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不嫁了 第十二章 作者 : 金晶

【第七章】

外面的角落里,吴父气势汹汹,“你什么意思,在我家门口亲我女儿!”

陈彦想说,不是的,他才是被强吻的那一个!余光瞄到远处那个鬼鬼祟祟在偷看的身影,他敛眸压下了想说的话。

“你是不是在追我的女儿?”

不是的,是吴菲甜在追他,他在心里说,可还是给吴菲甜留了面子,“吴叔叔……”

“如果你对我女儿好的话,你得拿出一点诚意来,好好对待她!”

吴家人,是他的克星吧,他无奈地笑了,“这是一个误会。”

“误会?”吴父睁大了眼睛,“你真渣,亲了人还跟我说误会?难道是我女儿强迫你?”

陈彦脑海里又闪过了吴菲甜那双随时要哭的眼,于是他什么话也不说了,说清楚的话,她是不是会被吴父给骂哭呢?

吴父气得不行,“好,你给我走,下次别来我家,占我女儿的便宜!”吴父想揍人,可是揍了人,女儿还心疼陈彦,那得不偿失,女儿还要跟他闹脾气。

他其实是不喜欢陈彦的,奈何老婆和女儿喜欢,现在给他找到了机会,他立刻赶人。

陈彦沉默地没有说话,走向自己的车,开车回去了,但是心里沉甸甸的,像是吸了水的海绵,难受得厉害。

吴父心中大喜,赶走了陈彦,就像当年处心积虑地赶走了陈伍一样,开心地回去,一回去就对上了吴菲甜红红的眼。

“爸爸,你为什么不喜欢陈彦?”

“他这个人不好,爸爸帮你找更好的……”

“他最好了,他最好了!”吴菲甜生气地跑上了楼。

吴母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心中发笑,她老公多年来,伎俩还是这样,从未进步过,她走过去,轻轻地掐了他的手一把,“别管太多了。”

吴父心虚,没说话,乖乖地给老婆大人准备晚安牛奶去了。

陈彦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心里闷得很,七点醒来,脑子昏昏的,洗漱之后喝了一杯温水,精神稍微好了一些。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是吴菲甜,他想了想,挂掉了,可下一秒又响起来,他挂掉,又响。

好像在比赛谁的耐心更好一般,陈彦最后还是接听了,还没出声,电话那头就传来吴菲甜压低了嗓音,“陈彦,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往日娇娇的嗓音带了一点垂头丧气,沙哑地似石头磨过了般,他低低地说:“什么事?”

“陈彦,我生病了。”她可怜兮兮地说。

他皱眉,“生病?”

“发烧了,整个人脑袋昏晋的,昨天我们说好了的,我生病,你要过来探望我的。”

他仔细地回想起了之前说的话,再听着她似乎随时要哭的声音,做了一个深呼吸,冷静地说:“你现在要看的是医生。”

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下,良久传来一声很轻轻的嗓音,“骗子。”

夹着浓浓的鼻音,她说了这句话,挂了电话,他皱起了眉,骗子两个字就如一粒石子扔进了他平静的心湖里,泛起了不样的涟漪。

他握紧了手机,抿着薄唇,最后将手机放在口袋里,出了门,今天学校有课,再不出门就要迟到了。

他开车去了学校,去了办公室,将提早准备的学习资料带上,往教室去,手机被他锁在了办公室的抽屉里,好像这样就能远离吴菲甜了一般。

到了中午,结束了课吃过了午饭,下午没有课,陈彦回到办公室,看着抽屉一会,动手拉开抽屉,拿出手机。

没有任何来电显示。

他说不清是不是该松一口气,反正他的心情并没有轻松。他拿上手机往外走,开车经过一家水果店的时候,他停下车。

看着新鲜的草莓,他想起那个吻,那个吻就像钩子似的,不断地在他的心头挠呀挠的。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是担心她的,她生病了,他想去看她。

特别是电话里,她的声音轻轻发颤,她,很不舒服吧。买了水果,开着车去了吴家。

车速,慢慢地加快了,带了一点他自己也道不明说不清的心急。他不想表现得太心急,但是,他控制不住。

吴家

吴菲甜坐在床边,眼角含泪,对着吴母哭诉,“都是爸爸不好,昨天肯定是对陈彦说了很过分的话,你看,他都不来看我。”

吴母拍拍她的手,哄着她,“乖,不会的。”

吴菲甜其实有点摸不清陈彦的心思,说他都不喜欢她的话,他似乎对她又有点不一样,但是说他喜欢她吧,他好像对她没意思。

她咬着唇,“妈,我再睡一会。”

“嗯。”吴母退了出去。

吴菲甜躺在被窝里,咬着指甲,她很喜欢陈彦,可陈彦对她没有意思?让她追他没问题,可追一个月,两个月……一直追不到怎么办!

