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天赐吉妻 > 第六章 县衙上工去

天赐吉妻 第六章 县衙上工去 作者 : 宁馨

    第二日上午,原本安静的县衙突然热闹起来,门前贴出了告示,昭告全城百姓县衙要召集工匠修葺县衙,无论是屋舍、院墙,甚至是地牢,都要大修或者重建,所有工匠和力工,每日发工钱,而且包三顿饭菜。

    这消息传出来,立刻让整个丹阳炸锅了,人人都在议论。

    “县老爷这是要干什么?每任县老爷过来,都是对付住着,或者干脆就住在县衙外边,谁也没花银子修过县衙啊。”

    “难道这个县老爷打算常住,扎根在咱们丹阳了?”

    “你作梦呢,咱们这破地方,什么都没有,谁能留长久啊。”

    “哎呀,不管那么多了,先去县衙找个活计,赚点工钱再说吧,起码能填饱肚子啊。”

    “这倒是,当个力工,一天还有二十文钱呢,可是比平常高了一倍。”有钱能使鬼推磨,原本还在观望的百姓,因为一张告示疯狂地涌向了县衙。县衙里倒是不挑拣,有一个算一个,凡是报名的,都收进去了。

    第一日就收了一百多,第二日一百多,这般三五日下来,就聚集了四百多人。人多了,要吃喝拉撒,就需要妇人们准备饭菜等物,县老爷是光棍儿,一个人带了几个护卫上任,自然没有婆子妇人做帮手,于是就要雇人给工匠们做饭,甚至县老爷的饭菜也要寻人打点。

    县老爷的护卫也混在工匠群里一起干活,抹了一头一脸的灰尘时,谁也看不出谁来自京都,谁在本地穷困潦倒。

    护卫问起县城里谁家馆子饭菜做的好吃,众人七嘴八舌说起来,等年轻的县老爷过来查看进度时,护卫就禀报了上去。

    于是,当着众人的面,程谕就说道:“酒馆的生意好坏都看大厨,我们自然不好坏人家生意,不如派人去问问那个肉饼铺子吧,铺子关门顶多是大伙儿少个肉饼吃,也不算影响大伙儿的日子。”

    护卫自然应了,众人听了私下也免不得说这新任县老爷是个好人。

    当晚西琳赶了羊群进城的时候,恰巧新县令的护卫找上门,她被堵在铺子窗外,窗里是正同邻居们说话的热娜奶奶。

    那护卫显见不是个好脾气的,开口就道:“县令大人的后宅缺厨娘和粗使婆子,现征召你们祖孙去上工,一月工钱二两,明日拾掇一下就过去,别耽搁了。”

    说完护卫扭头就走,留下热娜奶奶和西琳,还有一众邻居都有些怔愣。

    半晌后,热娜奶奶才急切的嚷了起来,“哎呀,这可怎么办啊?怎么就找我们去做厨娘,家里铺子还怎么开门?”

    西琳压着心底的欢喜,也是哭丧着脸说:“我的羊群怎么办,谁去放啊?”邻居们听了,倒是热心肠,开口劝着,“你们别急啊!听说县老爷是个好的,想必也会讲理,不如你们明日去县衙求一求,万一县老爷改主意,就不用犯愁了。”

    “是啊,就是不成也没什么,一月二两的工钱呢,而且在县衙有吃有喝,这可是稳赚不赔,你们在家卖肉饼、放羊,一月也赚不到多少啊。”

    “这倒是,县老爷不愧是京都来的,真是有钱啊,一个厨娘都给二两工钱呢,听得我都想去了!”

    “你可算了,你想去人家还不要呢,你做的那饭菜,还不如牧草好吃呢。”

    热娜祖孙听了几句邻居的说笑劝慰,就关了铺子窗户,显见回家商量去了。

    祖孙俩躲在后院安静角落,确实在商量。

    “程大人这般安排,到底是为了什么啊?不会是马贼发现咱们收留程大人他们,要来报复吧?”

