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福气小算仙 > 第三章 法术只对他失效

福气小算仙 第三章 法术只对他失效 作者 : 千寻

    予菲侧眼,对上欧阳曜鹰隼般的锐利眼睛,他好像什么都明了,明了得令她心慌意乱。

    大步进屋,他再问一次。“妳给他吃什么?”

    她睁眼说瞎话,翻掌覆掌,笑得自然大方。“你看错了吧,什么都没有。”

    冷眼看她,他很清楚自己这副表情会让人心生畏惧,但她还是眉开眼笑,好像他有多温和亲切似的。

    目光对峙,第一回合,欧阳曜落败。

    好,暂且当他眼花,当他没看见她掌心滴下来的东西,那……眼花之余,他不会也耳背了吧。

    “说说,什么叫做为善不欲人知,什么时候我托妳赠银?”

    他从村外回来,碰见要离村的张大婶,看见自己,她二话不说就跪下来,感激他的救命之恩、为善不欲人知……他这才晓得,在不知道的时候,自己成了张家的大恩人。

    予菲歪着头看他,然后长叹一口气道:“我实在不想说你难搞,但你真的很难搞,凭白无故送上门的好处收着就是,何必追根究底?就让张大婶拿你当救命恩人,不好吗?”

    “不好。”

    “不好?”她冲着他皱眉、摇摇头,而后朝他伸手,“既然如此……十两。”

    “做什么?”

    “你给十两,不就落实我的话,你确实为善不欲人知,确实是张家的救命恩人,张大婶的感激可以收得理直气壮、理所当然,不会有半点罪恶感,行了吧?”

    这是哪门子说法,他几时有罪恶感?几时想要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陆予菲。”他严肃面容。

    “我在。”她嘻皮笑脸。

    “不要替别人作主,尤其是作我的主。”

    “行,欧阳公子说的算,今日本人犯的过错,保证日后不会再犯。”说着她摊摊手退后几步,退到门边抱起木盆,转身就想跑。

    可他速度更快,她才跑过三五步,他就一把抓住她的后领,将她提起来。

    要不是她手脚灵活,要不是她死命抱住木盆不放,这会儿她又得去河边一次。

    “君子动口不动手哦。”她警告他。

    “我从没说自己是君子。”

    “有没有人教过你,对于淑女应该体贴温柔。”

    “妳什么时候变成淑女?”

    “就算我不是淑女,也请放开我。”

    “凭什么?”

    她用力吐气。“你这样很不行欸,你知不知道,对女人动手的男人都是废渣,知不知道有本事的男人靠智力征服人,没本事的才靠武力征服人。”

    原来他不但是个废渣,还没本事。

    欧阳曜不想笑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笑,她明明很生气,明明咬牙切齿的表情一点都不美丽,可他竟觉得她很可爱,可爱到……心脏莫名其妙地怦怦怦连跳三下。

    “怎么办?我就是喜欢以武力征服人。”

    哼!欺负她没有武力吗?予菲手抱木盆,没办法动手,只能用脚踢,可她踢到的……是肉腿还是铁柱子啊,他文风不动,她的脚却隐隐作痛。

    “欧阳曜,你放手!”

    “不放。”他眉开眼笑,果然,以智取人远远不如以武服人来得爽快。

    不放?他知不知道这种提小鸡的动作很污辱人?前世她可是人人尊敬的大师,别说被人提领子,就是碰一根寒毛也不行,偏偏来到这个万恶的古代,这个没人权、不懂男女平等的时代……呜,她想回家……

    突然间就委屈了?欧阳曜下意识松手,没想到她整个人就这样摔在地上,这一摔不打紧,护上半天的木盆掉到地上,衣服全白洗了。

    予菲气极败坏,决定代替月亮惩罚……坏人!

    她手指掐诀、嘴巴念念有词……

    先说哦,这是不对的行为,身为学道者,不能以法力欺人,但她这、这是……自尊严重受损,需要弥补。

    “……法法奉行,急急如律令,开!”予菲引阴煞上他的身,可……

    Why?为什么没作用,她的法力呢?为什么阴煞缠不了他的身?

    不信邪,她再来一次,指掐诀、口念咒,往他身上一点……

    丝、毫、无、用?

    她的法术对他无用?活两辈子她还没碰过这样的事,怎么会?会不会是她的法力失踪?

    刚穿越而来,为保障自身安全,上面那位让她保有短暂法术,现在、没了?

    如果真是这样……完蛋,她啥都不会啊,不会做菜、不会医药、不会从商……她连这时代女子最基本的女红都不懂,日子要怎么混?

    见予菲一动不动,欧阳曜怀疑,她被点穴了?

    他弯腰与她平视,见她在怔忡中,他轻轻推她。“妳怎么了?”

