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野人战场 > 第六章

野人战场 第六章 作者 : 唐瑄

    柔伊心下一惊!被大猫看得通体发凉,原本自信满满的笑容僵在脸上。任由大猫脸色阴郁地绕过她,朝左边的长廊转去,柔伊不知所措地愣在当场。

    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大猫会用如此冷漠的态度对待她,即便那年被贝琳达诬陷,大猫猜出事情与她有关,当年也只是淡淡瞧她一眼,并没有像狠踹贝琳达那个可恶的艾勒男爵千金一样,对她发怒或是做什么。

    虽然事后听老汉斯他们提及,艾勒男爵不晓得为了什么原因,竟亲自去警局证实大猫的清白,事后甚至走了一趟军中,说明整件事是他家女儿一时心气不顺,闹了点小脾气,与大猫无关。

    为了还给大猫公道,据说这位有钱人还赔给大猫一大笔钱。

    说到赔钱这事,当时老汉斯他们一群人的表情有点怪怪的。是之后她在床上使尽浑身解数缠了大猫的死党米蓝好久,米蓝才透露那笔钱大猫根本不屑一顾,全部丢给老汉斯一伙人看病吃药去了。

    她听了不免有些扼腕。如果大猫被抓那天她勇敢一点站出来作证,那笔钱是不是就会落入她的口袋了?

    如果有了那笔钱,她现在是不是就不用这么辛苦的,每天陪不同的男人吃饭睡觉、睡觉吃饭了?

    柔伊抓紧手上的二手名牌包,望着大猫冷酷离去的背影,在心里挣扎了一会儿,心中那份始终无法释怀的扼腕终究占了上风。

    跺了下高跟鞋,柔伊牙一咬,开步朝大猫追了过去。

    如果大猫还在为两年前的鸟事不爽,她可以向他忏悔,取得他的原谅。口头上的一声对不起而已,有多难?

    当年是她一时昏头,做错了事,不该屈服于贝琳达的银弹攻势背叛大猫。那时她真以为那位千金小姐想要大猫用过的保险套,是为了收藏。

    红灯区什么没有,有钱人的癖好她听得多了。

    那阵子黑街的人谁不知道贝琳达迷恋大猫,苦苦追求大猫半年多,像阴魂般纠缠到大猫索性不回家。奇怪的是,大猫对所有女人都很好,唯独这位绝世大美女不得他的欢心,他对贝琳达就是不理不睬。

    身为大猫固定的床伴,她看在眼里难免沾沾自喜,心里萌生莫名的优越感,感觉自己打败贝琳达这个人生胜利组中的佼佼者。因此,当贝琳达说想要收集大猫的随身之物,基于炫耀的小心思,她当然乐意给她呀!看一个拥有全世界的绝色美女嫉妒得俏脸发青,不是很有成就感吗?

    何况,一只用过的保险套居然叫价五千英磅,儍子才不卖呢!

    她只是万万没料到……

    “大猫,贝琳达的事,我可以解释——”

    大猫却不想听。

    他猛然转头瞪着逐渐接近的少女。“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你要是不想活,我可以送你一程。”

    虽然被他的怒火吓了一跳,柔伊追逐他的双脚却没有因此停下。“我只是——”

    “只是什么?”大猫没心情跟她兜圏子,索性摊开来讲:“不管你打什么主意,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你都不可能如愿。”表情嫌恶地瞥一眼堵在前方走道上的少女,大猫掉头往回走,打算给她最后一次机会。

    这样的大猫是有点令人害怕,但柔伊不想放弃。

    她无法放弃呀……

    大家都说他们兄弟傍上贵人了,才会在犯下抢劫达官贵人的重罪之后,轻易地从感化院脱身。本来这种话她是不相信的,她跟大猫好上,是在大猫从感化院出来之后。那几年,也没见大猫过得比以前好,就算他进入什么炙手可热的佣兵学校,他跟他那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TC依然是比她更穷呀!

    直到贝琳达的事情发生,大猫又轻易从困局中脱身,她才有点信了。

    大家猜测肯定是贵人出面帮大猫摆平问题,否则贝琳达的父亲艾勒男爵有权有势,怎么可能把大猫一个混黑街的穷小子放在眼底,更别提艾勒男爵还亲自登门致歉。

    贝琳达会设局整大猫,不就是倚仗她家的势力大到足以任她在英国为所欲为,她想要诬陷谁,谁就得倒霉不是吗?

    在英国,权势比贝琳达家更大,一句话就能惊动贝琳达父亲亲自上警局和军中澄清一切。这位贵人,是谁呀?

