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复婚的前一夜 > 第十一章

复婚的前一夜 第十一章 作者 : 石秀

    【第七章】

    医院病房里,黄柏林躺在病床上,他下巴、脸颊、手臂都缠着纱布,整个人脸青鼻腯,伤痕累累。

    徐悠悠捧了水果蓝走进去,一脸的抱歉。

    “悠悠,你怎么来了?”黄柏林很惊讶。

    他老婆看到徐悠悠,很不高兴,她老公就是因为徐悠悠被人打了的。

    “徐悠悠,你还来做什么,还嫌我老公被揍得不够惨吗?”余安雅自那晚黄柏林清醒过来,就问清楚黄柏林这是怎么回事,黄柏林如实相告,说当初他想帮徐悠悠,所以就有了这么一出。看到徐悠悠,她很气,毕竟不是因为她黄柏林就不用挨打。

    “跟悠悠无关,安雅,你出去一下,我有话要和悠悠说。”黄柏林对徐悠悠并没有责备,毕竟当初是他主动想要帮她的,或许她甚至不知道内情。

    余安雅很听黄柏林的话,气呼呼地走了,让他们有交谈的空间。

    徐悠悠把水果蓝放桌上,之后坐在病床前,看着黄柏林满身是伤,她难受,“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

    “不关你的事,昨晚在餐厅里,他以为我抛弃你和别的女人结婚,我又故意气他说我只是玩弄你感情……悠悠,他好像对你还放不下……”黄柏林不敢说话太用力,因为稍微牵扯伤口都会痛。

    徐悠悠苦笑,摇了摇头,“他根本没有,他只是咽不下那口气,他都有未婚妻了,还有什么放不放得下的?”

    “从我男人的立场,我能感觉他对你放不下,悠悠,你都生下了他的儿子,你就不想让他知道吗?不管怎么说,你一个女人带孩子太辛苦了,我看着也心疼,你以前无忧无虑的过日子,脸上充满快乐,可现在,你硬是把自己逼成一个女强人,你快乐吗?我知道,你还是那个脆弱的你,根本没有那么强大。”黄柏林太了解徐悠悠,倔强但又柔弱得让人心疼。

    “我跟他之间的问题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我不想回头,”说出这句,徐悠悠顿了一下,感觉心跳都骤然停下,她知道他有未婚妻,昨晚失眠了,她只能对着设计稿,把自己埋在工作里,不许自己胡思乱想,不许自己过分难受。

    可是,她能做什么,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好她的儿子,她不允许她的儿子叫别人妈妈。她用哀求的口吻道:“柏林,不管以后你会不会遇到钟捷,你一定不能告诉他我生下了亦亦这件事,拜托你了。”

    黄柏林看着含泪哀求他的徐悠悠,最后点了点头,徐悠悠的事就是他的事,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会义无反顾站在她这边。

    晚上的应酬是在夜店包厢里,约了几个大客户,晚上七点前要到。因为老闲指名要徐悠悠到场,徐悠悠把儿子交给王奶奶,并跟王奶奶说晚上有重要的应酬可能要很晚回来。

    如果不超过晚上九点,她就来领儿子回去,王奶奶让她放心,她便匆匆地回自己的小鲍实里面。

    洗了一个热水澡,把头髪吹干绑起一个丸子头,又从衣橱里面找了一条比较保守的深灰色洋装,领口很高,又衬托得她颈部线条优美,腰间是很有个性的皱礼,把纤细的腰勾勒出来,又让臀部显得很挺翘,裙摆未到膝盖,但又显得保守,很简单的一条裙子,偏又抓住了精髓,有一种漫不经心的慵懒。

