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茗门闺秀 > 第十一章 黄姨娘的手段

茗门闺秀 第十一章 黄姨娘的手段 作者 : 田芝蔓

    曲宏的寿宴往年都会风光大办,但今年主事的人居然不是主母萧氏,而是妾室黄姨娘,寿宴乃是正宴,宾客上门道喜,一个妾室尚且不能赴宴,更何况还是妾室操办的寿宴,只是这样的闲话大伙儿只会私底下说着,谁都不会拿到台面上说破坏气氛。

    曲纤珞早就对曲家无心了,对曲宏更是冷淡如陌生人,是萧氏告诉她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得好,她不想做曲家女儿总也还要做个商人,被人背后议论对商誉不好。

    于是曲纤珞参加了喜宴,而曾上门提亲的苏灏辰也被黄姨娘送了请帖,黄姨娘不知道曲纤珞与苏灏辰私底下早就私订终身,还以为两人只是生意上有往来所以苏灏辰看上了曲纤洛。她会给苏灏辰请帖很简单,高家的亲事不能丢,因为她的女儿玉芙喜欢高三少爷喜欢得紧,苏家的这门亲事也不能丢,因为曲纤珞若嫁进苏家能帮衬曲家是最好,若是不能帮衬曲家,至少苏灏辰把曲纤珞娶走了,她的玉芙就少了一个阻碍。

    可换到曲宏这里却不是这么想,虽然觉得两方都是好姻缘,却也知道高家得罪不得,可他旁敲侧击问过女儿的心思,她明显是喜欢苏灏辰,万一他硬是把她许给了高家,她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她才刚为母亲顶撞过他这个父亲,怕是不会轻易如他所愿。

    所以在寿宴上看到苏灏辰时,曲宏觉得十分为难,真恨不得把曲纤珞拆成两个,两方都不得罪,不管是高家或是苏家,对曲家的事业都有相当大的帮助。

    高承璟见到苏灏辰更是不快,他花了好些功夫才让父母答应到曲家提亲,结果提亲那天竟出现了苏灏辰,原先以为两家的交情会让曲伯父应允,没想到曲伯父竟只回答终身大事非儿戏,他还得好好为纤珞筹谋、筹谋。

    那日返家后父母十分生气,还说了曲家若是不识抬举,那么亲事不成以后连交情也别提了,这让高承璟担心他原先以为能成就的好事怕是要吹了。

    曲纤珞在暗处冷眼看着,今天这个场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才会造成这般诡异的情况,而她这个当事人却是冷眼旁观,父亲想利用她套住斑家成为姻亲是不可能的,现在她与曲家还可以维持表面上的和谐,父亲最好不要傻得破坏了。

    远离宴会的韶嫣阁,曲纤珞在宴席上稍微露个脸就回来了,本来她可以在宴席上多待一会儿,但曲宏有意把高夫人交给她来接待,曲纤珞这才推说不适早早回院落。

    她原先并不讨厌高夫人,过去高夫人对她也是和蔼可亲,但自从高承璟表示想求娶她后,高夫人在萧氏面前说的那些数落话,曲纤珞却是记恨在心的。

    不是因为高夫人批评她,而是因为她数落母亲,曲纤珞很多事都能忍,就是欺负她的母亲不能。

    曲宏拿她没辙,最后只能由着她离席。

    “在想什么?”

    曲纤珞独自走进韶嫣阁,听见苏灏辰的声音而回头,才发现正梅及雁灵早在院落门口就停了脚步,而苏灏辰已经跟她进了院落里。

    “你在外头也就罢了,现在居然也敢直接闯我的院落了。”

    “我就快是曲府的大姑爷了,进你的韶嫣阁又算什么?”

    “大姑爷?我父亲还没允呢。”

    苏灏辰拉着曲纤珞进了亭子,在石椅上坐下后就搂着曲纤珞坐在他腿上,“听说那日我们两家同时提亲,高向安回府后对高承璟发了一顿脾气,事后还给了你父亲一顿排头。”“高家本就不想要我这样抛头露面的媳妇,是拗不过高三少爷才来谈亲事,如今我还敢拿乔,高家肯定不快。”

    “要不要我也对你父亲施加点压力,让他不敢得罪我?”