    热娜奶奶忧心忡忡,西琳不好说起昨晚护卫来传话,又不想奶奶这般担心,就道:“程大哥许是觉得县衙比较安全,他又是县令,这样照顾我们才心安。毕竟他带了那么多护卫,总没有哪里比县衙更安全。”

    热娜奶奶点点头,她知道程谕是好心,但让她扔下铺子和院子,一时很是舍不得。西琳就劝道:“奶奶,开铺子和养羊,确实赚不到多少银子,不如就把铺子关了,把羊群托付出去,咱们先去县衙做工几日,万一不喜欢,咱们要回来,想必程大哥也不会拦着。”

    热娜奶奶皱眉,但是看看身边出落得越来越漂亮的孙女,她心头一动,再多舍不得也都不重要了——

    孙女的年岁足够嫁人了,整日在外放牧,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马贼撞上,或者遇到不怀好意的牧人,出了点儿什么事,她真是没处后悔去。而且孙女救了那个程大人,两人相处好似也不错,若是能成就一段姻缘,也是孙女的福气。

    “好,咱们先收拾东西,明日我去县衙走一趟,装作不能拒绝,咱们再一起过去。至于羊群先托给罗布大叔家的小子,还圈在咱家院子,一月给二百文工钱就成,左右离得不远,我每晚回来看看也不麻烦。”

    “行,听奶奶的。”

    祖孙俩商量好,就开始忙着拾掇东西,家里日子清贫,两人衣衫都不多,大半功夫还是用在归拢铺子的用物上。

    第二日一早,热娜奶奶匆忙卖完肉饼就跑去了县衙,然后在邻居们的注视下,垂头丧气的回来。

    众人便知道厨娘的差事推不出去了,她们祖孙只能“勉强”接下,罗布大叔欢欢喜喜替儿子接下了放羊的活计,又得了院子后门的钥匙。

    热娜奶奶带了西琳,一人拎着一个包袱去了县衙,从侧门进去,一路到了后衙。

    赵悍正等在连接前衙和后衙的小门,见到热娜祖孙,他就赶紧笑着迎上前,行礼说道:“热娜奶奶,西琳姑娘,你们来了。我们大人正在忙些公事,马上就出来了,你们先坐一下,喝杯水。”

    热娜奶奶惶恐的摆手,应道:“大人,我们就是来干活儿的,怎么好歇着?您还是告诉我们要做些什么吧,我们保管不偷懒。”

    赵悍哭笑不得,扫了一眼,院里并没有外人,除了他就是京都跟来的兄弟,就赶紧道:“热娜奶奶,当初没有您和西琳姑娘援手,我和大人早就死去多时了,我们报恩都来不及,怎么会使唤您做活计?您安心坐着,我们大人一会儿过来定然也是这么说。”热娜奶奶还要说什么,东厢房的门却是打开了,程谕手里还捏了一管笔,显见听见了他们方才的对话。

    他上前郑重同热娜奶奶行了礼,真心诚意说道:“热娜奶奶,赵悍说的没错,您是我们的救命恩人,今日把您和西琳请来,也是权宜之计,毕竟马贼凶残,万一得知您救了我们,必定会报复。”

    “那怎么成?”热娜奶奶却依旧皱眉,为难道:“当初救你们也是应该,谁见了都不会不管。再说我们家里都处置完了,哪想到过来也没有活计可做,总不能一日就干坐着等吃饭啊,我们还是回去吧,家里开铺子、放羊,虽然赚的银钱不多,但总是心安理得。”程谕无奈,扫了一眼半垂着头的西琳,叹气道:“热娜奶奶,我们这里确实缺人手做饭洗衣,若是您不嫌弃,就留下帮我们一把如何?我们也信不过外人,月银还是二两,可好?”

    热娜奶奶这才应道:“这还成,干活儿拿工钱,凭本事吃饭,这才对呢。”说着话儿,她就问向赵悍,“赵护卫,我和西琳以后住哪里?”

    “您随我过来。”赵悍赶紧把这个精明的老太太往耳房引。

    程谕终于有机会同西琳说两句话了,但两人不等开口,只对视一眼就都笑了起来。程谕怎么会猜不到热娜奶奶这么难缠的原因,不过是怕他看轻了她们祖孙罢了。西琳倒是单纯觉得方才被奶奶整治得无奈的程谕,更让她觉得多了几分亲近。

    “你们先住下来,这后院只有我们自己人,说话做事不必顾忌。等晚上安静了,我帮你琢磨那几个烤肉料方子。”

    “好,谢谢程大哥。”西琳笑成了一朵花,满口牙齿白得可爱,惹得程谕嘴角的笑也是落不下。

    “西琳,磨蹭什么呢,还不过来拾掇行李?”

