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郡王诱婚 > 第十二章 诸事尘埃落定

郡王诱婚 第十二章 诸事尘埃落定 作者 : 艾佟

    如今见到厉文山闯进珍芳阁,珍姨娘已经麻木了,但她还是忍不住皱眉,因为他的态度实在令她不爽,她可是他的姑姑,他再不喜欢她也不应该如此无礼。

    “世子爷如此喜欢珍芳阁,索性我跟世子爷交换院子好了。”珍姨娘嘲弄道。

    厉文山觉得很好笑,“若不是你非要跟我过不去,你以为我愿意踏进这里一步吗?”

    珍姨娘冷冷的挑起眉,口气尖锐的道:“世子爷,一个人想做大事,首先要认清楚自个儿的身分,若是连这一点都办不到,接下来也不必玩了。”

    闻言,厉文山苦笑,“我也很想认清楚自个儿的身分,但是,你们真的有心要我认清楚吗?”

    珍姨娘不解的看着他。

    “你们几句话就改变我的身分,将复国这么大的担子压在我身上,却不愿意给我相对的权力,说白了,你们只希望我成为木偶,由着你们操纵。”厉文山不是傻子,很清楚他们只是在利用他,并不在乎他的感受。

    这就是他们跟父王母妃的差别,父王时常会唤他过去,关心他这些日子过得如何,母妃还会亲手做他的贴身衣物,这才是真的家人。

    珍姨娘想否认,但事实的确如此,她的兄长只希望这孩子听从指示,并未将他当成一国之君在栽培。

    “我不想当你们的木偶,我只想当景王世子。”

    这些日子他明显感觉到暗中的关注,他知道是战狼对付陈六姑娘,惹得睿郡王出手了……不,也许连皇上都出手了,睿郡王若是有所发现,不会闷不吭声,而以皇上的性格,当然要弄清楚。

    半晌,珍姨娘勉为其难的挤出话来,“主子是为了保护你,不到必要时候,只要你跟战狼划清界线,我们的事就祸及不到你。”

    厉文山不以为然的嗤笑道:“当你们改变我的身分时,我就不可能置身事外。”

    “我们会护着少主……”

    “你们若有心护我,就不会不管不顾的对陈六姑娘下手。”

    “她已经威胁到我们了。”

    厉文山懒得再跟她废话了,这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女人!

    “既然你认为自个儿没做错,你就等着承受睿郡王的反击吧。”

    “少主不喜欢我,我可以理解,毕竟华香院那一位将你养大,她因为我受了王爷冷落,你心疼她,对我自然有怨。但是少主莫要忘了,我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她不过是个外人。”珍姨娘明显失了耐性,这个小子有必要恨不得她消失不见吗?

    一家人?厉文山嘲讽的一笑,他都忘了她跟他有血缘关系,只记得她是战狼,她对他态度冷漠,甚至有些看不起他,这怎么会是一家人?

    他不想继续纠缠不清,直接提出要求,“我要见你的主子。”

    “我说过了……”

    “我见他不方便是吗?”厉文山嘲讽的扬起下巴,“你不是很行吗?再不方便你还是有法子,所以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帮我传话,至于如何安排,相信你们有很多渠道。”

    珍姨娘压下心底的愤怒,冷声道:“我会将你的请求转告他,至于他要不要见你,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只要你不存心阻拦,他不会不见我,我好歹是他的亲骨肉。”顿了一下,厉文山状似随意的接着道:“还是说,这一切只是谎言,不过是利用我的手段?”

    珍姨娘脸色一变,严厉的道:“少主为了划清界线,连亲生父亲都不想认了吗?”

    “我不过是合理的怀疑。”

    “你放心,我一定会转达,绝不会阻拦你们见面,只要他想见你。”

    厉文山已经说完了该说的话,便转身走人。

    珍姨娘怒不可遏的手一挥,长几上黑白交错的棋子瞬间扫落一地,这个可恶的小子……她倏然站起身,对着身边的丫鬟道:“走吧,我们去见王爷。”

    顿了一下,丫鬟怯怯道:“姨娘不先去信给狼主吗?”

