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聚宝财妻 > 第三章 换粮的条件

聚宝财妻 第三章 换粮的条件 作者 : 绿光

    书房里,尹挚正听向野说着江南一带的农作收成,其中尤以棉、稻、蚕丝等几种说得最巨细靡遗。

    她边听便点头,脑袋里想着除了银子之外,海外贸易还能以布匹做交易,而蚕丝更是最大宗,她忖着这些细项也能跟皇上说一说,与其让白银外流,不如将布匹当另一种选择。

    “不过,古怪的是,听说扬州涝灾,折损了近半的粮获,可是咱们扬州庄子的粮收并未折损,我问过了,听说是扬州底下的几个县出了事,全都封城了。”话到最后,向野刻意地压低了音量。

    尹挚抬眼,秀眉微扬了下,想到晁枢引说奉旨找她商议,莫不就是这桩事吧……可是地方各司其职,这地方涝灾的善后处置,怎么也轮不到他去管。

    还是说,县城出事还封城,内有文章?

    她正想得出神,外头突地传来多静的喊声——

    “大人、大人,您不能进去!”

    蓦地,门板被踹开,发出巨响,她懒懒侧眼望去,就见晁枢引大步走来,逆着光,她看不清他的神情,但门板都被他踹烂了……嗯,还挺不错的,至少忍耐到第三天,训练只狗也差不多这时间。

    晁枢引冷冷地打量坐在案后的她,一身湖水绿缠枝月季衫裙,长发随意地挽了个髻,不见任何簪钗点缀,只以绢丝系在髻上,尾端缀着小巧玉叶,随着她身形微动,敲击出清脆的声响。

    这看起来很随意的打扮,少了几分端庄,更令人鄙视的是,她竟跟个外男关起门来在里头独处。

    莫名的,他有些恼火,毫无理由的想将那人丢出去,而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就在晁枢引将向野揪起,一把丢向门外时,里头的三人加上在外头的多静,一共四人都傻住了,始作俑者甚至无法理解的看着自己的手,而跌坐在地的向野也一脸怔愣看着对他行凶的恶人。

    至于尹挚……她的小嘴还微张着,毕竟她还不曾亲眼瞧见他如此粗暴的一面。

    “……晁大人这是在拆我的台不成?”回过神,她冷着声质问,以眼神示意门外的多静和向野都先退下。

    晁枢引也回过神来,朝她作揖。“有事想与郡主商议,无意间动作大了些,还请郡主见谅。”

    尹挚哼笑了声,不接受他毫无歉意的道歉。“晁大人好大的威风,想与本郡主商议,就直接将本郡主的人给扔出去,真不知道晁大人究竟有没有将本郡主放在眼里,又到底是不是有心与本郡主商议?”

    晁枢引自知理亏,没吭声。他也不明白方才怎会做出这种事,也许是因为那家伙可以堂而皇之地抢在他之前与尹挚碰头,再加上三皇子也能理所当然地往后院走,才会教他一时气不过,以致于不经意就出手了。

    “郡主,我拿的是皇上的旨意,迫在眉睫,有所冒犯还请见谅。”最终他只能如是说。

    “别拿皇上压我,刚才被你丢出去的是我的大掌柜,我正与他谈的也是皇上托付的事,一样都是皇上发派的差事,怎么我的差事就比不上你的重要?”尹挚双手环胸坐在案后,冷冷地注视着他。

    晁枢引暗吸了口气,压下胸口的不快才沉声道:“郡主,杭州前后卫所的粮仓遭火劫,眼看上万卫所兵下一顿伙食不知在哪,要我如何不急?”

    尹挚微扬秀眉,这事她是知晓的,但……“还没处理好?”

    遭她这么一问,晁枢引的脸上闪过一抹狼狈。他是武职,论缉捕防卫等等事宜,自是难不倒他,偏偏调粮找粮……这原本就不是他分内的差事。

    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他还是将事情原原本本道出,“原本在我来到杭州之后,京里就会派粮过来,可等了近半月无果,我着信送回京里询问,皇上说是扬州涝灾,所以赈粮先送往扬州了,既然杭州无粮可调,郡主方巧下江南访亲,所以要我找郡主相助。”

    尹挚沉吟着,原本对于扬州涝灾就相当存疑,既然已经封城,意味着里头可能有疫病发生,这种情况皇上怎会派赈粮过去?还是皇上糊弄他的,就只是为了逼他低头,求她调粮?

