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婢娇客 第十二章 终于想明白 作者 : 千寻

十道菜,每道都是精心做出来的,除菜肴之外,瑢瑢又做了甜食。

将炒好的坚果和晒干的莓果,以及洗净晾干的玫瑰花瓣放在一旁备用,再把黄油融化加入麦芽糖、牛女乃,用小火熬着。

另一边她用绑成束的筷子快速将蛋白打成泡沫状,并依次加入磨碎的糖,继续拌打,最后将熬好的糖汁依次加入蛋液中。

瑢瑢将蛋液分成三份,一份加入坚果,一份加切碎的红枣与芝麻,最后一份加入苺果与玫瑰花瓣,最后把加好料的糖放入模具中、压平,待冷确后切成块。

厨娘尝一块,满脸敬佩,“瑢瑢姑娘,这是糖吗?哪有味道这么香的糖?”

“送上去了。”她洗净双手,将身上的围裙脱掉。

“王爷吩咐,最后一道让姑娘送过去。”

意思是,贤王让她见贵客,还是贵客想见她?

这也一日子受王府照顾颇多,尤其是前些日子,六皇子开蛾眉坊因生意不及娇容坊,上门闹过一场,还是王府侍卫出面周旋,才躲掉一场纷争。

凤子龙孙呐,碰不得、对峙不得,不过也因为上次的事,蛾眉坊知道娇容坊身后有贤王府,再也没有挑衅过。

点点头,她将三种糖分成两份,依次摆进盘里,将其中一盘交给厨娘。

“这盘送过去给王妃。”

厨娘莞尔,这是吃一堑、长一智,懂事了?早这么懂事,就不会顶撞王妃,也不至于被赶出王府了。

王府下人都是这样认定的,认定她是被王妃给扫地出门,再怎么说,能待在王府,谁肯出去?

对于厨娘别有心思的笑,瑢瑢没有解释,端起要送到前厅的糖果,缓步前行。

进屋,瑢瑢看见明黄色的衣服,心中一突,能穿上这身衣服的,除了最上面那位之外,没有旁人了。

是皇上想见她?垂眉低头,她不敢冒犯天颜。

“把头抬起来。”皇帝开口。

瑢瑢鼓起勇气,抬头。

鹅蛋脸,新月眉,妙目如星,肤洁如玉,一张绝丽的脸,有这么一副好模样,怎肯屈居人下?

“这些日子送进宫的饭菜,都是你亲手做的?”

进宫?送饭菜的不是她的人,所以……

她转头看向贤王,待贤王点头之后,她道:“回皇上,是的。”

“娇容坊的脂粉也是出自你的手?”

“是。”

“你从哪儿学来这些手艺?”

“厨艺是外公手把手教的,他曾在御膳房里伺候贵人。”

“是吗?朕在宫里那么多年,可没尝过你做的这些饭菜。”

“外公说,做菜不能一成不变,必须不断创出新滋味,所谓的厨艺,就是舌蕾的法术,能变出越多让人喜欢的滋味,就是好厨艺。”

“这话说得好,原来朕的御膳房里有这等人物,你外公叫什么名字,朕要好好赏赏。”

“谢皇上,只是外公已经过世多年。”

死了?也对,若非父母双亡、家中无人可仗恃,光这份手艺与容貌,能沦落成卖身奴才。

“脂粉呢?”皇帝转移话题,不再挖人痛处。

“杜太医曾指点民女医术,制作脂粉也是杜太医教会民女的。”

“杜太医?你有福气呐,能得他指导。”

皇帝对杜太医和贤王的心思心知肚明,当初他对两人存有心结,觉得他们是甩也甩不掉的牛皮糖,一个专门为淑妃研制脂粉,旁人想用也用不得,一个知道她喜欢奇珍异宝,便为她到处搜罗,他妒忌过、愤怒过,却在她离世之后……

也只能与他们话当年,说说那个教人烙在心上的女子。

“是,民女福气。”

“你的主子允诺要你为贤王做饭菜,只不过贤王下个月要出京,他不在京里,你便进宫给朕做御膳吧。”

闻言,瑢瑢心惊,她现在的身子……

不行啊!她转头向贤王求助,盼他为自己说话。

看见她无奈目光,贤王失笑,人人都觉得是恩赐,偏偏她避之唯恐不及。

不过瑢丫头鲜少求助自己,他很乐意结这份善缘,毕竟与季珩的那笔交易还得靠她。

“皇兄别吓唬瑢丫头啦,连住在我这个小小的王府她都睡不安稳,还说什么金窝银窝都比不上她的狗窝,要是让她进宫,她还能喘得过气?”

