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娘子掌佳酿 > 第十三章 竹林中的追杀

娘子掌佳酿 第十三章 竹林中的追杀 作者 : 莳萝

    只要战慕寒在,米玖乐总是会与他一起上山种竹酒。由于这片竹林很大,绵延到山头上,地势又陡峭,以她的体力背一大坛酒上山是件很吃力的事情,战慕寒也舍不得让她这样吃苦,于是两人决定分区域给竹子灌酒,她负责地势较平的地区。

    战慕寒会事先将她负责区域的所有竹子打洞,然后背着酒跟工具到更深的山上给竹子灌酒。

    这一日,米玖乐灌好酒后坐在一颗大石上等着从山上下来的战慕寒,只是她等了大半晌,迟迟未见到他的人影。

    她抬头看了下太阳的位置,心下一阵困惑,这时间战慕寒早应该要下山了,怎么还没出现?她心下揣揣不安,无法继续坐着等他,将所有工具放到石头边,三步并两步的往山上走去。

    这片竹林很大,随着微风摇曳,宛若一片起伏的竹海似的,值得庆幸的是她知道今天战慕寒在哪里灌酒。

    “慕寒,慕寒!”她一边喊着他的名字,一边往山上走去。

    只是不管米玖乐如何喊,就是没有得到他的回应,这让她更急了。

    她开始在心头呼喊着巫仙,巫仙时常暗中跟着战慕寒,她想问他知不知道战慕寒的下落,可是巫仙也跟战慕寒一样毫无回应。

    一到达战慕寒所在的竹林,她再度扯着嗓子喊着他的名字,“慕寒,慕寒!”

    可怎么喊就是没能得到他的回应,该死的,慕寒是上哪里去了,该不会出了什么事情?她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四处寻找着他的踪影,却遍寻不着。

    当她踏入另外一片区域时,赫然发现地上掉落的竹叶有人踩过的痕迹,而且十分凌乱,不像是一个人的足迹。

    她继续往深处走去,看到不少被利刃削断的竹子歪倒在地上,上头甚至还有斑斑血渍。糟了,慕寒一定是出事了!

    她顺着滴落的血迹及紊乱的足迹慌乱的寻人,赫然发现一条像是重物拖行留下的痕迹。她不假思索地顺着拖行痕迹寻去,发现了正靠在石壁上、脸色苍白的战慕寒。

    “慕寒!”她毫不迟疑地冲了过去,焦急喊道。

    听到熟悉的声音,他勉强睁开一眼,有些吃力的扯了下嘴角,“你怎么上来了?”

    “我在下面迟迟等不到你,所以上来找你,你这是……”

    看到他身上凌乱的刀伤不断泌出血水,她脸色倏地发白,倒吸口气,满是心疼。

    见他手臂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刀伤,她有些不知所措,想帮他止血,可手才按上,伤处就有鲜血涌出,满手的血顺着手腕流下,也沾染上整支镯子。

    她难过得几乎要哭了出来,哽咽道:“你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伤口这么深,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帮你包扎。”她撕下自己内裙的裙摆,“你忍着点,伤口不绑紧无法止血。”

    “我最近在调查一些事情,许是打草惊蛇引来杀机……”战慕寒咬着牙忍受包扎时伤口传来的疼痛,主动告诉她受伤原因,“抱歉……吓到你……”

    莲生调查了三江总督私设纳皇金等等的杂税,发现与皇上让他查的私运粮食与兵器等皆有关连,甚至牵连到叛国,于是他们便联手彻查这事。

    莲生负责将调查的结果以及纳皇金税收问题呈报给皇上,战慕寒则私下呈报给太子,毕竟明面上莲生是国丈薛浩然的人马,有许多事情他必须避人耳目,以免被人察觉他其实是太子的人。

    战慕寒本是不想蹚这浑水,但这事只要对方稍微察觉一点风声,莲生便很有可能横死他乡,他这才答应帮忙。

    而后他在明,莲生在暗,可他万万没想到即使行踪已经够隐密,却还是被对方惊觉,派出杀手取他的命。

    他虽然受了伤,但有一点值得庆幸,莲生并未被他们查出,是安全的。

    “我没有这么娇弱,一点伤口就能把我吓死。”她用力的在他手臂上绑一个结,“那些杀手呢?我怎么都没看到他们的尸体?”

