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邻家弟弟是恶魔 > 第二章

邻家弟弟是恶魔 第二章 作者 : 安祖缇

    “抱歉,可以麻烦妳再说一次吗?”谈沛晨诚恳道。

    至少这位女面试官的态度一直都很好,可惜面试的人不是只有她而已。

    “我是问说,妳原来的公司是倒闭了喔?”

    “对。”

    “那妳有领到薪水吗?”

    谈沛晨摇头。

    “没领到喔,好可怜。”女面试官露出同情之色。

    “妳当自己是慈善家吗?有什么好可怜的?”男面试官不屑道。

    发现那个男面试官不只会洗脸她,还会洗脸那个女面试官,谈沛晨猜想应该是他本身个性就机车,而不是她刻意被针对吧?

    所以感受到敌意也是她想太多啰?

    这样一想,谈沛晨心里好过了些。

    至少不是自己特别讨人厌。

    “你干嘛这样讲话?”女面试官不爽道,“人家没工作又没薪水当然好可怜啊。”

    “那妳要因为可怜而录取她吗?”

    “我又没这样说。”女面试官皱起不满的眉头,直言道,“你刚刚就没有对其他面试的人这种态度,你是看谈沛晨小姐不顺眼是不是?”

    年轻英俊的脸庞在剎那间稍稍扭曲了一下。

    正注视着男面试官的谈沛晨发现了。

    他是真的看她不顺眼?

    为什么?

    “好了。”男面试官一脸不耐道,“我还有事要忙,今天的面试就到此为止吧。”

    “可是我还有问题没问……”

    “那妳自己问。”男面试官直接站起来,“我先去忙。”

    男面试官从谈沛晨身后大步走了出去,只留下一股淡淡的古龙水香味,不是她喜欢的味道,感觉有点呛鼻,就像他的人一样。

    女面试官的神色蓦地有些尴尬。

    “那……那我想也不要耽误妳的时间了,谢谢妳今天过来面试。”

    谈沛晨懂她的意思──妳不会被录取了,就别浪费时间了。

    “好。”谈沛晨勉强拉开一丝浅笑,“谢谢。”

    谈沛晨推椅站起,朝女面试官颔首,走了出去。

    她看了下手表,才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她就被判死刑了。

    她过来面试时,外头还是冬阳灿烂、温暖宜人,现在已经是一片昏暗,寒意透进了骨髓。

    就像她的心情。

    还是把房子卖了吧。

    她沉重的叹了口气,眼眶有些湿润了。

    经过便利超商,玻璃橱窗上贴着大大的一张征人启事海报,谈沛晨忍不住停下驻足,仔细浏览。

    这两天发出去的履历表又石沉大海,她思考着是不是应该打工跟面试同时进行,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新工作,这样下去真的要寅吃卯粮了。

    在她的包包里一直放着已经将基本资料、经历、自传写好的履历表,只有求职栏方面是空白的,所以她只要填好求职字段就可以直接进入应征了。

    她坐来摆放在骑楼的椅子上,拿出履历表跟原子笔正要填写,手机突然响了。

    是一个不在通讯簿里的市内电话号码,但有点熟悉。

    莫非是面试电话?

    心脏陡地紧张期待的跃动,她连忙点开通话键,尽量以沉稳的声音响应,“喂,你好。”

    “是谈沛晨小姐吗?”

    “我是。”

    通常这样开头的十之八九就是面试电话了。

    她惶恐兴奋得手心冒汗。

    “我这边是国丞机械设计制造公司。”

    国丞机械……谈沛晨一愣。

    “国丞机械”不就是那个疑似跟贺定玄名字相像,当场洗脸她的面试官担任经理的公司吗?

    面试已经是一个礼拜前的事,加上当场被贬抑,她早就不抱持任何希望,难道这家公司连不录取也会特地电话通知?