    不管怎样,扬州这种大粮仓发生疫病都不是闹着玩的,皇上不可能不知情,与其让晁枢引留在杭州处理粮库失火与调粮一事,为何不将他派往扬州处理疫病?

    晁枢引见她沉默不语,浓眉微拢地道:“郡主既是食君之禄,本当担君之忧、忠君之事,也许我先前对郡主诸多冒犯,可眼前是国之大事,卫所兵要是食不饱,又哪有体力作战锻炼?要是没有卫所兵,一旦江南发生涝旱,流民四起,又有谁能够护百姓周全?要是……”

    “够了。”尹挚没好气睨他一眼,打断他未竟的话。“你求人就是给人扣上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罪名?”

    “所以郡主是答应调粮?”

    尹挚微瞇起眼,最讨厌的就是他这种理所当然的口吻。“你要拿什么跟我换?”

    “郡主什么意思?”他沉声问着。

    “晁大人该不会以为拿着皇上旨意,就能要我立刻调粮吧?秋税已过,许多粮税已经送往京城或各卫所,要不就是在粮行,你突然要我补足杭州前后两卫的粮库,你以为是嘴上说说就能成的事?”

    晁枢引沉吟了下,这当头要她调几万石的粮作恐怕也不是件易事,于是便道:“郡主要是有需要我出力之处,尽避吩咐。”

    “本郡主身边得力的人多的是,不用晁大人大材小用。”她哼道。

    “既是如此,郡主想要我怎么做?”他捺着性子,也认定她不会简单放过自己,可只要能让她出气,不过是小事一桩。

    尹挚纤白的指在案上轻敲,笑得很坏,道:“这样吧,咱们做个约定。”

    “什么约定?”

    “只要你完成我要你做的十件事,我就帮你调粮。”她够义气吧。

    晁枢引浓眉微扬,几乎不假思索地道:“可是调粮一事迫在眉睫,就怕等十件事完成后再调粮会来不及。”

    他很自然地认为她恶意刁难,说是十件事,可天晓得她会让他用多久的时间完成?说不准她十天半个月才要他做一件事,等到他完成了,他的卫所兵也差不多要造反了。

    “晁大人,要一口气调足所有的粮,不是件简单的事,别说银钱,光是船运就要耗上不少时间,所以十件事,自然是每达成一件,我就给一笔粮,直到你完成十件事,也就补足所有的粮了。”

    他想了下,认为她说的不无道理,只是—— “不知道郡主要我做的会是什么样的事?举凡违反律例,违背良心……”

    “你到底把本郡主当成什么人了?”她没好气地打断他。

    “既是如此,还请郡主先道出第一件事。”他只想速战速决,将这恼人的事尽快处置。

    她皮笑肉不笑地打量着他,突地勾唇道:“学狗叫个两声吧。”

    晁枢引难以置信地瞪着她,怀疑自己到底听见了什么。

    尹挚乐得忍俊不住,瞧他脸色黑了大半,才忍住笑,道:“说笑的,我怎么可能让晁大人学狗叫呢。”

    晁枢引可笑不出来,冷着脸等她下文,因为他心里清楚,她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多静。”她突喊着。

    守在外头的多静迅速踏进屋里,等候差遣。

    “咱们这一路下江南,我应该堆了不少衣裳要洗,妳拿出来交给晁大人吧。”她不假思索地吩咐,彷佛早就有了决定。

    多静闻言,微愣了下。

    “杵在那儿做什么,还不快去?晁大人等着呢。”她催促着,笑露梨涡,睨了晁枢引一眼。“这么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想必难不倒晁大人,对不?当然,要是晁大人连头件事都办不了,那么今天的约定就不作数了。”

    晁枢引撇唇笑得极冷,很清楚她不过是借机羞辱他罢了。

    洗她的衣裳?行,有什么不行的?