皇帝失笑,“连鱼都晓得要力争上游,你这丫头是怎么回事?”

贤王接话,“可不是,人人想要的蜜糖,倒成了她眼底的砒霜,她啊!就是个不识好歹的。”

皇帝摇摇手说:“你别替她说话,让她自己讲。”

瑢瑢这才说道:“人各有志,有人追求高官厚碌、有人热爱闲云野鹤,有人心喜采菊东篱,也有人偏好竞逐争斗。”

皇帝撇撇嘴角,这丫头心有丘壑呐,这样的姑娘……可惜有主了。

皇帝问:“那你呢,你的志气在哪里?想过荣华富贵,成为人上人吗?”

人上人?贤王闻言,小心肝一颤,莫非皇上想……不行,季珩那家伙死心眼,他受人所托,必须尽心。

“一个小丫头有什么志气?能嫁个良人,就是终生福气了,要不皇上给她赐个婚吧!”贤王忙道。

皇帝瞪他一眼,这么心急做什么?他看起来像是会夺人所好的吗?

“要不,等季珩回京,朕赐你为平妻,嫁入靖国公府如何?”皇帝笑问。

他有个小鲍主,年纪可与季珩匹配,女儿好吃,有这么一个善厨的伺候,日子可美了。

“多谢皇上,民女无意高嫁,若皇上真想赏赐,可否让宫里采用民女所制的脂粉?”她的回答令皇帝诧异,季珩……被嫌弃了?

“怎么,看不上平妻位?那可是靖国公府呐。”皇帝冷哼一声。

难不成她还能挟过往之功,谋正妻之位?她再好,也就是个婢女,若季珩当真娶她为妻,旁人会用什么眼光看他?更何况这个女婿,皇帝自己要了!

眼看气氛僵掉,贤王连忙转移话题,“行啊,此事不必求皇上,本王就可以作主,不过本王不是能吃亏的主儿,丫头要不要与我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

“把你的食单给御厨,让皇上在宫里也能品尝到你的菜色。”

瑢瑢想了想,她本就打算把食单分别卖出去的,如今恰恰可以“皇帝御食”为名号,提高食单价钱。

“行,要拟定契约吗?”

“什么契约?是怕朕赖帐吗?”皇帝重重哼一声,口气不善。

瑢瑢感受到皇帝的恶意,抿唇轻道:“我过两天就把食单送到王府。”

“行,就这么办,你下去吧!”贤王挥挥手,忙让瑢瑢离开,免得她惹毛皇帝。

看着她的背影,皇帝轻嗤一声,“这丫头模样虽好,性子却不讨喜。”

“皇兄认为她不讨喜,是不是因为她和一般女子不同?”贤王问。

皇帝一愣。

贤王笑言,“平时她性子极好,旁人得罪她,也不见她挂心,往往一笑置之,不过碰到婚姻大事,她可就硬脾气了。”

“嗤,她的性子好?”皇帝把贤王的话当成偏袒。

“皇兄不信?实话说,她也惹火过王妃,就因为王妃逼她低头为妾,她义正严辞道‘宁为贫人妻、不做富人妾’。”

“这是身为女子该说的话吗?她父母就没教教她身为女子的本分?”