    “暂时还不用。”曲纤珞倚靠在苏灏辰的怀中,如今只有他的怀抱能让她感到安心、感到归属,她怎么可能愿意嫁给其他男子?

    “你有计?”

    “我没有,我在等,看看黄姨娘够不够成气候,能够帮她的女儿求得高家这门亲。”

    “你是说曲玉芙喜欢高承璟?”

    “你忘了在高府的百花宴上,我大哥哥设计毁了我要送的寿礼?就是因为我二妹妹喜欢高三少爷,所以才希望我在宴会上出糗。”

    苏灏辰想起百花宴后进行赋诗作画行乐的节目时,曲玉芙拱曲纤珞在他画上题诗。“莫非她以为你没本事,才会提议让你在我的画上题诗?”

    “正是,结果没想到反而让我出了风头。”

    “说来她无意间成了我们的红娘了。”

    “算她还有点用处。”

    苏灏辰开怀大笑,曲家后宅黄姨娘母子三人说他们聪明呢,又都做蠢事,可说他们蠢呢,又能把萧氏陷害到这个程度,依苏灏辰看,怕是老天爷刚好打了瞌睡,他们的计谋才能成功,只是好运总有用尽的时候,他们有本钱等。

    “你最近怎么都没到茶行去看我?”最近她烦心的事多,而且香木荷茶又到了准备上市的时候,有时忙得累了多想看他一眼,那么身体再累都好像能得到慰藉一般。

    “因为我与朝廷做生意的机会又来了,所以不得闲。”

    “喔?什么样的生意?”

    “北方的狄羌终于按捺不住出兵了,但北方因为旱灾,朝廷已经开了官粮仓,朝廷欲出兵镇压,军粮恐后继不足,同鼎已经向户部争取此案,我也打算争取。”

    曲纤珞总算明白高家为什么愿意隐忍这么久没发难,原来是朝廷要粮,而高家想藉由曲家的人脉购粮吧。

    “我帮你。”

    “你?你父亲不是不让你管粮行的事?更何况曲家粮行已经采取行动了,万不可能这个时候改变合作对象。”

    “我父亲做了什么?”

    “高家为了取得足够的米粮,不惜要你父亲提高收价。”

    曲纤洛知道苏灏辰不会坐以待毙,看收购价提高就追价或是迟迟不另行他法都不可能,“喔?那你打算怎么做?”

    “我打算找小地主合作。”

    “小地主不缺粮也不缺银子,就算要卖米粮,又为什么一定要卖你?”

    “因为我并不打算用收购的,而是用『合股』的,虽然对久蔚来说利润较低,但容易得到地主们合作的意愿。再说了,提高收价就代表我要压不少成本在购粮上头,改为合股我所需要支出的成本反倒降低不少。”

    曲纤珞不得不佩服他遇到困境立刻能想出转园办法,他天生就是从商的料,当年进镖局险些埋没了。

    “你算得真精呢!这样一来你虽然利润不高,却是以最少的成本博得了与朝廷做生意的机会,总之你本来所求的就是如此,利润并不是你第一个考虑的事。再说了,如果与朝廷做不成生意,你遍布大江南北的商队也能把米粮给卖出,也算是想好了退路。”

    “所以,最近我忙得很,才会少了时间去看你。”

    曲纤珞也不是真想缠着他不让他办正事,只是两人互相表白心迹之后,她总觉得一日不见他就想念得紧。

    “我认识不少小地主,我帮你吧。”

    “你要帮我?这可是扯曲府后腿的事。”

    “你觉得我看着我娘被逼着离开曲府,又被一而再再而三的诬陷,我还在乎曲府吗?”

    “那我先谢过了。”苏灏辰知道曲纤珞多少带点报复的心态,但得利的是他,他不会不识相的说什么不需要她帮助的大话,总之她帮了他,事后他多为她做些事感谢她便是了。

    “随我到书房去吧,那里有份名册是我娘交给我的,都是一些与我娘有些交情的小地主。娘离开曲府后,特地整理了名册给我,以备来日拿来与曲家粮行谈条件。”

    “你娘是怕你父亲会逼你嫁,所以给了你谈判的筹码?”

