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金主乖乖就范 > 第一章

金主乖乖就范 第一章 作者 : 宛姝

    【第一章】

    程穆穆在七岁那年第一次见到赵静安,那天是程家与赵家的私人家庭聚会,赵母与程母是好友,因为一些缘故,两人多年未见,再见时,她们两人的孩子都差不多大。

    聚会设在程家的小别墅里,赵父和赵母带着同样只有七岁的赵静安过来,赵母是个心灵手巧的女人,将她的宝贝儿子打扮得非常帅气。

    他被赵母牵进门内的时候,程穆穆一眼就看到了他,她当时有些困惑,不由自主地盯着赵静安圆鼓鼓奶白色的小脸蛋,当时的他,头发还带着点金黄色,有些自然卷,无论赵母怎么用梳子压,他的刘海还是很不驯地翘在额头上。

    程穆穆看着,抓着蛋糕的小爪子动了动,她有点想去挠赵静安的头发。

    赵静安也注意到她,他圆溜溜乌沉沉的眼珠子同样落在程穆穆的脸蛋上,他自动略过程穆穆形状可爱的杏眼还有她粉嘟嘟的小嘴巴,而是蹙着眉盯着她脸颊上被蛋糕沾染上的痕迹,好像他家里养的那只贪吃的肥猫。

    “好丑。”赵静安掀了掀嘴唇,撂下了他自认为非常恰当,非常酷的评价。

    四个大人都没有听到,他们还在热闹地攀谈,程穆穆却听到了,她自然知道丑是什么意思,她的脸蛋一下子就瘪了下来,嘴巴里咀嚼的蛋糕忽然变得不美味了。

    如果是一般的小女孩肯定就嚎啕大哭了,但程穆穆可不是一般的小女孩。那年香港拍的射雕英雄传特别红,程穆穆特别迷恋里面的女侠黄蓉,她虽然还小,却已经立志要做个小女侠了。女侠自然是不会哭的,而是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程穆穆的小拳头攥了起来,她的小宇宙正在熊熊燃烧,她朝赵静安张了张嘴巴,作势要咬他。

    赵静安被程穆穆龇牙咧嘴的样子吓到了,当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觉得她的样子更丑了,他嫌恶地移开眼睛。

    就是赵静安这个转移眼神的态度让程穆穆更加不爽了,她大口大口地咀嚼蛋糕,将小牙齿咬得咯咯响,好像她的嘴巴里不是蛋糕,而是赵静安。

    两个小小的冤家,就这么把梁子结下了。

    赵静安,你给我等着,等姑奶奶我长大了,一定要撕烂你的嘴巴!

    十岁那年,程穆穆看电视剧里的时候第一次学会了姑奶奶这个词,她一下子就想到了赵静安,她的愤怒又被挑起了,她站在沙发上仰天长吼,边吼边学大猩猩的样子用拳头捶自己的胸口,颇有一股女力士的风范。

    程父与程母听见了,两人瞬间都呆滞了,下意识的反应就是以为自己听错了。程母对着程父眨着眼睛,小心谨慎地问:“老公,你有听到穆穆在喊什么吗?”

    程父眨眼的频率也相当高,眨得差点抽筋,他僵硬地摇摇头,“老婆,我没有听到哦。”

    程母立刻吁了一口气,开玩笑呢,她和她的好姐妹早就约好了,指腹为婚呢,两个小娃娃怎么可能就结仇了,肯定就是打打闹闹罢了,不足为怪。

    哎,大人有时候就是很胆小,特别喜欢掩耳盗铃,最喜欢扮演缩头乌龟,无论外面如何电闪雷鸣,狂风大作,他们都跟瞎了一样,继续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就拿这个程母说吧,她很喜欢乱点鸳鸯谱,就是觉得两个小孩很般配,这个想法和赵母一拍即合。两个女人一台戏,赵父与程父根本插不上嘴,两个女人眼对眼,鼻对鼻,两手一拉,就把一出戏唱完了。

    也不知赵静安与程穆穆是不是她们两人十月怀胎生下来的,赵父与程父面面相觑,既不敢说,也不敢问。

    妻管严、妻管严,窝囊就窝囊在这地方。程穆穆多年以后知道了这么一段往事之后,朝着程父比了比她的拳头,她郑重其事地问程父,“是妈妈的拳头硬,还是你女儿的拳头硬?”