    “不必,我是要回家。”两次出门相距太近了,她不能用相同的理由,只能回她名义上的家——战狼设在京城郊外的老窝。

    “狼主不是让姨娘最好不要回去吗?”若是回家,姨娘就不便遮遮掩掩,这等于将关注他们的目光引到他们的老窝。

    珍姨娘无奈的一叹,“少主肯定派人盯着我,我不出去一趟无法向他交差,可我总不能连着两次都上皇恩寺,今日只能借口我爹身子不适,回去探望。”

    无话可说,丫鬟连忙上前为珍姨娘整理衣服,随着她一起前往外书房。

    虽然说好了成亲之前不再见面,但是情难自抑,周云泽还是派了管事嬷嬷和暗二上定国公府,将陈瑾曦接到云游四海,拉着她下棋。

    “不是说成亲前不能见面吗?”陈瑾曦发现这个男人很执拗,尤其下棋这件事,难道一次又一次败在她手下,他觉得很爽吗?

    周云泽一脸委屈的瞅着她,“我还不是想你了。”

    “你是想着下棋吧。”

    “我想你,可是看着你就忍不住想拉着你下棋。”周云泽用尽心思想研究她的棋路,可是越研究越迷惑了,她好像没有一定的棋路和风格。

    “我们今日不下棋,说说你的好心情吧。”她可不想伤到他骄傲的自尊心。

    “你如何知道我心情很好?”周云泽很惊讶,为了做到遇事不动声色,他一直学习控制情绪,而他也自认为做得很好。

    “这还不简单,你心情好的时候眼睛特别明亮。”

    “是吗?”

    陈瑾曦很用力的点点头,“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周云泽起身走出雅间,过了一刻,方才像个大爷似的晃回来坐下,然后满心欢喜的捧着她的脸,重重的在她唇上落下一吻。

    半晌,陈瑾曦傻不隆咚的问:“我可以请问这唱的是哪一出戏吗?”

    “没想到你如此爱我。”周云泽一脸得意的扬起下巴。

    “……”遇到他,她好像常常脑子当机,不知道如何应对。

    “没有人发现我心情好的时候眼睛特别明亮。”

    “……”这根本没什么了不起,因为作画的关系,她的观察力本来就特别敏锐,他的眼睛平时笼罩在一层寒冷当中,心情一好,寒气就退,黑亮的眼珠子当然就会更明显。

    “你果然很爱我。”周云泽越说越乐。

    “……”这男人有必要一直强调吗?有时候她真搞不清楚自个儿喜欢他什么,只是看着菊花想到他,看着桂花想到他,看着海棠还是想到他……总之,她心目中的每个花神都成了他。

    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周云泽忍不住问了,“你究竟有多爱我?”

    陈瑾曦忍俊不住的笑了,像个孩子似的,没要到糖吃就跟你纠缠不清。

    “你别笑了,快说啊。”

    “很爱很爱,行了吗?”陈瑾曦凑上去,蜻蜓点水般在他唇上啵了一下……其实她更想扑倒他,可姑娘家的矜持还是要有,而且这个男人是那种得了便宜就会得寸进尺,讨要更多的家伙,绝对不能太宠他。

    周云泽笑了,可是嘴巴不稍稍刁难,有违他的本性,“你以为随便应付一下,我就会很开心了吗?”

    两眼闪闪发亮还不够开心吗?陈瑾曦当然不会为了这种小事跟他争执,好话又不花银子,他喜欢,满足他又何妨。

    “我怎么可能随便应付你?你可是我最重要的人,我们还要白首到老。”若是有尾巴,周云泽的肯定已经高高翘起,“你知道就好,我可是你最重要的、一辈子要陪伴在你身边的人,你要很爱很爱我,当然,我也会很爱很爱你。”

    陈瑾曦笑着点点头,然后赶紧转移话题,“你究竟有何开心的事?”

    周云泽神情一正,低声道:“猎物终于露出尾巴了。”

    陈瑾曦歪着脑袋瓜想了想,无声的问:珍姨娘吗?

    “聪明。”周云泽欢喜的摸了摸她的头。

    “她的尾巴不是早就露出来了吗?”

    周云泽摇了摇头,“虽然早就猜到她的身分了,但是她很低调,也很狡猾,平日不轻易行动,好不容易行动了也会兵分两路,或者第三路、第四路,这一次她大大方方的出府,说是回家探望生病的父亲。”

    “回家探望生病的父亲……你找到贼窝了?”