    曲纤珞点了点头站起身,拉着苏灏辰往书房去了。

    曲纤珞才刚与苏灏辰议定好何时去拜访地主,就见正梅匆匆的进了韶嫣阁向她禀报秋黛阁不知出了事情,曲宏及黄姨娘都匆匆去了。

    秋黛阁毕竟是曲府后宅,苏灏辰进了韶嫣阁就够出格了,自然不能再进秋黛阁,便让曲纤珞有事可以找他帮忙,然后径自回到宴席上。

    当曲纤珞到秋黛阁时,看到的是令人震惊的一幕。

    曲玉芙坐在床上抓着凌乱不堪的衣裳遮掩自己,高承璟狼狈的站在一旁,当然衣裳也是凌乱的,而且一身的湿衣裳似是被泼了水,曲宏及黄姨娘早曲纤珞一步进了房,两人倶是一脸怒意。

    高承璟一看见曲纤珞,竟抛下曲玉芙想上前解释,“纤珞,事情不是你见到的这样!”

    “承璟哥哥这么说什么意思?难道……难道是我自己不知羞,把承璟哥哥拉上床的吗?”

    “曲玉芙!”高承璟赤着一双眼眸,他是醉了没错,可他自己知道口口声声喊的都是曲纤珞的名字,曲玉芙不可能没听见,她是故意让他将她当做曲纤珞而委身于他的。

    “承璟哥哥喝醉了闯进秋黛阁来,我介意着男女大防想让人扶你去大哥哥的厢房休息,谁知你突然就兽性大发,把我……把我……”

    曲玉芙掩面大哭起来,黄姨娘上前拥着哭泣的女儿,也跟着哭着怒斥高承璟。

    “高三少爷,你还想狡辩吗?要不是我想着玉芙离席太久想来看看她,怕是没人撞见这事就让你逃了吧!”

    “我、我不是……不是的……”

    “不是什么,要不是我泼了你一壶水,怕你酒醉还没清醒吧!”

    曲宏走到了床边,看着床单上一抹红,再望向高承璟,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莫测高深。曲宏是有怒意,但曲纤珞却觉得父亲那双眼里还藏了算计。

    突然之间,曲纤珞懂了,看来可悲的不只她一个,恐怕父亲心里除了大哥哥,女儿对他来说都是不重要,可以牺牲的吧。

    父亲肯定想到了解套方法,要藉由这个机会与高家、苏家都结亲,这算盘打得好响啊!

    “这件事看来我不该在场,父亲,请容纤珞告退。”

    “嗯!你先出去帮忙你大哥哥招呼外头的宾客,还有这事先别让你大哥哥知道,我怕他一生气冲动误事,这事传出去对你们两个姑娘家都不好。”

    曲纤珞点了点头要离开,高承璟却上前拦住了她,“纤珞,不是这样的,我不知道是她,我以为是你啊!”

    曲纤珞又羞又愤,他说了什么?所以他的确是有意进后宅,而且是为了夺她清白?

    曲纤珞退了一步不想让高承璟碰到她,她只觉得恶心,雁灵也立刻上前挡在曲纤珞面前。

    曲宏对高承璟可不再客气了,毕竟他欺辱了他的女儿,可不是一句错认就能揭过去的,“高三少爷,你已经毁了我一个女儿的清白,还想毁了另一个吗?”

    黄姨娘此时也哭喊了出来,“你都已经上门跟纤珞提亲了,为什么还要招惹我女儿?”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喝醉了,有一个曲府侍从要领我到云卓的房里休息,接着纤珞出现了,她揽着我的手臂对我诉说情话,拉着我进房,我……明明看见是纤珞的。”

    “你胡说什么!”枉他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竟认为她会是这么不知羞耻的女子,主动拉着他进房吗?

    “纤珞,真的!我真的以为是你。”高承璟推开曲宏上前拥住曲纤珞,他不愿意承认他抱的人是曲玉芙,明明方才他抱在怀中的是她啊!