    只是拖了一个礼拜也太久了吧。

    “妳好,请问有什么事吗?”谈沛晨不抱任何希望的问,整个人冷静了下来,甚至还有些失落。

    “我是要通知妳下礼拜一过来上班,报到时请准备……”

    “请问我是录取了吗?”因为太过惊讶,谈沛晨没有深思熟虑就直接打断了对方。

    “对啊,不然干嘛通知妳上班?”对方的嗓音出现淡淡笑意。

    “喔,因为……因为时间过满久了,我还以为没被录取。”

    即使是现在她还是觉得有些恍惚,感觉好像在作梦。

    说不定等一下她就会从床上掉下来痛醒,然后发现果然是梦一场,现实中的她还是无业游民一枚。

    “妳找到工作了吗?”对方问。

    “还没。”

    “那就好。”对方稍稍松了口气,“因为我们面试的不仅是绘图员还有其他部门,所以得等全部面试完才会一起做通知,真是不好意思让妳久等了。”

    “不会不会,没关系的。”谈沛晨忙摇头。

    “我是那天负责面试的人事部组长啦,我叫程苇宁,妳到时跟柜台行政说一声,她会告诉妳怎么到人事部门找我报到。”

    “好的,谢谢。”

    “我现在再说一遍妳报到时要准备的东西,希望妳这个礼拜准备好,到时一起拿给我。”

    “好,请说。”

    谈沛晨连忙将桌上的履历表翻到背面的空白处,一一将程苇宁的交代写下来。

    “……就是这样,还有没有其他问题呢?”

    “请问我是应征上绘图员吗?”

    “是啊。”

    “因为那天部门经理好像对我的程度不是很满意,可以请问为何会决定录取我呢?”她一直以为自己铁定被刷下来的。

    “他谁都不满意啊,他只满意他自己。”程苇宁的语气充满不以为然,“我承认他是少见的天才啦,所以妳不要太在意,他可能会要求很多,习惯就好。”

    “好的。”

    “我想妳第一个工作就可以做上七年,想必抗压性也不错,应该受得住。”程苇宁呵呵笑,谈沛晨却莫名的背脊发毛,心头发寒。“不过在薪水方面,一开始不会很高,算试用期,三个月后会看妳的能力来做调薪,所以妳要尽力表现,能调多少主要是由何定玄决定的。”当然也会加入她这个人事部组长的意见。

    “何定玄……方便请问怎么写吗?”她的心脏又因为紧张而急促跳动。

    “就是何必的何,安定的定,玄妙的玄。”程苇宁说明了一下写法。

    原来是“何”不是“贺”。

    只是发音这么像,名字也一模一样,实在很难不产生联想。

    不知贺定玄现在过得如何?是否也像何定玄一样拥有属于自己的专业技术,在社会上有一席之地呢……

    “喂?”迟迟没得到响应的程苇宁,“喂”了好几声。“妳有在听吗?”

    “有,”不小心又神游的谈沛晨忙答声,“我有在听。”

    “那妳下礼拜一记得九点来找我报到,不要迟到,我讨厌迟到的人,妳的主管更讨厌。”

    “放心,我不会迟到的。”她在前公司七年多来一直保持全勤纪录。

    “那就下礼拜见啰。”

    “好。”

    挂了电话,谈沛晨仍有种处于梦中的不真实感。

    她真的录取了?

    而录取的原因是因为抗压性高,耐操耐磨吗?

    她倏忽想起,刚才忘了问所谓的薪水不高是指多少了。

    不过她想至少也会符合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吧。

    她想她一定要好好表现,让那个机车的经理知道她绝对不会辜负给她的薪水,会诚恳踏实,努力做好分内工作,然后在三个月后帮她调薪。

    不管如何,丢了这么久的履历终于找到工作了,心上与她纠缠多时的大石总算落了地,她开心感动得掉了眼泪。

    即便未来是不可知,但总比茫茫不知方向的好。

    加油,谈沛晨,妳一定可以让那个经理承认妳的实力的!