    “这不是真正的贼窝,只能说是他们在京城的据点。”

    这还多亏卫一,无论身手还是敏锐的嗅觉都是最顶尖的,又加上暗二协助,不但顺利的跟踪到人家的老窝,还将那儿摸了个清清楚楚。

    “虽然只是京城的据点,但尾巴露出来了,接下来要将他们整个拉出来看明白,就不是多么困难的事了,是吗?”

    “没错,其实我早就怀疑她家就是他们在京城的据点,原本要找出来不难,但想不动声色打探太难了,加上这对兄妹警觉性很高,平日又很低调,我们也只能耗着,等机会送上门。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还是教我们找到了,如今只要盯住这里进出的人,再从他们身上查探,真正的贼窝就会露出来。”

    闻言,陈瑾曦不解的皱眉,“你不是说他们的警觉性很高,平日又很低调,怎么可能轻易让你找到真正的贼窝?”

    “他们兄妹是如此,但其他人可不难。”

    “怎么说?”

    “他们往来的人太多了,譬如人贩子、各路商贩。”

    虽然锦衣卫已经锁定人贩子,还抽丝剥茧将身上带有魅香的女子一一找出来,可是人贩子的行踪更难掌控,要从他们身上找到战狼的老窝不太可能,各路商贩就不同了,做买卖的不能太低调,这也成了他们最大的漏洞。

    略微一顿,陈瑾曦豁然开朗,“对哦,他们与老窝连络,透过商贩最为方便。”

    “我们只要知道他们跟哪个地方的商队往来密切,他们的老窝就藏不住了。”

    他曾经怀疑他们的老窝在景王封地,只是原本想景王与此事无关,他觉得这个可能性不大,但若景王世子的真实身分是前朝皇室成员,景王世子在封地上给前朝余孽大开方便之门就不是难事,而且在此情况下,也没有比景王封地更适合他们扎根之处了。

    不过,这种事讲究的是证据,如果莽莽撞撞跑去求证,可能会打草惊蛇。

    陈瑾曦突然紧张了起来,“皇上会不会将这件事交给你?”

    “不会,皇上有亲卫队,用不上我。”只是皇上大概会让他盯着,免得有漏网之鱼。陈瑾曦眼睛微微一眯,“你确定?”

    “我的战场在西北,其他地方用不到我。”周云泽说得很豪迈,可是某人的脸都绿了,这会儿根本笑不出来。

    西北不是更可怕吗?陈瑾曦觉得自个儿快晕倒了,后知后觉的发现她要嫁的人身分很高,但是职业很危险。

    周云泽感觉到她的僵硬,连忙将她搂进怀里,“别怕,为了你,我会保重自己。”

    半晌,陈瑾曦生硬的道:“凡事不可强出头,不可自以为是,不可冒险犯进……”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我一定会小心再小心。”

    陈瑾曦无比哀怨,可惜不能退货了,要不她说什么也不要日日为某人操心……认了吧,不是有一句话说“爱到卡惨死”吗?她爱的好歹是一个有真本事的男人。

    御书房内,皇上轻轻触摸着墙上的舆图,手指最后落在景王封地,可他只是看着,一句话也不说。

    周云泽可以理解皇上此刻的心情,种种迹象显示景王与此事无关,景王甚至很可怜,还没见到孩子就被人家掉包了,可如今证实贼人藏在景王的封地,景王就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要如何处置景王就成了难题。

    皇上包容景王一部分是为了证明他的胸襟宽阔,但也是因为皇上对景王的感情高于其他藩王。

    终于,皇上转头看着周云泽,“你认为景王知道这件事吗?”

    周云泽差一点翻白眼,皇上是在考验他的记性吗?不过人家是皇上,他还是耐着性子道:“因为连日作噩梦,景王妃不得不挺着八个月的肚子上皇恩寺祈福,可还没到皇恩寺就因为受到惊吓而早产,只好向山脚下的庄户借地方生孩子,因为景王妃的奶嬷嬷事先遭到收买,庄户又早在贼人的掌控中,景王世子遭到掉包确实不难。三日后景王来到庄子,看到的宝贝嫡子已经是别人的孩子,说起来景王还真是可怜。”

    “可是,这么大的事他们竟然毫无所觉?”皇上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周云泽很用力的点点头,“景王确实糊涂,倒是景王妃可怜,千辛万苦生下孩子,当她虚弱的跟死神搏斗时,孩子被人家掉包了,而且很可能被弄死了,她情何以堪。”

    皇上皱眉,“你要朕放过景王府?”