    “你做什么!放开我!”曲纤珞刚尖叫出声,下一瞬高承璟就被雁灵拉了开来,雁灵几乎就要一掌劈昏高承璟,没想到会有人提前一步在高承璟脸上赏了一记怒掴。

    曲纤珞逃离高承璟的怀抱,就看见被人请过来的高夫人愤怒的掴了高承璟一掌。

    “你爹进不了曲府后宅,所以我代替他来教训你!你看你做了什么事?”

    “母亲……”

    高夫人看着被武婢护在身后还惊魂未定的曲纤珞,以及瑟缩在黄姨娘怀中哭泣着的曲玉芙,真真觉得自己是上了贼船了。

    高曲两家是有些交情,她原先也不讨厌曲家的两个女儿,但并没有喜欢到可以当她的儿媳妇,儿子看上的曲纤珞终究是嫡女,若能别再抛头露面亲自管理茶行,要纳做儿媳她也忍了,但曲玉芙不过是妾室所生的庶女,哪里配得上她的儿子!

    自己的儿子她清楚,不是那种喝醉了就对姑娘胡来的人,就算对方是他中意的曲纤珞都不可能,怕他不是酒醉,而是被人下了药。

    若真是被下了药,她得赶快把儿子带回去让大夫看看,若来得及验出药性,或许这门亲事还推得了,否则……高夫人望向床上的曲玉芙,那随了母亲的狐媚样就算在哭诉自己被轻薄,模样都十分虚假。

    “曲老爷,今天的事我会给曲家一个公道,承璟衣裳都湿了,我先带他回去免得着凉了。”

    曲宏相信高家丢不起这个脸,也不怕高家不认账,想着未来两家还要结成亲家且还有生意要合作,现在也不宜撕破脸。

    “高夫人,我们两家多年的交情,我便信高家一回,希望高夫人能给曲家一个公道。”

    高夫人喊了身后的嬷嬷扶着高承璟离开。

    没想到高承璟还不放弃,“娘,我要的只有纤珞!”

    “够了!你丢的脸还不够吗?今天的事不管怎么解决,你与曲大小姐都不可能有缘分了。”

    “我不要!我只要纤珞!”

    “给我堵了他的嘴拉出去,交给外头的小厮,用绑的也得给我绑上马车。”

    嬷嬷应了声,对高承璟福身说了句“得罪了”,就把他半拖半拉给带出去了。

    然而床上的曲玉芙还不消停,哭喊着,“大姊姊,玉芙已经被承璟哥哥给……大姊姊,你把承璟哥哥让给我好不好?”

    此时的曲纤珞似乎懂了,懂这一切的闹剧起因为何,她一直知道黄姨娘会用计得到高承璟这个女婿,却没想到会用如此低三下四的手段,姑娘家的名节在她眼中一点也不重要吗?

    这事若传出曲府,即便高承璟最后娶了曲玉芙,她就不怕曲玉芙被指指点点吗?

    曲纤珞勾出一抹冷笑,看得黄姨娘变了脸色。“黄姨娘、二妹妹,真是一出好戏啊。”

    “你胡说什么?玉芙是你的亲妹妹,她受辱了你居然说是一出好戏?我知道高家是好亲事对你的事业也有帮助,可如今高三少爷对你妹妹……你不让她,难不成还想姊妹共事一夫吗?”

    曲宏听见黄姨娘话说得难听,更怕这事传进苏灏辰耳里会错过苏家这门亲事,连忙制止她,“你才在胡说什么,纤珞没同意要嫁高三少爷。”

    曲玉芙止了眼泪,彷佛听见好消息,“真的吗?大姊姊不喜欢承璟哥哥?”

    “二妹妹无须问我喜不喜欢高三少爷,你该担心你玩的把戏若没被揭穿便罢,只是嫁给一个不爱你的男子而已。若是被揭穿了,你的名声尽毁,这辈子怕是只能进尼姑庵了。”

    “纤珞,你说这什么话,是打算毁了你妹妹吗?”