    她举高拳头,默默为自己加油打气。

    第一天进入新环境,很难不战战兢兢,尤其谈沛晨又是经历过多次投履历失败,好不容易找到了新工作,更是谨小慎微。

    她知道自己天分不高,才会在机械设计做了这么多年仍只是个绘图员,但她唯一的优点就是仔细谨慎,她一定会在新职场好好发挥她这项强处的。

    随着柜台行政来到一间小型的会议室,新来的同事除了她还有三个,有一个在面试那天见过面,对方也记得她,一看到她便抬手与她打招呼。

    看到熟面孔,让人莫名的安心。

    她也回以招呼,刚好那人身边有张空椅,她询问有无人坐,确定是空的,就坐下来了。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几个人,大家坐定位后,有位比较热情的人员先自我介绍起来,并鼓励大家也互相介绍一下。

    谈沛晨的性子是有点害羞的,但是每个人都自我介绍了,她也不得不硬着头皮,稍微说明了一下自己的经历。

    “妳当了七年的机械制图员喔?”与她同天面试,名叫甘宜睿的年轻男子问。

    “对啊。”

    “我才做了一年,还请多多指教。”甘宜睿笑着道,开朗的笑容像太阳。

    除了他们两个是绘图员外,另外三个是机械设计工程师,两个自动控制工程师,两个组立工程师。

    这家机械设计公司的涉猎范围非常广,举凡CNC车床、食品、电子、电缆、汽车、金属切割、医疗、舞台机械系统等等,均是业务范围。

    谈沛晨之前工作的公司主要是设计CNC车床,对于新公司的业务范围如此广泛,她虽然有点担心能否很快进入状况,不过毕竟当了七年制图员了,在工作上的自信还是有的。

    “妳都当这么久的制图员了,怎不应征设计工程师?”今年三十七岁的设计工程师吕致贤好奇的问。“妳有考设计工程师执照吗?”

    “是我没有设计方面的天分,所以只能当绘图员。”谈沛晨有些难为情的说。

    “讲到天分,”甘宜睿一脸八卦,“你们知道研发设计部的经理今年几岁吗?”

    “我看他还满年轻的,好像不到三十岁?”吕致贤猜测。

    “他才二十六。”甘宜睿赞叹了口气,“才大我一岁就已经是经理了,好佩服啊。”

    “没啥好佩服的。”组立工程师张钧尧不以为然道,“这是他家的公司,他是太子爷。”

    “原来如此。”大伙这才恍然大悟。

    那位老是摆着一张臭脸的是老板的儿子?

    谈沛晨心底很是讶异。

    “这是家族企业,主管都是自己人,上次面试的那个人事主管好像是董事长夫人的妹妹的女儿。”张钧尧在进入这家公司之前,就已经透过朋友研究了解过了。

    “那不就是经理的表妹?”甘宜睿不愧是年轻人,脑子转得快。

    “对。”张钧尧指着他用力点头。

    “既然是家族企业,那应该没什么升迁希望了。”甘宜睿叹气。

    “做得好还是有可能升为设计工程师的。”吕致贤鼓励他。

    “希望啰,就怕我一辈子都是绘图员。”甘宜睿夸张的再大叹口气。

    感觉心脏受到重击的谈沛晨有些尴尬的笑。

    见旁人谈笑自若,她知道是自己太敏感,但还是忍不住有些在意自己的平庸。

    过了一会儿,程苇宁进来了,大伙连忙收敛起轻松的态度。

    程苇宁向大伙介绍了一下公司的经营业务,分发了公司手册,给予出入时使用、附有感应芯片的识别证。

    程苇宁将公司手册的内容从头到尾说明了一下后,就叫大家分别去找自己的主管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邻家弟弟是恶魔最新章节 | 邻家弟弟是恶魔全文阅读 | 邻家弟弟是恶魔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