“这便是她矛盾之处,旁人求之不得的富贵,她不屑,分明把钱看得极重,却轻易将五成利润给了臣弟。她明明将季珩当成重中之重,事事以他为主,却又放过留在他身边的机会……”

“王妃何等身分、何等威严,岂能容她言语挑衅,只当她是那等不择手段、以退为进来谋夺高位的女子,一个火大,将她囚禁小院……”

“哼,她向你讨救兵?给王妃穿小鞋?”皇帝问。

“不,她非但没说王妃半句坏话,还解释自己待不惯王府,非要搬出去住。皇上可以批评她特立独行,也可以说她与众不同,但臣弟相信,她的所行所言并非欲擒故纵。臣弟曾经问她,何必与旁人反着来?男人三妻四妾、开枝散叶,本就是天经地义之事,所有女人都能接受,怎地到了她这里就那么难?皇兄知道她怎么说的吗?”

“怎么说?”

“她说自己行事只求心安。”

“哼!季珩三妻四妾倒教她不安了,行!待季珩返京,朕就赐婚玉华公主,再赏下众美人,看她怎么个不安法。”皇帝这是与瑢瑢杠上了。

贤王失笑,“皇兄竟与一个小丫头计较?”

“朕就是见不得她的特立独行,不等季珩回来了,朕明儿个就下一道圣旨,让她进宫当个贵嫔,我倒想看看她进了宫,是要故作清高、独享冷清,还是要力争上游,求得朕的青睐?”

贤王心头一抖,弄巧成拙了,今儿个不该让丫头来见皇上的,原本想让她得贵人欢喜,日后好讨道赐婚圣旨,没想到会把事情给弄拧了。

他皱眉道:“那丫头性倔,皇兄今儿个下旨让她进宫当贵人,明儿个她就敢诈死遁逃,不过是个小丫头,皇兄不缺她一个伺候,但臣弟清楚得很,季珩确实对那丫头上心,季珩人在沙场,皇兄却在背后敲他墙角,有失厚道啊。”

“不讨喜!”皇帝重重哼一声,他还没见过整不得的女人,可惜投鼠忌器。

贤王哪能不明白皇帝的心思,这辈子还没有人敢同他反着说话的,恐怕皇上是在瑢瑢身上贴标签了。

“讨喜的都争破头抢着当人上人去了,也只有这种不讨喜的从早忙到晚,只想为自己挣得一份自在,皇兄,您就别同小丫头计较了。”贤王叹道。

再度站在贤王妃面前,瑢瑢依旧不卑不亢。

贤王妃静静看着她,心里有说不出的复杂,她把瑢瑢当成淑妃了。

那年淑妃什么都没有做,就令王爷再也看不见任何人,现在她也成季珩的眼翳?

“你做的糖很好吃。”

“谢王妃称赞。”讲完五个字,她不再开口。

“见过皇上了?”贤王妃问。

“是。”

“皇上金口,要为你赐婚?”她猜,这是王爷的心思,王爷喜欢她,自会替她谋划,尤其军营里又发生那等事,王爷肯定迫不及待让她在皇帝跟前排上号。

“没有。”

没有?怎么可能?莫非她将皇帝惹恼?

贤王妃道:“前几天军营里进了刺客,芷薇替季珩挡刀,季珩逃过一劫,但刀上淬毒,芷薇生死未卜。”

闻言,瑢瑢猛然抬头,眼底满是惊恐。

“情况很严重吗?”是啊,生死未卜……牵系着性命的事,怎不严重?

“你是关心芷薇的性命,还是担心经此一遭,季珩对芷薇的心不转移?”

是啊,多教人痛恨的“不转移”。

可她清楚,人心就这么点大,颜芷薇占的分量越重,她便越轻微,轻着轻着就消失不见,这种感觉很刨心,但不是她可以控制的。

瑢瑢苦笑,“王妃何来此言?即使没有这一遭,爷与颜姑娘青梅竹马、感情甚笃,早晚会结为夫妇,我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外人,有什么好担心、可担心的?”

贤王妃诧异,无关紧要的外人?她是这样认定自己的?难道季珩没对她承诺过?没对她诉心意?莫非自己错看了,她是真心相让、无意争夺?

“你说得对,不管有没有这回事,返京之后,季珩必定会娶芷薇为妻,至于你,季珩顾念当时的患难之情,他不会放开手的,我劝你认分认命,乖乖进府当他的妾室,对于芷薇的性情,我还有几分把握,她必不会为难于你。”

怎么人人都来逼迫她?难道她这一生就只能为婢为妾?

