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金主真好睡 > 第二章

金主真好睡 第二章 作者 : 宛姝

    暑假过后,开学不久就是秦佳余的生日,秦佳余说这次他就想同她一起过,不邀请其他朋友了。

    卓杨有些紧张,她向秦佳余承诺会亲手做一个蛋糕送给他,秦佳余很高兴,她没有告诉他的是,她已经偷偷练习了一个月。

    到了生日那天,却下起了很大的雨,卓杨拎着蛋糕依约前往秦佳余定好的地方,可一进门,屋子里却站满了黑压压的人,很多男男女女,有些卓杨见过,有些卓杨没见过,但看样子,都是秦佳余的朋友。

    卓杨感到诧异,不是就他们两个一起过吗?她的疑惑尚未得到解答之前,却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一下子就僵住了身子,居然是任明明,她从秦佳余的身后钻出来,朝她得意地笑。

    卓杨怔住了,她觉得周围很冷,她迫不及待地用求助的眼神看向秦佳余,可后者却用轻蔑却冷淡的神情回视她,彷佛根本就不认识她一样。

    终于有一个男孩子开口,看上去是秦佳余的好朋友,他勾着秦佳余的脖子,却色眯眯地看着卓杨,语气也很轻佻,“还是我们佳余哥厉害哦,校花都能够泡到。”

    他说着,走过来一把抢过卓杨手中的蛋糕盒子,边高高举起,边用夸张的口吻叫道:“哇塞,还亲自做了蛋糕哎,我们校花好用心,佳余哥好幸福哦。”

    周围顿时响起了哄笑了声音,任明明也讥讽地跟着笑。

    卓杨却只是看着秦佳余,只有他没有笑,而她,还在等着他的解释,解释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可秦佳余只是冷漠地看了她一眼,就将目光移向别处。

    任明明走到卓杨跟前,她双臂环胸,好整以暇地看着卓杨,笑得甜美,“漂亮又高贵的卓杨同学,你真的好棒,谢谢你给我哥做的蛋糕哦,我这个做妹妹的十分感谢你,但是呢,我哥哥一向不吃这种廉价奶油与面粉做的东西,他只吃家里聘请的厨师做的料理。”

    任明明将蛋糕拿过来,推开门,一把将蛋糕甩了出去。

    周围的人鼓起掌,发出唏嘘声,“蛋糕被扔掉了,好可惜,校花亲手做的,好不解风情。”

    卓杨觉得,她浑身的血液已经凝固住了,她的双腿像注了铅,她或许应该尖叫,至少应该流泪,但她却面无表情。

    她眼见任明明将脸凑到她跟前,用咬牙切齿的声音同她说:“谁让你勾引周放,我也要让你尝尝被喜欢的人甩掉的滋味,怎么样,我哥是不是让你神魂颠倒了,他演得不错吧。”

    卓杨倏地明白了过来,她从喉咙中发出了冷笑,她未同任明明说什么,而是直直地看向还未说过一句话的秦佳余,她问:“都是假的?”

    秦佳余目光深沉,他终于说道:“明明是我的妹妹,她跟我妈妈姓,你……做了让她不开心的事情。”

    卓杨执着地重复,“都是假的?”

    秦佳余流露出一种难言的神情。

    周围很安静。

    但还是有了声响。

    秦佳余道:“……嗯。”

    任明明松了一口气,有人开始窃笑,卓杨也笑了,她不再看秦佳余,而是用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对着任明明说道:“你哥哥演得很好,好得可以获得金马奖最佳男主角提名,但要得影帝的话还有待商榷。”

    任明明愣了下,神情变得十分僵硬,反应过来后立刻就想要反唇相讥,但卓杨却已经转身离去了。

    任明明冲到门口,后面的一群人也跟着她堵到门边,可外面下着大雨,他们都眼睁睁地看着卓杨背对着他们,一步步离去,大雨瓢泼,卓杨没撑伞,浑身湿透,但她的背挺得很直。

    她的脚步路过了那个被砸落的蛋糕旁,被雨水和泥土混杂在一起的蛋糕早就变成一滩泥泞了,卓杨在上面画的小熊已然模糊了,因为秦佳余喜欢,所以她画了很久。

    卓杨未看一眼,她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她认为所谓的生日应该是个诅咒,或者那对相亲相爱的兄妹的生日对她来说是诅咒,为什么要在这样的日子里跟她过不去呢?

    十七岁的卓杨比之二十四岁的卓杨,如果拥有后者一半的冷漠与冷血,就不会那么狼狈了,她希望,她宁愿,她恳求,如果从一开始她就只喜欢过教室窗外的那棵梧桐树就好了。

    再后来,卓杨转学了,在高三的关键时期转去了另外一个陌生的学校,她性情大变,成绩下滑得也很严重,连一向都不怎么关注她的父母也感觉到了她的改变,但她什么都没说。

    最终,她如愿离开了台东,也果然与她理想的大学失之交臂,而是进了台北一所私立的艺术大学,在这期间她学会了喝酒与泡夜店,也开始享受着各色男人的谄媚与奉承。曾经她是很吝啬给予别人一个笑容的,而如今她却很愿意对着出手阔绰的男人媚笑。

    毕业之后,她凭藉着傲人的美貌与颇为出色的公关能力进了一家企业,从小员工升到了总经理办公室的贴身秘书,总经理是个儒雅的中年男子,卓杨总觉得在他身上找到了父亲的感觉,所以在公司里她还算规规矩矩。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那个让她做了好几年恶噩梦的男人还会出现在她的生活当中。

    业务部的人员将一份客户资料交过来的时候,卓杨没有犹豫地就打开了,按照之前的习惯,她会提前了解,然后将重要的资讯汇报给总经理,这样在见客户的时候才能更加应对自如。

    不过这回,她一打开,顷刻间身体就僵住了,下一秒,她啪的将资料夹阖上。

    但脊背已经开始发凉,额头开始冒冷汗,她仰起头,重重地来回大口呼吸,才稍微平复了心绪,但心脏仍然剧烈地跳动着。

    怎么会是他?卓杨为自己的反应感到愤怒,她明明不应该再受这个男人一丝一毫的影响,明明已经七年了。

    为什么会是秦佳余?