    热娜奶奶的呼喊,打断了两人的深情对视,西琳赶紧应了一声,同程谕俏皮的吐吐舌头,就跑去耳房了。

    留下程谕转身回去书房,继续忙碌,却是心情大好……

    就这样,热娜奶奶和西琳在县衙后院安顿下来,热娜奶奶闲不住,没一会儿就开始打水,把护卫们扔在房间里的脏衣裤都找出来,痛快利索的洗了起来,而西琳则去院角的灶间看了看。

    不得不说程谕考虑的很是仔细,这个县衙后院是最先开始修葺的,不过是补补房顶,倒也迅速,让众人落脚方便。

    然而灶间是最费功夫的一个,两大一小,三口土灶,外加墙壁下两排新打的木架子,摆着崭新的锅碗瓢盆,还有各色调料罐子,整齐又干净。

    西琳一进门就惊喜的小小欢呼起来,这里看看,那里摸摸,像个掉进米缸的小老鼠。程谕开了窗户,目光扫过在灶间忙碌欢快的身影,心头也就越发轻松了。不只是他如此,夜色降临后,从前衙下工的护卫们一见热娜主仆在后院,都是欢喜,终于结束满眼都是汉子的尴尬情况了,他们倒是对西琳没什么想法,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院子里有个长辈,还有个妹妹一般大的姑娘,这才有点家的样子啊。

    西琳下午时候跑去两条街外的集市买了几根萝卜,外加几颗白菜,晚饭就烙了面饼,炒了一个酸辣白菜,炖了一个羊肉萝卜,吃得众人连连夸赞。

    原本众人也不排斥吃羊肉,毕竟先前吃的不多,但之前雇的那几个做饭的婆子,手艺实在太差了,羊肉腥膻得难以入口,然而那些工匠们还吃得痛快又满足,让他们怀疑是不是自己太挑嘴了。

    好在西琳做饭确实有些本事,羊肉汤一点都不腥膻,反倒很是鲜香,白菜片也炒得酸辣开胃,面饼也是香软,难得让众人吃了个饱足。

    热娜奶奶见此笑得合不拢嘴,不停的给众人添汤添菜,很是为了有个能耐的孙女欢喜。待得饭后,撤去饭桌,换了茶水,侍卫们边喝边说着闲话,赵悍趁机分配明日的任务。

    程谕就拿了方子上前唤了西琳,“这方子上写,羊肉要腌渍一个时辰,不如早些准备,太晚就不方便了。”

    西琳正同奶奶一起在井边刷碗,听得这话就有些犹豫,热娜奶奶却摆手,恶声恶气的撞人,“去吧,去吧,本手笨脚的,洗个碗都怕你打碎了,赶紧一边儿玩去!”西琳立刻笑了,跑去亲了奶奶一下,就蹦蹦跳跳扯了程谕进了灶间。热娜奶奶低头继续忙碌,嘴角怎么看怎么翘得高高的。

    赵悍在一旁看了,忍不住替自家大人高兴,再想起自己孤身一人,就琢磨着是不是也该找个媳妇儿成家了,只是眼前这个情形,怎么也要等丹阳这里的事了结了,他才能放心离开啊……

    灶间里,程谕帮忙洗羊肉,切羊肉,手脚意外的利落。

    西琳忍不住惊奇,问道:“程大哥,你在家也做过饭吗?”

    程谕神色一暗,应道:“我父母前后脚过世,我自己一个人,自然也做过家事。”

    “啊,对不起。”西琳大眼里都是慌乱,手上还有调料,好似想要拍拍程谕,安慰两句,但憋了好半晌,却冲口说了一句,“我嫁你做媳妇儿吧!”