    曲纤珞看着父亲,她的母亲败得真冤,不是黄姨娘高明,根本是父亲瞎了眼。

    “事已至此,我说再多都无法改变什么,父亲如今如愿了,两门好亲事都成了不是?”曲纤珞不想再看黄姨娘母女演戏,领着正梅及雁灵离开秋黛阁。

    来到前院,她看见宴席上的苏灏辰心不在焉的望着后宅角门的方向,直到看见她出来才松了一口气,对她露出笑容。

    曲纤珞看苏灏辰担心她的模样觉得窝心,此时的她由衷感谢上天将苏灏辰送到她身边,若是像曲玉芙那样爱上一个对自己无心的人,未来又岂会幸福?

    想要巴结高家的人不少,高承璟一向不乐意与那群狐群狗党来往,但现在的他只想醉死自己,所以对于那些人的邀约来者不拒。

    然而今天在聚仙楼二楼东厢酒过三巡之后,他竟看见二楼西厢那头苏灏辰与曲纤珞一同送了一名宾客出雅间。

    他们两个已经是可以一同宴客的关系了吗?

    高承璟站起身,踩着微醺的步伐要离开,同行的人想扶他被喝斥了回来,他们便由着他了,高承璟走向苏灏辰及曲纤珞又一同入内的雅间,用力的敲起门来。

    苏灏辰及曲纤珞收好了约书,这是最后一位入股的地主,苏灏辰已经凑足朝廷要的量,只要他开的价能优于高家,那么朝廷这笔生意将是苏灏辰囊中之物。

    苏灏辰及曲纤珞正想庆祝一番,雅间门上便传来无礼的敲门声,雁灵上前开门,醉得站不稳的高承璟就这么跌进来摔倒在桌子上,曲纤珞立刻站起身,苏灏辰将她护在身后。

    “高三少爷,你是酒醉走错了雅间?”

    “不是!我是来见纤珞的。”

    曲纤珞不是不同情高承璟,他的确是被黄姨娘及曲玉芙所害,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局面,可曲纤珞忘不了高承璟铸下大错后竟不顾她意愿的抱着她说他把曲玉芙误认是她。

    没错,下药的人是可恶,可终究是高承璟把持不住自己,若他是正人君子,曲府的院子里有个池塘,跳下去多少也能清醒,至少能撑到请来大夫,但他不是,他听从了身子的欲望,抱了眼前唯一的女子,那他便怪不得别人。

    “高三少爷,我与你没什么好说的了。”

    “纤珞,我是被下了迷情药。”

    “想必有大夫诊断吧,你大可去跟我父亲、黄姨娘、曲玉芙他们三人要一个公道。”

    “他们用的药,欢好后就能逼出体外,再一壷水当头泼下来,连能做为证据的汗水都不留了。”

    苏灏辰挑起眉,三两句话就猜出那天曲府后宅发生的事,这丑事曲纤珞没脸拿出来说,只告诉他黄姨娘出手了,高承璟该对她死心了,原来是发生了这样的事。

    “那么高一二少爷只好认了不是?”

    “要我如何认?我爱的人是你啊,纤珞。”

    苏灏辰不悦,一把推开想上前纠缠的高承璟,他人就在这里,是当他死了吗?

    “可阿珞喜欢的人是我。”

    “不可能!你一个粗鲁武夫哪里配得上我的纤珞妹妹?”高承璟看着曲纤珞,双眸中尽是请求,“纤珞妹妹,你原谅我一回好不好?我想娶的只有你,我会对你加倍的好来补偿你。”

    “你对我二妹妹做了那样的事都可以不对她负责,我如何相信你会对我好的话。”

    “好!我负责,你嫁我为正妻,我纳她为妾室,这样可以吗?算是负责吗?你会原谅我吗?”

    曲纤珞不明白高承璟怎能如此执着,她一直以来表现得还不够清楚吗?她不爱他、不喜欢他,至多就当他是青梅竹马的哥哥,可当她知道他把曲玉芙当成她来拥抱后,无法容忍他对她有邪念而且还付诸实行。

    “高三少爷,我们不可能的,我喜欢的人是灏辰,他也喜欢我。”

    曲纤珞竟然顾不得羞的直接把喜欢他的话都说出口,可见是被高承璟缠怕了,苏灏辰只想了结这出闹剧,“高三少爷,再闹下去难看的就是你了。”

    “你们……互有爱意?”

