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妒夫的娇宠 > 第一章

妒夫的娇宠 第一章 作者 : 零叶

    【第一章】

    城外的官道,有一间简陋的茶肆,这个茶肆距离进城还有三里地,有些人走到这里会停下来歇歇脚,吃点东西再进城。

    茶肆的外面摆着几张四方桌,倒也坐了不少人。

    人们正高谈论阔。

    “听说没,锦衣卫指挥使高戟举报齐王造反,证据确凿。齐王一家老小全部被关进了牢狱。”

    “齐王?是那个经常施粥做好事的齐王?”

    “可不就是那个齐王吗,本朝还有几个齐王。”

    “不能够啊,齐王可做了不少好事,怎么会造反呢?”

    “我听人说,齐王的儿子抢了……那指挥使的未婚妻,这不就是怀恨在心吗?所以报了齐王。”

    夏瑾单独坐着一张桌子,上面放了两个包子,一大碗茶。她低着头,一边听着一边啃着手里的包子。

    高戟,她认识。

    众人正说得高兴,官道上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不过一会功夫,一身飞鱼服的锦衣卫出现在众人眼前。

    老百姓一看,顿时不说话了。

    本以为这些人会直接入城,没想到在一阵声响后,这一队锦衣卫居然在茶肆前停下来了。

    老百姓们神情顿时就紧张起来了,一个个的不敢说话。

    夏瑾也跟着紧张起来,低着头不敢到处看。

    “拼个坐位?”透顶传来一个略带粗哑的声音。

    夏瑾端着自己的包子起身,“官爷,你们坐,你们坐,小的站着就行了。”说着端着包子就要走。

    “等等……”一声低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一起坐吧,不然有人又要传言我们锦衣卫欺负老百姓了。”那声音带着不容置喙的严厉。

    夏瑾身子一僵,想要说什么,但又怕自己言多必失。最后只好转身,带着讨好的对众人笑了笑,而后等为首高大的男人坐下后,她才敢在一旁坐下。

    “几位爷,来点什么?”开茶肆的掌柜讨好的问着。

    “三盘包子,一壶茶……”旁边的人道。

    “稍等。”那掌柜的赶紧去办。

    这个功夫,为首的那人到处看着,最后视线落在对面的夏瑾的脸上。

    察觉到对面射过来的目光,夏瑾心都拎起来了,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几大口把包子吃了后起身,“我吃完了,诸位爷,你们慢用。”说完丢下十个大子,拎起一旁的包袱转身就要走。

    “等等……”是第一次开口说话的那个人。

    夏瑾站住了。

    “你是什么人,从哪里来,干什么的,来京城做什么?”

    夏瑾心中紧张得不行,但是尽量保持着面部的淡定,转身一拱手道:“小的宜城人,来京城投亲。”

    “可有路引。”对方问。

    夏瑾面皮一紧,从怀里掏出路引,恭敬的递上去。

    那人接过看了几眼正要交还回去的时候,那个为首的人道:“给我看看。”

    夏瑾的心一拎,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是。”那人把夏瑾的路引交给坐在那边的高大男子。

    那人一边看路引,一边看夏瑾。

    “宜城人?”

    “是。”

    “来投亲?”

    “是……”

    夏瑾刚回答完,就听那人把桌子拍的震天响,吓了所有人一跳。

    “给我拿下。”

    那些锦衣卫一愣,但是老大的话还是要听的,当下就有两个锦衣卫上前,一左一右反箝住夏瑾的胳膊,另一手摁住她的脑袋。

    “大人,大人……”夏瑾惊慌的喊着,“小的犯什么法了?”

    “还敢狡辩,这个路引是假的,胆敢蒙骗本官,真当本官是瞎的?”