    横竖这等惊世骇俗的事从她口中说出,他一点都不意外。

    当多静抱着一篓早就洗好的衣服走来时,偷觑着她家郡主的神情,却怎么也解读不出她的用意。

    郡主哪可能有未洗的衣物?只是要折辱晁枢引罢了,可教她想不透的是,当初晁枢引突然转了性子追求郡主,郡主为了逼他打消念头,也对他开出了十个条件,第一件就是这样,为何郡主要拿一样的事物来折辱他?

    法子多的是,是不?随便要他学狗叫学猫叫就够污辱人的了,而且也会让人感到格外痛快。

    屋子西边的园子有座水井,尹挚让多静把那篓衣物交给晁枢引,特地领着他到水井边,把一应工具交给他,再让多静搬了张椅子,很大方地坐在离他几步外的地方,好整以暇等他洗衣裳。

    晁枢引黑着脸瞪着那篓衣物,不知道怎地,他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在哪见过却又想不起来。

    但,那是不可能的,他从未洗过自己的衣物,更遑论他人的。

    于是他只能站在水井边,死死瞪着那篓衣物和一旁的洗衣器具。

    “快呀,晁大人,早点洗完,我就能差人赶紧将一部分的粮给送到粮库去,你要是多拖一天,那些卫所兵就要多饿一天,你自个儿斟酌。”尹挚笑得很乐,尤其当他一张脸已经黑如炭时,她有种小小报复的快意。

    不能怪她,实在是这家伙失忆之后对她的态度差了十万八千里,她要是不能出一口气,早晚憋出病。

    晁枢引的大手握了握,最终还是妥协了,坐在小凳子上开始动手。

    而拱门外,左旭轻步到来,低声问着守在拱门边上的多静。“这是在做什么?”

    “你没长眼吗?”多静面无表情地道。

    左旭一脸悲愤地瞪着她。“我家主子失忆得罪妳家主子,跟我一点干系都没有,妳犯得着迁怒到我身上?”

    “他是你的主子,你怎能脱得了干系?当初你要是能护住你家主子,不让他受伤,他就不会失忆,就不会性情大变,就不会伤了我家郡主,你怎会傻得以为你能撇得一乾二净?”多静满脸惊吓,不敢相信他蠢到这种地步。

    左旭无言,因为实在有那么丁点道理。“可当初那是遇袭,能够全身而退已是不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走漏风声,半路上就被袭击了。

    “没能将主子护得周全,那是你失职、无能,你怎么还有脸站在这儿?如果我是你,早就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面对多静刻薄无情的指责,左旭沉痛地闭了闭眼,抚了抚疼痛的胸口,再看向已经开始洗衣的头儿,对于他俩这悲惨的命运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可是,郡主为何又要我家头儿洗衣?”这事他家头儿也曾经干过,不过当初是因为郡主拒绝头儿追求,故意刁难头儿的。

    多静看他的眼神就像看个驽钝到极限的蠢蛋。“左千户,因为你家头儿急着要调粮,你别说你跟在你家头儿身边却不知道。”

    左旭脸上忽青忽白,恼着又不能发作。“我当然知道他急着调粮,我是指郡主刁难为何故技重施,她不会以为这么做会勾起我家头儿的记忆吧?”他是不忍心泼冷水,因为他家头儿的脑袋是真的撞坏了,大半年了都没有半点恢复的迹象,用这种法子怎么可能有用。

    多静微攒着眉头,美目微瞇,半晌才道:“不会,我家郡主是铁了心不想睬他,要不是因为他要调粮是皇上旨意,郡主根本就不打算再见他。”

    “既是如此,干么老调重弹?”羞辱人的方式很多,洗衣物真的是不值一哂,记得当初郡主如此开条件,头儿一点犹豫都没有,洗得可欢了,跟眼前那张黑炭般的脸相比,天差地远。

    多静不语,她也猜不透郡主的心思,所以……她故意在衣物里添了样东西,也许能藉此看出端倪。

    那头,尹挚静静地看着晁枢引洗衣。

    从一开始的恶意羞辱到此刻的怅然若失,她托着腮,眼前的情景与记忆重迭,她彷佛还可以瞧见当初洗得很欢的晁枢引,对照他此时一脸烦躁不快的表情……她内心五味杂陈,万般滋味难述。

