模样……拙劣之感大大扑面而来。

    文淑妃举止倒是一如往常的温雅文秀,泪光涟涟中有着强自隐忍的坚强之色,可惜发乱钗歪狼狈不堪,倒添了几分滑稽。

    武帝下意识地瞥了江皇后一眼,果不其然,在她脸上看到了一抹似笑非笑,明显是在看好戏。

    武帝又觉得胸口闷得厉害了,暗暗咽回喉头的一口腥膻感,揉揉眉心,语气已有隐隐不耐。

    “你们怎么来了?”

    “陛下,”文淑妃抢在俞德妃之前,满眼深清地轻声道:“陛下龙体有恙昏迷多时,臣妾真是日日悬心煎熬难抑,恨不能以身相代才好……幸得上苍垂怜,臣妾终于、终于盼得您醒过来了……”

    武帝眼神柔和了些。“是朕教你等担心了。”

    “陛下陛下!”俞德妃挤开了文雅柔弱的文淑妃,美艳的脸庞满满痴情和喜悦。“臣妾才是真正天天担忧记挂着您的,您不知道,您这些日子卧床不起,臣妾难过得都快死了,都巴不得跟您去了……”

    “咳咳咳。”

    武帝瞪了忍不住噗笑出来的皇后一眼,内心却几乎泪流成河——

    看看!这就是他刻意扶持的宠妃之一……可早年还没瞧见她有这么缺心眼啊。

    不知怎地,皇后的笑容让他更觉尴尬难堪,一身帝王之威和夫主之势皆瞬间被摧折得七零八落……可,武帝又莫名升起了种隐晦的喜悦。

    总算,皇后脸上的笑容不再是端庄完美得无懈可击,也不是皮笑肉不笑的讽刺嘲弄。

    武帝凝视着皇后,嘴角微扬。“皇后也得保重身子才是。”

    江皇后楞住,神情随即转为清冷疏离,欠身一礼。“两位妹妹对您情深意重,合该多陪陪您,臣妾上了年纪委实熬不住夜,就告罪先行回宫歇下了。德妃、淑妃,本宫就把陛下安康交给你等,切要好好服侍,知否?”

    俞德妃和文淑妃最看不惯皇后摆出正室的姿态教训自己,可这老婆娘既然有自知之明,把陛下让出来了,她们俩自然在这一瞬间站到同一阵线上,乐得笑纳了。

    “臣妾遵命。”

    “娘娘放心。”

    武帝直直注视着江皇后毫无半寸留恋之情地款款摆驾回宫,喉头发涩,终究还是闭上眼,大掌撑着额,疲惫地道:“爱妃们也先行退下吧,朕累了。”

    “陛下——”俞德妃娇嗔地恨恨跺下脚。

    文淑妃则是咬了咬下唇,暗瞟了眼江皇后离去的方向,神情晦涩。

    图公公冷着张脸上前,态度有礼却强硬。“陛下有令,还请两位娘娘回吧。”

    直到气呼呼的俞德妃和眉眼含愁却乖顺依从的文淑妃退下,良久后,合目养神的武帝忽尔低声开口。

    “……说明知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可朕还是难免心寒啊!”

    图公公默然不语,面露愧色。

    陛下苏醒不过一炷香辰光,俞德妃和文淑妃已然收到消息火速赶来,其中固有陛下初始的安排,却也有他这个御前内侍总管监察不力之过。

    可广仁殿自来护持得针插不进水泼不入,这点,图公公还是有自信的。

    看来……太医院是该好好“清理”一批了!

    图公公目光有一瞬的阴沉狠戾。

    “朕没怪你。”武帝神情深沉却平静,嘴角微勾。“朕权柄在握三十数年,镇得住魑魅魍魉,也防不了人心莫测……德妃和淑妃也不是头一日手伸得这般长了,往常朕总念着她们终归陪朕一场,还为朕与皇后诞育皇嗣……”

    多宠两分,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武帝自认也已仁至义尽。

    只可惜人哪,总是贪婪……

    图公公沉默。

    “俞家和文家,真不愧是百年世家,”武帝眸中竟还有些许敬佩之色,却令人观之心底直冒凉气。“果然盘根错节、根基深厚。”

    “这些时日,太子那头有何动静?”

    “回陛下,一切尽如陛下分析。”围公公低声。

    武帝笑了,笑里意味深长。“……太子大了。”

    “是。”图公公自幼服侍武帝,自然也是看着太子长成的。

    “老图,你说他没趁机干掉朕这个老子,该不会是嫌脏了手吧?”武帝半真半假地揶揄,眼底精光毕露。

    “……”图公公拒绝回答。

    “哈哈哈哈……果然是朕的种……咳咳咳……”武帝畅快的笑声里有感慨有怅然,还有一丝谁也探究不出的意涵。

    “……”图公公无言以对。

    武帝一手提着隐隐作痛的胸膛,喘了口气,笑容微敛止。“也罢?朕这个君父就陪他玩玩,教教他,想执掌江山,可不是只凭几招阴谋诡计……就足够的。”

    ——远处的东宫内,赵玉突然打了个巨大的喷嚏。

    “唔,肯定是糟老头子一醒就在叨骂孤。”赵玉揉了揉犹自发痒的鼻尖,喃喃自语。“上了年纪还这么大火气,肯定很想卒中(中风)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帝子吹箫逐凤凰(上)最新章节 | 帝子吹箫逐凤凰(上)全文阅读 | 帝子吹箫逐凤凰(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