    周围的百姓一听,赶紧往后退了几步。

    夏瑾一听,不敢狡辩了,因为她的路引确实是假的。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来京城做什么,这个假的路引是怎么来的?”一旁的人大声质问。

    夏瑾闭嘴不言。

    “不说?那就带回去。”

    “你们不能抓我。”夏瑾忽然说了一句。

    “哦?为什么?”

    “我……我是你们锦衣卫指挥使高戟高大人的……弟弟。”

    闻言,那几个锦衣卫面面相觑的看着为首那高大的男子。

    “是吗?”那男子走到夏瑾身边,抬手挑着她的下巴,一把扯散了她头上的发髻,一头秀发顿时倾泻下来。

    夏瑾慌得不行,根本来不及解释,就听那有些粗粝的声音问:“你……要怎么做我的弟弟?”

    夏瑾瞳孔一缩,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他是高戟?

    “不、不是,是我说错了,我是……高大人……你、你的妹妹啊。”夏瑾紧张地跟对方解释。

    “荒唐,本官怎么不知道我还有个妹妹。”

    “大人,这人莫不是疯了吧。”手下有人笑着,“既然你说你是我们高大人的妹妹,怎么我们高大人站在这里你都不认识?满嘴胡言,肯定是乱党,大人,抓起来严刑拷打,不怕她不说实话。”

    夏瑾赶紧道:“真的、真的,我没骗你们,我是定远侯府夫人王氏的女儿……”

    闻言高戟仔细的看着夏瑾,发现这个女子的面容果然跟他的继母王氏有些相像。

    “真的……我、我只听说过我哥……但并不认识。”

    “别乱攀关系,谁是你哥?来人,带回去再说。”高戟说完翻身上马,话虽如此,但是他已经信了七分。

    他继母王氏,在嫁给他爹之前,确实育有一女。王氏也确实是宜城人。再者那长的有几分相似的眉眼,高戟基本确认她说的差不多是真的了。

    但锦衣卫做事,没有差不多,只有分毫不差。

    锦衣卫压着夏瑾来到队伍边有些为难了。

    他们是出差回来的,一人一匹马,根本就没有多余的马给这个……女子乘坐,把她拴在马后面让她跟着跑也不适合。

    万一她真的是高大人的妹妹呢?

    “大人……”手下李典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夏瑾,又看了看自己的老大。

    高戟想了想,“过来。”

    李典赶紧把夏瑾带到高戟的面前,就见高戟弯腰的同时大手一探,抓着夏瑾的腰带将人甩上马背。

    “呃……”夏瑾被他挂在马背上。

    高戟一踢马肚子,那马四蹄健步如飞的跑了,其他人立刻跟上。

    夏瑾被挂在马背上,颠得整个人都要散架子了。

    “我……我要吐……”夏瑾困难的喊出这句话。

    高戟就跟没听到似的,一直带着夏瑾入了城,最后在衙门口停下。

    高戟翻身下马,将马背上的夏瑾又给提下来了。

    夏瑾脚一着地头就晕眩得不行,摇晃着跟喝了酒似的转了几圈,等站稳了后捂着胸口,呕了几声后赶紧冲到一旁吐了个天昏地暗。

    高戟的眉头一皱。

    一旁的下人看着自家大人,想说又不敢说。

    等夏瑾吐好了后,高戟才让人把她带进去。

    第一次进锦衣卫衙门,夏瑾苍白着脸不敢东张西望,手下将夏瑾带到高戟办公的屋子后退了出去。

    不过一会儿,高戟进来了。

    看着她问:“你说你是王氏的女儿,可有什么证据?”