    水井边,正在努力揉洗衣裳的晁枢引浓眉攒得死紧,下颚紧绷,倒不是因为倍感屈辱,而是因为他真的生出一股熟悉感。

    真是吊诡极了,尽避他的动作不熟练,就是有种无法漠视的似曾相识感。

    瞪着手上的藕色绣银丝牡丹的罗襦,他真的是百思不得其解,可既然想不透,他也懒得再想,毕竟得赶紧将这篓衣物洗好,省得她又冒出什么坏心眼恶整他。

    将洗好的罗襦搁到一旁的水盆,再从篓子里取出一件,却觉得这件衣物分外轻盈,再仔细一瞧,这大红色绣莲枝的……

    “停住!”

    正思索着,耳边传来尹挚的低喝声,他才抬眼,她已经朝他跑来,作势要抢他手上的衣物。

    她又要使什么坏心眼整治他?

    忖着,他立刻站起身。“不!这也是郡主的衣物,我定会洗妥,郡主尽避放心。”

    “你给我住手!这个不用洗!”她羞恼地跟他抢了起来。

    晁枢引人高马大,将衣物揉成小团握在掌心,长臂举得高高的。“那不成,要是一会妳借故不调粮,我岂不是亏大了?”

    “你给我放手,晁枢引!”

    “明明是郡主要我洗衣物,莫不是反悔了吧?”他已经埋头洗了大半,要是在这当头说是玩笑,他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处置她。

    然而当他垂着眼注视她,她正使力往上跳,想要抢走他手上的布料,每当她跳起时,那张明亮清丽的小脸就贴近他几分,近到他可以细数她浓纤的长睫,近到他可以嗅闻她身上独有的香味。

    那是一种特别的香气,理该是他头一次闻,他却莫名地感到熟悉,甚至教他生出一股冲动,想要更靠近这股带甜的冷香——

    “晁枢引,我没要反悔!我只是……”尹挚哪知道他满脑子想什么,眼见夺不回贴身衣物,只好咬了咬牙,豁出去地道:“那是我的肚兜,还我!”

    她的声嗓瞬间拉回他的理智,他猛地回神,暗恼自己怎像是着了魔,待一细想,得知握在手中的竟是一件肚兜,方才就觉得样式古怪,晁枢引忙丢到一旁,手像是被火烫着般,就连双耳都跟着泛红。

    尹挚见肚兜被丢在地上,又羞又恼地拾起,藏在身后,朝外头喊着,“多静!”

    篓子里的衣物是多静准备的,她可不信多静会不小心把她的肚兜放进去,肯定是故意的!

    守在拱门外的多静将里头的动静看得清清楚楚,忙应了声走来,垂着脸,道:“郡主。”

    “妳在这儿看着,让他把所有衣物洗好晾好才算数,还有……”尹挚小脸羞红地瞪着她。“咱们晚点再算账!”

    多静轻声应下,看着她气呼呼跑开的背影,再看向晁枢引,却见他一脸傻愣地站在原地,双耳泛红。

    “晁大人,时候不早了,还请尽快。”她淡声道。

    晁枢引闭了闭眼,双手不自觉握了又握,彷佛那滑腻的衣料还在他手上,他甚至可以想象那肚兜穿在她身上……

    “该死!”蓦地暗咒了声,他坐在小凳上,发火般地继续洗衣。

    “轻点,郡主的肌肤细腻如凝脂,身上的衣物都是上等绫缎,要是洗坏了,郡主那儿就不好交代了。”多静平淡无波地警告着。

    见他放缓了手劲,一张脸五彩缤纷,精采极了,她感到稍稍解气。

    只是……郡主那反应,分明就不如她自个儿说的对晁大人已心死,唉,往后她要怎么帮郡主才好?揍这家伙一顿,不知道能不能帮他恢复记忆?