    米玖乐在帮战慕寒包扎时,腕上的镯子不断碰触到血液,可她整副心思都在战慕寒身上,因此并未察觉镯子像个吸水海绵似的不断将沾上的血吸收。

    “我把他们丢到山谷下了,不能让他们的尸体留在竹林,会引来更多麻烦。”

    “你还行吗?我扶你下山。”她担忧的看着他苍白的脸色。

    “可以,先给我喝口水。”

    她赶紧将随身携带的水壶递到他嘴边,小心翼翼地喂他,“你慢点,不要急。”

    这时,半空中传来一阵“嘎嘎嘎”的乌鸦叫声。

    她秀眉紧拧,在心底大声骂着巫仙,“你这不够义气的万年骗仙,平常不是都跟在战慕寒身边吃香喝辣,他一有事你就跑得不见人影,现在还回来做什么!”

    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的巫仙马上为自己喊冤,“我哪里没有帮他,不然你以为他一个人可以应付那二十几个杀手?要不是我用了诅咒之力,让最厉害的头头在关键时刻跌了个大跟头,你以为战慕寒以一人之力可以杀了那些人?现在死的人只会是他!”

    “是是是,你出了大力,你是大功臣。”她没好气地回应他,“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不会赶紧来叫我过来帮忙。”

    “哼,叫你来陪葬不成?也不秤秤自己的斤两,你别来捣乱就阿弥陀佛了。”巫仙高傲的哼哼几声,“我是去找救命的东西,这是三百年才结一颗的神仙果,世上就这么一颗,你赶紧给他吃了,他可以马上恢复元气,还能增加一甲子功力,日后不管受了多重的伤,他的伤势所需的恢复时间都会比别人快上两倍时间。”

    忽地,一颗橘红色果子落在米玖乐的裙摆上。

    “慕寒,你先把这果子吃了,可以恢复一点元气。”一甲子功力,三百年结一颗?吹牛的吧。不过即使她一点也不相信巫仙说的,她还是将果子直接塞进战慕寒口中。

    果子才一入口,战慕寒就感觉到一股芳香气息瞬间盈满口腔,多汁鲜嫩,还有一股暖流跟气力逐渐充盈身体,疲惫的身躯瞬间得到力量,他甚至隐隐感觉到内力更胜从前。

    他有些惊骇的睁大眼看着她,“这是?”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果子,是乌鸦叼来给我的 …有时候会叼一些果子给我,吃起来生津解渴,我想着果子有糖分,应该可以给你稍微补充体力。”她胡扯着,否则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果子的神奇。

    “原来是这样,这只乌鸦挺通人性的,这次要不是它突然一直乱叫,让我注意到有危险,躲过突袭,我这条命恐怕得交代在这里。”

    “慕寒,那你现在感觉如何,能够起来吗?”米玖乐发现他的大腿上也有一道伤痕,又撕下裙摆一角,“等等,我先帮你处理腿上的伤口,这伤口不小,这可能会影响下山。”

    “我感觉好多了,体力全回来,这点伤不会影响行动,再不离去,我担心会有第二拨杀手到来。”战慕寒撑着身后的岩壁,有些吃力地起身。

    米玖乐连忙向前撑住他另一边身体,“我扶你下山,不急,我们慢慢走。”她指着另外一条隐藏在角落的小径,“走这一条小径下山,即使有第二拨杀手也不会追到乐仙酒坊。”

    “好。”她扶着他朝那条小径慢慢走去。

    两人都没注意到,米玖乐腕上那个没有任何色泽的灰暗镯子,随着他们的行动隐隐约约间散发出点点亮光。虽然战慕寒说他已经恢复了,但是他身上的伤口还是血淋淋的十分骇人,她担心送他回家,若是有杀手前来,他根本无法抵抗,只会白送掉一条命,因此不管他的反对,硬是将他带回家中休养,让他就睡她的屋子,她则去跟欢欢济一间。

    因家中的急救药品并不多,她一回到家只是大略同欢欢讲了下经过,便让欢欢赶紧到镇上药铺采买金疮药跟包扎用的布条。

    欢欢平日里虽然少一根筋,但这等大事她却一点也不敢马虎大意,匆匆出门,小心翼翼地采买。

    “小姐,小姐,奴婢把东西买回来了。”

    “怎么这么久?”米玖乐赶紧出来开门。

    “奴婢担心被追查到,所以分别前往几家药铺购买,又去杂粮行买了其他东西掩人耳目。”欢欢跳下驴车,将伤药全部塞进米玖乐手中,“小姐,您去帮战爷重新包扎,奴婢把驴车拉到后头后就去熬药。”