    夏瑾这会儿对这个高戟真是又恨又怕,不想说但又不得不说,最后从怀里掏出一封信。

    这是八年前,王氏嫁人后给她写的一封信,不是,是写给她父亲夏明的。

    大致意思就是她虽然嫁人了,但是夏瑾也是她的女儿,别的不说,女儿要是订亲成亲一定要告诉她一声,她好给女儿准备嫁妆。

    高戟看了一看,信的最后署名确实是他继母王氏玉娘的名讳。

    高戟将信还给她。

    “你先在这里待着,我有要事要处理。”说完就走了。

    等高戟一走,夏瑾顿时就松了一口气,这男人的存在感太强烈了,强烈的让人忍不住就屏住呼吸不敢大声。

    没想到跟家人的第一次见面,居然是这样的乌龙场面。

    夏瑾一边担心高戟会不会带她去见她娘,一边又怕她去了后让她娘为难。毕竟她是她娘跟前夫所生的孩子,跟定远侯府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夏瑾胡乱的想着,不知不觉天就黑了。

    好不容易吃了的那点包子,那会儿在门口全都吐了,这会儿饿得肚子咕咕叫。

    左等右等,高戟终于来了。

    看了她一眼后道:“你就穿这一身见你娘?”

    夏瑾闻言脸上一红,“请问哪里可以换衣服?我包袱里有带。”

    高戟指了一边个屋子。

    夏瑾小跑着进去,不过一会儿,一个穿着淡绿色罗裙的女子走了出来。

    高戟看到后表情一怔,随即恢复如常。

    夏瑾拎着自己的包袱,有些害怕的站在高戟的面前,“好……好了。”

    高戟也没说话,扭身就走,夏瑾紧紧的跟在他身后,这次没把她拎上马了,而是坐上马车。

    等到了定远侯府的时候,门口的人一看是世子爷回来了,赶紧上前。

    高戟从马上下来,等夏瑾也下来后带着她往里走。

    门房的人一看,妈呀,世子爷居然带了个女子回来,这这这……

    当下进门通报了。

    定远侯府高成跟续弦的夫人王氏一听,世子带了个女人回来,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这时候高戟也带着夏瑾在外面等着了,丫鬟进来禀报后让他们进去。

    高戟带着夏瑾入内,对着侯爷喊了一声父亲,但对着王氏只喊了一声夫人。

    定远侯夫妇把目光都落在夏瑾的身上。

    夏瑾一看到自己的娘,鼻子一酸,眼睛一红,眼泪顿时就下来了,当下跪下喊了一声,“娘……”

    这一声娘把定远侯夫妇都给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都去看高戟,都认为这是高戟在外面招惹的女人。

    高成更是直言道:“荒唐,什么人你都往家里带?”

    高戟面无表情,也知道他们误会了,当下道:“这位姑娘姓夏,从宜城来,说是来寻亲的。”

    “娘,我是您的瑾儿,娘,我是夏瑾啊,娘……”

    王氏一听,惊得立刻站了起来,再细看那女子。

    “瑾儿?娘的瑾儿?”一边说一边从上面走下来去扶夏瑾。

    夏瑾被搀扶起来,抓着王氏的手不放了,泪流满面的喊着娘。

    王氏这会儿也哭了,她离开的时候女儿才六岁,一眨眼已经这么大了。而且她再嫁给定远侯高成八年,一直也没生儿育女。

    她这辈子也就只有夏瑾一个孩子了。

    “瑾儿……”王氏一把抱住夏瑾,母女俩抱头痛苦。

    高成跟高戟在旁边看着。

    哭了会儿,高良道:“别哭了,都别哭了,玉娘,既然孩子来找你,以后就安排着住在定远侯府里,我们定远侯府也没个丫头,以后,瑾儿就是我们定远侯府的小姐了。”

    王氏感激的看了夫君一眼,擦了擦眼泪对夏瑾道:“瑾儿,以后你就跟着娘,哪里也不许去了。”

    夏瑾哭得眼睛鼻子都红红的,闻言一个劲儿的点头。

    “来人,赶紧收拾出一个院子来给小姐住。”王氏吩咐下去,自己则拉着女儿说话。

    问她这些年过的怎么样,怎么忽然来找自己等等。

    得知夏明已经去世后,王氏的脸色还是忍不住闪过一抹心疼。

    “是你继母待你不好吗?”