    周云泽连忙举双手投降,“这是大事,我没资格,也不敢给皇上出主意。”

    顿了一下,皇上有些蔫了,“你老实告诉朕,你觉得景王真的不知道吗?”

    皇上是打定主意跟他纠缠不清吗?周云泽恨恨的咬着牙,可是想了想,还是老实道出自个儿的想法,“景王如此精明的人,若说他完全不知情,说不通,但是我真不相信景王跟此事有一丁点关系。”

    “为何?”

    “老景王留下来的名声可以毁在厉家人手上,但万万不能毁在他手上。”

    念头一转,皇上就明白了,景王是真正的孝子,老景王退让成就太祖皇帝霸业的美名绝不能毁在他手上,至于厉家后代的子孙,待他双眼一闭,这就与他无关了。

    “景王也许不知情,但景王世子肯定知情。”

    “这是当然,若没有景王世子刻意扶持,梁家不可能在酆州坐大,成为富甲一方的大族,有了笼络当地权贵官宦的本钱。”

    凭心而论,他觉得贼人这盘棋下得可真是好,可惜大梁的气数早就尽了,如今再乱,不过是乱臣贼子的一场闹剧。

    将沉默了半晌,皇上问:“你认为应该如何处罝此事?”

    周云泽可没兴趣多管闲事,只能故作苦恼的皱着眉思索。

    “你别装模作样了,老实一点。”

    周云泽撇了撇嘴,但也不敢再闪躲,“前朝余孽当然一个活口也不能留,而那些身带魅香者更是必死无疑,不过景王世子……还真有点麻烦。”

    这不是废话吗?皇上没好气的瞪了周云泽一眼,他纠结的原本就是景王世子的问题。周云泽很镇定的假装不明白自个儿哪儿说错了,心里却明白得很,老景王跟着先皇打天下,将近四十方得了一个嫡子,而因为景王年纪与皇上相当,两人幼时常玩在一起,情同手足,皇上面对景王的时候,感情胜于理智,这说起来也是皇上的优点,皇上是个重情的人。

    景王世子如今是景王唯一的儿子,而景王这么多年来膝下再没有孩子,这很有可能是景王的身体出了问题,换言之,这辈子景王很可能只有景王世子这个孩子,即便这只是名义上的,但皇上狠不下心断了厉家的香火。

    “你能不能有个两全齐美的法子?”

    周云泽仔细衡量了一下,给出一个他认为合情合理的见解,“若景王世子只是景王世子,给厉家留个血脉又何妨,不过就怕景王世子舍不得前朝的身分。”

    皇上不以为然的冷冷一笑,“没了战狼,他也只能乖乖当景王世子。”

    这样的结果在周云泽的预期中,皇上的私心是想放过景王世子,但是又怕景王世子多年来在贼人的挑唆下生出野心,今日景王世子眼看事情不成也许愿意罢手,但是将来会不会趁几个皇子夺嫡时兴风作浪还未可知。

    周云泽想了想,给出一个建议,“皇上不如跟景王世子交易。”

    皇上不解的挑起眉。

    “用景王世子的身分交换皇祖父给老景王的圣旨。”

    皇上两眼一亮,“妙啊!”

    周云泽唇角一抽,他就知道皇上对那道圣旨耿耿于怀,若能借此机会收回来,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如今那道圣旨对景王世子如同虚设,景王世子应该很乐意交出来。”

    “那道圣旨应该在景王手上,景王只怕舍不得交出来。”

    “我相信景王世子可以说服景王交出来。”景王世子只要推说遭到贼人迷惑,生出不该有的心思,这道圣旨在景王眼中就如同烫手山芋,恨不得早早丢开。

    皇上很快就想明白了,“一道没多大意义的圣旨留着原本就是烫手山芋。”

    周云泽对此深表赞同,真不知道皇祖父和老景王是如何想的,周家的江山怎么可能半途转手让给厉家?