    她看时间差不多,抓起包包便匆匆出了门。

    路上有些塞车,赶到夜店已经超过时间,待她找到包厢时,又过去了十分钟,一推门进去,几个客户已经到了,徐悠悠视线一滞,看到钟捷也置身其中。

    “悠悠,怎么迟到了?快过来,给大家敬杯酒当作是赔罪!”老板很器重徐悠悠,在给她圆场。

    “对不起,路上塞车,我敬大家一杯当是赔罪好了。”徐悠悠一连连道歉,一边走到沙发坐下,那些人像是逢成某种默契一般,只有钟捷的身边有一个位置,不得已,她只好坐下。

    钟捷的手搭在沙发后面,徐悠悠坐下去,就像是他虚虚搂着她一样,姿势很暧眛。

    徐悠悠给所有人敬了一杯酒,大家便谈起生意上的事情。

    “钟总裁看好的公司,我们当然也不在话下,只是据说徐设计师这几年在公司成长的速度非常快,我想知道你年纪轻轻的,是哪里来的灵感,毕竟那些作品非常有品味。”其中一个客户对徐悠悠的才华非常欣赏。

    徐悠悠淡淡一笑,“来源于生活,我比较喜欢捕捉生活中的东西,转化为灵感。”

    “你是一个很细心的女生,有男朋友了吗?可惜我有老婆了,不然我一定追你,不过我身边很多未婚男士,他们相当优秀,有空帮你介绍。”那客户笑说道。

    徐悠悠笑笑,“谢谢,我先敬你一杯。”说完,她端起小酒杯与对方碰一下,仰头喝光。

    “爽快!徐设计师,你跟我女儿差不多年龄,可是我女儿就会逛街花钱,你却出来赚钱了。”另一个客户呵呵地笑着说道。

    “哪里,我以前也是,爱花钱,爱玩,没有赚钱的能力,只是后来我要养……”意识到自己差点说错话,徐悠悠忙改口,“后来我发现这样不行,才振作起来的。”

    “回头我要好好教训一下我那个女儿才行。”那客户一本正经地说道。

    “只要提一下就好了,其实女孩子有人爱有人疼,就不需要太累。”徐悠悠说的是心里话。

    “好、好,我来敬你一杯,和你说话太有趣了。”那客户说完,跟徐悠悠干杯。

    钟捷在一旁,全程注意着徐悠悠,她贪杯,虽然杯子很小,可是她已经喝了三四杯了,他知道她那点酒量,再这样喝下去,她会倒下。

    徐悠悠知道自己酒量差,幸好杯子很小,她贪杯,因为身边坐着的人身上散发着陌生的味道,冷洌薄凉,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对她温柔体贴的他了。

    “对了,钟总裁会在这边待几天?我们都还没有略尽地主之谊,陪你到处走走,不过这边不比台北繁华。”一个客户突然有些感慨。

    “后天一早回去。”钟捷说这些话的时间,下意识地看一眼徐悠悠的反应,继而说道:“这趟过来是因为要谈生意上的事情,时间很紧迫,行程表上没有出游的时间,如果下次有机会过来,我一定不会客气。”

    徐悠悠低垂眉眼,不看钟捷,心里冷笑,这趟回去,如下次再来,他就已经是人夫了吧。想到这里,她知道,他们是彻底地结束了,也该放下,断掉所有的念想了。为此,她端起酒杯一口喝掉杯里的酒,她想大醉一场,清醒后,再也没有烦心事。

    钟捷看到徐悠悠贪杯越来越厉害,看不下去了,他当着众人的面,一把握住她手腕,“徐设计师有什么烦心事吗?应酬而已,不需要这么较真,你已经喝很多杯了。”

    徐悠悠手腕一紧,就听到钟捷说的话,她轻瞥他一眼,一双水眸透着倔强,“钟总裁管太宽了,我没有醉,放心。”

    徐悠悠的老板急出一额汗,忙用眼神暗示她不要乱说话。

    “看来徐设计师真的有烦心事,我也正好想出去透透气,一起吧。”钟捷说完,拉着徐悠悠起身离席,还不忘对面面相觑的客户们说道:“失陪了。”

    几个客户,还有徐悠悠的老板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离开。

    钟捷根本不想理会徐悠悠,她要喝醉,她要发疯,真的与他无关。但她酒至微醺的模样真的很好看,脸上染上一层薄红,嘴唇也红润诱人,他看她这一身着装,把她诱人的身材曲线显露出来。