    多静瞇起猫儿般的眼,径自思量了起来。

    尹挚回到屋里将肚兜塞进箱笼,无力地蹲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多静才无声进了房。“郡主,晁大人已经洗好一篓衣物,托奴婢带话要郡主记得调粮一事。”

    尹挚缓缓抬眼,秀雅如玉的脸庞依旧染着一层粉红,像是正盛开的西府海棠,惹人怜爱的胭脂色。

    “多静,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恼声问着。

    多静偏着头,眯起猫儿般的眼,不解地道:“奴婢不懂郡主的意思。”

    “你最好不懂!”她站起身,气呼呼地走到她面前。“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他又要怎么误解我了?”

    晁枢引那个混蛋就是个墨守成规的臭道学,他看她不顺眼,除了因为她母亲改嫁一事,还因为她的行事作风让他看不上眼,如今恶意要他洗衣已经够折辱他了,居然还添了件肚兜……天晓得那个混蛋又要在心里怎么污蔑她了!

    “郡主在意吗?”

    “我……我当然不在意。”她咬牙道。

    她当然不在意他怎么看待自己,否则就不会要他洗她的衣物,一如当年她想要甩开他的追求,她也是这么做的。

    如今她就是打算断舍妄念,才如法炮制,待他完成十件事,就当解除了当初的约定,从今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两人再无干系。

    “那就是了,既是要折辱他,当然要无所不用其极才好,郡主对他不能手下留情,否则他就不知道要怎么伤郡主了,如今逮到绝佳机会,咱们自然是一报还一报了——对不?”

    尹挚听着,这话说得通情达理极了,教她反驳不了。

    “可问题是,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竟然让男人拿着我的肚兜……这让人知道,我的清白要搁到哪去?”

    “郡主认为晁大人会将这事说出去?”

    “他……应该不会。”他也不是那种会乱嚼舌根的,尤其事关一个姑娘家的清白,他更不会说,说不准他还怕她赖上他呢。

    “那就是了,他不说,奴婢不说,郡主不说,谁会知道?再者,尹家的姑娘岂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忸忸怩怩?”

    听到这儿,尹挚几乎被她给气笑了。“你这个坏丫头明明做错事了,还能反过来倒打我一耙,这还有道理?”

    被男人拿着肚兜叫小事?世家养出的贵女要是遇到这种事,就得准备三尺白绫了,哪里是小事?

    “郡主多想了,奴婢是郡主的人,不管怎样定是站在郡主这头,哪有帮着外人欺负郡主的道理?倒是郡主真要帮他调粮?”多静让她到榻上坐下,随即斟了杯茶递上。

    明知道多静是故意转移她的注意力,她也没辙,毕竟眼前这事确实重要,得优先处理。“当然得调,而且要快,一会你帮我把向野叫来,想法子把扬州那些未动的粮作先送过来。”

    “郡主不是说了先给他一部分?”

    “多静,秋税刚过,很多地方在补税,漕船怕是难调,得找专门的粮船才行。”她呷了口茶,总觉得这事没那么单纯,可是一时间又没想法。

    “走陆路不就好了?”

    “不妥,扬州听说封了三处县城,走陆路怕是问题多,这当头还是先找粮船才好做事。”

    多静忖了下,便照她的吩咐先将向野唤来。

    可待尹挚到了外间,却见到盛珩,不由轻呀了声。“殿下,你怎么来了?”

    “我来了好久。”盛珩俊白面容满是哀怨,将身旁的茶盅推了推。“为了见你都不知道喝几盏茶了。”

    尹挚看了眼多静,就见多静无奈地道:“晁大人抢在先。”

    闻言她就明白了,就算她要恶整晁枢引,也得替他保留几分颜面,自然将其他人挡在她院子外头的。

    “都是我的不是,还请殿下恕罪。”尹挚以茶代酒敬他。

    盛珩满脸嫌弃,摆了摆手。“够了,我喝得够多了,想要我不计较,你倒不如跟我说说,你刚刚和晁枢引在院子里做什么?”