    “辛苦你了,欢欢。”

    “不辛苦,小姐,快去吧,战爷的伤不能等。”战爷可是她看好的新姑爷,要是有个万一,她家小姐未来怎么办?小姐好她才会好,所以无论如何都一定要保住战爷这条命。

    拿到伤药后,米玖乐重新帮战慕寒包扎一次。

    也许是因为巫仙给的神仙果开始起作用,当她解开原先的布条时,只见战慕寒身上的刀伤缩小很多,连手臂上深可见骨的伤口也已经看不到隐隐约约露出的白骨,这让她不禁感到“你感觉还好吗?”她担忧的看着虽然已经恢复血色,但脸色还是苍白的他。

    “好很多,伤口已经不疼了。”

    “不疼?别哄我了。”

    “是真的,吃了那颗果子后,我感觉受伤的部位及体力恢复得很快。”

    她故作惊喜,睁眼说瞎话,“真想不到那颗果子有这功能,可惜我们跟乌鸦无法沟通,不然可以请它多叼几颗给你养伤。”看来巫仙没骗她,晚点拿一坛刚酿好的新酒给他喝,当作是谢礼好了。

    “别懊恼了,能得到那种东西都是机缘,没有机缘也求不到。”对于这点,他倒是看得很开。

    “说的也是,那你好好休息,有事喊我。”她将沾满血渍的布条跟床单、衣服收进木盆中,打算等等塞进炉灶里烧了,免得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玖儿,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这种话就不要说了,人活着是最重要的。”她睐了他一眼,端着那一盆脏衣物走出去,“一会儿药熬好了再给你端进来,你先躺在床上好好休息。”

    一踏出房间,她马上走向厨房,先升起大火,再将沾血的物品全塞进灶口,等确定所有物品全被烧毁,这才放心地走出厨房。

    她抬眸看了眼只有几朵像棉花糖似的白云的蔚蓝天空,喘了口大气,直到这时候,她紧张的心情才放松下来。

    看着在树林间展翅飞翔的鸟儿,她突然想起一事,赶紧用意识喊着,“巫仙,巫仙,你在哪里?”

    喊了半天也不见巫仙出现,她皱着眉头仰颈查探着四周的树木是否有他的身影,可惜她失望了,忍不住嘀咕了声,“搞什么,怎么又失踪了?”

    她并不知道此刻巫仙正遭遇着撕心裂肺般的痛苦。

    “小姐,战爷的汤药已经放下去熬煮了,奴婢现在去准备晚膳,您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欢欢从厨房走出来。

    “先顾好炉火,晚膳晚点再弄吧。”

    欢欢忽然惊呼了声,“啊”

    “怎么了,有什么要事?”

    “小姐,您的手上有不少血渍。”欢欢提醒她,说完就走到蓄水池边,舀了几瓢水到木盆里要让她净手。

    “可能是我方才替慕寒换药包扎时沾上的。”

    米玖乐走到木盆边,拉起衣袖,发现不只双手,连镯子也沾了血。

    她抹着香胰子,仔仔细细的清洗着。

    等染血的地方都洗得干干净净,她赫然发现一事,这镯子……之前不是灰灰脏脏的,怎么今天有些不一样?不只变得光亮了些,还有一点一点七彩光点环绕着镯子闪耀。

    “小姐,您怎么了,是镯子受损了吗?不然您怎么一直盯着镯子看?”

    米玖乐连忙将手放进水里,再抬手,“我怎么觉得这镯子有一点一点的……”光点?

    她才要指着那些光点让欢欢看而已,那些光点便消失无踪,她拧起眉头,心下嘀咕着,是她眼花了吗?

    “镯子有什么?”欢欢抬起她的手腕盯着镯子看了半晌,“没有啊,还是一样,只是洗净了所以看起来光亮点,没有什么不同。”

    “那有可能是我太累,有些眼花。”米玖乐眨了眨眼,仔细盯着镯子,发现跟以前一模一样,这才确定真的是眼花了。

    欢欢认同的点头。“小姐,您一定是今天受到太大的惊吓才会如此,您还是快去休息,奴婢去看守药炉,等药熬好了就给战爷送去,再去准备晚膳。”

    “好吧。”她揉了揉感觉有些紧绷的太阳穴,往欢欢的房间走去。

    本来还算有精神的米玖乐不知怎么的,人才一沾到枕头,竟然马上睡着。

    她睡着后,镯子上的点点光亮再度跑了出来,原本只萦绕着她手腕上,之后随着她的呼吸盈满周身,她整个人就像是被漫天星斗包围了一样……

    因为有神仙果的关系,战慕寒的伤势恢复得很快,两天时间而已,最严重的刀伤已经复原七成,这效果让他与米玖乐都直呼神奇。“慕寒,时间不早了,把这汤药喝了就休息了。”米玖乐端着刚熬好的汤药进入。

    战慕寒接过汤药,三两口便将整碗喝完。

    她收下空碗,看他神色不太对,像是有话要说却又说不出口似的,便问:“慕寒,你有什么事情吗?”

