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少君 > 第二十一章

少君 第二十一章 作者 : 芃羽

    那缱绻绯恻的一夜,比之前还要疯狂失控,回想着自己的激情狂放,那根本不像他,完全不像。

    他从来不曾和一个女人如此亲密,不曾那样像热恋中的伴侣只想把对方完全占有,不曾守不住自己的理智。

    他从不曾被谁影响至此,但为什么她可以?

    坐在呼叫来机场接送的专车上,他的俊眉拧成深痕,低头看着自己指尖,明明结了个印,堵住了元气流泄,为何他还是觉得有股寒气在骚动?

    难道是什么阴诡的力量干扰?

    看来,不该让缈生留在阳世太久,她不归位,一切就乱了套。

    思忖着,他转头看着坐在身旁的长孙无缺,她正静静地望着窗外的景物,娇柔的脸庞有着掩藏不住的不安。

    从台湾上了飞机,她就开始若有所思,话也变少了。

    车子向薄家疾驰,只在夜晚出来过的她,此时是第一次看清整个城市,也是第一次,即将面对薄家的所有人。

    “白天的北京原来是这样,和台北感觉不太一样……”她轻声地说着。

    “每个城市的风貌都不相同。”他淡淡地说。

    “上次看的夜景,和白天也很不同,不知道白天的薄家……看起来会是什么样子。”她口气微顿,悄悄地吸口气。

    看出她的忐忑,他问:“担心吗?”

    她转过头来,对他怯怯地说:“我不知道……大家会用什么眼光看我,而且……”

    “而且什么?”

    “你父亲……他看到我可能会非常生气。”想起了那个严厉驱离她的模糊影子,她瑟缩了一下。

    “嗯,肯定会。”他嘴角一勾,很清楚戴天祈会有什么反应。

    她小脸刷白,低下头,双手紧紧互扣。

    万一,所有人都不乐意见到她……

    一只大手伸过来覆住她的双掌,她听见他温柔的安抚:“别怕,有我在。”

    她抬头看他,心里兴起了暖意和依赖。

    “敬言,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这么好。”说着,她将头侧靠向他的宽肩。

    鼻间传来她淡淡的发香,撩拨起昨夜两人的销魂温存记忆,他脸上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对她好只是计划中的一部分,可他这份晃漾的心思,这种不由自主想护着她的想法,又是怎么一回事?

    车子渐渐远离了城中心,窗外景色愈来愈熟悉,绕过几个弯路,薄家大宅就要到了。

    十分钟后,薄宅的中式宏伟大门缓缓开启,迎接着归来的宗主。总管接到通知,早已恭候多时,当车停稳,立刻上前打开车门。

    “宗主,您回来……”他说着,只见薄敬言下车后,转身接出一位似曾相识的漂亮女子,不由得一呆。

    “大家都在吗?”薄敬言冷声问。

    “是……”总管说着仍分心地盯着长孙无缺。这位似乎是……

    “我爸妈和长老们应该正巧也都回来了吧?”他讥讽地冷笑。

    “是。”总管克制地收回目光,心虚地应了一声。

    “把大家都叫到大厅吧,该让大家正式见见宗主夫人了。”薄敬言下了命令,直接拉起长孙无缺的手走进大厅。

    这一声令下,整个薄宅兴起了大骚动,所有人几乎是立刻冲向大厅,尤其是几位长老和资深除厄师们,以及戴天祈和薄少春。

    从那天听说薄敬言怒气冲天地出门追寻长孙无缺,刻意避开的戴天祈和众长老们就忧心忡忡地赶回薄宅。薄少春对于戴天祈赶走长孙无缺的事一直觉得不妥,整日担心挂念,直到薄敬道从台湾返回,告知薄敬言已找到长孙无缺,打算在台湾停留几天再回来,她才松了一口气。众人却是如坐针毡,不知他们诡谲难测的宗主回来后会如何处置。

    但是,当他们来到大厅,所有的不安全部被惊愕取代,每个人都瞪大双眼,直盯着那位俏生生立在薄敬言身旁的美丽女子。

    长发松鬈如浪,镶出一张明明见过却又陌生的标致小脸,一双灵动的大眼,盛着些许的羞赧和畏惧,红唇丰润,努力想维持礼貌的微笑,只不过在所有人的目光投射下,她的笑渐渐变得有点僵硬无措。

    这女子……这女子真的是他们的宗主夫人吗?