拧眉,瑢瑢豁出去了,“王妃可知道?倘若我嫁进王府,就不是颜姑娘为不为难我的问题,而是我已经真真实实地为难了颜姑娘。夫妻之间,再坚笃的感情,也禁不起长期的挑衅,再好的夫妻,也容不下第三者的离间。

“天底下没有女人希望自己是个坏人,若非环境迫得女人不得不去争抢,去寻求一份让自己安心的情感,大家都愿意无知柔弱,都愿意在男人怀里被惯着。

“夫妻之间,除非无喜无慾无爱无情,否则没有人能容得下另一个女人对自己丈夫的觊觎,何况我心悦于于爷、深爱爷,他是我生命里独一无二的存在,为了得到他的专专注,我必定会卯足全力,排除万难,争得他的专心,我相信王妃比我更清楚,在排除万难的过程中,会有多肮脏血腥。

“我正是不愿意变成一个连自己都憎恶的女人,所以不想入府为婢妾,我愿意远离,在看不到,听不到、想不到爷的地方,安然独居。若王妃真心疼爱颜姑娘,就不该劝我,反该助我一臂之力。”

“助你一臂之力?”

“是,助我在爷找不到的地方,安静生活。”她斩钉截铁地说。

贤王妃震撼了,瑢瑢竟是这么想的,得不到便放手,不拖泥带水,并非欲擒故纵?只是……

“你甘心?”

“不甘心!但我宁愿不甘心也不愿日夜在痛苦中沉沦,我要自由、要自在,我宁愿损失爱情,也不要一世身陷囹圄。”

身陷囹圄?贤王妃懵了,她在说自己吗?

十几年过去,她在嫉妒、在痛苦中沉伦,她无法甘心,更无法潇洒转身,只能靠着怨恨一个死去的女人度日?