    “玖儿,给我两碗酒,没有酒我无法入睡。”

    这两天他噩梦连连,可梦到的不再是战场上的杀戮,而是光怪陆离的妖魔大战,且与那些张牙舞爪的妖魔大战的人竟然是他。

    最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真的有身历其境的感觉,在那战场上哪个部位受伤,他醒来就会在同样的部位看到瘀青或是红痕。

    他的心神因此疲惫不已,若是再不喝酒入睡,他担心会控制不住自己,做出一些不理性的事情伤害到他人。

    “你受了这么重的伤,竟然不好好休养,反而想着喝酒!”她叉腰怒声斥责。

    “不,你误会了,不是我想喝,而是我不喝会无法入睡。”他揉着隐隐发疼的太阳穴,“只有喝了你亲手酿的酒,我才有办法睡着。”

    “等等,这是怎么一回事?你把事情说清楚。”她盯着眼底染着一抹猩红的战慕寒,虽然他伤口复原得很好,但是她就是觉得他整个人有些不对劲。

    他往后靠在枕上,很无奈的叹了口气,“长久以来我一直为失眠所苦,没有一天可以睡超过两个时辰,且周遭不能有一丁点声音,不然是一刻钟也无法入睡,严重时甚至连续四五天无法阖眼。直到喝了你送给我酒,我那晚竟然可以安然入睡,不再作梦享受到真正的睡眠。经过多方尝试后,我才确定只有喝你亲手酿的酒,我方有办法入睡。”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他又讲述了梦中与现实相对应的伤痕,最后道:“我也很无奈,不然也不会向你讨要酒了。”

    这时她才恍然大悟,难怪每一次要给他报酬,他总是只要她亲手酿的酒。

    她心疼的看着他,“你有看过大夫,问过这是什么情况吗?”

    “这几年来,我看过的大夫没有上千也有上百,还问遍了高僧抑或是算命术士,没有一个人有办法解决我的问题。”

    “真的只有喝了我亲手酿的酒,你多年失眠的毛病才好转?”

    战慕寒神色凝重地点头,“是的,对此我也是百思不解。”

    “既然想不出原因,那就不要想了,毕竟世上让人不解的事情多了去,也不差你这一条。你等等,我这就去给你拿酒,不过你要记住,只能喝两杯,酒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她不放心的交代。

    “放心吧,我不会多喝,我只是想好好的睡上一觉。”他伸手抚着她一边脸颊承诺着。

    “你等着。”

    米玖乐拿着空碗出去,打算前往地窖取一坛酒上来,沿途她脑中不断思索着,为何她的酒能解决战慕寒失眠的毛病?难道她酿的酒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看来得找个人来问问,至于这个人,米玖乐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巫仙这个万年老妖精,不,是万年老神仙。

    说到巫仙,这两天都没见到他的影子,他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不然怎么突然失踪?

    一想到这里,她心下有些不安,虽然她对巫仙有诸多不满,但好歹他跟她都是仙界下来的,有他在也有伴。

    突然一个念头闪进脑海,巫仙该不会是被哪个人从天空中射下来了吧?若是这样就糟了,得赶紧找到他才行。

    这下她不敢耽搁,将空碗放到厨房便去地窖取酒给战慕寒送去,之后来到空旷的院子,想用意念呼喊巫仙。

    欢欢提着一桶热水自厨房出来,看见她若有所思地看着天上,便道:“小姐,您还不休息吗?今天的月亮被云遮住了,看不清楚,您早点休息,不要想着赏月了。”

    米玖乐轻笑了声,这傻欢欢真当她在赏月啊,现在她哪里有这个心情。“你先回去休息,我想点事情,想通了就会进屋睡觉,不用担心我。”

    “那好,小姐您早点休息啊。”欢欢不放心的又提醒一下,这才提着热水进屋。

    米玖乐看着挡住月光的那朵云在清风吹拂下缓缓飘走,银色清辉洒满整个院子,她再次闭上眼睛,试着用意念呼喊巫仙,只是她喊了约莫两盏茶时间,巫仙始终没有给她一点回应。

    她有点生气又有些担心,最后语出威胁的吼着,“巫仙,你只要没有死就赶紧给我滚过来,否则等你再次出现,会看到我当着你的面将这个镯子毁掉,即使那会同时毁掉我的手,我也会这么做,你最好不要认为我是在吓唬你的!”