    所有人脑中都充斥着那个当时嫁进薄家的痴呆女子画面,五官扭曲,身形僵直,发不出声音,嘴角甚至还不停流出口水……

    那令人不堪的痴傻、失智女孩,现在却正常地立在他们面前,气质柔美秀雅,神态娇丽动人,这转变,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只有见过长孙无缺正常模样的少数人不诧异她的绝美可人,然而此刻,他们还是和其他人一样震惊,因为,这位只能在半夜出现的宗主夫人,竟然能在这白天日烈时刻现身,太不可思议了!

    “宗主,她……”大长老当真傻眼到说不出一句话来。

    宗主第一次带这女子回家,他受到莫大的惊吓,没想到第二次带她回来,他还是无比惊吓。

    “敬言,这是怎么回事?”戴天祈眉头紧皱,脸色深沉不豫。

    “各位,我来重新介绍一下,她就是我的妻子,长孙无缺。”薄敬言微笑地揽住长孙无缺。

    “无缺,跟大家打个招呼。”

    “你们好,初次见面……啊,应该不是初次了……”长孙无缺不自在地双手交握,向大家挤出一个怯场的笑颜。

    但这浅浅一笑,又足以让所有人张目结舌。

    有智能的,有反应的,能开口说话,声音还如此轻柔悦耳……

    天啊!宗主夫人不再是个痴呆了?

    “夫人……已经好了吗?完全回魂了?”大长老完全难以置信。

    “这不可能啊!”二长老喃喃地说。

    长孙无缺的情况,在场的除厄师们都很清楚,主魂未转生,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成为真正的人。

    就在众人惊疑不定时,薄少春上前握住长孙无缺的手,喜道:“真是太好了,原来你真正的模样这么好看!”

    长孙无缺愣了愣,看着眼前温婉率真的中年女子。

    “这是我母亲,无缺。”薄敬言介绍。

    她一惊,连忙恭敬地鞠个躬,结巴地说:“妈……您……您好。”

    “我本来不太好,现在看见你就整个人都好了。哇,你现在这个样子简直是个大美人儿啊!我喜欢,我喜欢!”薄少春从惊愕中一回神就高兴得不得了,看见儿子媳妇站在一起有如一对壁人,便笑得合不拢嘴。

    “呃……”无缺不知所措,只能陪着傻笑。

    “多好啊!无缺,你能变得正常,好好当敬言的妻子,我就别无所求了。之前实在是因为你的状况太糟糕了,我真的替敬言难过,就担心他和你一起受累……”薄少春疼爱地紧握她的手,一迳说个不停。

    不知为何,无缺的局促缓和了些,突然有些感动,因为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热情地对待她。

    “妈……”薄敬言正想制止激动的母亲。

    无缺抢先一步,反握住薄少春的手,脱口说:“对不起,妈,害您难过担心了。”

    “啊?”薄少春怔住。

    “我很感激敬言娶了我,也很希望能认识大家,和大家成为一家人,但我真的不明白自己怎么才能一直维持正常。如果可以,我也想和他厮守到老,长长久久,好好为薄家尽一份心力。”她真挚地说着。

    薄少春直盯着她,并没期待媳妇有多懂事,她最低的盼望只求儿子的妻子是正常的女人就好。可此时,听着长孙无缺一长串的话,她才发现,这个儿子不顾众人反对娶进门的痴呆,还是个贤慧明理的好孩子。

    “我之前可能让大家都为难厌恶,我很抱歉,我也不知道现在这样能维持多久,趁现在我清醒着,我只想谢谢你们,也许时间很短暂,但在这短暂时间里让我有个家,有家人,我已经很满足很感谢了……”她继续说着,声音有些哽咽,俏脸上写着淡淡的感伤。

    薄敬言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些话,有些诧异地看着她。

    其他人则仍杵在她能一口气说出这么多话的惊愕之中。

    只有薄少春温柔地笑了,一把将她抱住。

    “我承认了,你是薄家这一任的宗主夫人,不管时间长短,你永远都会是薄家人。”