    不过还有另外一种可能,皇祖父下这道圣旨目的是在箝制藩王,刻意留了这么一道圣旨在厉家手上,藩王不安分也只会伦为乱臣贼子。

    “朕不想提及前朝余孽,梁家必须以其他罪名抄家,待锦衣卫收集好罪名,确实掌握贼人的名单,你再随锦衣卫一起去酆州。”

    虽然这个结果早在预料中,周云泽还是很不甘心,“皇上的能臣随手一抓都能抓出好几个,不能交给他们吗?”

    “朕的能臣很多,但他们对付不了战狼。”

    “我要专心准备成亲。”

    皇上又忍不住瞪人了,“你的亲事有太后和礼部操持,用得着你准备吗?”

    周云泽噎住了。

    “亲卫队交给你,你正好借此机会操练他们。”

    皇上的亲卫队干啥要他操练?周云泽郁闷极了,但又不能拒绝,皇上一道圣旨下来,

    只得乖乖领命。

    见他敢怒不敢言,皇上可乐了,不由得好心情的道:“这次你立了大功,你要什么赏赐,朕都给你。”

    “我又不缺,皇上还不如给我的郡王妃多添一点嫁妆,让她嫁得风风光光,说起来,她还是这件事情的大功臣。”

    “人还没娶进门就担心她吃亏,你这胳臂弯得也太早了吧。”

    “我爱啊。”

    皇上受不了了,摆了摆手,“你可以出宫了。”

    周云泽乐得以最快的速度告退离开,当然惹得皇上在后头跳脚,不过,他从来不介意这样的小事,反正皇上也已习惯了他的任性。

    时间在不经意当中飞奔而过,陈瑾曦也不知道是因为成亲的日子越来越近,还是周云泽突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只是每日送来一封情诗,看起来像在应付似的,这让她一直无法静下心来,尤其这三日开始飘雪,冷得实在提不起劲执笔练字。

    相对于幽州,京城的冬天实在不够瞧,可是这儿的人比幽州人更怕冷,坚决不出门,宁可窝在房里烧炭……这个用词不太妥当,总之,京城的人真的很怕冷,她当然也不好意思跑到外面蹦蹦跳跳。

    静静看着外面的景色半晌,陈瑾曦想了想,索性作画好了。她预计的十二花神图只完成牡丹花神,菊花花神随着秋去冬来是彻底没望了,如今只好先进行梅花花神。

    虽然某人的气质有梅花花神的味道,但是她没有兴趣以同一人入画,每个花神应该都是独一无二的。

    作画的心情一来,她很快就完成了,接下来只剩下上色,不过陈瑾曦实在很苦恼,为何她的梅花花神最后还是跟牡丹花神同一位?是因为思念太深了吗?

    “好冷哦。”司画快步走进来,先在门边的炭盆前面烤火散去一身的寒气,方才走到书案旁边。

    陈瑾曦抬头看着司画,“我不是叫你别过来侍候吗?”

    “我怕姑娘一作画就忘了吃饭。”司画转头看着几案上的食盒,明显原封不动,她忍不住皴眉,“姑娘,难道您不觉得饿吗?”

    陈瑾曦嘿嘿一笑,摸了摸肚子,“还好。”

    司画走过去打开食盒,食物早就冷掉不能吃了,只好道:“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可以吃的。”

    “不必了,我给姑娘准备了一些糕点。”这时司茵提着一个食盒走进来,一样先在门边的炭盆前散去身上的寒气,方才走过来将食盒放在几案上。

    “司茵姊姊,那你侍候姑娘用点心,我将中午的饭菜送回厨房。”司画拿起原先的食盒走出去。

    陈瑾曦走到榻上坐下,司茵兑了热水浸湿了帕子,递给陈瑾曦擦拭双手,然后侍候她用糕点。

    陈瑾曦吃了几个糕点就没胃口了,正好司茵沏了一壶热茶过来,她喝着热茶,看着窗外的银妆素裹,心里却惦记着周云泽。

    司茵看了她一眼,知道她心里的惦记,略一思索,状似闲聊似的道:“姑娘,这几日京城死了好多人。”

    虽然司茵主要是保护陈瑾曦,但因为跟睿郡王日日保持连系,她对京城的消息可谓是了如指掌,当然,她也会原封不动向主子报告,毕竟主子是未来的郡王妃,不能不清楚外面的消息。

    陈瑾曦吓了一跳,“今年不是冷得晚吗?进入腊月才迎来初雪,虽然连下了三天,但是雪势不大,还不至于酿灾啊,怎么就死了好多人?”