    也许是威胁奏效,约莫半盏茶时间,月光下有一个黑影跌跌撞撞的飞了过来,那样子像是受了重伤或者是酒醉脚步不稳。

    不一会儿,巫仙扑到米玖乐身边,有气无力的喊着:“我来了,你别喊了。”而后像是失了力气,直接摔在她的脚边。

    她吓了一大跳,赶紧捧起失去元气的巫仙,担心的问道:“你怎么了?”

    “你别问了,我要是知道自己怎么了,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子。”巫仙勉强回应她。

    “这几天我怎么喊你都没回答,再出现居然是这鸟样,你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我说了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突然间就变成这样,唯一感觉到的就是,我的灵魂被一股无形力量撕扯着:痛得我这几天简直像是活在地狱里。”巫仙趴在她的手心上唉声叹气,说着这几天的遭遇。

    “你说你的灵魂被一股无形力量撕扯?可是不对啊,我看你周身被小扁点围绕,这光点看起来很柔和,应该不会伤到你,你怎么会痛成那样?”她拧着眉头专注的探视着巫仙的灵魂。

    巫仙勉强抬起头来用小眼睛瞪她,“你跟我一样,在凡间没有办法施展法术,怎么可能看得到我周遭有小扁点在闪耀。”

    “我以前是看不到,不过不知怎的,这两天我总是能看到类似星光的光点。”

    “这有可能是仙术要恢复了的状况!”巫仙十分震惊,顾不得身上的疼痛,站起身直献着她,忽地眼睛一亮,“你快想想最近是不是有碰到什么奇异或特别的事!”

    她摇头,“没有,就只有遇到战慕寒被追杀,但这跟仙术要恢复有关系吗?”

    “没有别的事了?”这下巫仙也懵了。

    “吼,先别管我们法术要恢复的事情,迟早有一天会知道原因,我急着找你是有事情要问你,你先帮我,看看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解决。”

    “说吧,什么事情?”巫仙有气无力的趴下,免得浪费体力,现在他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

    “巫仙,你活了上万年,阅历肯定丰富,帮我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在睡梦中一直梦到杀戮战场,承受着被砍的痛苦,醒来后发现梦中被砍中的地方,在现实中也会有瘀青或红痕。”

    “你说梦中所见的事情会反映在现实中?”巫仙有些诧异。

    “是啊,你有遇过这种情况吗?”

    巫仙摇头,“是谁?该不会是隔壁那个战慕寒吧?”

    米玖乐指向战慕寒现在所待的屋子,点头,“是的,为了预防有杀手闯进他家,他疗伤的这段期间先住在我这里。今天我问他,他才将失眠症的困扰以及这件事告诉我。”

    巫仙陷入冗长的沉思,“这么奇特的事情我没有遇过,不过就我所知,会出现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

    “哪两种?”

    “一种是跟前世有关系,前世有可能是大将军或是杀人大魔王,因杀孽太重,今生被怨

    灵缠身才会噩梦不断。第二种原因就是……他的灵魂有所残缺,而他残缺的那条魂魄正在经历他梦中的事情。”

    “什么,还有这种事?那有没有办法解决或是改善?”

    “若是前者,可到庙里做几场法会超渡那些冤魂。”

    “你这提议他做了不少,没有一次有效。”

    “那就是灵魂缺失了,只有找回缺失的魂魄才有用。”

    “那你有办法吗?”她小心问道。

    “没有,至少以我目前的能力没有办法。若是我法力还在,只要稍微算一下便能够知道他的灵魂掉在哪里,还能帮他召回,但目前我心有余而力不足。”

    “那怎么办?”她俏脸垮下。

    “我也不知道,一切顺其自然吧,机缘到了,说不定他那条魂魄就自动回归,现在这样就当成上天给他的磨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掌佳酿最新章节 | 娘子掌佳酿全文阅读 | 娘子掌佳酿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