看着瑢瑢,她从没有佩服过任何女人,但这会儿对瑢瑢……她心生敬佩。

瑢瑢忙翻了,她一面把食单送进宫里,一方面跑遍京城大小饭馆,将食单一张张往外卖,用赚得的银子买下一家靠近娇容坊的铺子。

为挣得更多银钱,她每天熬夜,做出许多新款衣裳,送到太子妃名下的玉霞坊,陈老板知道她与贤王的关系,价钱开得很大方。

她买回十几个十到十五岁的男女,把大部分的人交给夏管事,让他领着他们做脂粉,只挑选三个女孩,随韩家的一起学做糕饼甜点。

她预计待自己离京后,铺子便由韩家的主持。

而最让她辛苦的不是胭脂厂或糕饼铺,而是田雷、田露送来的孩子季瑀。

那是个相当漂亮的孩子,他的眉眼容貌长得和季珩一模一样,连性情也相似,他早熟得像个老头子,平日里不声不响,好像总怀着心事。

被田露、田雷不声不响带走,离开女乃娘,他没有哭闹,只消一天便黏上瑢瑢。

许是血脉相连吧!她猜。

但也因为如此,谁碰他都不行,当然他不会哭闹,只是用一双老成的眸子盯着对方,盯到大人投降,他也会不吃不喝,用绝食来抗议,非要瑢瑢喂食才肯开口。

季瑀让瑢瑢联想起初初认识的季珩——

那个把所剩不多的碗和食物摔在地上的小少爷。走了一个小少爷,来一个小小少爷,为带好季瑀,瑢瑢累惨了。

终于,贤王爷离京。

贤王妃派了大丫鬟紫环到瑢瑢身边。

二月,糕饼铺子开张,皇帝心血来潮,赐下“御点”二字,瑢瑢刻为牌匾当作店名,高挂堂前,生意大好。

三月春暖花开,瑢瑢把家里的事分派清楚后,一辆马车悄悄地带着紫环和瑢瑢离开京城。

除银票之外,瑢瑢还带走信鸽以及季瑀。

这件事,瑢瑢经过再三考虑,那是季珩的骨血,她无权将孩子带走。

只是血脉相连,第一眼看到季璃,骨子里的母性油然而生,他是从这副身躯所出,瑢瑢放不下他。

且王妃传信,说杜太医救回颜芷薇性命,季珩衣不解带照顾,两人情根深种,这样的他们……日后会有自己的孩子。

再者此行一去,千里迢迢再无相逢时,她想留下与季珩长得一模一样的季瑀,看着孩子,想念他。

于是最终,她选择自私。

为让季珩安心,她带走一笼子信鸽,一月一书信,每封信都告诉他,自己过得非常顺利,生意做得非常火红。

而季珩托人带回京的书信,直到离京前的最后一封,他仍然没对她提及颜芷薇受伤一事,这让瑢瑢很伤心。

是因为她不重要吧,她想。

六月,瑢瑢产下一女,名唤季舒。

她是个让人舒心的孩子,模样很漂亮像瑢瑢,性子很温和也像瑢瑢,她不哭不闹,没见过比她更好带的孩子。

十二月的北方很冷,她早早就给孩子缝上棉袄,季瑀将近两岁,季舒开始想要学爬,比起瑀儿的安静,舒儿咿咿呜呜的,话很多。

到北方后,瑢瑢赁下一幢小宅子,只有五间房,灶房、柴火间、书房,以及瑢瑢和紫环各一间卧房。

瑢瑢手中有钱心不慌,她没往外接绣活儿,成天忙着带小孩。

几个月下来,她对当娘亲这件事得心应手。

挽着菜篮,紫环从外头回来,一进门就看见瑢瑢抱着舒儿坐在院子里,而季瑀伸伸小拳头、动动小脚,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每天都要演一回大英雄。

在他身上,瑢瑢看见遗传的强大力量。

“姑娘。”

“回来了?”

“我在街上听见,大燕已经灭了梁国,疆土将要纳入大燕版图。”

这么快……还不到两年呢。

“很快军队就要班师回朝了,对吧。”

“是啊,这回太子和靖国公立下大功劳,回朝后肯定有封赏。”紫环道。

也办到了,有志能伸、梦想成真,他很快乐吧。日后将会有数不尽的荣华富贵等着他,紧接着皇帝赐婚、一世平安,她对他……再无牵挂。

缓缓吐气,瑢瑢试着吐掉心中闷气,还以为已经过去这么久,再听见他的消息可以无波无澜,没想到……是时间不够久吧,也许再三年、再五年、再八年,那时候再听得他的消息就会波澜不兴了。

“嗯。”她没有多余表示。

“姑娘想回京城看看吗?”

看什么?看他人的繁荣?看自己的放不下?算了,要断便断得干干净净吧。

“不。”她摇摇头。

“姑娘心意不改?”

紫环这是在替贤王妃试探,靖国公今昔大不相同,过去他凭藉的是父亲留下来的功蹟,如今他创造了自己的荣光,成为皇帝重臣、太子左右手,日后必定飞黄腾达。

“那不是心意而是原则。不必再试探我了,我对王妃说的每句话都是发自肺腑,并非赌气。”

被看出来了?紫环脸色微赧,却仍问:“放弃那么好的男人,姑娘不悔?”

变得面目狰狞,她才会后悔。“没有放弃,他从来不属于我。”

他的人生有很多阶段,童年时的青梅竹马,后来的患难之交,依他的身分,日后肯定还会有许多的情定与风流,然而她的心太狭隘,容纳不下他的丰富多彩,所以她提早退场,求一个不受伤。

“我不懂姑娘,如果是我,真喜欢上了,便要待在看得到他的地方。”就算为婢为妾。

这是紫环的真心话,没有试探意味。

“即使是黯然神伤?”