    他不知道接下来他会做出什么来。

    徐悠悠被钟捷一路猛拽到停车场,他的大手箝住她手腕,她感变手腕痛得像要断掉,车门打开,她就被塞了进去,三雨下就让他用安全带固定在位置上。

    “钟捷,你是疯了吗?”徐悠悠生气地解开安全带,伸手要拉开车门。

    钟捷迅速上车并镇上,徐悠悠用力要开车门,双手拍打在车窗玻璃上,整个人就像在发疯一样。

    他不理她,启动车子一踩油门,在马路上疾驰。

    徐悠悠猛抓他衣服,指甲甚至抓到他冷峻的脸上,立刻现出几边红痕。

    钟捷没法专注开车,一个急刹停在马路边上。

    “徐悠悠,和我待在一起一秒钟你都不愿意吗?你对我就那么厌恶吗?”钟捷质问徐悠悠,语气很不爽。

    “是,就算这世界没有男人了,我也不会要你!”徐悠悠红着眼,语气很强硬。

    钟捷瞬间气红双眼,被彻底惹急了,便吼出不经过脑子的话,“徐悠悠,你少在我面前挑战我的脾气,如果我想,我可以让你在你的公司没有立足之地!”

    徐悠悠愤怒的双眸看着他,“好啊,随便你让老板把我炒掉,我倒是要看看你要怎么把我赶尽杀绝!”

    钟捷看着徐悠悠半晌,发现这女人发起脾气来也够狠,他伸手将车门打开,“你给我滚!别再让我看到你!”

    徐悠悠忿然地下车,随手甩上车门,快步往人行道走,与钟捷背道而行。她走得义无反顾,心里悲伤,她知道,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钟捷的车子在疾驰,窗外的景色飞速倒退,明明时间还早,但这段路上人并不多。

    想着徐悠悠一个人,不知道会不会有意外发生,他低骂一句,一个转弯,很快又把车子开回把她放下的那段路,可是那儍女人已经不见踪影。

    他沿着路段寻找她的身影,心急如焚,半个小时后,他打通了徐悠悠老板的电话,让他帮忙问一下她是否已经安全到家。

    老板问了后很快给他回了电话,说她已经到家了,他才松了一口气,心头大石放下。

    徐悠悠下钟捷的车不久,便有一辆计程车经过,她二话不说拦下,上了车,回到家里,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她没有去接儿子,留他在王奶奶家过夜,毕竟她喝了酒心情也不好,不想影响到儿子。

    背靠着门后,她感觉全身瘫软,接到老板打来问她是否安全到家的电话,她给他报平安。结束通话后,她垂下双臂,她忍了好久的浪水便扑簌流下,她逞强太久,此时此刻伴着醉意,她只想狠狠地释放。

    她跑进浴室里面开了水龙头放声大哭,肝肠寸断,直到夜深,她才缓过来,擦干眼涙淋了个澡,机械式地回房,强迫自己入睡。

    她知道第二天,她还是得像个女强人那样,照顾儿子,忙碌工作,成年人的世界没有那么多的矫情,她很清楚自己当下要做的是什么。

    翌日一早,徐悠悠到三楼王奶奶家接儿子,门打开,小家伙双眼一亮,“妈妈,你今天真漂亮!”

    徐悠悠笑,指尖戳戳小家伙的小鼻尖,“宝贝,你一早嘴这么甜,妈妈好高兴哦。”小孩子真的很有治愈能力,她的不快乐一下子消失无踪。

    “妈妈漂亮,妈妈今天穿的裙子也好漂亮,我要亲亲妈妈。”小家伙说完,拉着徐悠悠半蹲下,在她脸颊上用力地亲了一口。

    徐悠悠心里都要融化了,笑容堆满脸上,“妈妈也要亲宝贝一口。”