    苏灏辰一脸你终于明白了的表情,没有多说一句话。

    高承璟自嘲的狂笑出声,是啊!他早就觉得两人过从甚密,为什么他就是不肯承认,还认为自己有机会得到曲纤珞,甚至不惜给曲宏压力想逼他答应婚事?如果今天另一门亲事不是苏灏辰这样与高家相等的家世,他早就得到曲宏的应允了。

    “你们曲家打的如意算盘,高家、苏家两门亲事都想要,便把曲玉芙硬是塞给我?”

    “高三少爷,毁了曲二小姐清白的人可是你自己。”

    高承璟听不进这样的话,他悲伤至极口不择言,“曲纤珞,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为了嫁给苏灏辰,又怕高家对曲家施加压力,所以帮了你妹妹一把,先由你勾引我,再把我带进曲玉芙的房中?”

    苏灏辰再也听不下去,一拳就往高承璟的脸上挥去。

    高承璟跌在椅子上,嘴角淌出了血,却还是大笑着,“这是恼羞成怒?”

    “这是教训你坏姑娘家的清白,你若真懂阿珞,就该知道她不可能做出勾引你的事。”

    “我不相信!曲纤珞,你如此践踏我的真心,我不会原谅你。”

    高承璟闹事的声音终于传回他原来的雅间,那些人怕真出了事连忙过来把人架了出去,塞上高家的马车把他带回去,不过经过大堂时还是不少人看见他失态,也开始打量起楼上与他起争执的究竟是何人。

    “看来咱们得再待一会儿,待大堂的客人换过了一批再走。”

    曲纤珞点头响应苏灏辰,脸色却十分苍白,她被如此指责,实在无法同情也算是受害者的高承环。

    “高三少爷到底吃了什么样的迷情药,才会对自己以为的如此深信不疑?”

    苏灏辰方才在气头上,只顾着教训高承璟,如今高承璟被架走了,他才对高承璟的话又想深了一层,“难不成高承璟对你妹妹做那件事时,眼里看见的是……”

    “别再说了,我听了不舒服。”曲纤珞低下头红了脸,她不知道服了迷情药后会是怎样,在那当下对曲玉芙来说何尝不是一种羞辱。

    “该死!我应该把他打到失忆才对!”

    曲纤珞错愕的看着苏灏辰,看见他一脸严肃绝对不是说空话的神情,忍不住掩嘴笑了,她这一笑,一旁的正梅及雁灵也跟着笑了。

    “笑什么?很好笑吗?”

    苏灏辰过去可是雁灵的主子,她立刻收了笑容。

    但曲纤珞对苏灏辰可不留情面,“当然好笑,你吃味的样子很好笑。”

    对!他就是吃味!阿珞的身子他都还没看过呢!斑承璟就算是错把别人当成她,光是幻想都不行。

    “阿珞,我再给你父亲一点压力,让他快些答应婚事吧。”

    “这事你做主就好,问我做什么?”这个傻子,难道让她一个姑娘家说好吗?她可说不出口。

    苏灏辰送聘的日子,风和日丽,晴空万里。

    送聘的队伍由久蔚商行出发前往曲府,整个衢阳城没有人不知道,毕竟前几日高家才送聘要求娶曲玉芙,符合身分的六十六抬聘礼已够让人当谈资好一阵子了,今日又有另一人送聘求娶曲家另一个姑娘,而且还是比高家更风光的场面。

    那浩浩荡荡送进曲家的,是一共一百零八抬的聘礼。

    这几年商贾当道,不顾礼数送聘的情况多了去,只要不越过皇家的一百二十八抬,也没人会管什么礼数不礼数的,商人的身分是不比官家,但财势明摆着放在那里,这年头,有钱就代表有势啊!

    而且以苏家的身分,这一百零八抬又算什么?苏灏辰好不容易得以求娶曲纤珞,当然不会在这事上亏待她,要不是怕被砍头,要他送一百二十八抬他都送得出手。

    这种晒聘礼的事,各个财大气粗的富户都会做,曲府也不例外,一名司仪就站在曲府大门口唱礼,曲府外面看热闹的人不少,一个又一个都是张大了嘴的惊讶表情。

    曲宏得意得嘴都阖不拢,之前送给曲玉芙的聘礼已经让他被整个衢阳城给羡慕嫉妒了好几日,没想到苏家送来的更多、更名贵,谁说女儿是赔钱货,瞧他定了多好的两门亲事啊!