    大猫跟那人是什么关系呢?柔伊对于此事好奇很久了。

    反正她不管他们是什么关系,大猫兄弟俩攀上贵人是不用怀疑了。

    有了贵人扶持,以后大猫必定前途无量,跟着他,以后只会有好日子过。当个特种部队军官的女人或太太,听起来也比伴游女郎体面多了。柔伊暗暗在心底衡量着,不由得更加心动了。

    与其天天接客,赚些辛苦钱,不如跟着大猫逍遥自在。

    主意一定,柔伊全然不把大猫的恫吓当一回事。

    她追上前,很自然地挽着大猫更加结实有力的手臂,关心道:“你今晚住哪里呀?你放心,我会留下来陪——”

    可惜柔伊没机会了。

    大猫出手就掐住她的脖子!

    听见她居然真的追过来,大猫寻了个靠角落的位置,轻轻放下趴在他怀中睡得极熟的小家伙。等到柔伊真的不死心地缠上来,亲热地挽着他的手,彷佛两年前她和贝琳达搞出来的破事——那个差点毁掉他一生,连累老汉斯心力交瘁的破事,在她眼中只是个屁!

    大猫隐忍了两年的怒气终于爆发了!

    仅凭一只手,大猫就将柔伊整个人掐住,抵在墙面上。“你真的很想死,对吧?”

    “唔——唔,大——”柔伊瞪凸了眼睛摇了摇头,表示她不想死。

    她的脸因为呼吸困难而胀成紫红,两只美腿在空中乱踢着,想要着地。

    大猫以往总是绽笑的狭长眼瞳,此刻却阴冷如蛇,无动于衷地任由她挣扎,看着她渐渐窒息,表情冷漠至极。

    柔伊总算知道大猫不是在跟她开玩笑,但也吓得差点屁滚尿流了。

    “大——咳、咳——”柔伊伸出双手,想要扳开大猫掐住她脖子的铁掌,无奈就是扳不动,拿指甲去枢也没用。正当柔伊眼前转黑,觉得自己就快死了,愤而使出蛮劲去踢大猫,想要拿指甲戳瞎他时,大猫已经丢开她。

    好不容易死里逃生,柔伊大口大口呼吸着甜美的空气。

    她趴在地上急喘着气,抬头看去,大猫正好低眸朝她瞄过来。

    他那看着死人一样的冷酷眼神,吓坏了柔伊。

    柔伊连滚带爬,一心只想快点逃离这个可怕的恶魔远远。

    既然两人已经撕破脸,他不留情面,她也不必装淑女了!柔伊边逃边不甘心地用她在黑街学会的所有黑话脏话,轮流掏出来问候大猫一遍,骂到加护病房内值夜班的护士纷纷探出头来查探究竟。

    “精神真好啊。”大猫嘀咕着,抓下头上的帽子,将被压扁的红发梳成狂放的狮子头,也没动怒,只是将两道眉毛扬得高高,向满眼狐疑的护士们挥了挥帽子表示没事,对方肚里的孩子真不是他的,他才是被始乱终弃的那位。

    众护士朝满脸诚恳的大猫砸去数枚白眼,呿了一声,齐齐缩回病房去了。

    大猫不以为意地摆摆手,甩着贝雷帽,目送破口大骂的少女消失在走廊尽头,嘴上哼道:“精神这么好,肯定能够在伴游界闯出一番名堂。好好活着吧,没事别再招惹心情不爽又刚好在特种部队服役的男人,否则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大猫知道,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除非柔伊又活得不耐烦,不然,这将是她最后一次出现在他面前了。

    不下重手,以柔伊贪婪自私的性格,她不会死心。

    柔伊不死心,肯定会继续纠缠他,怎么讲都没用。

    被烦到最后,他会干脆宰了她。

    事情闹到这一步就有点棘手了啊……大猫搓着下巴,想象那可怕的画面。他才对老汉斯发下重誓,不会再闹出让他伤心难过的事,做人怎么可以食言呢。

    现在这样多好!

    柔伊还活着,且不会再来烦他。这结果,不是皆大欢喜吗?

    大猫为自己点了下赞,很满意在惨剧发生之前,自己顺利解决了问题,手段圆融得令人赞叹!