    她呆呆抬头,呆呆摇头,呆呆地捡起弄脏的衣服,呆呆往门外走,她很呆,呆得无法想象未来要靠什么生活。

    他跟在呆呆的她身后,再问一次。“妳怎么了?”

    她无法回答,如果知道怎么了,情况会容易些,可偏偏就是不知道呀。

    垂眉、垮肩,无奈压得她挺不直背,她低着头缓步往前走。

    他不放心,跟在她身后。

    这时,一声尖锐叫喊破空而来。“陆予菲!”

    远远地,予菲看见一张发青变黑的脸,陈镁……才几个晚上她就变成这个样子?所以她的法术还在?

    试试……吧?予菲悄悄念咒,手背在身后掐诀,飞快朝她一指,瞬间,缠在陈镁身上的煞气消失,脸上的黑雾稍淡。

    陈镁不再感到寒冷,阳光照在身上,出现阵阵暖意,她整个人突然变得轻松,连喘气都觉得舒服,恍若重获新生。

    陈镁松口气,予菲也跟着松口气。

    太好了!还在,她的法术还在!

    再次确定,念咒掐诀,予菲引阴煞上陈镁的身,下一刻黑雾罩上,陈镁的脸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变黑,整个人又开始感觉阵阵阴寒加身。

    没丢,她的法术还在!予菲无比开心、无比激动、无比感激,谢谢祖师爷,谢谢上面那位,谢谢他们让她保留最熟悉的技能。

    所以她的法术只是无法在欧阳曜身上发生作用?还好……这个结论她能够接受。

    她笑了,弯弯的眉、弯弯的眼、弯弯的嘴角,脸上的弯弯让欧阳曜心情跟着好起来。

    不生气了?不发呆了?他因为她的开心而开心。

    相反地,予菲脸上的弯弯让陈镁抓狂。

    接连几个晚上被鬼追杀,陈镁快疯啦,她设想过无数可能,最后猜测肯定是予菲给她下毒,她本想低声下气哀求予菲收手,却没想到竟会看见欧阳曜紧紧跟在予菲身后,当即忘记原计划中的“低声下气”、“软声哀求”,控制不住怒火中烧。

    凭什么!她才几天没出门,这贱蹄子就缠上欧阳公子?那是她先看上的男人啊!

    陈镁冲上前,习惯性抬手就要甩人巴掌。

    予菲没料到她玩这么大,来不及闪躲,见大掌落下,她直觉闭上眼睛,等待清脆声响。

    这时突然横插进来一只手,拯救了予菲可怜的小脸颊。

    陈镁发现手被欧阳曜“握”住,她黑得发紫的脸庞出现一丝绯红。

    爱情的力量啊!

    “欧阳公子。”陈镁软软一声撒娇,喊得予菲鸡皮疙瘩林立。

    欧阳曜皱眉,放开她,另一手将予菲拉到自己身后,摆出保护姿态。

    看到这动作,陈镁不依了,嚷嚷道:“欧阳公子,你怎能护着她,你不知道这贱人对我做过什么,她下毒,害我吃不下睡不着,害我作恶梦,害我呕吐,害我……”

    哇啦哇啦一大串,讲到最后,连月事失调都跟她有关系。

    欧阳曜扬眉,一脸兴味地看向予菲。“这些都是妳做的?”

    “我要是有这么厉害,早当仙女去了,干么还当人呢?”

    陈镁继续嚷嚷,“就是妳,是妳亲口说害我的。”

    “陈镁,妳看我的脸。我像白痴吗?哪个杀人凶手不藏着躲着,还跑到人前嚷嚷『没错没错,那个白痴是我杀的』?

    “如果妳怀疑我下毒,就去镇上请大夫瞧瞧,别成天疑神疑鬼,老认为旁人在使坏,何况我这小腿小手臂的,哪敌得过妳的肥膀子,不被压着打已是祖先保佑,欺负妳?说笑吧!”

    “陆予菲,妳说我胖?”

    胖是陈镁的痛处,吃不饱已经够可怜,成天饿肚子还发胖,那就是天地不仁了,予菲还拿这点攻击,真的有失厚道。

    “我没说妳胖,只说妳膀子壮硕,那可是赞美吶,不信妳问问欧阳曜,军队里是不是人人以壮硕膀子为傲?”

    她又不是士兵,谁要一双壮硕膀子?陈镁气恨不已,不知陆予菲怎会变成这样,以前她哪有胆子在人前同自己对峙,她只会默默掉着泪,任由自己打骂呀。

    陈镁的心声要是让予菲听见,肯定要说:“妳傻的啊,无声啜泣比当众抗议更威更猛更厉害!”