    程父哪敢回答,他只知道他的拳头最软。不过之后他这个最软拳头的名号被他后来的小儿子夺去了,当然,这都是后话。

    现在只谈这个程穆穆,反正她的童年里,可没少在电视机前向赵静安撂过狠话。十七岁那年,她又学了个新词,老娘,当即就在沙发上夸下豪言壮语,“你这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赵静安,你给老娘等着,等老娘长大后,要让你跪在老娘面前俯首臣称!”

    程父与程母继续掩耳盗铃,不过他们批评了程穆穆的用词用语,说她是女孩子,不能随便学电视剧里乱讲话,如果她再胡言乱语的话,他们就不让她看电视了。

    不过这可吓不到程穆穆,她早就练就了十八般武艺,降龙十八掌,弹指神通,九阴白骨爪,一阳指,凌波微步样样精通。

    只是客厅不是很大,不够她大显神通,所以她只好朝程父程母抱拳作揖,毕恭毕敬道:“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女儿知错,以后再也不敢了,请父亲大人与母亲大人宽恕女儿吧。”

    大侠有言曰:“识趣、识趣,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切莫硬碰硬。”

    程穆穆这架势可把程父与程母唬得一愣一愣的,他们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应,只知道这武侠电视剧是不能再给程穆穆看了。

    所以后来的很长时间里,程穆穆都没有机会看电视剧了,倒是被程母管着报名了各种舞蹈课和钢琴课。程母的话言犹在耳,“穆穆啊,我们要做淑女,女孩子是不能舞枪弄棍的,我们要端庄。”

    程穆穆才听不进去,她才不要做淑女,她要做女侠,她要做黄蓉!她在心底呐喊,但程母听不到她的心声,她如同被如来佛祖压在五行山下的孙猴子一样,逃不开程母的管束。

    程穆穆的钢琴课与舞蹈课直到她上大学都没停下来,不过这时候的她已经很懂得应付程父与程母了,在家就做端庄小淑女,出门即当火爆大女侠。

    她在学校里也很嚣张,很少有人敢惹她,但是不是被她的气焰给吓到的,而是被她妩媚艳丽的小脸蛋。女生不敢看她是因为自卑,男生不敢看她是因为他们年少对漂亮女生实在有些敏感了。

    程穆穆那明亮娇俏的杏眼一瞪他们,他们裤裆里的小敝兽差点爆炸,只敢偷瞄程穆穆既白皙又滑溜溜的小腿。

    只有一个人敢藐视她,敢和她对着干,那就是和她上了同一个大学的赵静安。

    高中后,赵静安的身高就和抽柳条一样拔得很高,以前程穆穆和他吵架时只用仰头看他,现在为了撑足她的气焰,她还得踮着脚,有时候还得站在椅子上,才能觉得自己不比赵静安矮一截。

    但在外人看来赵静安高高大大的,一巴掌就能将程穆穆拍死,可程穆穆本人不觉得,她觉得自己的气场厉害极了,不然为什么她一瞪赵静安,赵静安立刻就转移视线呢,不是被她吓到还能是因为什么。

    虽然程穆穆很不喜欢赵静安,但无奈赵静安的成绩比她好,当初程穆穆和赵静安较劲,自己作死报考了个超级枯燥又超级折磨人的统计学,后来就尝到了苦头,数学作业做到死。赵静安却比她游刃有余得多,数学成绩更是比她好一大截。他们虽然不同系,但一样是数学相关的科系,所以他们的几个授课的教授是重叠的,出的作业也一样,所以程穆穆经常跑到赵静安的房间里抄他的作业。说起来真是悲惨,都大学生了,还得和高中学生一样天天被作业折磨,还得想法设法抄人作业,真是提起来就丢人。

    赵静安上了大学后没有住学校宿舍,而是在学校附近租了公寓,上学的时候住鲍寓,周末的时候才回家。他自由了,程穆穆在他那里也自由,总是在他房间里捣乱,赵静安其实一点也不想她来,可偏偏总是拿程穆穆束手无策。

