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前夫想再婚 > 第一章

前夫想再婚 第一章 作者 : 乔湛

    【第一章】

    两年后,市区商街的一家花店里,女店主美丽的身姿里里外外的忙碌着,虽然还要过一阵子才是情人节,但因为唐亚菲的手艺好,做出来的花朵漂亮又别致,因此早就有顾客在她这里预约下单。

    “老板娘,妳这里还要工读小妹吗?”随着一道清甜的嗓音响起,旋即走进一个犹如洋娃娃般精致美丽的小女人,若不是她正挺着个六七月的大肚子,人家会以为她还是大学生。

    这时候的唐亚菲刚接待完一个客人,听见熟悉的声音,她忙放下手中的活,迎上去扶住好友,“妳怎么挺着大肚子跑到我这里来了,总裁呢,他怎么放心妳一个人?”

    唐亚菲口中的总裁是好友游汝雅的丈夫韩靖尧,也是她曾经的上司,虽然她两年前已经从韩靖尧的公司离职了,但习惯使然,她还是跟以前一样喊他总裁。

    “靖尧哥和儿子在附近的商场玩游戏,我对那些实在提不起兴趣,索性过来妳这里坐坐了。”提起心爱的丈夫和宝贝儿子,游汝雅漂亮的小脸上难掩喜悦。

    看着好友幸福的模样,唐亚菲免不了有些羡慕,游汝雅比她还小一岁,可她已经是个三岁孩子的妈妈,现在肚子里又有了第二个宝贝。

    反观自己,经历了那次失败的婚姻之后,她至今仍是孤家寡人,每次看到好友家可爱的宝贝,她总忍不住想,也许她可以去收养一个小孩子来养,这样就算以后不结婚,老了身边也有个孩子作伴。

    “菲菲,菲菲?”突然,耳边传来游汝雅耐心的低唤。

    唐亚菲回过神,有些歉然的笑了笑,“怎么了?”

    “菲菲,妳怎么了,是不是最近太累了?”游汝雅发现好友的脸色不太好。

    “嗯,可能是最近太忙了,确实感觉有点累。”

    “累了就适当休息一下,要是真累出病来谁照顾妳。”当年游汝雅为了追到现在的老公韩靖尧,跑到韩靖尧的公司上班,在那里认识了唐亚菲,一路上幸得她的支持和帮助才终于获得现在的幸福,所以游汝雅一直很珍视和唐亚菲的友情。

    也正是因为很珍惜唐亚菲这个朋友,游汝雅将自己视为兄长的温元恺介绍给唐亚菲,之后两人一见钟情并在不久之后步入婚姻殿堂。一切明明看似那么美好,可两人不知怎么在两年前突然离婚了。

    虽然好友说了只是因为两人性格不合导致离婚,但游汝雅却不相信,直觉两人之间还有自己不知道的隐情。

    可惜,不管她怎么旁敲侧击,唐亚菲始终不肯跟自己透露离婚的隐情,也许,是考虑到她和温元恺的关系才不说,但……游汝雅真的很想为他们做点什么啊。

    “我知道了啦。”唐亚菲感受到游汝雅的真心关怀,心里头漫上一股温温的暖流,“反倒是妳,临产前就不要随便到处乱跑,多危险啊。”

    “安啦,又不是第一次怀孕了,靖尧哥都没妳这么紧张。”游汝雅笑着打趣,“而且我是真的无聊,天天闷在家里,再不出来走走就要发霉了。”

    “妳太夸张了吧,是谁几天前才旅游回来。”说起来游汝雅真是个好命的女人,有疼爱她的家人不说,又嫁了个好老公,纵然每天忙的不得了,但为了不让小妻子无聊,硬是挤出时间陪妻子到处去旅行。

    “哎呀,人家想出来看妳嘛。”游汝雅被取笑得不好意思。

    “好好好,我知道了,那我以后有时间就去看妳好吧。”她实在是不放心游汝雅挺着个大肚子出门。

    “还说呢,妳一天到晚都守着店,什么时候才有空。”以前的唐亚菲热情张扬,可现在在她身上哪里还找得到过去的样子,一天到晚就知道守在花店里,约她出去旅游也没时间,游汝雅都担心她会闷出病来。

    “没办法,我没有当少奶奶的命,唯有自力更生、自食其力了。”唐亚菲自我调侃的话语中有着淡淡的苦涩。

    之前为了当个好太太,她辞掉了韩氏的工作,虽然离婚后韩靖尧亲自发话她随时可以回去复职,但她不想再与过去有任何关连,才会开起了花店。虽然只是小本生意,却可以让她活得更自在,而且每天闻着花香,她感觉自己的心灵沉静了不少。

    至少,她现在已经逐渐学会了不再去想那段与他有关的过去。

    “对不起,菲菲,要知道会是今天这样的结局,当初我就不该多管闲事……”看见好友脸上淡淡的哀愁,游汝雅不止一次感到很遗憾。

    “雅雅,妳千万别这么说。”唐亚菲握住她的手,打断好友的自责,“这跟妳一点关系也没有,是我和他的性格不合导致走不下去罢了,这怎么能怪妳呢。”

    “真的是这样吗?”游汝雅追问:“菲菲,妳和温大哥真的是因为性格不合才分开的吗?”