“对,即使是黯然神伤。”紫环答得笃定。

她们果然是很不一样的人呢,瑢瑢叹道:“紫环,你要学着对自己更好。”

紫环微怔,她对自己不好吗?她以为将所要拢在手中才叫好,摇摇头,她从来都不懂姑娘。“我去做饭。”

“好。”

瑢瑢抱着舒儿进屋,放进摇篮里,她从笼子里拿出最后一只信鸽,考虑再三,写下“祝福”二字,将它放飞。

从此桥归桥、路归路,从此她与他再无关系相连,不管她是项瑾瑢或王可儿。

“娘。”季瑀走到她身边,仰头轻唤。

“饿吗?再一会儿姨就做好饭菜了。”她模模他的头。

摇摇头,少言少语的他伸长手臂,见瑢瑢低,把脸凑到他圆圆的手指边,他模上她的脸,女乃声女乃气说:“娘不哭。”

她哭了吗?轻抚脸庞,原来哭了……

瑢瑢从椅子上滑下来,蹲到地上,紧紧将儿子抱在怀里,她很想否认自己的眼泪,只是心太伤……

靖国公府的产业,二品大将军,黄金千两、白银五千两……琳琅满目的赏赐,看的满堂文武眼睛都直了。

但不知是季珩天性冷酷,抑或他的表情向来如此,总之他脸上寻不到半分喜意,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对皇帝的赏赐不满意。

不过,皇帝偏偏是那个知道的。

那丫头离开京城了,贤王比军队提早大半个月返京,一回来发现瑢丫头失踪,急得跳脚,忙到皇帝跟前讨救兵。

皇帝冷笑道:“朕没让她进宫当贵人,她还不是一样死遁。”

每每想到瑢瑢,皇帝心里总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不过瑢瑢的行为也让半信半疑的皇帝惊讶,原来她不想嫁给季珩竟是真的,她要自由自在也是认真的,他不懂,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女人。

“皇兄啊,季珩马上要回来,那丫头可是他的心头宝,臣弟得把人给找着。”

“急什么?男人不就是这么回事,丢了个心头宝,再给他寻一个就是。”

皇帝满不在乎的态度惹急了贤王,他道:“所以现在皇兄心底取代淑妃的人是谁?”

一句话问出皇帝的沉默,也问出贤王的哀愁。

因为后宫佳丽三千人,无人可取代.,即便王妃贤德淑良也无法取代,而远在边境的杜太医……宁可孑然一身,也不教任何女人取代。

皇帝不语,贤王沉寂,然后他没有告退便离宫了。

这会儿看着面无表情的季珩,皇帝心想,于他……那丫头也是个不能被取代的吗?

“季爱卿,你似乎对朕的赏赐不满,无妨,你想要什么,朕都允。”

皇帝开金口,文武官员咂舌,皇帝亲手把竹杠送到季珩手上任他敲啊,这是要多大恩宠才能办到?一时间,人人看季珩的眼光都不同了。

“禀皇上,臣没有不满。”

“要不……爱卿年纪也不轻了,朕给你赐婚,再赐上几个伺候的美人,如何?”

闻言,官员们开始在脑中搜寻家族里的适婚女子,也有官员暗自跳脚,怎么家里的女孩儿全给嫁了?

没想到季珩双膝跪地道:“禀皇上,臣唯求一知心女子相伴终生,不愿三妻四妾,火烧后院。”

啥?又来一个特立独行的,这是怎么了,这些人都把老祖宗的规矩摆到哪里?哪家不是三妻四妾?难道一个个都火烧后院?鬼话连篇。

皇帝咬牙道:“行,朕就喜欢爱卿这般,你觉得朕的玉华公主如何?”

连公主都给赏赐了?天!朝廷风向改变,明儿个起,大伙儿全要抢抱靖国公的大腿。

“回皇上,臣已有心仪女子。”

“是谁?”快说快说,说是青梅竹马颜芷薇,皇帝就是看戏不嫌戏多。

“回皇上,臣心仪项氏瑾瑢。”

众臣面面相觑,项瑾瑢是哪家闺秀,京城项家……没有出名的啊!

闻言,皇帝重重一拍龙椅,怒道:“堂堂一个靖国公,竟要迎娶一个花钱买回来的小丫头?你还要不要名声?你把祖宗放在哪里?就不怕你爹在九泉底下不安宁?”