    说起来也是奇怪,回首赵静安与程穆穆的初见,明明赵静安才是嘴巴毒的那个,一见面就敢说人家小女孩丑就说明赵静安此人也算是狼人一只。可越是长大,他的嘴巴就愈是不利索了,总是吵不过程穆穆。倒是程穆穆,反而是更加牙尖嘴利,一两句,就说得赵静安哑口无言。

    偶尔心情好的时候,程穆穆教育赵静安,“一看你就是电视剧看得少,你要是多看点电视剧,也不会嘴笨成这副德性,真是没用,啧啧啧。”

    程穆穆这个啧啧啧往往听得赵静安头皮发麻,要不是好男不和女斗,他早扑上去咬程穆穆了,岂容她嚣张到现在。还说看什么电视剧,她是把脑袋看坏掉了吧,和她一样考试不合格吗,都大学生了还得挨教授的训,还敢有脸教训他,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当然这些话,赵静安就只敢在心里想想,他偶尔胆子也是很小的,毕竟程穆穆真的敢扑上来咬他,还是咬他的嘴巴!

    没有错,程穆穆就是咬赵静安的嘴巴,可这一切与浪漫暧昧可一点关系都没有。上高中的时候,赵静安的胆子比现在大一点,居然有勇气骂程穆穆笨蛋,程穆穆听了自然火冒三丈。

    她人瘦归瘦,力气在女生里绝对算大的,赵静安作为男孩子身体自然比程穆穆结实很多,可程穆穆扑上他身上的那个猛劲,就连他都一时招架不住。招架不住的后果就是让程穆穆骑在他身上,又是捏他脸,又是抓他头发,又是咬他嘴巴,嘴唇最后都被咬肿了,可见程女侠当时有多英勇。

    赵静安直到现在还记得程穆穆的飒爽英姿,一边咬他,一边振振有词,“你服不服,服不服?”

    都这样了,赵静安怎敢不服,母夜叉的魄力都不及程女侠的半分,他怎敢再多说一句话。

    但不说并不代表赵静安会给程穆穆好脸色,走在路上从来就是对她视而不见,也不和她说一句话,她要是稍微温柔点,他尚且能给她一个眼神,要是她凶巴巴地朝他吼,他立刻扭头就走。

    沉默是金,程穆穆拿他也没办法。

    这日没课,程穆穆照例要到赵静安的公寓里抄作业,平日里,赵静安都会让她过来,可今天他却意外地拒绝了,而是将早就写完的数学作业递给程穆穆,语气硬邦邦地说:“今天你就别过来吧,我有点事,这个写好了,你带回家抄吧。”

    似乎感觉还欠妥当,赵静安又将自己的数学笔记掏出来递给程穆穆。

    闻言,程穆穆没有立刻去接,而是一双杏眼在赵静安身上骨碌碌地转呀转,她的鼻子也同样嗅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她作势凑到赵静安身上闻了闻。

    赵静安被她乌黑发亮的大眼睛看得头皮发麻,又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他后退了一步,瞪了她一眼,道:“程穆穆,你干嘛?”

    程穆穆眯起眼,小嘴笑得弯弯,开玩笑呢,以前赵静安是绝对不会借她笔记的。可今天却一反常态,难道是他赵静安多年蒙灰的良心重见光明了吗?还是太阳打西边出来,赵静安转性了?

    程穆穆保持强烈的怀疑态度,她没有接过赵静安递过来的本子,而是双手环胸,抬了抬小巧的下巴,直截了当地拒绝,“我不要,我就要去你那里。”

    赵静安皱眉,“你以前不是巴不得我把这些借你吗?今天怎么又不要了。”

    程穆穆撇了撇嘴,“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我现在就是要到你公寓里抄,而且……”她故意顿了顿,朝赵静安挤眉弄眼,“我闻到了……奸情的味道。”

    “咳……”赵静安被呛到,一瞬间,他的脸上浮上可疑的红云,他的皮肤白的,脸一红就和火烧云一样。像是被戳中了什么,赵静安恶狠狠地说:“什么奸情?程穆穆,你更年期这么早就来了,整日疑神疑鬼?”