    瞧盛珩流露的好奇样,尹挚干笑了两声。

    当今圣上有六个儿子,盛珩行三,不占长也不占嫡,看似闲散又不拘小节,却是最有才干、最受皇上重视的。

    偏偏他有个坏毛病,就是喜欢跟她打探晁枢引的事,打探到最后,她都忍不住怀疑他对晁枢引到底有什么想法了,毕竟几个皇子里头,除了年纪较小的两个,其他都已经成亲了。若真是如此……她摇了摇头,无声叹了口气。

    “为何每每我问你晁枢引的事,你就摇头?”盛珩不开心了,清俊面容毫不遮掩他的恶

    劣心情。

    那混蛋都伤她到这种地步了,她还想着他?不会是那混蛋脑子坏了,她也跟着坏了吧?这可糟了,得怎么修?

    尹挚干笑两声,转了话题,问:“殿下怎会下江南?”

    盛珩撇了撇嘴,知道她要是不肯说,怎么撬都撬不开她那张嘴。“还不是扬州出了事,皇上让我走一趟。”

    一提到扬州之事,尹挚忙问:“殿下,听说扬州封了三个县城,可是真的?”

    “嗯,确实如此,听说有了疫病,不得不封。”说着,他又呷了口茶,却又倒胃口地将茶盅放下。“你的消息倒是灵通。”

    “殿下可有仔细查探过?”

    盛珩微扬起眉。“你是觉得这事古怪?”

    “也不是这么说,而是向野从扬州一带回来,说扬州封了三个县城,可是尹家在扬州的庄子压根没事,加上确实有大水,但也不致于这般严重……”说到最后,她也不怎么确定,毕竟没有亲眼目睹,一切只是揣测罢了。

    盛珩沉吟了声,道:“我再派人去探探吧。”毕竟是有疫病的县城,所以他并没有靠近,但她既然觉得有疑虑,那就再派人探探,如此才能安心。

    “那……殿下接下来的打算呢?”

    “哎呀,赶人了?”盛珩一脸受伤地捣着胸口。

    尹挚被他逗笑。“殿下说哪去了?殿下大驾光临,那家蓬荜生辉,要是殿下肯在这儿住下,更是不可多得的好事。”

    “别,我可是微服过来,别让那家人知道我的身分。”

    “行,殿下怎么说怎么好,只是我恐怕腾不出时间陪殿下。”

    “你不是回江南访亲的?都过去几天了,总不可能天天和你母亲黏在一块吧。”他就不信她连丁点时间都凑不出来给他。

    “倒不是,而是皇上给了我一点差事,再加上晁大人那儿有点事得处理。”

    “他又有什么事?”盛珩没好气地问。

    那小子不管失不失忆都烦人,明明把阿挚给忘了,还老是在她眼前转来转去,这不是存心惹人嫌?啐!

    尹挚无奈,只好将杭州两个卫所的事说了。“所以,我得要先替他调粮才行。”

    盛珩微眯起眼,只觉得这事要大不大,却硬要她掺一脚,令他心中不快,尤其他现在怎么看晁枢引都觉得不顺眼,更不想见他俩黏在一块。

    “殿下?”尹挚偏着头打量他,不知道他想什么想得这般出神,她唯一能确定的是每每提及晁枢引,他就特别容易出神,唉,千万别是她想的那样。

    “没事,横竖你也不可能天天处理那些杂事,得闲了便带我看看江南的好风光,毕竟往后我再来江南的机会恐怕也不多。”话到最后,已经带了几分哀兵政策,盼能勾起她些微的恻隐之心。

    但他也没让她,毕竟他身为皇子,要是无诏令是无法离开京城的,这一回过来与其说是送赈粮,倒不如说是他求父皇让他走这一遭的。

    他知道父皇想凑合两人,他也清楚这两人原本就论及婚嫁,他本该死心的,可那混蛋失忆后对阿挚的态度犹如杀父仇敌,教他怎么也看不过去,所以,他来了。

    说是破坏也好,横竖……他只是想尽最后一份心意,要是阿挚怎么看自己都不入眼,还是对那家伙不死心……他就揍那家伙一顿,看能不能让他恢复记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聚宝财妻最新章节 | 聚宝财妻全文阅读 | 聚宝财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