    “嗯。”

    “那你们……真的不可能了吗?”因为怕唐亚菲不开心,游汝雅很少在她面前提起温元恺,可现在提到这个话题,她就没办法假装不关心了。

    “我们已经结束了。”

    “可是……”游汝雅还想说些什么。

    唐亚菲已经先一步打断了她,“雅雅,我们不要再说这件事了,说说妳吧,妳的预产期在什么时候?”

    “还要好几个月呢。”其实游汝雅想告诉唐亚菲,其实温元恺一直都在找她,只是见唐亚菲一副不想多谈的表情,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解铃还需系铃人,来这之前韩靖尧就跟她说了这么一句话,游汝雅起初不信,现在却没有丝毫的怀疑,只希望,好友还会给温元恺解铃的机会吧。

    在店里又坐了一会,直到韩靖尧和儿子打完了游戏来接她,游汝雅才起身离开花店。

    唐亚菲站在门口,看着好友一家三口相携离开的身影,眼里流露出一丝羡慕的神情。她是个私生女,是唐母年少轻狂后的产物,从小被丢在外公外婆家长大。

    虽然后来唐母结了婚,将她接过去跟继父一起同住,却怎么也无法填补她内心深处所缺失的那一块亲情温暖,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她当初才会嫁给温元恺。

    因为他可以给她带来温暖,只是,他的温暖不属于她一个人,所以她宁可继续享受孤单,也不要跟别的女人分享他的温暖,那感觉太可悲了。

    思绪转到这,唐亚菲听见空气中隐约传来了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她走到柜台那边,从抽屉里拿出手机,是唐母。

    “妈!”虽然跟她妈的感情算不上多深,但她毕竟是自己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了,唐亚菲也想对她好点。只是自从她和温元恺离婚之后,她妈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尤其热衷于给她介绍相亲对象。

    唐亚菲大约知道她妈是什么想法,无非是觉得她识人不清才会导致离婚的下场,所以为了让自己的耳根子清静些,一开始她都会答应出去见一下,可随着时间一长,她就对这种场面感到疲惫和厌倦。

    可她妈并不知道她内心的想法,一开口便是问道:“菲菲啊,妳这个周六晚上有空吗?”

    “妈,我最近很忙。”

    “再忙也要吃饭,这样吧,周六晚上……”

    见她妈又要重复听过好几次的台词,唐亚菲语气颇显不耐的打断,“妈,我是真的没时间。”

    “菲菲,妈知道妳心里在怪妈妈多事,但妈妈是真的关心妳,过去妈妈对妳关心太少了,才会……”

    “妈,周六晚上对吧,妳把地址传到我手机,我会准时过去的。”唐亚菲吃软不吃硬,尤其见不到她妈自责,而她妈显然也是吃定了她心软,每次都使这一招逼她妥协,卑鄙。

    唐母一听唐亚菲的话,马上高兴的说道:“那我现在把地址传给妳。”

    “嗯,那如果没其他事的话,我先忙了。”说完唐亚菲就想挂电话。

    “菲菲……”唐母突然喊住她。

    “怎么了?”唐亚菲的语气淡淡的。

    “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有时间就常回家看看,好吗?”唐母不是不爱唐亚菲这个女儿,只是当年年纪小,经济能力也有限,只得将女儿丢给父母。

    随着年龄增长,她知道要当个好妈妈了,却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再后来,她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庭,将女儿接过去一起生活,却发现女儿和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好。”或许是她妈对自己的关心太少了,突然听到这么煽情的话,唐亚菲一时有些不知如何反应。

    “那我们有时间再联络。”

    “好。”唐亚菲的表情一直呆呆的,就连挂了电话,她有好一会都回不了神,就这么攥着手机站在柜台后面,就连有客人进门了也没发现。

    进来的人恰巧就是温元恺,离婚两年,他不是没设想过再次见到她会是怎样的情景。或许是在人群熙攘的街道,又或许是在气氛高雅的餐厅,他们彼此身边站着另一个人,客套的淡漠的寒暄一句好久不见。