    卓杨一点都不想要再见到他,一想到这个男人就只会让她忆及当初的自己有多么的可笑与愚蠢,让她将他当做普通的客户,跟他谈笑风生,她有这样的能耐吗?

    跟她同办公室的同事察觉出她脸色的异常,便关心地问:“卓杨,怎么了,你脸色好像不太好。”

    闻言,卓杨挺直了背,她敛住心神,勉强朝同事笑笑,“没什么事,生理期第一天,有些不舒服。”

    “啊?那要不要吃药缓下。”

    “没什么的,我已经吃过了,现在好多了。”

    “那就好。”

    应付完同事,卓杨咬了咬唇,拍了拍脸蛋,想着让谁顶替她陪总经理去见客户,让业务部的组长去吧,或者她带的实习生也可以,让社会新鲜人锻炼锻炼也好,总归她不能去。

    这天,卓杨心情不太好,没有约到朋友,反而独自一人去夜店喝酒,喝嗨的人都在跳舞,而她躲在吧台角落喝酒,并且已经赶走了好几个想要钓她的男人。

    但是苍蝇实在太多,很快又有不识趣的苍蝇飞过来,厚脸皮地贴在她身侧坐下。

    “一个人吗?”是一道低哑又带着玩味的声音。

    含着酒杯边缘的卓杨一听,鲜红的唇瓣便勾起嘲讽的笑,她能从这寥寥几字中窥探出她身侧这个男人是多么恶心与油腻,她不想理,男人要是知趣的话就应该马上离开。

    可身旁的这个男人脸皮显然非常厚,不但不肯走,反而又叫了一杯酒,还发出一声轻微的笑声。

    卓杨有些不耐,她蹙着柳眉,转过一张因为喝了太多酒而染上酡红的脸蛋,语气十分娇气与蛮横,“你为什么还不走,不要坐我旁边。”

    男人也转过来看这她,角落里的灯光晦暗,再加上卓杨喝多了,她看不太清男人的面容,只觉得他眼睛狭长而明亮,还注意到他随意敞开的衬衫领口露出的锁骨,身上还有淡淡的古龙水味。

    妈的,赶快离她远点,不知道本小姐心情不好吗?今天没有心情和男人调情,卓杨眯了眯眸子,努力做出瞪人的模样。

    男人又笑了,这次笑得比之前还要大声些,他像是在逗一只猫,更准确地说,他势在必得眼前的小猎物。

    他悠悠地说:“空着的位置不能坐吗?我以为这里是任何人都可以坐的。”

    卓杨嗤笑,“随便你坐,但你贴我这么近干嘛?姐姐今天没空陪你玩。”

    男人笑道:“姐姐?你应该比我小才对,我想靠近你,是因为你太美丽了,看上去又很寂寞,我才忍不住。”

    “寂寞你个头!”卓杨重重放下酒杯,她懒得和别人浪费唇舌,既然赶不走苍蝇,那她走就是了。

    可刚扭腰离开,才走了几步,就有一只结实的手臂从身后直接环上了她的腰。

    卓杨轻叫了下,可夜店音乐声震耳又十分拥挤,根本没人注意到她的情况,她转过身想要推拒,手心却碰到一堵结实又硬邦邦的胸膛上,抱着她的男人很高,力气也很大,很快就将她治服。

    “你这个人好烦,你再这样我报警告你骚扰。”她被人抱着腰,脸埋在男人的胸膛,想努力挣扎,浑身的力气却随着周围喧闹的音乐声慢慢流泻而去,身体堆积的酒精正在侵蚀着她的心智,说出来的话不像是在警告而是像在撒娇。

    果然,男人将她抱得更紧了,回应她的语气戏谑,“我真是冤枉,美丽的小姐,你喝成这样出去真的不怕吗?”

    卓杨冷笑,“我哪里出的去呢?现在不就有只狼抱着我不放吗?”

    男人低笑,胸腔震动着,他低头望着她,逆着光,道:“我送你回去吧。”

    卓杨抬起小脸,妩媚笑道:“我真的从不跟人一夜情的。”可笑,送她回去?这个男人有这么好心吗,司马昭之心罢了。

    男人抬起手,用清凉的手背贴了贴她滚烫的脸颊,皮肤相贴的感觉令卓杨一阵酥麻,她蹙着柳眉,一阵瑟缩,男人又说道:“好巧,我也一样,放心吧,我不会另有企图的。”

    不会另有企图?

    卓杨眯着眼看他,蓦地,她舒展开嘴角,笑道:“那……我就相信你吧。”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金主真好睡最新章节 | 金主真好睡全文阅读 | 金主真好睡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