皇帝有股说不出口的别扭,突然觉得自己枉作小人,人家小俩口合心合意,他却在当中扮演跳梁小丑。

贤王连忙跳出来缓颊,“不计出身、唯求一心人,与子偕手,恰恰证明靖国公是性情中人,否则哪个男人不想娶贵门妻、迎豪门妾,为前途谋利。”

此话意在提醒皇帝,季珩手中握有兵权又得老靖国公旧部推崇,倘若他是那种野心勃勃、企图靠姻亲结党的,想尽办法往上爬之人,皇帝还敢放心重用?

咬牙,皇帝定眼与季珩对视,贤王说得没错,这样的人用起来更放心,可……就是别扭啊!

撇嘴,皇帝硬声道:“爱卿心仪人家,也得人家有意于你,这婚姻大事,总得两厢情愿才行。”

不料,季珩竟俯首叩头道:“若得项氏首肯,还望皇上为微臣赐婚。”

哼,还顺竿子爬上来了,皇帝不甘愿,可是见到贤王在下头挤眉弄眼……

好吧,人海茫茫,就不信季珩寻她个三年五载后还不肯放下。

皇帝咬牙道:“行!”

贤王回府,贤王妃相迎。

他奇怪地看着王妃,又不是从远地回来,怎么就……迎到大门口了?

“芷薇呢?她没跟王爷回来?”贤王妃急问,太久没见到那孩子,想她了。

“芷薇为什么要跟我回来?”贤王觉得莫名。

“所以她去了靖国公府?”那孩子心想事成了?

“她为什么要去靖国公府?”贤王更觉奇怪。

“难道季珩还不肯娶她?”

若非季珩怎么都不肯娶芷薇,她哪里需要去为难瑢瑢,她想着若是瑢瑢肯点头,季珩那边自然没话说,到时一个王府千金、一个卖身丫头,谁妻谁妾一目了然,没想到瑢瑢在这上头比谁都硬气。

“季珩为什么要娶她?”贤王被问得一头雾水。

“她为季珩挡剑、命垂一线,难道都这样了,还不能玉成好事?”

“谁告诉你这些的?本王早跟你讲过,孩子之间的事不要惨和,你为什么就是听不懂。”

“芷薇是我的义女,她的事我自然关心,王爷快说吧,季珩到底是怎么打算的,芷薇都这般为他牺牲了,难道他还不改变主意?”在那之后,芷薇再没有写信回京,她急呐。

“此事不过是一场意外,芷薇确实为他挡剑,但这不并代表季珩需要以身相许。”

“可季珩衣不解带、日夜照顾一个重伤的女人……他们有了肌肤之亲吶。”倘若季珩不娶,芷薇的名声怎么办?

“谁说衣不解带、日夜照顾的人是季珩?刺杀事件发生,刺客当场被格杀,季珩封锁消息,并往外传播谣言,道太子与他身受重伤、群龙无首,哄得梁国掉以轻心,季珩这才暗地出兵,一举掳获梁国太子,导致梁国军心动荡。季珩忙着打仗,哪可能留在芷薇身边衣不解带、日夜照顾?”

事实竟是如此?“那芷薇呢?军营里全是男人,谁照顾她?”

“有杜大夫还有李建华呢,李建华在对梁国的战事中立下军功,被提为六品将军,芷薇伤癒之后,由太子作主,为两人赐婚。芷薇确实跟着我们返回京城,但她去的是李家,过两天才会过来。”

芷薇清醒后知道身边的人不是季珩,当然哭闹过,但军国大事与儿女小情哪能比拟,何况身为女子乔装打扮入军营本就有罪,若非他与季珩想方设法周旋,芷薇下场可没这么好。

当然李建华对她真心诚意、处处细心妥贴也是重点,最终方能教芷薇心甘情愿。

闻言,贤王妃心情沉入谷底,芷薇这孩子终究命苦,她还盼着她心想事成。

看着王妃阴晴不定的脸色,贤王突然想到什么,一把抓住她的手问:“你说,瑢瑢的失踪与你有没有关系?”