    “哥哥……”

    听到那惊惶无助的叫声,大猫回头就看见毛天姿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她扶着墙壁,循声朝这里找来,没人搀扶,走得有些跌跌撞撞,一只手在空中乱抓,似乎在寻找他。

    大猫叹了口气,走过去捞住她在空中挥舞的那只手,戳戳她睡出一道红印的胖脸颊,鄙夷道:“这种程度的躁音,你就睡不着啦?也太娇气了。”

    毛天姿开心地拉住大猫的手,顺势靠向大猫,爱困的小脸在他腿上蹭着,像只猫咪一样。“那位姐姐骂了好多脏话喔,她妈妈听到一定会很不高兴的。要是我妈妈,一定会很生气很生气。”提到妈妈,隐忍了一个晚上,她终于脆弱地扑倒在大猫腿上,哽咽道:

    “哥哥,妈妈和小姝什么时候来接我回家?我明明很乖啊,在医院里我没有乱跑了。”她有点自责地哭诉:“今天晚上去女王家吃晚餐的时候,都怪我乱跑,才会找不到妈妈和小姝。我只是看见很多大人突然离开,还有人在女王家放鞭炮,我觉得怪怪的,想去找小姝回来而已。哥哥,我真的不是贪玩,我是怕大家都走了,把小姝忘了,小姝就会不见了,跟她哥哥一样。”

    大猫任由她去发泄去哭哭啼啼,她忍了一天现在才崩溃,已经很难得。

    大猫牵起小屁孩的手朝电梯门走去,这次总算一路畅行无阻,没旁人碍事了。大猫心情大好,终于有了聊天的心情。

    于是在回到四楼骨科病房的路上,他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着心情忧郁的小家伙:“那个小姝到底是去哪里,要你这样四处找她,找到最后,结果把自己弄丢了。”

    “小姝去洗手间了。早知道我就陪她一起去。我没有把自己弄丢,是大人突然往外冲,我人太小了,被夹在中间动不了。”小家伙哀怨地抽泣着。“小姝陪我来英国念书,我答应云姑姑会照顾好她。我不可以弄丢她。哥哥,妈妈和小姝没事吧?女王家怎么了,为什么吃饭吃到一半,大家都跑光了?”

    “等等,你刚刚说什么?你说你来英国念书?”大猫惊叫道:“怪不得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你根本听得懂英语!”难怪她听得懂眼科医生、护理长和柔伊的话。

    毛天姿暂停抽泣,抬头纳闷道:“我当然听得懂英语啊,不然我怎么来英国念书?虽然我今年才转学过来,可是我在台湾念的是双语学校,从小爸爸和妈妈就跟我说英语。我的英文程度很好喔,哥哥。”

    看她骄傲起来的小模样,大猫忍不住就想打击她。“听说我的中文程度也超棒的,小屁孩。”

    毛天姿急了。“我一定比你好!你是英国人耶!怎么可能比我好!”

    见她被转移了注意力,不再心心念念那个去上厕所上到成为失踪人口的小姝,大猫眼中泛笑,嘴里却发出两声幼稚的冷笑,领着她踏进电梯。“我可是从三岁就开始K唐诗宋词,要比比看吗?”

    “比就比!”毛天姿昂起肉肉的小下巴,比出两根肥肥的手指,学大猫的口吻说道:“我可是从两岁就开始读经。”

    于是幼稚得一发不可拾的两人,在这个对许多人而言十分难熬的夜晚,开始背诵起唐诗三百首。不管是吃消夜,请骨科护士帮小家伙洗澡,还是大猫自己冲战斗澡,两人都能隔着一扇门板斗得不亦乐乎。

    关掉病房的大灯,临睡前,勉强输了一局的大猫拿脚丫子踩着在床上笑得滚来滚去的小家伙。

    “你笑屁啊!你突然从唐诗跳到宋词,胜之不武,还好意思笑!快点睡觉!”

    彷佛吸了笑气的毛天姿咯地一声,又抱着肚子笑得像个小疯子。“哥哥说笑屁……”

    大猫的脚丫子没好气地踩着她的小肚子,他每踩一下,毛天姿就笑得滚来滚去。两人闹着闹着、滚着滚着,不一会儿,人来疯的小家伙就滚趴在大猫腿边一动不动,小鼻子发出规律的呼吸声。

    皎洁的月光越窗而入,淡淡洒落在小家伙熟睡的脸庞,为室内捎来宁静的气息。

    大猫拿被子帮小家伙盖上,弓起一腿,坐在床上,望着夜色发呆。

    凝望许久许久之后,他缓缓拉回视线,理了理小家伙颊上的乱发,露出她白胖胖的腮帮子。他注视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心头的痒意,伸手朝小家伙可爱的白胖脸颊戳去,嘴上哼道:

    “长大之后,记得做个好女人啊,可千万别给我学柔伊……”冷戾孤独的嘴角放柔,声音多了一丝柔软:“今晚多谢你的陪伴。晚安了,小屁孩。”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野人战场最新章节 | 野人战场全文阅读 | 野人战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