    她呆了呆,眼眶一热,流下了眼泪。

    她的婆婆……认可了她!这样,匆匆走这一遭人世,够了。

    薄少春放开她,替她拭去泪,心疼地说:“我知道你也很辛苦,很痛苦,别哭,我们一起来想办法,我相信一定有法子能把你留住。”

    这笃定的口气听得众人面面相觑,戴天祈拧紧浓眉,出声反驳:

    “少春,清醒一点,从来没有办法留住一个没有主魂的人。严格说起来,无缺根本不算是个人,她现在能出现在这里,绝对有问题。”

    长孙无缺闻言一颤,听出这严肃熟悉的声音,转头看着声音的主人,正好对上他凌厉的目光,背脊瞬间发凉。

    这个冷峻的中年男人应该就是戴天祈,她的公公。

    薄少春愣愣地看着他。“会有什么问题?”

    “这就要问敬言了,他是用了什么奇诡的方法,才让无缺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戴天祈怒,视薄敬言。

    “敬言,你……做了什么?”薄少春突然有点不安。

    “没什么,妈,只是个奇妙的机缘,让无缺的魂定在躯壳里,但能定多久,我也不确定。”薄敬言不想让长孙无缺恐慌,更不想给她不该有的希望,因此随口带过。

    “不确定?所以,无缺随时有可能变回那个……那个样子?”薄少春的表情垮了下来。

    “是的。”

    “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

    “没有。”

    “这样无缺要怎么办?你怎么办?薄家要怎么办?”薄少春忧心地垂下头。

    长孙无缺知道这一切都是她引起的,连忙说:“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不,不是你的错,孩子,我们都还没谢谢你,是你救了敬言,代替他承受了这一世的苦。”薄少春握住她的手,摇头叹气。

    若真如敬言所说,要不是这女孩,进入这个躯壳的就会是敬言,真是那样,他可能和薄家将不会有任何关系和因缘,薄家的命脉也可能就此断绝。

    所以,整个薄家都该好好感谢这女孩,是她成了代罪羔羊,才换来了薄家这一代的延续。

    “别这么说,妈,若不是敬言找到我,我这一世也不可能现身,况且,是我自己私心执念想转生一次,才造成这种结果。”

    薄少春看着她,胸口一热,不禁轻摸着她的头,脱口说:“你真是个善良心慈的好女孩,无缺。我真希望薄家的下一代是由你生养,最好生两个……”

    此话一出,戴天祈和薄敬言就同时惊喝——

    “少春!”

    “妈!”

    薄少春吓了一跳,连忙捂住嘴,惊慌地看着怒视着她的父子。

    长孙无缺也吃惊地发现大厅里所有人都瞪大双眼,满脸不安。

    “大夫人,你的话可不能乱说啊!”大长老急喊,他这条老命真的会被这两任宗主搞死。

    “哎,是,我真的昏了头了……无缺这种状况根本不能怀孕……”薄少春自责地拍了拍额头,满心忧虑。

    长孙无缺听到她的话,小脸发白,心微微抽痛了一下。

    她的状况……不能怀孕……

    是啊,万一她又消失,这痴呆的躯壳能好好让孩子出生吗?

    按住自己的下腹,她的胸口涌上了一抹酸楚。

    “妈,我说过,这种事你不用操心,我会处理。”薄敬言说着将长孙无缺拉到身旁,握住她的手。

    “我怎能不操心哪……”薄少春看着他们,没有忽略儿子那回护着妻子的下意识动作,心里亦喜亦忧。

    看来敬言是有那么点喜欢无缺了?但他自己知道吗?重点是,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戴天祈也盯着他们,始终拧眉深思,最后终于开口:“先让无缺去休息吧。敬言,等一下来书房,我们必须谈谈。”

    薄敬言微挑眉,点点头,带着长孙无缺冋了别院。他们一走,大厅里原本的屏息紧绷的安静才顿时解除,众人纷纷低声私语地离开,而几位道行较深的除厄师们则留在原地,脸色都相当难看。

    “看到没?”戴天祈问。

    “看到了。”大家都心凛地点点头。

    薄少春正想问到底看到了什么,就听见大长老惶恐沙哑的回答——

    “宗主的气,变弱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少君最新章节 | 少君全文阅读 | 少君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