    程谕手下一滑,装了羊头的陶盆差点掉在地上,待得抬头看去,西琳已经明白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脸色红得像她下午买回来的萝卜……

    “好,就这么说定了。”程谕的神色从震惊疑惑,慢慢变成了笑容,干脆应道:“好啊,等丹阳这里太平了,我就娶你为妻。”

    “啊,那个,我瞎说的!”西琳没头苍蝇般羞得满地乱转,好似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可惜程谕不给她这个机会,笑着又补了一句,“你说了,我就当真了,不能反悔。”西琳跺脚,还想说什么,却被程谕拿了方子支使起来,“赶紧去炒花生,炒熟凉透还要擀成粉末儿。”

    西琳只好乖乖听命,偶尔偷偷看上程谕一眼,没想到程谕总是望着她,两人心里都好似塞了一碗甜得化不开的蜜……

    掺了蜜糖的美食,味道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夜色深沉,原本要睡下的侍卫们却被窗缝儿里钻进来的香气诱惑,心甘情愿离开温暖的被窝,披了大袄开门跑了出来。

    院子避风的角落已经烧起了篝火,火上盖了薄薄的铁板,程谕挽了袖子,正往铁板上刷菜籽油,而西琳拿了筷子夹着薄薄的羊肉片,直接放到了铁板上。

    几乎瞬间,肉片就被炙热的铁板烫得半熟,再翻一下,就彻底全熟了。拎起来,滴着油脂送进一只小瓷碗,沾了些褐色的粉末,最后送进了……赵悍的嘴里!

    “队长居然吃独食!”

    “就是,有好吃的也不叫咱们一声!”

    众人大呼小叫着跑上前,把赵悍挤到旁边,抄起筷子就开始抢上了,有人没有筷子,也不怕烫手,直接抓了一块就往嘴里塞。

    不知道肉片经过了怎样处置,嫩的让人惊奇,而且没有腥膻味道,咬一口,肉汁儿就流了出来,好吃极了。

    “唔,好吃,好吃!”

    “早知道晚饭少吃一些,留点肚子了。”众人一边被烫得龃牙咧嘴,一边还没忘了抢肉。

    赵悍被隔在外边进不去,只能跳脚喊着,“土包子,肉片要蘸那个酱料吃才更香!”众人一听这话,倒是都知道蘸料了,但还是没给他让个一席之地。

    还是西琳夹了半碗,撒上蘸料,给他递了出去。

    赵悍一边吃,一边碎念,“亏得你们这些小子同我还是过命的交情,哼,都不如西琳妹子呢。”

    “烤肉当前,六亲不认!”

    “不,不认,谁都不认!”

    众人斗着嘴,一边吃着,热闹之极。

    待得盆里的腌肉烤完了,程谕就问道:“吃饱了吗,好吃吗?”

    “吃饱了,好吃,非常好吃。”

    “对,柔嫩还入味!”

    程谕听了就对西琳点点头,于是就见西琳笑咪咪地从身后拿出一把羊肉串。

    “啊,大人,您太奸诈了!”

    “对啊,不能这样啊,我还能再吃几口!”

    很快,不同于铁板烤肉,一种难言的辛辣焦香又引起了新一轮的争抢。

    最后众人实在吃不下了,美其名曰留点空间给大人和西琳商量食谱,这才互相攥扶着回屋消食去了。

    西琳拿了最后一把肉串给程谕,然后回耳房去请奶奶。

    热娜奶奶其实一直没有睡着,毕竟孙女还没回来呢,她在窗前看了几次,眼见众人在吃东西,也就没开口喊人。

    这会儿,西琳进屋请她也去尝尝,她就没有坚持。

    程谕做事仔细,手艺比之西琳也不差,一把羊肉串,肥瘦相间,被他烤的外焦里嫩,滴答淌油,再少少撒上一点辣椒粉,一点孜然粉,一点细盐,味道简直是无与伦比的好。就是热娜奶奶吃了一辈子的羊肉,也不得不承认这羊肉串吃起来,味道是全新的感受,让她吃了一串还想吃第二串。

    西琳见此,就赶紧趁机第二次央求,“奶奶,这肉串好吃吧?方才还烤了肉,味道更好,之所以这样,都是因为程大哥的义妹特意从京都送了方子过来。那方子里的主料就是孜然,无论是做烤肉蘸料,还是烤串的调料,都绝对会赚大钱。这孜然只有咱们这里才有,只要种出来,咱们自家开烤肉铺子也好,或者干脆送去京都卖掉都成,绝对错不了。