抬起眉眼,与王爷四目相对,这一对眼,她看见丈夫两鬓霜白、眼角布着细纹,原来他也老了……

人人都道他们夫妻情深,殊不知两人心底某处始终是对杠着的。

她刻意在许多地方与他唱反调,好像这般抗议,方能彰显她的重要,只是……他几时在意过她的立场?而她的对抗又有哪次成了事?

突然间觉得没意思。

“说话啊,瑢瑢离开有没有你的手笔?”贤王急得握紧她双肩。

又是这样的态度,好像任何人都比她更重要似的,要是在过去,她肯定会刻意昂起下巴对他说“没错,是我操作的,芷薇得不到的男人谁也别想得到”。

但是现在……烦了、累了,也厌倦了。

“是瑢瑢一心想走,她自知身分配不上季珩,却不愿意委身为妾,她不想造成季珩的困扰,又不甘心逼迫自己低头,于是决定离开京城。”

是的,她曾经感到罪恶,尤其瑢瑢幽幽问她一句——

“为何女人为难自己不够,还要去为难别的女人”时。

这句话,时不时跳出来,在她心底翻搅着。

所以她让紫环跟在她身边照顾,临行还给了紫环不少银票,并让她时时写信报平安,她不是没有良心的。

“你怎么能够让她离开?季珩不能离了她啊!知不知道这场战事为什么会这么快结束?那是因为季珩卯足了劲打,他答应瑢瑢要尽快回来……你这是害苦了两个孩子啊!”

贤王妃摇头叹道:“王爷随我来吧,我知道瑢瑢在哪里,也知道她身边发生的所有事。”

不与他杠着来了,突然间她觉得轻松起来。

季珩终于明白为什么她会捎来“祝福”两个字。

原来她决定放手,选择祝福他鹏程万里,祝福他前程似锦,也祝福他……子孙满堂?

为什么不了解他的心意?他将季瑀送到她手上,把王可儿之事告知,摆明了告诉她,他知道一切,不计较那些,并且共同的血脉将更让他们一家人紧紧圈系,他的心思那么清楚,她为什么要走?

季珩回到靖国公府,田风、田雨等四人跟在他身后,而田露、田雷弯腰駆背、垂头丧气,因为做错事了,他们太想回到熟悉的战场,于是自作主张没留在京城护好瑢瑢,如今瑢瑢丢了,主子正冷着他们。

推开国公府大门,一股颓然腐败气息迎面而来,入眼处尽是荒凉,杂草丛生、花木凋零,一副破败景象。

不过,许是皇令下得急,禁卫军来得够快,府里的物件来不及被搬走。

他在自己住饼的屋里待了会儿,缓步走进书房。

爹不在、娘经常待在书房里,小时候不懂,现在明白了,那是娘思念爹爹的方式,虽未朝夕相处,但他们感情坚定,心系彼此。

他终于明白娘说的话,娘曾说,有个人可以想、可以念,很幸福。

当时年幼不懂事,总觉得喜欢的人就该时刻待在自己身旁,就该日日见着,碰不到、看不到的人,给得起什么幸福。

直到进了军营,瑢瑢一封信、几行字,就带给他满满的幸福感。

如今回想起来,满纸皆是敷珩,她不过是想叫他安心、定心,可光是这样几封敷珩信件,就让他卯足劲儿向前冲。

又懂了,懂得娘为什么要说——

“我们是你爹爹上进的动力,我们都要好好的,你爹才能够心无旁骛做该做的事”那样的话。

曾经,在他需要、爹却不在身边的时候,他埋怨过爹;曾经,在娘躲起来偷偷哭泣的时候,他恨过爹;他痛恨在爹爹心目中,边关百姓甚至是敌人,都比他们母子更重要。

如今他不怪爹也不怨恨爹了,他但愿爹娘在来生还能心手相连。

逐一抚过架上的书册,在模到《孙子兵法》时,突然发现触感不同,那不是书册,而是木头刻就而成的伪书,他正想将它拉出,这时贤王的声音传来——

“阿珩快来,我知道瑢瑢在哪里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奴婢娇客最新章节 | 奴婢娇客全文阅读 | 奴婢娇客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