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少君 > 第六章

少君 第六章 作者 : 芃羽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恩怨,对于她,我责无旁贷,而她待在我身边,对她来说更是好事。所以,请放心,只要你答应让我娶她,我会好好照顾她一生一世的。”他转头盯着长孙无缺,严肃地说。

    “我怎能相信你?万一无缺跟着你反而受苦……”长孙浩东并不信任他。

    “她现在就已经很苦了,你们以为让她吃好穿好,她就快乐了吗?”他冷哼。

    如果她灵性有知,该会懊悔到人世走这一遭吧?千求万求成为人的心愿,却落得如此下场,情何以堪?

    长孙浩东一阵哑口,无言以对。

    没错,光是看着自己女儿如此,他都痛苦得要命了,何况是她本人?给她吃好住好用好,像洋娃娃一样被照顾,有什么用?她全都感受不到啊!

    “重点是,你也无法照顾她到老了。”他接着又说。

    “什么意思?”长孙浩东愕然。

    “长孙集团兴盛之日已过,未来十年,权势转眼成空,恕我直言,你这两年起就已官司缠身,接下来恐将贫病交迫,再也无暇顾及你女儿。”他的断言令人发毛。

    长孙浩东脸色一变,骇然不已。

    长孙集团这两年的确已出现警讯,但这是极机密的事,这小子怎么会知道?

    “她命中本无姻缘,注定孤独,痴愚,空茫,羞辱地度过一生,死后什么也不会留下,无感,无情,毫无自尊可言。你们,要眼睁睁地看她就这样可怜地活到老死吗?”薄敬言再说。

    长孙夫妇脸色苍白地看着长孙无缺,两人眼中都含了泪。

    “可是,如果是命定如此,还能改变吗?”长孙夫人拥搂着长孙无缺,泣问。

    “我可以帮她改变命运,只要她嫁给我。”薄敬言正色说。

    “你要怎么改变?”

    薄敬言走向长孙无缺,拉起她僵硬的手,语气坚定而真诚:

    “我会让她繁衍后代,子孙绵延。”

    北京薄家第一次见识这种情况!

    所有的人,包括各个长老、除厄师、薄家的每个成员,都集中在薄宅宽敞的中式大厅里,瞪着他们年轻的宗主……

    以及,站在宗主身旁那位怪怪的、不正常的、怎么看都像个痴呆的女子。

    每个人的表情都极致惊恐,没有半个人发得出声音。

    就连宗主的父亲,向来冷静聪明又临危不乱的戴天祈,也同样错愕得像被点了穴似的,惊讶呆立。

    大厅里,黑鸦鸦地站了一堆人,却安静得出奇,彷佛大家太过震惊,震惊得连怎么呼吸都忘了。

    气氛沉重得有如大难临头。

    “你们怎么了?长老、妈,我回来了,不开心吗?”薄敬言故意笑问。

    他不问还好,这一问,长老们个个气得几乎脑充血。

    “宗主,你……你刚刚说什么?”大长老抖着声音再问一次,深怕自己年老重听,可能听错了。

    “我说『我回来了』。”他笑着说。

    “上……上一句。”大长老喘着气说。

    “上一句吗?噢,我说,我已经和这女人订了婚,我要娶她。”

    场中所有人再次倒抽了口冷气,还差点被冷气呛昏。

    他们这位年轻有为的宗主偷偷去了一趟台湾也就罢了,居然还带了一个新娘回来,而且,还是个傻傻的新娘……

    这分明是要惊醒薄家安息已久的列祖列宗!

    “你别开玩笑了!”一声厉喝从戴天祈的口中爆出,震得整个大厅嗡嗡作响。

    他俊眉一挑,看着父亲。

    “我不是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你认真?你认真的话就不会拿你自己的婚姻当儿戏!身为薄家宗主,身负传宗接代的大任,你的婚姻对你、对薄家,是件多么重要的大事,你不知道吗?”戴天祈怒斥。

    “我知道。”

    “知道你还胡闹?”

    “我不是胡闹,我明白我的责任有多重大。”

    “明白就好,你的终身大事不是你自己能决定的,我们已经帮你物色好几个合适的对象了,你只能从她们之中挑选……”戴天祈直接说。

    “但我只要她。”薄敬宵转身揽住长孙无缺的肩膀,打断/父亲的话,坚定宣告。

    所有人再次抽气,实在想不出这个一直在傻笑流口水的痴女,有哪一点能吸引宗主?