    “奶奶,你就答应让我买地种孜然吧,或者拿银子同旁人买也行,总之,这么好的机会万一被旁人知道,就错过好机会了。”

    热娜奶奶吃着羊肉串,还是不说话,只是手上的动作放慢了。

    西琳心急,赶紧给程谕使眼色求帮忙。

    程谕想了想,就道:“热娜奶奶,我知道您是怕西琳被骗,其实您可以放心,我义妹在父母双亡之后,带了弟弟妹妹进城谋生,先是烤了点心在街上兜售,后来积攒了本钱开了点心铺子,如今更是开着整个京都最大的一个女子休闲会馆。她的夫君是镇国公府的三爷,也是皇商。

    “我义妹来信明确说了这孜然用途很广,只要西琳种出来,无论如何她都会收购,而且是高价,甚至可以提前预付二百两银子。若是您还不相信,我可以给我义妹做担保。到时候我义妹不收购,我可以买下来。”

    话说到这个程度上,热娜奶奶终于抬起眼睛,她看了看一脸恳求的孙女,再望望神色郑重的程谕,叹气应道:“我也不是怕西琳被骗,主要是她一个女孩子,张罗这么大的事儿,我怕她撑不下来。”

    程谕福至心灵,突然就醒悟过来,立刻说道:“我可以和西琳合伙,我出一半买地的银子,我也懂一些种地的事,而西琳出一半银子,平日照管。等秋日收获时,利润我们一人一半,如何?”

    果然,热娜奶奶慢慢就笑了,脸上的皱纹好似一朵盛开的花,“好,就这么说定了。”

    说罢,她放下空空的签子,起身回屋去了。

    西琳还有些不敢相信,低声欢呼嚷道:“哎呀,奶奶居然这么轻易就答应了,早知道我就早早寻你合伙了。”

    程谕忍不住好笑,伸手揉揉她的头发。这单纯的傻姑娘,怕是这会儿还以为奶奶是怕她被骗呢,哪里知道她的奶奶已经为她的姻缘绑了一条绳子,而他主动套在了脚上……

    第二日,一早起来,护卫们吃完饭就继续去前衙监督工匠们做工了。其实监督是假,混迹在工匠之中,打探一些丹阳的底细是真,另外还要留意一些干活儿的好手,最好是同三大世家或者马贼有仇怨的,准备着完事之后,多招揽一些加入县衙做差役。

    程谕留在书房,没一会儿就写了两张合同,也备好了银票,等热娜奶奶和西琳刷洗完碗筷,就被请进了书房。

    程谕先把二百两银子推到西琳面前,“这是我义妹提前付的货款,二百两,秋时按照五百文一斤收购。”说完,他又把另一张一百两的银票也推了过去,“这是我出的银子。”西琳有些为难,迟疑道:“我家里的银子加一起也就二十两。”程谕笑了,把预付款的一百两分给她,应道:“既然我们一人一半利润,这货款自然也有你一百两了。”

    西琳立刻露了笑脸,欢欢喜喜听程谕读了合同,然后小心在下边按下了手印。

    程谕收了一份,又请热娜奶奶收了一份,他们合作种植孜然算是彻底定了下来。热娜奶奶借口还有活计,留了西琳同程谕在书房,就走了出去。

    门外,蔚蓝的天空很美丽,她的身后是孙女欢快的笑声,两人讨论在哪里买地种植最好,热娜奶奶嘴脸上的笑怎么也藏不住,方才孙女相当于一文钱没出,空手套白狼,就要开始合伙儿种孜然了。

    最重要的是,程谕的做法没有让她和孙女感觉到一丝被轻视或者怜悯,否则孙女这会儿也不能这么高兴。

    这般看来,这个京都来的男人对她的宝贝孙女也有几分真心吧。

    上天保佑,一定要让可怜的孙女得到幸福啊……

    西琳不知道奶奶对她是何等的疼爱,只是欢喜终于说服了奶奶,可以开始她的赚钱大计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天赐吉妻最新章节 | 天赐吉妻全文阅读 | 天赐吉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