    “欧阳公子,你看她欺负我。”陈镁跺脚娇嗔,惹得欧阳曜一股恶寒。

    惨不忍睹吶,陈镁以为装可怜是那么好演的吗?那可是需要美貌支持呀!

    “唉呀,小心!妳一跺,象腿就能踩死三千六百只蚂蚁,那可是三千六百条生灵啊。”

    “妳骂我象腿!”

    “不、我是羡慕,妳手能打南山猛虎,脚能踢北海蛟龙,欧阳公子,你们军队里缺不缺一个花木兰?”

    予菲态度很痞,痞到令陈镁气得暴跳如雷,因嘴上赢不了,她很想动手,偏偏予菲躲在欧阳曜身后,让一堵厚实安全的城墙护着,她气到不知如何是好,予菲却觉得安全感爆棚。

    “欧阳公子,你别听她的,她一直都在害我。”

    “我害妳?妳记错了吧,不是妳推我下海的吗?放心,那件事有人证,妳赖不掉的。”

    人证?陈镁倒抽口气,不会吧……

    这几天她缩头缩脑,不敢在继父跟前出现,就怕陆予菲发难,确定风平浪静后,她还以为陆予菲是害怕娘的手段,不敢轻易将此事说出口,没想到……

    谁是人证,欧阳公子吗?所以他才处处护着她?欧阳公子认定自己是坏人?那么……欧阳公子不喜欢她了!

    突地一声尖叫,陈镁转身往陆家方向跑,脚程很快,快到让人不解,这么胖的身躯怎么能那么轻盈?

    此地无银三百两,陈镁的表现宣告陆予菲所言非虚。

    予菲看着陈镁的背影,像只得逞的小狐狸,笑成朵花儿般,无比可爱。

    她抬眉,发现欧阳曜的眼珠子黏在自己身上,半天都转不开,怎么,突然发觉本小姐年轻貌美、很好啃?如果是的话,以前干么去了?

    起初她还能痞笑回望,可是他看她的时间太久,看到她心里微微发慌,咬唇乱扯。“公子也会看相?”

    他笑道:“看相是妳的本事,不是我的。”他没发觉,不爱笑的他,在陆予菲面前露出笑容的频率太过频繁。

    “既然不会,干么一直看我?”

    “妳说呢?”

    他往前弯腰,她往后仰,这是在考验她的柔软度?

    “要我说吗?”予菲一双大眼睛骨碌碌地转动。“我说……你近日额头正中的官禄宫和两旁的天仓圆润饱满,应该会升官加薪,而且你的眼神明亮、眉毛颜色润泽,说明你最近会有好运。”

    “我依稀记得,妳说的是我犯小人。”

    “你奸门的伤口好了呀,小人害不了你,反倒自害。”话出口,她才发觉这人莫非是属海星的,才几天功夫,伤疤就淡得几乎看不见,超强的复原力啊。

    自害?她又说对了,散播谣言那人被罚半年俸禄与劳役。

    “妳真的会看相。”他早就相信了,说这话不过是再度确认。

    “当然,不然你认为我只会唬人吗?十天之内,我包你升官发财。”

    “又帮我看一次相?这回我该给妳多少银两?”

    “这点小事,谈钱伤感情。”开玩笑,把他巴结好了,以后还怕没有金山银山?前世她就是用这招广结人脉……呃、不,是广结善缘的。

    “这可是堪破天机的大事,不是?”

    “确实,不过……不占便宜是教养,人情往来是修养,刚刚你从陈镁的虎口下把我救出来,这点小事就当回馈,你现在要做的是努力、努力再努力,努力成为人上人。”她握紧拳头,说得很用力,他得当人上人,她的讨好才有意义啊。

    “为什么?”

    “你如果成功了,放屁都有道理;你如果失败了,再有道理都是放屁,所以你要立定志向,朝成功迈进。你办得到的,我看好你!”

    她信心满满地凝睇他,灼灼的目光像在看金山银山那样。

    回看她的表情,让他再也忍俊不住捧腹大笑。

    陈镁越来越憔悴,眼眶黑得能拿来磨墨了。

    李氏用暗杠的私房钱给她请大夫,可……那又不是病,大夫能怎么说?讲来讲去,除多思多虑、肝气郁结之外,再也说不出其他。

    李氏私房钱有限,吃过三、五服药也不见成效后,只能放任陈镁继续在恶梦中被鬼追,放任她大白天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啥事也不干。

    现在唯一能让陈镁提起精神的,就是予菲到她面前晃晃,阴笑两声,然后她就会放声大喊。“她要杀我!”

    再然后,李氏会拿着扫把追杀予菲,搞得鸡飞狗跳。

    这种游戏很无聊,如果李氏不来挑衅,予菲自然不会闲到去惹陈镁。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福气小算仙最新章节 | 福气小算仙全文阅读 | 福气小算仙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