    “你们母子俩啊!”王奶奶站在一旁,真的很羡慕这样的母子情深。

    “宝贝,跟奶奶说再见。”徐悠悠提醒儿子道。

    奶再见,爱你哟。”小家伙的嘴特别的甜。

    “王奶奶,回头见。”徐悠悠跟王奶奶道别,牵着儿子下楼梯。

    王奶奶看着两个离开的身影,有些心疼,这么好的女孩,这么乖的小朋友,应该有人为他们遮风挡雨,成为他们的依靠才是,造化弄人,她真的很惋惜。

    因为时间还早,徐悠悠牵着蹦蹦跳跳的徐亦一路走到公车站,抱他上了车,没几站路就到了他的幼稚园,下车把他交给老师,她便往公司赶。

    幸好,到公司时间刚刚好,走进设计部办公室,助理已经送来几件样品,她拿起来看了一下,整体上很满意,只是有一个细节的地方需要改进,于是她拿起样品准备去跟打板师说一下。

    她跟公司里面的人相处很好,因为她虽然很得老板器重,却一点都不摆架子,敬重前辈,也照顾新人,虽然不少人知道她是单亲妈妈,但也不会在背后议论她。

    而且她的儿子长得太可爱了,公司里面跟她要好的同事都知道,反倒羡慕她,有这么帅气的儿子,还要那些臭男人干嘛!

    徐悠悠忙完上午,又到员工餐厅吃过午饭,其实心里有些忐忑,因为钟捷前一天晚上给她放过的狠话。

    午饭后,她又全身心投入工作,直到快要下班,她才接到老板的电话。

    “悠悠,你是不是得罪了钟总裁?他突然提出中止跟我们的合作。”

    徐悠悠握着话筒的手轻轻一颤,“老板,我……”

    “钟总裁明天一早就要回台北了,悠悠,本来谈得好好的合作,一下子就飞了,这中间可能有什么误会,昨晚钟总裁还给我打电话,让我联络你,看你有没平安回家。从昨晚的应酬上看,他劝你不要喝酒,还把你带走,看的出来他对你有好感,你下班后找他谈谈,解除误会,挽回这个订单子好不好?”老板是商量的口吻。

    徐悠悠知道与钟捷的合作对她的老板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些年服装业不景气,虽然她公司发展很好,但免不了要拉订单,谈业务,东奔西走找大客户。

    公司养几百人,不容易,她知道老板的难处,而钟捷明天就回台北了,时间很紧迫,她不得不去和他谈。

    她可以道歉,可以赔罪,只希茎他不要因为她而中止合作。

    “老板,我去跟他谈谈,你把他地址给我。”徐悠悠硬着头皮说道。她想,找到他下榻的饭店,和他在饭店大厅谈一下,跟他道歉,希望他可以放过她。毕竟他这样,无非就是想报复她,报复她那句就算这世界没有男人了她也不会要他。

    事不宜迟,和老板讲完电话以后,徐悠悠打了一通电话给王奶奶,让她帮忙接孩子,晚上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便提前离开公司,赶往钟捷下榻的饭店。

    金碧辉煌的饭店大厅,靠窗的休息区很有格调,徐悠悠打通了老板传给她的手机号码。

    响没几声,那头便接通了,钟捷那低沉的嗓音传来,“喂?”

    徐悠悠的手轻轻一颤,很快便答道:“是我,徐悠悠。”

    “找我有事?”钟捷在那头,话语透着调侃的意味。

    徐悠悠压下心头的火气道:“我是诚心找你,跟你道歉的,昨晩,我不该酒后胡言,说那些不好听的话,对不起。”

    “隔着电话跟我道歉,你也太没有诚意了。”钟捷漫不经心的口吻,不把她的道歉当回事。

    “我在饭店楼下,你能不能下来,我们谈谈,只要你不中止合作,你要我怎么赔罪都可以,好不好?”徐悠悠语气平缓,很诚恳地问道。

    “你上来吧,2013号房,我只给你十分钟,如果你道歉的态度不合我意,我也没办法。”钟捷冷淡的口吻。

    徐悠悠犹豫了一下,但她仍记得,他嫌她脏,有这层隔膜,她咬咬牙,迈向电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复婚的前一夜最新章节 | 复婚的前一夜全文阅读 | 复婚的前一夜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