    可现实是,他们居然重逢在一家不起眼的花店里,若不是今天的情况特殊,他压根不可能出入这种地方,如果不是刚好这么巧的话,他不知道自己还要多久才能再次见到她。

    当年赌气签下离婚协议书,他从家里走出去后就后悔了,碍于男人高傲的自尊心,他没有马上回家找她,而是打算冷她个几天。

    可他却忘了,唐亚菲是个骄傲且有个性的女人,如果不是铁了心,她是不会轻易跟自己提出离婚的。所以当他几天后回到家的时候,她早已离开了,屋内少了她的气息,冰冷又寂寥。

    再也克制不住想要她回来的渴望,温元恺拼命的拨打着她的手机,可一次次的,话筒里面传来的依然是她关机的语音提示。之后他辗转找过一些她身边的亲朋好友,就连唐母那边也亲自拜访了,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人在哪里。

    一转眼,两年的时间过去了,这期间他依然不间断的打探她的消息,却依然一无所获。他知道,跟她交情甚好又是两人的红娘的游汝雅肯定是知道唐亚菲的下落的,但她坚持不告诉他,他也没办法。

    况且,他很清楚唐亚菲的性格,如果她不想见他,哪怕他强行得知她的下落,她也一样会逃得离自己远远的,想必他想再找也不可能找得到了。

    现在,或许是老天爷听到了他内心的渴望,他终于见到她了。

    她变了,以前她总是特别疼惜她那一头天然长卷发,连绑一下都觉得心疼,现在她却将整个头发盘在头顶,身上的穿著打扮也不如过去的性感热辣,而是改走起了温柔淑女的路线,却并不觉得突兀,反而出奇的适合她,彷佛这才是她原本的样子,而不是过去那个举手投足间尽是诱人风情的性感女郎。

    他忍不住好奇,她突然改变起风格,是为什么呢?因为自己喜欢,还是因为别人喜欢呢?想到也许是因为后者,温元恺的内心突然升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觉。那种感觉是嫉妒,至于为什么他会觉得嫉妒,他很清楚,因为他还爱着她,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也不知是不是他的注视太过炙热,唐亚菲总算回过神来,当她的目光一对上温元恺那张依然帅气的脸庞时,她只觉得呼吸一滞,双眸也因惊讶而瞠得大大的,无辜又可爱。

    是的,可爱,虽然他一直觉得他的前妻是个性感又有风情的成熟女人,可此时她的表情真的像只迷途中的小鹿,可爱极了,脑海中无数个问句一时间找不到出口,唯有最平淡、最真实的一句冲出了喉咙,“菲菲,好久不见!”

    两年多没听到他的声音,又是这么温柔的叫着她的小名,唐亚菲只觉得自己的心因他这一声缠绵的低喊而变得不平静。但下一秒,她的理智回笼,神情倏地一冷,眼神戒备地望着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温元恺正要解释,却被唐亚菲抢了白,语气不快地质疑,“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只要要好的几个朋友才知道她的落脚处,而她很相信她们并不会背叛自己,她在意的是他是否一直在调查自己?

    温元恺不知道她内心的想法,但她脸上毫无掩藏的厌恶让他感到很失落,离婚两年,他想过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或许并不那么乐见自己,却没想过她对自己的态度竟是这般的恶劣,她很讨厌他,这是为什么?

    “菲菲,我并不知道妳在这里,我只是碰巧要买花才进来的。”不管她讨厌自己的原因是什么,温元恺都不想让她更加讨厌自己,于是将实情说出来。

    闻言,唐亚菲有种松口气的感觉,她并不是害怕温元恺找到自己,只是还没有做好面对他的准备。或者该说,自她决定跟他离婚后,她就不想再跟这男人有任何交集了,她就是这样一个人,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没必要牵扯不清、藕断丝连。

    “你想买什么花?”虽然并不待见他,但既然他说了是进来买花的,那她就将他当成普通的客人对待,没理由将钱往外推。

    “呃……我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花。”温元恺目光灼灼的凝着她,彷佛想要将这两年看不到她的时光一次性填补回来。

    这么火热的目光,唐亚菲自然也感受到了,她没有躲避,而是迎了过去,眼神平静得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先生,你买花是想送给男生还是女生呢?”

    听了她的话,温元恺眼里闪过一道惊喜,“如果我说是女生的话,妳在意吗?”

    唐亚菲愣了下,后知后觉他是什么意思,她突然低低的笑了一声,笑声如风铃般悦耳动听。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前夫想再婚最新章节 | 前夫想再婚全文阅读 | 前夫想再婚TXT下载