    “不是因为下雪的关系,是风寒。”

    “是啊,京城往年这个时候也会有很多人染上风寒。”

    “所以,这是京城的常例?”

    “这么说也无妨。”

    陈瑾曦歪着脑袋瓜想了想,怎么觉得此事有古怪?

    “我还听说景王府不少人染了风寒,为此景王世子直接封了一个院子,而景王也病倒了,不过景王妃倒是振作了起来,如今景王府是王妃掌中馈。”

    陈瑾曦若有所思的看着司茵,试探的问:“你有郡王爷的消息吗?”

    “奴婢不敢打听郡王爷的事,不过姑娘要相信郡王爷。”

    “相信什么?”

    “郡王爷盼着姑娘过得舒心,盼着迎娶姑娘的日子赶紧到来。”

    陈瑾曦已经听明白了,这一场风寒起于人祸,有些人不能不死,但同时也会危及一些无辜人的生命。

    此时外面的雪停了,陈瑾曦心痒痒的道:“我们明日去一趟云游四海吧。”

    “最近京城不太安宁,姑娘还是别出去吧。”

    “为何不太安宁?”

    “很多人染上风寒,大家都会避免出门,再说了,云游四海不是饭馆酒肆,这种日子不会有人上门,云游四海自然不会开门营生。”

    陈瑾曦可以理解,这种日子没有人想去棋院下棋,更别说皇上正在“大扫除”,周云泽名下的产业当然是关门休息不要沾惹是非。

    “云游四海什么时候才会开门营生?”

    “雪刚刚停,寒气比较重,过个几日吧。”

    陈瑾曦想想也对,点头道:“好吧,过几日我们再去云游四海。”

    陈瑾曦知道自个儿在作梦,可这次不是熟悉的噩梦,而是一个美男子……不不不,应该是美男神的梦,先前完成的梅花花神来入梦,还穿着一身黑斗篷,看起来更酷了。

    “你真的很爱我对不对?”梅花花神竟然开口说话了。

    陈瑾曦很自然的点点头,顿了一下,又摇了摇头,进入她梦中的人只会是她的噩梦,怎么会是她的美男神?

    梅花花神的脸都绿了,很想掐她,“你明明很爱很爱我,为何又摇头了?”

    “你不是我的美男神,你是噩梦,噩梦知道吗?”陈瑾曦态度很强硬,她可不是软子,可以任他们这些贼人一会儿要掳一会儿要杀,这会儿还想假装她的美男神骚扰他。梅花花神傻了,一两个月不见,他怎么就成了她的噩梦?

    陈瑾曦学某人抬起下巴,“我告诉你,若是让我的美男神知道你跑来梦中骚扰我,你就死定了!”

    梅花花神阴恻恻的唇角一抽,“你的美男神是谁?”

    陈瑾曦更骄傲了,“我的美男神是威震西北的睿郡王,吓到了吗?”

    梅花花神的心情瞬间从阴天转为晴天,而且是百花盛放的晴天,“你的美男神是威震西北的睿郡王?”

    “对啊,你知道怕了吧。”陈瑾曦很不屑的对他哼了一声,“你这个黑漆抹乌的家伙,以为伪装成我的美男神,我就会受骗上当了吗?你觉得我有那么笨吗?”

    “黑漆抹乌?我伪装成你的美男神?”梅花花神的脸微微扭曲变形。

    “你不知道自个儿黑漆抹乌吗?”顿了一下,陈瑾曦微微凑上前,“不过,你伪装得很像,若不是你跑来梦里骚扰我,我肯定会以为是真的。”

    这丫头真是太可爱了,作梦还可以说个没完没了。梅花花神的口气缓和了下来,“你确定我是伪装的?你要不要再看仔细一点?”

    陈瑾曦再往前靠近一点,甚至还伸手摸了摸那张俊颜,有一点苦恼了,“怎么越看越像我的美男神?”

    “我本来就是你的美男神。”

    陈瑾曦再看仔细一点,“真的是一模一样,可是……”

    “可是什么?”