    站在角门边的曲玉芙却是恨得绞手绢,以高家的能耐哪里出不起这一百零八抬聘礼,可那日送聘的人只是一脸冷漠,一点也没有办喜事的欢喜就罢了,居然还说什么规定了平头百姓的聘礼就只能送六十六抬不能逾矩,还请见谅。

    是,六十六抬对曲家这样的门户是很多了,大哥哥送聘的时候都不一定能拿得出六十六抬,但高家可是皇商,要送个八十八抬都不会有人说什么,更何况这不是有个逾矩的苏灏辰送了一百零八抬吗?

    曲玉芙不想看苏灏辰那一脸春风得意的表情,会让她想起高承璟自己没来竟只派了总管来送聘,分明是看轻她。

    她知道高承璟喜欢的人是曲纤珞,那曰高承璟抱着她时喊的都是曲纤珞的名字,她要不是为了能顺利嫁进高府又如何忍得下,但尽避如此,如今要嫁进高家的是她曲玉芙,曲纤珞也要嫁给别人了,高承璟最后总会接受她的。

    曲纤珞远远地看着曲玉芙拂袖而去,怎不知道她想着什么?曲纤珞不同情她,得到这样一门亲事是她自己求来的,怪不得别人。

    曲纤珞站在角门后偷偷往前头看着,正梅也跟在曲纤珞身后探头,看大姑爷那得意的样子,忍不住笑着,“大姑爷脸上那乐得跟什么似的。”

    “他不都那个不正经样。”

    “大小姐这可冤枉大姑爷了,大小姐有几次让奴婢去给大姑爷送消息,在商行里的大姑爷那张脸可够冷的。大姑爷会到这个年纪还没订亲,许是那张脸把人家姑娘家给吓的,雁灵,你说是不是?”

    雁灵想了想过去在镖局的事,“奴婢进镖局进得晚,那时主子……我是说苏老板已经不在镖局了,但偶尔看见苏老板回镖局时训斥不认真练习的人的确吓人,那些人被训得冷汗都流了一缸子。”

    “瞧你说的,把他说得像小阎王一样。”

    曲纤珞这么说的当口,看见苏灏辰正要往角门看过来,她连忙躲了起来,姑娘家躲在这里看自己的聘礼,说出去还不让人笑话。

    苏灏辰感觉到有人看着他,他往角门望去只来得及看见一抹翠色衣袂飘过,他猜测是他的未婚妻在偷看他,很快的,角门后偷偷露出的一双眼证实了他的猜测,苏灏辰对曲纤珞露出了笑容。

    最近他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先是曲宏同意了亲事,后又在曲纤珞帮助下成立了白米银号,与高家比价的结果他取得了与朝廷合作的机会,顺利与户部签了约书。

    只是在他身上的万事顺遂到了曲纤珞身上却遇到了些问题,他来送聘的前几日先去拜访过他的准岳母禀告要送聘的事,萧氏告诉他茶行出了问题。

    峣阳茶行有些大客户是经由高家介绍而来的,最近居然一个接一个的停止订货,不难猜出是高承璟所为,先不论高承璟对苏灏辰的嫉、对曲纤珞的由爱生恨,曲纤珞帮苏灏辰开设白米银号断了高家的生意,应也是高承璟唆使峣阳茶行那些客户的原因。

    曲纤珞的香木荷茶刚上市就遇到挫折,但这是她自己招惹来的,本也没打算对苏灏辰说,萧氏倒也不是希望苏灏辰帮曲纤珞,只是想告诉他曲纤珞为这段情也付出不少,要苏灏辰不能负她。

    苏灏辰知道曲纤珞不会向他开口,便也假装不知道此事,私底下为峣阳茶行寻找解决难关的办法。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茗门闺秀最新章节 | 茗门闺秀全文阅读 | 茗门闺秀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