    夏瑾摇头,“没有继母,娘走后我爹一直没有娶亲。”

    王氏一脸错愕,“我……不是说他已经定了李家的姑娘了吗?”就是因为她一直没给老夏家生出儿子来,她的婆母以无后不孝为名,逼着他们和离。

    和离之后,正好兄长入京任职,她就跟着一起离开了,后来听说他娶了李家的女儿。

    夏瑾看着她娘,“当初祖母以死威胁你们和离,后来爹也以死威胁祖母……”

    “他这是何苦呢?”说着话呢,夏瑾肚子咕噜噜的叫了。

    “看我,就顾着说话了,都没问你用过饭没,快来人,速速备下饭菜……”王氏一边擦掉眼泪一边说。

    下人赶紧去准备了。

    等夏瑾吃饱后,给夏瑾住的院子就整理好了。

    夏瑾看着这个跟她家差不多大的院子,心里五味杂陈。

    王氏拉着女儿的手,“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别怕,以后由娘保护你。”

    “娘……”夏瑾的眼泪又下来了。

    她一路乔装打扮,不说历尽千辛万苦,但一路上也着实吃了不少的苦,这才来到娘的身边。

    “娘今晚跟你睡,好吗?”王氏有些期待又忐忑的问着女儿。

    “好。”夏瑾也想她娘,小时后小伙伴们摔了,受伤了,都有娘心疼他们,只有她没有。

    王氏高兴得不行,让人跟定远候爷说了一声就在女儿这边歇下了。

    一晚上聊天结束后,夏瑾也知道定远侯府的情况。

    定远侯府只有两位少爷,世子高戟,次子高良。

    夫君人很好,两位公子对她也很好。

    她刚嫁到定远侯府的时候,二少爷高良也才七岁,算是她看着长大的,因此二少爷跟她关系最好。

    至于世子高戟,年少老成,跟王氏关系虽然不亲昵,但该有的尊重都有。

    他从小就严肃老沉,不太爱说话,后来做了锦衣卫的指挥使后,就很少住在家里了。

    这些消息夏瑾都一一消化。

    第二天一大早,王氏亲自准备了衣服给夏瑾穿上后,带着她去了正院用饭。

    一起的还有高戟。

    众人落座后,王氏对高戟道:“世子爷,以后瑾儿就住在定远侯府了。”

    “嗯。”高戟面无表情的道。

    “以后你们就是兄妹,瑾儿,快喊大哥。”

    夏瑾起身,对着高戟福了福身子,“见过大哥。”

    “免礼吧,一家人不用如此拘束。”高戟道。

    听到他的话,王氏心口的大石头算是放了下去了。

    “你二哥在书院,等他回来再介绍你们认识。”王氏道。

    四人吃了早饭,高戟是锦衣卫,事情多。

    刚走出院子的时候夏瑾就追了出来。

    “大哥……”

    高戟停下脚步看着跑过来的人。

    昨天见到她的时候,她一身男装打扮,后来虽然换了女装,但也很朴素。

    如今换了丝绸罗裙,别上了钗环,在一看整个人都靓丽了不少。

    被高戟这么看着,夏瑾一紧张,脸一红,怯怯的又喊了一声大哥。

    高戟回神,表情稍微有所缓和,“何事?”

    “昨日,昨日多谢大哥带我回来。”

    高戟点头,“你是夫人的亲生女儿,也就是我妹妹,昨日我……也多有得罪,还望妹妹见谅。”

    夏瑾知道高戟说的是昨天把她挂在马背上的事。

    “大哥言重了,你是职责所在……”说完不知道说什么了,两人面面相觑。

    夏瑾脸一红,顿了顿身后转身走了。

    高戟看着那有点落荒而逃的人,自己昨天吓着她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妒夫的娇宠最新章节 | 妒夫的娇宠全文阅读 | 妒夫的娇宠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