他不喜欢她,她能拿着刀架着他喜欢她吗?她流了眼泪,生病了,变得爱胡思乱想。

她闭了闭眼睛,这时候李姨敲门进来,“小姐,林木过来了,在书房等你。”

“嗯。”她从床上下来,披了一件外袍,随意地理了理头发,去了书房,公司她可以不去,但是一些文件需要她处理。

她面无表情地坐在书房里,听着林木汇报,时不时地点一点头,又看了几份紧急文件,确定没问题,签了名。

林木将文件拿过来,“总裁,那我回去了,你不舒服好好休息。”

她点点头,站起来,与林木一起出了书房,正好看到李姨带着人过来,那人背着光,但是她第一眼就认出了他。

陈彦。

她静静地看着那人走近,李姨笑着说:“陈先生过来看小姐,还带了一些水果,给小姐补充营养。”

她知道,陈彦不会说这种话,什么补充营养,肯定是李姨脑补出来的,陈彦这个人,嘴巴严的很,木木的,才不会说这好听的话。

陈彦看着吴菲甜,她的脸颊上有着不正常的红晕,一看就知道她还没好,他眉头微皱,正要说话,就看到吴菲甜轻轻摇晃了一下,他的身体比大脑要诚实,长腿一迈,及时地扶住了吴菲甜。

“你怎么了?”他的语气略微有点急。

“我有点累。”她气虚地说。

“李姨,她的房间在哪里?”他二话不说将她抱了起来。

“小姐房间在这里。”

李姨带路,领着陈彦去了吴菲甜的房间,林木站在一旁,张大了嘴,不是啊,总裁!一个高烧而已,你以前可是发烧,腿崴了还能飞去英国谈合作的人啊!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

李姨将人带到之后,安静地退了出去。

陈彦抱着吴菲甜躺下,拿了一块退烧贴贴在她的额头上,“这么累还要记着工作?”

“嗯,没办法的。”她轻轻地说。

“傻子。”

她嘟着嘴,“你不是不来看我吗?”

“没有,我只是说,比起看到我,你更应该要看的是医生,”微顿,“我不是医生。”

吴菲甜睁着眼看他,她休息的不好,整个人脸色很差,“我以为你不来。”

“为什么?”他给她倒了一杯水,凑到她的嘴边,“喝点水,你的嘴唇干了。”

“因为我爸骂了你,你昨天灰溜溜地跑了。”她其实是真的很难受,她这么主动了,他还在原地徘徊,甚至她进一步,他还退一步!

陈彦发现,面对她的时候,心口闷闷的感觉消散了不少,没有那种被石头压着的感觉了,但是看她这副可怜的样子,他有点心疼她。

他垂下眼睑,没有立刻回答她。

她咬着唇,妈的龟孙子!她往前一步,他就给她退回了龟壳里,气得她胸口剧烈起伏。

他还是不要来的好,来了还气人。

生病的不适扩大了她的情绪,在她快要爆发的时候,他忽然一手撑在她的枕头上,俯首而下,“吴菲甜。”

“干嘛!”她的语气微怒。

突然,他亲了一下她,软软的,却奇异地令他硬邦邦的心有点软,他含着她丰满的唇肉,不由地笑了。

这些重重陌生的感觉……是她带给他的,只有她。

“你、你笑什么?”她惊惧地看着他,他看起来有点不正常。

“你,蛮可爱的。”他开口。

她睁大了眼,他又接着说:“你不要再追我了。”

他又正常了,他今天来看她,就是打算跟她撕破脸皮说清楚?打消她全部的念头?她伸手推开他的胸膛,贝齿咬着红唇。

这个贱人,她要揍死他!在她生病的时候,还跑来刺激她,忍不住了!再忍,她都成了忍者神龟的娘了!在她研究是拿着拳头揍他,还是拿台灯砸他的时候……

不追就不追,他以为他很优秀吗?她身边追求她的优秀男人很多,他这个王八蛋!

他的大掌抓住她的手,低下头,薄唇即将碰到她的粉唇时,一顿,闻着她唇齿间的芳香,“我是你的了。”

她的脑袋一片空气,她刚才听到什么了?

“好好养病,我这几天有空就过来陪你。” “甜甜。”

犯规!

她倒抽一口气,几乎要溺死在他的温柔里,神色一松,软软地躺在他的身下,像是做过山车一样,脸上的红晕更加的深了,不是因为高烧,而是因为他。

这个男人这样子,她根本扛不住!