    “为什么?”戴天祈问出了每个人心中的大问号。

    “因为,我们薄家欠她一份人情。”他说着从口袋中拿出手帕,帮长孙无缺擦拭口水。

    众人的下巴差点掉满地。

    他们高高在上的宗主,不太喜欢和人触碰的宗主,带点洁癖和冷傲的宗主,居然帮那女人擦掉那恶心的口水……

    “欠她人情?这是什么意思?她究竟是谁?”大长老惊疑地问。

    “她叫长孙无缺,是台湾长孙集团总裁的千金。”他介绍。

    “长孙集团?那个以电子业起家,现今跨足各大产业的着名集团?”戴天祈愕然。他是商界老手,长孙集团的名号他早有耳闻,可从来没听过长孙总裁有个智障女儿。

    “是啊,长孙集团非常有钱呢。”他轻笑。

    “宗主,你不会是看上她的家世才要娶她吧?我们薄家这几年来累积的财力也不输给其他任何财团,不需要做此牺牲……”大长老急说。

    “牺牲?呵……大长老,瞧你说得好像我多么委屈似的。我可是求长孙总裁求了好久,他才答应把无缺嫁给我呢!”他揶揄着。

    “求他?你还……求他?”大长老惊呼。

    “是啊!你们都不知道他们有多宝贝这个唯一的掌上明珠。”他摸了摸长孙无缺的头,笑着道。

    “呃啊……呃啊……”长孙无缺适时发出了沙哑难听的喊声。

    从刚才就被儿子惊吓傻眼得变成石像的薄少春,本来就比其他人脆弱的心脏再也受不了剌激,突然咚的一声,腿软坐倒在地。

    “少春!”戴天祈急忙蹲身拥住她。

    “你看看你把夫人吓成什么样子了!”二长老气极败坏地低吼。

    “妈。”薄敬言走过去,伸手想扶起母亲,却被她打掉。

    “你……你……你到底为什么……一定要娶她这种……这种……”薄少春瞪着儿子。

    “我说了,我,还有薄家,都欠她一份人情。”他正色说。

    “什么人情?你说清楚。”戴天祈拧眉问。

    “说来话长,简单地解释,就是……我这条命,是她给的。”他盯着父亲,缓缓地说。

    众人又错愕不已,薄家人都知道,薄敬言是应薄少春的“愿力”而生,怎么会和这个痴傻女子有关?

    “你这条命,是你妈给的。”戴天祈怒驳。

    “是啊,宗主,你是夫人求来的啊!是因为她,你才能出生啊!”大长老也急声应和。薄少春伤心地瞪着宝贝儿子,完全说不出话来。

    薄敬言叹了一口气。“许多因果,不是表象看来那么简单。妈的愿力再强大,若没有无缺,我也不可成为薄家子孙。”

    “这是什么意思?”戴天祈隐约听出他话中玄机,沉声问。

    “个中缘由,我不方便说明,但请放心,我绝不会做任何伤害薄家的事。”

    戴天祈眉头一拧,怒道:“不说清楚,就别想娶她。这件事非同小可,岂是你一个人就能作主?”

    薄家宗主的婚事向来得经由八字相合配对,再选择良辰吉日,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说结就

    “是啊,事关整个薄家命脉,怎能任由你一个人胡来?”众长老们此起彼落地说。

    他环视众人,突然冷冷一笑。

    “到底谁是宗主?”

    “当然是你……”

    “那么,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在薄家,宗主的话就是命令,是律法,不是吗?”他眯起俊眸,脸上掠过一丝冷厉。

    大家心头都没来由地打了一个突。

    “看来薄家的纪律和秩序该好好整顿一下了。”他阴沉一哼。

    老一辈的长老们都噤声敛目,没人敢接话。

    戴天祈则是瞪着他,微微闪神。

    太像了!

    虽然大家都没说出口,但心里想的都一样:薄敬言从小就是个天才,智商超高,法力深不可测,四岁就展现了他除厄收妖的天分,而他那慑人的气势,却老是让薄家人觉得似曾相识。

    随着薄敬言日渐长大,他身上那抹熟悉的影子就愈来愈明显,不论是口气,动作,还有眼神,都很像那个人……

    那个让人捉摸不透,诡谲阴险,法力强大却英年早逝的薄家宗主——

    薄少君。

    迄今,许多人一提起他的名字,依然一阵悚然与感叹。

    “怎么了?我说错了吗?”薄敬言扫过每张呆愣的脸,勾嘴一笑,那抹阴厉的神色顿时消头,变回他一贯的明朗。

    戴天祈蹙眉盯着他。“你没说错,宗主的话就是命令,但这件婚事得从长计议,何况你才二十五岁。”

    “二十五岁已是成人。”

    “那也不必急着结婚。”

    “既然找到她了,她就必须和我在一起才行,我希望尽可能帮她找回主魂。”他盯着长孙无缺说。

    “主魂?主魂是三魂之中的天魂,无形无踪,你要如何帮她找回?”大长老惊问。

    “总得试一试,我不能任由她痴呆一辈子,太可怜了。”他皱眉。

    “敬言,你究竟和这女子之间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瓜葛?你一定要说清楚。”薄少春又心急又忧虑地问。

    他看了母亲一眼,沉默了一会儿,才说:

    “这样说吧,如果不是她,此生,进入这个痴女躯壳的,就会是我了。”

    全部的人又呆住了。

    “她代替了我,成为痴人……”他顿了顿,看着众人,严肃地接着说:“这理由,足够我娶她了吧?”

    大厅里一片寂静,没有人再发得出声音。

    这理由太诡奇,诡奇到连见识过各种阴阳奇事的薄家人,都哑口无言。

    因为,薄敬言的话中隐隐透露出,他似乎是带着记忆转生。

    带着……

    前世的记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少君最新章节 | 少君全文阅读 | 少君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