    “还说没有什么!”程穆穆扑到他身上,扒住他的脖子不放,“撒谎精!你知不知道你的脸现在红得像猴子的屁|股。”

    “你才是猴子的屁|股!”赵静安底气不足地反驳她,想要将程穆穆推开,可程穆穆就像块黏皮糖一样一直黏在他的身上。

    他们两人正处在楼梯的转角上,期间来来往往的人有些多,虽然都走得急,也没什么注意到他们,可有几个眼尖的,已经朝他们指指点点了。

    赵静安很好面子,他在学校里一直走的是高冷男神路线,是绝对不允许自己的人设坍塌的。他挣脱不开程穆穆,就只好先答应她,“好了!别闹了,我让你来。”

    得逞的程穆穆这才放开赵静安,她松开赵静安的脖子,往后一退,又忽然上前踹了赵静安的小腿一脚,顺便抢过他手上的本子,然后迅速闪开,背着包蹦蹦跳跳地跳下台阶,嘴里欢快地喊着,“走了!”

    无缘无故被踹的赵静安大为恼火,可罪魁祸首已经机警地跑远,他只好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气息,默念三遍好男不和女斗。

    赵静安租的公寓就就在学校边,属于走几步就到的那种,所以两人没一会就到了。一进到屋内,程穆穆就非常熟稔地跑到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果汁,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后,又转到了卧室里,轻轻一跃,扑到了卧室里的那张大床上。

    程穆穆舒舒服服地伸展着手臂,她只顾着呐喊:“好爽啊,大床,我爱你!”

    赵静安拎着包包冷着脸走进来,他看也不看床上的程穆穆,径直坐到了书桌前,拿出耳机塞住耳朵,丝毫不拖泥带水地拿出笔记,凝神复习字来。

    他面容沉静严肃,彷佛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倒是有些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全扑在笔记这件事上。

    他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严格的人,又极其自律,在读书上自然也要做到事事完美。所以他才和成天吊儿郎当的程穆穆如此不对盘,在他心里,程穆穆能和他考上同一所大学简直就是程穆穆这辈子唯一的奇迹,往后是绝对不会再有了,她一生的幸运都倾注在这上面了。

    复习完了,丝毫不拖泥带水地又拿出其他科目的作业做起来。

    他面容沉静严肃,彷佛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倒是有些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唯读圣贤书的气势。

    程穆穆在床上猫叫春了一阵后终于安静了下来,她才不在乎赵静安理不理她呢,反正赵静安的脾气怪得很,经常生气冷脸,反复无常,她一向都选择无视的。

    只是她在床上闹,赵静安却跟木头一样在书桌前写作业的背影让她觉得很无趣,消停过后,她就翻身下床,拿过自己的包包,掏出作业,趴在床上抄赵静安的。

    她写字的速度本来就快,抄数字就更快了,笔尖在纸上沙沙地滑动着,很快就抄完了。

    抄完数学之后又拿出其他作业来写,她不是什么有耐心的学生,写了一会后就觉得厌烦与无聊了。她抬眼一看,发现赵静安居然还是那个岿然不动的姿势,背对着她。

    程穆穆咬了咬唇,她有点想去招惹赵静安,可又知道赵静安在写作业时特别专心,要要是真打扰到他,他就是会真的黑脸生气,到时候可不是程穆穆跳到他身上抱他脖子掐他脸可以解决的。

    好吧,女侠程穆穆偶尔也是有些胆小的。

    她嘟了嘟嘴,灵活的手指间转着笔,忽然一双杏眼就黏在了赵静安放在椅子旁的包包,黑色的书包大开着,里面的东西都大大方方地袒露着。男孩子的包包,本来就没几样的东西,所以其中的颜色也非常单调,所以在这单调的颜色要是透出一点明亮的色彩就显得各外引人注目。

    程穆穆眯起杏眼,眼神犀利地落到那展露出一角的粉色。

    粉色,赵静安的包包里居然出现了粉色,看来太阳确实从西边升起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金主乖乖就范最新章节 | 金主乖乖就范全文阅读 | 金主乖乖就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