他小心地替她盖好了被子,又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她糯糯地捂着唇,“我在生病。”

“没事,没什么味道。”他品尝过后的真心话。

她红了脸,“不是。”他怎么突然这么撩了,“我是说,会传染。”

“没关系,我身体很好。”

她红着脸,一双黑眸含着春水望着他,他笑了,盖在她的眼睛,“别这样看着我,乖,睡觉。”

她这样看着他,会令他心里蛰伏的野兽蠢蠢欲动。

“嗯。”她的唇抿出甜蜜的微笑。

“你爸爸那里,我会跟他说的。”看不到她的那双眼,他反而冷静下来了,胸口澎湃的情绪也渐渐地平稳。

安静的环境下,她能听到他的每一个呼吸,发烧的脑袋这一刻突然清明了,她笑开了花,轻轻地应了他一声,“嗯。”

她的唇被他吻得带了点颜色,挺好看的,但他可以让唇色更好看,他看着她一副心安地躺在床上的样子,在他面前卸下了所有。

心,动了。

身,也动了。

他伸手轻盖在她的眼睛上,沙哑地说:“真不想让你看到我禽兽的样子……”

她的耳尖轻动,还未明白他的意思,唇上一片温热,起初只是温柔地吻着她,像是对待最珍贵的宝贝,轻柔细致。

但,渐渐的,她周身的温度升高了,唇上的那一抹热变得灼热,宛若在放火。

藕臂轻轻地从被窝里钻出来,勾在他的后颈上,仰着小脑袋将自己更加地逼近他。

陈彦快要死了,死在她这副娇媚而不自知之中。

她张开唇,困难地呼吸,一边说:“彦、陈彦……我想,看你。”看他吻她的样子,就算禽兽,她也想看。

覆盖在她眼睛上的大掌停顿了一会,慢慢地移开,她颤了颤睫毛,睁开了眼,即刻对上他那双饱含深意的黑眸,瞅着她不敢多看,垂下眼,他的唇还在吸吮着她的。

她脑袋开始空白,她忍不住地回应他,不想放开他,即使她呼吸困难,舍不得,贪恋着他的温度。

他气息有些重,余光瞄到她脸颊的红晕,最终狠狠地吮了几口,松开她。

她像个媚人的妖精,“你,是不是喜欢我了?”

他笑了,风流自成,印在她眼里,多了一抹勾人的意味,她心脏噗噗地跳着。

“对,吴菲甜,我喜欢你。”

忍过了,可忍不过去。

于是,他不忍了,做什么人,做禽兽,依着本能去行事,不要再理性地去克制自己了。

她忍不住地笑,往他的怀里钻,耳朵压在他的心脏上,听着他加速的心跳声,她羞涩又喜悦。

“乖乖睡觉,快点好起来。”

她娇嗔地说:“好起来?好起来干什么?”她喜欢生病了,喜欢被他这样小心翼翼地对待,喜欢被他这样呵护着。

他眼底发沉,薄唇使力,吮了一口她的耳珠,听她娇哼一声,他笑着说:“等小白兔好了,我想吃掉小白兔。”

褪去人皮,他像一只野兽,不再掩饰他对她的渴望。

她贴着他的胸膛,低低地说:“来呀,我才不怕你。”

他喉昽滚了滚,胸膛颤抖了几下,发出了笑声,她怎么这么可爱。

然而等小白兔好了之后,想吃小白兔的大灰狼生病了。

吴菲甜趁势追击,拎着行李箱,登堂入室,美其名曰好好照顾人,陈彦那天脑子有点糊涂,她说要住过来,他也没反对,等他冷静下来,想说什么的时候,他的公寓里已经摆满她的东西,她的动作非常地快。

当天晚上,她爬上他的床,他很无奈地只好自己去睡客厅沙发,被她给拦住了,可怜地说:“你是不是嫌弃我?”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睡?”

“我感冒,传染给你不好。”

她一把抱住他,小脑袋在他的脖子上蹭了蹭,头亲了亲他的下颚,“不会,你是从我这里感染的,所以我不会再被感染。”

这个歪理,陈彦说不过她,干脆随她,反正床很大,他不会对她做什么。

但是洗过澡之后,他才发现他太天真了。

她躺在他的床上,对着他招手,“阿彦,快来呀。”

他揉了揉头,“甜甜。”

她眼睛出奇的亮,“什么?”

“我生病了。”

“我知道呀。”

“你……”

她嗔了他一眼,“快睡觉,乱想什么!”

他如释重负地躺在床上,但她很快就靠了过来,她曲起手指在他的胸膛上仿佛弹钢琴般动了几下,“阿彦睡吧,我不会吃了你。”

他心里一叹,她这是在报复他那一天说要吃了她这只小白兔的话吗?这是打算反过来把他当小白兔吃?

他似笑非笑,手臂一拢,将她抱在了怀里,“记仇的小家伙。”

“快好哦,我等着吃你这只大白兔。”

他闭上眼,“不要撩我。”

她靠在他的胸膛上,笑得得意,没再做什么了,乖乖地闭上眼睡觉。

她入睡很快,陈彦感觉到她规律的呼吸声,睁开眼,看着天花板,他有点不对劲,这么抱着女人睡觉的事是第一次。

他,习惯一个人。

但是,抱着的感觉很舒服,手指舍不得放开,她身上的馨香一股一股地拂过他的鼻尖。

他唇角轻弯,她,很不一样,他又闭上了眼,感受着她的温度和香气,睡意袭来,不由地睡着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总裁不嫁了最新章节 | 总裁不嫁了全文阅读 | 总裁不嫁了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