    “我的美男神不会害我作噩梦。”

    梅花花神突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实在搞不懂这丫头脑子里装了什么,“你不是在作、梦,我是真的。”

    怔愣了下,陈瑾曦嘿嘿一笑,“不可能。”

    “为何不可能?”

    “我的美男神总是一身白,不会弄得黑沉沉见不得人的样子……不对,夜探香闺的时候,他也会套上黑色的披风,不过他的脸没有那么黑,不像你,看起来就是一块黑炭。”

    他这会儿看起来像黑炭?这一趟前去酆州,为了不要太过醒目,他刻意将脸弄得暗沉一点,但也不至于像块黑炭啊。

    “我只是晒黑了。”他无法跟作梦的人解释太多,只能用这个借口。

    “晒黑……”陈瑾曦看起来像是被雷劈到的样子,下一刻她突然啪一声,给他一巴掌,可想而知,他又傻了,“你当我在作梦很好骗吗?大雪纷飞的日子怎么晒黑?”

    这丫头根本无法沟通,梅花花神觉得还是粗暴一点,直接捧着她的脸狠狠的吻下去,这样她总该脱离梦境回到现实了吧。

    陈瑾曦先是懵了,下一刻回过神想挣开他,可是渐渐的,那股熟悉的气息将她紧紧包围,意识一点一滴回到现实,直到某人觉得摧残够了,不能再放任下去,这才放开她,而她也彻底清醒过来。

    待气息渐渐平稳下来,陈瑾曦捧着他的脸道:“你怎么变成黑炭了?”

    “你认出我了?你确定自个儿不是在作噩梦了?”

    陈瑾曦看起来还是没有回过神的样子,但脑子可以运作了,“这么久不见,一起床看到你,还变成一块黑炭,我当然以为自个儿在作梦。”

    “没错,一时之间会以为自个儿在作梦,但为何是噩梦?”

    陈瑾曦傻笑了一下,“往常我作的全是噩梦。”

    闻言,周云泽的郁结尽散,转而是满满的心疼,“景王府的事情吓坏你了。”

    “以后再也不会了,你全部解决了吧。”听司茵罗哩叭唆那么多,她不至于还想不明白,这些日子他应该是去处理前朝余孽的事。

    “你怎么知道我全部解决了?”

    “一回京就迫不及待跑来见我,肯定是全部解决了。”

    “是啊,还没进宫就先跑来见你,我就是要让你知道以后不必再担心害怕,还有,专心准备当我的郡王妃。”

    “我一直很专心准备啊。”这些日子她帮他做了好几套贴身衣物。

    周云泽挑衅的扬起眉,“专心准备还有闲功夫作画?”

    “一种冰魂物已尤,朱唇点缀更风流。岁末未许东风管,淡抹浓妆得自由。看着红梅为严寒添了无尽风情,忍不住想看梅花花神的风采。”可是没预料她还是画了他。

    陈瑾曦很识相的将最后一句藏在心里,要不这个男人肯定要生气。

    “你果然很爱我。”周云泽实在太得意了。

    他已经打定主意,将来等她完成十二花神图,他要专门准备一间屋子展示……虽然她不曾明白告诉他,但是她的举动很明确的告诉他,她想画十二花神图。

    陈瑾曦若知道他的心思,肯定会喊救命,若每个花神都是他,她这辈子肯定完成不了。

    “是是是,我很爱你。”

    周云泽突然站起身,小杌子咚一声歪倒在地。

    陈瑾曦不解的看着他走到衣架,紧跟着站起身,“你干啥?”

    周云泽取下衣架上的斗篷,转过身,张开斗篷,正好包裹住走过来的陈瑾曦,“我带你去西山看日出。”

    陈瑾曦瞪大眼睛,“别闹了。”

    “你放心,我都安排好了,太后在西山的温泉庄子,你去西山探望她老人家。”

    “你别开玩笑了!”

    陈瑾曦抗议无效,霸道的某人坚决带她一起去西山迎日出,至于太后那边,不过是个借口,他当然不会跑去那儿凑热闹。

    总之,一个时辰之后,两个人迎来日出,然后两人很有默契的相视一笑,一大一小的手十指相扣,从此携手相伴一生。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郡王诱婚最新章节 | 郡王诱婚全文阅读 | 郡王诱婚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